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謎科幻小說系列(3)——拯救尼斯湖怪(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楊鵬

出版社:新雅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世界之謎科幻小說系列(3)——拯救尼斯湖怪

世界之謎科幻小說系列(3)——拯救尼斯湖怪试读:

引子

你知道尼斯湖和這個湖裏的怪物嗎?

尼斯湖位於英國蘇格蘭北部的大峽谷,是個深而細長,終年不凍的淡水湖。早在1,500年前,尼斯湖畔就流傳着巨大怪物吞食人畜的傳說:有人說牠長着大象的長鼻,渾身柔軟光滑;有人說牠是長頸圓頭;有人說牠出現時泡沫層層,四處飛濺;有人說牠口吐煙霧,使湖面有時霧氣騰騰……形形色色的傳說為尼斯湖蒙上了神秘的面紗。

1934年,倫敦醫生威爾遜在尼斯湖拍攝到了歷史上第一張怪物的照片。關於這張照片,至今仍然有許多爭論,有人認為這確實是一張怪物的照片,它是尼斯湖怪存在的有力證明;也有人指出照片中的水波形狀不對,而且怪物的腦袋很像是海獺的尾巴,因此照片的真實性使人懷疑。不管這張照片是真是假,人們對尼斯湖怪的興趣,卻因此變得越來越濃厚了。

為了解開尼斯湖怪之謎,許許多多的科學研究人員及湖怪愛好者奔赴尼斯湖。他們使用各種最先進的儀器對尼斯湖進行探測,聲稱親眼看見了尼斯湖怪的人也越來越多。根據那些聲稱見過牠的人們描述,尼斯湖怪有着蛇一樣的頭和長脖子,一般伸出水面一米多高,人們較多看到的是怪獸的巨大背部,有時牠突然露出水面,水從牠的肋腹部上像瀑布似的瀉下來,一下子牠又迅速潛到湖下,在湖面掀起一陣惡浪。

科學家們認為,如果尼斯湖怪確實存在,並且真像目擊者們所描述的那樣,那牠很可能是恐龍時代殘存至今的蛇頸龍。在英國和歐美許多國家,大量專門介紹尼斯湖怪獸的書籍出版,世界各地的報刊、電台也大加渲染,把怪獸描繪得神出鬼沒,奇妙莫測,活靈活現,聳人聽聞。

然而,也有不少學者對「尼斯湖怪獸之謎」一直持懷疑甚至完全否定的態度。他們認為,尼斯湖根本就沒有什麼怪獸,而是一種光的折射現象給人們造成的錯覺;有的則認為很可能是在尼斯湖底有一些具有浮力的漿沫石,這些漿沫石在一定條件下浮出水面隨波漂蕩;也有的認為所謂的「尼斯湖怪」不過是漂浮於湖面上的古赤松樹幹……關於「尼斯湖怪獸」的假設還有許多,但沒有一種假說,可以確實地證明尼斯湖沒有怪物。

爭論至今仍然在進行。人們爭論的焦點是:尼斯湖怪是否存在?如果存在,牠究竟是什麼?由於尼斯湖水深並且渾濁,給潛水員和水底照相機的拍攝帶來了極大的難度,因此,牠現在仍然是世界上一個著名的謎團。

那麼,尼斯湖真的有怪獸嗎?讓我們和「校園三劍客」一起,到尼斯湖去看個究竟吧!第一章怪獸在呼喚

「嗷嗚──」

一聲震人心魄的叫聲,把剛剛推門進來的楊歌和白雪嚇了一跳。

「小開,你房間裏養了怪獸嗎?」

「是啊,什麼東西的叫聲那麼瘮人?」楊歌和白雪問坐在電腦前的張小開。

「哈哈,沒什麼,只不過是尼斯湖怪的叫聲而已。」張小開回過頭,笑着說。

「什麼?你竟然錄到了尼斯湖怪的叫聲?」楊歌和白雪驚得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裏瞪出來了。

「不是我錄到了尼斯湖怪的叫聲,而是我登陸了尼斯湖怪的網站,用多媒體播放器播放了網站錄的尼斯湖怪的叫聲。」

張小開說着又點擊了兩下電腦屏幕上的尼斯湖怪。電腦音箱裏再次播放出尼斯湖怪令人毛骨悚然的叫聲,楊歌和白雪這才放下心來。

楊歌、白雪和張小開是陽光中學中一學生,他們可不是普通的孩子─楊歌是一位具有超能力的少年,白雪在生物學上頗有造詣,張小開則是個電腦天才,人稱「小比爾.蓋茨」。他們三人從小一起長大,形影不離,曾出生入死地偵破過許多神秘的事件,人稱「校園三劍客」。

「你怎麼突然對尼斯湖怪感興趣了?」

楊歌奇怪地問。白雪才是生物專家,這樣的事情應當是白雪更感興趣才對。

「我不是突然對尼斯湖怪感興趣,我是一直對尼斯湖怪感興趣。剛才,我偶然搜索到尼斯湖怪的網站,登陸上去,發現這個網站做得可真不錯,收集了大量的尼斯湖怪的照片、影片、資料、新聞,還專門設有尼斯湖怪討論版,好玩極了。最有意思的是,我還讀到了一則新聞……」

「什麼新聞?」

「那則新聞的標題是巫師與科學家大戰尼斯湖……」

「什麼,巫師和科學家大戰尼斯湖?巫師跟科學家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兩個行當,他們怎會走在一起呢?」楊歌搖頭說道。白雪的神情也是不以為然。

「不信?不信你們自己看吧。」張小開說着點開尼斯湖怪網站的一則新聞。新聞的內容如下:

巫師與科學家將大戰尼斯湖4月1日 11:09 尼斯湖怪網報道

由英、美、法、意、日、韓等十五個國家的軍人和科學家組成的「尼斯湖怪國際科學調查團」,將於近日前往英國尼斯湖對全球最著名的傳說——尼斯湖怪傳說進行科學考察。這次行動被命名為「徹底清查及搜捕尼斯湖怪獸行動」。領導這次行動的首席科學家簡.薩德伯格聲稱:這將是有史以來對尼斯湖進行的最大規模的考察行動,將調動世界上最先進的船隻、最大的網、最新型的多波聲納定位儀和最棒的聲控攝像機等設備對尼斯湖進行全面的、地毯式的調查。簡.薩德伯格希望他們在軍隊及新型儀器幫助下,能夠抓捕到傳說中的尼斯湖水怪,而不要像他們的前輩那樣無功而返。

科學家們此舉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吸引人之處,按常規來說,他們所能得到的也許只是少數媒體的關注,最多也就是在報紙上登出一些模糊不清的照片而已。但此次就不太一樣了,因為他們有了對手─英國白人巫師協會的大祭司凱文.卡龍。卡龍巫師聲稱自己將向這次行動的船隻以及尼斯湖下咒語,詛咒他們此行不會成功。卡龍表示,他這麼做的目的只是要保護「尼斯湖怪獸不會受到任何形式的傷害」。

其實,即使是探險隊此次搜捕行動失敗,沒能抓到尼斯湖水怪,也未必就一點功勞都沒有。近年,英國由於口蹄疫而喪失了大量的旅遊稅收,巫師卡龍此舉已經使他成為聞名北方的大巫師,並且已經吸引了數百名回應者前往該地支援他,這還不包括全世界打算赴尼斯湖爭奪最新消息的新聞記者們。無論如何,這些新聞媒體的關注對蘇格蘭總是有益處的。

在新聞的結尾處,還有許多網友插科打諢的評論:

相安本無事,為何苦執迷?平衡瀕破壞,還不深思行;惟恐時太遲,自欲陷己身。犯其如犯己,留得空手回。

不是捕水怪,是捕讀者,我要是也在外國當記者,我也去找水怪!

讓他們捕着玩去吧!別破壞了自然資源。

人類就是這樣,一定要把所有未知的生物都抓住。

……第二章向神秘出發

尼斯湖怪的叫聲令「校園三劍客」心馳神往,他們的心此時飛向了尼斯湖。白雪看完那則新聞後點頭說道:

「都二十一世紀了,還發生這樣的事情,真有意思。『尼斯湖怪之謎』也算是世界一大謎,最近尼斯湖又要發生這樣大的事情,『神秘客』為什麼還不派我們到尼斯湖去探險呢?」

「神秘客」是他們在網上認識的一位神秘人物。不久前,「神秘客」通過電子郵件與「三劍客」聯繫,請他們去破解世界的兩大謎:「百慕達之謎」和「金字塔之謎」,並許諾可以為「三劍客」無償提供全部的活動經費、辦理出國手續、提供最先進的科學儀器和設備,只要「校園三劍客」需要,甚至可以調動直升機、潛艇、航空母艦……正是因為「神秘客」所提供的便利,加上「校園三劍客」非凡的勇氣、豐富的想像力及超人的智慧,使兩大謎團迎刃而解。由於「神秘客」對自己的身分及破解世界之謎的目的諱莫如深,「校園三劍客」至今都不知道「神秘客」是一個人還是一個組織,他在什麼地方,為什麼要不惜代價請他們去破解世界之謎?不過,「校園三劍客」都知道,「神秘客」的任務遠遠沒有結束,只要世界上還有困惑世人的謎團,他遲早還會來找他們。

「是啊,也許他老人家最近工作比較忙,忘了吧?」楊歌和張小開也點頭說。

就在這時,張小開的電腦發出「嘟嘟嘟」的三聲響─它在提示張小開有新的電子郵件來了。

「『神秘客』!」「校園三劍客」異口同聲地說道。

果然,他們的直覺是對的─當張小開打開他的Outlook,他們收到了來自網上的「神秘客」的電子郵件,內容如下:

寄件者︰神秘客

收件者︰張小開;楊歌;白雪

主 旨︰給校園三劍客的新任務校園三劍客:

你們好!

感謝你們成功地破解了「百慕達三角區」之謎和「埃及金字塔」之謎。現在我派給你們新的任務——請你們馬上到英國蘇格蘭的尼斯湖去探險,揭開尼斯湖怪物的神秘面紗。

明天9點鐘飛往尼斯湖的機票已經訂好,很快就有人給你們送到家中。

當然,你們肯定還會像以前一樣遇到各種難以想像的困難甚至生命危險,但只要保持自信、沉着、機智和勇敢,你們一定會再次成功的!我相信。

等候你們的好消息。神秘客

就在「校園三劍客」聚精會神地閱讀郵件的時候,門鈴聲響了:

「叮噹。」

「肯定是我們的機票到了!」

張小開一邊說一邊跑去開門。果然,門外站着一位穿制服的快遞公司的人,他的手裏拿着一份郵件。

張小開打開一看︰三張飛往尼斯湖的飛機票。

當天晚上,他們還聽到電台的一則新聞:

英國國際航空公司最近開通了包括中國在內的二十餘個國家直飛尼斯湖的旅遊專線。世界各國探索尼斯湖怪和到尼斯湖旅遊的熱情高漲,所有旅遊專線一個月內的機票都被預訂一空。

第二天早晨,三人就早早地趕到國際機場,乘上了飛向尼斯湖的飛機,再次踏上了「世界之謎」探險之旅。第三章尼斯湖奇聞

「咦,都已經到起飛時間了,飛機怎麼還不起飛?」

張小開看了一下手錶,奇怪地說。楊歌和白雪也往兩邊張望:除了他們旁邊的兩個空位子外,有二百個座位的大型客機裏都坐滿了人。機上所有的人都繫上安全帶,做好了飛機起飛前的準備。大家的眼中充滿了憧憬,渴望快快飛到神秘的尼斯湖─他們中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是出於對尼斯湖怪獸的好奇到尼斯湖觀光的。這趟飛機是中國開通尼斯湖航線後的首次飛行,自然座無虛席。楊歌和白雪觀察到,許多人和張小開一樣,對飛機到點了還不起飛十分不滿。

這時,飛機上的廣播響了,播音員甜潤的聲音在機艙裏回響:

「各位乘客,還有兩位英國乘客尚未登機,請稍候片刻……」

播音員的話音未落,機艙裏就像開了鍋的水似的沸騰起來,人們紛紛抱怨道:

「這兩個乘客是誰啊,不要等他吧!」

「缺德。耽誤大家的時間。」

「就是,飛機上的乘客一人被他們耽誤10分鐘,加起來就是2,000分鐘,他們賠得起嗎?」

……

但抱怨歸抱怨,人沒有來,等終歸還要等的。人們紛紛把目光移向窗外,望穿秋水般地盼望能夠看到那兩個耽誤時間的人,希望他們儘快登機,希望飛機快快起飛。

心急的張小開也把臉貼到了舷窗的玻璃上,用他高度近視眼鏡後面的小眼睛尋尋覓覓。他迫不及待地想儘快到達尼斯湖,解開尼斯湖怪之謎。看着他猴急的樣子,楊歌和白雪都忍不住相視而笑。白雪撞了撞張小開的胳膊,對他說:

「小開,在飛機起飛之前,把電腦打開,熟悉一下尼斯湖怪的資料好嗎?」

張小開回過頭,又看了看窗外,無奈地點點頭,說了聲:

「好吧。」

然後,他打開放在膝間、從不離身的手提電腦,調出有關尼斯湖及怪物的資料。

資料的第一段話就激起了「校園三劍客」對尼斯湖的無限遐想:

尼斯湖位於英國北部蘇格蘭高地,是一個美麗的湖泊。尼斯湖南起奧古斯都堡,北至印威內斯市:長約36公里,最寬處僅2.7公里左右,而平均水深達132米,蓄水約7.4 立方公里,四周羣山環抱,湖岸陡峭,樹木叢生。就在這座湖中,傳說生活着一種叫「尼斯」的怪獸……

接着,資料又列舉了一些關於尼斯湖的生動傳說:

關於水怪的最早記載可追溯到公元565年。當時,愛爾蘭傳教士聖哥倫伯和他的僕人在湖中游泳,突然,從水裏冒出一個龐大奇異、長着蛇一般頸項的水怪。水怪突然向聖哥倫伯的僕人發動襲擊,就在水怪要咬住僕人腦袋的危險關頭,聖哥倫伯義正辭嚴地朝水怪喝道:「不許再向前行,也不要傷人,從速回去。」於是,那個水怪便立刻後退潛入水下,聖哥倫伯僕人的生命因此而得救。

1802年,有一個名叫亞歷山大.麥克唐納的農民說,有一次他在尼斯湖邊工作,突然看見一隻巨大怪獸露出水面,用短而粗的鰭划着水,形狀很奇特,氣勢洶洶地向他猛游過來,距離他只有45米,嚇得他慌忙逃跑。

1880年初秋,有一艘遊艇在湖上行駛,突然,一隻巨大的怪獸從湖底衝出湖面,牠全身黑色,脖子細長,腦袋呈三角形,就像一條巨龍似的在湖中昂首掀浪前進,使湖面捲起一陣巨浪,把遊艇擊沉,艇上遊客全部落入水中淹死。消息傳開,轟動了整個英國。

同年,一個名叫鄧肯.莫卡唐拉的潛水員,潛入尼斯湖底檢查一艘失事船的殘骸。他潛入湖底後不久,急忙狂亂地發出信號,人們迅速把他從湖底拖上岸來。只見他臉色發白,全身顫抖,說不出一句話。休息和醫治了幾天之後,他才講述了他在湖底看到的景象:正當他檢查沉船的殘骸時,突然看到一隻巨獸躲在湖底的一塊岩石上,遠遠望去,巨獸好像是一隻巨大的青蛙,形狀古怪離奇,十分可怕,把他嚇得差一點昏過去。

1933年《長披風信使報》第一次以醒目的大標題發表了約翰.麥凱夫婦的見聞,說他倆親眼目睹了「一隻巨獸在尼斯湖昂首嬉水」。這篇見聞引起了廣大讀者的興趣。

與約翰.麥凱夫婦的見聞幾乎同時,獸醫學者格蘭特和湖岸一些修路工人也宣稱看到了這頭怪獸。據格蘭特回憶說,有一天他經過尼斯湖邊時,突然聽到湖水嘩嘩作響,只見一頭怪獸在湖面上游着,牠有一個很大的脊背,像一頭大象,還有一條長長的細脖子,又像頭恐龍,粗糙的皮膚上滿是皺紋。

……

英國海軍少校哥爾德訪問了五十個曾經親眼看見過怪獸的人,綜合了各種材料,加以研究和推測,第一個較系統地描述了怪獸的大概模樣:牠是一個身長約15米,頸長約1.2米,背上有兩、三個駝峯,身體顏色呈灰黑色,類似恐龍的動物。

英國也曾組成了「尼斯湖現象調查協會」,懸賞100萬英鎊,捉拿這頭怪獸,不管怪獸最終是死是活,都可以得到獎賞。很多人懷着碰運氣的心情,紛紛跑到尼斯湖畔,日夜巡視,希望能有幸捉到怪獸。可是怪獸卻像有意戲弄人們似的,長時間地銷聲匿跡,再不露出湖面了。那些希望獲得巨賞的人,不但沒有捉到怪獸,而且連怪獸的影子也未見過,只得失望地離開尼斯湖。

……第四章任性的小女巫

十幾分鐘過去了,那兩個遲到的乘客仍然不見蹤影,飛機裏又怨聲四起。而「校園三劍客」此時則因為正在閱讀資料而沉浸到尼斯湖撲朔迷離的氣氛中了,沒有太在意。他們開始熱烈地討論起來。白雪挑起了話頭:

「那麼多人聲稱見過尼斯湖怪,可是為什麼人們總是沒辦法得到牠確實存在的證據呢?」

「這是因為一方面尼斯湖怪行蹤飄忽,另一方面,尼斯湖湖底有如一個大迷宮,有些地方水深近千尺,湖水又混濁,含有大量的泥沙,在水面最多只能看到幾尺深的東西,即使有怪物,也不能輕易地發現。因此,要證明尼斯湖水怪的存在確實很難……」張小開想了想說。

他的話馬上遭到楊歌的反駁:

「依我看,根本沒有什麼『尼斯湖怪』。人們之所以編造關於牠的奇聞,並相信牠,只是為了滿足人性中的獵奇心理。政府支特人們的爭論,只不過是種『炒作』,它可以使世界各地的人源源不斷地到尼斯湖來旅遊,增加財政收入。」

「這麼說,你認為尼斯湖怪說到底是個騙局?」

「不完全是騙局,也可能是人們一廂情願的幻想和錯覺,」楊歌肯定地說,「比如說很可能是『水獺錯覺』,人們很容易把月光下的大水獺嬉水當成湖怪,尤其在水獺們相互追逐的時候,看上去就像湖怪翻身一樣。我還聽說過一種『浮箱理論』,遠古的赤松樹很早就沉入湖底,在湖水壓力作用下樹幹會產生氣體,這氣體使松脂膨脹成一個個微小的浮箱,最終把赤松樹的樹幹推向水面,以致人們誤認為是什麼湖怪。另外,科學家們還發現,許多尼斯湖怪的照片都是偽造的。這些都確實證明,尼斯湖怪純屬子虛烏有。」

「你這麼說未免太武斷了吧……」張小開不滿地說。

就在他想繼續反駁楊歌的時候,白雪指着窗外說:

「快看。」

楊歌和張小開停止了爭論,往舷窗外看:只見一老一少穿着怪異服裝的外國人正慢悠悠地朝飛機走來。老的那位戴着墨鏡,被少的攙扶着,衣着像個聖誕老人:身穿紅色大袍,鬢髮皆白,下巴上的鬍子直垂到胸前,頭上戴頂綴着小絨球的尖頂帽,手上拄着根黑色的拐杖。少的那位是個女孩,金髮碧眼,十五、六歲,長得非常漂亮,不過打扮得像童話裏的小女巫。她也戴着頂尖頂絨帽,穿着一件紅色的、下襬挺寬的連衣裙,褲子是燈籠褲,紅鞋子的前端還帶鈎。她的背上背着個很大的包裹,給人的感覺似乎是要到哪裏去演出。他們的衣着和機場現代化的景觀很不協調,卻十分搶眼。

「他們就是耽誤大家時間的乘客吧?」

「怎麼一點也不覺得不好意思,走路還慢吞吞的。」

「瞧他們穿得稀奇古怪的,八成腦子有毛病。」

「你看那老頭還要他孫女攙扶着走,是瞎子吧?」

……

飛機上的人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

又過了一會,這兩位對人們的抗議、憤怒、譏諷滿不在乎的乘客終於在眾目睽睽下登上了飛機,在空中小姐的帶領下,朝「校園三劍客」旁邊的空位子走來。

「凱文.卡龍先生,這邊請。」空中小姐攙扶着老人坐在了楊歌身邊。

「凱文.卡龍?不就是報上說的那位挑戰科學家的大巫師嗎?」張小開最先反應過來,驚訝地說。

「你可別跟我說要請他簽名。」白雪笑道。

張小開除了是個「電腦狂」外,還是個「追星族」,只要遇上個名人,就非要糾纏着人家簽名。

「當然當然……」

果然被白雪言中,張小開忙不迭地從口袋裏找本子。就在這時,和卡龍一起來的女孩打開了他們頭頂行李櫃的門,不由分說地把「校園三劍客」的箱子搬到她的座位上。

「喂,你在幹什麼?」張小開叫了起來。

「我在搬你的箱子。」女孩一邊說着一邊很不客氣地把自己的包裹往裏塞。

「你這人怎麼這樣?凡事都有個先來後到嘛!」張小開頓時火了。

空中小姐見狀趕忙調停:「前面還有空的行李櫃……」

白雪也扯着張小開說:「算了,人家是個女孩子,何況這位老爺爺還是個盲人呢。」

老人從大家的談話中聽出女孩闖禍了,便責備道:「貝蒂,不要亂來……」

「爺爺,我沒有。」叫貝蒂的女孩一邊說,一邊很不講理地把行李櫃的門重重地關上了。

「你……」張小開肺都快氣炸了,但在楊歌和白雪的勸阻下總算沒有發作。

「校園三劍客」的行李被空中小姐放到了前面的行李櫃裏,一場小小的風波,就這樣平息了。

隨後飛機裏的廣播響起:

「各位乘客,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請您繫好安全帶……」

片刻之後,飛機轟鳴着載着氣呼呼的張小開、任性的貝蒂、一心要解開尼斯湖怪之謎的楊歌和白雪,還有所有對尼斯湖充滿好奇的乘客們飛向藍天。第五章海獺的尾巴

飛機在雲端裏平穩地飛行着。

因為剛才的事情,張小開已經沒有了請卡龍巫師簽名的興致。他在心裏怨恨貝蒂的同時,也怨恨她的爺爺。他在心裏想:有其孫女必有其爺爺,貝蒂那麼沒教養,她的爺爺一定不怎麼樣……看着張小開生悶氣的樣子,白雪有意挑起話題轉移張小開的注意力。她說:「剛才你和楊歌爭論尼斯湖裏有沒有怪物,為什麼不繼續討論下去呢?」

楊歌對白雪的話心領神會,也故意用挑釁的口氣說:「尼斯湖裏根本沒有什麼怪獸,我們這次調查不可能有任何結果。」

張小開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過來。他大聲說:「尼斯湖裏就是有怪獸!要知道,1934年,有一位名叫羅勃特.威爾遜的英國醫生還拍攝過一張尼斯湖怪的照片呢。」

「你可以把照片調出來看嗎?」

楊歌問。他見張小開的注意力已經從剛才的事情上轉移開了,不禁暗暗高興。

「當然可以。」

張小開說着再次打開電腦,從電腦裏調出了資料中的照片,他不是一個願意輕易服輸的人。

很快,屏幕上出現了那張作為尼斯湖怪存在的重要證據的著名照片:照片中的尼斯湖怪昂着黑而長的頭顱,尼斯湖上泛着細密的水波。

「你難道沒有發現照片裏的破綻嗎?按照常規,如果尼斯湖怪昂着腦袋在水中游,其水波應該是沿着脊背呈V字形分開的,但照片上並沒有顯示這一點。另外,你還可以用電腦重新模擬一下當時尼斯湖水波的形狀和高度。」楊歌一針見血地說。他開始把話題引向深入。

「當時的照相技術不發達,沒有把V字形水波照出來也屬正常。不過,用電腦模擬水波我倒可以試試。」張小開說着就設計起程式來。五分鐘後,一個不太複雜的模擬程式便設計好了。張小開一按「輸入」鍵,這時,出現在他面前的模擬狀況令他十分吃驚:模擬的水波要比照片裏的高許多。

「瞧見了吧,如果怪物的頭像照片中的那樣高出水面六到八英尺,那麼水波就應該有二到三英尺高。但是,照片裏的水波顯然只是一些一至二英寸高的細浪。」楊歌在爭論中佔了優勢。

「你的意思說這張照片也是偽造的?」張小開仍不服輸。

「不,許多科學家研究這張照片後認為照片倒是真的。不過,拍攝到的可能不是尼斯湖怪,而是一種比尼斯湖怪要小得多的動物─海獺。如果你用模擬程式模擬一下海獺入水的水波,會發現如果是一隻海獺投入水中而尚未完全入水,那時產生的水波細浪的形狀,就跟照片裏的樣子相若了。」楊歌雄辯地回答道。

「不會吧,有人猜尼斯湖怪是古代倖存的蛇頸龍。海獺和蛇頸龍的模樣可是一點都不像啊。」張小開大聲說道。

「確實不像。不過,我們憑什麼認為照片上的那個又黑又長的東西一定是尼斯湖怪的脖子和腦袋,而不是海獺的尾巴呢?」楊歌說。

就在這時,楊歌突然感覺到一股很有衝擊力的腦波撞擊了一下他的第六感官:

「這幾個小孩好厲害!」

楊歌扭過頭去,看見旁邊戴着墨鏡的卡龍巫師正仰躺在椅背上休息,而貝蒂則像電影裏的女巫一樣將一副撲克牌擺在她面前當桌子用的小平板上,口中唸唸有詞。表面上,卡龍巫師似乎沒有聽楊歌和張小開的對話,但楊歌分明感到腦波是從他的腦中發出來的。並且,楊歌還感覺到了他腦中的一些圖像:那些圖像有機艙裏的畫面,也有「校園三劍客」的畫面……如果卡龍巫師真的是盲人的話,他是看不見機艙裏的情形的,也看不見「校園三劍客」的面容,他的腦中,就不可能有那些畫面。

「卡龍巫師不是盲人!他為什麼要裝瞎子?他有什麼企圖……」楊歌腦中閃過一系列的問題。

「怎麼會是海獺的尾巴呢?簡直是無稽之談!」張小開還要和楊歌理論下去。而楊歌的注意力此時在卡龍巫師的身上。他不想再與張小開爭論,只是用一句簡單的話結束爭論。他說:「事實將證明我是對的。」

張小開見楊歌無心和他爭論下去,也嘴硬地說:「不,真理將站在我這一邊。」第六章劫機分子

飛機飛行了四、五個小時後,機上的人都感到了旅行的疲倦,開始昏昏欲睡。楊歌一直在觀察身邊坐着的這位老人,雖然他通過接收腦電波感覺到他的眼睛沒有瞎,但是他仍然不敢確定,他打算找機會驗證一下。終於,機會來了。卡龍巫師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用拐杖點地,慢慢地穿過長長的通道,向洗手間走去。

楊歌站起身,跟在他的後面。卡龍進了洗手間,楊歌則在通道盡頭的飲水機盛了一杯滾燙的開水。當卡龍從洗手間裏出來時,楊歌舉着水杯直直地朝卡龍走去─如果卡龍的眼睛沒有瞎,他就會條件反射地閃開來,如果他沒有躲閃,就說明他是個盲人。

三步!兩步!一步!

那杯開水馬上就要碰着卡龍了,楊歌估計卡龍肯定會躲避,就把杯子又往前伸了一些。然而,卡龍根本沒有躲避,而是直直地撞了上來。楊歌再想收住腳步已經來不及了,滿滿一杯開水全部灑在了卡龍的身上。卡龍被燙得「哎喲」叫了一聲,一下子就跌倒在地上。楊歌周圍的幾名乘客聞聲把目光集中過來。楊歌知道自己闖了大禍,臉紅得像番茄一樣,連忙彎腰去扶老人。

就在這時,楊歌的胳膊碰到了一個乘客的腰部,感覺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他突然意識到那是一件不該在飛機上出現的東西:手槍。

楊歌再定睛看那乘客:他是一個長着一頭金髮的英俊青年,二十多歲,臉形瘦削,淺藍色的眸子射出的目光在堅定自信中略帶憂鬱。他回頭看了楊歌一眼,目光中甚至帶着一些輕蔑。

這時,飛機上的人紛紛指責楊歌:

「這個孩子怎麼這麼不小心,把水全灑在盲人身上了。」

「是啊,還把人給撞倒了。」

「笨手笨腳的,真是!」

……

那邊的貝蒂看到了這個情形,從座位上跳起來,一邊向這邊跑一邊喊道:

「喂,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啊……爺爺,你怎麼樣?燙傷沒有?沒事吧?」

楊歌雖然成了人們指責的對象,但那些聲音似乎離他很遠。他的心思此時全在那位乘客的那柄手槍上。隨後,他又注意到在機艙後排坐的一些與眾不同的乘客:他們和帶槍的乘客一樣,穿着灰色的西裝,戴着墨鏡,一言不發,一副不苟言笑的樣子。

「嘿,說你呢,你怎麼跟個木頭人似的,撞了人連句道歉的話都不會說嗎?」貝蒂朝楊歌很兇地喊道。

這時,楊歌注意到卡龍巫師揑了一下貝蒂的手,對她說:

「我沒事,貝蒂,回去吧。」

貝蒂這才作罷,攙扶着卡龍巫師向座位走去。

「飛機上怎麼會有人帶槍?他們要幹什麼?劫機嗎?我該怎麼辦?」

楊歌腦中閃過一連串的問題。他是一個頭腦冷靜、處變不驚的少年,他盡量裝作什麼事都沒有,一邊想着一邊向座位走去。就在楊歌剛剛坐下時,飛機不知什麼原因產生了強烈的震動,乘客們一下子騷動起來。

「怎麼回事?!」

「晃動得好厲害,飛機不會墜毀吧?」

「可能是遇上氣流了!」

……

與此同時,廣播響了:

「各位乘客,飛機遇到了氣流,出現一些震動,問題會很快解決,請大家保持鎮定,不要驚慌。」

過了好一陣子,危險才解除,乘客們長長地吁出了一口氣,好險!每個人都嚇出了一身冷汗。楊歌下意識地回頭往後排座位上看,他發現:最後排的座位空了許多,灰衣人全都不見了。

「糟糕,不好了!」楊歌失聲說道。

「怎麼啦?」白雪和張小開把頭偏向楊歌,問道。

楊歌還來不及回答他們的問話,飛機上的廣播又響了起來,不過這次可不是空中小姐甜美的聲音,而是一把十分冷酷的男聲,猶如寒冰:

「給我聽好了,你們這些為了滿足個人的好奇心不惜踐踏大自然的傢伙。我們是『尼斯湖保衞者』!我們痛恨旅遊公司為了牟取暴利,用怪獸作誘餌,把人們從世界各地騙到尼斯湖的行為!我們劫持飛機,是為了給所有膽敢用自己的雙腳破壞尼斯湖環境的人們一個教訓。只要你們不反抗,我們將不會傷害你們,否則,我手下的子彈可是不長眼睛的!」

為了保護環境而採取劫機行動,這大概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一次劫機。可是,這畢竟是恐怖活動,這樣的場景,大多數人平常都只在電影電視中看到過,如今卻在眼前上演了,旅客們都有些不知所措。

飛機裏又開始騷動起來。這時,幾位劫機分子在通道的兩頭出現了,他們的手中都端着武器,有的是衝鋒槍,有的是手槍─他們果然是後排座位上的那幾個灰衣人。一個拿手槍的劫機分子朝着機艙頂開了一槍。在槍聲的威懾下,人們安靜下來,眼睛全都瞪得大大的,一動不動。

看到這情形,劫機分子們很是囂張得意。一個獨眼的劫機分子恐嚇道:

「哈哈!都嚇破膽了吧?放心,只要乖乖聽話,老子是不會傷害你們的,否則,嘿嘿嘿嘿!」

「校園三劍客」面面相覷。

「他們的動機是好的,可是採取這種暴力的方式,未免有些矯枉過正。」白雪說道。

張小開也說:

「就是!況且,人有好奇心並不是什麼壞事!人類文明之所以會發展,就是因為人的好奇心在推動嘛!」

看見白雪和張小開在說話,一個劫機分子走了過來,用槍指着他們二人,很嚴厲地說:「閉嘴,不許說話!」

張小開還要說什麼,白雪拉了拉他的衣袖,他才忍住了閉口不語。

黑洞洞的槍口在人們眼前晃來晃去,機艙裏的空氣如同凝固了一般,人們似乎都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

突然,坐在楊歌身邊的貝蒂站了起來,指着劫機分子大聲說道:

「你們這些人,雖然有着很好的動機,可是劫持飛機是違法的事情,難道你們不要命了嗎?還不趕快放下武器!」

在場所有的人包括劫機分子都驚呆了!一個小女孩竟然有如此膽量!她不要命了嗎?

「小東西,我看你是活膩了!」

一個劫機分子勃然大怒,氣勢洶洶地衝過來,伸手就去抓貝蒂。然而,他的手卻被一雙有力的手推開了──是楊歌,他將伸向貝蒂的手一把推開。

「你找死啊?」

那名劫機分子見又有人膽敢違抗他們,並且也是個孩子,就更生氣了,竟然扣動了衝鋒槍的扳機,「噠噠噠」,一梭子彈從槍管裏射出,飛向楊歌的胸膛。

「完了!」

飛機上所有的乘客都把眼睛閉上了,誰也不忍心看這血腥的一幕。張小開和白雪也從座位上騰地站起來,要去救他們的好朋友。第七章時間停止流動

槍聲響起的時候,楊歌的第一反應是:

「完了!」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他突然感到周圍一下子變得非常安靜,一點聲音都沒有。更令他驚異的是,機艙裏的一切都像放電影突然定格了一般一動不動。那幾個劫機分子如同冰雕塑,保持着呲牙咧嘴的神態和舉槍射擊的姿勢。更神奇的是,劫機分子射出的子彈,在距離楊歌前面五厘米左右的地方也定住了,如同幾顆懸浮在半空中的花生米。

楊歌眼睛的餘光還看到,張小開和白雪此時手向前伸,保持着半坐半站的姿勢,臉上交織着驚訝、擔心、悲憤的神情。飛機上的乘客們,也像被施了魔咒一般,都成了蠟像,什麼神情、什麼動作都有。

最有意思的是站在一邊的空中小姐手中的盤子保持着下落的狀態,杯中的礦泉水也倒了一半,但是,那些水滴並沒有落地,而是凝固在半空中,晶瑩剔透,十分好看……

「這是怎麼回事?」楊歌奇怪地想。

他想動一下身子,想伸手去抓那幾顆可以致他死命的子彈,但是他和其他人一樣也被定住了,無論再怎麼努力,也不能有絲毫動彈,甚至他想張一張嘴、眨一眨眼睛都辦不到。

楊歌曾經在一本科幻小說中看到過,未來世界會出現一種能夠控制時間的機器,能令時間暫時停止。現在的情形,跟科幻小說中寫的一模一樣─時間停止流動了!書中作家們虛構的情節竟然成為了現實!

但接下來該怎麼辦呢?楊歌望着定在自己眼前的子彈發起愁來,危險還沒有解除啊!一旦時間恢復正常,還是難逃厄運啊!怎麼辦呢?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楊歌突然感覺到身邊有兩個人站了起來──是巫師卡龍和他的孫女貝蒂!

「他們怎麼可以不受時間停止的控制?難道是他們控制了時間?」楊歌驚訝地想。

這時,卡龍伸出手去,將那定在半空中的子彈一粒一粒地抓起來,放進他的口袋中。他的動作準確迅速─這充分說明,他不是盲人。

而貝蒂則一邊衝木雕似的劫機分子們做着鬼臉,一邊卸下他們手中的武器,將它們通通裝進一個大口袋裏,用一根繩子紮了起來。她完成這一切後,又向楊歌身後走去。楊歌沒有辦法回頭,只能乾等着。過了一會兒,貝蒂回來了,她可能去了行李艙,找到了許多麻繩,她用麻繩將那些體形彪悍的暴徒們五花大綁起來……

當一切都完成時,卡龍巫師又坐回到座位上。貝蒂從衣袋裏取出一台像電視遙控器一樣的機器,按下一個按鈕,那機器迸射出一道閃光,隨後,凝固的時間又重新流淌起來。

「砰──」

槍聲沒有消失─似乎是剛才的延續。楊歌感覺到自己又能正常活動了,飛機上所有的乘客也都恢復了正常,說着話,活動起來。

「楊歌──」張小開和白雪大聲喊道。

然而,楊歌安然無恙。他再看那幾個劫機分子,此時全都被五花大綁着,蜷縮在地上。他們一邊掙扎着,一邊高喊:

「怎麼回事……放開我!放開我!」

人們看着那些被麻繩捆着的劫機分子,全都目瞪口呆。

「楊歌,你中彈了嗎?」白雪關切地問。

「我沒事。」楊歌搖搖頭說。

「天哪,你竟然刀槍不入?咦,這些傢伙怎麼全被綁起來了?是你調動超能力制服了他們嗎?」張小開看着完好無損的楊歌,眼睛反要從眼眶裏瞪出來了。

楊歌同樣很吃驚:「難道剛才時間停止你們沒有發覺?」

「時間停止!這怎麼可能?那是科幻小說裏才有的情節!」白雪和張小開覺得不可思議。

看來,白雪、張小開、劫機分子,還有這架飛機上的其他人,都沒有感覺到時間曾經停止過。可是他自己為什麼就感覺到了呢?難道是因為自己曾經進過時間隧道,具有超能力?或許,這是唯一說得通的解釋了!

楊歌一邊想,一邊把目光轉向了巫師卡龍和貝蒂。巫師卡龍臉上的神情依然十分沉靜,像一個盲人一樣無動於衷。而貝蒂則衝他狡黠地笑了一下。

「我猜你一定是產生了暫時的幻覺。可是,這些人怎麼會被捆綁起來呢?真奇怪!」張小開奇怪地說。

楊歌沉默了。他知道這樣的事情沒有辦法跟張小開和白雪他們說清楚。他現在完全肯定,卡龍巫師不是什麼盲人,他在表演。可他為什麼要裝成瞎子呢?他有什麼特別的目的嗎?剛才時間停止是他和他的孫女幹的。這說明他們擁有可以操縱時間的機器。他絕不是一個虛張聲勢的普通巫師。報上說他要跟科學家們對着幹,他完全擁有這樣的資格。他的目的地也是尼斯湖,如果尼斯湖真的有尼斯湖怪的話,那對於尼斯湖怪將意味着什麼呢?究竟是禍還是福呢?……

楊歌百思不得其解。

對於楊歌的「刀槍不入」,以及那幾個原本張牙舞爪的劫機分子突然被五花大綁起來的事實,感到震驚的當然不僅僅只有白雪和張小開,飛機上的乘客們全都吃驚到了極點。是誰綁住劫機分子的?怎麼綁的?大家誰也沒看清。人們議論紛紛,飛機像開了鍋一般沸騰着,熱鬧非凡。

大家說到如何處置劫機分子的時候,有幾個小伙子從座位上站起來,將那些被捆得像大蠶繭的劫機分子帶到了機艙的後面,看守着他們。

又過了一會兒,機艙的前門被打開了,高大健壯的機長押着一個被五花大綁的青年和另一個同樣被捆綁着的劫機分子走了出來。那個青年正是這次劫機行動的策劃者,剛才就是他用廣播向全機的乘客宣布飛機被劫持的。一分鐘前,駕駛艙裏的駕駛員和機長頗覺意外地看到他和他的手下不知怎麼就被捆綁起來,手上的武器也不見了。於是,機長把他們帶到了機艙裏。

「你們這些破壞環境的罪人!我不會罷休的!」青年大聲喊道。他正是楊歌剛才看見的那位金髮青年,他的眼中流淌着怒火,雖然被捆綁着,但卻沒有絲毫的懊悔和畏懼。

後面被幾位年輕人押着的獨眼劫機分子衝他訓斥道:

「省省吧,小子。我們都是因為收了你的錢才來劫機的。為了這次劫機,你把你的家產全變賣光了,你現在成了窮光蛋,又要當階下囚,還那麼嘴硬,圖什麼呀?」

「校園三劍客」聽見了他的話,忍不住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心中,油然生出對那位青年的同情。

危險解除了,飛機又恢復了正常的航行,朝着尼斯湖快速飛去。

「飛機一降落就報警,讓警察來收拾他們!」

這是飛機上的乘客們一致的意見。第八章人間蒸發

「各位乘客請注意,這次飛行的目的地──尼斯湖就要到了。請各位乘客做好準備,不要忘記隨身攜帶的物品。」

飛機上的廣播再次響了起來。隨着一下令人心動的震顫,飛機平穩地降落在尼斯機場。

「哇!終於到了尼斯湖!」

大家都歡呼起來!這次飛行可真稱得上險象環生!不過,總算有驚無險,平安到達目的地了!

飛行員早已和當地的警方取得了聯繫,通知警方飛機上出現了劫機分子。所以,飛機剛一降落,全副武裝的警察就將飛機包圍了,警方足足出動了一百多人,把飛機圍了個水洩不通!

由於出現了劫機分子,情況比較特殊,所以警方要求乘客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要走動,等把歹徒逮捕之後才可以下飛機。乘客們非常配合警方的行動,坐在座位上等待警察將劫機分子緝拿歸案。

飛機終於停穩了,警察立即進入機艙內。

「校園三劍客」把目光集中到那位金髮青年的身上,不知為什麼,他們對金髮青年的將來感到擔憂和於心不忍。

就在這時,楊歌看見卡龍巫師從衣袋裏掏出了那個仿如電視遙控器似的東西,並按了一下按鈕。隨後,楊歌再次感覺到時間停止了:端着槍飛速進入機艙的警察、正襟危坐的乘客、耷拉着腦袋的劫機分子、扭過頭向後看的張小開和白雪……此時又成了蠟像,保持着時間停止前那一剎那的姿態,一動不動。和上回一樣,楊歌只有意識在活動,身體卻不能動彈分毫。

卡龍巫師和貝蒂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向機艙的後部。卡龍巫師解去了青年身上的繩索,又把奇怪的機器對準他,按下了一個按鈕,那青年便動了起來。他驚訝地看着周圍如同蠟像一般的人們,卡龍巫師拍了拍他的肩膀,對他耳語幾句,那青年便跟隨着卡龍和貝蒂穿過長長的通道,與荷槍實彈的警察們擦肩而過,向機艙外走去……

隨後,時間又流動起來:那些警察們繼續向前衝,乘客們的目光隨着警察們的移動往後看,白雪和張小開臉上出現了驚訝的神情……從人們的神情上看,他們大概都不知道時間曾經在某一瞬間停止過。

「咦,那個人怎麼不見了?」

張小開叫了起來。白雪大概也發現了這一點,目瞪口呆。隨後,他們還發現楊歌身邊的卡龍巫師和貝蒂不知什麼時候也不見了。

乘客和劫機分子們看到那個青年原來所在的位置此時只剩下一根繩子,而青年卻消失得無影無蹤,都很吃驚,互相問道:

「咦,人呢?」

「這怎麼可能,明明剛才還在這裏的!」

「怪事!」

……

奇怪也好,不奇怪也罷,那青年確實如同水蒸氣一樣消失了!

記者們潮水般湧向機場。《尼斯日報》、英國《泰晤士報》、尼斯電視台、英國BBC廣播電台……均派出了記者進行採訪。報紙、廣播、電視、互聯網等各種媒體以最快的速度對此事進行了報道。這架飛機上所發生的劫機案及怪事成了重大新聞,迅速傳遍了全世界。

隨後,記者們通過警方的審訊得知這次劫機行動是失蹤青年一手策劃的。失蹤青年的名字叫威利.卡爾斯,他是一位頗有成就的生物學家,雖然只有二十九歲,但他的多篇論文卻已在世界最高學術雜誌《自然》上發表,並獲得過「英聯邦青年學術研究獎」、「聯合國青年學者獎」等多項國家級、國際級的學術獎項。不久前,他還獲得了一筆豐厚的遺產。

最近,他聽說政府為了增加旅遊收入,新開通了通向亞洲、澳洲、美洲、非洲等三十幾個國家的四十多條旅遊專線,他擔心世界各國的旅遊者潮水般地湧向尼斯湖,會對尼斯湖的環境造成致命的破壞,於是傾家蕩產把自己所得的各種學術獎金全部拿出來,買通了一個黑社會組織,一手策劃了這次劫機案。

威利的這一異想天開的做法目的非常單純和天真,並沒有傷害乘客的意思,但黑社會卻有另外的想法:據這個黑社會組織的頭目「獨眼龍」(即飛機上那位獨眼的劫機分子)供認,他們劫機其實還有自己的目的─搶劫旅客的財物,並以此要挾航空公司,敲詐錢財。

這一事件產生的後果對於尼斯湖當地的旅遊公司和航空公司來說算得上損失慘重,但對於尼斯湖的環境來說,未嘗不是件好事:許多原本預訂了尼斯湖機票的乘客紛紛要求退票;許多旅遊線迫於公眾的壓力不得不永久性取消。據統計,前往尼斯湖旅遊觀光的人,比往年要少了三分之一。

不過,對威利的這種做法,絕大多數的人持否定態度。國際刑警組織也向全球發布了通緝令,要捉拿威利歸案。第九章憂鬱之湖

「校園三劍客」下飛機後,叫了一輛計程車。計程車載着三個好奇的少年駛向尼斯湖。

「停一下,叔叔。」車行到半路,楊歌對開車的大鬍子司機說。

「現在還沒有到尼斯湖旅館呢。」司機說。

「我們想下去看看。」楊歌解釋道。他感覺到窗外吹進來的風充滿了濕氣,他聽見了湖水嘩嘩的聲響,他想大概已經來到尼斯湖邊上了。

於是,司機把車停了下來。「校園三劍客」從車裏鑽出來,他們發現自己置身於高高的崖岸上,充滿神奇色彩的尼斯湖像畫卷般在他們眼前展開着。尼斯湖是個淡水湖,兩側被高高的崖岸簇擁着,好像躺在山與山之間的長絲帶。尼斯湖上的風很大,不過濕潤的湖風拂面而來的感覺卻十分舒服,「校園三劍客」有些心曠神怡了。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