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调换机(装在口袋里的爸爸)(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杨鹏著,郑凯军绘

出版社:浙江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身体调换机(装在口袋里的爸爸)

身体调换机(装在口袋里的爸爸)试读:

一、老鼠爸爸

“吱吱……吱吱……”

星期天的上午,我正在做作业,身后传来老鼠的叫声。我火冒三丈,将笔一搁,就回过头去找老鼠。

哼,这老鼠也太嚣张了,大白天的就敢出来捣乱,它当我是空气吗?

我找了半天,没有找到老鼠,却看见我那像拇指一样大的爸爸正趴在床头柜的台灯下,四肢着地。他的手弯成了爪子状,不停地刨桌面。他的嘴巴大张着,用牙使劲地啃木头,看起来跟老鼠似的。

我惊呆了,心想:爸爸这是在干什么?

等等,故事讲到这里,你一定会问我:你的爸爸怎么只有拇指那么大?

好吧,让我来告诉你——

如果你看过《装在口袋里的爸爸》其他故事,你会知道,我爸爸原来和别的爸爸一样,是个身高一米八几、五大三粗的壮汉。他之所以会变小,是因为我的妈妈老是骂他。骂他一次,他就缩小一厘米,再骂一次又缩小一厘米,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只有拇指大的小人儿了。变小后的爸爸什么都干不了,只能整天待在我的口袋里,当我的“教育部长”,随时随地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由于这个原因,他成了名副其实的“装在口袋里的爸爸”。

看着爸爸怪异的举止,我着急地问:“爸爸,你怎么啦?”

爸爸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朝我吱吱地叫了两声。爸爸的眼神不像过去那样温顺、善良和呆萌,而是变得十分疯狂和凶狠,对,跟老鼠的眼神一模一样!

天哪,爸爸这是怎么啦?他不会是疯了吧?

我伸出手去,想把爸爸拎起来,放到手心里问个究竟。但是,爸爸的动作异常迅速敏捷——他冲到床头柜的边缘,顺着桌腿,噌噌噌就爬到了地上。我看得目瞪口呆,心想:爸爸的身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活了?对于爸爸的身材来说,床头柜跟悬崖差不多,他这一手,堪比电影里的动作明星!

爸爸四肢着地,哧溜哧溜地朝门口跑去。我追上去,想要抓住他,但是,一方面因为他小,另一方面他也变麻利了,我根本抓不住他!

爸爸冲进厨房,钻进储物柜,吃起储物柜里放着的火腿肠、方便面……储物柜里的食物被他啃得七零八落。这倒也罢了,最令我吃惊的是,他竟然啃起了生猪肉,还啃得津津有味的。

我忙喊道:“爸爸,快停下。你怎么啦?”

爸爸理都不理我。

我心急如焚,想:早上起床的时候,爸爸还挺正常的,专心致志地坐在台灯的灯座上摆弄一堆小零件,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难道是中邪了?听说人中邪了就会变得疯疯癫癫,不可理喻!

这可怎么办?对了,我还听说桃木剑可以驱邪,过年逛庙会时,我还缠着妈妈买过一把。它就放在我的房间里,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我冲进房间里,翻箱倒柜地将桃木剑找出来,然后再冲回厨房,拿着桃木剑对准储物柜上的爸爸,学着电影里的道士喊道:“急急如律令,一切妖魔鬼怪,快快闪开!”

爸爸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心中一喜,想:看起来有戏!

但是,爸爸并没有恢复正常,却从被他弄得一片狼藉的储物柜上爬下来,飞快地朝客厅跑去。我赶紧追过去,大声喊道:“爸爸,快回来!”

就在我快要追上爸爸的时候,爸爸突然钻进了墙脚的一个老鼠洞里。我心急如焚,想:我们小区是旧小区,我们的房子是老房子,老鼠成灾,爸爸不会被老鼠洞里的老鼠给吃掉吧?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爸爸被老鼠们分吃的可怕景象,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对着老鼠洞喊道:“爸爸,你快出来啊!”

没有回答。我将桃木剑伸进老鼠洞里,使劲地捅着。

吱吱吱……

老鼠洞里传来老鼠的叫声。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趴在地上往老鼠洞里看,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冲了出来,是爸爸!

我还来不及高兴,几只又肥又大的老鼠便从老鼠洞里冲了出来,爸爸正仓皇地奔逃——他成了大老鼠们的猎物。我挥舞着桃木剑驱赶老鼠,老鼠们四处逃窜,纷纷钻回了洞里。

客厅里终于看不到老鼠影了。我刚松口气,却发现爸爸也不见了!

我大声喊道:“爸爸,你在哪里?”“吱——”

厨房里传来类似老鼠的凄惨尖叫声,我冲进厨房一看,只见爸爸的一只脚被老鼠夹夹住了——那是妈妈事先放在那里的,她在老鼠夹的前面放了一块香喷喷的肥肉,本想用来诱惑老鼠,没想到老鼠没抓到,爸爸却中招了!

我用两根手指捏住爸爸的腰,小心翼翼地将老鼠夹子打开,将爸爸的脚从它下面拉了出来。“爸爸,你没事吧?”我问道。

爸爸好像听不懂我的话,吱吱叫了两声,使劲地挣扎着,还不停地扭过头、张开嘴想咬我。

看来,爸爸病得不轻!我得想办法应对眼下的情形。

我找了个装面巾纸的小纸盒,将爸爸放了进去,又用透明胶封上了纸盒口,然后拿起电话,拨通了120。我大声喊道:“医生,救命,我爸爸疯啦!他不会说话了,只会发出吱吱的叫声,像老鼠一样爬来爬去……我家住在……好的,请马上赶来!”

爸爸使劲地挠纸盒子,我用手指拍了拍盒子,安慰他:“爸爸,你忍耐一下,救护车很快就来了!”

我有点担心:医生看到爸爸这模样,会不会把他送进精神病医院?爸爸的身材那么小,会不会是精神病医院有史以来最小巧玲珑的病人?

我正琢磨着,爸爸的声音从纸盒子里传了出来:“杨歌,快放我出去,我快要憋死了!”

咦,爸爸又会说话了,他恢复正常了吗?

我说:“不行。爸爸,万一你又发疯了怎么办?”

爸爸不高兴地说:“发疯?谁发疯啦?快放我出来!”

疯子一般都不认为自己是疯子,就像小偷不承认自己是小偷一样!

爸爸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动静,就朝我嚷嚷道:“杨歌,你还愣着干什么?你再不把我放出来,我真的要憋死了!”

我想将爸爸放出来,但是想到他刚才的疯样,我心有余悸,对他说:“不,爸爸,我不能放你出来。不然你再乱跑我可抓不住你!”

为了让爸爸呼吸到新鲜空气,我找了一把小刀,在纸盒子上戳了几个洞,接着说:“爸爸,你再等一会儿!等医生给你检查完,确定你没事了,我就把你放出来!”“别胡闹了,杨歌,我没有病,不用看什么医生!你快放我出去!”

爸爸一边说,一边用脚将纸盒子踢得砰砰响。

二、爸爸的新发明

我对使劲地踢面巾纸盒的爸爸说:“爸爸,你刚才的行为很不正常。你应该有病就治,不能讳疾忌医。”

爸爸说:“我真的没病,刚才我会那样,是因为我的最新发明成功了!”

我愕然:最新发明?爸爸又发明新东西了!爸爸以前发明过很多东西,比如聪明饭、摇钱树、后悔药、美梦制造机……他这次又发明什么了?

我小心翼翼地问:“爸爸,是不是你的新发明出故障了,把你变成了疯子?”

爸爸的发明通常都很不靠谱,这回恐怕也重蹈覆辙了吧?

爸爸生气地说:“杨歌,你胡说什么呢?我发明的是身体调换机。刚才,我把自己的身体和老鼠的身体进行了调换!”

见我还不太明白,他补充道:“换句话说,我用身体调换机让我的思想进入老鼠的大脑,让老鼠的思想进入我的大脑。由于这个原因,我的新发明也可以叫思维转换机。”

原来,刚才的爸爸已经不是爸爸了,而是老鼠,因为他的身体里运转的是老鼠的思想。难怪他听不懂我的话,只会发出吱吱声,举止变得那么奇怪。

我好奇地问:“爸爸,这么说你刚才变成了老鼠。当老鼠是什么感觉?”

爸爸说:“我刚才像灵魂附体一样附到了老鼠身上。我钻进了老鼠洞,里面很深,像肠子一样七弯八绕,那里的老鼠多得难以想象:公的、母的、老的、小的,什么样的都有。我怕别的老鼠认出我不同寻常,因此举止小心翼翼的。有一只母老鼠好像很喜欢我,缠着我不放,我上哪儿它跟去哪儿……”

我打断了爸爸的话,说道:“打住,我对老鼠的生活没什么兴趣!这么说,你真的没发疯?刚才你的身体差点让老鼠给吃掉了,你知不知道?”

爸爸说:“我不知道,不过我真的没病!杨歌,快把我放出来吧!待在这里跟蹲监狱似的,好难受!”

我忙撕开纸盒子的口,用两根手指像捏一只菜青虫似的,将爸爸捏了起来,放在手心里。“哎哟——”

爸爸痛叫一声。我这才发现,爸爸的腿肿得厉害——应该是刚才被老鼠夹给夹的。

我问:“爸爸,你的腿受伤了吧?”

爸爸说:“没事,拿药酒擦一下就好了!”

嘭嘭嘭……

外面有人敲门,我将爸爸放在茶几上,快步走了过去。“病人在哪里?”

门口站着两个抬着担架、穿着白大褂的人,其中一位神色焦急地问道。

这时,我才想起我刚打了120。

我很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是我弄错了,我爸爸他没疯,他现在好好的呢!”

白大褂又说:“我们可以给他检查一下,万一我们走了他病情复发就麻烦了!”

我嗫嚅着说:“他……他不在家,他出门去了!”

爸爸那么小,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会把他送到实验室去做研究的,我不能把爸爸交出来——刚才太着急,我忘了这一点。

那白大褂的脸顿时黑了半边。他很严肃地说:“小朋友,120可不是打着玩的!你没事拨打120,可能会耽搁我们救治别的病人,甚至错过抢救病人生命的机会!你的家长呢?”

我低头不言,妈妈的声音传了过来:“杨歌,怎么啦?医生怎么到我们家来了?”

白大褂生气地对妈妈说:“请你好好管教你的孩子。他没事拨打120说他爸爸疯了,我们赶了过来,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太过分了!……”

白大褂对妈妈好一顿说教,妈妈连连道歉。等白大褂走了,妈妈关上门,揪着我的耳朵问道:“杨歌,你没事打120干什么?”

我的耳朵一阵火辣辣的疼。我想把事情经过跟妈妈讲清楚,但这时,我看见爸爸正坐在茶几上朝我做手势,让我不要把身体调换机的事情说出来。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我只是告诉妈妈爸爸的腿被老鼠夹给夹了,我担心爸爸,就打了120。但医生们来了后,我又怕医生会拿他去实验室做研究,就又告诉他们没事——我将爸爸新发明的事给瞒下了。

妈妈听说爸爸的腿被老鼠夹子给夹了,顿时紧张起来,放开我的耳朵,冲到茶几前,查看爸爸的腿伤,问道:“杨歌他爸,你没事吧?你怎么那么不小心,竟然让老鼠夹子给夹了?”

爸爸摇头。

妈妈拿来药酒,一边替爸爸上药,一边数落了我一顿。她还让我要看好爸爸,不能再让爸爸发生危险。

回到房间后,我好奇地问:“爸爸,可以让我瞧瞧你的新发明吗?”

爸爸指着手上戴着的一部形状像手表的机器,说道:“这就是身体调换机。它的操作很简单:你只要按下手表上的一个按钮,并将手表对准你要调换身体的对象,机器会发射一道绿光,你的思想就能进入他(它)的大脑,他(它)的思想就会被挤到你的身体里——这样就和他(它)调换身体了。”

我说:“爸爸,要是跟你调换身体的那只老鼠带着你的身体不见了踪影,你再也找不到它了,那怎么办?或者你在老鼠的身体里,被困在了某个地方,回不来了,你又会怎么办?”

想到万一爸爸的身体调换不回来,要当一辈子的老鼠,我心里就堵得慌。

爸爸得意地说:“我早就想到这一点了——我预设了调换身体的时间。刚才,我设定的时间是十五分钟。你瞧,十五分钟后,我不是自动调换回来了吗?”

我还想再问些问题,妈妈推门进来,说道:“你们俩在嘀咕些什么呢?杨歌,快做作业!孩子他爸,我是让你督促杨歌学习的,不是让你跟他聊天的!”

爸爸闭口不言了,我也只好按捺住好奇心,低头专心地做作业。

三、我变成了小猪

第二天上学,我在小区里遇见了邻居吴奶奶,她正抱着一只小猪坐在小区花园旁边的长椅上晒太阳。那是一只宠物猪,身体像只小猫那么大,浑身雪白,吴奶奶给它取名叫“宝贝”。现在是初秋,清晨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小猪闭着眼睛,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舒服得直哼哼。想到一大早就要赶去学校上课,我心里有些不平衡,对爸爸说道:“爸爸,你瞧吴奶奶的宝贝猪,每天睡完吃,吃完睡,也不用上学、做作业,多舒服啊!我要是也能像它一样悠闲就好了!”

爸爸说:“你羡慕它,就跟它交换一下好了!”

我正想说我怎么可能跟猪交换呢,突然,一束绿光向我射了过来,我眼前一黑,经历了短暂的眩晕,我发现自己正舒舒服服地仰躺着,全身被阳光晒得暖烘烘的。与此同时,我还听见了人们的惊呼声:“杨歌,你这是怎么啦?”“他干吗趴地上啊?这孩子不会是疯了吧?”“小学生也玩行为艺术吗?”

……

我心里一惊:我怎么啦?

我睁开眼睛,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不远处,一个背着书包的男孩,正四肢着地,在地上爬来爬去,不时地跟猪似的用嘴巴拱地上的土。周围的人们用看疯子的眼光看着他,一边议论一边大笑。而那个男孩,竟然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我翻转起身体,想要看得更清楚些,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来:“宝贝,怎么啦?”

我抬头看见一张长满皱纹的瘦脸,是吴奶奶。她一边哄着我,一边用手轻拍我的身体。这时,我惊异地发现,我竟然一丝不挂地躺在了吴奶奶的怀里!

我突然明白了:爸爸用身体调换机把我和小猪的身体对调了!现在,我的思想进到了小猪的大脑里,而控制着我的身体的是小猪的思想。难怪我会像猪一样趴在地上,还用嘴刨地!

我脸红了——不知道小猪的脸会不会红?

我挣扎了一下,大声喊道:“爸爸,快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但是,我的嘴里只是发出了哼哼的叫声——天啊,我不会说人话,只能像小猪一样哼哼叫了!

吴奶奶抚摸着我的脖子,焦急地说:“宝贝,你是不是不舒服?”

她好像不是在跟一头猪说话,而是在跟她的孙子说话。

不远处的我,不,是我的身体——“杨歌”,在拱翻了花园里的花草后,又像猪一样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蹭来蹭去,用树皮给自己挠痒痒。看客们笑得前俯后仰。我羞得无地自容,大声喊道:“那不是我,那是吴奶奶的宝贝猪!”

不过,我的嘴里只能发出哼哼的声音,看着“杨歌”的蠢样,我恨死爸爸了!“杨歌”哼哼了两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向小区外面走去。我的天,小猪要把我的身体带到哪里去?

我想要去追他,不让他再给我丢人。吴奶奶却把我抱得紧紧的,着急地说:“宝贝,你怎么啦?是不是饿了?我带你回家吃东西!”

吴奶奶把我抱回她家,将我放在沙发上,拿出香喷喷的饼干和小蛋糕招待我。我的肚子的确饿了,在一种本能的驱使下,我只好暂时不管那个杨歌,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

我吃得津津有味,心想:这年头,猪吃得比人都好!

吴奶奶见我吃得香,摸摸我的头,说:“宝贝,你慢慢吃,我去洗碗,打扫卫生!”

我心想:我得马上找到“杨歌”,把身体调换回来才行。不然的话,小猪不知道还要闹出多少笑话来呢。要知道,它用的可是我的身体,别人笑话的不会是猪,而是我!

见吴奶奶进了厨房,我悄悄地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跑到门边,举起一只猪蹄去扳门把手,但是那把手太高,我够了几次都够不着,我正着急的时候,看见鞋柜旁边放着一把小凳子。我用嘴把它拱到了门边,努力跳了好几次才爬上去,我伸出猪蹄,终于把门打了开来。这时,吴奶奶听见动静,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我忙溜出门去。吴奶奶追了出来,一边追一边喊:“宝贝,快回来!你要去哪里?乖乖,外面很危险!”

我一溜烟跑下楼梯,冲出门去,累得气喘吁吁。估摸着吴奶奶也要从门里出来了,我忙溜进花丛里躲起来。吴奶奶走出楼门,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像风一样从我身边小跑过去——她跑起路来快极了,小区里的邻居给她取了个外号,叫“草上飞”。我庆幸地想:要是我没躲进花丛里,绝对会被她抓到。小猪太胖了,身体圆滚滚的像皮球,也该减减肥了!

我从相反方向逃出了小区。站在大马路上,我不禁有些茫然:我该上哪里去找我的身体呢?爸爸还待在我的口袋里吗?被小猪控制着思想的“杨歌”会把他给弄丢吗?要是爸爸丢了,我还能变回去吗?爸爸给我和小猪调换身体时,设定时间了吗?要是没有,爸爸又丢了,我会不会永远被困在猪的身体里永远做猪?……

我越想越害怕,使劲地甩头,把那些可怕的念头甩出我的大脑。

我决定去学校看看——爸爸以前就能驾驭小猪,没准爸爸指挥它去学校了呢?

我小跑着来到公交车站。过了一会儿,开往我学校的公交车来了,我跟着人流跳上了公交车。因为人多拥挤,大家都想早点乘上车,因此,没有人注意到我。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坐车没买票。

我的眼前全是人腿,我小心翼翼地闪避,以免被别人的脚踩到。公交车开了,那些腿终于也安静下来,我松了口气,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突然,我看见一位衣着时髦的男青年将手伸进一个衣着同样时髦的女孩的手提包里,用两根手指飞快地夹起一个钱包,正要塞进自己的怀里。我想大声喊“小偷”,但我想起我只能发出哼哼的叫声,可我又不能看着他公然行窃却坐视不管。于是,我冲过去,跳起来咬他。小偷的手背被我咬出一排牙印,他啊的一声尖叫,手一抖,钱包掉到地上。小偷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他的尖叫声引来了众人的目光。时髦女孩发现自己的钱包掉在地上,愣了一下。小偷飞快地捡起钱包,递给她,谄媚地说:“姑娘,刚才我看见你的手提包拉链开了,钱包掉在地上,正想提醒你,不知从哪儿来了一头猪,也不知道为什么咬了我一口,我被吓了一大跳,所以才喊的……大家要当心啊,小猪闹‘猪疯’咬人,比疯狗咬人还厉害!”

乘客们听了他的话,都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后面的乘客被前面向后退的乘客踩到脚了,发出更多的尖叫声。

这小偷太狡猾了!竟然恶人先告状。“不要相信他!他是小偷!”

我大声喊道。但是,我现在是一只小猪,只能发出哼哼的声音。

小偷弯下腰,揪着我的,不是,是小猪的耳朵,皮笑肉不笑地说:“好可爱的小猪啊!”

我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痛,这家伙,竟然笑里藏刀地报复我!

我嗷地痛叫一声,朝他扑过去。小偷没想到我会反抗,被我扑倒在地,怀里噼里啪啦地掉出七八个钱包。乘客们恍然大悟,纷纷说道:“他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包?”“咦,那不是我的钱包吗?”“他是小偷,抓住他!”“刚才他偷了那个女孩的钱包,小猪发现他偷东西了,才咬他的!”“快报警!”

……

不一会儿,警察开着警车过来了。公交车停了下来,在乘客们的协助下,小偷乖乖地落入法网,被警车带走了。

车子再次开动时,乘客们互相打听我是谁家的猪,纷纷夸奖我是他们见过的最聪明的猪。

听到大家夸奖,我心里美滋滋的。可转念一想:当猪有什么好自豪的?想到现在我的外表是一只猪,就恨得牙根发痒!

四、猪宝贝大闹学校

公交车在学校附近的站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后,我迫不及待地冲下车,朝学校跑去。这时,早已过了上课的点,学校的门已经关上了。我冲着校门哼哼叫唤,想要进去。看门大爷像葫芦一样光溜溜的脑袋从传达室里探了出来。他看了看我,摆摆手说:“去去去,这里是学校,你这只小猪来学校干什么?”

说着,脑袋又缩回了传达室里。我在学校门口跑来跑去,想着进去的办法。看着围栏,我在想:要是小猪的身体瘦一点的话,倒还可以钻进去,但吴奶奶宝贝猪的身体这么圆滚滚,往里钻万一被卡在栏杆中间,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来,那就惨了!

我正一筹莫展之际,一个穿着制服的快递员骑着电单车过来,按响了门铃。看门大爷见是快递,打开了小门,签收快递员交给他的包裹。我趁看门的大爷没留神,一溜烟绕过他的脚边冲进了学校。大爷见我进学校了,朝我追过来,一边跑一边喊:“站住!小猪进学校啦!快抓住它!”

学校保安听见他的喊声,纷纷朝我跑来,想要抓我。虽然小猪的身体肥胖,但毕竟体形小,还算灵活,在看门大爷和学校保安之间像一条鱼似的钻来钻去。正在操场上上体育课的同学看到我,全都哈哈大笑起来,七嘴八舌地说:“哎哟,哪里来的猪?好可爱耶!”“小猪快跑!不要被抓住了!”“小猪加油!”

……

我横穿操场,钻进花圃里。借着花草的隐蔽,我逃过了看门大爷和保安们的围追堵截,从花圃的另外一边钻出来,跑进教学楼里。

我很快来到我所在班级的教室门口,往里一看,只见“杨歌”正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一边睡还一边打呼噜,鼻子很丢人地冒出一个忽大忽小的气泡来。

我松了一口气,心想:太好了,我的身体没有丢!

这节课是数学课,数学老师冷面杀手(他通常面无表情,对学生十分严厉,所以大家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外号)看见“杨歌”睡得如此肆无忌惮,抄起教鞭,从讲台上走下来,站在“杨歌”面前,脸色铁青地吼道:“杨歌!”“杨歌”睡得像一头猪,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并且他的呼噜打得更大声了。同学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杨歌”,窃窃私语地说这胆子也太大了,这回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冷面杀手揪住“杨歌”的耳朵,“杨歌”抬起头来,用迷离混沌的眼神看了冷面杀手一眼,哼哼了两声,还想继续睡。

同学们先是一愣,接着哄堂大笑,我觉得我可真是老猴跋落树跤——丢人丢到家了!

冷面杀手说:“你上课睡得这么香,我猜你今天要学的内容全会了!你来做这一道题吧!”“杨歌”一脸茫然,仿佛冷面杀手说的不是中国话,他不知道冷面杀手在说什么。唉,“杨歌”现在虽是人的身体,可脑子里住的是一只猪啊!猪怎么能听懂人话?“杨歌”站了起来,离开座位,随即四肢着地,像猪一样爬到了黑板前。全班同学惊呆了。看着“杨歌”丢人的蠢样子,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冷面杀手的脸黑得像包公,他将粉笔递给“杨歌”。“杨歌”接过粉笔,以握拳的手势握着粉笔,在黑板上鬼画符。同学们的笑声几乎可以把天花板给掀翻。冷面杀手气得七窍生烟,他厉声说道:“你给我站到教室后面去!”“杨歌”四肢着地,爬到了教室后面。

我羞得无地自容,不禁冲进教室里。同学们见一只猪突然闯进了课堂,全都愣住了。趁着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我跑到讲台上,将椅子推到黑板前,跳了上去,用两只猪蹄夹着粉笔,唰唰几下,将黑板上的题目很麻利地做了出来——那道题本来就不难,何况我昨天晚上还预习过呢!

顿时,教室里掌声雷动。

同学们纷纷夸奖我:“哇,好聪明的小猪!”“好萌哦!”“它是拍电影的明星猪吧?”

……

冷面杀手吼道:“谁的猪?它怎么会跑到学校里来?”

我飞速跑到“杨歌”身边,朝“杨歌”的口袋喊道:“爸爸,快把我和小猪的身体对调回去!”

可是,我还是只能发出哼哼的声音。我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如果目光有能量,我愤怒的目光肯定能把“杨歌”的口袋烧出个洞来!

冷面杀手以为我是“杨歌”带到学校里来的,更加怒不可遏,吼道:“杨歌,给你妈妈打电话,让你妈妈马上到学校里来。太过分了,不仅上课捣乱,还把猪带到学校里来!这学你还想不想上了?”

把妈妈叫到学校里来?哎呀,我摊上事了,我摊上大事了!妈妈非骂死我不可,哼,这都怪爸爸!“它在那儿!”

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我扭头一看,只见看门大爷和保安们堵在了门口,一个身手矫健的保安冲过来,不等我逃跑,就将我抓住,紧紧地抱在怀里。看门大爷说:“老师,对不起,是我没看好大门,让它闯进教室里来的,我这就把它带走!”

冷面杀手挥挥手,不耐烦地说:“快带走!”

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使劲地挣扎,同学们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

就在我要被带出教室的一刹那,我看见爸爸趁大家不注意,半个身体从“杨歌”的口袋里探了出来。他将手中的手表对准了“杨歌”,一道细小的绿光射中了我的身体,我觉得眼前一黑,一阵眩晕。当我睁开双眼时,发现我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小猪被保安们强行抱走——我和小猪的身体对调回来了。

我松了口气,浑身一阵舒坦。见大家还依依不舍地看着楼道,冷面杀手用教鞭敲着桌子喊道:“回过神来,继续上课!”

然后,他又指着黑板说:“杨歌,这道题猪都做出来了,你却没做出来!以后你再上课睡觉,就会变得连猪都不如!”

同学们哄堂大笑。我脸上火辣辣的,脱口说道:“这道题明明是我做出来的嘛!”

同学们愣了一下,随即笑得更厉害了。有的同学笑得捂住肚子,有的笑得全身发颤,还有的同学干脆笑得趴在了桌子上。

我突然意识到,我这么说,不是在说我就是刚才的那只猪吗?我真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我心想:哼,下课后,我一定要找爸爸好好地算账!

五、瓦刀脸和光头强

下课后,我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将爸爸从口袋里掏出来,生气地说:“爸爸,你太过分了,竟然把我变成了猪!”

爸爸一脸无辜地说:“杨歌,你不是很羡慕小猪吗?我帮你实现了你的心愿,你应该谢我才对啊!”

我脸涨得通红,说:“你是在拿我当小白鼠做实验!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说着,我用两根手指抓住爸爸的腰,晃动手臂,让爸爸在空中“飞来飞去”。

爸爸吓得两只手臂像小鸟的翅膀一样在半空中扇动着,尖叫道:“杨歌,快放我下来……我恐高!”“爸爸,前两天上语文课,我学了一个成语,叫‘投桃报李’。你让我当了一回猪,我就让你感受感受当小鸟的滋味吧!”

哼,爸爸刚才让我那么丢脸,我得给他一点教训,让他记住才行!

第二天,学校组织秋游,去一个原始森林保护区游玩。同学们都很兴奋,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大家一路上又唱又叫。

森林保护区里,古木参天,遮天蔽日,浓荫覆盖,处处阴凉。我们顺着一条开满野花的狭窄小路往里走,松涛阵阵,花香扑鼻,耳边不断地传来鸟鸣猿啼,好一派原始森林的质朴景象。

参观完森林博物馆和野生动物园,班主任给我们限定了范围,让我们自由活动。

我带着爸爸在山道上走着,这儿瞧瞧,那边看看,看到哪里都新鲜,只觉得眼睛不够使。“杨歌,快看左前方!”

爸爸突然大声喊道。

我往左前方一看,竟然看见一只身上长着白色斑点的小鹿从林间闪过。哈,除了在动物园里,我还从来没有在外面见过鹿呢!

我好奇地追了上去,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小鹿跑得很快,在树林子里绕来绕去,好像是在跟我捉迷藏。不知道追了多久,突然,耳畔传来砰的一声响。我吓了一大跳,问:“爸爸,什么声音?”

爸爸说:“好像是枪响!杨歌,快去看看!”

我顺着枪响的声音跑去,很快,我看见了两个又高又壮的中年男子。他们一个是瓦刀脸,长得有点像笑星赵本山,另一个是光头,跟《熊出没》里的光头强像极了!他们俩一人端着一管猎枪,一边跑一边追逐可爱的小鹿。

小鹿惊慌失措地奔跑着,时不时地回头看一下。刚才,一定是这两个家伙朝小鹿开的枪。

我义愤填膺地冲到他们面前,大声说:“你们想干什么?这么可爱的小鹿,你们竟然要猎杀它!”

光头强吼道:“让开,小屁孩!这鹿又不是你家养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我想起自然老师曾说过野鹿是国家级保护动物,于是我据理力争,说道:“野鹿是国家保护动物。保护动物,人人有责!”

说话的时候,我觉得义正词严,全身闪耀着正义的光辉!

瓦刀脸推了我一把,说:“跟他啰唆什么?快追!别让鹿跑了!我刚打中它的腿,它跑不了多远!”

我被推倒在地上,狼狈地爬起来。两个猎人又去追小鹿了。我势单力薄,还是个孩子,拦不住他们,这可怎么办?

爸爸说:“杨歌,快追上去,我有办法阻止他们!”

我一边追,一边迟疑地说:“爸爸,你这么小,有什么办法?”

爸爸说:“你忘了我的新发明吗?”

啊,我怎么把它给忘了?这可真叫捧着金饭碗讨饭吃!

我撒腿就跑。因为他们追追停停,我很快追上了他们。爸爸从我的口袋里面探出身子,伸出手来,将身体调换机对准了瓦刀脸,机器发出一道绿光,击中瓦刀脸。然后,爸爸又把机器对准了小鹿,发出了一道绿光。

瓦刀脸和小鹿突然愣住了——他们刚交换完身体,一时没适应,正在调整和反应呢!

光头强举枪对准了小鹿,砰的一声枪响,“小鹿”一个赖驴打滚,在地上滚了几圈,躲过了这一枪。紧接着,它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树林深处跑去。光头强穷追不舍,“瓦刀脸”把猎枪扔到一边,双手着地,也追了上去——他的动作像小鹿般灵活优美。

我问:“爸爸,现在怎么办?”

爸爸说:“追!”

我跑得像风一样快,快到山顶时,我看见“小鹿”站在悬崖边,惊慌失措,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呦呦的声音,它的目光中充满了悔恨。光头强拿枪瞄准了它。“瓦刀脸”四肢着地,一会儿看看光头强,一会儿看看“小鹿”。

我趁他们不注意,躲到了树丛中。

爸爸说:“这下子你知道被人猎杀的滋味了吧?”

爸爸按下身体调换机,把瓦刀脸和小鹿的身体调换回来了。

就在光头强要开枪的一刹那,瓦刀脸喊道:“住手!”

光头强转过头来,诧异地看着瓦刀脸,问道:“大哥,你说什么?”

瓦刀脸说:“我说住手,放过它!”

光头强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看着瓦刀脸,说道:“大哥,你不会是疯了吧?这鹿在野味酒店里可以卖大价钱呢!我们好不容易逮到这么一个机会,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啦!”

光头强不搭理瓦刀脸,转过头去,瞄准了小鹿,准备开枪。

六、小鹿报恩

瓦刀脸扑上去,撞开了枪支。

光头强怒吼道:“你干什么?”

瓦刀脸说:“我跟你说了,放过它!”

光头强和瓦刀脸打了起来,小鹿趁机溜走了。

两个人打得鼻青脸肿,最后都躺在了地上。光头强见小鹿已经逃跑了,生气地说:“大哥,你是脑子进水了吗?竟然把它放跑了!”

瓦刀脸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知道吗?我刚才变成了那只小鹿,被你追杀。我现在终于知道随时可能丧失生命的感觉有多么可怕了!”

光头强看着瓦刀脸,瞪大眼睛说道:“怎么可能?大哥,那是你的幻觉吧?”

瓦刀脸摇摇头,说:“不是幻觉,是真的!我想叫你不要开枪,可是却说不出话来。就在你要开枪时,我又变回来了!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猎杀野生动物了!你答应我,以后也不要再干这种缺德事,要不然,也许有一天,你也会跟我一样的!”

爸爸在我的口袋里面笑道:“惩罚你们的不是上天,是我!”

光头强看着瓦刀脸,点点头,说道:“大哥,我答应你!”

接着,两个猎人将猎枪砸了,把枪的残骸扔下悬崖,离开了。

我从树丛里钻出来,高兴地说:“爸爸,你的发明太棒了!这两个猎人不猎杀野生动物,很多野生动物可以幸免于难了!”

爸爸得意地说:“那可不?”

我掉头往回走,没一会儿,发现自己迷路了,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发出一声惊呼声,爸爸问:“怎么啦?”“爸爸,我迷路了!你知道怎么回去吗?”“不知道……这片森林大得很,天黑以后,很多野生动物会出来活动。我们现在很危险,得想办法离开才行!”

刚才,我还觉得森林保护区风景秀丽,现在,却觉得它危机四伏。我警惕地东张西望,生怕从什么地方突然间钻出一条蛇或者一只野兽来!

窸窸窣窣……

不远处的灌木丛中,传来可疑的声音,我吓了一大跳,心想:那儿该不会是藏了一只狼,或者大老虎吧?

我想跑,却感觉两腿发软。难道我要葬身虎口?不是说好人有好报吗?我们父子刚做了好事,上天不会对我们这么不公吧?

我急得满头大汗。灌木丛中钻出一只小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是刚才那只小鹿!

我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我刚才可是救了你一命,你却差点吓死我!”

小鹿走到我面前,用头蹭蹭我的手臂,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我。我的爱心一下子膨胀到了极点,心想:好萌哦!

爸爸说:“杨歌,你看看小鹿的伤口,想办法帮它包扎一下。”

我蹲下来看了一下小鹿的后腿。它的后腿只是被子弹蹭破了皮,虽然伤口还在流血,但伤得并不严重。我想了想,从脖子上摘下红领巾,用红领巾替它包扎伤口。包扎完伤口后,我站起来,摸摸小鹿的脑袋,说道:“小鹿,以后看到拿着枪的坏人,你可要离他们远一点!快回家吧!”

小鹿走在我的前面,走了一小段,停下,回过头来望着我。我挥挥手,说:“快走吧!”

小鹿没有走,反而朝我点头。爸爸猜测道:“杨歌,小鹿是不是知道我们迷路了,想要送我们回去呀?”

我问小鹿:“你是想送我们回去吗?”

小鹿点点头,我欣喜若狂。太好了,小鹿不但能听懂我的话,还能带我们走出丛林!

小鹿将我们送到我们初遇它的地方,然后依依不舍地走进了森林深处。我激动地说:“爸爸,小鹿给我们引路,这不是童话故事吗?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爸爸说:“很多动物都是善良的,我们要保护动物!”

我点点头,朝着老师规定的集合点大步走去。快到目的地时,大家已经都集中了。我听见班主任问大家:“你们有谁看到杨歌了?”

同学们纷纷摇头,我心里想:糟糕,迟到了!

我大声说:“老师,我在这里!”

班主任回头看见我,批评道:“杨歌,你上哪儿去了?大家都在等你。你知道浪费时间就是谋财害命吗?你太没有组织纪律性了!”

我把刚才救小鹿,然后迷路的事情向老师说了一遍。班主任不信,认为我是在给迟到找借口。

虽然挨了批评,但想到我救了一只小鹿,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七、和老师换身体

一天晚上,我正在做作业,爸爸得意扬扬地告诉我:他的身体调换机2.0版本研发成功。我问爸爸2.0版和1.0版相比,有什么特别之处。爸爸说1.0版本只能让人和动物调换身体,2.0版本可以将人与人的身体对调。

我惊喜地说:“爸爸,那岂不是我想变成谁就能变成谁了吗?”“的确如此!”

第二天上数学课,冷面杀手让我起来回答写在黑板上的一道应用题,我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冷面杀手说:“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做,你脑子里装的是稻草吗?……”

冷面杀手批评学生从来都很不客气,言语既尖锐又刻薄。除了少数几个尖子生,大部分同学都曾被他骂得狗血淋头。我突发奇想:要不我和冷面杀手也调换一下身体,让他尝尝当学生被骂的滋味!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爸爸,爸爸同意了。他将身体调换机对准了冷面杀手,朝他发射了一束绿光。眨眼间,我发现自己站在了讲台上,讲台下面,坐着“杨歌”。他一脸疑惑,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

哈哈,我和冷面杀手成功地对调了身体,而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我指着黑板上的另外一道题说:“刚才那一道题你不会做,那这一题你总该会做了吧?”“杨歌”指着我说:“你……你……怎么……”

我打断了“杨歌”的话,学着他的口气说道:“杨歌,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回答不出来,你上课都在睡觉吗?你回答不出问题,竟然还敢用手指指着老师,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将他平时用来批评学生的骂人话全搬了出来,噼里啪啦地说了他一顿。“杨歌”羞得满脸通红,想要争辩。我指着他的身后说道:“你给我站到教室后面去,不准开口说话!”“杨歌”愤怒地瞪着我,但最后还是顺从地站到了教室后面。

同学们都看着我,奇怪,他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我和同学们面面相觑了几秒钟之后,才恍然大悟:现在我是老师了,除了批评学生,我的主要任务是讲课。

可是,虽然我占着老师的身体,但我的思想还是杨歌的啊。俗话说“给人一杯水,自己先要有一桶水”,我是个学习不太好的学生,自己连“一杯水”都没有,怎么能给学生讲课呢?

就在我犯难的时候,讲台上的讲义跃入我的眼帘。我松了一口气,心想:谢天谢地,幸好冷面杀手备好课了。

我照着讲义念了起来,但念得磕磕巴巴的。黑板上的板书,我也写得歪歪扭扭的。我心虚地朝讲台下面望了一眼,只见同学们有的在看漫画,有的在传字条,还有的像小鸡啄米似的在打瞌睡……竟然没有几个认真听讲的——这可是以前冷面杀手上课时从未发生的事情!“不许做小动作,不许看课外书,不许打瞌睡,都给我认真听课!”

我大发雷霆,用教鞭敲着讲台吼道。现在我知道当老师有多不容易了。难怪老师们看到我们开小差会生气。

同学们见我生气了,全都收敛起来,睁大眼睛看着我。这一下,我更紧张了,脑子一片空白,说话竟然也结巴了——虽然冷面杀手上课很严肃,不生动,但从来没有像我今天这么磕巴过!同学们全都诧异地看着我。

我心急如焚,这可怎么办?要不然,还是让爸爸把我和冷面杀手的身体调换回来?可是我又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有机会让他知道被罚站的滋味有多尴尬难堪,就这么换回来,罚站的人岂不又变成我了?

我的目光在同学们中间扫视一圈,当我看到陈雪虎时,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我假装咳嗽了两声,说道:“咳咳,我今天喉咙不舒服,陈雪虎,今天你来当助教,把接下来的课讲完!”

陈雪虎是尖子生,他不仅学习好,体育、品德等各个方面都很优秀,另外,他家里还很有钱,是个“富二代”。他走到讲台上,落落大方地讲起课来。他事先一定预习过了,因为他的课上得不仅深入浅出,知道同学们学习的难点所在,而且还风趣幽默,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地开怀大笑。我十二分崇拜地看着陈雪虎,心想:要是有一天,我能像陈雪虎一样棒就好了!

下课铃响了以后,爸爸将我和冷面杀手的身体调换回来,我又重新变回了杨歌。

冷面杀手一边收拾讲义,一边对我说:“杨歌,到办公室来一趟!”

同学们都同情地看着我。我的死对头、外号叫老肥的同学幸灾乐祸地对我说:“杨歌,你今天真够倒霉的,不就没回答上问题来吗?又是挨骂又是罚站,还要被叫到办公室去谈话!”

我瞪了他一眼,垂头丧气地去了办公室。

冷面杀手正坐在办公室等我。他脸色铁青地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装傻,问道:“什么怎么回事?”

冷面杀手说:“我怎么会跑到你的身体里去了?”

我装出一脸惊诧的样子,说:“老师,您说什么?您跑到我的身体里去了?刚才上课的时候,您叫我起来回答问题,我的头突然非常痛,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冷面杀手用怀疑的目光打量我,我低下头,心想:无论如何,调换身体的事情都太匪夷所思了,而且也没有证据,我只要一口咬定不知道怎么回事,冷面杀手就什么也发现不了。

过了一会儿,冷面杀手摆摆手,说:“好了,你回教室里去吧。”

我松了一口气,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我听到冷面杀手喃喃自语道:“真没想到挨骂和被罚站的滋味这么难受,我以后要改变教育学生的方式……”

八、我成了优等生

回教室的路上,我遇见了陈雪虎,突然我的脑子里产生一个冲动:要是能成为陈雪虎就好了!

我小声说:“爸爸,陈雪虎人长得帅,学习成绩好,体育也不错,家里还特有钱,又深受同学欢迎,他是我的偶像!要是我能成为他,哪怕只有一天,我也心满意足了!爸爸,你帮我和陈雪虎调换一下身体吧?求求你了!”

爸爸一开始怎么都不答应,但经不起我的软磨硬泡,最后只得同意了。他的身体从我的口袋里钻出来,按了一下身体调换机,朝陈雪虎的后背射出一道绿光……

我和陈雪虎的身体同时一颤,我先是感到眼前一黑,然后是短暂的眩晕,之后,我的思维挤进了陈雪虎的身体,变成了“陈雪虎”,而陈雪虎进入了我的身体里,变成了“杨歌”。

我以为被困在我身体里的陈雪虎会大喊大叫,会抗议,但“杨歌”只是吃惊地看了我一眼,嘴巴张得大大的。我怕他会问我问题,匆匆地与他错身而过。我爸爸也趁他不注意,从“杨歌”的口袋里爬出来,顺着衣服滑到了地上,又飞快地奔到了教学楼走廊的一个角落里,躲了起来。我走过去,看看四下无人,将他拾起来,装进“陈雪虎”的口袋中。

我镇定自若地走进教室,在陈雪虎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杨歌”也进来了——我猜他刚才一定进卫生间照过镜子,知道自己易容了。他见我坐他的位置上,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平静地走到了我的位置上坐下。我心里犯嘀咕:这家伙怎么这么冷静?

第二节是语文课,语文老师徐痣魔(他姓徐,脸上长颗痣,特别推崇徐志摩,所以得此外号)抽背课文,一开始被抽到的几个同学都不会背,和以前一样,徐痣魔用尖子生压轴。他喊道:“陈雪虎!”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木然坐着。爸爸在我的口袋里踢了踢我,说道:“杨歌,叫你呢!现在你是陈雪虎!”

我连忙站了起来。徐痣魔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我,和风细雨地说道:“你来背第一自然段。”

虽然我的“外壳”是陈雪虎,但底子还是杨歌的呀。昨天晚上,我只顾看漫画,忘记背课文了。因此,我虽然张了好几次口,但一个字都没背出来。我紧张极了,心想:唉,怕是又要挨骂了!

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徐痣魔的批评,谁知徐痣魔不但没有说我,还关切地问:“陈雪虎,你的身体不舒服吗?”

我下意识地点点头,徐痣魔和颜悦色地说:“雪虎同学,你要保重身体。学习要劳逸结合,不能只顾学习,忘了休息。你先坐下吧!”

我目瞪口呆,心想:咦,这么轻松就过关了?

徐痣魔又叫了几位同学还是不会背,最后,他叫到了杨歌。“杨歌”站起身,抑扬顿挫、字正腔圆地背了起来,他背得那么流利,跟行云流水一般,简直可以去电台当播音员了。我和同学们都听得陶醉了,以至于他背完了,我们还沉浸在一种浓得化不开的、美妙的氛围之中。“杨歌”坐下后,同学们都诧异地看着他。我得意地想:这下子大家该对杨歌刮目相看了吧?徐痣魔今天要表扬我了吧?

徐痣魔看了“杨歌”一眼,很严肃地说:“杨歌,背得不错,可见你过去背不出课文是因为没有用心!你要再接再厉。学习要持之以恒,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明天我还要抽你背课文!”

我愤愤不平地想,这也太不公平了!“陈雪虎”一个字都没背出来,老师不批评他,反而安慰他;“杨歌”背课文背得这么好,还被教育了一通!难道“杨歌”和“陈雪虎”是不同种族的,老师也搞种族歧视?

英语课上,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底子里是差生的“陈雪虎”问题回答得支支吾吾,有些单词还念错了,而底子里是优等生的“杨歌”对答如流,说着一口纯正的伦敦音,但结果呢?老师表扬的是“陈雪虎”,对“杨歌”的优秀表现不屑一顾。

我因此更加不爽。

下午三点半就放学了。同学们围着我,说:“陈雪虎,今天放学这么早,一起去踢足球吧!”

陈雪虎的足球踢得好,可是他很忙,很少和同学们一起踢球。不过,大家还是对他很热情,有机会就邀请他。对此,我有些小嫉妒:哼,为什么平时从来没有人邀请我去踢球?

我高兴地答应了,在同学们的簇拥下向操场走去。快到操场时,陈雪虎书包里的手机响了,我打开书包,掏出手机,发现陈雪虎用的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我羡慕极了,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手忙脚乱地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雪虎啊,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你怎么还不出来?”

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上面写着:妈妈。

我对同学们说:“不好意思,我妈妈来接我,我先走了。”

我忐忑不安地朝校门口走去,心想:怎么办?我可不认识陈雪虎的妈妈呀!

我站在校门口东张西望,来接孩子的人真不少,哪位是陈雪虎的妈妈呢?

这时,旁边一辆车里传出一个声音:“雪虎,你在看什么呢?快上车呀,上课快要迟到了!”

我定睛一看,那是一辆超豪华的宾利车,一个三十多岁、气质优雅的女人从车里探出头来向我招手。她就是陈雪虎的妈妈?怎么这么年轻?我想起我妈妈,我妈妈跟她比起来,至少老了十岁!人和人真是不一样啊!

我再看她,发现她不仅和陈雪虎有几分相像,还跟《罗马假日》里的电影明星奥黛丽·赫本长得很像。陈雪虎的妈妈那么漂亮,难怪陈雪虎那么帅!

我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怕说漏了嘴,露出马脚。

陈雪虎的妈妈启动了车子,车子开得异常平稳,车内很安静,真不愧是豪车,坐起来真舒服呀!

我好奇地左看看右瞧瞧,觉得车里什么都很新鲜,什么都很高档。陈雪虎的妈妈问:“雪虎,你在看什么呢?”

我心里一紧,忙说:“没……没什么……”

陈雪虎的妈妈问:“雪虎,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更慌张了,额头上直冒汗。

九、当好学生有点累

幸亏陈雪虎的妈妈在开车,不能盯着我看,没有发现我的异常。

爸爸在我的口袋里踢了踢我,小声说:“杨歌,保持冷静!”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妈妈,我没事!”

陈雪虎的妈妈将车开到一个著名的语言培训机构门前,我心想:陈雪虎放学后还要上英语补习班?难怪他的英语那么好!

陈雪虎的妈妈说:“雪虎,快上课了,你先进去吧。”

我下了车,忐忑不安地走进漂亮的培训大楼里。这里教室很多,我该去哪间教室上课呢?

就在这时,一位金发碧眼、西装革履的外国人走到我面前,叽里呱啦地对我说了一通话,我一句都听不懂。虽然我的英语不太好,但我能确定他说的不是英语!

他见我一脸迷茫的样子,就用生硬的中文说道:“雪虎,你怎么不进教室上课呀?”

敢情他是我的老师?

我跟着他走进教室,发现这间教室不大,并且只有我一个学生!这还是一对一教学,天哪,要是人多我还能滥竽充数,现在我该怎么蒙混过关呢?陈雪虎这家伙,学的是什么东西呀?

我在书包里面找了一通,很快找到一本法语教材。我顿时傻眼了,真心佩服起陈雪虎来。唉,我英语都还说不利落,这家伙竟然学起法语来了?

那外国老师又是一阵叽里咕噜,我跟鸭子听雷似的,不禁感到头大,心想:这可怎么办?外国老师奇怪地看着我,又说了几句对我来讲像是火星语的法语。我灵机一动,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又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喉咙痛,说不出话来。

那外国老师点点头,竟然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开始用法语上起课来。我得意地想:瞧,虽然我不会说法语,但也可以用手势让对方明白我的意思呀。我其实还是蛮聪明的!

我时不时地点头微笑,装出一副听懂了的样子——其实我一个单词都没听明白!

终于熬到下课,我收起书本,一溜烟跑出了教室。陈雪虎的妈妈在教室外面等我,问: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