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幼军文集第七卷(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孙幼军

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孙幼军文集第七卷

孙幼军文集第七卷试读:

漏勺号漂流记

一小柠檬闯了大祸,一心要弥补1 祸是怎么闯出来的

小柠檬正在一座大桥的陡坡上帮人家推车,为的是挣几个铜板。

他是一只小黄鼬。和他的哥哥姐姐不太相同的是,他的身体没那样细长,头显得大许多,尾巴毛茸茸的,看上去很可爱。他穿着有宽背带的小短裤,一件横条纹的短袖T恤衫,衣服贴身,显出圆鼓鼓的身形,让我们知道,他为什么被爸爸叫作“小柠檬”。他的小短裤上有一大一小两块补丁,又让我们知道,他的家境不太好。

一只瘦猴子身体弯成一张弓,吃力地拉着辆排子车爬坡。小柠檬跑上去,奋力在车后帮着推。瘦猴子顿时直起腰来,脸上露出轻松的神气。推到大桥中央平坦的路段,小柠檬跑到前边,向猴子先生伸出一只手。猴子先生朝他龇牙一乐说:“我求你帮忙了吗?没有吧?”

说完,转身就走。小柠檬觉得很失望。不过,他碰上这种事不是头一回了,所以只冲着猴子先生背后扮个鬼脸儿,抹一把头上的汗水,又躲着穿梭往来的大小汽车,寻找第二个目标。

驴子先生拉着更大的一辆排子车往坡上挣。他本来也像这个城市的其他居民一样,是直立行走的,这时候却迫于无奈,伸下两条臂膀到地面上,去帮双腿的忙。尽管如此,到了陡处,大排子车还是歪斜着向后滑去。小柠檬及时冲上去,用肩膀抵住下滑的排子车。

对那么一个小东西来说,这车实在是太大、太沉重了。但小柠檬拼了命。他大口喘着气,汗珠子滴滴答答往下掉。他还真帮着驴子先生把车抵住了!到了大桥中间平坦处,驴子先生说声“谢谢”,丢给他两个铜板。糟糕的是,其中一个掉在地上,滚进路旁的下水道里。

小柠檬跑过去,用力揭开铁篦子,趴在地上朝里看。那里头太脏,又看不清铜板在哪儿。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头钻进去了。

爬出来的时候,他脸上、身上都是一块块黑色的污泥。但是他用手背擦去铜板上的污垢,看见闪亮的金属光泽时,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活!

忙了整整一上午,小柠檬才开始往家走。衣袋里的硬币随着他蹦蹦跳跳的脚步,“叮叮当当”直响。他喜欢听那声音。他故意往高里跳几下,让它们发出更大的声响。

他家住在城郊贫民区的一条陋巷,那条巷子又脏又乱。他在一道木栅栏小门前停下来,急匆匆推门往里跑。门枢已经腐朽,他又推得太猛,木栅栏小门一下子倒下去,他也摔在上面。小柠檬爬起来摸摸鼻子,又拍拍裤袋,搬起小门立好,冲进院中一座破房子里去。

黄鼬妈妈正愁容满面地坐在用几块旧木头拼凑的饭桌前,因为出神,一听门响吓一跳。她惊愕地抬起头来,见是小儿子,松了一口气说:“我还当是房东太太又来了呢!”

小柠檬喊:“妈妈我挣钱来了!”

他兴冲冲地将裤袋里的钱一把把往外掏,都摆在妈妈面前。

黄鼬妈妈的眼睛亮了,她站起来说:“啊,太好了,足够交房租的啦!刚才房东太太还说,再不交房租,她就把咱们撵出去!”

小柠檬说:“妈妈别着急,我还去挣!”

妈妈连忙说:“够了够了!大桥上那么多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点儿事,万一……”说着,眼圈儿已经红了。她拿起三个铜板,塞进小儿子的裤袋,强笑说:“这个你留着花。”

小柠檬拍拍裤袋,高兴地说:“谢谢妈妈!”

他踮起脚尖儿,在妈妈脸上亲一下,蹦蹦跳跳地跑出去了。

黄鼬妈妈正收拾桌子上的钱,她另外两个儿子,黄鼬老大和黄鼬老二走进来。黄鼬老大一见桌上闪亮的钱就叫起来:“钱!你不是说没钱了吗?”

说着,一只手就伸了上去。黄鼬妈妈一下子变得凶巴巴的,使劲拨开大儿子的手。黄鼬老二乘机闪电般伸过手去。黄鼬妈妈早有准备,猛一回手,击退了二儿子的进攻。为镇住这两个小无赖,她气急败坏地大叫:“看我不告诉你爸!没皮没脸的,整天在大街上闲逛。家里什么事都不管,倒想花小弟弟的血汗钱!”

黄鼬老大抚着自己的手背,嬉皮笑脸地说:“不给就算了,骂什么呀!”

黄鼬老二帮腔说:“就是嘛!”

就像嫌两个还不够似的,这时候又走进来一位黄鼬小姐。她是小柠檬的姐姐老三。黄鼬老三跟自己的两个脏兮兮的哥哥完全不同,她穿着漂亮的花短裙,高跟鞋,一副阔家小姐派头儿。她也一眼就看见了桌上的钱。

可是她要含蓄得多,只盯着那块白色的硬币,撒娇地说:“妈——人家可就这么一条裙子,连换洗的都没有!”

黄鼬老大幸灾乐祸地瞧着妈妈:“得,宝贝疙瘩女儿来啦!这回得出点儿血了吧?”

黄鼬老二抢上去说:“有她的,就得有我们的!”

黄鼬妈妈先把那枚银币抓起来,揣进怀里:“谁的也没有!这是房租,想花,你们自己挣去!”

黄鼬老大从这话里得到启发,拔腿就朝自己的房间走。老二准知道哥哥有主意,紧紧跟在后头。

果然小柠檬有钱,还正在那儿摆弄。他站在三张床铺中间,把三个铜板不断地轮流扔起,杂技演员似的。

听见门响,他急忙将铜板依次收起,塞进裤袋。

他的两个哥哥走进来了。大哥说:“喂,小柠檬,借两个铜板怎么样?我有急用!”

小柠檬用手按住裤袋,紧张地说:“我没有!”

二哥像是没听见他的话,跨上一步说:“我借一个就行了!”

小柠檬的手按得更紧:“我没有钱!”

大哥嬉皮笑脸地说:“没钱,你使劲按着肚子干吗呀?别那么小里小气的,这哪里还像个弟弟!”

二哥接上去说:“简直是爱钱如命,连一点儿兄弟的情分都不讲啦!”

小柠檬说:“大哥还欠我四个铜板呢,二哥是五个!”

大哥说:“又来了!什么欠不欠的,不是你自己的亲哥哥嘛!”

二哥说:“就是嘛!”

小柠檬的手按得更紧:“我没有钱!”

两个哥哥走近一步,他就后退一步。等到他再没退路的时候,他的大哥突然向前一扑,二哥也随着扑上去。

他们把小柠檬按在床上,争着将手伸进他裤袋。小柠檬双手护住裤袋,挣扎着尖声叫道:“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就在这时候,他姐姐黄鼬老三又跑进来。她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扑上去,压到弟弟身上,伸手乱抓。

小柠檬觉得他的钱彻底完蛋了,精神极度紧张,祸事就发生在这时候。

突然间,小柠檬的身上响起一种奇怪的声音:

卟——呜——

这声音一发出来,黄鼬老大、黄鼬老二和黄鼬老三立刻齐齐僵住,接着就朝不同的方向倒了下去。

小柠檬从床上坐起来,呆愣愣地看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屋子里翻滚着团团白烟。

白烟从敞开的房门逸出,流进过道和别的房间。黄鼬妈妈刚刚走进厨房,准备做饭。一缕白烟飘进去,她怔一下,就直挺挺朝后倒去,“砰”的一声躺在地板上。

白烟又从门、窗和墙壁的裂隙中往外冒。

它飘上大街,虽然丝丝缕缕,还是熏倒了一大片行人。他们也都是直挺挺地倒地,摔得很惨。一个骑自行车正蹬得起劲儿的大黑熊忽然闻到一股怪味儿。他还没来得及判断出这到底是什么味道,就一头撞在人行道上,把自行车扔出去老远。

一位老虎司机一边儿驾车一边儿随着收音机的旋律哼唱,突然间他打了个喷嚏,只觉得头一晕就伏在方向盘上,失去了知觉。大卡车自作主张,直冲上人行道,撞在一棵大树上。

你们看得出来,小柠檬这祸可闯得不小!2 鸭博士和小柠檬的爸爸对这场事故有不同的分析

就在这时,一座医院的内科诊室里,鸭博士正为鸡太太听诊。

鸭博士可不是位普普通通的医生。他由于对化学有独特的兴趣,行医之余钻研毒气,发明了一种非常厉害的化学武器。大象国王为此颁发给他荣誉证书,还有一大笔奖金,聘请他担任“国家顾问”。鸭博士因此名声大噪,决定辞去医生职务。但是医院方面为了拥有这样一块金字招牌,拼命挽留,答应付给他高出院长五十倍的高薪,并且保证每天给他的患者不超过一个。

这样一来,患者想要鸭博士给看病,就要等上十年。不过,给谁看,不给谁看,全凭鸭博士一句话。有钱人用红纸包上十块金币,往鸭博士的白大褂儿袋子里一塞,马上就能看病。当然,没过几天,价码儿又上去了。鸭博士的眼睛很有准头儿,红纸里包的是十块还是十二块,他一眼就看得出;红纸里包的是金币还是银币,他一掂就知道。大家比着增加数目,不久金币就得用大口袋装,必须事先送到他家去。鸭博士只好用红笔在白大褂儿上写了自己的家庭住址。他写得很艺术,从远处看,人家还当那是个红十字呢!

坐在鸭博士对面的鸡太太,别看其貌不扬,不是百万富婆,至少也是个十万富婆,不然绝不会坐在鸭博士的诊室里。

可惜,有多少钱也抵挡不住小柠檬的毒气。鸭博士刚刚问了她一句:“你觉得哪儿不好?”她就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一头栽到地上。

鸭博士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脑袋也“啪”一声撞在桌子上。幸好医院离小柠檬的家比较远,鸭博士又天天摆弄毒气,有较强的抵抗力。他晕晕乎乎地想:“我这是怎么啦?”

他把撞掉的眼镜从桌面上摸到,戴好,又从白大褂儿袋子里摸出“万灵抗毒丸”来,硬吞下去一颗。沉了一下,他觉得脑子清醒些,喃喃自语说:“当然是……当然是那东西……没错儿!”

他一溜歪斜扑向大沙发,抓起茶几上的电话,有气无力地说:“我……我是鸭……鸭博士!有MD—8逸出!少……少啰唆!懂不懂没关系!一种最厉害的毒……毒气!救护车全部出动……噢,到第八军工厂。准……准是他们出了事!”

大街上,画着红十字的救护车发出怪叫,一辆接一辆地疾驰而过。医院门口,一副又一副的担架抬进去。

病房里乱糟糟。有五张并列的床,分别躺着黄鼬爸爸、黄鼬妈妈和小柠檬的哥哥、姐姐。小柠檬坐在两张床的中间,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一会儿看看爸爸,一会儿看看妈妈。

爸爸问他:“你从来就没放过……没放过……‘那个’吗?”

小柠檬看着爸爸发呆。妈妈说:“你讲‘放屁’不就得了。这么讲,孩子懂吗?”

爸爸觉得自己是当老师的,那两个字很不文明,不好从自己的嘴里讲出来。其实小柠檬完全明白爸爸的意思。他发呆,是因为自己也弄不清自己从前到底放过“那个”没有。

看见爸爸还盯着他,他忸怩地回答:“我也不知道……”

妈妈对爸爸说:“你光顾着别人家孩子,对自己的孩子从来不留意。告诉你吧:咱们的小柠檬自打生下来到现在,从来就没放过……没放过‘那个’! ”

爸爸说:“这就对了!你想想啊,咱们每天都放,肚子里的存货不多,到碰上危险的时候,还能把歹徒熏跑呢!他把好几年的毒都储存起来,那可是高浓度的!你看这一下子熏倒了多少人?原来空荡荡的医院一下子就住满了,连走廊都摆上了病床,塞得水泄不通!”

黄鼬妈妈悄声提醒丈夫:“小点儿声!住院这些人正嚷嚷着要找军工厂算账去。要是他们知道真情,都来找咱们要医疗费怎么办?光是咱们家五口的住院费,还没个着落呢!”

爸爸叹了一口气说:“总该让受害人知道真情。这是个无心的错误,也许能得到原谅,要是人家一定要求赔偿,也只好赔偿了!”

黄鼬妈妈着急地说:“讲得倒轻松!咱们拿什么赔呀?”

她忘了要“小点儿声”。就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砰”一声被撞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鸡太太闯了进来。她“咯咯”叫着说:“好哇,原来是你们干的,我都听见了!”

我们认识这位鸡太太,她正是鸭博士的患者,一头从椅子上栽下来的那一位。推着轮椅的护士是猫小姐,她也把眼睛瞪得溜圆。

黄鼬一家都吓得从病床上坐起来。鸡太太却忽然扑哧一笑说:“快请躺下,快请躺下!看样子你们的病都比我重,明摆着不是故意制造这场事故。只有这位小公子透着精神,制造‘高浓度’的,想必就是你啦!”

小柠檬嗫嚅着说:“是……是我……”

鸡太太笑道:“这孩子蛮可爱的嘛!你放心吧,谁也不能因为人家放屁,就治人家个罪!有道是,‘管天管地,管不着拉屎放屁’! ”

小柠檬走出医院大门,独自回家,一路上心里很乱。就算像鸡太太说的,没人找他们算账,光是自己一家的住院费,也没办法解决。爸爸要是一下子好不了,怕是一家人吃饭都成问题——也真不凑巧,怎么爸爸偏在那时候回家?

走着走着,他看见前边一个广告牌子下围着人。他也挤上去,踮起脚尖看。那上面贴着一张大纸,写着:招聘启事

本部门拟招聘邮差一名,能读会写,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凡愿应聘者,请于明晨8时前来应试。考试内容为《国王大法典》。一经录用,每月发薪水金币两块,绝不食言。名额有限,万勿错过良机!大象王国中心监狱典狱长 鳄鱼先生年月日

小柠檬像是给马蜂蜇了一下,腾地跳了起来:“哇!两块金币,这是多少钱哪!一块金币是一百个银圆,一个银圆是一百个铜板,哇,不得了,我一定要去试试!”

鸭博士给急救中心打过电话,又拨电话到第八军工厂查询情况。军工厂说根本就没什么“MD—8泄漏事件”。鸭博士觉得莫名其妙,立刻打开毒气检验器给空气取样。检查结果表明,那的的确确就是MD—8!鸭博士心里冒火:“MD—8的发明权是我的,谁狗胆包天,敢擅自制造?”

他气急败坏地赶到急救中心,想从中毒范围找出毒气释放地点,从而揪出盗取他机密的家伙。

鸭博士检查了病房。从患者的症状看,也和MD—8中毒没什么两样,不过程度上更严重些。鸭博士愤愤地想:“那家伙显然又在我发明的基础上做了改进!”

他放弃寻找毒气释放地点的念头,是由于碰上了鸡太太。鸡太太听了他的话,咯咯咯咯,笑得几乎从轮椅上翻下来:“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什么‘二亩地’‘三亩地’的,不过是个娃娃放了个屁!”

她把目睹的事告诉给鸭博士。

鸭博士根本不相信。为制造MD—8,建了那么大一座厂房。那娃娃小小一个肚子,会产生如此巨大的能量?

他这样一动心思,差点儿要了小柠檬的一条小命。

不过,小柠檬现在正为挣大钱的事操心费力,我们还是先看看他奋斗的结果吧!3 小柠檬参加考试

小柠檬看完招聘启事不回家了,掉头直奔市立图书馆。他借了《国王大法典》一直读到图书馆关门。

第二天,小柠檬一大早就去应试。

他沿着上头有铁蒺藜的灰色高墙走了很长一段路,这才看见监狱大门。听说他是来应试的,警卫室里走出个挎着手枪的猴子警卫,把他送到一座楼房里去。

在二楼走廊的长椅上坐下来,小柠檬好奇地打量着他前面的应试者。他没想到那些人比他来得还要早。看他们的穿着和脸上焦急的表情,他们也像他一样,急切地想得到这份工作。小柠檬想,他并没妨害他们,因为机会首先给了他们。可是随着他身后人的增加,小柠檬越来越不安。他已听说,只录用一个,就是说,只要自己前边的人里有一个被录取,他就得灰溜溜地回家,要是自己考中了,他身后那一长串人也一样。他很希望身后的人不要再增加了。

应试者一个个被叫进去,又一个个走出来,进去的时候摩拳擦掌,出来时可全都像泄了气的皮球。

终于轮到了小柠檬。那个很大的鳄鱼头从拉开一道缝的房门里探出来,叫道:“下一个!”

小柠檬走进一间很大的办公室。鳄鱼典狱长先回到自己的大办公桌前坐好,指指自己面前的一把椅子说:“请坐!”

小柠檬恭恭敬敬说了声“谢谢”,坐下了,

爸爸总告诉小柠檬要懂礼貌,小柠檬习以为常了,也没觉得自己客气。鳄鱼典狱长却暗暗称奇,因为刚才进来的三十多位都比这孩子大,竟没一位对自己的“请坐”做出这样的反应。

考试开始了。典狱长问:“你叫什么名字?”“小柠檬。”“你认识字吗?会不会写?”“认识一些,也会写。”“很好。现在我念这本书里的一段话请你写下来。”

他把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送到小柠檬面前,开始念书。

看过小柠檬写的字以后,鳄鱼先生点点头。他说:“现在测试一下你的法律常识。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人家根本不是一只乌龟,却偏要在公开场合叫人家‘大王八’,请问这是什么罪,该受到什么处罚?”

小柠檬回答:“诽谤罪,要判处二至三年监禁。”

鳄鱼先生说:“答对啦!第二个问题是:把人家的棒棒糖一把抢过来,塞进自己嘴里,这是什么罪,该受到什么处罚?”

小柠檬回答:“侵犯他人财产罪,要判处六年以上、八年以下有期徒刑。”

鳄鱼先生说:“不错!第三个问题:公开在报上发表文章,说‘国王的屁股圆溜溜’,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应该如何处理?”

小柠檬回答:“这问题就大啦,上帝保佑我们谁也别出这样的事!——这是颠覆国家罪中的第一条丑化国家元首罪,要判处死刑的!”

鳄鱼先生连连点头:“相当不错!看来你的法律知识很丰富。”

小柠檬说:“谢谢典狱长先生!其实我昨天早晨还一点儿都不懂,为了考试,昨天下午到市立图书馆借了一本《国王大法典》,背了六个多钟头。”

典狱长心想:“这孩子真老实。要是他不说,我还当他是个‘大学问’呢!原来他是临阵磨枪,磨出了那么一点儿亮光来。嗯,他可以信赖,而且,用六个钟头就把那么厚的一大本书背下来,也够聪明的就是了。”典狱长说:“啊,请等一下!”

他走过去开门,不料门一拉开,呼啦啦摔进一大堆应试者。原来他们正趴在门上偷听。典狱长连声道歉:“哦,对不起,真对不起!”

他接着说:“各位女士、各位先生,我很抱歉地通知大家,录取名额已满,请大家回去休息吧!感谢大家的合作,谢谢,谢谢!”

他关好门,转身走到小柠檬面前,郑重其事地说:“我荣幸地通知您,小柠檬先生,您被录取了!”

小柠檬高兴得蹦起来,高举双臂欢呼:“哇——”

典狱长先生摇摇头:“不要高兴得太早。知道让你干什么吗?”

小柠檬说:“招聘启事上讲了,是当邮差。”

典狱长先生说:“不错,可那不是普通的邮差,而是专门给犯人送信的。犯人多数不识字,你得给他们念,替他们写,或者记下来,口头传达给他们亲友,再把他们亲友的信带回来……”

小柠檬很自信地说:“这都没问题!”

典狱长说:“我还没讲到要紧的地方呢!——那些犯人一肚子不痛快,个个都凶巴巴的,稍微有点儿不顺心,就会拿你出气。你明白吗?”

小柠檬说:“我明白。”

鳄鱼先生背起两条短短的胳膊,在办公室里踱起步来:“对那些死囚,你更得格外小心,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事情明摆着:就算他把你的脑袋咬下来,也没法儿再绞死他一次。”

小柠檬补充说:“《国王大法典》里也没有这样的规定。”

典狱长说:“是啊,所以你要特别小心。比方说,有个死囚叫黄旋风,是一头狮子。这家伙残酷成性。知道他是怎么抢银行的吗?用无声手枪一路杀进去,从门卫、职员到经理,一百几十号人,半个活口不留!这家伙关在牢里也还是不杀人就难受,一个狱卒给他送饭,他竟把那狱卒的脑袋咬下半个来,就是昨天发生的事!”

小柠檬听得发呆。典狱长先生接着说:“你也不必太紧张,你记住不要进他的牢房就是。再一个要注意的是咪咪先生,那家伙疯了!防务大臣狮子先生只因为带着咪咪先生的女朋友去了一趟卡拉OK,咪咪先生就撕掉狮子先生一只耳朵!”

小柠檬说:“那位咪咪先生准是一只很大的猫!”

典狱长说:“错啦!他是一头黑豹,凶着哪!他出事前在码头上扛麻袋,力大无穷。狮子大臣带着四个贴身保镖也没拦住他。这个傻家伙!你当狮子大臣是普通老百姓?”

小柠檬说:“《国王大法典》里规定:‘故意伤害未造成严重后果者,判处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但伤害对象为国家元首、国家元首亲属或国家大臣,处以死刑’。”

典狱长说:“没错儿!所以咪咪先生被判了绞刑,秋后就要处决。你对他也要像对黄旋风一样留神。你的前任野猪先生就因为一句话惹恼了他,屁股上给咬掉一块肉,到现在还趴在医院里。这一口要是咬在你身上,你就完啦!”

接下来,鳄鱼先生又讲了几个要特别注意的犯人。讲完,他沉吟了一会儿,忧心忡忡地说:“也许我留下你,是个错误……你虽然条件很好,可是年纪太小了……”

小柠檬生怕鳄鱼典狱长会改变主意,连忙说:“请典狱长先生放心,我一定能应付好!”

典狱长向小柠檬伸出一只手:“那好吧,明天早晨八点你来上班,再见!”

小柠檬高兴地喊:“再见,典狱长先生!”

典狱长突然一把拉住他:“你等等!”

小柠檬吓了一跳。典狱长只是拉开大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一块金币。他把金币放在小柠檬的手里说:“按照我们的规定,先预支给你半个月的薪水。”

小柠檬快活得手直抖,心怦怦乱跳。

小柠檬一回到家,那座破房子立刻发生一场不大不小的地震。

爸爸、妈妈、哥哥和姐姐都在家。虽然他们刚刚出院,还感到四肢无力,可一听说小柠檬考取了,还领回来半个月薪水,就欢呼着围上去,把他举起来,一次又一次地往天花板上抛。爸爸很快就回到破餐桌前当观众,微笑地看着那群发疯的亲人。他想到应该保持教师的尊严,竭力抑制住自己的兴奋。

闹够了,大家把小柠檬放下,黄鼬老大立刻说:“把金币拿来,让我瞧瞧!”

小柠檬急忙把金币塞进妈妈手里。妈妈高高举起金币说:“都坐下都坐下,按着次序看!”

黄鼬老大先从妈妈手里夺过金币,翻来覆去地摆弄,还吹一口气,放到耳朵上听。等他放到牙齿上咬的时候,黄鼬妈妈一把夺过去,叫道:“咬坏了怎么办?该你爸看了!”

妈妈把金币放到爸爸面前。爸爸正襟危坐,有几分尴尬地说:“开什么玩笑……金币我还没见过?”

妈妈说:“‘见过’不假,挣来过吗?一个月十八块银圆五个银角子零五个铜板,没见你什么时候拿一块金币回来!”

爸爸不屑地说:“除非我不当教员,到大街上去卖热狗……”

妈妈说:“卖热狗怎么了?丢人哪?我听着‘邮差’‘卖热狗的’,都比‘教员’好听!谁规定的,非当穷教员不可?”

小柠檬认真地说:“对,《国王大法典》里没有这一条规定,真的!”

大家哄笑起来。黄鼬老二说:“不就是送信嘛,我也会。赶明儿告诉你们头头儿,我也去。好家伙,两块金币!两个月下来,我就能买一辆‘飞天’牌摩托车啦!”“没那便宜事!”黄鼬老大说,“你听见哪个邮差一个月挣两块金币?准是活儿特别危险,给的买命钱!”

妈妈的笑容一下子不见了。她盯着问:“到底怎么回事,小柠檬?”

小柠檬叫道:“什么危险也没有,我大哥瞎说!”

妈妈还是不放心:“我跟你讲清楚,小柠檬,要是有危险,给多少钱咱们也不去!”

爸爸说:“孩子锻炼锻炼也好。”

黄鼬老大嬉皮笑脸地说:“爸爸还是喜欢金币!”

爸爸冲他一瞪眼:“你学得有教养一点儿!”

妈妈也把矛头指向爸爸:“你怎么不去‘锻炼锻炼’? ”

爸爸强笑说:“他们要我,我就去。”

小柠檬对妈妈说:“就是把监狱的信送到邮局,把邮局的信取回来,真的!”4 走马上任

第二天,小柠檬七点半就到了鳄鱼典狱长的办公室。典狱长先生已经到了,他对小柠檬说:“早上好!你来得真早。我喜欢勤奋的年轻人!喏,这是你的制服,我希望你穿着能合适。”

看样子制服是特意为他赶制出来的,穿起来很合身,制帽戴上也不大不小。

小柠檬穿戴好了很得意,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典狱长又叮嘱他说:“你尽可能不进入牢房。你的前任野猪先生跟你不同,他身材高大,又极强壮,很少有谁敌得过他。当然,犯人是公鸡、母鸭之类,你进去好啦!你明白了吗?”

小柠檬回答:“我明白了,典狱长先生,您放心吧!”“好,那就祝你第一天上班一切顺利!”

小柠檬走到牢房区,进了一道长廊。长廊的左侧是墙壁,右侧是牢房。墙壁不仅高处才有加铁条的四方小窗,极小,而且小窗与小窗之间距离很远,所以长廊里黑洞洞的。

两位荷枪的狗看守倚墙站着,其中一位说:“那就是典狱长说的新邮差吧?”

另一位说:“没错儿!豆儿大,倒挺神气的!”

等到小柠檬匆匆走过,一个看守忽然伸出一条腿。小柠檬一头栽下去,制帽也摔掉了。他不相信别人会无缘无故绊他,所以弯下腰在地上找石头。两位看守哈哈大笑,小柠檬也觉得自己倒栽葱的样子很可乐,拾起制帽向两位看守打招呼说:“早上好!我是新来的邮差小柠檬!”

又向前走了几步,小柠檬看见第一间牢房。那是个高到屋顶的铁笼子,牢门旁的牌子上写着:1号赖唧唧

那里边关着一只穿竖条子囚服的猴子。小柠檬向笼子里打招呼:“您好,赖唧唧先生!我是新来的邮差小柠檬,有什么信要带出去吗?”

那只猴子走近,扶着笼子向他招手说:“你过来一点儿,我正好有个口信儿要带。进来不行吗?野猪先生可是每次都进来的!”

小柠檬觉得这位猴子先生很老实,就向狗看守挥挥手。其中一个走过来,掏出钥匙打开牢门。等小邮差进去,他立刻又将门锁上。

狗看守一离开,猴子先生立即蹿上来,悄声问:“你带着巧克力没有?”

小柠檬一愣:“什么‘巧克力’? ”

猴子先生着急地说:“怎么连巧克力都不知道?”“你说的是一种糖果吧?我没有。”

猴子先生也许是不相信,也许是想找点儿别的好吃的。他一把揪住小邮差,先依次拍他的衣袋,接着极敏捷地把手伸进他一个袋子。

他只掏出一个小笔记本和一支钢笔。他把两件东西交还给小柠檬,叹了一口气说:“我还当是一块巧克力和一根棒棒糖呢!”

接下来他又说:“就算是巧克力和棒棒糖,我也不会抢你的。我要好好改造,重新做猴儿!其实棒棒糖的事也不全怪狗崽子菲利普,他本来也没想去法院告我……”

小柠檬忽然明白了一点儿什么,他说:“噢——抢了人家棒棒糖,塞进自己嘴里的,就是您吧?”

猴子先生急忙说:“不不不,这是他们误会了!其实我不过是想在嘴里含一会儿再还给他,我发誓!”

小柠檬说:“这已经构成了侵犯他人财产罪,要判六至八年徒刑。”“十八年!”猴子先生愤愤地说。“怎么回事?”小柠檬有些吃惊。“菲利普骂我是‘驴蛋’‘天下第一馋鬼’。我一生气,趁着天黑,在大街的墙上写了‘菲利普是个大王八’,这就加上了诽谤罪。”

小柠檬说:“他也骂您了呀!”

猴子先生说:“是啊,我对法官大人说:‘是他先骂我的!’法官大人问我:‘你有什么证据?’我提不出证据来。我不知道看我们吵架的过路人住在哪儿,可是菲利普把我写在墙上的字拍成了照片……”

小柠檬说:“您真不幸,赖唧唧先生!——您刚才说,要我替您捎个口信儿……”

赖唧唧说:“对对!请你告诉住在黄香蕉大街红樱桃巷的苏姗小姐,说我挺好的。再请你把她给我准备好的那一篮子鲜荔枝带给我——我希望那只篮子对你来说不算太重……”

小柠檬说:“没关系,我有邮车!”

他一边摊开笔记本用钢笔写着,一边嘴里念叨:“黄、香蕉、大街、红、樱桃、巷……”

他把笔记本举到猴子先生面前:“‘苏姗’两个字是这样写的吗?”猴子先生说:“对对,一点儿都不错!我敢保证,对您来说,这是件愉快的工作!”接下来,他深情地说,“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猴子姑娘。再没有谁像她那样温柔,像她那样可爱啦!”

跟猴子先生打过交道,小柠檬内心的恐惧一扫而光。囚犯并不像大家说的那样可怕。他甚至还有点儿可怜那只猴子。

走了没几步他就来到第二间牢房。这一间和猴子先生那间一样,只不过铁丝网更密些。牢门旁挂的牌子上写着:2号猛猛

小柠檬停下来,把脸贴近铁丝网笼子,睁大眼睛向里看。

笼子内侧的一隅,蜷缩着一条粗大的蝰蛇,身子盘作一大团。像赖唧唧先生一样,蝰蛇也穿着竖条子囚服,但他的囚服只是短短的一截,箍在胸上。他身体的绝大部分裸露在外,许多黑色的斑点分布在皮肤表面,看上去很吓人。

小柠檬轻声说:“打扰了,猛猛先生。您有信要带出去吗?”

那团蛇一动不动。

小柠檬把声音提高些:“猛猛先生,您需要送信吗?”

蝰蛇先生还是不动。

小柠檬求助地扭头望望看守。两位狗看守都拄着步枪睡着了。看他们那样子可笑,小柠檬一时生出淘气的念头。他悄悄走近,用脚一扫枪托,然后轻巧地蹿回去。两位狗看守失去支撑,身体向前一倾,撞在一起,都吃一惊。一个狗看守摸着脑门儿对另一个说:“胡闹什么呀!”

那一个说:“是你胡闹!那么一大块肉骨头,我正要下嘴……”

小柠檬说:“对不起,等一会儿您再接着吃吧。现在麻烦您帮我开一下牢门。”

那个狗看守打个哈欠,慢腾腾走过来打开牢门。

小柠檬靠近盘作一大团的蝰蛇,叫道:“猛猛先生!”

那条蝰蛇受到惊吓,突然“腾”一下子挺起上身,瞪着两只闪光的眼珠子,露出血盆大口里一双白森森的长牙,冲着小柠檬叫:“胡、胡、胡、胡闹!”

小柠檬想转身逃走,可是他两腿发软,一动也不能动。二牢狱里的风波1 蝰蛇先生与诗人鹦鹉

可是猛猛先生看清眼前是个小小的邮差,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下来。他喃喃地抱怨说:“干什么这么大呼小叫的?我还当是谁要杀我……”

小柠檬说:“对不起啦!我小声叫,叫了半天叫不醒您。”

猛猛先生说:“这倒是实话。我有个毛病,就是睡觉太死。唉,不是因为这个,我还不会犯干扰官员执行公务罪呢!”

小柠檬不明白:“这跟睡觉太死有什么关系?”

猛猛先生说:“关系大啦!那一天大太阳当头挂着。我那个香烟摊子上虽然撑着一把大遮阳伞,还是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我使劲摇着大芭蕉扇,把尾巴都摇酸了……“待在阴凉里还好过一点儿,可我得应对顾客呀!我太太来给我送饭,见我太苦,让我回家睡觉,她替我看摊儿。唉,我要是听她的就好了!她心疼我,我也心疼她嘛,我就强打精神说:‘没事儿,过一会儿我就收摊儿了,你先回家!’她信以为真,给我买了一瓶冰镇的可口可乐,就回去了。“这一瓶冰镇的可口可乐也没解决什么问题。她刚走,我就歪在椅子上睡着了。你大概知道,我们蛇有个毛病:天太热、天太冷都爱睡觉。我呢,更严重一点儿。“正在这时候,乌鸦税务官来了。他夹着个黑公文包,撑着一把太阳伞,神气活现。见我睡觉,他准是一肚子气,冲着我大叫:‘呱——交税!’“我睡得真死,居然没听见。他冒火了,收起太阳伞,用伞尖儿照着我肚皮使劲戳了一下。我梦见有人给我一刀,立刻蹿起来……”小柠檬心想:“您那样子实在可怕……”“乌鸦先生吓坏了,”猛猛先生说,“他腾地飞起来,头狠狠撞在电线杆子上,一块石头似的掉下来。“这时候我完全清醒了,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税务官先生!我真该死!我睡着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发誓,绝不是故意的!”“这是过失伤害,”小柠檬发议论说,“最多判你三年。”“谁讲的?”猛猛先生愤愤地说,“他们说是故意伤害罪,再加上干扰官员执行公务,整整判了我二十年!”“故意伤害罪?”“可不!但是旁边那些摊床,谁都能证明我不是成心的!乌鸦先生告我‘亮出匕首,企图行凶’……”

小柠檬说:“你真掏出刀子?那可就错啦!”

猛猛先生叫屈:“我哪儿来的刀子!我一受惊吓就挺起上身、张开嘴巴。我们蝰蛇的两颗毒牙太长,所以闭嘴的时候它们朝后躺下,嘴巴一张开,它们就自动竖起来,那是‘匕首’吗?那是天生的,又不是我找牙科医生安上的!”

小柠檬说:“您的运气真不好!——您有什么信要带给您太太吗?”

猛猛先生说:“那就麻烦您给她带个口信儿,说我挺好的,吃得饱也睡得着。典狱长待我们不错……我不过生了点儿小病,感冒了,有点儿咳嗽——不不,别提我生病的事,不然她又得哭。告诉她,让她每天早点儿收摊儿,刮风下雨的,干脆歇着!”

小柠檬一边答应着,一边往笔记本上写。他让猛猛先生放心,说保证不走样儿地替他传达到。

忙了一大阵,小柠檬到底跑完这一大片牢房,来到“死囚区”。他心里有些打鼓,暗想:“典狱长先生说得不错,就算他们把我脑袋揪下来,也没法儿再绞死他们一回,他们什么事干不出来?”

站在铁栅栏门前的熊看守大概早接到典狱长的通知,一声不响地打开铁栅栏门的大锁。

小柠檬调整一下呼吸,毅然走了进去。

刚进了黑过道儿,他就听见沙哑却十分动情的声音:

啊,进来吧,

我的小天使!

让我们

像鸳鸯冰棍一样

紧紧地、紧紧地

拥抱在一起!

小柠檬向前走了几步。第一座牢房是间大铁笼子,里边关着的,竟是一只羽毛花花绿绿的大鹦鹉。牢门旁的木牌子上写着:205号冰火

小柠檬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他请过道儿里的看守替他打开牢门。

走进去他才看清,原来蹲在高处铁架上的鹦鹉先生,是对着里侧墙顶的小铁窗说话。

鹦鹉先生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感情里,并没觉察到有人走进去:

拥抱你,拥抱明天,

拥抱整个世界!

啊,你为什么离我而去?

啊,你为什么那样渺茫?

啊,你到底是谁?

小柠檬接口说:“我是新来的小邮差。”

鹦鹉先生猛地转过身来,打量小柠檬一眼,朝着他吟唱:

啊,多么漂亮的小伙子!

你是一条走不尽的路,

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你是姑娘心底里

一个永远的梦!

小柠檬怔了一会儿,断定这位冰火先生有点儿毛病。他小心地说:“冰火先生,我是新来的小邮差。您有什么信要带出去吗?”

鹦鹉先生倒是没再唱。他摇摇头说:“噢,谢谢你,我从来不写信!”

小柠檬说:“如果您不会写字,我可以代笔。您愿意传口信儿也可以。”

鹦鹉先生:“哦,你误会了,年轻人!我是个诗人。诗人不但会写字,还能把许多永远挨不着边儿的字连在一起,表达出像大海一样深沉的感情。我不写信,是因为国王先生组织了一个班子,专门检查我的信件。那个班子擅长从最友善的句子里找出敌意。”2 在黑豹先生那里,小柠檬再次闯祸

鹦鹉先生的囚服像件夹克衫,套在一双翅膀上,还不系扣子,显得很潇洒。他的话也像他的诗一样,不大好懂。小柠檬说:“对不起,我不太明白……”

鹦鹉先生说:“嗐,事情一开始就是这样子!你瞧,我写了一首《国王颂》,赞美咱们的陛下。那里边充满爱,充满激情,我不妨朗诵一下,给你一些美的享受……”

鹦鹉先生展开双翅,在胸前交叉,头一歪,很投入地朗诵起来:

您长长的鼻子呀,像蚯蚓一样,

在春天耕种的时候!

您大大的耳朵啊,像蒲扇一样,

在夏天炎热的时候!

您圆溜溜的屁股哟,像堤坝一样,

在洪水泛滥的时候!

您小小的尾巴哟,像鞭子一样,

在有人犯罪的时候!

朗诵完,诗人保持原来的姿势,凝止良久,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问:“这首诗怎么样?”

小柠檬说:“原来‘国王的屁股圆溜溜’是您写的呀!”

诗人十分兴奋:“啊,你早就读过!是呀,那是一份在全国都有影响的大报,发行一千多万份,你当然看得到!——你觉得如何?”

小柠檬说:“我觉得不错。它写出了国王时时刻刻惦记着老百姓,保护着老百姓,处处为我们着想。它还表现出国王的特征,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咱们的大象国王,而不是鳄鱼典狱长。”

诗人一听,高兴得发疯:“哈哈哈哈,知音,知音!我终于找到了知音!”

他太激动,身体朝后一仰。为保持平衡,他又向前一倾。这一倾过了些,鹦鹉先生一头栽下。幸亏他及时用双爪抓牢铁架的横梁,又扑了几下翅膀,总算没摔下来。“国王非常高兴。他派秘书要去我的原稿,放大一千倍,挂在皇宫大厅里。国王还请我进宫去吃了一顿饭,宴会大厅里最显眼的,就是我放大的诗稿!”

诗人说起这一段,至今还两眼发亮。

小柠檬说:“可为什么又……”

诗人说:“那是有人捣鬼!有个家伙对国王说:‘陛下还高兴哪?他这是拿您耍着玩儿呢!您看嘛,要是把后边的半句去掉,就光剩下了“鼻子像蚯蚓”“耳朵像蒲扇”“屁股圆溜溜”什么的,瞧他把你老人家糟蹋成什么样子!’那家伙还说:‘陛下再瞧瞧这地方涂掉的四个字是什么?’国王先生说:‘涂成一片黑,看不清了。’那家伙说:‘嗐,那四个字是“老象真丑”嘛!' ”

小柠檬问:“不是吧?”

诗人说:“当然不是!可国王冒火了:‘我招谁惹谁啦?把他给我抓起来!’真不幸啊,他老人家鞭子一样的小尾巴,竟抽到我身上来了!我原来还以为他会赠我一顶‘国家一级诗人’的桂冠呢!”

小柠檬说:“那就给国王先生写一封信,向他解释一下。我想办法把信送到国王先生手里!”

鹦鹉先生说:“不,我还有一颗诗人的自尊心!也许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他会突然醒悟。”

小柠檬担忧地说;“要是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他不‘突然醒悟’呢?”

诗人微微一笑,一只翅膀高高扬起,用慷慨激昂的声调朗诵起来:

那又算得了什么,

算得了什么?

天国里那一顶

缀满葵花子儿的

诗人桂冠,

正等待凡间

一位勇敢的诗人!

和冰火先生说了再见,跨进过道儿,小柠檬又警惕起来。死囚总不会都是诗人,又都是鸟儿吧?

果然,他刚刚走了几步,就看见粗铁条栅栏里趴着一头极大的狮子。他抬头,见牌子上写着:208号黄旋风

小柠檬心想:“原来是这家伙……”

他走近些说:“黄旋风先生!”

那家伙只顾伸出又大又红的舌头舔自己的大爪子,对小邮差睬也不睬。小柠檬只好提高声音,又叫了一次。大狮子烦了,抬起头来,二目圆睁说:“瞎叫唤什么!找死啊?”

小柠檬有些生气,耐住性子说:“我是新来的邮差,您是不是有信要送出去?”

大狮子只叫了一声:“你给我滚!”

反正他也出不来,小柠檬气他说:“我就会走路。你会滚,先滚一个让我瞧瞧!”

黄旋风大吼了一声,朝小柠檬猛扑上来。他这一吼、一扑,把过道儿里的刺猬看守吓得浑身尖刺都竖起来,步枪也脱手掉在地上。小柠檬虽然知道那家伙出不来,也还是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好几步。

大狮子撞到笼子上,把两根铁条都撞弯了。他自己好像一点儿事没有,还在里边乱蹦乱跳,想冲出来。刺猬看守拉过小柠檬,低声说:“这家伙六亲不认,从来没信。你还是快走吧!”

黄旋风先生还在牢房里叫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撕成碎片儿!”

这是小柠檬碰上的第一个凶神,下面还有一个恶煞。可是下面那个看上去并不凶,所以小柠檬犯了错误。

是这样的,又访问过几间牢房,小柠檬来到一座铁栅栏前,牌子上写的是:215号咪咪

名字像猫的,却是典狱长先生介绍的几个最可怕的囚犯之一。

小柠檬停下脚步,仔细打量着这位黑豹先生。

黑豹先生正脚步迅疾地在铁笼子里奔走。他跑到笼子顶端,猛地掉转身子,又跑向另一端,就这样跑来跑去,一刻也不停。他的举动显得十分烦躁,但他的一双黄色的大眼珠子里,只流露出忧郁——一种让人看了不由得生出同情的忧郁。

也许就因为这个,小柠檬走近了几步,轻声说:“咪咪先生,我是新来的邮差小柠檬。您有什么信要送出去吗?”

黑豹停下来,看了他一眼,又奔走起来。

小柠檬把话重复了一遍,黑豹不再理睬,只顾跑他没有尽头的路。小柠檬说:“是这样的,咪咪先生,我的职务是送信,总该弄清您是不是需要我。您就随便说个‘是’或者‘不是’吧!”

黑豹似乎被他的认真精神感动了。他站住,想了想说:“那就麻烦你了。你告诉那个流氓,只要我逃出去,我马上撕下他的第二只耳朵!”

说完,他又奔跑起来。小柠檬笑了:“您这话没头没脑,您至少还应该告诉我,‘那个流氓’是谁,住在哪儿。”

咪咪先生好像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笑。他冷冷地说:“进来讲吧!”

小柠檬想,距离这样远讲话,无异于强迫咪咪先生向所有的犯人宣布他的秘密。此外,不知为什么,黑豹使他产生一种信任感。所以他犹豫一下,就从铁栅栏中间挤过去了。

猛猛先生在地板上坐下来,问小邮差:“你真不知道那个流氓是谁?”

小柠檬不好再装不知道,他说:“是防务大臣狮子先生吧?”

咪咪先生皱起眉头:“我就知道那头爱嚼舌头的老鳄鱼不会不告诉你!你还知道什么?”

小柠檬老老实实说:“狮子先生把您的女朋友带到卡拉OK去,您就撕掉狮子先生一只耳朵。”

咪咪先生说:“不光是带到那儿去,跳舞的时候,他还向我的女朋友耍流氓!”

说到这里,黑豹先生的眼睛里突然闪出凶巴巴的亮光。小柠檬不想说下去,赶紧问:“狮子先生住在哪儿?”

黑豹先生说:“海滨区的‘大臣庄园’,鬼晓得多少号!”

见他脸上的乌云越来越浓,小柠檬说:“我会找到他的。再见,咪咪先生!”

事情到这儿本来应该打住了,偏偏小柠檬热心过度,画蛇添足——他走了几步又站住了,扭头问黑豹:“要不要我顺便向肖肖小姐问声好?”

听了这话,黑豹突然疯了。他转瞬间变成个凶神恶煞,低吼一声:“你嘲笑我!”同时一道黑色闪电般蹿上去,一爪将小柠檬按住。

小柠檬魂飞天外,一声尖叫,随即发出我们已经听到过一次的奇怪声音:

卟——呜——

随着这声音,黑豹先生砰然倒地。

团团白烟翻滚着,完全遮住他们俩。

白烟又迅速从笼子里扩散出去。3 鳄鱼典狱长原谅了小柠檬

小柠檬慌慌张张从白烟里闯出来。虽然这已经是第二次,他仍然一时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过道儿里也烟雾弥漫。他第一眼看见的是昏死在地上的刺猬看守。那位可怜的看守一动不动,上着刺刀的步枪丢出去好远。

他边跑边朝侧面的笼子里看,见狮子黄旋风也四脚朝天躺在里面。那个不可一世的凶恶家伙,此刻死狗一般,样子十分狼狈。

接下来是诗人鹦鹉的牢房。这位先生已经不在架子上,他张着两翅仰卧在地上,悲惨得像一只被枪从树上打掉的鸟。

几天前曾见过的情景重新展现在小柠檬面前,使他明白他又闯下大祸。他急于向典狱长先生说明情况,跌跌撞撞直朝办公楼跑。这一路,到处是昏死在地上的看守,横躺竖卧。他收不住脚,一次又一次地从他们身上跃过。

到了典狱长办公室外,小柠檬连门也没敲就闯了进去。

他没料到,距离出事地点那么远的办公室也没能逃脱灾难。典狱长先生摊开四肢,仰卧在他的办公椅上,不省人事。

小柠檬惊慌失措地摇动典狱长的大尾巴,又跑到另一端去晃他的脑袋,还大叫:“典狱长先生!典狱长先生!”

鳄鱼先生毫无反应。小柠檬急忙奔出门去,打来一桶凉水。他想把那桶水浇到典狱长脑袋上。可那桶水太重了,他怎么也举不了那么高。

小柠檬急中生智。他放下水桶,扯住鳄鱼先生的尾巴尖儿一抡。椅子旋动起来,终于“咕咚”一声翻落到地板上,典狱长也从椅座上滚下。小柠檬提起水桶,“哗——”一下子,全倾倒在典狱长先生脸上。

糟糕的是,典狱长仍旧昏迷不醒。小柠檬爬上办公桌,看了看压在玻璃板下的电话号码,拿起电话:“急救中心!是急救中心吗?我是第一监狱!都死啦!谁死了呀?看守、犯人,还有典狱长。都死了就不用来了呀?不行,典狱长先生还喘气儿哪!就是不说话,也不睁眼睛……你们快点儿来,快来呀!”

过了好半天,救护车才一辆接一辆地驶进来。不光是救护车,还有警车和大卡车,里边坐满警察。出事的可是监狱,谁知道犯人是不是真死光了?也许这干脆就是个阴谋!

跑进办公室来的那些白大褂一律戴着防毒面具。领头儿的小矮个子摘掉防毒面具,露出鸭子脑袋。

我们认识这只鸭子,他就是鸭博士。

鸭博士走到小柠檬面前说:“啊哈——又是你!”

他用力嗅嗅空气,点头说:“没错儿!就是MD—8! ”

他又问小柠檬:“你认识我吗?”

小柠檬茫然地摇摇头。鸭博士说:“我可认识你。有人仔细地向我描述过你。告诉你吧,我就是这种毒气的发明人鸭博士。所以你应该告诉我,你是怎么弄到MD—8的秘密的!”

小柠檬不明白:“什么二亩地八?”

鸭博士说:“好啦好啦,现在我要收集中毒情况的资料,过两天我要亲自找你!”

经过抢救,到第二天,监狱里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灰色的高墙下,荷枪的警卫踱来踱去,好像忘了昨天发生的事。牢房中,黑豹咪咪又匆匆地往返奔跑,鹦鹉先生继续吟唱他的新作品。

刚一上班,典狱长鳄鱼先生就把小柠檬叫到他的办公室。他虽然表情严肃,仍旧很有礼貌地对他的下属说:“请坐!”

小柠檬却觉得典狱长先生的声音有些异常。他局促不安地坐在小椅子上,两手使劲搓着膝盖。

典狱长半天没说话,终于猛地站起,倒背着双手,急躁地在地板上兜起圈子来。

他停住,弯下腰来,歪着头问小柠檬:“你为什么要把MD—8带进来?”

小柠檬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个词儿了,可他还是不明白,所以傻呆呆地看着典狱长。

鳄鱼先生生气地挥挥短胳膊,站直了身子说:“我不相信你是有意搞破坏,可小孩子淘气不能太出格!那东西又不是二踢脚,能随便玩儿吗?再者说,这里是监狱,又不是公园!你知道那会导致怎样的严重后果?”

小柠檬哼哼唧唧地说:“我……我什么都没带进来……”“鸭博士是一位专家,他不会乱讲!MD—8是一种最厉害的毒气,他发明的,会弄错吗?——也真奇怪,你是从哪儿搞到这东西的?”

小柠檬心想:“明明放了一个‘那个’,偏偏都说是‘二亩地’,这才奇怪呢!”

不过,无论是什么,结果都一样:监狱让他搞得一塌糊涂。小柠檬依旧哼哼唧唧:“不……不是二亩地毒气弹,是……是我放了一个‘那个’……”

典狱长盯着他:“什么什么?我没听明白,你再说一遍!”

小柠檬只好又说一遍。典狱长还是不明白:“‘那个’?你说的‘那个’是什么?”

爸爸说那一个字不文明,小柠檬不愿意违背爸爸的教导。他回答说:“就是肚子里出来的气……”

典狱长恍然大悟:“噢,你是说,你打了一个……打了一个……”

典狱长也是一位有教养的先生,那个字羞于出口。他接下去说:“你是说,你打了一炮,对吧?”

小柠檬说:“对啦!”

典狱长点点头:“不错,你们黄鼬家族是有这种毛病!——哦,对不起!我的意思是说,一旦受到袭击,你们会打一炮熏跑敌人……不对呀!我从来没听说过,那一炮有这么大威力!”“我爸爸说,那是因为我从来不打炮,把毒都贮存起来,成了‘高浓度的’。”“你真从来没打过?”“不是,打过一次……”

鳄鱼先生让他把那天的情况仔细讲给他听。

小柠檬讲了以后,典狱长先生沉吟了半晌,摇摇头说:“这就很麻烦了!你看,事情过了没几天,毒性还是那么大,可见你爸爸分析得并不对。说实话,我今天本来想训斥你一顿,让你保证不再带危险的东西进来就完事。现在问题复杂了!要是你过个三天两天的就来这么一回,我的监狱只好关门大吉了!”

小柠檬听着不妙,着急地说:“不会的,典狱长先生!要不是吓得要死,我一定不会打炮!我胆子大,很少吓得要死。从生下来到大前天,好多年,我一炮都没打过!”

典狱长说:“这倒是真的。嗯,一次是你的全部财产马上要被抢光,一次是让黑豹那凶恶的家伙按在爪子底下。那当然会‘吓得要死’!也许我们有办法不让你‘吓得要死’……”

小柠檬看出了希望,连忙说:“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吓得要死!”

典狱长很喜欢小柠檬,不愿辞退他。看见他那么想留在这儿,就下决心说:“那好吧!可是你要保证再不进牢房里头去。我想,在牢笼外边,你就没有‘吓得要死’的机会了。”

小柠檬高兴地喊:“是!谢谢典狱长先生!”

典狱长说:“应该谢谢你自己。你比你的前任工作认真得多。别的不说,野猪先生天天迟到就让人受不了……”4 从“大臣庄园”到“黄香蕉大街”

小柠檬跑到海滨区,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大臣庄园”。

他大摇大摆地往大门里走,两名警卫一左一右跑上来,交叉起上着刺刀的步枪,拦住他。小柠檬说:“我来给狮子大臣送信。”

其中那位狐狸警卫说:“要检查!”

另外那位猫警卫说:“要登记!”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小柠檬问:“倒是检查啊,还是登记?”

猫警卫说:“先登记,后检查!”

登记过后,两名警卫在小柠檬身上足一通搜,连光腿上也要按几下,好像肉里头会缝着什么东西。

他们搜出小本本和钢笔。狐狸警卫翻看小本本,猫警卫使劲拔笔帽儿。小柠檬急忙说:“要拧,不要拔!那是钢笔,没什么好看的。”

猫警卫说:“万一里头藏着子弹呢?谁知道这是不是一支钢笔手枪!”

他把钢笔拆了个七零八落,墨水溅了一地。

小柠檬终于获准进入大门。

高墙里面非常漂亮,像一座大公园,但是比公园安静得多。

浓绿的大片树木掩映着一座红顶的白房子,粉墙围着。墙门上有一块木牌,写着:狮宅

小柠檬刚走进粉墙,旁边一座小房子里就蹿出两个穿便衣的猴子警卫。小柠檬说:“我是邮差,大门检查过了。”

一个猴子警卫说:“大门是大门!这是大门吗?”

另一个说:“你进来!”

进了屋子,他们让小柠檬摘掉制帽,脱下衣服。小柠檬以为是检查,照办了。谁知他们竟说:“进去吧!”

小柠檬吓了一跳:“就这么进去呀?”

一个警卫说:“废话!不这么进去,干吗让你脱?”

小柠檬早过了光屁股的年代,心想:“就是游泳,也该穿条游泳裤啊,这是什么样子!”他可怜巴巴地说:“照顾照顾,给我留条小裤衩吧!”

那两个一齐说:“不行,这是规定!”

想到自己的职责,小柠檬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

他提心吊胆地贴着甬道旁一道青翠的灌木向前蹭。看见一棵梧桐,他急忙跳起来,摘下一片大叶子,遮住下体,一时觉得心里踏实了一些。

倒霉的是,他跨进一个院落,从白房子里走出来接待他的,竟是一位穿着花裙子的金钱豹小姐!

小柠檬惊慌失措地躲到花丛后面,蹲下来。

那位小姐用花手帕掩住嘴,哧哧地笑。她忽闪着长睫毛说:“小孩子家的,没关系嘛!”

小柠檬依然蹲着说:“我要见狮子大臣,请你进去,通报一声吧……”

门一响,一头穿着睡衣、踩着拖鞋的大狮子走了出来。小柠檬注意到,他只有一只耳朵,正是他要找的那位。大狮子打量一下躲在花丛后的小柠檬,问他说:“什么事啊?”

其实,狐狸警卫早用电话把事情报告他了。小柠檬回答说:“我是第一监狱的邮差。咪咪先生要我带个口信给您,说……”

小柠檬发现,他刚刚说到“咪咪先生”,狮子大臣就陡然变色,可他还是说下去:“他说只要一出狱,马上把您的第二只耳朵撕下来。”

狮子大臣只一蹿就到了小柠檬面前。

他双目暴出凶光,直逼小柠檬,可是突然间又哈哈大笑:“他出不来啦!我定做的塑胶耳朵明天就可以装上,可脑袋砍下来,两只耳朵一起完蛋!他上断头台的那天,我还要去看热闹儿呢,你就把这些话传达给他!”

狮子大臣走回台阶,亲昵地在金钱豹小姐的脸上吻一下,笑着问:“肖肖还有什么话要告诉那个家伙吗?”

肖肖小姐扑哧一笑说:“你就别难为这个小邮差啦!上回你让野猪先生告诉他咱们结婚的事,差点儿让野猪先生丢了性命!”

小柠檬恍然大悟:“啊!怪不得我说顺便给肖肖小姐问好儿,他会大发雷霆!其实我说的‘顺便’是进城的时候顺便,不是看见狮子大臣的时候顺便。咪咪先生还当是我知道他们结婚了呢!野猪先生挨咬是为了这事,我根本不知道嘛……”

一时间,小柠檬对黑豹先生的粗暴完全谅解了,对黑豹先生充满同情,对眼前这两位十分厌恶。他愤愤地转身,也不在乎自己光着屁股,大摇大摆地走出去。“黄香蕉大街”可比“大臣庄园”难找得多。小柠檬没头苍蝇似的乱撞。他拦住一位戴眼镜的驴先生,笑着问:“对不起,先生,请问‘黄香蕉大街’在什么地方?”“怎么在这儿找黄香蕉大街?”驴先生说,“黄香蕉大街在南城!”“南城没有!”

驴先生说:“噢,对了,是在东城!”“东城我都找遍了!”小柠檬说。“对啦,在西城!”驴先生毫不含糊地说。“西城也没有!”小柠檬肯定地说。

驴先生“啊”了一声:“那就一定在这儿!你找吧,准找得着!”

可紧接着,他又说:“不对呀!我家就住在北城,大街小巷我都跑遍了,从来就没听说过有个‘黄香蕉大街’! ”

小柠檬谢过驴先生,又追上一位猩猩老头儿。他鞠个躬说:“老爷爷,麻烦您,跟您打听一个不好找的地方……”

猩猩老头儿说:“孩子,找我就算找对啦。我跟你同行,当了一辈子邮差,这座城的旮旮旯旯,我全到过。是什么地方,那么难找呀?”

小柠檬说:“黄香蕉大街。”

猩猩老头儿直眨巴眼:“黄香蕉大街?谁跟你开玩笑吧?根本没那么一条大街!”

小柠檬问:“那……红樱桃巷呢?”

猩猩老头儿笑了:“没听说过。名儿倒是挺好听的!——孩子啊,听爷爷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瞎耽误工夫啦!”

猩猩老头儿走了,小柠檬站在那儿发愣。

也许是赖唧唧先生没说清,也许是自己记错了,反正找不到。要是再找下去,别的就什么也做不成了。他急急忙忙找到猛猛先生做生意的地方。

蝰蛇太太正坐在香烟摊子旁边哭鼻子,用尾巴卷着小手帕使劲擦眼泪。小柠檬走上去问:“您是猛猛太太吗?”

蝰蛇太太吓一跳,也顾不上哭了,急着问:“猛猛出事了?”

小柠檬说:“什么事都没有!猛猛先生吃得饱,睡得着,养得胖胖的。”

蝰蛇太太一听,破涕为笑:“真的呀?那可太好了!野猪先生两个多月没来,我老是惦记着。昨儿晚上还梦见他让人家用绳子吊起来,挂得高高的……这回就好了!谢谢你,邮差先生,太谢谢啦!”

小柠檬说:“他让我告诉您,典狱长对他很好,他没生病,还说让您每天早点儿收摊儿,天太热,还有刮风下雨什么的,就别出来了。”

蝰蛇太太激动地说:“您瞧我们那口子多好!都到这份儿上了,还惦记着我!”

小柠檬也十分高兴:“您就放心吧!猛猛先生绝不会‘用绳子吊起来’,不过关上些日子就回家了,您以后别做那样的梦了。我回去会告诉他,您也挺好的。再见,猛猛太太!”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