20世纪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集萃(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龚缨晏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20世纪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集萃

20世纪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集萃试读:

正文一

支那航海家郑和传

佚名第一节 支那民族十五世纪之航海家

今试问世界各国,其最有功于世界之文明者,何国乎?则鲜不曰:善航海、辟新地之祖国是已。又试问,古今豪杰,其最有功于今世之文明者,何人乎?则鲜不曰:善航海、辟新地之冒险家是已。故西班牙、葡萄牙、和兰、英吉利诸国,其领土皆露布于全球。哥仑布、汲顿曲诸贤,其声名皆洋溢乎后世,此高加索人种之所以自豪于天下者也。我支那民族,自古国于大陆,罕与海通,政府则设有海禁,异国则鄙为海国。防海者,不外闭门塞窦,缩首畏尾之伎俩。谈海者,不外天方夜谭,齐谐志怪之思想。故循至今日,彼能由海而来,我不能由海而往;彼能握我海权,而我有海而不能用。呜呼!此孰使之然哉?夫亦曰:不讲航海之术,不尚冒险之性而已。

今夫海岸线之迂径与文明之进止,有正比例者也。支那之海岸线,北起渤海,南达东京湾,固非不缭,且曲矣。然海军始于汉武帝,不过自会稽浮至闽粤;海运盛于元世,不过自江南通至京师,其所谓乘长风破巨浪者,要不出乎渤海、黄海、东海、支那海之间,固未尝越韩而北,越粤而南也。至其远适绝国,卓然著名于历史者,则在西汉为张博望之通西域,在东汉为班都护之临西海,在元为遮别速不台之达东欧,然皆由陆路而行,初末闻出于海道者也。而由海道以远适异国者,实惟郑和。第二节 略传

郑和,云南人,世所谓三保太监者也。明永乐帝既即位,疑建文亡海外,欲踪迹之,且欲耀兵异域,示中国富强。永乐三年六月,乃命和通使西洋,将士卒二万七千八百余人,多金币,造大舶,修四十四丈广十八丈者六十二,自苏州刘家河泛海,至福建;复自福建五虎门扬帆,首达占城,以次遍历诸番国。宣天子诏,因给赐其君长;不服,则以武慑之。五年九月还。诸国使者随和或见。和献所俘三佛齐国酋长,戮于都市。六年九月,再往锡兰山,俘其国王亚烈若奈儿及其妻子官属归,帝赦之归国。是时,交趾已破灭,郡县其地,诸邦益震詟,来者日多。十年十一月,复使和至苏门答剌,又俘其王子苏干剌及妻子。十四年冬,满剌加、古里等十九国咸遣使朝贡,辞还。复命和偕往,赐其君长,还。十九年复往。二十二年,更敇印封三佛齐酋长为宣慰使。至宣德时,帝以践岁久,而诸番国远者犹未朝贡,于是和复奉命历忽鲁谟斯等十七国而还。和经事三朝,先后七奉使,所历者凡三十余国,所取无名宝物不可胜计。自宣德以还,远方时有至者,要不如永乐时,而和亦老且死。自和后,凡将命海表者,莫不盛称和以夸外番。故俗传三保太监下西洋为明初盛事云。第三节 当时之航海术

夫蒸汽机之发明,在一千六百十八年;汽船之应用,在一千八百七年。当郑和之时,固未有此也。然郑和以区区帆船,能越麻六甲海峡、孟家拉湾,而至锡兰;更由印度半岛之西岸,而入于波斯湾;更傍亚剌伯海岸,而达于亚丁;更溯红海而达于奚达,卒自非洲亚比西尼亚海岸南下穆山毕克海峡,以赴马达嘎斯加岛,则其航海之术,固有足多者在也,试为之列图如左。观此图,可知当时罗盘针使用之法。其所谓一指平水者,言在水平面上,一笛直digit也。所谓八指平水者,言在水平面上八笛直也。余仿此。第四节 当时各国之形势

永乐之三年,即西历一千四百零五年也。当此时也,适当百战百胜、残民以逞之帖木儿郎Tamerlane老死之日,而土耳其之势力,方蔓延于西亚、东欧之间。以言乎英法,正第二期百年战争固结不解之日。以言乎日耳曼帝国,正希吉斯门德即位,三教皇相之日。以言乎瑞士,正诸市同盟享有独立之始。以言乎斯康地拿维亚,正瑞典、瑙威、丹麦三国合一之后。以言乎西班牙,正亨利三世与卡司吉尔贵族相争之际。以言乎意大利,正党派分争而工商发达,创立银行之际。而当时翘然特出,国于大西洋之滨,为各国航海之先达者,则称葡萄牙。

夫十五世纪之初,欧人之航海者,固不离乎沿岸。即近如非洲,固未闻越农峡而南下者也。而当时提倡航海者,实自葡萄牙王约翰第一始。而其子亨利继之。故葡萄牙人之航海者,卒越农峡以达于婆益德尔峡,更由婆益德尔峡南行,以达于马逮拉岛及普都山都岛。当此时也,逐其土人,火其荆棘,殖以衰伯拉司之葡萄,播以西西利之蔗种,甚盛事也。而考二岛之发见,实在西历一千四百十九年。是岁也,即永乐之十七年,而郑和自满剌加、古里等十九国告归之岁也。然则支那之永乐与葡萄牙之约翰第一,固一时并峙于东西而倡航海之先声者乎。

自此而后,葡萄牙遂出有大航海家二,一曰大亚士Bortholomew Diaz,即由下几内亚以达于好望角者也;一曰伐司哥达羯磨Vasco da Gama,即出好望角向印度,以达于坎尔加搭者也。大亚士之达好望角,在一千四百八十六年。伐司哥达羯磨之达坎尔加搭,在一千四百九十八年。由此观之,则郑和者固先于伐司哥达羯磨七十三年,并先于大亚士六十一年,而为支那民族之代表,以达于亚非利加之南岸者也。惜乎,郑和不能于穆山辟克峡再折而南,而卒让大亚士、伐司哥达羯磨之成功也。又惜乎,郑和之后继起无人,而欧人之为大亚士、伐司哥达羯磨者,且十数百数而未止也。不然,由好望角折而入大西洋以达于欧洲,安知白人之赴亚,必先于黄人之赴欧也?而且航海之业,由是而日益发达,安知非、美、澳洲及太平洋之殖民地,必尽让白人之开垦也?第五节 郑和所至各地

郑和所至各地,有载于《明史》本传者,有载于马欢所著《瀛海胜览》、《武备秘书》者,其字或佶屈聱牙,与今名异,爰与西字并列如左:

答那思里Tenasarim or Burma

苏门答剌The Kindom of Samara of Marco Polo Sumatra

打歪Tavoy

答那思里Islands off the coast of Tenasarim

大小花面Dagoyum of Marco Polo

八都马Ma-ton-pa, Martaban

打歪山Tavoy Islandl

南巫里Lambli

帽山Pulo Brass or Nasi

龙涎屿Pule Way

翠蓝屿The Nicobars

安得蛮山The Andaman Islanbs

落坑Rangoon

赤土山Mountain of Siam

木客港Pezu River, Mu in Amoy, Pronounced Bok

撒地港Chi-ta-gong

榜葛剌Bengal

已龙溜Chagos Archipelago

佛堂Trincomale, refering to the Siva temple

锡兰山The Island of Ceylon

佛堂Dondera head

别罗里Belligamme

沙剌溜Snapiva, The Maldives

麻林地Melinda on the east African coast

礼金务Negombo

高郎务Colombo

官屿The seat of the sovereign of the Maldives

慢八撒Mombaz, east coast of Africa

加异域The cilly of Cail of Marco Polo

芝兰Vriddachalam

买列补Maliapur, the Present Madras

小葛兰Coiluin

甘巴里头Cape Comorin

麻里溪溜An islandto the North of the Maldives called Isola di Malient

人不知溜One of the Maldives

起来溜One of the Maldives

卜剌哇Brava on the East coast of Africa

木骨都束Magadoxa, East African coast

沙里八丹Mansulipatam

阿枝Cochin

加平年溜Kalpeni, The Laccadives

黑儿The Blacks, Sofala

哈甫泥The Arabic Habash, or Abyssinia

辛剌高岸Delta of Ganges

波罗高岸Delta of Ganges

折的希岸Satigan

乌里舍城The city of Orissa

乌里舍塔Orissa Pagola

骨八丹Probably Maniquepatam, he South of Orissa

加宁八丹Calingapatam

古里国Calicut

龙牙葛Counga

番答里纳Fandarina of ibn Batuta

十得法滩Lor Fattan

歇立Hili of Marco Polo

加加溜Probably one of the group of Islands isoledi Divaudurau

安都里溜An-ton-li-lin

莽葛奴儿Mangalore

须多大屿番名速古答剌The island of Socotra

阿者刀The Gozrat of Marco Polo

阿丹Aden

缠打瓦儿Chan-ta-wa-erh

破儿呀A place near Goa

跛儿牙A place near Goa

起儿末儿Chi-erh-me-erh

马哈音Bombay

麻楼A place north of Bom-ba-yin

失里儿Esher

佐法儿Dufar or Zhofar

抗八叶城Cambay city

阿胡那A hu na

刁元Diu

杂葛得Tsa-ko-le

新得Sinde

千佛池番名撒昔灵Semenat of Marco Polo

客实木克郎Kish-me-kran

八思泥Pa-ssu-ni

克互答儿Gwetter

古里牙Kalhat, Caluta of Marco Polo

麻实吉Muscate

克瓦答儿Gwetter

查实Zask, cape zask

苦思答儿Kasrah

苦碌麻剌Gambroon

忽鲁谟斯Hormus

亚东灾记屿An island near Hormus

撒剌抹屿An island near Hormus

假忽鲁谟斯An island near Hormus

剌兄可东A place near Hormus第六节 结论

自大亚士、伐司哥达羯磨之发见新航海也,而天下之大势为之一变。自哥仑布之发见新世界也,而天下之大势又为之一变。浸假而马盖兰发见太平洋矣,浸假而汲顿曲发见澳大利亚矣,浸假而澳门,而香港,而割其缅甸、越南之属国,而踞其广胶旅大之良港,于是欧人之海权愈扩而愈大,支那之海权愈割而愈微。故今日之支那,不特无所谓航海术,且即有航海术,而亦无海之可航矣。试为之披地图,其在支那海东南沿赤道而西者,若者为英人之领土,若者为法人之领土,若者为美人之新屯煤场,若者为和兰人之旧殖民地,而在当时固皆我三保太监所镇抚、所鞭棰者也。乃何以荏苒数百年,而卧榻之侧眈眈者已别有人也。呜呼!(原载《大陆报》1903年第11期)

祖国大航海家郑和传

梁启超

西纪一千五六百年之交,全欧沿岸诸民族,各以航海业相竞。时则有葡之王子亨利(Don Henry)献身海事,既发见大西洋附近砵仙图群岛(Port Santo)、埃莎士群岛(Azores)、加拿里群岛(Canary,1394至1463年)。未几哥仑布遂航大西洋,发见西印度群岛,前后四度,遂启亚美利加大陆(1440至1506年)。同时葡人维哥达嘉马(Vasco Da Gama)沿亚非利加南岸,逾好望角,达印度,回航以归欧洲(1486至1497年)。越十余年,而葡人麦折伦(Magellan)横渡太平洋,启菲律宾群岛,绕世界一周(1519至1522年)。自是新旧两陆、东西两洋,交通大开,全球比邻,备哉灿烂。有史以来,最光焰之时代也。而我泰东大帝国,与彼并时而兴者,有一海上之巨人郑和在。

我国大陆国也,又其地广漠,足以资徙殖,人民无取骋于域外,故海运业自昔不甚发达。顾沿海诸省,二千年前,既往往有涉海自殖者,史称会稽海外有东鳀,又有夷州及澶州。秦始皇时,方士徐福将童男女数千人止焉。其地即今日本之长崎一带是也。辰韩旧国,亦名秦韩,盖秦时人民苦苛法者迁焉,其地则今朝鲜之庆尚道(釜山浦所在),与日本相望者也。凡此陈迹,皆为吾航业发达已古之证。其后两汉六朝,南海航路渐辟,我商船有达亚丁湾及米梭必达迷亚者,盖与波斯人、阿剌伯人代兴云。(详见拙著《世界史上广东之位置》)唐宋以还,远略渐替,我航业不振者垂数百年,及明代而国民膨胀力别向于一方面。

亚州东南一大部分,即所谓印度支那及南洋群岛者,实今日我中国民族唯一之尾闾也,又将来我中国民族唯一之势力圈也。以今日论,其政治上之实力,白种人尸之,其生计上之实力,未或能与吾竞也,今略取吾民自殖于彼地者,表其人数及其比较如下:地名人口中国参考总数人暹罗6,1纯粹中国人百三十万,320,尚有与土民杂婚者约八,30十万0000,000法属越南1726,0800,,000000英 海 峡 新加22812现在每年渡航者约四五属殖 民 坡,0万人,进步正未有艾地555,000槟榔248?屿,102070,000满剌95?加及,90其他487,000马来保678?护国,115950,000缅甸10?,144900,,000000美属菲律宾群岛7,43与土人杂婚者尚多,不0000在此数,,000000荷 爪哇及马德拉岛2876与土人杂婚者甚多,不属,0在此数746,,006380苏门答剌3,?16890,0312,000其他诸岛11?,500000,,000000

上表所列,虽未可称确实之统计,然大端固不甚谬。即吾民自殖于彼者,当不下五百四五十万人,加以与土人种杂婚者,当及七百万人。其间若群岛之矿业,暹罗、越南、缅甸之农业,群岛及暹罗之森林业,乃至全部之商业、工业,其在我国人手者,十而八九,故此诸地于实际上,盖吾外府也。吾国以何因缘而能致此?推原功首,吾思郑和。

郑和,云南人,世所称三保太监者也。初事明成祖于燕邸,从起兵,有功,累擢太监。成祖之在位,当西纪千四百三年至千四百二十四年,正葡萄牙王子亨利奖励航海时代(亨利生1394年,卒1463年),而西史上所称新纪元之过渡也。成祖以雄才大略,承高帝之后,天下初定,国力大充,乃思扬威德于域外,此其与汉孝武、唐太宗之时代正相类。成祖既北定鞑靼,耀兵于乌梁海以西,西辟乌斯藏,以法号羁縻其酋,南戡越南,夷为郡县。陆运之盛,几追汉唐,乃更进而树威于海国。郑和之业,其主动者,实绝世英主明成祖其人也。

旧史称,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踪迹之,且欲耀兵异域,示中国富强,于是有命和航海之举。但其动机安属,勿具论,吾征诸史文,于郑君首途之前,有深当注意者二事。

一曰其目的在通欧西也。“本传”云:命和及其侪王景弘等通使西洋。又云:俗传三保太监下西洋,为明初盛事。据此,则此行本志非南渡而西征也。盖自马可波罗入仕以来,欧人读其书而知中国有文明,始汲汲谋东航,此印度新航路之所由发见也。华人亦见其人而知泰西有文明,始汲汲思西暨,此南洋群岛之所由发见也。彼此皆未克达最终之目的地,而今日东西通道之键钥,实胎孕于是。

二曰航海利器之发达也。“本传”云:造大舶,修四十四丈广十八丈者六十二,容士卒二万七千八百余人。吾读此文,而叹我大国民之气魄,洵非他族所能几也。考现在世界最大商船,称美国大北公司之“弥奈梭达”(今年始开航,日本议和全权小村氏,乘之以赴美者也)长六百三十英尺,广七十三英尺。全世界色然惊之,谓大莫与京矣。英尺当我工部尺九寸八五七七,明尺当今工部尺,尺有一寸一二。然则郑和所乘船,其袤殆与“弥奈梭达”等,其幅则倍彼有余。以今日之美国,仅能造如“弥奈梭达”者二。以当时之中国,既能造如“弥奈梭达”者六十二,虽曰专制君主有万能力,而国民气象之伟大,亦真不可思议矣。其时蒸气机关,未经发明,乃能运用如此庞硕之艨艟,凌越万里,则驾驶术亦必有过人者。哥仑布航海凡四次,伋顿廓航海凡五次,而郑和航海则七次,今表其年代:首途时回航时西纪所历地第永乐三年永乐五年1405起苏州,经福建、逾一六月九月—占城、达三佛齐次1407年第永乐六年永乐九年1408至印度、锡兰岛二九月六月—次1411年第永乐十年永乐十三1412历苏门答腊、满剌加三十一月年七月—等十九国次1415年第永乐十四永乐十七1413四年冬年七月—次1419年第永乐十九永乐二十1421五年春年八月—次1422年第永乐廿二永乐同1424六年正月年?月年次第宣德五年宣德八年1430忽鲁谟斯等十七国七六月七月—次1433年

据上表所示,则郑和为海上生活者垂三十年,殆无岁不在惊涛骇浪之中,其间稍自息肩者,则成祖崩殂后六年间耳。迨宣宗中叶,复举壮图,辟地最远,而和亦既老矣。其经略海外之事实,史文阙如,不能具详,但纪其俘三佛齐王、锡兰王,定苏门答剌之乱,其武功之伟,可见一斑。又史言,自和死后,凡将命海表者,莫不盛称和以夸外番。此则张博望之在西域,何以加诸。

其时纪行之作有二书:

(一)《瀛涯胜览》,马欢著,永乐十四年出版,纪载十九国

(二)《星槎胜览》,费信著,正统元年出版,纪载四十国

马、费二氏,皆回教徒,以能解亚剌伯语言,被命为通译,故纪行文皆成于其手。马著出版先,故国名少而纪载较详;费著出版后,故国名多而纪载微简。今参考两书,释以今地,以稽当时声威之所彼焉。

(一)马来半岛以东诸国,凡十五

(二)满剌加诸国,凡四

(三)苏门答剌诸国,凡七

(四)印度诸国,凡六

(五)亚剌伯诸国,凡五

(六)亚非利加诸国,凡三(一)马来半岛以东诸国

(1)占城(Chamba or champa),汉林邑地,唐时或称占不劳,或称占婆,今越南下交趾部西贡市所在之地,其时为一独立国,不属交趾。

(2)灵山,《星槎)所记云:与占城山地连接。其地今难确指。西人腓立氏谓今之伽南港(Can-nauh)。格兰尼威氏谓为今之那的里加山(Nuitracan),未知孰是,要之在下交趾也。

(3)真腊(Camboja),今之柬埔寨,为法兰西保护国者也。当时其国领有暹罗之一部分,西与我云南接壤。

(4)昆仑(Pulo Condore),下交趾极南端之一岛,如我国之有琼州岛然,至今越南人仍呼为昆仑山,西人则称蒲卢康得罗,盖马可波罗纪行之旧名云。马来语之蒲卢,即Island(岛)之义也。今法人往往窜越之国事犯于此。

(5)宾童龙国(Cape Padaran),今柬埔寨海岸之一岬角也。

(6)暹罗国(Siam),自明。

(7)彭坑(Pahang),《星槎》云,在暹罗之西,即今马来半岛之南端,濒东海岸,与新加坡接壤者也。

(8)东西竺(Singapore),《明史》“外国传”柔佛条下云:“柔佛近彭亨,永乐中,郑和遍历西洋,无柔佛名,或言和曾经东西竺山,今此山正在其地,疑即东西竺。”今按,柔佛即今之新加坡,在马来半岛之极南端,当时名以东西竺者,殆犹哥仑布命北美新地为西印度群岛欤。

(9)龙牙门(Strait of Lingga),马来半岛与苏门答剌岛中间之一小岛,在海峡间。今大学堂审定地图所称龙加岛者是也。

(10)交栏山(Billiton Island),大学堂地图所称比利敦岛者也,在爪哇海中,位苏门答剌岛与婆罗洲之交。元时史弼征爪哇,曾驻兵焉。

(11)假马里丁(Carimata Islands),大学堂地图所称卡里马塔群岛是也,在婆罗洲之西南,与苏门答剌相对。(《元史》“史弼传”有假里马答,其位置正如《星槎》所记。《星槎》之马里可,决为里马之讹。)

(12)麻逸冻(Pulo Bintang),《星槎》记在交栏山之西南洋海中,其地今难确指。格兰尼威氏以巽他群岛中之边丹当之,今从焉。

(13)爪哇(Java),自明。

(14)重迦罗(Madura),大学堂地图所称马都拉岛者是也,在爪哇海中与苏拉巴雅港相对。

(15)吉里地闷,其地今难确指。《星槎》云,在重迦罗之东,产檀香。按:佛理屿一名檀香屿(San dal-wood),或当属此地,其地在爪哇海与班达海之间也。(二)满剌加诸国

(1)满剌加国(Malacca),今官书或称麻六甲,为英属也,在马来半岛南端西岸。

(2)亚鲁(Aru Islands),大学堂地图译为亚罗,在苏门答剌岛北岸,临满剌加海峡。

(3)九州山(Pulo Sambilon),满剌加海峡中之九岛屿。九州之名,乃译义而非译音,马来语之Pulo,此云岛也;其Sambilon,此云九也。(三)苏门答剌诸国

(1)旧港亦名浡淋邦(Paleambang),《明史》称三佛齐,六朝时干陀利,今荷属苏门答剌岛之东北部一大都会,大学堂地图所译为巴邻旁者是也。

(2)苏门答剌国(Sumatra),今以为全岛总名,但据《瀛涯》、《星槎》所记,则仅为其岛西部之专名,即今之亚齐(Achin)一隅之地也。

(3)南浡里(Lambri),其地今难确指,马可波罗纪行有廉浡里国者,当即其地,盖苏门答剌岛之西北部,亚齐之西邻也。lam译南,盖厦门音。

(4)那孤儿(一名花面王国),其地今难确指,殆亚齐之一部。

(5)黎代,其地今难确指,殆亚齐之一部。

(6)龙涎屿(Pulo Way),距亚齐东北十三里一小岛也。

(7)翠蓝屿(Andaman Islands),大学堂地图所称安达曼群岛是也,由马来半岛航印度,此其中站,今为印度属地,隶英版。《瀛涯》记其地在大海中,山有三四;《星槎》记在龙涎屿西北五昼夜程,其必为安达曼无疑。翠蓝者,状风景以命名,非译音也。(四)印度诸国

(1)榜葛刺(Bengal),即通行官书所译之孟加拉,今印度首府加拉吉大所在地也。

(2)柯枝(Cochin),大学堂地图作可陈,此译柯枝者,厦门音也,其地在印度半岛之西南端,临亚剌伯海。

(3)大小葛兰(Quilon),大学堂地图作固兰,《星槎》记其地与都栏樵相近,都栏樵即Torivanderum, 亦印度第二等大都会也。

(4)古里国(Calicut),《瀛涯》记其位置云:西濒海,南距柯枝国,北距狼奴儿国,远东七百里许距坎巴夷。按:柯枝即可陈,坎巴夷即Cambay(大学堂地图译康木拜),然则其地必今之哥里卡德,孟买省濒海一小都会也。

(5)锡兰(Ceylon),印度南端之大岛,古称狮子国,今西航必经之地。

(6)溜山洋国(Maldive Islands),大学堂地图译为麻代父群岛,锡兰岛西偏南之多数珊瑚岛也。《瀛涯》言有八大溜,《星槎》言有三万八千小溜,其为无数小屿甚明,与马可波罗纪行麻代父条下记事正同。(五)阿剌伯诸国

(1)佐香儿(《星槎》),祖法儿(《瀛涯》,Djeffar),阿剌伯海南岸一市。

(2)阿丹国(Aden),旧译雅典,亦译亚丁。阿剌伯最南端一半岛,西航必经之要津也。今为英属 地,属印度孟买省行政区域。

(3)忽鲁谟斯(Hormuz or Ormuz),波斯湾内三大岛之一,今为波斯领土。

(4)天方(Arabia or Mecca),即阿剌伯,亦名麦加。

(5)剌撤,其地今难确指,盖在米梭必达迷亚附近。(六)阿非利加沿岸诸国

(1)木骨都束(Magedexa or Magadoxo),大学堂地图所译马加多朔者是也,在阿非利加东海岸,临印度洋。(2)卜剌哇(Brawa),大学堂地图译巴拉瓦,在木骨都束迤南。(3)竹步(Juba),大学堂地图译周巴,在卜剌哇迤南。

以上所列凡四十国,皆见于《瀛涯胜览》、《星槎胜览》者。今略推定其航路线如下:

(一)航中国南海至印度支那半岛之南端(西贡)。

(二)航暹罗湾(即曼谷湾)之东岸至曼谷(今暹京)。

(三)航暹罗湾西岸,循马来半岛南下至新嘉坡。

(四)绕航苏门答剌岛一周。

(五)绕航爪哇群岛一周。

(六)航孟加拉湾,经安达曼群岛至东印度(加拉吉大)。

(七)循孟加拉湾东岸南航至锡兰,绕锡兰岛一周。

(八)循阿剌伯海东岸北航至西印度(孟买)。

(九)由孟买循波斯湾东岸北航至泰格里士河河口(今德属小亚细亚)。

(十)循波斯湾西岸南航,复沿阿剌伯海西岸一周至亚丁。

(十一)越亚丁湾,循红海东岸北航至麦加。

(十二)循红海西岸南航出亚丁湾,复循亚非利加东部海岸南航,经摩森比克海峡(亦作莫三鼻给海峡),掠马达加斯加岛之南端回航。

此郑和航路之大略也。据上所列,似详于西而略于东。其足迹未及马来西亚群岛之半,而爪哇海以东,未尝至焉。然考《明史》“外国传”鸡笼条下,言郑和恶其人,家贻一铜铃,是台湾岛和所曾履也。又文莱条下,言郑和往使,有闽人从焉,因留居。后人因据其国而王之。是婆罗洲和所曾履也。《西洋朝贡典录》称吕宋于永乐八年,随中官郑和来朝。是菲律宾群岛亦和所曾履也。《瀛涯》、《星槎》皆不记载者,殆马、费二氏,皆以能操阿剌伯语,从事通译,其在马来半岛以西,为阿剌伯语通行地,故二氏能纪之。其以东,则无取于二子之载笔欤。准此以谈,则亚细亚之海岸线,和所经行者,十而八九矣。嘻,盛哉!

新史氏曰,班定远既定西域,使甘英航海求大秦,而安息人(波斯)遮之不得达,谬言海上之奇辛殊险,英遂气沮,于是东西文明相接触之一机会坐失。读史者有无穷之憾焉。谓大陆人民,不习海事,性或然也。及观郑君,则全世界历史上所号称航海伟人,能与并肩者,何其寡也。郑君之初航海,当哥仑布发见亚美利加以前六十余年,当维哥达嘉马发见印度新航路以前七十余年。顾何以哥氏、维氏之绩,能使全世界划然开一新纪元,而郑君之烈,随郑君之没以俱逝。我国民虽稍食其赐,亦几希焉。则哥仑布以后,有无量数之哥仑布;维哥达嘉马以后,有无量数之维哥达嘉马。而我则我郑和以后,竟无第二之郑和。噫嘻!是岂郑君之罪也?

新史氏又曰,天下事,失败者不必论;其成功者,亦必与其所希望之性质相缘,或过或不及,而总不离本希望之性质近是,此佛说所谓造业也。哥氏之航海,为觅印度也;印度不得达而开新大陆,是过其希望者也。维氏之航海,为觅支那也;支那不得达,而仅通印度,是不及其希望者也。要之,其希望之性质,咸以母国人满,欲求新地以自殖,故其所希望之定点虽不达,而其最初最大之目的固已达。若我国之驰域外观者,其希望之性质安在?则雄主之野心,欲博怀柔远人、万国来同等虚誉,聊以自娱耳。故其所成就者,亦适应于此希望而止。何也?其性质则然也。故郑和之所成就,在明成祖既已踌躇满志者,然则后此虽有无量数之郑和,亦若是则已耳。呜呼!此我族之所以久为人下也,吾昔为张博望、班定远传,既言之有余概矣!

新史氏又曰,论人不可有阶级之见存,刑余界中,前有司马迁,后有郑和,皆国史之光也!(原载《新民丛报》1904年第3卷第21号,原文署名:中国之新民)

斐律宾史上“李马奔”Limahong之真人考

张星烺(一)“李马奔”事迹之叙述

斐律宾群岛与中国福建漳州及广东潮州,仅隔一衣带水。以理推之,古代中国与斐律宾必久有交通。然斐律宾文化发达甚迟,无文字,无记载,元明以前中国人有无至其地者,无从得知。据中国方面记载,南宋孝宗淳熙年间,毗舍耶国之酋豪尝率数百辈猝至泉之水澳,团头等村,肆行杀掠。见《宋史》卷四九一外国传,又赵汝适《诸蕃志》卷上。毗舍耶国即Visaya之译音,斐律宾中部诸岛之称号也。元末,南昌人汪大渊尝附贾舶浮海,越数十国,数年而后归,纪所闻见,成《岛夷志略》一卷,其中有毗舍耶,民多郎(Mindoro),苏禄(Sulu)等,亦皆斐律宾群岛中之一部也。《明史·外国传》载吕宋(Luzon)于洪武永乐时尝三次入贡。此外又有冯嘉施兰(Pangasinan)为吕宋岛北部一省区,亦于永乐八年来贡中国。苏禄岛亦于永乐时数次入贡。西班牙人未至斐岛以前,中国与斐岛之交通,如是而已。

西历一千五百七十一年,明穆宗隆庆五年,西班牙将军雷喀斯皮(Legaspe)率兵探险至玛尼拉市(Manila)时,见有一百五十中国人已居该城。玛尼拉市归西班牙后,中国人尚有继续往者。一千五百七十四年冬,明万历二年,有中国海盗“李马奔”(Limahong)或名“丁亨”(Dim Mhon)率战舰六十二艘,男丁三千人,妇女多人,自彭湖岛驶入玛尼拉湾,欲在此别树一国,作子孙帝王永世之业。在益洛柯斯(Ilocos)海滨,“李”氏之舰队遇一西班牙小艇,攻而捕之。岸上西班牙军官望见其事,急报告驻肥南狄纳(Feinantina)长官撒尔赛多(Salcedo)。撒急派小艇往玛尼拉报告寇警。此艇中途亦为“李”氏所擒,水手脱逃。至第一次围攻后,始得达玛尼拉市。撒尔赛多急往救玛尼拉。至第二次围攻之前,幸得参预防事。一千五百七十四年,十一月,“李”氏舰队进泊玛利维勒(Mariveles)。日本人萧柯(Sioco)充“李”氏队官,率七百人,驾小艇,在拍拉纳克(Paranaque)登岸。次晨,萧柯进袭玛尼拉市。西班牙人惊惶无措,多被擒。中国人先攻军长高梯(Goiti)之居室,高梯破杀;其妻亦伤。西班牙人在城内者,乘隙预备;待中国人来攻城时,竟不得入,乃退回舰中。玛尼拉市是时无坚城深池,守备甚弱,仅有小炮台一座,环以木栅而已。总督拉维柴立斯(Lavezaris)知“李”氏为大敌,惧其再来,故下令全市之人,不分昼夜,建筑守墙。自拍锡格河(Pasig River)以迄海湾,建一长墙;置箱筒,满置沙土;下令全军,尽心防守。撒尔赛多率五十人,适自益洛柯斯赶至,以助守城。“李马奔”因初次失败,切责萧柯,奖赏部下,令二次进攻,能先入城中者给以不次之赏。亲率军以励士气。分全军为三队:第一队由大街进攻,第二队由海边进攻,第三队由河边进攻。西班牙人殊死战,终不能攻入。“李马奔”乃航向北方,至彭加锡南(Pangasinan,即《明史》译为冯嘉施兰者)登陆,作久居计,筑炮台二座,执斐律宾酋长数人为质,使其人供给饮食。在玛尼拉之西班牙入闻之,决议驱逐,不使“李”氏有立足之地。召集斐律宾全境之西班牙人,组织大军,公举撒尔赛多为统帅。撒率全军,斐岛土人二千五百,西班牙人二百五十,航至林加烟湾(Gulf of Lingayen),急登陆袭击“李”氏军,毁其全舰队三十五艘。攻第一炮台,下之。攻第二炮台时,被击退。乃围之凡四阅月。“李马奔”得乘机建造新舰,载其人他去。一千五百七十五年万历三年春,中国军官“吴慕康”(Omocon)奉福建巡抚及漳州知府之命,率战舰二艘;追“李马奔”至林加烟湾,得悉“李”已为西班牙人围困于彭加锡南,将成擒矣,故决意归国,奏报总督。拉维柴立斯遣教士二人及侍从数人,携公牒随同中国军官至福建,表示友谊,请求通商。巡抚优遇西使,将其请求转奏皇帝。一千五百七十六年万历四年二月,中国使者至玛尼拉,宣告帝旨,允许西班牙人在厦门地方通商。(见L.H.Femandez,A Brief History of the Philippines,pp.89—94)(二)“李马奔”真名之考证

晚近中国书最先译录此段事迹者,据余所知,似为胡绍南之《中国殖民伟人小传》。此书原文,余未得见。以后著作家叙述“李马奔”者,大抵皆引胡氏之说。民国十五年,《东方杂志》第二十三卷,第五号,李长傅之《中国殖民南洋小史》“李马奔”传,即根据此。萧一山《清代通史》第四编,“中外之交通与会约”,第八十六节,亦作“李马奔”。胡绍南不知为何许人;以“李马奔”三字译Limahong,由其字音考之,似为广东潮州人也。在胡氏当初译此名时,必仅据其读音译之,未必根据何种中国书也。

民国十六年春,余在厦门大学授《南洋各岛史》时,思及“李马奔”之名必仅译音,断非其汉文本名;其人既劳及福建巡抚派遣军官,追至吕宋,则中国书中或可寻得其真名。因先就《明史》卷三百二十三“吕宋传”寻之。见有“万历四年,官军追海寇林道乾,至其国; 国人助讨有功”。林道乾岂即“李马奔”乎?厦门漳州一带人读“林”音如英文Lim,“李马奔”之西文原名前,固亦有Lim音也。唯道乾音与-abong太不相同,故林道乾未必即“李马奔”。因思他书中或更有读音相近之名可以寻得,于是在福建广东等地志书中留心物色之。后于《泉州府志》卷三十,“名宦二”,“陆一凤”条下,见万历二年有海盗林凤,惠潮失败后,走吕于是以重兵蹙之。吕宋迫逐林凤,有所俘获,上献。因请得入贡,比于暹罗诸国。此条记载甚略,而有三事皆与斐律宾史相合。(一)万历二年,西一五七四年,年代相合宋国,。(二)林凤名字读音与Limahong相合。漳泉潮梅人,读林凤如Lim Hong。中间a字音,似唇音重出,或为“阿”字之原音。中国南方人喜于人名上加一阿字,当时闽广人或皆称林凤为林阿凤,由是而成为Lim-A-Hong。更进一步,西班牙人讹成一字,即变为Limahong。初读此名者,必依普通音节,读作Li-Ma-Hong。依潮州漳州音译成汉字,即成“李马奔”矣。不细思之,绝不意其能为Lim-A-Hong也。(三)各种事迹相合。以重兵蹙之者,即斐史所谓中国军官吴慕康奉巡抚及知府之命,以军舰二艘追“李马奔”至林加烟湾也。吕宋迫逐林凤,即斐史所记撒尔赛多统率斐岛土人二千五百,西班牙人二百五十,航至林加烟湾袭击“李”氏也。有所俘获上献,因请得入贡,即斐史所记总督拉氏遣教士二人及侍从数人,携公牒随同中国军官至福建,表示友谊,请求通商也。

胡绍南最初所译之“李马奔”,既仅据译音,而后之著作家及读者皆即引用,以为明末时中国确有一姓李名马奔者,则不免以谬传谬矣。(漳潮人读音与北方音迥异。如创立厦门大学之著名南洋华商陈嘉庚,其读音以英文拼之为Tan Kah Kee,译成北音,应作“唐喀奇”。厦门大学校长林文庆,英文拼音为Lim Bun Ken,译成北音为林本肯。其人本自有汉名,而吾人不知,另为译名,岂不可笑耶。)“李马奔”,上方已证明其为林凤,故下文吾即称为林凤也。林凤率众至斐律宾,后于西班牙人之至吕宋仅三年;虽不幸失败,然为中西两种人最初争殖斐律宾之一段史事,值得注意。荷兰人于明末占领台湾,后为郑成功所逐。郑成功为得意英雄,林凤为失意英雄,成败虽不同,而二人扩张华人势力于海外则一也。又二人所生时代前后环境亦不同。林凤生于明万历初年,其时中国境内宁谧,人民视往海外为畏途,仅亡命草寇肯冒此风涛之险,一往海外,别求生活耳。成功生于明室既亡,清朝初造之时,以光复中华,尽忠明室为号召,故英雄壮士多往从之。台湾距中国大陆更近,易得后援。有此种种原因,故郑成功成功而林凤失败也。郑成功,清时人固亦以海盗视之;近三十年来革命排满之声起,始有人表彰其功烈。而林凤与西班牙人争斐律宾之事迹,至今无人知之,甚至其名亦为人所误传,不尤哀乎?中国历朝不知利用海滨壮士,拓土海外。明朝海禁尤严,下海者即视为奸民盗贼,故中国海外势力不伸。以视英国以前收用海盗德雷克(Francis Dralce)以抗西班牙,获得海上霸权者,诚不啻霄壤矣。林凤在明时,被视为盗贼,然有树国海外之雄心,其事迹不可不传。吾故自各书中搜罗其事迹,作一短考如下,俾将此数百年来无名之英雄表彰出之。且所谓盗贼名辞之美恶,至不足恃:成则为王,败则为寇。林凤若早十年至吕宋,先西班牙人立基础而成国,固亦一海外开国之太祖,名誉之隆或亦不在朱元璋之下也。林凤同时潮州人林大春,论当时海寇云,“夫海寇,固未易绝也。延蔓既久,枝干日繁,沿海之乡无一非海寇也。党与既众,分布日广,自州郡至监司,一有举动,必先知之,是州郡监司之左右胥役无一非海寇也。舟楫往来,皆经给票,商旅货物,尽为抽分,是沿海之舟楫商旅无一非海寇也。夺人之粮,剽吏之金,辄以赈给贫民,贫民莫不乐而争附之,是沿海贫民无一非海寇也。又集四方亡命,稍习文艺者为参军。彼深居大舰,俨然王侯。列羽卫,出入城郭。呜呼,此成何世界哉,奈何不急图之也!”见《潮州府志》卷三十八“征抚”。由此观之,当时所传之著名海盗林凤、林道乾、吴平、曾一本等,岂真残忍好杀之海盗匪类欤?(三)林凤家世

林凤,广东潮州府饶平人。族祖林国显,绰号小尾老,亦饶平著名海寇。国显尝与乡人沈门由海道寇浙江黄岩,复犯漳州。其子被执系狱,当事寻释之以招国显。显益猖撅。以徽人徐碧溪为儿,徐导之攻南澳。及游击黑孟阳诛碧溪,国显又与倭合。嘉靖四十二年,癸亥,导倭入寇,踞上底林家园,四出抄掠。林凤,林逢阳,皆其族孙。吴平,其姪婿。株连蔓引,流毒闽广二十余年。见《潮州府志》卷三十八“征抚”。(四)林凤猖獗闽广海边之事迹

神泉巡司在惠来县南十五里神泉村,近大海。嘉靖二十三年筑城。尝为海贼林凤所据。见《广东通志》卷一百二十三“海防略广东与图”。

明人防海,知设水寨于柘林,而不知南澳之不可弃,迁其民而墟其地。遂使倭奴,红夷盘踞猖獗。吴平、林凤、林道乾、许朝光、曾一本,先后盗兵,边民塗炭。万历年间,始设副总兵守之。见《广东通志》卷一百二十三“海防略一”,蓝鼎元“东路海防图说”。

左承芳,字宜季。父序,嘉靖十年贡生。四十年,倭乱被掳,不屈,骂贼死。承芳以嘉靖贡授澄海知县。县初置,值海寇林凤薄城下。承芳统众,登陴击破之。见《重纂福建通志》卷二百十一“明良吏”宁德县“左承芳传”。

嘉靖四十一年,壬戌,倭入寇。(海寇林国显、吴平等导倭入寇,散屯各乡,尽发士民冢。)见《澄海县志》卷二十二“海防”。

左承芳,号小洲,福建宁德县贡生。为人悃幅无华,而措施井井有惠绩。时邑初建,令多侨寓郡城;承芳独携家口来县,以示固守。值海寇林凤薄城,承芳率众登陴,欲击之,寇遁。见《澄海县志》卷二十一“宦迹”。

万历元年,癸酉,冬,十二月,海寇林凤犯澄城。知县左承芳御却之。(《府志》作隆庆戊辰之明年,误。今参“职官志”及王天性“左侯传”改正。)

澄自嘉隆以来,寇盗充斥,县官类侨居府城。承芳以归善学训导擢知澄海县事,携妻孥,径入县居之。适海寇林凤薄县南门,承芳意气自若,帅众登城,阅部伍,齐器械,欲出击之。寇知有备,解去。见《澄海县志》卷二十二“海防”。

隆庆二年,戊辰,冬,十月,林凤陷神泉镇。《郡国利病书》作隆庆五年。明年,掠澄海。县令左承芳御之,走广州。见《潮州府志》卷三十八“征抚”。

林大经,字世典,隆庆丁卯举人,授揭阳教谕。视邑篆多善政,擢知彭县。会揭阳令以艰去邑,父老请大经留治。当道疏请,遂以揭阳易彭。案前志作彭泽知县,误。时海贼林道乾、林凤势甚猖獗,大经缮甲增堡,贼不敢近其境。见《重纂福建通志》卷二百之八“明良吏·平海卫”。

陆相儒,秀水人,嘉靖己未进士,由知延平府擢本省监军副使,兼摄驿传,综核严密,多所减省。于时闽海上尚未弭,相儒督饷择将领,饬边防,而粤盗林凤不敢阚港。见《福建通志》卷百三十“明宦绩”。

秦经国,五河人,……沈毅有远略。弱冠袭父职,遂董卫政。嘉靖季,倭薄城下;一再歼之。迁都挥佥事;擢守备;进参戎。所至破张连,擒林凤,剿曾一本,灭刘贵,大著战功。人谓东南善水战者无逾经国。见《福建通志》卷一百三十九“明武宦绩”。查他志书,林凤未尝被擒,此处似有误。

刘国宾,隆庆间任。万历元年,海寇林凤以数十船突入港。国宾檄协总,刻期同剿。至觔竹洋,与贼遇。协总后期不至,人劝之避,国宾曰:“死,吾分也。”转战至寨前。发炮,风反,我舟自焚,战士歼焉。国宾死之。见《福建通志》卷一百三十九“明武宦绩·北路烽火寨”。

陈震,字起元,年十六,袭指挥同知,署铜山所。以剿海寇林凤功,擢巡抚中军,调小埕把总。见《福建通志》卷一百三十九“明武宦绩”。

万历二年,三月,潮州贼林道乾之党诸良宝,既抚复叛。袭杀官军,掠六百人入海。再犯阳江,败走。乃据潮故巢。 张元勋用火攻之,斩首千一百余级。遗孽魏朝义等四巢亦降。寻与胡宗仁共平良宝党(卷二百五十四“宦绩”录“张元勋传”作“林党”)林凤,惠潮遂无贼。见《广东通志》卷一百八十八“前事略八·张元勋传”。

万历二年四月,贼林凤入清澜,杀百户尉章及军民二万余人。见《天下郡国利病书》卷一百二“广东”。清澜港在琼州文昌县。(五)林凤占彭湖及扰台湾

彭湖一岛,在漳泉远洋之外,邻界东番。……明朝徙其民而虛其地。自是常为盗贼假息渊薮。倭奴往来,停泊取水必经之要害。嘉隆之季,万历初年,海寇曾一本,林凤等常啸聚往来,分艐入寇,至烦大举捣之始平。盖闽海极远险岛也。见《天下郡国利病书》卷九十三“福建”。

呼良朋,福清人,袭镇东卫千户,伟貌丰颐。戚继光奇其状,令督兵转饷,无后期。屡于海上奏奇捷,升指挥同知,进南路参将。巨寇林凤据彭湖山,出没为滨海患。良朋先登深入,破之。擢广东副总兵,仍留福建都督佥事。筑镇东城,至今赖之。见《福建通志》卷一百二十九“明武宦绩”。

万历元年,冬,广东海寇林凤犯福建。总兵胡守仁击走之。(时寇盗略尽,惟凤遁钱澳求抚。广督云翼不许。遂自澎湖奔东番魍港,为胡守仁所败,追至淡水洋,沈其舟。凤复入潮州。)见《福建通志》卷二百六十七“明外纪”。东番即台湾,见《福建通志》卷三“沿革表”。

胡守仁,字子安,观海卫人。起家世冑,领军有功,历官至总兵。万历三年,海寇林凤纠党剽掠,巢彭湖岛,杀人。守仁率把总王汉等翦除之。守仁,戚继光麾下也,从继光谈兵,尝记继光所授为《纪效新书》,《练兵实纪》。见《福建通志》卷一百三十九“明武宦绩”。此节记事可参观第(一)节。(六)林凤走吕宋

陆一凤,字子韶,常熟人,由进士,万历二年任泉州府同知。有文学,无俗吏气。尝奉檄偕诸将讨海酋林凤于惠潮,大破之,覆其巢。诸将椎羊酒相贺。一凤曰:“祸本犹在,是且走海南诸国而伺我解”。谍之,果走吕宋国。于是以重兵蹙之。吕宋迫逐林凤,有所俘获,上献。因请得入贡,比于暹腊诸国。台下议。一凤曰:“不闻职方氏有吕宋也。奈何以小夷效小顺,秽我大鸿胪典!”台曰,“当如何?”曰,“疆场之利,专之可也。以台劳取縻而已”。诸与议者咸服。而一凤以功薄当上格,诏赐白金一镒。孙崇礼,进士,为令龙溪。见《泉州府志》卷三十“名宦二”转录”闽书”。又见《福建通志》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