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便易方选(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蒙润宇

出版社:四川大学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古今便易方选

古今便易方选试读:

前言

人不免会生病,生了病就希望很快康复,寻医问药在所难免。

治疗疾病的办法很多,大体上可分为中医中药和西医西药。给药途径也有多种,如外用药、皮下给药、肌肉给药、静脉给药、直肠给药、口服给药等,最方便的是外用药与口服给药。中医几千年来主要是应用口服与外治的方法。

不管用什么方法,目的都是治好病。无论中医中药还是西医西药,治好病这个目的是一致的。相较之下,中医中药更具实用性,既省钱又方便。有许多人不明白这点,看不起中医中药,甚至认为中医中药不能治病,连普通感冒也要求输液打针,而且用药也认为越新越贵越好。这样,就造成了抗生素、激素、维生素的滥用。静脉给药也越发滥施,这样对患者的身体和经济都无益。

由于抗生素和糖皮质激素的广泛使用,耐药菌株普遍产生,越来越多的抗生素失效,医生不得不选用新的抗生素。某些广谱抗生素的长期大量使用,还会造成人体内正常菌群失调,出现难治的二重感染,大大增加了医生和患者的负担。抗生素对敏感菌所致的疾病可以有效控制,但对病毒感染性疾病就无效。如果大量使用激素,即使病治好了,不良反应也不少。

人属于自然界的一部分,采用自然界自生的药物来治病,人体能很好地适应,疾病更易于控制。中医中药就是用自然界生长的药物来治病的典型。

中医药是一伟大宝库,应当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努力发掘加以提高。根据这一精神,笔者选择成书于清代道光年间,出版于中华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的《中国名医验方集成》,对其中方剂予以选录,对于明显有损人体健康的处方不录,对于毒性大、患者不易掌握的处方不录,可能引致附加感染的处方不录,有迷信色彩甚至荒诞之处的处方不录,力争做到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编成《古今便易方选》,供广大患者及医者参考。分类照原书。有部分疾病中医在解剖、病理上与现代医学根本不同,比如:“心部”“痰疾”中含有现代的肠胃病及精神病,“噎膈”中含有食管癌,“阴疽”中含有癌症。

新中国成立前的重量单位、容量单位与现在有些不同,如成人用方:归身、川芎各七分,赤芍、生地、知母、麦冬、地骨皮各一钱,甘草五分。把它们换算成法定计量单位就是:归身、川芎各2.1克,赤芍、生地、知母、麦冬、地骨皮各3.3克,甘草1.5克。用量较现在的习惯用量明显偏低。如果要改,可以改为归身15克、川芎10克、赤芍15克、生地20克、知母15克、麦冬15克、地骨皮15克、甘草10克。这样一改,好多方子都得变,反倒弄得面目全非,失去参照意义。故本书一概照原书原方剂量录出。

在此,将书中的重量单位、容量单位加以说明:

书中常有一个单位“觔”, “觔”是重量单位,1觔相当于500克(1市斤)。“斤”也是重量单位,此书中1斤与现在的1市斤相当,但此书中1斤,在那个年代等于16两。

现代:

1市斤=500克=10两

1两=50克

书中:

1市斤=500克=16两

1两=33克

1两=10钱

1钱=3.3克

1钱=10分

1分=0.33克

1分=10厘

1厘=0.033克=33毫克

1石=10斗

1斗=10升

1升=10合

书中“升”为容量单位,1合为0.1升(现代无相应剂量)。“升”的测量工具由当地木工制造,各地不太统一,以大米折算容量与重量关系,大致1斗米为50市斤,那么1升就应为5市斤。因升的大小不一,其实1升米多为3~5市斤,那么1合应为0.3~0.5市斤。至于一握、一撮、一盅、一杯、一盏、一茶匙这类单位只能估计,没法准确定量。

书中某些部分加入了少量笔者自己的经验与理论。笔者于绵阳市盐亭县人民医院从事医药工作数十载,在摘录原书时结合自身临床经验,力求去芜存菁,但仍存在一些问题,在此予以说明。书中记载的对某些疾病的治疗在现代医学看来有不妥之处,且多零碎,为尊原书,故保留。中药用药有诸多注意事项,具体用量用法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规定的为准。方药中的观点并非笔者观点,故非习医者不可盲从,而应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此外,笔者在治疗急性腮腺炎、复发型口腔溃疡、特发性面神经麻痹(面瘫)上有一定的经验,按部位将病案及所用方药列入各部,供广大医者参考。蒙润宇2014年5月21日

头部

头痛是许多疾病的常见症状,如急性发热性疾病,常伴有不同程度的头痛。头痛也可以是某些疾病的主要表现,如偏头痛、三叉神经痛。头痛有时又是某些疾病的特殊信号,如高血压病伴动脉硬化者,突然发生剧烈头痛,可能是发生脑血管意外即脑卒中(俗称中风)的先兆。

急性脑膜炎、脑炎、中毒性脑病所致的急性脑水肿,可牵拉血管引起头痛;脑肿瘤可直接牵引、伸展、挤压引起头痛。颅内或颅外的急性感染、病原体的毒素可引起动脉扩张;一氧化碳和酒精中毒等也可使动脉扩张,引起头痛。颅内炎症渗出物或出血刺激脑膜,或因同时发生脑水肿牵引脑膜都会引起头痛。头部肌肉持久收缩,颈部疾病引起反射性颈肌收缩,也可导致头痛。枕神经炎,鼻咽癌侵犯三叉神经引起神经性头痛。眼、耳、鼻、鼻窦,以及牙齿、咽部等处疾病也可引起头痛。

急性头痛伴有发热,常预示某一急性感染的开始。青壮年患者骤然发生剧烈头痛,不发热,而有呕吐及意识障碍,提示颅内动脉瘤破裂或脑血管畸形出血,引起蛛网膜下腔出血。缓慢发生的头痛见于颅内、颅外的多种疾病。

若头痛进展加剧且伴有颅内压增高,可能有颅内占位性病变;不伴有颅内压增高的慢性头痛,以肌肉收缩性头痛与鼻源性头痛常见;慢性复发性头痛是偏头痛的特征之一。

眼源性、鼻源性、齿源性头痛多位置浅表。青光眼引起的头痛多位于眼眶上部或眼球周围。筛窦炎与蝶窦炎的疼痛大多在该鼻窦相应部位,但有时会出现在额部或颞部。单侧头痛是偏头痛和神经痛的特征。

头颅深部病变所致头痛,疼痛部位与病变部位不一定吻合,疼痛多向病变同侧放射。天幕上肿瘤在未发生颅内高压前,其疼痛常向同侧额部与颞部放射;颅后凹肿瘤的疼痛多位于枕部,但也常向额部放射;脑脓肿的疼痛大多位于病灶侧。

急性感染性疾病所致的头痛,常弥漫于全头。头痛伴颈部剧烈疼痛,见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蛛网膜下腔出血和颈肌急性炎症。脑脊髓膜炎和蛛网膜下腔出血在疼痛的同时会伴有脑膜刺激征。

晨间头痛加剧可见于颅内占位性疾病,有规则的晨间头痛可见于鼻窦炎。组胺性头痛往往在夜间发作。长期阅读、看电视发生的头痛多为眼源性。

原发性三叉神经痛持续时间仅为数十秒,多于上午发生,呈周期性反复发作。疼痛持续数小时或一两天为偏头痛的特点。脑肿瘤引起的头痛多呈慢性进展,早期常有长短不等的缓解期。

三叉神经痛、偏头痛、脑膜刺激痛均为剧烈头痛;脑肿瘤在较长时间内头痛较轻,仅为中度;眼源性、鼻源性、齿源性头痛一般为中度。

面部

阵发性电击样短促剧痛,沿三叉神经的支配区放射,这就是三叉神经痛;舌咽神经痛与三叉神经痛相似,但吞咽动作常可诱发疼痛或促使疼痛加剧;搏动性头痛或跳痛,常见于高血压病、血管性头痛、急性发热性疾病、脑肿瘤等。

头痛伴有剧烈呕吐者,常为颅内压增高的象征。呕吐由颅后凹肿瘤、脑膜炎、脑炎等疼痛达高峰而发生。吐后疼痛明显减轻为偏头痛的特点。头痛伴剧烈眩晕,见于小脑肿瘤、小脑脑桥脚肿瘤、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基底动脉型偏头痛。

慢性进行性头痛患者,若表现为精神呆滞、情绪淡漠,对周围事物漠不关心,或表现欣快,应警惕额叶肿瘤。慢性头痛患者若头痛骤然增剧,神志逐渐不清,可能有发生脑疝的危险。

头痛伴视力障碍见于某些眼病和某些脑肿瘤,短暂的视力减退见于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发作时;偏头痛发生时可有闪光、暗点、偏盲等先兆;头痛伴有复视、呕吐和发热的年轻患者,可能有结核性脑膜炎;进行性慢性头痛患者出现视盘水肿(视乳头水肿),很可能颅内有占位性病变。【偏正头风】此症发时虽盛暑,亦觉畏风,痛不可忍。用荞麦粉炒热,加醋再炒,乘热敷上,用布包紧,勿令见风,冷则随换,日夜不断。气虚及风火虫痛无效。

又方,用手指按头上有一处,按着更酸痛者,以朱笔记之,用斑蝥一个,去头、翅、足,研末,安于所记痛处,以小黄蚬壳或核桃壳盖上,用布扎好,过夜起一小疱,以针刺出黄水。

又方,硫磺一钱,川椒去籽为末三分,二味拌匀熔成小饼,左疼塞左鼻,右疼塞右鼻,清涕从对侧鼻出,正疼左右俱塞,清涕流尽即愈。

又方,荜拨末三钱入猪胆内候干取出,再用川芎、白芷、藁本、青黛、元胡索各二钱为末,共同混匀,水为丸,如莲子大,令患者仰睡,用一丸化水灌入鼻中,觉药味进喉微有酸气,令患者坐起,口咬铜钱一个,口内有涎出,盈盆即愈,或加皂角末一钱亦可。

又方,白芷三钱,天麻、防风各一钱,荆芥一钱五分,共为粗末,煎水服。

又方,蕲艾揉融为丸,时时向鼻嗅之,以黄水出尽为度。

又方,凤尾草一把捣融,加麝香一分,拌匀,敷囟门上扎定。

又方,都梁丸:白芷酒洗二两阴干,为末,蜜丸弹子大,清茶或荆芥汤化下五丸,食后服,忌食鱼。

又方,天麻、白芷各适量,共为末,蜜为丸,每丸重二钱,以细辛三分、荆芥一钱,煎汤送服,药应嚼细,忌食鱼。

又方,生牛蒡子梗叶或根,榨取自然汁二碗,加陈酒一碗、食盐八分,共煮成膏,乘热搽之,或分次口服。凡头风抽掣作痛者有效。【雷头风痛】头痛而起核块或头中如雷鸣者是也,用川芎、白芷、防风、羌活、甘菊、薄荷、甘草等味治之,如不见效,用天麻、升麻各一钱,新荷叶一张,煎服。如不省人事,用地肤子适量,生姜捣烂,用热酒冲服,取汗。【热痰头痛】瓜蒌一个、牛蒡四两焙,共为末,每用三钱,食后酒冲服,忌动风发热食物。【气虚头痛】春茶叶末,水调成膏,盛于有许多细孔的盘中,盖好。下面用巴豆四十粒,分两次烧烟熏之,晒干、研细,每服二分,开水冲服。【头风目痛】制香附二两,藿香、甘草各二钱,共为末,每服二钱,盐汤下。【终年头似痛非痛】此肾水不足、火邪上冲所致,用熟地、玉竹各一两、山萸肉四钱,山药、玄参、川芎、当归各三钱,五味子、麦冬各二钱,水煎服。服后头痛更甚,再服一剂愈。【脑后作痛】此风入肾经所致,用熟地五钱,山药炒、茯苓、当归各三钱,白芍炒二钱,川芎、陈皮、炙草各一钱,天麻一钱五分,麻黄三分,水煎服。【头脑鸣响】其状如虫蛀,名天白蚁,以春茶籽为末,打油之茶籽不能用,吹入鼻中。

又方,土茯苓煮猪肉食,服此药时前后忌茶十日。【头脑晕眩】用人参、半夏各三钱,白术、当归、熟地、白芍各一钱,川芎、萸肉各五钱,天麻一钱,陈皮五分,水煎服数剂。

又方,生白果两个捣烂,冲凉水空腹服。

笔者注:适用于老年人,有糖尿病、高血压的人,血液黏稠度大,常有晕眩。【妇人血风头晕欲死,倒地不知人事】生苍耳草嫩尖阴干为末,每用一钱,酒调服。【摇头下血】此肝风甚也,用防风三两,黄芪蜜炙,天花粉、羌活、白芍各五钱,犀角锉碎、甘草各二钱半,蛇蜕炙赤、钩藤、麻黄各一钱,共研末,枣肉和丸如梧桐子大,每用薄荷汤下五七十丸。【脑漏】脑顶一股酸气,从鼻孔流出黄水,臭不可闻。用松花粉时时嗅入鼻中。

又方,干葫芦瓦上焙枯研末,时时嗅入鼻内,并用此药调粥服。

又方,丝瓜藤取近根部一尺,瓦上焙枯研末,嗅之,并冲酒服。

又方,老刀豆焙枯研末,酒调服三钱,三服愈。【肾气上攻头顶,不能转动】大熟附子二钱,川椒二十粒,用面塞满椒口内,生姜七片,水煎,加盐少许服。【头面发热有光彩,他人手近之如火烧】葱汁五钱,酒调服。

笔者注:有高血压,致自主神经功能紊乱,有此现象,更年期也有此现象。【头面肿大】此名大头瘟,自颈至顶肿成一桶,咽喉闭塞,苍术、良姜、枯矾等分为末,每用二钱,以葱白一大个与药捣融,置手心掩于肚脐上,煎绿豆汤饮之,取汗,或刺少商穴。

笔者注:或服普济消毒饮。【头面生疮如葡萄,痛甚】此名卷毛毒疮,用黄柏一两,乳香二钱五分,共为末,槐花煎浓汁调做饼,贴于疮口,并用吴茱萸研末,醋调敷两脚心。【头顶结核如寡蛋响】此命门火亏也,用寡蛋酒水煮老,食一两个,酒送下,服至数十个。

又方,七制固脂丸:固脂十觔,一制淘米水泡一夜,晒七日;二制黄柏二觔熬浓汁泡一夜,晒七日;三制杜仲二觔熬浓汁泡一夜,晒七日;四制生盐二觔溶浓水泡一夜,晒七日;五制鱼膘三觔浓煎取汁泡一夜,晒七日;六制核桃肉三觔熬浓汁泡一夜,晒七日;七制黑枣三觔,糯米三斤共煮粥,将固脂磨细末和匀,捣融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钱,服半个月。【头顶生白色肿块】小儿头发内生白色肿块,多有误认跌肿,漫不加意,及至高大作痛,方延医治。庸医以头为首阳,误用寒凉解毒,是以溃烂者,内脓,复肿块增出者不一,殊不知此患色白,其脓不红,乃阴寒虚弱之症。用小金丹初起三服而消,已溃烂者服七丸而愈。外贴阳和解凝膏。大人患之名曰发疽,服阳和汤自愈。如愈而复发者用绿云膏贴之。

绿云膏:麻油三两,入蓖麻子四十九粒于油内熬黏,去蓖麻子,制松香八两,大猪胆汁三两,铜绿二两研细,先将松香放铜锅内熔化,再下各药熬匀,捣千余下,烘融放水中,用手扯拔百余遍,愈拔其色愈绿,收瓦钵内,用时以油纸摊贴。

笔者注:小金丹、阳和汤及阳和解凝膏,见阴疽相应内容。【头顶生疮或红或白,甚至紫黑,喉有痰涎,能言或不能言】此名劈脑疳疮,用木鳖子焙枯存性三分,加冰片三四厘,共为细末,吹入喉内,即吐出痰涎,而疮亦愈。

喉内无痰,疮色不红紫或先白后红者,用小金丹治。【发中生疖如珠,相染不已】此名火珠,迟则难治,用白萝卜捣烂,好醋泡透,敷头上。

又方,内服地丁饮一二剂,外用菊花叶捣融调蜜敷;或用燕泥散敷。地丁饮:紫花地丁一两,白矾、甘草各三钱,银花三两,水煎服。燕泥散:燕子窝连泥带粪研细,麻油调敷,疮色赤者加黄柏末。【小儿头面胎毒】浮水石煅,研末放碗内,童便调匀,用艾绒烧烟熏透,以表面均带黄色为止,候冷,用麻油调敷。

又方,白龙散,水牛屎晒干,烧枯存性,研末,搽患处,即收水脱痂而愈,并治痘后余毒。

又方,桐油调轻粉涂之。

又方,用米汤油洗净,取燕子窝泥研细,麻油调敷。米汤油即米饭煮时水面泡泡及浓汁。【头面红节】名曰石节,紫薇花半茶盅,煮精猪肉食之。

又方,洞天苏草膏贴一日即消。再用连翘、花粉、赤芍、银花、甘草、车前草、滑石、泽泻各一钱,煎水服。

又方,大黄、远志等分为末,猪胆汁调搽。

又方,苦买菜折断,取白汁搽之。

又方,黄柏、川连、黄芩各等分研末,醋调敷。

又方,菊花叶捣汁调白蜜敷。如用渣敷则四围留头,候毒水流尽即消。【头上软节】软节常愈而复发,最难除根。枳壳一个,鲜者更佳,蒸融摊冷,挖去瓤,用面糊涂抹枳壳四围,合盖节上,旁安一灯芯,以通脓水,数日自愈。

又方,野芋头磨醋敷。

又方,生半夏、生山药各等分研烂,用葱头捣烂混匀敷。

又方,五倍子七个研末,加麻油四两熬至一半,沥尽渣搽。【头上生疮干而无脓】抱过鸡蛋壳又称凤凰窠,烧存性,研末,麻油调搽。【千层疮】此疮生于头面,好而复发,生生不已故名。俟破口时,用新鲜嫩橄榄核烧灰和鸡蛋油调敷。【秃头疮】香黄散:松香二两为末入葱管内,两头用线扎紧,水煮融,去葱,取松香研末,黄丹一两水飞,无名异一钱炒,宫粉一钱炒,轻粉三分炒,共为细末,香油调搽。并治头面黄水疮。

又方,牛牙散敷之,生肌,断根。牛牙散:取已死黄牛门牙数枚,以三钱为度,将牙烧红浸醋内,烧三次,浸三次,研末,如患者有一斤酒量,用酒半斤,将牙灰冲入饮之,盖被睡一夜即出大汗,次日病全消。用麻油调敷治烂脚丫。【落头疽】俗名砍头疮,此疽生在脑后,由小而大,系属阴证,断不可服凉药,倘医不得法则腐烂落头而死,照阴疽相应内容治之。【头角太阳生疮,当日头重如山,二日即变青紫,三日青至心胸而死】此症有因好服“春药”而生者,有因食煎炒厚味而生者。初起用金银花二斤,煎汤分次服至数十碗,方可少解其毒,然必溃烂,再用金银花、元参各三两,当归二两,甘草一两,水煎,日服一剂,七剂始可收口。又手足指头生疮,亦多不救,亦可以此法治之。

笔者注:从以上描述看,可能系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故上述方法亦可试用于耐药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太阳出血】有人两太阳陡起红疮,用手抓破出血如线不止,用瘦猪肉一厚片贴之即止,或用穿山甲(尾上者佳)炒研细末敷亦止。内服元麦地黄汤。【发瘤】多生耳后发下寸许,按之不痛,用针刺破,挤尽粉发,再用生肌药敷。【发落重生】黑芝麻梗、柳树枝各等分,熬水洗头,发易生而且润。妇人以此二味泡油搽头,小儿发稀洗之均效。

又方,旱莲草捣敷,发易生而多。

又方,嫩枣树皮一大把,砍作尺余长,满插净瓷瓶内,勿令到底,上面以火烧之,下面流出汁水,先用温水洗头后,将枣树皮汁搽之,即生发也。【发易脱落】榧子三个,核桃两个,侧柏叶一两,共捣泥泡雪水梳头发,发不落,且光润。【发短而少】桑叶、麻叶各等分,用淘米水煮汁,洗头至七次。【发黄而赤】生柏叶一斤研末,猪油和丸如弹子大,每日用一丸,置淘米水中,待化开,用以洗头,一个月后,色黑而润。【发枯不润】桑根白皮、柏叶各一斤,宣木瓜半个,泡油搽头即润。男子用上药煎水洗数次亦黑润。【少年白发】拔去白发用梧桐子捣汁涂上。干柿饼用茅香煮熟,枸杞酒泡,焙干,各三两,研末为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茅香煎汤下。

笔者注:茅香即是香茅草。【头脑内痒,渐至落发】芦荟、苦楝子各一钱,为末,吹入鼻内,数次愈。【头生白屑,痒极难忍】藜芦末煎汤洗头,半干时再用藜芦末掺上,令入皮内,用布扎紧,数日愈。

又方,桑枝烧灰淋水洗头。

又方,王不留行、白芷各三钱,研末,掺于头发内,过一夜梳去。【治癞子神方】先用米泔水加明矾、花椒、葱头煎汤熏洗,又用黄牛门牙醋泡火煅七次,研细,加白矾少许,柏油调搽,几次即愈。治脚痔亦用此方。【治脑漏方】一名鼻渊,白鹑鸽翎毛三钱,搽生漆丝棉两块,揩漆布亦可,二味置瓦上焙脆存性,共研细末,入冰片少许。令患者仰卧,用笔管吹入鼻中,不过三四次即愈。【新增治头风】头风疼痛,用鲜鹅不食草揉融塞鼻。

又方,川芎、白芷、石膏各一钱,研细末,茶送下。【血虚头痛】当归、川芎各三钱,荆芥一钱,煎水服。【新增雷头风痛】头面长疙瘩,肿痛,憎寒壮热,状如伤寒,用清震汤治之,荷叶一张,升麻、苍术各五钱,煎服。【新增长发不落不白】用覆盆子榨汁涂之。面部【面上生疮】急寻有壳蜗牛三个,捣融摊纸上贴之,纸上留一小孔透气,初起用之。

又方,鹿角烧研,猪胆汁调搽。【面上似疥非疥,似癣非癣】照蜗牛方或鹿角方治之。

又方,鹌鹑粪、鸽子粪、胡桃壳,熬汤,以绢帕溅汤热搽,忌羊、鹅、鱼、虾一个月。【面上粉刺】又名酒刺,由肺经血热而生,发于面鼻,如黍如粟,色赤肿痛,破出粉刺。用大黄、硫磺等分研末,以凉水调敷,内服清肺热药。

又方,轻粉、黄芩、白芷、白附子、防风各一钱,为末,蜜为丸。每日洗面后,将药丸融化搽数次,临睡时又洗面再搽,三日消痕灭迹。或用雀斑附子蛤粉方。

又方,紫参、丹参、党参、沙参各一两,为末,胡桃肉捣融为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茶送下。【面上雀斑】其色或黄或黑,碎点无数,由火郁血分、风邪外搏而成。用时珍玉容散:猪牙皂角、紫背浮萍、青梅、樱桃各一两,鹰屎白(鸽屎白亦可)三钱,共研细末。每早晚用少许置于手心内,水调浓搽面上,良久,以温水洗面,至七八日后,其斑皆去。

笔者注:浮萍有青背和紫背之分。

又方,附子、蛤粉、茯苓、白芷、陀僧、山柰各五钱,共为末,蜜调搽面上,次日洗去。

又方,苍耳草嫩叶尖和盐少许捣烂,五、六月间日搽十余次。

又方,紫背浮萍,汉防己,煎水洗;或晒干研末,水调搽。

玉容粉:治雀斑、酒刺、肺风酒糟鼻及面上一切斑点。绿豆一升,荷花瓣晒干二两,滑石、白芷、白附子各五钱,冰片、密陀僧各二钱,共为细末,早晚洗面后搽。【面生皱纹】大母猪蹄四个,洗净煮成膏,卧时搽面上,次晨洗去,半月即不皱。【面上黑气】半夏焙研,米醋调敷,不计次数,三日后用皂角煎汤洗去即白。

又方,天门冬和蜜捣融,日日搽面。【面黑皮厚】羊胫骨研末,鸡蛋清调,每夜敷面,次晨以淘米水洗去,十日后面白皮嫩。

又方,冬瓜一个,竹刀去皮切片,酒水各半煮烂,滤汁,熬成膏,夜夜搽,次晨洗去。【洗面光彩】西瓜仁五两,白杨柳皮二两,桃花四两共为末,饭后米汤服一匙,一日服三次,一个月面白,五十日手足俱白。白杨皮换成橘皮亦可。

又方,轻粉、滑石水飞净,杏仁去皮取霜,各等分为末,蒸过,加冰片少许,用鸡蛋清调匀,洗面后敷之,一个月后面白如红玉。

又方,顶上金色密陀僧一两,研极细末,用人乳及蜜调成浆,每夜蒸热后敷面,次早洗去,半个月后面光如镜。

又方,冬桑叶煎浓汁收贮,冬月时节用一酒杯加水内洗面,面部光滑如镜,亦防冻。【腮边酸痛发肿】腮内酸痛名遮腮,用洞天鲜草嫩膏敷上,次日即愈。若病后两腮发肿,不酸痛者名发颐,用天麻、白芷、防风、荆芥各一钱,煎汤送服醒消丸三钱。

洞天嫩膏:治遮腮、小儿游风丹毒、红肿痈节初起尚未化脓者。壮年人发一斤、菜籽油三斤入锅内熬至头发变枯,去渣听用。再用活牛蒡草、生菊花全草、活苍耳草、生忍冬藤、生马鞭草、生仙人对坐草各一斤,菜籽油十斤,熬至草枯沥汁,再加白芷、甘草、五灵脂、当归各半斤,入锅熬至药枯,沥汁,候冷,与前发油合并,称重,每油一斤,加炒透黄丹四两,熬黑,收起听用,不必太稠,以嫩为度。

醒消丸:治疔疮及一切大热肿痛痈毒,能消肿止痛,孕妇忌用。制乳香、制没药各一两,麝香三分,雄精五钱,共研细,用黄米饭一两捣为丸。如粟米大,晒干,每服三钱,热陈酒送服,盖被取汗。

制乳香、没药二者制法相同,每两乳香加灯芯二钱五分同炒,炒至圆脆可粉为度,扇去灯芯灰即成。【腮颊穿烂】腮边穿一小眼,时发时愈,名曰漏腮。内服荆防败毒散,外用夜合欢树皮煎水洗,并用夜合欢树皮捣融敷,再用夜合欢树根煎浓汤,时含口内。有人患此十年不愈,照此治之,收口断根。【两腮赤肿】俗称撑耳风,又名痄腮。用灯火在虎口之下寸许,手背微凹处烧一下,左腮烧右手,右腮烧左手,半日即消肿,或烧少商穴更妙。

又方,皂角二两,生南星二钱,糯米一合,共为末,姜汁调敷。

又方,轻者用靛花或磨鹿角搽;重者用大葱、白芨、五倍子共为末,鸡蛋清调搽。

又方,丝瓜烧存性研末,调水涂之。

又方,醋调陈石灰敷之。【笔者治验】

病例一:患儿张某,女,2岁,发热,测体温40℃,在医院注射青霉素3天,高热仍不退。见其两腮肿硬,认为系腮腺炎,嘱家长青霉素对这类病无效,停用青霉素,开一剂普济消毒饮给患儿服,并嘱其药不宜久煎。仅两天一剂药服完后患儿烧退,腮肿全消而愈。

病例二:敬某某,男,16岁,患睾丸炎,在医院住院治疗,先是每天输注大剂量青霉素,几天后不见好转,又换输大剂量苯唑西林(新青霉素Ⅱ),仍丝毫不见好转。其父愁眉苦脸,怕治不好会影响孩子生育。笔者问诊、查体后嘱其停用一切西药,开给一剂普济清毒饮,并嘱此药不宜久煎,一日服3次,每次服300毫升,一剂服完,睾丸肿硬全消,症状皆无,痊愈出院。此儿成人后仍具生育能力。

笔者注:普济消毒饮可治大头天行、大头瘟等现代医学认为与病毒有关的疾病。笔者用普济消毒饮治疗腮腺炎及其并发的睾丸炎取得明显疗效,因而与之类似的其他病毒感染性疾病也应可治。现代医学在睾丸组织中未发现病毒,便认为睾丸炎是腮腺炎的并发症。笔者认为腮腺炎病毒同样可侵犯睾丸组织,所以开给普济消毒饮治疗。

目部

【洗眼仙方】凡患肝虚目疾,虽双目不见,洗至年余复明,平日宜养心息气,切忌怒恼。青皮三钱,煎水,每逢洗期,早中晚各时先熏后洗,一个月洗二次。

又方,治肾亏目疾,皮硝五钱,净水二盅,煎成一盅,早中晚先熏后洗,每月洗一次。【双目不明】黑豆一百粒,黄菊花五朵,皮硝六钱,水一盅,煎七分,带热熏洗,五日换药再洗,一年后可以复明。平日忌茶并戒恼怒。

又方,鸡胆一个,入蜜半匙,以线扎住,再入猪胆内,挂房檐下通风不见日处,二十一日去猪胆、留鸡胆。先以人乳点目润之,小刻用骨簪取鸡胆点目,遍身凉透,流泪出汗,二三次即明,忌茶百日。可将霜降后桑叶煎汤代茶。【青光瞎眼】人望如好眼,自觉不见者是。白羊肝一副竹刀切片,蒸熟,黄连一两研末,熟地黄二两,同捣为丸如梧桐子大,食远服七十丸,日三服。

又方,菟丝子、补骨脂、巴戟天、枸杞、肉苁蓉各一两,共为末,加青盐二钱,用猪腰子一个切开半边,去筋膜,入前药末一钱,用线扎紧,陈酒炖熟食之。【瞳仁反背】密蒙花、蝉蜕、白菊花、郁李仁、石膏、草决明、石决明、甘草、谷精草、白矾各四钱,百部二钱,珍珠四分另为末,共为末和瘦猪肉二两,捣烂煮服,即时发冷者,其光必转,若光未尽转,再服一剂,后服镇精丹一二剂。

镇精丹:石膏、蝉蜕、栀子、槐花、白菊花各一钱,生地、蒙花各二钱,草决明一钱五分,甘草五分,煎服。【小儿瞳仁不正】小儿因跌打损伤,头脑受惊,以致瞳仁不正,观东则见西,观西则见东。用石楠叶一两,甜瓜蒂七个,黎芦三分,共研细末,吹少许入鼻孔,通顶为度。日吹三次,内服牛黄定惊平肝等药。石楠有雌雄两种,以雌石楠叶更佳。【双目夜不见物】俗名鸡蒙眼,此肝虚也。黄蜡不拘多少,熔汁取出入蛤粉相和得宜,每用二钱,以猪肝或羊肝二两,批开掺药在内,麻线扎定,水一碗,同入铜器内煮熟,乘热熏眼,候温连肝食之,日服二次,以愈为度。

又方,羊肝二两煮熟,点锅底烟食二三次,锅底烟要烧草者。

笔者注:上述病症,现已查明为缺乏维生素A所致,两法均正确。【风火眼痛】凡两目肿胀、赤甚、痛甚、作痒、多泪、畏光、畏风、鼻塞、脑酸,下列各方可治。洗眼时需在帐内,方可避风。

吹鼻散:鹅不食草五钱,青黛、川芎各一钱,共为细末,用药末少许,搐入鼻中,口含温水以泪出为度。

又方,黄丹和白蜜调敷太阳穴。

又方,炉甘石以能浮水者为佳,以童便泡一昼夜,炭火内烧红,再泡一昼夜再烧;再用川黄连水泡一昼夜,再烧,再泡一昼夜,再烧;用一钱。硼砂五分,朱砂四分,煨珍珠三分,冰片、制乳香、薄荷末各二分,共为极细末,放舌上无渣方可。用清水以骨簪蘸药少许点眼,治风火肿烂。

又方,芝麻、威灵仙、何首乌、苦参、甘草、石菖蒲各三钱,共为细末,每服三钱,黄酒下。

又方,苦参一钱半,五倍子一钱,明矾、薄荷、荆芥穗各三分,煎水临睡前用绸绢轻轻洗之。

又方,黑枣一枚,明矾黄豆大一块,黄柏三分,加水蒸透,温洗四五次,冷则再蒸,或加铜绿、生姜汁少许。

又方,川连、防风、白菊花、归尾各一钱,甘草、铜绿各五分,明矾三分,杏仁七个去皮尖打碎,泡水蒸热趁温洗眼。【肝热目痛】龙胆草用瓦器熬成膏点眼。

又方,夏枯草二两炒,香附二两醋炒,甘草四钱炒,共为末,每服一钱半,清茶调下,夜间痛甚者更效。【肾虚目痛】四神丸、枸杞一斤,用好酒浸一夜拌炒,分四份;一份用川椒拌微炒;一份用小茴香拌炒;一份以黑芝麻拌炒;以上三份均去拌物,只留枸杞。将四份枸杞入青盐二两拌炒,外加当归头、生地、白菊花、白术、白茯苓各四钱,共研末,每于午饭后开水服四钱,则目如童子。【目昏多泪】生地、熟地、川椒去子各等分为末,蜜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盐米汤下。【目疾诸方】珊瑚紫金膏:白炉甘石一两,童便浸七日,炭火锻红,再入童便内浸十日,晒干,研细,黄丹一两水飞三次,晒干,研细,制乳香、制没药各二钱研细,海螵蛸二钱,微火炙过,研细,硼砂二钱,青盐、麝香各五分,冰片三分,均研细,合一处,在乳钵中将除麝香、冰片以外诸药研极细,再加冰片,麝香再研极细。将蜂蜜熬成珠,用绢袋沥尽渣,夏老冬嫩,将药末调入蜜内,用瓷罐封固,用蜡封口,不可漏气,用以点眼。

天赐膏:好焰硝一两,于铜器内熔化,入飞黄丹二分,冰片二分,铜筷搅匀,用瓷瓶收之,以蜡封口,勿令漏气,每点少许,除目障翳。

又方,蕤仁研细去净油,调白蜜,用骨簪点眼,治目疾红痛日久,可以退红止痛。

又方,每年九月二十三日用桑叶煎水洗眼一次,至老永不昏暗,且夜能看细书,桑叶以立冬后采者更佳。桑叶与黑芝麻研细末,蜜为丸,称扶桑丸,能除风湿、乌须明目。【两目昼夜不闭】一妇因受惊吓,两目昼夜不能合,用郁李三钱,酒煮饮之,尽醉即合。【小儿疳积瞎眼生翳】草决明四两,晒干研细,生鸡肝不沾水,将鸡肝捣烂和决明末三钱,研匀,加酒少许,饭上蒸熟服。如腹胀如鼓加芜荑茶一钱,目翳腹大加鸡内金。

又方,火硝一两,朱砂五分,共为末,每用四分,不落水鸡肝一副剖开入药,扎定,酒蒸熟空腹服,轻者一料,重者三料,翳膜推去半边而愈。

又方,消疳无价散服之最好(药物组成见小儿科)。

笔者注:芜荑茶由榆科一种植物的种子、叶加菊花、灶心土经发酵而成。【珠目蟹眼】蛇蜕一条,马勃一两,皂角子十四粒,共入磁罐内,盐泥封固烧红,勿令出气,候冷研末,每服三钱,滚水调下。【眼生萝卜花】大萝卜一个挖空,入生鸡蛋白一个,包好种土内,待开花结子后,取鸡蛋白研细,加白炉甘石制过一钱,熊胆五分,冰片一分五厘,共为细末,调蜜点眼。一日一次,七日愈。【眼生星翳】白盐少许,灯芯蘸点三五次。荸荠捣碎取汁成粉,取粉点之。【目中胬肉红筋、白膜、云翳诸症】清障救睛散:石蟹生研细、连翘各一钱,羚羊角、草决明、防己、茺蔚子、白蒺藜各一钱,龙胆草、木贼草各五分,甘菊八分,水二盅,煎八分,食远服;并治风火上冲头痛。

又方,韭菜根洗净,用橘叶裹,塞鼻中过夜。

又方,蕤仁二钱去油,青盐一钱,猪肝一两,共捣融,用骨簪点眼。

又方,用青萍少许研烂,入冰片少许,贴眼皮上,过夜即散。【目中生管】用生白蜜涂眼,仰卧半日洗去,一日一次。

又方,樱桃三个去核,炒干研末,用纸卷成药条,烧烟熏。【目生红子】有人白眼珠上生一红子,顷刻头面皆肿。用熊胆二粒米大一块,开水调服。【目中流血】用四物汤加龙胆草减半服。又一妇眼中血出如射,或沿鼻流下,月经不行,乃阴虚相火妄动之症。用当归酒炒、生地酒炒、酒白芍、炒黄连、炒黄柏、炒知母、炒黄芩、木通、侧柏叶、柴胡、桃仁、红花各一钱,水煎食前服。【眼中如有虫行痒不可忍】羌活、枯矾、硼砂共研细末,口水调如米大,将一丸纳入眼中,少顷枣汤洗下。【眼内生虫】红枣去核,用黑矾填满枣内,煨过研为细末,再用朴硝放砂锅内熬炼滴水成珠,取出候冷,用枣矾末一二钱、朴硝五六分,开水兑冲,露一夜用以洗眼。【眼边生虫】覆盆子叶一钱为末,干姜烧炭、生矾各五厘,枯矾一分,共研细蜜调,用片作膏药贴眼上一夜,次日揭起虫沾上,次晚将肥猪肉切片贴眼上一夜。【眼边湿烂红肿】名烂弦风眼。用川连四五分,铜刀切成米粒大,先以茶盅盛蕲艾绒约半杯,上以薄片纸封杯口,纸上刺许多小孔,将黄连粒铺于纸上,用香火将艾绒引燃,用盖罩住杯,待艾烟将尽时,取黄连粒于酒杯中,滴清水两三茶匙,于饭上蒸过,用鸭翎蘸药水扫搽患处。

又方,鲜色铜绿三钱研末,以生蜜浓调涂粗碗内,用艾叶烧烟,以碗覆艾烟熏之,薰至铜绿焦黑为度,取起冷定,以人乳调匀饭上蒸过,搽之,并治痘后风眼。【眼泪流脓】龙胆草、当归各一钱,共为末,温酒下。【小儿斗睛】黑眼珠呆而不动者是。用犀牛黄五分,白附子泡,肉桂全蝎炒,川芎、石膏各一钱,白芷、藿香各二钱,共研末,蜜为丸如芡实大,每服一二丸,薄荷汤下。【眼胞忽然红肿发痒】名偷针眼。在第三节椎骨两旁膏肓穴处会有红点,用针挑破,或用灯芯烧。如不见点,用梳背频繁刮之,红点自现。

又方,用蛇蜕贴之。

又方,用白及磨水点之。【眼皮翻出】石膏五钱煅,栀仁一两,甘草三两,豨莶草四两酒蒸晒干,防风二两,酒拌微炒,共研为末,体壮者每服二钱,弱者每服一钱,小儿减半,白开水下。【白眼珠忽然变黑,毛发坚如铁,能饮食而不能言,其状如醉】此血溃症也。用灵脂二钱,研末,酒冲服。【眼胞生珠生菌】坚凝不痛,黄丹五分,鲤鱼胆汁和如膏,点三五次消。

又方,药线缠之即落。药线:芫花二钱五分,壁钱,即壁上蟢蛛巢,有子者方要,丝线一钱五分,将线与药置锅中,用水一碗,熬至水干,取线阴干。用时取线扎着菌根,拴着,每日渐收紧。

笔者注:蟢蛛为蜘蛛的一种,做巢于壁上,白色如铜钱大。

又方,过江蜘蛛丝缠之,即过屋蜘蛛丝。

又方,樱桃核磨水搽之。【眼胞痰核】此症生眼胞皮下,大者如枣,小者如豆,推之移动,皮色如常,硬肿不痛,宜服化坚二陈丸。陈皮、制半夏各一两,生甘草、川连各三钱,僵蚕二两,茯苓两半,共研细末,荷叶熬浓汁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钱,白开水下。外用生南星和醋磨汁时时搽之,浅者数日即消,深者多搽数日,以指甲挤出白粉而愈。【眼珠无故涌出垂下,大便下血或不下血】名曰肝胀。羌活煎浓汤,先熏后服;或用羌活烧烟熏之。

又方,防风、黄芩、白芷、川芎、苍术、细辛、生地、甘草、生姜、大枣、葱白,水煎服。令患者仰卧片时,眼珠自然收上。【眼珠暴出】淫羊藿、威灵仙各一钱,水煎服。【眼珠缩入】老姜烧热敷眉心。【眼珠伤损】凡眼珠打出或触伤肿痛或火炮冲伤,用南瓜瓤捣烂厚敷,外用布包好,渐次肿消痛定,干则再换。如瞳仁未破,仍能视物,瓜以愈老愈好。如无南瓜,用野三七叶捣敷亦可。

又方,用牛口涎日点二次,避风,忌酒及热物。

又方,火药冲眼欲瞎者,取用热小便频洗,或用野三七叶捣敷。

又方,如眼珠受伤突出,赶紧揉进,用生猪肉一片,当归、赤石脂共为末,用少许掺肉片上贴之。

又方,眼目打伤青肿,用生半夏末水调涂之。【眼被损伤不开】用前风火眼痛吹鼻散,每日吹数次。【蟾酥入目】紫草取汁点之。【泥沙入目】顶粗牛膝一条约二寸长,本人自行嚼烂如泥,吐出搓丸塞两眼角,其泪流必多,少刻泥沙裹药自出。【飞丝入目】蔓菁汁滴两三滴入目,其丝自出。

又方,赤肿痛甚,以滚水一杯入食盐少许,明矾三钱,将舌尖浸入水杯中,片刻其丝自落水中。

又方,火麻仁一合捣碎,井水一碗泡片刻搅匀,将舌尖浸入水中。【眼瞠成漏】凡眼下空处生节,出脓流水不干,日久成漏,以柿饼去皮,取肉捣烂涂之,十日愈。【倒睫】眼毛颠倒卷缩刺目者是。木鳖子一个去壳,为末,绵裹塞鼻中,左眼塞右,右眼塞左,塞一二夜即愈。

又方,五倍子为末,蜜调敷眼皮上,其睫自起。【眼中常见异样禽虫飞走】枣仁、草决明花、元明粉各一两,共研末,每用二钱,开水下。【新增治产疹痘风眼】用覆盆子叶捣汁,以纱蒙眼,滴汁纱上,眼有虫出。【新增痘后目瞽】覆盆子根捣汁沉粉,晒干捣,加蜜点于瞽丁上,日二三次。【新增偷针眼】生南星、生地黄各等分,同研成膏,贴两太阳穴,眼圈边生泡,用南星醋磨或茶水磨汁搽。【新增眼目生翳】取鹅不食草搓揉塞鼻、塞耳。【新增治目多泪】鱼胆七个,人乳一盏和匀,饭上蒸一两次点眼。

笔者注:制眼药一是要无菌操作;二是要研极细,最好用水飞之法,如制滴眼液还需特殊滤器过滤;三是要调滴眼液的pH值和渗透压,以免对眼造成损害。以上点眼处方没有十分把握,不可随便仿制。

耳部

【两耳聋闭】取活鲤鱼一尾,将脑髓取出,饭上蒸出油,将油滴入耳内。再用破故纸一两,先用淘米水泡一夜晒干,再用黄柏二钱煎水泡一夜晒干,再用食盐二钱溶水泡一夜晒干,黑芝麻一斤,烧酒二斤,童便一斤共煮干,取出晒极干炒香,破故纸与芝麻一起炒,筛去芝麻,留破故纸研末,以陈米醋为丸绿豆大,每服二钱,用杜仲炒去丝、知母各一钱,煎汤送。

又方,七制固脂丸服之。

又方,活鼠一只,破腹取胆,川乌头一个泡去皮,北细辛二钱,胆矾一钱五分,共为末,以鼠胆和匀,焙干,研细,入麝香一分混匀,取药吹入耳中,口含茶水,日二次。

又方,炼鸡油五钱,肉桂二钱,野葛三分,以微火煎三沸,每用少许滴入耳中,如此十日,内有耳结自出。

又方,甘草、生地研极细末,用胭脂包三分日间塞耳;甘遂、草乌研极细末,棉花包三分晚间塞耳。

又方,北细辛末一钱,用黄蜡熔化为丸,如鼠粪大,以绵裹塞耳。

又方,麝香一二分棉包塞耳一日。【耳中时闻蚂蚁战斗之声,时开时闭】此肾水亏极,兼怒气伤肝所致。用柴胡、栀子、白芥子各三钱,熟地、白芍、萸肉各三钱,麦冬一两,水煎服,服一个月。【耳闭不通又作痛】大田螺一个拔开盖,入麝香五分,螺化为水,将此水滴耳。【少壮病后耳闭】南枣半斤、桂园四两,煮沸几分钟,下葱半斤,再煮几滚,服三五次。【风木之郁耳胀欲闭】连翘二钱,羚羊角、薄荷梗、苦丁茶、夏枯草、生香附各一钱,黑山栀一钱半,水煎服。【胆火上郁,头重耳胀,目微赤】连翘、牛蒡各二钱,羚羊角、薄荷梗、桑皮各一钱,丹皮一钱半,水煎服。【耳鸣耳痒】生乌头一个,乘湿削如枣核大塞耳,日换数次,过三五日愈。【耳疳、震耳、缠耳、停耳、风耳】各症均有耳内闷肿出脓,但脓色不一,故名异。耳疳则出黑色臭脓,缠耳则出白脓,停耳则出黄脓。俱由胃湿与肝火相煎而成。唯风耳则出红脓,偏于肝经血热。俱宜用酱茄自然油滴入少许,俟脓浮出,再用核桃仁研细,拧油去渣,每油一分兑冰片三分,用少许滴耳。风耳内服四物汤加丹皮、石菖蒲。其余各症内服清肺泻肝诸药。

又方,用番木鳖磨水滴耳。

又方,无论大人小儿,耳内生疔出毒之后,脓水久久不干,或伤水湿在底,停耳成脓,臭秽之水时流出者,用小麦粉以醋煎沸,打如酱糊,晚上搽于耳周,以纸遮被,次日洗去,晚上再搽,三五次脓干痊愈。

又方,耳内如有虫奔走,或流血水,或干痛难忍,蛇蜕烧灰,用少许吹入耳内。

又方,桑螵蛸一个烧存性,麝香一分,共研细,用少许掺入耳内。

又方,孵过鸡蛋壳内白皮,炒黄研末,香油调滴耳内。

又方,胭脂、枯矾、铁锈各等分为末,吹入耳内。

又方,虫蛀竹皮灰,加麝香少许吹入耳内。

又方,头发烧存性为细末,每发灰一钱加冰片七厘共研末,用少许吹耳。

又方,枯矾研末,入麝香少许,混匀,用棉裹塞耳。【耳内脓血肿痛,有虚有热其证不一,甚至痛不可忍,夜难安枕】用韭菜自然汁灌入。【耳内脓血不干】石榴花瓦上焙枯,加冰片少许共研末吹耳;或用龙骨研末吹入亦可。【耳内有虫脓血不止】鸡蛋一个香油炒,猪肝五钱香油炒,黑芝麻一升炒研,三样同捣融,烘暖,布裹贴耳外,血虫出尽为度。【耳痔、耳蕈、耳挺】耳痔如樱桃或如羊奶;耳蕈形类初生菌子,头大蒂小;耳挺形如枣核,细条而长,胬出耳外。俱由肝经怒火、肾经相火、胃经积火凝结而成,微肿闷痛,色红皮破,触之痛引头顶。用卤砂一钱,轻粉、雄黄各三钱,冰片五厘,研细末,用水调浓稠,用谷草细硬咬毛蘸点患处;并用栀子、川芎、熟石膏、当归、牛蒡子、柴胡、酒白芍、甘草、丹皮各二钱,黄芩、黄连各五分,水煎食后服。【耳内生疔】耳内生疔痛如锥刺,牵引腮脑亦痛,破流血水,此乃耳疔也。急服蟾酥丸,再用蟾酥丸水调浓汁滴耳内,并服黄连消毒饮。

黄连消毒饮:黄芩、黄柏、防己、藁本、桔梗各五分,防风、知母、独活、连翘、生地、归尾各四分,党参、甘草各三分,苏木、陈皮、泽泻各二分,羌活一分,黄连一钱,生黄芪二钱,水煎,食后温服。

蟾酥丸:蟾酥二钱酒化,轻粉、铜绿、胆矾、枯矾、寒水石煅、制乳香、制没药、雄黄各一钱,麝香七分,朱砂三钱,蜗牛二十一个(笔者注:煮熟透,先将蜗牛研烂)与蟾酥同研稠黏,再入各药粉,捣匀为丸如绿豆大。【耳内生粒如梅花子大,极痛】此名耳定。用人指甲瓦上焙枯存性研末,加冰片少许吹入耳内。【耳内有核,痛不可忍】用烧酒滴入,侧卧半时即可钳出。【耳内耳外生疮】蚯蚓粪为末吹入,或用麻油调搽。

又方,黄柏五钱、马齿苋一两为末敷之。【耳外湿疮】鸡腰膏敷之,大鸡腰子一对,蒸熟去皮,枯矾三分,共捣融,加冰片一二分混匀。

又方,黄丹一钱,松香八分,轻粉、枯矾各一分,共为细末,香油调搽。

又方,枯矾、轻粉、贝母、银硃共研末,麻油调涂。【耳后锐毒】患发耳后,又名耳后疮,宜别阳实阴虚。患色白者以阳和丸与二陈汤同煎服,或以小金丹服;色红者服醒消丸。诸书不分红白,概以元参、牛蒡子等药治之,则色红者尚服不消,色白者更遭其害也。

又方,南星烧存性为末,醋调敷。【耳下生疮】有人耳下生疮,其大如桃,时出脓血,数年不愈,后用铅粉掺之三日愈。

笔者注:应防铅中毒。【耳被挖伤】金头蜈蚣一条,瓦上焙存性,研末吹入。

又方,青鱼胆一个,红花一两,元参、生地各二钱,蒸出浓汁滴耳。

又方,冰片、胭脂烧灰,牡蛎煅,共为末,用香油粘药末入耳内。【壁虎入耳】鸡冠血滴入。【蜈蚣入耳】生姜汁或韭菜汁灌入。【蚰蜒入耳】生半夏末用麻油调涂耳门。

又方,香油和鸡冠血混匀滴入,或用水调绿矾灌入。

又方,白糖水调浓汁滴入,蚰蜒化为水。

又方,羊乳滴入亦化为水。【蛆虫入耳】用杏仁捣如泥,绞出杏仁油滴入耳内。

又方,皂矾掺之即化为水。【蚂蚁入耳】穿山甲焙存性研末,水调滴耳。【诸虫入耳】或用好醋、麻油、韭菜汁、葱汁、姜汁,择其一种灌入耳中,虫自出。

又方,白鸡冠血滴耳中,虫亦出。

又方,川椒末醋浸良久,取汁灌耳中,虫自出。

又方,桃叶作枕,枕之虫自出;或火熨桃叶卷之塞耳,虫亦出。

又方,如蝇蚊小虫,用麻油数滴入耳中,虫即死,可取出。

又方,如入睡后暗入,勿惊惶响叫,免虫内攻,宜端坐,点灯照向耳内,其虫见光即爬出。【新增冬寒耳冻】姜汁熬膏搽之。耳内外红肿胀痛,浮甘石、海螵蛸、密陀僧、青黛各五分,朱砂少许,共细研敷之,如破用鸡蛋清调敷。耳生毒肿,用鸡子清磨明矾涂。

鼻部

【鼻血不止】用灯芯一茎点清油烧少商穴。穴在两手大拇指,内外甲缝正中,不上不下处。左流烧左手,右流烧右手,双流烧双手。血止后服艾柏饮。如烧处起泡,刺破再烧,至血止为度。

艾柏饮:艾叶、柏子仁去油、山茱萸、丹皮各一钱半,大生地三钱,白莲肉去心、山药各二钱,泽泻一钱,鲜荷叶一张,水煎服,无论虚实,至重不过二三剂。

又方,四生丸:生地叶、生艾叶、生荷叶、生扁柏叶各等分,共捣为丸,每服三钱。

又方,急将头发浸冷水中,心内觉有凉气,血即止。

又方,用线扎紧手中指节第二节弯处,左流扎右,右流扎左,双流双扎。

又方,韭菜取汁微温服。

又方,凤头白鸭蒸食数只断根。

又方,高丽参嚼食,每天一根,至数两断根。【鼻忽缩入】明雄、朱砂各三钱,用苍术煎水调服,并将煎过之苍术捣烂敷鼻上。【鼻孔烂穿】此名鼻疳。鹿角锉碎焙、枯矾各一钱,头发五钱,灯上烧灰共为末,先用花椒水洗净患处,再将药末敷上;或用牛牙散;或用白膏油:桐油三两,防风、白芷各一钱半,放油内泡一夜,连油入铁器熬枯,去药,沥尽渣,将油再熬,将沸时将鸡蛋打一个入油内炸至深黄,去蛋,再将油慢慢熬,俟油熬至透明能见人影,入白蜡六分、黄蜡四分,熔化,急入竹纸十余张乘热浸入油内,一张张取起放冷,风前吹透,用时视患处大小裁剪贴患处,脓粘满又另换一张再贴,一日换十余次,数日脓尽痊愈。

又方,杏仁去皮研细末用纸压去油,每杏仁粉二分、轻粉一钱,和匀吹入烂处。

又方,五倍子烧存性研末,以黄蜡与猪油和药敷之。【鼻内生虫】金刚藤上疙瘩数个同鸡蛋一枚煮熟,去壳再煮良久,将药罐向鼻熏之,再用蛋向鼻滚搽,其虫自出,以尽为度。

又方,鸡蛋一个炒,猪肝四钱炒,豆豉七粒,共捣匀做饼放鼻孔边,引虫出尽。

又方,韭菜烧烟熏鼻,引虫出尽。

又方,明雄研末向鼻中时时嗅之。【鼻中生疮】薏苡仁、冬瓜煎汤当茶饮。

又方,杏仁去皮尖捣成膏,用人乳调塞鼻内。

又方,黄连、黄柏、姜黄各三钱,归尾五钱,生地一两,香油十两,将各药放油内熬枯,去渣,滤净,加黄蜡四钱熔化搅匀,候冷,搽鼻内。

笔者按:油的沸点为二百多摄氏度,药物在其中煎熬,大部分有效成分可能会被破坏。

又方,嫩桃叶捣烂塞鼻。

又方,元参研末吹鼻中。

又方,陀僧、白芷各二钱,共研末,蜡烛油调搽。【鼻中生痔】甜瓜蒂四钱,甘遂一钱,枯矾、螺壳灰、草乌灰各五分,共为末,麻油为丸如鼻孔大。每日塞丸入鼻,其痔化为水,肉皆烂下。

又方,轻粉二钱,杏仁七粒去油,白矾五钱,共为末,吹入鼻中,痔化为水。

又方,冰片点之,虽痔肉垂下亦入。

又方,生藕节连须瓦上焙枯研末,和冰片水调敷之。【鼻中肉块】名息肉。生藕节连须瓦上焙枯研末,吹入鼻中,其肉渐渐自落。

又方,枯矾、生猪油和棉裹塞鼻中,数日肉随药出。【鼻流清涕不止】生花生四五斤入锅内,令患者亲自拌炒,炒数次即愈。

笔者注:应照鼻炎治,冬天冷空气刺激后亦有此现象。【鼻流臭水】名鼻渊、脑漏。此症从脑后一股酸气,由鼻孔而下,臭不可闻,用松花粉时时嗅入鼻中。

又方,干葫芦瓦上焙枯研末,时时嗅入鼻内,并用此药兑酒服,或调粥饮。余方见头部脑漏。【鼻塞出水,日久不闻香臭】蒺藜三两,捣碎煎水,先含满口,并以少量滴入鼻中,嚏出一二肉虫即愈。

又方,铁锁须石上磨末和生猪油调塞鼻中,有肉虫出。【鼻塞不通】通草、细辛、附子共为末,蜜调棉裹纳鼻中。【各项鼻病】凡鼻渊、鼻痔、鼻中肉块、鼻塞、鼻疮等症,用辛夷花苞,去赤肉、毛、子,用芭蕉煎水泡一夜,焙干为末,加麝香拌匀,用葱白将药末蘸入鼻中数次。【鼻中生毛一昼夜可长一二尺,渐粗如绳,痛不可忍】此由食猪、羊、牛等血过多所致。用硵砂、乳香等分为末,丸梧桐子大,服十粒,毛自落。【鼻垂红线尺许,痛甚欲死】硼砂、冰片各一分,共为末,人乳调之,轻轻点在红线中间,顷刻即消。【鼻大如拳,疼痛欲死】黄芩、生甘草、麦冬、花粉各三钱,桔梗、天冬各五钱,紫苑二钱,百部、紫苏各一钱,水煎服四剂。【诸物入鼻,胀痛不出】取牛油如枣核大一块,纳鼻中,油熔则物润而随之出矣。【鼻外生疮】杏仁去皮研烂,乳汁调搽。【鼻梁窒痹】此肺热也。用知母、川贝母、水梨肉各二两,水熬膏服。【鼻准红赤】名酒糟鼻。食盐搽牙,用水漱口,吐入手中洗鼻与面,月余自愈。

又方,白果嚼融和甜酒糟,夜敷日洗。

又方,荞麦烧存性,研细麻油调敷。

又方,雄磺、硫磺各五钱,水粉二钱,用头胎乳汁调搽。

又方,玉容粉搽。【治鼻红】用鹅不食草嫩尖阴干,研极细末,薄浆为丸梧桐子大,黑山栀研极细末,为衣,用药丸塞鼻。

另鼻中时流黄色浊涕,名鼻渊。此症因胆经之热移于脑髓,外因风寒凝郁火邪而成,用鲜鹅不食草揉融塞鼻。

青蛤散:治鼻生粟米疮,此疮痒痛,破流黄水,由脾胃湿热外搏风邪而成。方用蛤粉一钱,煅石膏一钱,青黛三分,轻粉五分,生黄柏五分,共研细末,香油调搽。

口部

全身许多疾病,有时在口部会有所表现。

疱疹性龈口炎:发病前2或3天,儿童会出现烦躁、拒食、发热及局部淋巴结肿大,唇、舌、口腔黏膜、牙龈出现弥漫潮红、水肿,24小时内出现密集的小水疱。小水疱于2~24小时破溃,形成粟米大小的溃疡。溃疡互相融合形成大溃疡,周围有狭窄红晕,有烧灼痛、进食痛,口涎增多。

三叉神经带状疱疹:多发于成人,只发生于颜面皮肤或单发于口腔黏膜,或皮肤与黏膜均发,损害常沿某支神经走行分布,而不越过面部中钱。疱疹较大,成簇,不重叠,破裂形成溃疡,剧痛,存在时间为2~3周,神经痛可持续1~2个月。

葡萄球菌性口炎:表现为牙龈出现暗白色苔膜,易被拭去,不形成溃疡,口腔黏膜有不同程度充血。患部灼痛,流涎增多,局部淋巴结肿痛,伴有全身不适反应。

链球菌性口炎:表现为口腔黏膜急性充血,并出现大小不等的黄白色苔膜,同时出现咽痛、发热、全身不适、食欲不振。

肺炎链球菌性口炎:表现为口腔黏膜充血、水肿,继而出现银灰色苔膜。患部疼痛,全身不适,并出现肺炎症状。

口腔白喉:常在冬春两季发现幼儿出现膜性口腔溃疡,伴全身性症状,如发热等。

奋森氏龈口炎:表现为溃疡常发生于牙龈、唇、颊部或舌背、上腭等处,皮损直径多在1厘米左右,浅表,被污秽灰白色苔膜覆盖。除去苔膜时,溃疡面常出现溢血,少顷又会再被覆以苔膜。少数溃疡较深,被较厚的黄白色苔膜覆盖,溃疡周围明显充血。有恶臭,颌下淋巴结和颏下淋巴结有不同程度肿大并有触痛,伴有中度发热、全身不适、食欲不振。

坏疽性口炎:又名走马牙疳,表现为在颊黏膜、牙龈及唇内侧出现紫红斑,迅速变为紫黑色,触之稍硬,形成原始焦痂,焦痂脱落后形成溃疡。坏死迅速向周围及深部发展,不久颊部皮肤也变为黑褐色,溃破。坏死组织有特别强烈的恶臭。疼痛与发热不明显,病情严重者常于短期内因全身衰竭而死亡。

结核性口腔溃疡:开始多表现为单个较深溃疡,疼痛剧烈,最常发生于软腭、颊部及舌背等处。溃疡边缘不整齐,凿缘样,基底不平滑,呈肉芽颗粒状,凸出部分呈红色,凹面部分呈微黄或浅紫色。溃疡周围无明显炎性浸润,呈浅紫色,颈与颌下淋巴结常肿大。患者有结核病史。

鹅口疮:由假丝酵母(念珠菌)引起,初起为隆起的针头大白点,出现于唇内侧,舌背面,颊、软硬腭等处的黏膜上,颇似残留的牛乳凝块,各点间尚存正常黏膜,不久白点互相融合成片,不易剥除,拭去易引起出血。患者伴轻微发热、全身不适、消化不良、腹泻等,常可蔓延至呼吸道、消化道,甚至引起真菌性败血症。

急性白血病:急性白血病时,患者会出现局部牙龈肿胀或全口性牙龈肿胀。

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常可出现牙缘渗血与黏膜出血。急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常可出现黏膜出血性大疱。

贫血:各类型贫血常可见唇与口腔黏膜苍白。

拔牙或乳牙脱落后流血不止:常见于血友病患者。

急性白血病与粒细胞缺乏症:患者常可出现坏死性口炎。

维生素A缺乏:维生素A缺乏时,儿童或成人常可见牙龈过度增生,龈炎,牙周炎,恒牙萌出迟缓,釉质发育不良,牙列不齐。

维生素B缺乏:维生素B缺乏时,患者两侧口角出现乳白色糜烂,口唇微肿,脱屑,色素沉着,舌尖的蕈状乳头及舌后的轮廓乳头肥厚,舌肿大呈紫红色,干燥有烧灼感和刺痛,而后出现丝状与蕈状乳头萎缩,舌头面光滑,呈现散在裂纹,舌质紫红疼痛。

烟酸缺乏:烟酸缺乏时,患者舌尖肿胀、潮红,继而蔓延至全舌,呈朱红色,舌乳头消失,舌痛,舌面有小糜烂面,并有多处小溃疡。溃疡面上覆以灰白色假膜,进食时常剧痛,并伴有水样腹泻,胃酸减少或缺乏,全身裸露部分有对称性皮炎,并有精神症状。

天疱疮:患者在皮肤、口腔黏膜、咽黏膜等处出现大小不等的水疱。水疱直径可从数毫米至十数毫米或更大,疱壁薄,数分钟至十数分钟即可自行破溃,破溃后形成圆形或椭圆形糜烂面,十分疼痛,进食、咀嚼与吞咽等均可因疼痛而受妨碍。患者常有畏寒、发热、食欲减退等全身性症状。皮肤与口腔黏膜水疱此起彼伏,严重者可至全身衰竭。【口生肉毯,有根如线,吐出如瓣,能饮食,捻之其痛入心】此名血余症。用真麝香一钱研末,作两次服自愈,或用人发烧炭服。【口内上生痈】此亦名悬痈,生口上,形如紫葡萄,舌难伸缩,口难开合,鼻内出血,时寒时热。急用食盐烧红,枯矾各等分,研细末,用筷头蘸点患处,日三五次自愈。【上腭生虫,痒不可忍】有人上腭痒极,凡遇饮食更甚,后有一虫坠下,急忙扯出而愈。竟亦无恙。【口舌生疮】吴茱萸去梗研末,好醋调敷两脚心,过夜便愈,性能引热下行故也。

又方,天冬、麦冬、玄参等分为末,炼蜜为丸如弹子大,每噙一丸,虽连年不愈亦可断根。

又方,五倍子研末掺之,吐出涎水便可饮食。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