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斑比(小书房世界经典文库)(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奥)费利克斯·萨尔腾

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小鹿斑比(小书房世界经典文库)

小鹿斑比(小书房世界经典文库)试读:

版权信息书名:小鹿斑比(小书房世界经典文库)作者:(奥)费利克斯·萨尔腾排版:KingStar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时间:2016-01-01ISBN:9787513569231本书由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授权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美好的一天始于阅读阅读从“小书房”开始小鹿斑比XIAOLU BANBI

小鹿斑比和妈妈在森林里无忧无虑地生活。然而,人类来了,妈妈在逃命时不知所踪,孤独无依的斑比开始在鹿王的教导下独自生活。在恋爱的季节,为了争夺母鹿,他与别的雄鹿决斗;在危机四伏的草地上,他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在鹿王的启发下,他懂得了自然生存法则……斑比一天天成长,鹿王却渐渐衰老,最终永远离开了他。从这一刻起,斑比真正长大了。这是一部关于成长的童话,小读者们将在故事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体会成长的酸甜苦辣。序打开浩瀚世界的大门

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阅读”这种我们曾经用来获取知识的最主要的方式,在这个时代,竟然成为一件越来越古典的事情。

从现实的角度来讲,阅读到底能带给我们什么,这也许是一个过于宽泛并且不容易回答的问题。而我,只能从自身的经历来说一说,阅读给我带来了什么。

作为一个写作者,这些年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或举办讲座的时候,我经常被记者或读者问到一个问题——我是怎样走上写作这条道路的。

很多年了,我一直创作以中国北方草原和森林为背景的动物小说,拥有了自己的读者群。写作,对于我就是一个不断回忆的过程,并在回忆的过程中对回忆不断地进行完善。在我的作品中,我一直努力传达给读者一些美好的东西——自由、平等、勇敢和爱。

有时候,我也会努力回忆,自己是因为什么产生创作的冲动,继而走上写作这条道路的。

后来,我意识到,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有两篇小说永远地改变了我。

第一篇是《人间王国》。

让我真正意识到什么是文学的,我想应该是卡彭铁尔的《人间王国》(载于1985年第四期《世界文学》。我一直保留着这本杂志,它的封面是莫奈的《睡莲》)。就是因为这篇小说,我懂得了什么是文学,我想那是我踏上文学之路的一个重要诱因。当时我不超过十岁,我恍惚记得当时自己读完这篇小说时的样子:我合上杂志,向窗外望去。事实上,在之前,我所阅读的所有文学作品,除了具有童话性质的儿童文学,几乎都是现实主义文学的作品。而这篇《人间王国》,无异于一道闪电划破了我那蒙昧的夜空,我对这篇作品的结论只有一个——小说竟然可以这么写,文学竟然可以是这样的。无论如何,这篇小说开阔了一个孩子的视野,从此,我会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世界。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那时天色已暗,我只是努力让自己的目光投向更辽阔的夜空。在那一刻,我终于意识到这世界上有一种高于现实的力量,它震撼了我,它是真正的文学;在那一刻,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在一个中国孩子的心中播下了一颗文学的种子。

在我认真地写作了很多年之后,我也许仍然不能给文学下一个完美的定义,但我知道,通过阅读好的文学作品,我可以感受到一种强大而浩瀚的力量,它在生活之上,带给我自尊、悲悯和爱。

另一篇是《七岔犄角的公鹿》(载于1982年第五期《民族文学》),它确定了我的写作方向。

这篇短篇小说是作家乌热尔图先生的作品。通过这篇小说,我第一次知道在中国的大兴安岭还有一个狩猎民族叫鄂温克,他们饲养驯鹿,在森林中狩猎,还保留着原始的生活方式。长大后,我毫不犹豫地走入那片丛林,在迷路之后被鄂温克朋友维加捡到,来到森林深处的鄂温克营地。在那里,我看到了真正的驯鹿,结识了鄂温克部落中的善良人们。后来,我创作了大量以鄂温克民族为题材的小说。我明白,在很多年前的那个黄昏,从我被维加带入那个营地的那一刻起,我就成为了那个部落的一分子。当然,我需要感谢的还是乌热尔图先生,对我来讲,后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在很多年前,我曾经读过一篇叫《七岔犄角的公鹿》的小说。

也许不需要总结太多了,这就是阅读曾经带给我的一切。

那些好的文学作品,归根结底还是要向读者传达一种温暖的东西,让我们对这个世界有所希冀。我愿意这样形容一部好的文学作品:读完的感觉应该像是在春天的傍晚,放学之后在外面玩累了,慢慢地走回家,身上的汗洇湿了衣服,感觉有些发凉,就在这时,看到家中的灯火,而母亲正在准备晚饭。如果读了之后有这样的感觉,那它就是一部好的文学作品吧。“小书房·世界经典文库”所挑选的这些文学作品,都是久经时间和读者检验的,它们之所以经典,就是因为它们经受了时间的考验。

当我们谈到阅读,会感觉似乎纸质媒介的图书正离我们越来越远,因为我们有了电视、银幕、网络以及其他可以获取信息的众多载体。但是同时,仔细想一想,所有的媒介真正的根基——电视剧和电影的脚本,网络信息最初的构架,仍然是文学。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无论电影《哈利·波特》拍得如何精良,终究无法完全展现原作中的经典场景。这就是文学的力量吧。

所以,坚守阅读吧,这种获取知识的古典方式。

而我们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打开这扇大门,这些作品将把我们带入一个浩瀚的世界。格日勒其木格·黑鹤第一章斑比降生了

森林里有许多空地,它们看起来空旷开阔,实际上却被周围的灌木遮得严严实实的,从外面很难发现。斑比就出生在这样一片空地上。

斑比站在妈妈身边,四条细嫩的小腿颤抖着,努力地支撑着身体,眼睛茫然地看向前方,却什么也看不清。他只好低下头,慢慢适应这种昏昏沉沉的状态。斑比,他才刚来到这个世界上呢。

一只喜鹊被斑比妈妈分娩时的声音吸引,飞过来停在树枝上大叫道:“多漂亮的孩子啊!”虽然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但他仍然自顾自地说:“您的孩子真了不起,刚生下来就能站起来!您也很伟大。您知道吗?对我们喜鹊来说,生儿育女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呢。孩子出生后,我们要为他们觅食,还要防止他们遇到危险。想要看到他们自己照顾自己,要等上好久呢。”“不好意思。”斑比妈妈说,“我现在太累了,没那么多精力陪您聊天。”

喜鹊一听,气哼哼地飞走了。而斑比妈妈根本没在意,因为她的心思全在斑比身上。她用舌头轻轻地舔着斑比,温柔地呼唤着:“斑比,我的小斑比!”

斑比降生的这片空地周围长满了榛树、茱萸、黑刺、小接骨木等灌木,这些灌木连成了一道“围墙”,高大的橡树、榉树和漆树用树冠搭成了高高的“屋顶”。灌木丛里长着凤尾草、豌豆和鼠尾草,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紫罗兰叶子和新生的草莓,那是多么舒服的“地毯”啊。

清晨的太阳透过茂密的枝叶洒下缕缕金光,森林里到处回荡着欢声笑语,仿佛在庆祝斑比降生。黄鹂欢唱个不停,鸽子咕咕地叫着,画眉吹着口哨,山雀也叽叽喳喳地闹着;啄木鸟偶尔会发出一声狂喜的尖叫,盖过所有的声音;老鹰明快尖厉的叫声时不时地响起,仿佛要划破森林上方的天空。

可是,小鹿斑比根本听不懂这些鸟语欢歌,也闻不到各种花香。他只知道妈妈在亲吻自己,妈妈的气息是那么的好闻,妈妈的乳汁是那么的甘甜!

斑比妈妈亲吻着她的小宝贝。不过,每过一小会儿,她就要警惕地抬起头,听一听周围的动静,闻一闻风里的气息,确定没有异常后才放下心来,继续舔斑比。“斑比,我的孩子,我爱你。”

虽然斑比还听不懂妈妈的话,但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动听、最让他有安全感的声音。第二章美丽的芳草地

初夏的森林里,树木在蓝天下舒展枝叶,尽情地沐浴着阳光;朵朵鲜花在灌木丛中绽放,一些灌木上已经挂满了一团团鲜嫩的果实。森林里满是新生的嫩叶和初绽的鲜花,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当然,还回荡着各种动物的声音,蝉鸣蛙噪,无比热闹。

就在这里,斑比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对斑比来说,在森林中漫步是无比惬意的享受。繁茂的枝叶摩挲着他的身体,随着他的走动自动分向两旁。小路看起来障碍重重,但是对斑比却构不成一点儿威胁。斑比跟在妈妈身后,走过一条又一条小路。斑比妈妈对森林里的每一条小路都非常熟悉,每当斑比站在灌木丛前觉得无路可走时,妈妈总能毫不费力地找到出路。斑比非常喜欢问妈妈问题,他觉得听妈妈回答自己小脑袋瓜里的疑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有时候,斑比能感觉到妈妈有所隐瞒,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这样他就能保持小小的好奇心,等待水落石出的那一刻所带来的惊喜。这种感觉让斑比既急切又兴奋。

有一天,斑比问妈妈:“妈妈,这些路是谁的呀?”

妈妈回答:“是我们的。”

斑比又问:“是专属于我们两个的吗?”

妈妈说:“不,是我们鹿的。”“鹿是什么呀?”斑比问完,忍不住笑了。

妈妈慈爱地看着斑比,笑着说:“你就是一只鹿呀,我也是鹿。你明白了吗?”“哦,我知道了,我是一只小鹿,妈妈是一只大鹿。”斑比欢快地说,“那除了我们,还有别的鹿吗?”“当然有啦。”妈妈微笑着点点头。“那他们在哪儿呀?我怎么没有见过他们呢?”“你很快就能看到了。”妈妈平静地说。

斑比跟着妈妈继续往前走,一路上兴高采烈地蹦蹦跳跳。突然,他听到前方传来一声尖厉的惨叫。原来是一只貂抓到了一只老鼠,正准备享用“美食”。“发生了什么事?”斑比惊恐地问。“别害怕,斑比,是一只貂杀死了一只老鼠。”妈妈安慰他说。

可是,斑比还是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很久之后,他声音发抖地问:“貂为什么要杀死那只老鼠呢?”

妈妈沉默了许久,没有回答他。

斑比又问:“那我们也会杀死老鼠吗?”

妈妈说:“我们不会杀死任何动物。”

听了这话,斑比又高兴起来,跟着妈妈继续往前走。走到小路的尽头时,妈妈停下了脚步。“斑比,”妈妈一脸严肃地说,“现在你仔细听我说。出了这片灌木丛就是草地,但是草地上遍布危险。一会儿我先出去,你在这里等着。如果我往回跑,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立刻转身离开,就算看见我倒在地上也不要管我。你只需要拼尽全力往回跑,明白吗?”“我明白了,妈妈!”斑比看着妈妈郑重的表情,重重地点了点头。

于是,妈妈一步一步地走向草地。斑比的目光紧紧地追随着妈妈,满怀期待、恐惧和好奇地看着她一边慢慢往前走,一边听着四面八方的动静。忽然,他看见妈妈受到惊吓似的跳了一下,他也吓了一跳,准备转身跑回森林深处。幸好,斑比看到妈妈迅速镇定下来。过了一会儿,妈妈转过头,高兴地呼唤着:“小斑比,出来吧!”

斑比跳出了灌木丛。顿时,一股不可名状的快乐从他的心底涌出,恐惧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森林里,斑比只能看到头顶茂密的枝叶,偶尔能透过枝叶间的缝隙看到斑斑点点的蓝色,而在这里,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广阔的蓝天,这让他激动不已;以前,他只能感受到从枝叶间隙倾洒下来的缕缕阳光,如同金色的细沙,而现在,他突然站在了炫目的日光中,享受着阳光的包容和爱抚,他闭上眼睛,却打开了心灵。斑比陶醉了、痴迷了,奋力向高处蹦跳。他的姿势并不优美,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拽着他似的,但是,他年轻的四肢充满了力量。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青草的芬芳,感受着明媚的阳光散发出的温暖,几乎不能自已。

妈妈站在一边,高兴地注视着兴奋的斑比,看着他把自己抛向空中,又笨拙地落回原地。妈妈知道,之前斑比只熟悉森林里的羊肠小道,在刚来到这个世界的短短几天里,他就喜欢上了树丛间的狭小空间。现在斑比只会在原地蹦跳,因为他还不知道自己可以在开阔的草地上自由驰骋。

妈妈用鼻子碰碰斑比,说:“来追我吧!”说完,她转身便跑。斑比跟着她冲了出去,刚跑了几步,他就由奔跑变成了轻快的跳跃。他觉得自己在飞!整个世界好像都在他的脚下!斑比纵情地跳跃着、奔跑着,听着草地在自己的脚下发出优美动听的沙沙声,感受着微风轻柔地拂过自己的身体,那风像丝绸一样柔顺清凉。

不知过了多久,斑比的速度慢了下来,他姿态优雅地跳跃着奔向母亲。现在,他终于能静下心来欣赏草地的壮美了——每走一步就会有新的景致映入眼帘。青草铺满大地、连绵起伏,微风拂过时,草地像绸缎一样闪着微光。无边的绿色中点缀着星星般的小花,姹紫嫣红,分外好看。“瞧,妈妈!”斑比喊道,“那边有一朵花在飞!”“那不是花。”妈妈说,“那是一只蝴蝶。”

斑比的目光热烈地追随着那只蝴蝶。只见她轻柔地从草叶上飞起来,在空中翩翩起舞,然后汇入一群蝴蝶。蝴蝶们在空中翻飞,时而像手舞足蹈的鲜花,时而又像阳光下的五彩锦缎。

等到那只蝴蝶停下来后,斑比走上前去,对她说:“请您别动!”“为什么?我可是一只蝴蝶啊。”蝴蝶惊讶地看着斑比。“我知道这样很冒昧。”斑比说,“可是,我只是想靠近点儿好好看看您。”“哦,是这样啊。”蝴蝶说,“那你可别看太长时间哟。”

斑比着迷地欣赏着蝴蝶。“您真是太美了!”他赞叹道,“就像花一样!”“什么?”蝴蝶拍了拍翅膀,“我们可比花美多了。”蝴蝶一边说,一边展现着优美的身姿。“是的,”斑比说,“您确实比花还美!花不能动,您却可以飞舞,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当然会飞啦。”蝴蝶飞了起来,轻轻地扇动着白色的翅膀,体态十分轻盈,风姿绰约,“现在我要走了。再会。”

这就是斑比与芳草地的第一次相见。第三章森林的守护者

斑比和妈妈的小屋在森林深处。这里出入便利,却十分隐蔽,很难被发现。

小屋是用森林里的榛树、茱萸和荆豆等植物建成的,十分矮小,但让人感觉很温暖、很安心。这是专属于斑比和妈妈的温暖的家。

此时,斑比和妈妈正在小屋里沉睡。突然,斑比醒了,他躺了一会儿,然后爬起来,四处张望。

午后的树下光线迷离,小屋里很昏暗。风会带来森林中鸟儿的啼鸣声和树叶摩挲的沙沙声,但大多数时候,一切都笼罩在寂静之中。空气中隐约传来燥热的喘息声,但当斑比侧耳倾听时,却什么也听不到,唯一能听到的就是自己的呼吸声。“妈妈,你醒了吗?”斑比试探着轻声问。

妈妈睁开眼睛。其实,早在斑比起身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现在我们要做什么呢?”斑比问。“什么也不做,乖乖睡觉,斑比。”妈妈说。

可是,斑比一点儿也不困。“妈妈,我睡不着,我们去草地上玩吧。”斑比央求道。

妈妈抬起头,“去草地上?现在?”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恐惧,“恐怕不行。”“为什么不能去?”斑比不死心,可怜巴巴地看着妈妈问。“等你长大就明白了。”妈妈严肃地说,“斑比,白天我们最好不要到草地上去。”“可是,上次我们就是白天去的呀。”斑比抗议道。“那不一样。”妈妈耐心地解释道,“我们只能在清晨或者傍晚去草地上,要不然就在夜里去。偶尔有特殊情况时,我们会在白天去,不过那冒着非常大的危险。”“危险?”斑比隐约觉得这不是个好词,可他还是不明白,“我们会有什么危险?”

妈妈有些犹豫,似乎在考虑该怎么说。最后,她郑重地说:“我们时刻都生活在危险之中。孩子,你还太小了,我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等将来你长大就懂了。”“好的。”斑比没有再追问。“乖,躺下继续睡觉吧。”

可是斑比没有躺下,而是再次问道:“为什么在这里我们就是安全的呢?”“因为整个森林都在保护我们。”妈妈回答道,“树上的枝叶会发出沙沙声,地上的枯枝会发出咔嚓声,陈年的落叶会发出簌簌声,这些声音都在向我们发出警示。还有我们的朋友松鼠和喜鹊,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会在第一时间提醒我们。我们和森林是一体的,只有在森林深处我们才是安全的。”“什么是陈年的落叶?”斑比问。他小小的脑袋瓜还无法理解“年”这个漫长的时间单位。“到妈妈身边来。”妈妈示意斑比,“听我跟你说。”

斑比顺从地依偎在妈妈身边。“斑比,树叶不会永远这么娇嫩,太阳也不会一直这么温和。天气会慢慢变热、再变冷,周而复始。树叶会由新绿变成墨绿,然后发黄、干枯、脱落。最后,不管是灌木还是乔木,都不再茂盛,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伸向天空。青草也不会一直这么绿意盎然,它们会随着天气的变冷而枯萎,又会随着天气的回暖而发芽,可是新长出来的青草就不再是原来的青草了。一年又一年,落下的叶子堆积在地上,只要有人踩上去,就会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告诉我们有人来了。我们要感谢那些枯叶,是他们为我们通风报信,保证了我们的安全。”

在妈妈解释时,斑比一直紧紧地依偎在她身边,他觉得,这样听妈妈讲话是最惬意的事。

妈妈讲完后,斑比陷入了沉思。他觉得那些落叶真是和蔼可亲、无私奉献,他们都已经凋谢了、干枯了,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却依然顽强地坚守在岗位上,守护着森林。可是,他们的生命真的结束了吗?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延续他们的生命呢?斑比小小的脑袋瓜现在还想不明白这些问题呢。

同时,斑比一直在思考妈妈提到的“危险”。它究竟是什么?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答案。过度的思考让他有些累了,周围仍是一片寂静,只有空气中回荡着令人躁动的喘息声。于是,带着满心的疑问,斑比慢慢睡着了。第四章戈博和法丽娜

一天傍晚,斑比跟着妈妈来到草地上散步。他已经来过好多次了,跟蝴蝶、蚱蜢和山鸡都成了好朋友。斑比自认为对草地已经非常了解了,可是他不知道,这片草地上还有很多奇妙的事物等着他去发现呢。

斑比撒着欢儿地在草地上奔跑,就像是第一次来这里。他时而高高跃起,时而兜着圈子猛冲,忽然又来个急刹车。开阔的视野,深邃的天空,新鲜的空气,这些都让斑比陶醉、着迷。

过了一会儿,斑比发现妈妈在跟谁说话,可是隔着高高的草丛,他根本看不清和妈妈聊天的到底是谁。于是,他假装好奇地四下张望,一步一蹭地向妈妈靠近。

在妈妈身边的草丛中有两只长长的耳朵在来回摆动,灰褐色的大耳朵上还有浅浅的黑色条纹。斑比谨慎地停住脚步,打量着那对耳朵。妈妈看到斑比,招呼他过去,“过来吧,斑比,这是我们的朋友兔子先生。来,你们认识一下。”

斑比走了过去。兔子先生坐在那儿,看上去和蔼可亲、慈眉善目。他身上最有特色的就是他那两只大耳朵,它们有时突然竖得笔直,仿佛充满了力量,有时又软绵绵地耷拉下来,甚至能碰到他嘴边的胡子。

兔子先生友好地冲斑比打了声招呼:“晚上好,小伙子。”

斑比想说些什么,可他只是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想显得无礼,可他常常控制不住自己,也许这就是鹿的天性吧。

然而,兔子先生毫不介意,继续用他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打量着斑比。他的两只耳朵一会儿只竖起来一只,一会儿两只都竖起来,然后耷拉下去。斑比心里很紧张,他敏感地想:“是不是兔子先生对我不满意?他觉得我不值得他竖起耳朵吗?”

兔子先生对斑比妈妈说:“恭喜你生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孩子!他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男子汉。我衷心地祝愿他顺利、健康地成长。”

突然,兔子先生直起身子,坐在两条后腿上,抬起两条前腿,这可把斑比吓了一跳。只见兔子先生竖起耳朵,抽了抽鼻子,警惕地仔细观察了周围一番,然后才重新端庄地放下前腿,彬彬有礼地说:“请原谅我的失礼。今晚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先失陪了。”说完,他转身轻轻地纵身一跃,蹦蹦跳跳地离开了。“祝你晚安!”斑比在他身后大声喊道。

妈妈微笑着说:“兔子先生是个好人,他与人为善又睿智宽容。只可惜他的生存环境太糟糕,他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妈妈的语气中满是同情。

斑比继续在草地上转悠。他想要遇见自己的老朋友,也想结交一些新朋友。他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

突然,斑比听到了一阵沙沙声,像是从远处的草地上传来的,与此同时,他还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缓慢地向这边走来。他极目远眺,看到有三只动物正从远处走来。斑比立刻站住了,不知道要不要把这个发现告诉妈妈,然后一起逃跑。“斑比,你怎么了?”妈妈注意到了斑比的异常,关切地问。

可是斑比太紧张了,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他结结巴巴地说:“看……看那边。”

妈妈顺着斑比的视线望去,笑着说:“我知道了。别怕,斑比,那是我的表姐爱娜……和她的两个孩子!哦,她有了两个孩子!”一开始,妈妈的话里带着满满的喜悦,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她的语气里却含着淡淡的担忧。

斑比站在那儿,目不转睛地盯着草地那边的三只动物。其中一只动物和妈妈一样,长着四条纤细的长腿、穿着一身红色的外衣。那只动物旁边的那两只小动物和自己有点儿像。斑比一下子明白了,他们跟自己和妈妈一样,都是鹿。“来,斑比。”妈妈招呼斑比,“我们过去打声招呼吧。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听到“朋友”两个字,斑比迫不及待地想过去。可是妈妈走得小心翼翼的,每迈出一步都要四下看看。斑比只好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慢慢地跟在妈妈身后。

很快,对方也看到了他们,缓缓地向这边走来。出于礼貌,斑比先跟姨妈问好,可他的心思其实都在那两只小鹿身上。“你好,斑比。”爱娜姨妈慈爱地说,“这是我的两个孩子,戈博和法丽娜。你们快一起去玩吧。”

三个孩子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大眼瞪小眼。戈博紧紧地挨着法丽娜,他们好奇地盯着斑比,同时,斑比也在打量他们。“去玩吧。”斑比妈妈说,“你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孩子们还是站在那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突然,法丽娜纵身一跃,转头跑开了,她可不愿继续忍受这种尴尬的氛围。

斑比立刻跟着跑了起来,随后戈博也加入了他们。三个孩子在草地上飞奔起来,突然,法丽娜掉头开始往回跑,他们瞬间便撞成了一团。接着,他们又开始互相追逐,玩得不亦乐乎。当他们停下来的时候,一个个累得东倒西歪、气喘吁吁的。现在,尴尬的气氛荡然无存,他们已经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了。

三个孩子站在草地上,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你跟金龟子说过话吗?”法丽娜问斑比。斑比摇了摇头,他没有跟金龟子说过话,他甚至都不认识金龟子。“我经常跟金龟子聊天。”法丽娜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得意。

戈博插嘴道:“说起来,我的鼻子曾经被刺猬扎过。”他努力显得轻描淡写、毫不在乎,可是微微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他很得意。“刺猬是谁?”斑比急切地问道。对斑比来说,和朋友们在一起分享各自经历过的趣事非常棒。他小小的脑袋瓜就像一块海绵,热切地吸收着各种信息。“刺猬是个可怕的家伙!”法丽娜叫道,“他浑身上下长满了尖尖的刺,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你觉得他凶恶?”戈博问,“他可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动物。”“是吗?”法丽娜毫不留情地反问道,“他不是刺伤过你吗?你倒是会装老好人。”“哦,那不能怪他,是我太想跟他说话了,主动凑到他跟前,但他不想跟我说话。”戈博解释道,“而且他只是轻轻地刺了我一下,我并没有觉得很疼啊。”

斑比问戈博:“为什么他不想跟你说话呢?”“他不想跟任何动物讲话。”法丽娜插嘴道,“无论是谁,只要一有动物靠近,他就把自己缩成一个刺球,让对方没法儿靠近。妈妈说,他这样做是为了把自己和大家隔绝开,他喜欢独自生活。”“也许他只是出于害怕和谨慎。”戈博说。“对了,”斑比问,“你们知道‘危险’是什么意思吗?”

听到这句话,戈博和法丽娜都变得严肃起来。三个孩子把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戈博想了一会儿,然后迎着斑比好奇的目光,一边绞尽脑汁地思索一边说:“危险……那是一种很糟糕的东西吧。”然而他并不确定。“是啊,”斑比紧张地说,“我知道它是一种很糟糕的东西。可是,它到底是什么呢?”三个小家伙不约而同地哆嗦了一下。

突然,法丽娜大叫道:“我知道危险是什么了!危险就是我们应当敬而远之的东西!”说完,她就跳着跑开了,她可受不了这种沉重的气氛。斑比和戈博也跟着她蹦蹦跳跳地跑起来。他们开始了新一轮的追逐游戏。

三只小鹿在沙沙作响、丝缎般柔滑的草地上尽情地翻滚,刚才那点儿小小的恐惧早就被他们抛到九霄云外了。玩累了,他们便停下来歇一会儿,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谈天说地。远处,两位妈妈亲密地站在一起,说一会儿话、吃一会儿草。

又过了一会儿,爱娜姨妈抬起头,招呼孩子们:“戈博、法丽娜,快过来,我们要回家啦。”

斑比妈妈也喊道:“过来吧,斑比,我们也要回家啦。”“再玩一会儿嘛,妈妈。”法丽娜撒娇道,“就一小会儿。”“让我们再玩一会儿吧。”斑比也央求道,“我们正在兴头上呢。”戈博也怯生生地重复了一遍斑比的话。这三个孩子现在都不愿意回家。

爱娜姨妈看着斑比妈妈,笑着说:“我说什么来着?他们只要玩在一起就不愿意分开了。”

突然,一件大事发生了。只听一阵有力的蹄声轰隆隆地传来,小树枝噼里啪啦地纷纷折断,树叶也沙沙作响。斑比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见两个影子从灌木丛中冲了出来。他们在草地上风驰电掣地奔跑,兜了一个大圈子后,又消失在森林里。紧接着,他们再次冲出来,飞跃到离斑比不远的地方停住了。

斑比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震惊得屏住了呼吸。他们长得跟妈妈和爱娜姨妈很像,但不同的是,他们的头上都顶着巨大的鹿角,上面还点缀着棕色的斑点,白色的尖叉反射着闪闪的银光。他们都无比庄严俊美,气度非凡。那是两只雄鹿。“哦!”法丽娜情不自禁地轻轻叫道,戈博也轻声地“哦”了一声。然而斑比一言不发,他看得入了迷,彻底忘记表达心中的感慨。

那两只雄鹿迈开优雅的步伐,转身朝不同的方向走去,回到了森林深处。体形较大的那只雄鹿从孩子们和两位妈妈身边经过的时候,目不斜视地挺着胸膛,沉默中带着威严。

孩子们大气都不敢出,敬畏地目送两只雄鹿消失在森林里。良久之后,法丽娜第一个打破了沉默,“他们是谁?”法丽娜有些紧张,也有些激动,她的声音比平时尖细得多,还微微颤抖着。戈博小声重复了一遍法丽娜的话。斑比依旧一言不发。“他们是你们的父辈。”爱娜姨妈严肃地说。

之后,他们没再多聊,便各自回家了。

斑比跟着妈妈走在回家的路上,酝酿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开口问道:“他们没有看到我们吗?”

妈妈知道斑比指的是那两只雄鹿,回答道:“他们当然看到了。”“那他们为什么不跟我们说话呢?”“他们只在某些特定的时刻才会跟我们说话。”“那他们为什么不和我们待在一起呢?”“他们一向不跟我们待在一起,只是偶尔才会来找我们。”

斑比仍然满腹疑惑,“他们会跟我说话吗?”“会的。”妈妈肯定地说,“等你长大了,他们就会跟你说话了,你们还能一起活动呢。”

斑比跟在妈妈身边,默不作声地走着。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两只雄鹿。“哦,他们多帅啊!”他只有这一个念头。

妈妈像是看透了斑比的心思,“斑比,只要你能躲过危险,好好地活下去,有朝一日,你也会像你的父辈一样高大威猛。”

斑比深吸一口气,心里满是期待和喜悦。第五章快乐成长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斑比一天天地长大了。他过得非常充实,每一天都会学到许多新知识,有时候甚至有点儿应接不暇。

斑比学会了主动侦听,不再像以前一样被动地等着声音传入耳朵。现在,他能够准确地捕捉到哪怕最细微的声响。清风拂过枝头的沙沙声,野鸡跑过灌木丛的脚步声,田鼠在小路上来回奔跑的啪嗒声,老鹰在九天之上的尖啸声,斑鸠笨拙展翅时的扑棱声……这些都逃不过斑比的耳朵,他已经掌握了侦听的技巧。

斑比还学会了运用自己的嗅觉。现在,他能在风中准确地分辨出草木的清香和泥土的芬芳,还能靠气味辨别出附近有什么动物,无论是他的朋友兔子先生、狐狸,还是戈博和法丽娜,他都能准确无误地嗅出他们的气味。他有信心,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像妈妈那样优秀了。

现在,斑比更喜欢静谧的夜晚。相比于白天在草地上四处奔跑,他更喜欢在夜里行动,然后在白天躺在树荫下休息。通常,他会听着炙热的阳光烘烤空气发出的嗞嗞声,慢慢入睡。

时不时地,斑比会从睡梦中醒过来,像妈妈一样听一听附近的动静、嗅一嗅身边的空气,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通常只有山雀在叽叽喳喳地聊天、小虫在嗡嗡地叫、林鸽在缠绵,于是他便会再次满意地安然睡去。

夜晚的森林既庄严肃穆,又充满生机。每当夜幕降临,斑比就会来到草地上活动,他经常能遇到一些老朋友,他们同斑比一样,看起来也比白天时更加自在,不用紧绷着神经。

斑比还认识了灰林鸟,那可是个有趣的家伙。灰林鸟每天都活力四射,忙着吸引动物们的注意。他总是喜欢吊着嗓子高声尖叫,吓唬别的动物。如果有动物被他吓到了,他就会得意洋洋地大笑。而当动物们向他投去谴责的目光时,他早已窃笑着飞走了。

自从发现灰林鸟特别喜欢吓唬人后,每次遇到灰林鸟,斑比都会急忙走上前去问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或者斑比会装作被吓到的样子说:“你刚才可吓死我了。”每当听到这些话,灰林鸟都高兴极了。

斑比还经历了几场暴风雨,有的在白天,有的在晚上。斑比经历的第一场暴风雨是在白天。那时,他正待在家里,眼看着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仿佛白天一下子缩短了。恐惧在他的心里蔓延开来。当暴风雨开始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时,森林里的所有树木仿佛都在大声哀号。斑比吓得呆若木鸡,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世界末日就要来了。

顷刻之间,大雨倾盆而下,仿佛一道瀑布覆盖了整个森林,大伙儿都赶紧躲到自己的藏身之处。然而,哪怕是最茂密的灌木丛,也抵挡不了这样的狂风暴雨。好在没过多久,天空便不再电闪雷鸣,雨水也渐渐温柔了。啪嗒啪嗒的雨点滴了一个多小时才收住,此时,静谧的森林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雨水从枝头落下,汇入地上蜿蜒的溪流,渗入大地,最后流出森林。这时,动物们才敢出来溜达,之前暴风雨所带来的恐惧早就被冲刷得一干二净,随着雨水一去不复返了。

那天傍晚,斑比和妈妈很早就向草地走去。太阳还没有落山,经过阳光的烘烤,空气变得更加清新好闻。森林里响起了成百上千种声音,大家都在兴奋地跑来跑去,相互问候。

草地边是一片橡树林,斑比每次去草地时都会经过一棵美丽的大橡树。

这天,斑比和妈妈路过这棵橡树时,一只松鼠正坐在高高的树枝上向他们打招呼。斑比早就认识他了,他的毛色和斑比的一模一样,斑比第一次见到他时,还以为他也是一只小鹿呢,结果却空欢喜一场。那时的斑比还什么都不懂。

第一次见到这只松鼠,斑比就非常喜欢他,因为这只松鼠很懂礼貌,也很健谈。他能在树上风度翩翩地转身、跳跃、攀爬,同时还能轻松自如地保持平衡。松鼠会把小爪子十分得体地放到胸前,脑袋有节奏地点来点去,讲出滑稽有趣的话来。更难得的是,他说话很有条理,还妙趣诙谐。

松鼠使劲摇着自己的大尾巴,冲斑比和妈妈喊道:“下午好呀!真高兴再次见到你们。”

斑比和妈妈停下脚步,看着松鼠顺着树干一溜而下。“嘿!”松鼠关切地问,“经历了刚才那场暴风雨之后,你们还好吧?看到你们都平安,这可真是太好了,我很担心你们呢。没有什么比平平安安更重要了。”

不等斑比和妈妈回答,松鼠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到了树顶,嚷道:“下面太潮湿啦,我得去找个干爽点儿的地方!唉,你们不知道我多害怕下雨啊!我像只老鼠一样缩在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动,什么也干不了,只能在那里虔诚地祈祷千万别出什么事。不过,还好我的橡树经得起考验。我对他不离不弃,从来没想过搬家。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这里很安全,但是在暴风雨到来时,无论我在哪儿,就算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也会感到害怕。”

松鼠激动地坐直了身子,用漂亮的大尾巴保持身体平衡,用两只小爪子不停地拍着胸口。大家都看得出来,他刚才的确是受到了惊吓。“我们正要去草地上晒太阳。”斑比妈妈说。“啊,这真是个好主意。”松鼠在树上翻了个跟头,“我也要到树梢上去,找个能晒太阳的地方。”说着,他就跑开了。

草地上热闹非凡。兔子一家、爱娜姨妈和她的孩子们,甚至斑比的父辈们也在草地上,吃草的吃草,谈天的谈天。

斑比立刻凑到法丽娜和戈博身边,跟他们聊了起来。他提议大家一起去玩一会儿,法丽娜和戈博立刻就同意了。于是,他们开始绕着圈子跑。法丽娜玩得特别疯,她朝气蓬勃、聪明活泼,是个爱说爱笑的姑娘,满脑子都是新鲜念头。而戈博很快就累坏了,他刚刚才经历了暴风雨的洗礼,心还在怦怦直跳。戈博看起来很柔弱,拥有吟游诗人般忧郁的气质。斑比很喜欢他,因为他天真善良,乐于助人,还总是把别的动物往好的方向想。第六章人类

光阴如流水般匆匆而逝。现在,斑比已经知道了哪种草最合自己的胃口。然而,每当他想依偎在妈妈身边的时候,妈妈却常常把他推开,不再任由他撒娇。“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妈妈总是这样说。甚至有几次,大中午的,妈妈会突然一言不发地离开他们的小屋,看都不看斑比一眼。走在路上时,妈妈也不再回头照看斑比,根本不管他有没有跟上。

有一天,斑比一觉醒来,发现妈妈不见了。他的脑袋蒙了好一会儿,然后逐渐清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被妈妈撇下了。

斑比忐忑不安地徘徊着,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焦虑,满脑子都是妈妈。他可怜兮兮地叫着妈妈,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斑比用耳朵听,用鼻子嗅,把所有的本事都用上了,可还是找不到妈妈,他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最后,斑比绝望了,他再也待不住了,慢慢地走出了家门。

斑比沿着熟悉的小路一边走一边寻找妈妈,时不时地停下来呼唤几声。他心里满是害怕和无助,迈着迟疑的步伐,越走越沮丧。

突然,斑比听到有两个稚嫩的声音跟他一样在呼唤着:“妈妈!妈妈!”他停下脚步,仔细地听。没错,是戈博和法丽娜的声音。

斑比循着声音飞快地跑过去,果然,戈博和法丽娜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他们并肩站在一棵接骨木旁边,可怜巴巴地喊着:“妈妈!妈妈!”

听到灌木丛里传来沙沙声,戈博和法丽娜都以为是妈妈回来了,顿时欣喜若狂。可一看到来的是斑比,他们又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变得更加沮丧。但看到他们,斑比不知道有多高兴,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再孤单了。“我的妈妈不见了。”斑比带着哭腔说。“我们的妈妈也不见了。”戈博说得很是凄惨。“她们去哪儿了呢?”斑比问。“我也不知道。”戈博叹了口气,他痛苦得都要哭了。

突然,法丽娜说:“我想,她们可能和我们的父辈在一起。”

戈博和斑比吃惊地看着她,仿佛被这个想法吓到了。“你的意思是,她们去找我们的父辈了?”斑比声音颤抖地问道。

法丽娜摆出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但其实她什么也不知道,她甚至不知道这个念头是打哪儿冒出来的。戈博重复了一遍斑比的问题。法丽娜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神秘兮兮地说:“是的,我想是这样的。”

不管怎么说,这总算是个新想法。可是,斑比并没有因此放松一些,他感到既伤心又茫然无措,根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斑比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戈博和法丽娜跟在他身后。三个孩子大声呼喊着:“妈妈!妈妈!”最后,戈博和法丽娜停下了脚步,他们不想再往前走了。

法丽娜说:“我们干吗不在这儿等妈妈回来呢?如果继续往前走,等妈妈回来了就找不到我们了。”

可斑比不愿放弃,继续寻找妈妈。他穿过一片浓密的灌木丛,来到一片小小的空地上。走到空地中间时,他突然愣在了那儿,像是被魔法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原来,在这片空地边一棵高高的榛树旁,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斑比从来没有见过人类。斑比还闻到了一股特别难闻的气味,他也从来没有闻过那种气味,既浓烈又刺鼻,令人作呕。

斑比怔怔地盯着那个人。那人非常瘦,身上几乎没有毛,面色苍白,眼睛里闪着凶狠冷酷的光。斑比感到跟那个人对视非常痛苦,想逃离这里,可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仍旧站在那儿,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人。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