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莲英(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读书堂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李莲英

李莲英试读:

内容提要

清末大太监李莲英(又作:李连英),原名李进喜,莲英是由慈禧起的名。是清王朝慈禧时期的总管太监,被人们呼为“九千岁”,是清末最有权势的宦官。

第一章 李莲英的事迹

一、进宫

李莲英[1848——1911],出生在顺天府大城县,今河北大城县臧屯乡李贾村人。根据其墓志铭记载,他生于道光二十八年(公元1848年),9岁入宫。清宫档案也证明,他的确是在咸丰七年(1857年)由郑亲王端华府送进皇宫当太监的,但年龄是13岁。

关于李莲英身世,民间传说具体而生动,说他原是河间府一带的无赖,因私贩硝磺入狱,出狱后改行修皮鞋,被称为“皮硝李”。后来他来到北京,由于掌握了一套梳理新发型的技术,又托同乡太监沈兰玉介绍,进宫当了慈禧太后的梳头太监,并由此受到慈禧宠爱。

然而,民间传说与墓志铭和清宫档案中记录的李少年入宫的实际情况相差甚远,显然是编造出来的。但这种说法流传很广,甚至后来朝中大臣弹劾李连英时,还在奏章里把李连英叫作“小篦李”(“篦子”是过去妇女梳头的一种用具)。

李莲英入宫后名叫李进喜,进宫14年后才由慈禧起名莲英。他先后在奏事处和东路景仁宫当差,直到同治三年(1864年)16岁时,才调到长春宫慈禧跟前。

此时太监安德海正得慈禧宠爱,红得发紫。两人虽同时进宫,地位却差得很远。后来安德海因过分张狂,终于以“违背祖制,擅离京师”的罪名,在同治八年(1869年)被山东巡抚丁宝桢砍头。

李莲英是个十分聪明乖巧的人,他从中明白了应该如何摆正主子和奴才之间的关系。李莲英不仅学会了揣摩主子的脾气和爱好,千方百计地讨主子欢喜,还能时时处处谨慎小心。墓志铭中说他“事上以敬,事下以宽,如是有年,未尝稍懈。”也就是对主子恭敬,对下属宽厚,多少年来不敢松懈。这也算是李莲英成功的秘诀吧。

二、慈禧赐福

慈禧太后爱看京戏,常赏赐艺人一点东西。一次她看完著名演员杨小楼的戏后,把他召到眼前,指着满桌子的糕点说:“这一些赐给你,带回去吧!”

杨小楼叩头谢恩,他不想要糕点,便壮着胆子说:“叩谢老佛爷,这些贵重之物,奴才不敢领,请……另外恩赐点……”“要什么?”慈禧心情不错,并未发怒。

杨小楼又叩头说:“老佛爷洪福齐天,不知可否赐个‘字’给奴才。”慈禧听了,一时高兴,便让太监捧来笔墨纸砚。慈禧举笔一挥,就写了一个“福”字。

站在一旁的小王爷,看了慈禧写的字,悄悄地说:“福字是‘示’字旁,不是‘衣’字旁的呢!”杨小楼一看,这字写错了,若拿回去必遭人议论,岂非是欺君之罪?不拿回去也不好,慈禧太后一怒就要自己的命。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他急得直冒冷汗。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慈禧太后也觉得挺不好意思,既不想让杨小楼拿去错字,又不好意思再要过来。

旁边的李莲英脑子一动,笑呵呵地说:“老佛爷之福,比世上任何人都要多出一‘点’呀!”杨小楼一听,脑筋转过弯来,连忙叩首道:“老佛爷福多,这万人之上之福,奴才怎么敢领呢!”慈禧太后正为下不了台而发愁,听这么一说,急忙顺水推舟,笑着说:“好吧,隔天再赐你吧。”就这样,李莲英为二人解脱了窘境。

三、首领大太监

同治十三年,26岁的李莲英任储秀宫掌案首领大太监。这个职务一般需进宫服役30年才有资格担任,而李连英此时进宫刚满17年。

光绪五年,李莲英出任储秀宫四品花翎总管。随着慈禧日益大权独揽,李莲英的声望地位也变得显赫起来。李连英31岁时,就已经可以和敬事房大总管(清宫太监总头目)平起平坐了。

光绪二十年,46岁的李莲英被赏戴二品顶戴花翎。虽说这只是一种荣誉的象征,但这是太监中从未有过的。雍正皇帝规定太监品级以四品为限,慈禧却为李莲英突破了祖上传下来的规矩。

四、慈禧恩宠

令人不解的是,李莲英虽受慈禧恩宠,却始终未能离开慈禧,当上敬事房大总管。是慈禧不愿、李连英自己不愿还是有人从中作梗,就不得而知了。

慈禧与李莲英几十年形成的感情非同一般。慈禧在政治上是一个权力欲望极强、心狠手辣的独裁者,但同时也是一个感情脆弱、害怕孤独的老女人。

几十年来,慈禧身边的奴婢换了一茬又一茬,善解人意的,除了安德海就只有李莲英了。晚清太监刘兴桥等人回忆说,慈禧与李莲英之间的感情十分深厚,能化解慈禧的烦恼并最会服侍她的只有李莲英。

在《晚清宫廷生活见闻》中刘兴桥说:“每天三顿饭,早晚起居,他俩都互派太监或当面问候……在西苑、颐和园居住的时候,慈禧太后还经常来找李莲英:‘莲英啊!咱们遛弯去呀!’慈禧太后有时还把李莲英召到她的寝宫,谈些黄老长生之术,两人常常谈到深夜。”

从这段记述可以看出,李连英实际上成为晚年慈禧生活中一刻也不能离开的“伴”。

五、朝野议论

慈禧对李莲英的宠信与日俱增,确实引起朝野的议论和不安。有人说李莲英权倾朝野,收受贿赂,投到他门下就能当高官;有人说他“干预朝政,广植私党”;甚至还有人说他陷害拥护维新、站在光绪一边的大臣。

光绪十二年(1886年)四月,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称北洋海军已训练成军,奏请朝廷派大臣检阅。慈禧就派总理海军衙门大臣醇亲王前去巡阅。由于醇亲王是光绪皇帝生父,身份高贵,因此要加派太监、御医随行。而醇亲王是一个城府很深且非常谨慎的人,他主动要求派李莲英随行,以减少太后对自己的猜忌,慈禧马上批准了。

醇亲王五月初一回北京复命,这时朝廷中一片不满之声。监察御史朱一新向光绪上奏,批评派李莲英随醇亲王视察海军。他们还说李莲英妄自尊大,结交地方官员,收受贿赂,理当查处。

对此,清代著名维新派人士王照说,醇亲王离京后,每次接见文武官员,都让李莲英作陪。他的本意是避免揽权嫌疑,李莲英可以作证。而李莲英则记着安德海的教训,每天穿着朴实,替亲王拿着一支旱烟袋,随时装烟、递烟,回到住处则不见一个来访的人。

从李莲英一向小心谨慎的表现来看,王照的说法是较为可信的。何况朱一新的奏折里没举出一桩李连英违法的事实。

慈禧问明情况后,下令将朱一新由御史降为主事。

六、朝臣抨击

光绪二十年,北洋海军在甲午战争中吃了大败仗,全国舆论一片哗然。人们不敢直接批评慈禧,就把矛头指向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同时捎上了李莲英。

陕西道监察御史恩溥、福建道监察御史安维峻、吏科给事中褚成博等人纷纷上折,指责北洋海军将领贻误军机,并与总管太监李莲英暗中来往,相互包庇。其中,安维峻奏折中有“和议出自皇太后,李莲英实左右之”,说对日本的决策看起来是皇太后决定的,实际已被李莲英左右了。这句话成为人们抨击李莲英干预朝政的一大证据。

实际上,安维峻本意是要求慈禧不要再事事牵制皇帝,并应严惩李鸿章。奏折中尽管涉及到李莲英,但只不过是用来做铺垫陪衬而已。

慈禧异常震怒,以皇帝的名义发上谕说,天下事都要听皇太后的。随后,安维峻以“离间”皇太后与皇帝的罪名,被革职充军。

朝臣们对李莲英的抨击都没有结果,主要是因为攻击都是仅凭道听途说,拿不出真凭实据。

清史家分析,许多想在地方上谋官位的人都走过李莲英的门路,但他是否真的去向慈禧疏通过,谁也说不清楚。以慈禧喜怒无常的性格,就是李连英也不敢轻举妄动。事情办成了,人们以为是李总管的作用,事情没办成,就是李总管不给面子。而多少是真、多少是假,除了太后身边的人,谁又能说得清呢?

七、敲诈官员

说李莲英干预政事虽然证据不足,但他贪财却是千真万确的。曾任怀来县知县的吴永曾在《庚子西狩丛谈》中记述了他的一段亲身经历。

1900年,八国联军打入北京,慈禧率光绪及百官出逃,吴永在随驾西行途中任粮台会办,掌握钱粮大权。他回忆,到山西后,太后的排场越来越大,一切费用都要地方承担,太监们则趁机勒索钱财。

像首领太监以及有点权力的小太监,都需要几两或十几两银子打发。但总管太监就不同了,没有个一百两左右是绝对不行的。

不仅如此,李莲英等还千方百计敲诈勒索朝中办事官员。江宁织造是内务府设在南京的机构,负责办理绸缎服装并采买各种御用物品。江宁织造每次织办服装衣料时,都要向宫中太监请示并领回画样,按图制作,这便是李莲英一伙太监索要钱财的机会。

光绪十二年八月初三,江宁织造驻京人员来煜在给江宁织造广厚的信中说,李莲英借他们拿图样勒索白银120两。来煜在信中说,要是别人还能用好言好语去磨,惟有这位李总管不好对付。

以慈禧的精明老练,她不可能不知道身边太监有些胡作非为,但只要他们不干预政事,把她自己侍候得舒舒服服,太监们贪点钱财在她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

八、生性圆滑

慈禧与光绪不和,深受慈禧宠爱的李莲英如何在两人之间相处呢?两面讨好、八面玲珑的做法,是他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和自我保全的策略。

慈禧与光绪政见不和,这是众所周知的。李莲英在两人之间采取什么态度呢?有人说他站在太后一边,反对变法,陷害帝党,甚至还有人说光绪就是李莲英下毒害死的。但也有人说李莲英生性圆滑,两面讨好,不但太后喜欢他,就连光绪也因为从小受到他的看护而喜爱他,并夸他“忠心事主”。

王照曾讲述这样一个故事:慈禧率光绪和文武百官出逃后返京,走到保定住下。太后睡觉的地方被褥铺陈华美,李莲英住的稍差一点,但也很不错。而光绪睡觉的地方却很凄惨。李莲英侍候慈禧睡下后前来探望,见光绪在灯前枯坐,小太监无一人在殿内值班。一问才知皇帝竟然铺的盖的都没有,时值隆冬季节,根本无法睡觉。李莲英当即跪下抱着光绪的腿痛哭:“奴才们罪该万死!”并把自己的被褥抱来让光绪使用。光绪后来回忆西逃的苦楚时曾说:“若无李谙达(老伙伴或师傅之意),我活不到今天。”

九、退休

戊戌变法后,李莲英出言谨慎,没有鲜明地表态站在慈禧一边,慈禧从此在感情上对他有些疏远。西逃回到北京后,李莲英认为自己这一辈子侍候皇家还是尽职尽责的,可以考虑退休了。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十月二十二,慈禧死于北京西苑的仪鸾殿。李连英办理完慈禧的丧事,于宣统元年(1909年)二月初二,离开生活了51年的皇宫。当时内宫主政的隆裕太后,为感谢他在宫中服役多年,准其“原品休致”,就是带原薪每月六十两白银退休。

十、其它信息

围绕李莲英出宫和他的身后事,又有许多传说。有人说他是看到光绪弟弟载沣监国摄政,恐遭报复退居宫外;也有人说,李莲英死后,宫中太监纷纷抢夺他的遗产,隆裕太后将财产全部充公;还有人说,李莲英生前得罪了许多人,出宫后深居简出,但最终还是被人在后海附近暗杀。

类似传说虽十分盛行,但从当时清宫对李莲英出宫及死后的安排来看,这些传说都无法令人置信。但是为何李莲英的墓中只剩他的头颅,而其躯体不知去向,无人得知其因。但是至少,李莲英是病死的这一说法,并站不住脚。

作为一个太监,李莲英的身份极为卑贱。不同的是,由于慈禧太后的赏识和宠爱,他享受到了皇宫太监前所未有的权力和地位,金钱财富也滚滚而来。但也正因与慈禧的这层特殊关系,他成为中国近代史上臭名昭著的人物之一。

李莲英死时,得到清朝宫廷的1000两白银,在北京恩济庄的太监墓地修造了一座豪华坟墓。李莲英的坟墓早在30年前就被破坏了,只有墓志铭的拓片保留了下来。

李莲英死于宣统三年,时年64岁。这时,绵延了二百多年的清王朝已是风雨飘摇,灭亡只在旦夕之间。

第二章 李莲英的相关故事

一、李莲英其人其事

李莲英出生在清代的直隶省,也就是今天河北省的河间府。根据墓志铭的记载,他生于道光二十八年,9岁入宫。清宫档案也证明,他确实在咸丰七年,由郑亲王端华府上送进皇宫当的太监,但不是9岁,而是13岁。

李莲英入宫后的名字叫李进喜,他进宫14年的时候才由慈禧太后起名连英。他先后在奏事处和东路景仁宫当差,直到同治三年16岁时,才调到长春宫慈禧太后跟前。

此时,正值太监安得海被慈禧太后宠爱,红得发紫。后来,安得海因少年得志,过分张狂,终于以“违背祖制,擅离京师”的罪名,在同治八年被山东巡抚丁宝桢拿获,砍了脑袋。

这件事使李莲英得到了深刻的教训。他是一个十分聪明乖巧的人,很快就明白了应该如何摆正主子和奴才之间的关系。李莲英不仅学会了揣摸主子的脾气和爱好,能够千方百计地讨主子的欢喜,同时还能时时处处谨慎小心。正像墓志铭中说的那样:“事上以敬,事下以宽,如是有年,未尝稍懈。”。

同治十三年的时候,年仅26岁的李莲英开始任储秀宫的掌案首领大太监。这个职务一般需要进宫服役30年才有资格担任,可是李莲英这时候进宫刚满17年。

光绪五年,李莲英出任储秀宫四品花翎总管。随着他的主子慈禧太后日益大权独揽,他的声望地位也一天天变得显赫起来。李莲英31岁时,已经可以和敬事房的大总管也就是清宫太监的总头目平起平坐了。

到了光绪二十年,46岁的李莲英被赏戴二品顶戴花翎。清朝的二品文官,级别大概相当于今天的副部长。对太监来说,二品顶戴只是一种荣誉的象征。虽然如此,李莲英还是在太监中创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先例。因为早在雍正时期,雍正皇帝规定太监的品级以四品为限,不能再高出这个等级。

令人不解的是,李莲英虽然受尽了慈禧太后的恩遇宠爱,却始终未能离开慈禧太后的身边,当上清宫太监的总头目敬事房大总管。

在慈禧太后与李莲英之间,几十年所形成的主仆关系与感情非同一般。几十年来,慈禧身边的奴婢换了一茬又一茬,能善解人意的,除了早年被丁宝桢处死的安德海,恐怕就只有李莲英了。

在《在晚清宫廷生活见闻》中,晚清宫廷太监刘兴桥这样描述李莲英与慈禧太后之间的感情:“每天三顿饭,早晚起居,他俩都互派太监或当面问候:‘进得好’‘吃得香?’在西苑、颐和园居住的时候,慈禧太后还经常来找李莲英:‘莲英啊!咱们遛弯去呀!’李莲英便出来陪她去玩。他俩走在前边,其余的人远远地随在后面。慈禧太后有时还把李莲英召到她的寝宫,谈些黄老长生之术,两人常常谈到深夜。”

这是一段十分生动的记述,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李莲英这时候实际上成为晚年慈禧太后生活中一刻也不能离开的“伴”。

慈禧太后对李莲英的宠信与日俱增,引起了朝野的议论和不安。

光绪十二年四月,当时的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以北洋海军已经训练成军,奏请朝廷派大臣前来检阅。慈禧太后派总理海军衙门大臣醇亲王奕譞去北洋各海口巡阅。

奕譞是当时光绪皇帝载湉的生父,身份高贵,因此要加派太监、御医随行。奕譞是一个城府很深而且非常谨慎的人,在慈禧太后召见时,他主动要求派太后身边最得宠的李莲英随行,以减少太后对自己的猜忌。

光绪十二年四月十三日,醇亲王奕譞抵达天津,会同李鸿章一起乘军舰出海,先后检阅了大沽、旅顺口、威海卫、烟台等处,五月初一回到北京复命交差。

这时候朝廷中已经是一片不满之声了。监察御史朱一新向光绪皇帝奏了一本,批评派李莲英随醇亲王视察海军,还说,说李莲英妄自尊大,结交地方官员,收受贿赂,理当查处。

清代文人、著名的维新派人士王照则另有一番说法。

王照说,醇亲王离开京城以后,每次接见文武官员,都让李莲英作陪。意在避免他要揽权的嫌疑,李莲英可以为他作证。而李莲英一直记着安德海的教训,每天穿着朴实,替亲王拿着一支旱烟袋,随时装烟,递烟。回到住处则关门闭户不见一个来访的人。

当时直隶、山东的一些地方官员,确实想要巴结这位太后身边的大红人,但都大失所望。从李莲英一向小心谨慎的表现来看,王照的这种说法是较为可信的。

慈禧找醇亲王问明情况后,把朱一新的奏折一通好批,并下令将朱一新降职一级,由御史降为主事。

光绪二十年,在甲午战争的时候,清朝北洋海军吃了大败仗,全国舆论一片哗然。可是人们不敢直接去批评慈禧太后,于是就把矛头指向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同时也捎带批语了李莲英。

朝臣们对李莲英的抨击批语,都没什么结果。主要还是因为攻击李莲英的人,都是仅凭着一些道听途说,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这当然无法动摇慈禧太后对李莲英的信任。

说李莲英干预政事虽然证据不足,但是说李莲英贪财,那是千真万确的。曾经当过怀来县知县的吴永写过一本书,叫《庚子西狩丛谈》,书中记述了他在庚子年时的一段亲身经历。

这一年,八国联军打入北京,慈禧太后率光绪皇帝及文武百官仓惶出逃。吴永回忆,到了山西以后,太后的排场越来越大,一切费用都要地方承担,而宫里的太监就趁机找地方勒索钱财。

不仅如此,李莲英等还千方百计地敲诈勒索朝廷中的办事官员。

光绪十二年八月初三,江宁织造驻京人员来煜写给江宁织造广厚一封信,信中说:昨天李莲英总管又把我叫进大内,在宁寿宫的穿堂对我说:向来你们来拿图样,都要打点打点的,这一次准备如何办理?我马上回答这就写信回去让人送来。他说,既是这样,那就寄120两银子来吧!

以慈禧太后的精明老练,她不可能不知道身边太监有些胡作非为,但只要他们不干预政事,把她自己侍候得舒舒服服,太监们贪点钱财在她的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

慈禧太后已经年迈,光绪皇帝虽然有病,但毕竟年轻,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出现,慈禧太后死在光绪皇帝之前是必然的。李莲英这样精明刁滑,对于他来说,两面讨好,八面玲珑的做法,是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和自我保全的一种策略。

参与过维新变法的晚清文人王照曾经写过这样一首诗:“炎凉世态不堪论,蔑主惟知太后尊。丙夜垂裳恭待旦,膝前呜咽老黄门。”诗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庚子那年,慈禧率光绪和文武百官出逃后,第二年准备回京。他们走到保定住下。太后睡觉的地方,被褥铺陈都很华美,李莲英住的稍差一点,但也很不错。而光绪皇帝的睡觉的地方却很凄惨。李莲英侍候慈禧太后睡下后前来探望,见光绪在灯前枯坐,一问才知道他竟然铺的盖的都没有,时值隆冬季节,根本无法睡觉。

李莲英看到这个情况跪下抱着光绪的腿,痛哭说:“奴才们罪该万死!”并且把自己的被褥抱过来让光绪使用。光绪回到北京以后,回忆西逃的苦楚,就曾经说:“若无李谙达,我活不到今天。”

据说,戊戌变法后,李莲英出言谨慎,没有鲜明地表态站在慈禧一边。虽然没有让慈禧怀疑他的忠诚,但从此感情上有些疏远了。所以李莲英的墓志碑上写道:结束西逃回到北京后,李莲英“自思可告之无罪,已萌退志。”。

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慈禧太后死于北京西苑的仪鸾殿。李莲英办理完慈禧太后的丧事,于宣统元年的二月初二,离开生活了51年的皇宫。内宫主政的隆裕太后,准其“原品休致”,就是带原薪退休。

李莲英死于宣统三年,时年64岁。他死时,得到了清朝宫廷的1000两白银,在北京恩济庄的太监墓地修造了一座豪华坟墓。不过在30年前被破坏了,只有墓志铭的拓片还保留了下来。

二、真实的李莲英做人厚道罪名多是虚构污蔑

李莲英是晚清著名的大太监,名声颇为不佳。李莲英生于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本是直隶河间府大城县人(今河北省)。据说李莲英性本无赖,曾经私贩硝磺,差点被抓下狱,后来侥幸逃脱改行补鞋,因而有个绰号叫皮硝李。

清朝时,河间府盛产太监,经常有人阉割了进宫去做太监,运气好的还真的发了财,家里人也得到提携。后来李莲英见补鞋也没有什么前途,不久便净身入宫,准备为自己和家人谋一条出路。

当时宫里有个太监叫沈兰玉的,是李莲英的老乡,他见李莲英刚进宫,又不认识人,颇为可怜,恰好这时他得到一个消息,说慈禧太后听说外边流行一种新发髻(发型),但宫里太监怎么也梳不好,慈禧太后很不高兴。后来沈兰玉便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李莲英,让李莲英好好揣摩新发型的梳法,等到李莲英练得差不多了,沈兰玉便把李莲英推荐给了慈禧太后,李莲英由此展露身手,后来果然大得慈禧的欢心,而这也就是李莲英得宠的开始。

慈禧太后对梳头极为重视,甚至有发癖之嫌。自从有了李莲英后,不管是挽髻还是簪花,慈禧太后都指定要李莲英亲自动手,不然的话,她整天都会觉得很不自在。据《奴才小传》里说,慈禧太后对李莲英的宠信可谓是无可复加,李莲英甚至可以和慈禧太后并坐听戏;宫里给慈禧太后做的点心,要是碰到李莲英喜欢吃的,慈禧太后往往会自己少吃或者让太监拿开留好,专门留给李莲英。

李莲英除了梳头外,更重要的本事是善于逢迎,揣测慈禧太后的心意。李莲英性格诙谐,喜欢说笑话,虽然小时候读书少,但讲出来的笑话玲珑圆转,并不粗俗,倒也颇招人喜欢。慈禧太后没事的时候,经常让李莲英说几个笑话来给大家解解闷,遇到这种时候,李莲英总有本事把大家逗乐,即使是说一些街面上讽刺官府的政治笑话,他也能说得委婉诙谐,让人听不出有讽刺抵触的意思。

李莲英作为宫中的总管,他对于本职工作还是颇为精明。比如宫中物品的陈设位置和礼仪程序,李莲英无不烂熟于心,宫里的太监遇到事情往往都要向他请教。碰到宫里有喜庆等大事,李莲英最善于安排调拨,样样完成得很出色,以至于其他王公大臣家有什么喜事,特别是慈禧太后要“临幸”的话,往往都要请李莲英先来指点一下礼仪和布置,以讨得慈禧太后的欢心。

慈禧太后原本宠信的是太监安德海,其曾在“辛酉政变”中立下大功,但安德海为人嚣张,做事情不知道给自己留余地,结果自取其咎。有一次安德海想出宫去风光风光,慈禧太后便派他到南方去置办皇帝的龙衣,不料这安德海一路上招摇过市,向地方官员大肆索贿,结果在慈安太后和恭亲王的授意下,安德海被山东巡抚丁葆桢以清廷祖训“太监不得出宫”为由,以假太监的名义处死。慈禧太后的把柄被抓,也不敢声张,也只能怪安德海过于张扬了。

就这点来说,李莲英要远比安德海来得聪明而且低调。1886年,当北洋海军的建设初具规模的时候,李鸿章奏请朝廷派员前来检视阅兵,当时慈禧太后拟派的是醇亲王奕澴,但奕澴是光绪的生父,他生怕慈禧太后猜忌他擅权,于是便主动要求让慈禧太后身边的红人李莲英陪同前去,以表示自己没有二心。

慈禧太后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让李莲英出去见见世面,风光一下,于是醇亲王便作为朝廷的正使、李莲英作为副使,前去视察北洋海军。这太监作为朝廷钦差大臣外出视察,这在其他朝代不奇怪,但在清代历史上则是第一次。

要是换了安德海,那尾巴肯定翘到天上去了,但李莲英则不然。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李莲英出发前还特别把慈禧太后破格赏赐给他的二品顶戴换成四品顶戴(按理太监最高只能获得四品顶戴),然后规规矩矩的跟在醇亲王后来出发了。

一路上,李莲英丝毫没有钦差大臣的架子,而是一直跟在醇亲王的后来,好生伺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李莲英是专门派来伺候醇亲王的。就连晚上醇亲王洗脚,都是李莲英亲自给打热水,还说自己以前没机会伺候王爷,这次一定要尽点孝心,一下把醇亲王感动得连连拱手,回去后自然在慈禧太后的面前极力称赞李莲英的忠诚可嘉。

检阅的时候,按理李莲英也是检阅人员之一,但李莲英刻意和醇亲王、李鸿章保持距离,他拿者醇亲王的大烟袋,退后半步,低眉敛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给醇亲王站班伺候的。就是在沿途当中,李莲英也不像安德海随意结交地方大员,他基本就不出去,那些准备好了贵重礼品想要讨好李莲英的人,根本就进不了门。就这次出差来说,李莲英算是给慈禧太后挣了面子,也堵住了那些大臣们的嘴,慈禧太后后来也喜滋滋的说,“总算我没白疼他”。《德宗遗事》里也说,庚子年慈禧太后带着光绪西逃,一直到《辛丑条约》签订后,一行人才返回北京。在返回到保定的时候一行人停下休息,当时慈禧太后的卧室铺陈华美,供给周备,当李莲英伺候慈禧太后睡下后,各太监及内务府的人也纷纷散去,或饮酒赌博或休息。李莲英后来走到光绪的卧室,发现里面居然一个太监都没有,只有光绪一个人对着油灯枯坐,李莲英跪安后问:“主子为何这时还不睡?”光绪说:“你看看这屋里,教我怎么睡?”李莲英一看,发现这隆冬季节,光绪屋里除了坐褥和椅子靠枕外,竟然连被子都没有。

李莲英觉得光绪这皇帝做得真是太可怜了,他跪下抱着光绪的腿痛哭道:“奴才们真是罪该万死!”随后便赶紧把自己的被褥抱来,说“今夜已深,不能再传他们,这是他们为奴才所设被褥,请主子将就用之,奴才罪上加罪,也没有办法了。”

光绪回到北京后,还经常念叨这事,说:“若没有李俺答,我恐怕都活不到今日。”(俺答在满语的意思为师傅)。光绪的最后十年,经常被慈禧太后为难,李莲英也没有落井下石,有时还会给光绪一点照顾,相比其他趋炎附势的太监们来说,李莲英还算厚道。

1908年,光绪和慈禧太后相继去世,李莲英在办完两人的丧事后,也在次年请求退休,隆裕太后准其“原品休致”(即享受原薪每月六十两银子的退休待遇)。就这样,李莲英无比眷恋的离开了他生活了五十一年的皇宫。

李莲英死在1911年。死前,李莲英用八个字总结了自己的一生,那就是“事上以敬,事下以宽”。太监也是人,也可能是人才。说真的,一个太监做成这样,也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何必苛责?

三、李连英和他所处的时代

李连英出生的时候,中国出现了哪些变化呢?

从17世纪开始,西方主要国家相继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到19世纪上半期,英国率先完成工业革命,成为资本主义头号强国。

而这个时候的中国则是糟糕得很:危机四伏的大清王朝仍然坚持“天朝尊严”和闭关政策,闭目塞耳,不谙外情,妄自称大。19世纪初的英国早已是“海上霸主”,“世界工业第一强国”,清朝统治者竟一无所知。

到19世纪上半期,欧亚大陆两端的中英两国兴衰局势已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鸦片战争前中国日趋衰落的国力构成了英国侵略中国的可能性,而英国为了满足自身资本主义发展的需要,迫切要求扩大海外殖民地和市场,这就决定了英国要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的必然性。

英国要打开中国的市场,也是急不可待之事。由于中国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对外国的工业品具有顽强的抵抗力和清政府实行闭关政策的限制,使英国不可能在中国为自己的商品打开市场,因而出现贸易逆差。这种贸易状况,显然不符合英国资产阶级侵略与掠夺中国的要求。为了扭转对华贸易逆差,他们找到了对他们最有利的特殊商品——鸦片,以此作为掠夺中国财富,打开中国大门的“敲门砖”。英国从18世纪开始经营鸦片贸易,1773年英国制定了对中国输入鸦片的政策,开始向中国大量走私鸦片。1799年向中国走私鸦片4000多箱(每箱重约50公斤或100公斤)到1835年猛增至35,445箱。1835年,中国吸食鸦片的人数大约有200万以上,说明鸦片的流毒已经很广了。这期间,英国从中国掠走的银元,高达三四亿。

鸦片横行,林则徐主张严禁鸦片:他上书道光皇帝说,“鸦片)流毒于天下,则为害甚巨,法当从严。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1838年底,道光皇帝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前赴广东查禁鸦片。随后便爆发了鸦片战争。1840~1842年的鸦片战争以腐败的清朝政府的惨败、不平等的《中英南京条约》的签订而告结束。

鸦片战争以后,清政府为了支付总计大约7000万元的战费和2000多万元的赔款,加紧搜刮人民。地丁税是清政府的主要税收。在1841~1849年的8年之间,这项税收就增加了330多万两。

李连英,就出生在这个日益动荡多艰的时代。

5日渐贫穷的家乡

李连英的家直隶河间府大城县李家村(今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臧屯乡李甲村)紧靠在子牙河的边上,距北京大约有300里,是一个十年九涝的低洼地带。夏天雨水一多,庄稼就涝得颗粒不收。用他们那地方的一句土话说,是“蛤蟆撒泡尿就发水”。所以,这个地方很穷。

过了子牙河就是河间府,那一带是出太监(俗称老公)的地方,清宫里十分之九的太监,都出在京南二三百里的圈子里。像慈禧太后身边有名的二总管崔玉贵,就是河间府靠子牙河边,隔着一条河,离李家村不到30里路的崔张吉庄子人。崔张吉庄子和李家村乡土相连,两村的人,互有婚嫁,可以说是近邻。像大名鼎鼎的安得海,也是京南青县人,距崔、李的家乡也不过几十里路。他们那地方的人,说话口音很重,带有很重的鼻音,很远就能听出他们的乡音来。

一般的人为了尊敬旁人的意见,或是晚辈听到长辈的吩咐,常常恭身说“是”,而北京城南附近地区的人,则常常应声作“嗯——哪,嗯——哪”,并且鼻音又重。如果他们家乡人聚集在一个屋子里彼此谈话,在窗外听着,“嗯——哪,嗯——哪”的声音不断。

在李连英的家乡,有这样的谚语:不怕雨下得暴,就怕癞蛤蟆叫。癞蛤蟆是与青蛙非常相似的一种动物。夏天下雨,一阵就过去了,不太可怕,可是癞蛤蟆一叫,就要连阴天不开晴,发水淹地了。随之而来的是当地人挨饿度饥荒,所以有这样的话:癞蛤蟆乱叫,吓得人心惊肉跳。青年人四处逃荒,老年人挨饿上吊。路上也到处可以听到年轻人的对话:嗯——哪,嗯——哪,找秋去吧,找秋去吧!“找秋”是当地的土语,出外打短工的意思。这话等于说:“我们认命啦,逃荒去吧,逃荒去吧!”于是破草帽子一戴,小镰刀往腰后一别,旧小褂往腋下一夹,浑身的家当,肚子里的干粮,沿街乞讨,不知流落到什么地方去了。这可以说是李连英家乡当时的情况。

李连英家乡如此之穷,我们就不难想象,这一带的人们为什么要走上太监之路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李连英的家乡穷,可李连英的家不一定穷啊,他为什么非得走上这太监之路呢?有的材料还说,他是特别愿意当太监。

四、李连英家庭变故之谜

李连英的父亲

您还别说,李连英的家原来还真的挺穷的。他的爷爷奶奶就是在连阴雨季里挨饿躺下的,雨后又遇到秋瘟,连遭不幸,所以呜呼哀哉,两条老命,一路归西去了。不过,这个时候,还没有李连英这个人呢——他的父亲也才十几岁的光景。

这个时候,李连英的父亲刚刚十几岁,大名叫李玉,小名叫铁蛋子。俗话说,撒谎瞒不了本乡人,知根知底。这话全是当时的宫女们听与李连英同一时代的慈禧太后手下的二总管、李连英的表叔崔玉贵说的。

乡下人,祖祖辈辈在一块土上住,亲连亲,亲摞亲,李连英的叔伯姑母,嫁给崔玉贵的堂兄,李连英管崔玉贵叫表叔。当年李家的事崔家差不多都能知道。

李玉埋葬完了爹妈,也就一无所有了,乡下叫“拍拍屁股就搬家”。

李玉家庭遭到如此大难,可让他怎么生活下去呀?他只能靠讨饭、打短工活着。好在是个孩子,光图吃饭,不要工钱,就在附近几个村子转悠。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好心人的突然出现,使得李连英的父亲李玉的生活完全得以改变。这个好心人,他是谁呢?

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他就是李玉的同宗叔叔李柱。李柱老俩口无儿无女,时常周济李玉。李玉是个有心计的年轻人,认准了这是个可以长期倚仗的靠山,所以春种秋收,不用招呼,就自动上门干活,尤其对这位婶母,喂猪、推磨、扫鸡窝,样样都替老太太干了,很得老太太的欢心。过几年老头老太太渐老了,就收养李玉当了儿子。李玉这时已是一个能挑家过日子的壮劳动力了。

再说李柱老两口,无儿无女,进一点,攒一点,二十多亩地,半亩园子,过的是葫芦头日子,有进无出,也仿照大宅门的做法,立个堂名叫永德堂李,为的是赶集上店也有个称呼。这可不得了,后来李连英的永德堂李声震冀南,有几百顷地,十几个庄头,光永德堂李的收税折子往外一摆,就几口袋,连县太爷也吓得打哆嗦。这些题外的话,暂且不提。

李柱老两口要给李玉说亲了。这是件大事,老两口勒着裤腰带攒下的小家当,怎能轻易给旁人呢?争来争去,还是老太太占上风,把自己的娘家侄女娶过来了,这就是李连英的妈妈——有名的曹氏。家业总算没便宜外人,老太太心满意足了。

说曹氏有名,不是以美貌出名,而是以能干出名。曹氏长得并不美,可五官匀称,看来给人以一种厚实的感觉,上场下地,都是把好手,对待公婆很孝顺,对待邻里很随和,没有小家子尖酸刻薄的味道。尤其对婆婆好,这是小家庭的关键,婆媳和,影响到父子和,一家子小日子过得火炭似的。锦上添花的是,第二年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绝户人家,多年没见过孩子,更给老两口带来欢乐。

曹氏不仅能干活,而且能生养,一连气生了五个小子:李国泰、李英泰、李宝泰、李升泰、李世泰。那么,这五个孩子中间,哪一个才是后来的李连英呢?他日后到底有什么样的遭遇,才使他最终走上了太监这条道路呢?

李连英上学

这五个孩子中间,大小子肥头大耳,但有点傻气,一天到晚闷吃糊涂睡,脑袋有些发涩,缺心眼儿,但听话能干活。第二个小子可聪明,眼睛虽然不大,但眼珠子乱转,很得爷爷奶奶的喜欢,所以取小名叫机灵,这个小名叫机灵、大名叫李英泰的男孩子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李连英。

李连英出生于1848年11月12日(旧历十月十七日)。

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小孩子有心计没心计,从小就能看出来。

冀南虽然地皮穷,但有个好风气,一到冬天,场也光了,地也空了,大家就要操办给孩子上冬学。不是学校,也不是私塾,就是简单地教孩子们在冬三月认识一些字。大致由立冬后开始,到腊月十五前后结束。请一个教认字的老师,找一间闲房,就算齐了。谁家的孩子爱来就来,也没有一定的座位,搬个板凳,往炕沿根底下一坐,诸事大吉。老师也不要报酬,张家的孩子背一筐乱柴禾来,李家的孩子捧一捧枣来,甚至当时什么也不给,到夏天菜下来了,给老师揪一把菜,这都是报酬,乡下人叫答老师的情。

老师最高的学问,是能念《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学生也只能学这些,可老师是有绝对权威的。家长送学生时,就把权交给老师了。孩子不听话,结结实实地打,打死也不怨老师。老师旱烟袋一端,嘬得烟袋里的烟油子滋拉滋拉地响。看谁不顺眼,用烟袋一杵,铜烟袋锅扣在脑袋上,就是个栗子包。这群没笼头的野马,哪能干吃这个亏。所以在乱哄哄的念书声里,自然会夹杂着“赵钱孙李,周吴郑王,老师停床;冯陈褚卫,老师盖纸被”;“人之初,性本善,烟袋锅炒鸡蛋,越打爸爸越不念”。

五六岁的李连英,决不干这种傻事。他每天早晨到冬学堂把地扫一遍,把老师烟笸萝里的烟梗挑出来,晚上下学以后,帮老师烧烧炕,很得老师的喜爱。他又听妈妈说,“念书不讲,种地不耪”,认了字以后,他就追问老师怎么讲。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小小的年纪能认多半本《百家姓》,很难得了。从此给他打下认字的基础,又喜欢练字,没事时在地上乱画。他从小就是这种有心计的人。

在家也是这样。夏天,起早跟着爸去浇园子,爸爸摇辘辘,他管扒畦口子;秋天,跟爸爸到菜地里去捉钻心虫;若妈妈下地,奶奶上场院,他能看家哄弟弟。他从小就是踏实可靠的孩子,这样的性格全是这位曹氏母亲培养出来的。不但他如此,他底下的三个弟弟也是规规矩矩,人们都称赞是李连英把弟弟们带好的。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李连英6岁的这年年根底下,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打得李连英的家庭几乎家破人亡。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呢?

突如其来的灾难

事情其实很简单,李连英的爷爷、李玉的养父李柱一命呜呼了。

问题在于,人嘛,岁数大了,死也就死了,还能让李连英的家庭几乎家破人亡?事情得从根上慢慢说起。

俗话说:“绝户爱财,老人惜命。”平常日子,李柱就对街坊宗族有些吝啬,惟恐别人沾他的光,过继李玉也是贪图他是个壮劳动力,又孤身一人,以后不会有麻烦。乡间的人有一种传统习惯,对于过继儿子,非常严格,如果处理不公,常常引起家族之间的械斗。李玉本不是李柱的亲侄子,也不是近支,按照血统,根本没权继承李柱的财产。而按传统的规则,应该以血统近的侄子来继承。

这回您知道了吧?李柱虽然没有亲侄子,但是有近支的侄子,放着近支侄子不过继,过继一个远房侄子,根本不合理,一群近支的侄子可以不承认。大家看着李连英的父亲能不眼红?能不气忿?那个时候,家家都那么穷,几个小钱也能让人红眼,何况是诺大的家产呢。

究竟谁才应该给李柱当孝子,谁应该顶丧架灵扛幡杆子呢?在李柱死了之后,埋葬以前,这可一定要争论出个究竟来。在乡间,这叫抢绝户的幡杆子。按传统的习惯,谁打幡,谁就有财产继承权。

李连英的父亲如何去做才能渡过这个难关呢?

釜底抽薪

逆境中,李玉的表现是沉着冷静,非常有心计。对谁都作揖磕头,但心里是“任他风波起,稳坐钓鱼船”,自己不说话,让李柱的老伴去出头,无论如何,要先把李柱埋了。李柱老伴自己要求顶丧抱罐子,回头再议论家务事。侄子们没办法,只好低头。老太太的这些心计,当然都是自己的娘家侄女、李玉的妻子曹氏的主意。有李柱老伴活一天,家业谁也不能分,谁说要分家业,老太太就撞死在谁家,这一招非常厉害,把抢家产的风波暂时压下去了。

但李连英的奶奶也看明白了,多年辛苦的家业是守不住了。于是她扬言因为给李柱办丧事,拉下了亏空,所以先卖园子,后卖地。恰好曹氏有个娘家哥哥在北京耍手艺,干皮行,乘年节的机会,跟堂兄定计划,李玉跟曹氏商量好,把老太太和大孩子扔在家里,用釜底抽薪的办法,让老太太在家卖地,把钱渐渐转移到北京。当然这都是曹氏搭的桥,出的力。后来他们家大部分人就都搬到北京了。

问题在于,搬到北京居住、生活,这不是挺好的么?怎么这个李连英最终走上了太监这条道路呢?他们一家人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才使少年李连英最终走上了太监这条道路呢?

李家迁居北京

其实,说到这里,我们都已经很明白了,李连英一家人搬到北京生活,表面上的原因是为了到北京做生意,而实际上纯粹是被同乡、同宗、同族的人给挤兑出来的。他们搬到北京生活,那也是实在没辙了。俗话说得好,“故土难离”啊。

搬到北京生活,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您得真有点儿本事。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唐朝大诗人白居易的一段故事,说的是,白居易年轻的时候,来到当时的都城长安赶考,到了长安之后的白居易,拜会了当时闻名全国的诗人宰相顾况。没曾想,顾况并不欣赏这个年轻人,说了这样一句话,“长安米贵,白居?不易啊。”给白居易气的,撂下一首诗就走了。后来,这顾况看到了白居易的诗,又赶紧把白居易给请回来了。

您想啊,这白居易好歹还会做诗不是?在那个时代,还能够被人看得起不是?而这李连英一家在北京能够依靠什么为生啊?就凭着他们家那点从农村得来的可怜的小钱?在农村,那点钱可真是不少,可这点钱,到了北京又能算得了什么呢?想在北京城里生活?那可是把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