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子年(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苟子

出版社:四川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聋子年

聋子年试读:

聋子年是指农历中没有立春前这几天的年份。意思是没有春不吉利,如果结婚的话对男方犯冲,因此死了男人,女人只好当寡妇,又叫寡妇年。——摘自《百度》

2010年春节,不管是离成都远的,还是离成都近的都回家过年了。唯有陈子明没有走,仍旧蜗居在成都市郊的出租屋里。并不是说他不想回去,只因他没有办法实现给父母的承诺-----带一个成都的女朋友回家。

在出租屋里,陈子明看春晚,上网。听着外面起起伏伏的爆竹声,陈子明就有点想哭……初

早上,陈子明冲了包方便面,刚拔了两口,就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一个自称是张阿姨的说,你老爸生病了,很严重,你赶快回来吧!陈子明禁不住打了个寒颤,问道,他、他啥子病?对方说,你别问了,回来就知道了。挂了。

陈子明后悔没问清到底是在城区医院的哪个病室。接着对这个张阿姨的电话又有些质疑。便直拨家里的座机——通了,却无人接。

陈子明没敢再犹豫,第一反应就是钱。

将农业银行卡、身份证和几件换洗衣服塞进行李包就锁门来到大街上四处张望,正好一个络腮胡的中年男子骑一辆红色摩托呼地一声停在他跟前。

去火车站多少钱?络腮胡说,我也是顺路,你给

十块吧。

陈子明说,平常打出租车只要二十块,你也太黑了吧。络腮胡也不生气,居然笑了笑,呵,这过年过节的,算加班噻。

陈子明楞了一下,抬腿跨上摩托车后座,“走吧,尽量快点,我还要赶到遂州的火车。”络腮胡说,没问题,那是短途,好买。

尽管已是大年初二,但成都火车北站的售票大厅里还是挤满了人。

短途果然好买,陈子明站了不到十分钟就买到了车票。一看离上车还有一个小时就抬眼

处张望,想买点东西填肚子。

这时,一位衣着时尚有点像个中学生模样的女子笑眯眯地来到他眼前,哥哥住旅馆不?陈子明瞄了一眼,没理她。那女子欺近他耳朵说,帅哥,像我这样的小妹随你挑随你选,快餐100块钱,最多耽误你半个小时,保证误不了你赶车。陈子明禁不住有些好奇,随口问道,啥叫快餐?女子感觉有戏,用屁股撞了一下陈子明的屁股,帅哥,你莫装嘛,去了就知道了。陈子明说,那,你先给我100块钱嘛。女子一下麻了脸,做梦吧你,当鸭子啊!陈子明说,当鸭子能挣钱啊?女子扭着屁股走开了,回头甩出一句:哼,看你那土不拉唧的样子,当鸭子都不配!

陈子明真想冲上去掐她的脖子!

经这么一折腾,陈子明胃口也没有了。熬着等到开车。一上车,陈子明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下了火车,陈子明就打一辆出租车直奔城区医院。结果把医院都找遍了,也没有一个叫陈昌福的病人。难道父亲他已经……陈子明不敢往下想,马上掏出手机又给家里打电话,还是没人接。只好回拨早上那个电话,通了。对方仍是那个什么张阿姨,对方似乎很兴奋地问,你是陈子明吗?现在在哪里?陈子明说我在医院里。

一阵静默以后,喂----儿子,你不直接回家,跑到医院去做啥子哦?陈子明一下子听见了母亲的声音,急迫地问,妈,老爸现在在哪里,到底得的啥病?母亲说,你先别问那么多,赶紧打个摩的回家来再说。

这条回家的路是陈子明自小到大走了二十几年的路。山还是那些山,树还是那些树,地里仍然是一片片麦苗,一片片碧绿的油菜。令他欣喜的是,仅仅两年没回家,这条以往坑坑洼洼的泥泞小路已变成了七米宽的水泥路。摩的跑在上面不颠不簸风驰电掣,十几分钟就到家了。

陈子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乡亲们大多数都修起了贴满白瓷砖的小洋房,而自家那三间龇牙裂缝的石柱头瓦房仍在寒碜地冒着白烟。老远就听到了母亲和父亲的争吵声。

驻足一听是母亲责怪老爸的声音:你好意思怪这个怪那个,你读了大学的儿子了不起,非要讨个城市里头的妹子,要是讨个农村上的,娃儿都上学读书了!

老爸的声音:我懒得和你说。唉,张大姐,你还不晓得,她年年月月都要去灵泉寺磕头烧香,求菩萨保佑儿子讨个城里的媳妇,现在都32了,讨到没有嘛?更可恶的是,这个龟儿子这两年硬是不回来,打电话问他也不说啥子,急啊,硬是急啊!

张姨:要我说也不全怪你们儿子,你们为啥非要逼他讨个城里的妹崽嘛,论他的条件要房没房要钱没有钱,一个月三四千块的工资在城里人眼里算个啥呀,在成都光买套房子就要一百多万,你扳起手指算算,你儿子那点工资不吃不喝要攒到猴年马月?更别说长相说着能力,不回来还是有他的难处。但话还得说回来,一个人总不能一条道走到黑,东方不亮西方亮呀,你们两口子这回算是开窍了,大城市里头的攀不上,在农村找一个聪明能干勤快的,到时候接到城里去,说不定做点生意还能发财哩!

最先发现陈子明回来的是栓在阶沿上的那条大黄狗,它没有汪汪汪汪地叫,而是又蹦又跳地摇尾巴。这让陈子明感到了一丝温暖。

母亲周四香听见动静就探着头出来望,一眼见到儿子就笑盈盈跑出来接过儿子手里的包。陈子明当头就问,老爸他?母亲好像怪异地笑了一下,说进屋吧。

陈昌福坐在灶屋没吱声仍旧扯他的风箱。陈子明进屋递给他爸一支烟。陈昌福接了顺手夹在耳朵上。

到了这时候,陈子明已经知道,老爸生病是假的。为什么呢?他想。

周四香说,儿子,别管他,你过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张姨,是我们请来给你保媒的。陈子明一听,一切都明白了。出于礼貌,他叫了声张姨。脸上有些发烫。

张媒婆说都这么大的人了,一说讨老婆娘还不好意思啦。

陈子明问,家里有茶叶吗?妈说,没有,平时哪个有闲工夫喝茶嘛?陈子明说,我到小卖部去买点,说着就出了门。他得趁这机会想想,是应付,是拒绝,还是同意张媒婆的撮合。

张媒婆望着陈子明的背影,心下琢磨,这娃丑也说不上有多丑,只是个头不高,但黝黑的脸上也还透着一股灵气,我那鬼妹崽要是没嫁人嫁这娃也不错,最起码是个大学生,虽然挣不到大钱,一辈子吃穿还是不愁的。

不一会儿,陈子明提着一大包豆腐皮、猪耳朵、口条、猪心之类的卤菜和一瓶可口可乐、一瓶沱牌曲酒就回来了。因为,他已经想清楚了一些事。

当陈子明要跟着母亲进灶屋帮厨的时候,被坐在堂屋里的张媒婆叫住了,子明你过来,阿姨有话问你。

陈子明走了过去。

你跟阿姨说说,你到底想找个啥样的妹崽。陈子明稍沉默了片刻抬起头对张媒婆说,不瞒张姨,前些年也就是我大学刚毕业那两年,我的心气确实高,非要找个城市里头的。哪晓得城里头的妹仔心眼还要高,一要工作好,二要工资高,三要小伙长得帅,四要房子面积大,周边环境好。而我这四条一条也沾不上边。去年,我们同事在成都郊区给我介绍了个跛子,人长得秀气,高中毕业,文化层次也不算太低,我们两个也谈得来。她们那里搞开发土地被国家征用完了,光房子就赔给她们家两套,每月还有生活费,就是啥事不干生活也没问题……张媒婆说,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干啦?

嗨,张姨,不是我不干,她们家只有这么一个女,要求我倒插门。当上门女婿我也满口答应,可我老父老母也只我一个儿子,我要求将老父老母接过去一起过。那个跛子妹崽还是说要得,可她的那个妈急得跳起

丈高,坚决不同意,其实我看得出来,她的父亲也是反对的。

看来你还是个满有孝心的娃儿,真是难得啊。张媒婆对陈子明充满着怜爱,子明你别急,我敢肯定你能讨到个好婆娘。说着,从衣服包包里头掏出一摞照片让他选,看上哪个就约哪个见面。

陈子明双手接过来,将一摞照片挨个挨个看,觉得好像都不错。最后指定一个眉目清秀身材苗条的女子说,就、就是她吧?张媒婆说,她是李家大湾李木匠的幺妹崽,人漂亮能干得很。就是她们家境不太好,大哥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是个晃晃,天天坐在麻将桌上,被李木匠骂到新疆去打工过年都没回来,讨了个云南婆娘,一家人像盯贼似地害怕偷着跑了;二哥二十七八岁是个傻子;家庭条件也像你们家样三间石柱头瓦房坐在半山坡上。李木匠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幺妹仔李丽身上。嗨,就看你娃有没有这个福分。

吃完晚饭天刚黑,陈子明就将酒足饭饱的张媒婆送到他们陈家坝的村口掏10元钱给打了个摩的。

陈子明没想到一回到屋里,他爸陈昌福又板着脸一个劲地问,你跟老子还舍得回来?说,为啥子不接老子的电话?你现在是翅膀长硬了,了不起了?扳起指头算算,两年了,成都这么近都不回来看看你娘老子是死是活?你晓得我们老两口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成都找不到,也不能死在成都噻,回乡坝头找个能干的妹崽还不比城里头那些只晓得洋盘、好吃懒做的强得多!

好了好了,人家不回来天天盼人家回来,现在回来了又吵,吵!周四香对儿子也有一肚子气,但这时候却只能当和事佬。对老头子说,儿子刚才已给他张阿姨说了,在成都郊区耍了一个,条件好得很,就是因为嫌弃我们老两口,儿子才不干的。现在人家张媒婆手头有差不多二十个妹崽,怎么也能找到个合适的,子明已经挑了一个。我们已经说好了,明天去金桥镇吉祥茶馆看人。如果看成了,子明你只管带家里来,买酒买菜的活你就别操心,包在我和你爸身上,别人家办得出来的我们家保证也办得出来。至于要打发的钱,一万二,我和你爸早准备好了,你的任务就是负责把人带回来,听见没有?

陈子明微微点了下头,有点百感交集。二

金桥镇是川中一大古镇,依山傍河一条街,从这头到那头不足一公里,密密匝匝全是青砖瓦房和砖混结构小矮层楼房。平常只有街道居民各忙各的事清静得很,但一到二

八逢场天,整条街面就热闹非凡,背背篼的挑箩篼的熙来攘往和各种买卖的叫卖声讨价还价声融汇一起,将许多要从这里路过的各种大小车辆堵在了场镇的两头。

陈子明在吉祥茶馆已经和他的准岳父坐在了一起。

李丽接到父亲李木匠的电话就穿过那条上百年的水巷来到吉祥茶馆靠河边的后院,第一眼看见那个与父亲和张媒婆坐在一起的陈子明土不拉几的,没有一点知识分子的做派,心里就凉了半截。刚想转身走,就被父亲叫住了。只好硬着头皮走到桌前。

还不叫张阿姨。李丽就红着脸叫了声张阿姨。

此刻的张媒婆也是第一次见到李丽,觉得着实是太漂亮了,她能否看上陈子明这个大学生还真不好说。于是就乐呵呵地说小丽,好漂亮喔,你老爸还真是歪竹子生正笋子哩,生出这么个天生丽质的女儿。

陈子明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李丽比照片上还要漂亮,心慌慌的只在她那黑色风衣紧束突兀的胸脯上瞄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赶紧手忙脚乱地站起来让座,然后提起茶壶倒水。

张媒婆说小丽你坐,我来介绍一下。指着陈子明说,他就是我们金桥镇出名的大学生陈子明,现在在成都一家中外合资的石油公司工作。

李丽低着头坐在茶椅上不吭声,秀丽的长发已掩住了她的大半边脸。

张媒婆又将目光转向李木匠,既然人都看到了,你们俩爷子究竟是个啥意见,也表个态。张媒婆有些急不可耐了。

李木匠嗑着瓜子,不紧不慢地说,啥意见啊,嘿嘿,我们当老的做不了主哈。这是他们年轻人的事情,要看他们有没有缘分。一边拿眼睛瞅他女子。

张媒婆嘿嘿笑笑,说,也是也是,现今又不是包办婚姻。就将目光转向李丽,走,我们到河边说几句话。猫腰一伸手就牵起李丽往河边走。

这条河叫马溪河,对于李丽来说也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她的初中三年与陈子明当年一样,也是每天要到学校蒸一顿饭,并且每天要到这河边来淘米洗红苕,饭后还要来洗饭盒。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与五年前一模一样,那棵一抱粗的皂角树上的老鸦窝都还不声不响地镶在茂密的枝桠间。所不同的是河里的水不在是清澈见底汩汩流淌的样子了,而是只有巴掌深,被鸭子搅得腥臭难闻。张媒婆没有顾及到李丽此刻的心境,而是开门见山地问道,小丽,你觉得子明怎么样?小丽摇了摇头回答说,不行。

我的傻女子,人家是正宗的名牌大学生啊?张媒婆故作非常不解,你能不能好好考虑一下再作决定?

张姨,说起来我与他还是同一个班主任老师,只不过他比我高八

个级。上课时老师时常拿他给我们树榜样,说他如何刻苦好学,成绩如何优异,考上了大学如何的了不起----可他三

二了还找不到女朋友?比我大整整十岁,根本就没有那种感觉。

啥是感觉,像我像你妈这样的农村老太婆一点都不懂。我们都巴望不得自己的儿女能干点,日子过得巴适点。你真要是嫁给这个陈子明,最起码脱离了山沟沟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脱离了在外打工,一天忙到黑,累死累活一个月也只有千二八百,除了房租生活费也剩不了几个,紧张忙碌不说还得受人的狗气;你要真嫁给了这个陈子明,要想在成都买房就在成都买,要想离娘家人近在遂州城住就在遂州城里买房,到时候张姨心闲了想到遂州城里耍两天,也有个落脚之处嘛。

李丽低着头沉寂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张姨,你跟我妈说的都一样,很有道理,可我这心里就是别扭,真要是和这个陈子明在一起还不知道怎么活哩。

张媒婆盯着李丽看了好一会儿问道,看来这事就没商量了——当然婚姻是个人的大事勉强不得,你不同意就算了。但是,我不是给你吹牛,像陈子明这条件,找不找得到你这么漂亮的我不敢说,但找个比你还能干的,我还是敢肯定的。

李丽没等张媒婆说完,转身就走了。

张媒婆来到茶馆门口,李木匠走出来小声问道,小丽是啥态度?

张媒婆摇了摇头,她不同意也不要勉强,我马上通知罗家弯村长那个妹崽过来。

李木匠一脸的尴尬,说也要得。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坐在茶桌边的陈子明就疾步朝水巷子奔去。

张媒婆回到座位上对陈子明说,别急,一会儿罗家湾村长和他的二妹崽就到。

陈子明一脸的沮丧,说,谢谢你,张姨。

不一会儿,一个比李木匠还年轻点的老头带着一个女子从前门进来突地站在了茶桌前。张媒婆一个劲地喊,坐,坐,坐。陈子明只在这个女子的脸上扫了一眼,紧挨鼻子的那颗黑痣就像一粒没揩干净的鼻屎,看去很是恶心。坚持坐了几分钟,陈子明就借口走出来,给张媒婆发了条短信:张姨,此女太……那个了!谢谢好意。发了短信就漫无目的逛起街来。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张媒婆就打电话过来说:罗家两爷子我已打发走了。你快过来,我又给你联系了一个。

陈子明犹豫了一下,就转身走进水巷,忐忑不安回到了刚才的茶桌。张媒婆说:你个狗日的,像条泥鳅转眼就遛了,转眼又回来了。陈子明手摸着脑壳笑了笑,这个妹崽该不会也那么丑吧。张媒婆说,漂亮的我担心你娃奈不何。

说话间,一高一矮两个衣着相当前卫的女子从河边走了进来。张媒婆说右边胖点的那个。

脸上涂了一层极厚的粉脂,年龄大约在二十五至三十之间,上穿粉红色毛衣,滚圆的颈脖和深陷的乳沟白得非常耀眼,下边黑色超短皮裙和长腿马靴将肉色弹力绒裤掩饰得性感非常,令陈子明恨不得将目光穿透到里面去。待二人近前侧身坐下的瞬间,陈子明才发现她穿的是条黑皮短裤,只不过在裆前横加了块布。

张媒婆介绍说:刘文英,从广州回来的;陈子明,新桥镇唯一的一位大学生,从成都回来的。

刘文英没有乡下妹崽的腼腆与羞涩,很大方地回应说:我很早就认得他,我上小学四年级,看见过他上台领奖---好像是初中化学全校第一名。

张媒婆问陈子明,有没有这回事。陈子明说有,我读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参加了初中三年级的化学竞赛。

张媒婆的脸上一下子就堆满了笑,看来子明比文英只大个五

岁,还是很般配的。这么说,子明你先表个态。陈子明说,妹妹这么漂亮,我担心自己配不上她。

刘文英说:我不在乎一个人的外表,只看他是否有才干。

张媒婆一口接过来说:只有两人加深了解才晓得对方是不是真有才干。按照子明父母的意思,如果文英你没啥意见,就要求你今天上家去。

刘文英说:我爸和妈今天去看外婆了,要明天才回来。

可是,子明等不及,她后天就要回成都。张媒婆催促说,要不你先去看看,回头再征求你父母的意见。

可是,当他们刚穿过水巷就在当面街就碰上了陈子明的父母。张媒婆指着刘文英问要不要得时,陈昌福两口子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将张媒婆拉到一边小声说,就是讨不到,也不能要这种人。陈子明解释说,你们这是少见多怪,在成都满城的妹崽都是这副打扮。陈昌福一下子提高了嗓门,要不得就是要不得,讨个傻子也不能讨她妈只“鸡”。

张媒婆赶紧制止道,陈麻子你不要那么大声好不好,是好人是坏人,不能单凭穿着打扮,你先观察观察了解了解再下结论嘛。陈昌福说也行,但我们先不打发钱和东西。

可是,等他们转过身来,刘文英已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三

李木匠强忍住一腔怒火回到李家大湾,看见女儿李丽像个没事人似地坐在堂屋里磕着瓜子看电视,就走到房背后从柴禾堆里抽了五六根桑树条子气势汹汹地跨进堂屋将门一关,厉声喝道:小丽妹仔——跟我跪倒!紧接着抡起桑树条子就打。刚打两下,尽管李丽跪在地上紧咬着双唇没有哭,却被听到响动的云南嫂子从房间里屋冲出来拦下了。

不一会儿,李丽的母亲、二哥和侄儿侄女也从外面回来了。

李丽的母亲哭着骂李木匠:你个老行头,女儿就是有天大的错,你也不能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云南媳妇也接着附和说:爸,妹都是大人了,你有话好好说,只要在理,她肯定要听你的噻。

李木匠的气没有消,这个屋里他是老大,但他最怕的人就是云南媳妇。需要郑重声明的是,北方人管自己的老婆叫媳妇,而四川人管儿子的老婆叫媳妇。李木匠的云南媳妇是他前几年花了三万块钱托人在云南买来的。他们一家人凡是都让着她,害怕偷着跑了,搞得人才两空。所以,李木匠不敢把矛头指向媳妇,而是指着老婆说:打小就是你娇惯出来的,现在人大了,翅膀长硬了,老子的话根本就不听了。

云南媳妇没有接话,伸手硬把李丽从地上拽到高板凳上坐下。李木匠老婆哭丧着脸回驳道:女儿回来,我都把情况问清楚了。那个陈子明个子矮小,人又长得丑,你硬要逼着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呸,人家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才生,不是因为有这个弱点,早被城市的妹仔抢了,怎么还会跑回农村来找。老话说,福生丑人边。人家坐在成都二十几层的楼上办公,一个月工资五六千块,你们见过没有?嗯,想在成都安家就在成都买房,想在遂州安家就在遂州买房,没有福气的妹仔还享不到他的福。怪只怪,我们祖坟上没有冒青烟,我没有生出聪明能干的儿女上大学,才受这份窝囊气。你个小丽妹仔啥本事莫得,就是人长得好看点,要是嫁到这山沟沟里头,穷不死你累也把你累死。

晚上,李丽与母亲同睡一张床上,说了很多贴心的话。李丽闭上眼装着睡熟了,耳朵确认真听着母亲的每一句话:妹仔,听张媒婆说这个陈子明不吃烟不喝酒不赌牌不打麻将,这种人省吃俭用过日子踏实,在现在这个社会不好找啊。人一辈子,累死累活图什么,还不是图富裕点,日子过得轻松点。真要像我和你爸一样,自己这辈人苦不出头不说,就是下辈人,下下辈人也出不了头。不说远了,就说现在我们这周围好多山沟沟不通公路,占百分之八九十的男娃儿三十好几还结不到婚,有好多花几万块跑到云南那边去买的,回来最多跟你生个娃儿,过个一年半载就悄悄跑了。就像你嫂子,又矮又黑,我们还要像神一样把她供着,真担心哪一天偷着跑了,你大哥这一辈子就全完了。还有你二哥,自从那年读书惹了祸遭人打了傻不哩叽的,我和你爸总有要死的那一天,他又怎么办?妹仔啊,我和你爸都指望你有出息,没考上大学,找个能干点的女婿也行呀!四

陈子明在家里呆了三天,正月初

就回到成都的公司上班了。无意中将李丽的照片从衣兜里翻落出来,竟然被同一个办公室的几个同事看见了,都称赞陈子明是酒醉后来人艳福不浅,他们讨的婆娘没有一个赶得上这个妹仔漂亮。要他如论如何尽快叫到成都来,众弟兄们好与他共同分享美丽与快乐。陈子明表面上装着很受用,心里却是很不是滋味。

接下来,大伙就关切地问买房结婚的事。陈子明不好扫大家的兴,只好顺着往下说,就是拿不定主意是买在成都还是买在遂州。几个同事都纷纷发表各自的看法,成都三环路以内的房价都在一万元以上,三环路以外偏远的地段都在八千以内,砖混结构的二手房更别提了,比框架式的电梯公寓还要贵,很多有钱的成都人都跑到成都周边的二级城市买房,划算……

陈子明以前对相关房价的议论充耳不闻,可今天屈指一算,心里着实吓了一大跳,如果在成都买个三室两厅至少要一百多万,而自己这些年省吃俭用也只有十二万多点的积蓄,就是在遂州城买房也差得悬远啊!

正月十五大年。刚起床,陈子明的手机震动起来,一看号码是张媒婆打来的,心中不禁颤了一下,手一慌却摁到回绝键。于是马上拨了过去,通了:喂,张姨,你打电话找我呀?

嗳,李家大湾的那个李木匠,就是……唉,你晓得。昨天在金桥镇赶场找到我说,他那女子李丽愿意和你耍朋友了,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如果愿意,我就抽个时间把她领到成都你们面对面谈一下。陈子明心中暗喜,却欲擒故纵地说:张姨,谢谢你,容我考虑一下答复你。

张媒婆说,你是不是已另外耍了。陈子明说,没有。

没有,你就跟我爽快点,我好回人家话。陈子明忙说,我、我愿意!如果说成功了,我谢你个月月发财一千二百元,另加一个猪脑壳。

令陈子明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上午

十一

点就接到张媒婆叫他去成都火车北站接人的电话。

张媒婆和李丽就站在成都火车站广场一个四面八方都看得见的地方等,眼睛不停地左顾右盼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与车辆,担心陈子明来了看不见。刚过一刻钟,一辆黑色“奥迪”朝着她们开了过来,吓得仍穿着那件黑色风衣的李丽连连后退,直到嘠然停住。

车门打开,陈子明探出头来给了张媒婆和李丽两人一阵惊喜。陈子明说一路都是红绿灯,还堵了四次车。首先将张媒婆让进了副驾驶座位,再把李丽牵进后座与自己紧挨在了一起。

别说张媒婆是第一次坐这么豪华的车,就是李丽,在深圳打工偶尔打的坐的也仅仅是桑塔拉、夏利,坐这么豪华气派的轿车也是头一回,心里自然对陈子明涌出了别样的滋味,紧挨着陈子明,也并不觉得委屈了。

陈子明更是无比的激动,斗胆地伸手过去,慢慢将李丽的手抓住了。

车在一栋望不到顶的高楼前停下。陈子明下车给司机说了声谢谢。司机笑着说,谢个啥,要用车说一声就是了,只是结婚喝喜酒别忘了小弟就行了。

陈子明将张媒婆和李丽带到公司食堂吃了午饭,才进入电梯到他的二十三层办公室。

办公室的豪华气派,对李丽来说只有在深圳老总的办公室才见过,心里暗想这个陈子明还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陈子明带着两人在自己的办公室转了一圈。几个同事都笑着要喜糖。陈子明就给技术股长请假,说今下午请半天假,加上明天后天是星期六星期日,带上女朋友去转转成都的楼市。股长笑着说,可以,小心别把弟妹搞丢了。

他们刚下到一楼,张媒婆就对陈子明说,我这几天都在跑路,累得很,想找个地方休息。陈子明说要得,我就先送你老人家去我们公司招待所。

招待所就在附近100米远处。张媒婆说自己累了想休息是托辞,真正的意义是自己不能夹在两个年轻中充当点灯没泡的角色。本次成都之行,李木匠再三交待,一定要促成这段姻缘,但又担心陈子明占了女儿便宜又不要了,只要他把房子买了结婚证办了,人就是他的了,但张媒婆仍是顾虑,仍是担心李丽心高看不上陈子明。所以,当陈子明将她送到招待所开好房时,避着李丽悄声对陈子明说,人我跟你带来了,成与不成全看你的表现了----小丽比较含蓄,你要主动一些,女娃子并不难对付,只要你男娃子脸皮子厚有耐心,不但要摸她的手,还要把握好时机摸她的奶亲她的嘴,想尽千方百计骗上床把她睡了,不是你的人也是你的人了。

陈子明挠着头笑,但心里却已经跃跃欲试。

成都有多大是个什么形状?别看陈子明在这里待了七八年,但却从来没有心情舒畅地转悠过。一下午,领着李丽转了一个公园跑了两家房屋中介,了解到了成都的房价比同事们讲的还要玄乎得多——市中心繁华地带,没有新建楼盘,只有二手房,每平米价位一万四五;新建楼盘都在偏远的市郊,价位每平米打死也不低于一万。

不知不觉,路灯亮了才想起把张媒婆一个人丢在招待所,就赶紧打电话问张姨,睡醒了没有,该吃夜饭了。张媒婆笑着说,等到你娃的夜饭吃,人早饿死了——我已回到遂州自家屋里了,早吃过晚饭了。

陈子明有些急了,张姨,不是说好了要在成都耍两天的嘛?张媒婆说,当务之急是你与小丽耍,真要你与小丽成了实事,以后老子在你那儿耍,要你嫌都嫌不走。你跟我开的宾馆房间没有退,留给你与小丽今晚住吧,但一定要把握好分寸。陈子明连声说谢谢张姨。

陈子明挂断手机笑着对自己说,还好,今下午总算没辜负张姨一片良苦用心——通过一下午的接触,李丽对自己不但有好感,还产生了依恋之情。于是又试探着问,想吃啥尽管说。

我遇到大款了,想吃啥尽管说,人参燕窝----只怕你买不起。逛了一下午,李丽着实感到有些累了,紧拽着陈子明的手臂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故意刻薄地回答道。

陈子明回答道,人参燕窝肯定买不起,那我们就去九眼桥吃成都最有名的小吃----麻辣烫。

买衣服,你肯定要带我到成都最有名的地方荷花池买最“昂贵”的衣服,李丽知道成都东西最便宜的地方就是火车站附近的荷花池,一件衣服再贵也超不过伍百,所以又故意刻薄地说。

陈子明脑子转得很快,非常巧妙地回答道,看来只有一样你最满意。

李丽顿时不解,啥?

我的心啊!陈子明说得很认真。

只要你肯挖出来,我就一定要吃,李丽见陈子明笑着没回答,就在他手臂上用力掐了一下,快挖呀,你看我敢不敢吃?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