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经典:青红帮演义(二)(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吴虞公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古代文学经典:青红帮演义(二)

古代文学经典:青红帮演义(二)试读:

版权信息书名:古代文学经典:青红帮演义(二)作者:吴虞公排版:Lucky Read出版时间:2017-12-11本书由北京明天远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授权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第十六回酒楼聚首畅话平生 湖海贩盐小试手段

话说蔡标与那大汉正斗得起劲,忽然一人上前劝阻,两人果然住手,争看来者。但见那人白面微须,笑容可掬,一派秀才模样。蔡标一见,便认得那人姓盛名春,表字春山,虽然秀才出身,却好交结江湖好汉。那盛春山见两人住手,便上前各施一礼,微笑说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所以小弟特来劝解。”说着,左手握着蔡标,右手握着那汉,拣了空的座头,一同坐下,笑着对蔡标道:“老兄奈何不识英雄?这位好汉器宇不凡,定非俗子,幸各以礼相见,切莫伤了和气。”因又请问那汉姓名,那汉道:“小弟姓陈名保山,避罪出门,初到此地,只在茶肆坐地,并没有触犯了他,不知他为了何事突然打我。”盛春山哈哈大笑道:“陈大哥有所不知,这里茗泉茶肆,便是这位蔡标蔡大哥所开。上首一个座头只有蔡大哥可坐,别的客人不准擅坐。大哥初来,不知就里,胡乱坐了,只蔡大哥只当你有意前来寻衅,所以有此误会。”蔡标听了陈保山之言,知他井无恶意,也便起身赔礼道:“方才实是误会,冲撞好汉,多多得罪。”保山也道:“既是误会,大家罢休,过去的事,付之一笑罢了。”盛春山见二人解释嫌怨,得意非凡,说道:“两位都是英雄,既然各能见谅,兄弟今天聊备菲席,请两位喝一杯和气酒儿。如蒙不弃,便请即行。”蔡、陈二人同声应允,于是三人立起身来,径到大兴园菜馆,拣了一副座头,分宾主坐定。那边茶肆中,孙琪等一班帮徒回去的回去,喝茶的喝茶,书中不提。

却说盛春山等坐定之后,酒保拿上酒菜,开怀畅饮,各吐胸中志气。那蔡标自幼学得一身武艺,称雄独霸,贩卖私盐,不必多述。那陈保山本是竹工之子,生性粗豪,好弄拳棒,惯抱不平,每天混在茶坊酒肆,不务正业,与一班地痞无赖东闯西撞,生事惹祸,无所不为。他父教训不得,恐怕惹出祸来,连累家属,特到县衙立案,驱逐劣子。保山从此无家可归。东眠西宿,一发不可收拾,和同里黄老卓气意相投,结为至友。那老卓有个妻室,容貌妖艳,生性淫荡,被恶少张三公子诱惑,明来暗去,已非一日,只瞒了黄老卓一个。一天也是合该有事,保山来到老卓家里,老卓却已不在,恰巧撞着张三从那妇房中出来。保山见了大怒,寻觅老卓,告知其事。老卓又羞又恼,回家拷问妻室,尽得其详。匆匆出门,与保山计议道:“张三这厮引诱我妻,誓必杀死了他,才雪我心头之忿。”保山慨然应道:“兄弟惯打不平,况且是你哥哥的事。今夜便去结果了他,取他心肝来交给哥哥,也见得我一腔义愤。”老卓当他戏言,不以为异。谁知一到傍晚,张三行经一条小巷,劈面遇着保山,被保山一把拉住,突出利刃,不消三刀两刀,只胸前一刀,张三已被杀死在地。保山顺手挖出心肝,用破布包了,来见老卓。老卓闻说杀了张三,又见血淋淋一颗人头,不觉惊吓起来,取出五十银元,教保山快到别处去暂避几时,此间人多,必定破案。保山倒也无可无不可,当下带了资斧,只身而行,直到西麻镇上,与盛春山、蔡标相遇。那盛春山的身世,更与二人不同。春山五岁即丧父母,赖他舅父抚养长大。从小便有大志,天资聪慧,记忆广搏。年方十六,得游泮水,从此负笈远方,孳孳求学。满想春风得意,一举成名,无奈命运不济,屡试不售。真所谓“青灯黄卷,辛苦年年,玉带紫袍,前程渺渺”。因之灯前酒后,不免黯然自伤,渐渐的牢骚郁勃,绝意进取,专一交结江湖好汉,绿林强盗、盐枭私贩,他都降心与之往来。人家只当他习于下流,谁得知他别有怀抱呢。他舅见他如此行为,时常规戒,春山只是不改。隔了几年,舅父死了,他便一发放浪形骸,挥金如土,广结宾朋,三教九流,成出门下。这天,本欲到东海访友。路过西麻,无意中遇着二人交手。不觉心中一动,遂即上前排解。

话说当时三人在酒楼上高谈阔论,甚是投合。蔡标道:“兄弟不知轻重,拟请两位大哥屈留此地,以便朝夕领教。”盛春山笑道:“鄙薄之夫,承蒙不弃,但是现欲前往东海访一好友,待等归来同聚大义。保山兄弟既然井无一定去处,正好与蔡大哥等联为一气,权作私商。待我访了友人,再有计较。”保山闻说,应允入伙,蔡标大喜。三人又喝了几杯酒,尽欢而散。

次日,蔡标、孙琪和一班兄弟特备盛筵,饯送盛春山,兼贺保山入伙。筵席既罢,盛春山告辞起身,众人送了三里方回。蔡标、孙琪便替保山端整海船十艘,听凭保山调用,说明这次开差,所有利益保山一人独享,船上出力帮徒任意给赏。保山检点船只,率领兄弟,预备出发。蔡标等燃放鞭炮送行,祝颂大发利市。保山别了众人,扬帆开船。那十只海船共有一百五十帮徒,都是开过几次差事,熟悉海道。到了徐海一带产盐之地,就在江中停泊。保山先叫一人登岸,探听虚实,与缉私官兵通个风声。原来那时官兵也都入帮,所以贩私盐的帮徒一发胆壮。至于官兵入帮,也有原因。他们缉捕私盐,本是职分内事,但是私商充斥,势力雄厚,盐船之中都有枪弹,一经官兵到来,狠命拒捕,鏖杀起来不顾生命,官兵非但缉不着私盐,反而大败一阵甚至丧了性命。倒不如与私商联络起来,可以安安稳稳分润一些利益。若然逢着为难之时,私商也顾情分,奉送一二船私盐与他,使他可以回报上官。这种掩耳盗铃之事,使得官兵、私商感情日厚,自然大家同入一帮了。话休烦絮,却说保山派人上岸布置妥贴后,命令各船衔尾而进。那时缉私兵船早已开到别处去暂避了。保山便与当地晒盐主户论定价格,银货两交,连夜装运出口。保山便在船中与众议道:“现在盐已办到,却运到何处销售?”众道:“大约每一盐船销售一处,现有十船。应该分至十处推销。若然聚集一处,一则容易惹人注目,二则百姓也用不着如许咸料。”保山点首称是,叫各船自去见机行事,售完了盐,仍在此处会合,不得有误。各船帮徒奉命去了。他们自有售盐熟路,将来贩盐完毕,会合原处,不再细表。

却说保山自率一船向祟明进发,将近到了。泊在南通县界,先叫帮徒三人登岸,与崇明县内缉私头目接洽,说道:“我们兄弟现有一船私货,欲至贵县销售,定于明天晚上从东港而进,届时千万请你帮忙。”说罢,袖出白银百两,纳在头目怀里道:“区区礼物,聊表我们孝敬之意。”那缉私头目得了赃银,点头应允。到了次日晚上,便将东港巡船一气开往别处。保山盐船立即扬帆而进,泊近市镇。镇上居民看盐船已到,喜气扬扬,互相传言道:“私盐来了,快去买罢。”原来凡是私盐,总比官盐价廉,所以人民格外欢迎。不消片刻,保山满船私盐脱售一空。当夜开船,与各船会合。那时各船也都到了,保山便即率领全体船只开回西麻镇。盛春山已经先到,当与蔡、孙等一班兄弟杀猪宰羊迎贺保山。又是一番热闹,不必多说。

闲谈之间,盛春山乘兴说道:“现在洪帮兄弟江湖上到处皆有,只是散漫不堪,毫无统属。假使听其自然,不加整顿,更历一二十年,恐怕‘洪帮’二字就要消灭了。我想择定吉日良辰,开辟山头,邀请各处兄弟来襄盛会,那时重订帮规,再整旗鼓,不知众位意下如何?”保山首先赞成道:“盛大哥之言,正合我意。若能办到,便是好汉们扬眉吐气的日子。”蔡标、孙琪自然也各欢喜,希望早早实现。盛春山见得众意皆同,便即着手进行。只因这一番有分教:众好汉

口吞四海三江水,手执千年长寿香。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第十七回举头领公推盛春山 说鼻祖溯源少林寺

话说盛春山拟欲重订帮规,再整旗鼓,保山等个个赞成。当下散了酒席,春山便去拣定日期,修了一道檄文,叫保山等分派帮徒,到各处邀请同志,前来会合,共议大事。那檄文道: 盖闻世道衰微,正英雄建业之秋;官吏昏庸,乃豪杰立功之日。溯我洪帮兄弟,义声彰于东西,威名震于南北。或踞山岗以称雄,或据海疆而独霸。义旗所指,官兵望风而先扬;威力所加,百姓壶浆以迎迓。固天下之盛事,千古之美谈也。慨自双龙山瓦解以来,众兄弟流落异处,各自为谋,不相联络。盛喜山、陈保山、孙琪、蔡标等,恐洪帮之不振,正义之不伸,爰定本年三月上巳良辰,谨于小海地界开辟山头,重订帮规,再整旗鼓。恭请四方义士,天下英雄,相将莅止,共襄盛举。庶几豪杰同心,雷雨拟经纶之盛;英雄合志,光辉如壁月之圆。特此驰闻,鹄候大驾。

这道檄文传了开去,果然四方草莽英雄、绿林豪客都有回信到来,表明欢欣之意,准期齐集小海,同聚大义。盛春山等自是欢喜,先期来到小海,布置一切,以备招待好汉。

看官,这小海地方本是一个市集,山东、直隶交界所在,地临东海,交通便利,盐枭帮匪聚集其间,地方官禁止不得。原来这小海形势,四面环水,蜿蜒曲折,港湾纷歧,官兵不能前进。所以江洋大盗安然盘踞其中,简直似梁山泊的蓼儿洼、宛子城一般稳固。其中英雄好汉都与盛春山往来,春山前次访友,便是来到这里。

话说春山等既到小海,吩咐兄弟们扎下几个极大彩棚,中间共可容得一二百桌酒席。不多几天,彩棚扎好,台凳椅桌布置完善。看看三月已届,各处好汉陆续到来,就是没有接着春山等檄文的,闻知消息也都赶到,跻跻跄跄齐集小海,说不尽的人山人海,繁华热闹,约计人数足有四五千人以外。到了上巳那日午牌时分,盛春山、陈保山、蔡标、孙琪和各地水陆好汉,衣服鲜明,大家雄赳赳气昂昂,一齐走进彩棚,分位坐定。粗细乐器齐鸣,大小筵席俱备。酒过三巡,春山捧出神位一个,供在中央,对众说道:“这是我们洪帮始祖殷洪盛的神位,众兄弟理应参拜。”众人虽在洪帮,本不知始祖果是甚人,今见春山捧出始祖神位,自然个个起立。春山便引着众人,齐向神位拜了九拜。礼毕。大众归坐。

盛春山发言道:“众位兄弟听者,近来,四路英雄、各家寨主屡因不知联络,彼此自相残杀,兄弟特发宏愿,重振洪帮。众位仁兄须知,我们洪帮成立,尚在康熙年间,始祖殷洪盛,是甘肃省太平府太平县按香村乌龙江上一个富豪。当时草寇作乱,难以平定,康熙皇帝出榜招贤。山东少林寺内有一百二十八个大力和尚,殷洪盛率领和尚揭了榜文,平定草寇,得胜还朝,官封总兵。谁知奸臣王春美顿起歹心,出班奏道:‘少林寺僧英雄无敌,若然变起心来,我主江山恐将不保。’皇帝听信其言,火烧少林寺,可怜一百二十八个僧人,只剩十几个逃得性命。那时始祖殷洪盛已回甘肃,得了此信,誓灭满清鞑子、汉族奸臣,结为一帮,名曰‘鸿帮’。内中有个和尚万云龙,年纪最长,众人推为大哥,招集天下好汉。这是鸿帮成立的原始。后来钱保、张岳约同潘安、翁麟瑞等,结为‘青帮’。再后来林钧改为‘洪帮’。现在青、洪两帮,江湖上一样发达。兄弟拟将‘洪帮’的‘洪’字改为‘红’字,取大家赤心相待之义。”众人听到这里,拍手欢呼。春山又道:“我们取个山名,叫做‘春保山’,取个堂名,叫做‘正义堂’。”众人又是欢呼赞好。春山又道:“现在帮名、山名、堂名都已定好,便当推定山主,点作龙头,恭行开山仪式。”众人便推春山为正头龙,春山也不辞让,就了龙头之位,说道:“兄弟既承众位好汉推为山主,一切帮规仪节,始祖都有一定,后来相传错误,兄弟便当依据始祖规则,一一改定。”众人同声赞好。

春山道:“始祖制度,有内八堂大爷,外八堂大爷之分。

内八堂大爷:

正龙头 就是山主,或称总正龙头大爷。

副龙头 就是副山主,或称副龙头太爷。

坐堂 或称坐堂左相大爷。

盟证 或称盟证中堂大爷。

陪堂 或称陪堂右相大爷。

理堂 或称理堂东阁大爷。

刑堂 或称刑堂西阁大爷。

执堂 或称执堂尚书大爷。

香长 香长与盟证大爷平时虚悬,举行开山仪式之际,临时增添。

外八堂大爷:

心腹 或称京内军师,亦称老二。

圣贤 或称京外军师,亦称老二。

当家 或称京外总督粮饷,或称行帖三江总理粮饷军机,或称坐帖总理营务处,或称老三,或称当家三爷。

红旗 或称红旗督营粮台,或称蓝旗传报山堂,或称黑旗伺候山堂,又称老五,又称管事五爷。

光口 或称老六,又称光口六爷。

巡风 或称巡风查哨,或称老八,又称巡风八爷。

大满 或称大满九爷。

幺满 或称幺满大爷,或称老幺。

内八堂大爷,正龙头为主,统辖全权。其余为辅,助理全山内务。外八堂大爷,心腹、圣贤为长,兼任正龙头的军师。次为老三,有金旗老三、银銮老三之别。金旗老三,专管粮饷银钱出纳等事。银銮老三,专管入帮发布用印等事。次为老五,统管内外一切事务。次为老六,专司通风报信,为全帮耳目,故名光口。次为老八,严防敌兵奸细,保护山头。次为老九,新入帮的都是,专做文武差事,听候调遣,立了功劳,再有升任。至于幺满大爷,须是历著功勋之人,或是因公受伤,已成残废,才得享受此位,终身坐食,不再做事,好比官员退老林泉,只吃恩俸。”那时众人得见红帮编制完善,不觉同声叫好。

春山又道:“列位听者:今日开山,始祖先有镇山令一道。那令道:

山遥遥,水遥遥,两座明山搭座桥。位台兄弟来到此,八洞神仙把扇摇。选择黄道吉日,齐进山头点人。人人要到,个个要来。上四牌哥子不到,红旗去吊。下四排哥子不到,红旗速吊。吊进山堂,罚银五两做粮台。幺满两排不到,黑旗去吊。吊进山堂,四十红棍不饶。”

春山读罢镇山令,说道:“这是对于已经进帮的兄弟命令。以后有事召集,兄弟不到,都有此令。始祖尚有接客安位总诗道:

山东才子山西来,鸟为食来人为财。蝴蝶只为采花死,赵老只为灯光来。管他登台不登台,位台仁兄且落台。山东山西,河南陕西,广东广西,福建江西,云贵两省,四川五灞,五湖四海三码头,四镇五岳,水关二口,上河下河,金厂银厂,四十八厂,儒释道九流三教,回汉两教,僧道两教,金皮吏册。四大江湖,火雀跃门,才马利骑,四大豪杰。文官有法堂,武官有教场,咱们兄弟有公忠正义堂。正义堂上有三十六把金交椅、七十二条银板凳,龙归龙位,虎归虎位,有位归位,无位分排,幺满两排,看茶伺候。”

春山又道:“今日承蒙同帮兄弟、四海英雄齐齐来到,成此盛会,便当传令开山。始祖也有令道:

开山今日午时开,众家兄弟听开怀。旗到月宫齐挑起,正义堂前把话谈。九道安了生死路,那个敢进咱香门?不是能人他莫进,不是知他他莫来。身家不清早早走,底子不足早回头。冒充光棍人人有,查了出来要人头。不是愚兄言语陡,今日传令不容情。上四排哥子犯了令,自己挖坑自己埋。下四排哥子犯了令,四十红棍定不饶。五堂大爷请升帐,我今把令望下传。”

春山令罢,说道:“什么叫做五堂?便是坐堂左相大爷、陪堂右相大爷、理堂东阁大爷、刑堂西阁大爷、执堂尚书大爷,合为五堂大爷。什么叫做身家不清?原来始祖定下规条,兄弟进帮叫做在玄,又叫进圈子。若然有人要进圈子,须有四个在帮兄弟保举,称这四个兄弟叫做成兄。新在玄的身家如何,成兄须要调查清楚,不许妄行保举。譬如剃头的人叫做扫青生,抬肩舆的叫做天平生,戏子叫做跳板生,都是行为卑贱、身家不清,一概不准进这圈子。现在众位兄弟都是英雄好汉,决无身家不清的人,但始祖定倒不可不知。”说着,众人齐声应道:“大哥说得是。”那声音洪大,直似万雷齐鸣一般。正是:

四海英雄来聚会,三山豪杰得相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第十八回威凛凛沥血祭神 闹烘烘散票捣鬼

话说当时众多好汉听了春山之言,齐声称是。春山又道:“开山令后,始祖又有三纲令。那令道:

山冈大令展摇摇,威风凛凛四海飘。位台兄弟来到此,听我兄弟说根苗。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是为三纲。西岐出了一贤臣,保定纣王锦乾坤。纣王不识贤臣体,保定周朝掌座八百春。这是君为臣纲。临潼斗宝是伍员,平王倒杀他满门。吴田借兵把仇报,后来幼主坐龙廷,这是父为子纲。东吴贤德女裙钗,配合刘备是帝王。孙权空用美人计,夫妻和合一同归。这是夫为妻纲。”

三纲令罢,便当祭旗。春山传令竖起一面大旗,那旗早巳备就。旗上绣着“正义同归”四个大字,黑字白地,颜色清白。大旗竖好,春山便传祭旗令道:“一祭东方甲乙木,好比桃园兄弟们。三人同心来結义,犹如同胞一母生。二祭南方丙丁火,三十九人同一伙。结拜兄弟上瓦冈,后来三八保唐王,急得雄信舍身亡。三祭西方庚辛金,胜如渠山兄弟们。一百单八结仁义,万古千秋远传名。四祭北方壬癸水,昔日匡胤来得志。酒后有德结兄弟,同心协力定邦家。地久与天长。”

春山传罢祭旗令,陈保山出座道:“始祖定制。白旗祭罢,再祭红旗。”说着,手拈红旗在手,朗诵祭红旗令道:“红旗展展进香堂,众家兄弟听端详。今日龙山开大会,手拈金旗进香堂。龙头大爷要我把旗祭,我将此旗说根苗。若问此旗何人造?轩辕传造此红旗。大哥传令香堂坐,惊动四海众豪强。人人都把香堂进,跪在圣前把香焚。今日结拜如手足,赛过同胞一母生。”

保山祭罢红旗,退回原座。春山手捧香烛,对众说道:“这几把香都有来历,始祖说得明白。听我道来:

头把香,在周朝,羊角哀、左伯桃,二人结成生死交。角哀受爵于秦国,旌请义表祭伯桃。塔边葬有恶王墓,角哀自缢报故交。生死之交真难得,名驰天下万古标。

二把香,在汉朝,桃园义气高。乌牛白马祭天地,剿灭黄巾功劳标。关公千里保皇嫂,张爷叫断灞陵桥。曹瞒闻声吓破胆,子龙长坂坡前杀声高。后保大哥坐守西川地,卧龙先生平不毛,果是英雄第一高。

水泊梁山三把香,有行有义是宋江。高俅奸贼弄朝纲,因此聚集在山冈,高扯‘替天行道’旗一面,一百八将等招安。乃是天下诸神降,天罡地煞结拜香。

此香不是香,兄弟结拜上瓦冈。混世魔王三年座,气数皆终各一方。众位兄弟投唐王,唯有雄信保刘王,唐王已把刘王灭,雄信舍死不降唐。七擒七劝心坚硬,又有罗成乱箭亡。只说瓦冈威风大,天下扬名半把香。”

春山道:“这个叫做三把半香,始祖定下制度,后人焚香祭告天地,都该诵此。还有酒赞,喝酒时所用;茶赞,喝茶时所用;刀赞,开刀时所用;宝赞,兄弟解送宝簿所用。待我一一道来。

酒赞一

此酒非凡酒,玉皇赐我寿仙酒。一杯酒,敬上天,天长地久。二杯酒,敬下地,地久天长。三杯酒,敬圣贤,心同日月。后来各霸一方,开山立堂,招集天下英雄豪杰。劫富济贫。

酒赞二

此酒非凡酒,玉皇赐我寿仙酒。一杯酒,敬上天,天长地久,二杯酒,敬下地,地久天长。三杯酒,敬圣贤,心同日月。四杯酒,敬拜兄,仁同义,义同仁,仁心同,和合称英雄。五杯酒,敬当家,大叫一声断灞桥,官封威镇五虎将,保定大哥坐西川。六杯酒,敬管事,调度胜定伯约姜将军,忠孝在身。七八九杯酒,敬家兄,满堂和气,结义同心。幺满敬双杯,为有劳功苦功。余酒与客来敬奉。

奉敬清茶赞

此茶却是非凡茶,皇母娘娘赐来茶。兄弟得人来敬奉,转敬大哥掌帅印。答辞迎泉迎去一朵花,五方人马不怕他。紫云台上多义气,三七廿一共一家。

刀赞

此刀却是非凡刀,老君炉內炼宝刀。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炼成三把刀。一把刀,关公偃月刀;二把刀,杨戬救母刀;三把刀,赐与咱们兄弟,一不斩猪,二不斩羊,赐与兄弟斩凤凰。有仁有义刀下过,无仁无义刀下亡。

宝赞

东边一朵祥云起,西边一朵紫云开。祥云起,紫云开,乃是龙山开大会。大哥传令把堂坐,特命兄弟解宝来。此宝却是非凡宝,众家兄弟众家宝。用不了,吃不了,赛过当年秦叔宝。要学羊角哀、左伯桃,交好义气高。桃园与古交,请宝入库,金银满库,发富发贵,禄位高升,高升禄位。”

春山诵罢赞词,又发言道:“现在时辰已到,陪堂蔡标速速传令关山。”蔡标即便出座传令道:“正义堂上把令传,位台兄弟听我言。龙头大爷把令下,要我凡弟把令传。山前山后紧紧闭,莫等马子进山来。若还不听我的令,山门之外问斩刑。盟证香长请进帐,快把将令望下传。”

蔡标令罢,退回原座。春山便派几个兄弟,当了盟证香长管事等职,说道:“今已深闭山门,迟到的兄弟不准入内。就我们众兄弟中,有已进红帮的,未进红帮的。不管已进未进,都该行过进帮仪节,发换春保山正义堂票布为证。那进帮仪节究竟怎样,兄弟当叫知道的人做个榜样。”说着,便令红旗安位。陈保山得令,拈着红旗,就中间坐,盟证香长管事,分坐两边。保山宣告红旗安位令道:“天皇皇,地皇皇,此处立的正义堂。上面坐的刘皇叔,下面坐的关云长,左边坐的张千岁,右边坐的赵将军。关平、周仓提刀现,站立两旁不离身。坐堂大爷当头坐,陪堂盟证在两边。礼堂执堂坐二位,位台明兄入三堂。少坐一时大哥把令下,提兵调将正义堂。”

令罢,便有四个兄弟作为引见,引进一人,作为新入帮的,跪在神前。管事上前问那新入帮的道:“你来做什么事?”那人道:“来归洪门。”管事道:“你来归洪,何入引进?”那人道:“保举人某某。”管事听了,回头问四个兄弟道:“此人是你们引进的么?”四人齐声道:“正是我们引进。”管事道:“此人身家是否清白,你知道没有?”四人道:“我们调查详细,此人身家清白,故敢保举。”管事问毕,点了点头,又问那人道:“你入洪门,知道礼数没有?”那人道:“全仗戒摩。”管事道:“你何故进帮?”那人道:“为忠为义。”管事道:“你若进了红帮,被满清鞑子知道了要杀,你若犯了帮规也要杀,你情愿么?”那人道:“事机不密,被鞑子得知,那是一身做事一身当,决不连累兄弟。若然犯了洪门条款,愿受三刀五斧,决无后悔。”管事道:“恁地时却好,你可行个抖海式。”那人便对神誓道:“我既归洪,若有三心两意,或是勾通马勾,或是私卖梁山,日后甘心死在剑刀之下。”管事等他誓毕,走到神位左侧,右手执着利刃,左手取了一只白色雄鸡,只一刀,鲜血淋漓,鸡头落地,说道:“发誓言者,有如此鸡。”然后叫那新入帮的立起身来,行抖腕式。那人便向众兄弟各行一礼。礼毕,管事便将那人姓名填在宝簿之上,交给成兄。成兄双手捧宝,口诵宝赞,然后转给那人。那人受宝,口中说道:“多谢大哥解宝。”说着,取出一百零八文,作为入帮之费,管事又将票布给他。那人更向众兄弟请安,彼此互相道喜,于是入帮仪节才算完备了。票布之下,写着帮规十条,赏罚十六条,帮规与双龙山相同。

赏罚十六条:

一、泄漏机密者斩。

二、忠心帮务者赏。

三、抗令不遵者斩。

四、拒敌官兵者赏。

五、临阵脱逃者斬。

六、出马最多者赏。

七、私通奸细者斩。

八、扩张帮势者赏。

九、引水带线者斩。

十、刺探敌情者赏。

十一、吞没水头者斩。

十二、领人最夥者赏。

十三、欺侮同帮者斩。

十四、奋勇争先者赏。

十五、调戏同帮妇女者斩。

十六、同心协力者赏。

话说春保山中既将入帮仪节演试一过。春山发言道:“这是始祖定下制度,后人不得更改。将来你们自辟山头,招集兄弟,也应照此仪节,不得稍事简略。”众人都道:“敬遵大哥吩咐。”春山又道:“今日在山兄弟共有五千,一一依照仪节,太觉麻烦。不如五千兄弟一同行礼,觉得省快。”众人一闻此言,欢声如雷。于是春山发令,红旗安位,保山仍旧拈了红旗,当中坐了。春山自做管事,蔡标、孙琪作为成兄,引进这五千兄弟入帮,当时人头拥挤,人声鼎沸,闹得乌飞鹊乱,只是捣鬼。等到解送宝簿,分发票布,一发闹得不成模样,几乎把个大彩棚挤倒。直闹到残日西沉,明月东上,还没有平静。那春山预备的宝簿、票布却发完了,有些没有拿到的,更是大闹起来。正是:

眼前虎面狼腰客,尽是翻江搅海人。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第十九回走湖海八大爷受惊 劫法场三麻子脱险

话说春保山中行了开山大典,解进宝簿,分发票布,因为兄弟众多,不够分发,闹得乌飞鹊噪。春山发言禁阻道:“兄弟们休得胡闹,现在时候不早,大家散场。如有未曾领着宝簿、票布的,明天前来领取。自今领取,盼望众兄弟休忘了桃园的义气,梁山的威风,患难相扶,富贵相同,不论尊卑长幼,一律如兄若弟。”春山说到这里,众人都便静了。春山又道:“现有议戒十条,望各兄弟牢牢记着。

一、不准欺兄灭弟。

二、不准咒骂爷娘。

三、不准挑灯搏火。

四、不准以小压大。

五、不准瞒天过海。

六、不准扰油别汤。

七、不准不仁不义。

八、不准抽红采蘸。

九、不准先路争先。

十、不准坐席要让。”

春山说罢,吩咐明日午时,众兄弟依旧一律聚会,为欲补发票布、宝簿,正式推派内外八堂大爷,休得噭应一声。春山又叫五牌高升,开放山门,好让众位兄弟陆续散出。那时陈保山连忙出座,喝诵五牌高升令道:“喜高升,贺高升,恭喜众位大哥步步高升。纱帽加元,八景靴子踏金。金字单,银字单,日后龙山开大会。又将哥子加高升,三级连升,连升三级。”

高升令毕,众好汉一阵呼啸。就这呼啸声中,都似鸟兽散。当夜无话,各自歇息。

次日午刻,大众仍集彩棚。龙归龙位,虎归虎位,各各分坐已定。但见中间放着十六把交椅,盛春山缓步而出,就第一把交椅坐了,吩咐补发了票布、宝簿,然后发令道:“昨今两日大会,风虎云龙,千古盛事,便该推派内外八堂大爷,职司帮务,整顿山头。我今拟定蔡标为副龙头大爷,王通为坐堂左相大爷,江雄为陪堂右相大爷,范声为盟证中堂大爷,孙阶为理堂东阁大爷,陈保山为刑堂西阁大爷,徐桢为执堂尚书大爷。以上七位大爷,合正龙头共为内八堂大爷。孙瑶为京内心腹军师,孙琪为圣贤京外军师,高发为当家京外总督粮台,陈保山兼任红旗京内总督粮台,周策为巡风查哨,俞四为光口大爷。其余兄弟。都是大满。幺满暂缺,有功升补。共为外八堂大爷。这几位内外八堂大爷,都是四海三江好汉,三山五岳能人,不知众位兄弟有何意见?”春山说罢,众人齐声叫好,并无半点异言。春山大喜,吩咐端整酒筵,与众人大啖一顿而散。自此春保山正义堂名字,江湖上的人无一不知,无一不晓。进了红帮,便算好汉,因之帮势繁盛,一日千里,不必细表。

却说一天,盛春山招孙琪议事,说道:“你是外八堂大爷之首,理应下山立功,招集四方英雄同聚大义。今有公事一角在此,速速带领弟兄数人下山行事。”孙琪领命,背了公事下山。逢州过府,一路无话。忽一日行至太湖边境一座县城。进得城来在县衙前观看,但见万头挤动,人声嘈杂,心知必有事故,探问旁人,说是数日之前,来县拿获江洋大盗三名,现在坐堂审问。孙琪闻讯吃了一惊,问道:“这江洋大盗叫做什么名字?”旁人道:“只知一个叫做顾三麻子,其余两个却没有知道。”孙琪听丁,颇露焦灼不耐之色。旁人不以为异,只做公差的如何眼明手快,又在县衙之前,公人进出甚多,瞥见孙琪形迹可疑,早已注意,及见探问旁人,面色不正,一发疑心,暗地去报告捕头,前来逮捕。

却说孙琪正在县前踌躇,冷不防背后来了一人,向他肩上猛的一拍喝道:“本来要想寻你,你却送上门来,省得老爷少走一趟,也箅知趣。”孙琪见事不妙,欲待走时,已被三四个做公的一拥上前,拿出铁链,向他头颈里一套,拉了便走。走过十家门面,到一个乌烟铺里,做公的叫孙琪坐在一边,听候捕头到来发落。说着将铁链锁在台脚之上,然后横身榻上,只管吸烟。孙琪自肚里寻思:“他们不便把我送进衙门,却拉到我这里,莫非要我好处?待我多出几两银子,得能脱身,再作道理。姑且把言语来挑拨挑拨看。”正欲开言,只见一个做公的已烧好一个烟泡,躺在榻上,口中唱道:

周郎设计用火攻,孔明台上借东风,子龙惯使长枪计,关公得令见华容。兄弟非是见识浅,如何阳关路不通?

孙琪一听大喜,连忙回答道:

兄弟相逢在此中,双手接过一条龙。子龙使长枪,使开大路破曹兵。

孙琪说罢,众公人大惊,丢开烟枪,坐了起来,一个问孙琪道:“敢问老哥贵姓?”孙琪道:“不敢,兄弟姓孙名琪。”公人道:“老哥由哪一条码头开来?”孙琪道:“旱路也来,水路也来。”公人道:“老哥统率哪一路山头?”孙琪道:“兄弟虚占春保山。”公人道:“敢问孙老大,叙坐在哪一堂?”孙琪道:“兄弟虚坐在正义堂。”公人道:“敢问老大呷哪一路水?”孙琪道:“兄弟呷的五湖四海三江水。”公人道:“烧哪一炉香?”孙琪道:“烧的万年千载长寿香。”公人道:“敢问老大,现坐哪一把交椅?”孙琪道:“兄弟承蒙众多兄弟抬举,现为圣贤京外军师坐的外八堂第一把交椅。因奉盛春山哥哥之命,背领公事下山,招集天下好汉。”说着,便将所背公事交与公人观看。公人接到手里,但见先是一面绫罗做的黄色令旗,那式样如上页。

再看他那公事,那是一张姜黄纸儿,上面写着道:

春保山主盛为通告事:照得本山主求贤若渴,广纳雄豪,特饬外八堂大爷孙琪,背领公事下山,招罗豪杰。如有八方同道、四海英雄愿隶本山者,即可随同圣贤大爷带领前来,或即坐驻原地,遥相策应。仰诸同道一心一德,建立奇勋,本山主有厚望焉。此饬。

公人看罢,慌忙开了孙琪铁链,行了一个抖腕式,说道:“原来是八大爷,兄弟不知高低,多多冒犯,万望饶恕则个。”孙琪道:“好说好说。”遂又问道:“只你们如何也进洪门?方才问我现在哪一个山头,只天下只有一个春保山,难道还有别个山头不成?”公人道:“哥哥有所不知。现在浙江省何步鸿哥哥统领的终南山十分发达,也有二三千兄弟聚在一气。现在招兵买马,端整造反。”孙琪瞿然惊道:“当真不成?”公人道:“当真,谁来说谎?有诗一首,有句一联为证。”孙琪道:“诵来我听。”公人便诵那诗联道:“诗:

会集终南山,同登万寿堂。同心灭清(形为:清-主)水,协力复明香。 联:

协力复汩,聚集九州豪杰;同心灭清,恢回万里江山。”

孙琪听了诗联,犹自不信,问道:“你们既进洪门,可有票布?”公人道:“有。”一人便向怀中取出票布,给孙琪看。孙琪看了票布,方才相信。

看官,原来这终南山正龙头何步鸿早进洪帮,手中已有兄弟不少。等到盛春山开辟山头,他也到会,得了宝簿,径回终南山,仿照春保山上仪节,重开山头,发给票布,传授宝簿。那吸鸦片烟时两段小令,簿中也有,所以公人唱令,孙琪回答,便大家知道是洪门兄弟了。这何步鸿抱着扫清复明的念头,票布上的”清”字,便是“清”字变形;票布上的“汨”字,便是明字变形。

话休烦絮,却说孙琪既知四个公人都是自家兄弟,便问姓名。那四个叫做张龙、赵虎、王三、李四,方才唱吸烟令的,就是张龙。当下张龙等便请孙琪同吸鸦片,孙琪也不推辞,把公事令旗收执好了,躺到榻上,抽吸乌烟。张龙道:“大哥背领公事下山,不知立了多少功劳?”孙琪道:“自春保山一迳到北,便遇着你们兄弟,却被铁链锁了一回,发个利市。”说得众人都笑起来。张龙道:“太湖里头有个好汉,名叫蒋六子,英雄无敌,与我们兄弟交好,有心归洪,未得其便。只令兄弟便写一信,交给哥哥带去,说他投入春保山,不知哥哥意下如何?”孙琪道:“大哥肯帮兄弟的忙,再好没有。只我明天便行。”张龙道:“恁地时最好。这里做公的耳目众多,惹出事来很不稳当。不是兄弟不留哥哥,但今天略备酒菜,要请哥哥赏光。”说着,大家立了起来,走出烟铺。赵龙回头对铺主人道:“鸦片烟钱隔几天却来还你。”这话尚没说完,但见街坊上三三两两的百姓互相传述道:“前天本县捕得的顾三麻子等三个强人,现被江洋大盗伙劫去了。”张龙、赵虎等听知消息,叫声不妙,不顾孙琪,一直奔到衙门里去。正是:

登山涉水招同志,吐雾吞云认弟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第二十回投客店隔室听隐语 拜码头当面说来由

话说张龙、赵虎等闻知大盗被劫,口呼不妙,迳奔县里去了,只剩孙琪一人立在烟铺门前东张西望,忽然心中一想:“我今立在此间,易启人疑,不如让我走罢。”想定主意,拔步便走。出了城门,在小市镇上一个客寓内安歇。吃过酒饭,躺在床上开灯吸烟,忽听间壁房内两个汉子谈话。那两个房间只隔了一层板,谈话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只听得一个道:“三爷被摘,坐了三天书房(牢狱)。今天在威武窑子(衙门)里闲话,吾们兄弟便去请他回山,丝毫没有费力。”一个道:“何不顺手采荷(抢劫)?带些饼子(银元)回来,让兄弟们开开花。”一个道:“我们三十个兄弟,大家带的片子(刀),没有预备喷筒(火枪),恐怕蛤蜢(官兵)前来,难以抵扑。若然失风,也要去坐书房了。”一个笑着说道:“坐书房倒也写意,只怕还要请你望城圈(杀头)哩。”一个道:“休得胡说。我们何不到跳窑(妓院)里去寻寻快活?”孙琪听了他们几句谈话,便知也是一个路道,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用熏杆子轻轻的打了三记板壁,说道:“兄弟,莫到跳窑里去,来这里熏受(抽大烟)。”那边二个果然走了过来,一见孙琪,不相认识,呆了一呆。孙琪叫他们坐了,大家盘问了几句强盗切口,那二个才知孙琪果是自家人,一同躺下吸烟,问了孙琪姓名,然后自己通名,一个叫做张飞,一个叫做赵云。孙琪听了笑道:“两位兄弟名字取得真好,但是古时的张飞、赵云扶助刘备,你们的刘备,现在哪里?”张飞道:“我们的刘备便是蒋六子,现在太湖里行道。”孙琪听了,喜道:“我正要想去寻他,得遇你们两位,烦为引见。”赵云道:“大哥欲见我们六爷,有何事故?”孙琪道:“我奉盛春山哥哥之命,背领公事下山,招集四方英雄同入洪门,共聚大义。”张飞、赵云都大喜道:“原来哥哥是洪门中的好汉,欲请我们六爷上山,可否挈带我们一同去?我们大爷常常说道,要做江湖上好汉,怎可不进洪门?只因没有前辈保举,所以迁延至今。大哥若然前去,六爷一定欢喜。”孙琪道:“六爷现在何处?”张飞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孙琪道:“怎地说?”张飞道:“此地叫做东流镇,镇上有两个客寓。一个叫招商客寓,是顾三爷所开,只此便是。一个叫安商客寓,是蒋六爷所开,在东市梢,去此不远。今天蒋六爷率领我们到县里去劫出顾三爷,现今都住在安商客寓之内。”孙琪道:“这个顾三爷,莫非叫做顾三麻子?”赵云道:“正是,顾三爷、蒋六爷是把兄弟。”孙琪道:“蒋六爷与县里公人张龙、赵虎认识,顾三爷被捉,何以不叫张龙、赵虎设法,却自去劫狱?”张飞道:“大哥,这便是不进洪门不好。那张龙、赵虎因为顾三爷不进洪门,所以不肯出力。”孙琪道:“原来如此。我想今夜便去拜见顾、蒋二人,你们肯同我去么?”张飞、赵云都道:“愿去愿去。”说着,便即起身。孙琪也即丢了烟枪,拽上房门,走出客寓,随着二人,一径到东市梢安商客寓之内,果然得见顾、蒋二人。晤谈之下,甚是投合,当下顾、蒋、张、赵都进了帮,一宿无话,次日孙琪便引四人回山,见过盛春山、陈保山和众位好汉,不在话下。

再说孙琪将何步鸿大兴终南山的话告知春山,春山道:“既然如此,仍要烦你走一遭,拜他码头,联络情分,将来好一同起义。”孙琪应命,仍复出山。不一日,到了浙江绍兴府。看官,原来这何步鸿的终南山便设在绍兴府中,并非真有此山,不过虚立山名,与春保山一般办法。那日孙琪探知何步鸿所在,便去拜访。见得这何步鸿年约三十余岁,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一表非俗。孙琪便向他行了一个抖腕式,然后立着诵那宝簿中的拜码头令辞道:“我兄弟来得卤莽,望你哥哥高抬一膀。我闻你哥哥有仁有义,有能有志,在此拈旂挂旂,招聚天下英雄豪杰,栽下桃李树,结下万年红,特来与你哥哥随班护卫。初到贵地宝码头,理当先用草字单片,到你哥哥龙虎宝帐请安投到,禀安挂号。兄弟交结不到,礼义不周,子评(路)不熟,钳子不快,衣帽不正,过门不清,长腿不到,短腿不齐,跑腿不称,所有金堂银堂,卫是门堂,上四排哥子、下四排兄弟、上下满园兄弟,兄弟请安不到,拜会不周,伏称哥子金阶银阶,金副银副,与我兄弟出个满堂上副。”

这拜码头令辞是很尊敬的礼数,孙琪因为何步鸿是终南山的正龙头,所以如此郑重。那何步鸿听他诵到这里,答道:“不知你哥哥到此来,未曾收拾少安排,未曾接驾休见怪。你哥哥仁义胜过刘皇叔,威风胜过瓦冈寨,交结胜过及时雨,讲经上过批法台,好比千年开花万年结果老贤才,满园桃花共树开。早知道你哥哥驾到,应当三十里铺毡,四十里接你,五里排茶亭,十里摆香案,派三十六大满,七十二小满,摆队迎接你哥哥,才是我兄弟的道理。”

孙琪答道:“好说好说。”何步鸿又道:“不知你哥哥旱路来,水路来?”孙琪道:“兄弟旱路也来,水路也来。”何步鸿道:“旱路有多少湾?水路有多少滩?”孙琪道:“雾气腾腾不见湾,大水茫茫不见滩。”何步鸿道:“请问有何为证?”孙琪道:“有凭为证。”何步鸿道:“拿凭过来。”孙琪道:“大哥赐我一凭文,牢牢稳记在心中。各位哥哥要凭看,普通天下一般同。”何步鸿道:“别有什么诗句?”孙琪道:“有诗一首。”何步鸿道:“何诗?”孙琪道:“领凭领凭。八月中秋桂花开,会合天下众英才。咱们兄弟蟠桃会,六部公议挂金牌。得罪得罪。”何步鸿道:“三天不问名,四天不回信,请问你哥哥高姓大名。”孙琪道:“兄弟姓孙名琪。”何步鸿道:“请问你哥哥金山银山那座名山?金堂银堂哪座名堂?三十六把金交椅,七十二道挂金牌,你哥哥高升哪一牌?不对式不成内,是你哥哥指式,我兄弟才好请你哥哥教弟。”孙琪道:“好说好说。兄弟有义兄、仁兄、恩兄、拜兄,喜劝提拔,放在八宝会中。多受老大哥栽培,少受老大哥夹磨(指点)。春保山蒙盛大哥栽培,圣贤京外军师。”

何步鸿听了,接着说道:“久闻哥哥大名,未见其人。今日一见,果不虚传。九岭十三坡,久闻老哥站得高,望得远,站得峨眉山,望得洞庭湖。高山打鼓名声大,海内栽花根本深。金盆栽花,有名之家。千层佛,万层佛,好比万层台上一尊佛。我兄弟多在家,少在外,三纲五常全不晓,五岳三山并不知,兄弟不知不识,望你哥哥指式夹磨。”孙琪答道:“东风西风,难比你哥哥的威风。砍柴遇的沉香木,挑水遇的海龙君。官到尚书吏到督,文官拜相武封侯。我兄弟交结不到,你哥哥海涵海涵。”何步鸿答道:“你哥哥上走广东广西,下走三江四码头,飘五湖,游四海,无处不到。兄弟走过的路,哪里及到哥哥过的桥多。你哥哥威镇中华,名驰各国,兄弟特与你哥哥打起金字旗、银字旗、威风八卦旗、龙凤帅字旗,望你哥哥与我兄弟画个好字旗。”孙琪答道:“你哥哥金字旗、银字旗、威风八卦旗、龙凤帅字旗,兄弟难以打起一个好字旗。逢州打州,逢省打省,逢府打府,逢县打县,省省打到,处处打到,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咱们兄弟打红不打黑,一个好字旗,我兄弟可以打得起。连香凯连香,都是梁山一炷香。不共山来也共堂,不共爷来也共娘。有福同享,有祸同当。只有金盆栽花,哪有梁山分家?只有一个梁山,哪有两个水浒?你老哥果有天才、地才、文武全才。三十六本天书,本本看到;七十二本地书,页页看清。我兄弟三十六条全不晓,七十二款并不知。你哥哥威风过界,仁义过天,真正肚大量宽。老哥开龙山,设贵堂,龙兄虎弟,会合一堂。”

二人问答到这里,才将拜码头令辞念诵完毕。何步鸿便请孙琪坐了客位,问道:“大哥千里到此,有何贵干?”孙琪道:“日出东方一点红,秦琼打马过山东。跨下一匹黄标马,五湖四海望仁兄。秦通六国访伊尹,文王渭水访太公,张良背剑访韩信,刘备关张访孔明。敬德曾把白袍访,孙权自出访周郎。天下英雄访英雄,地下豪杰访豪杰。惟有兄弟无处访,今日幸得遇仁兄。”这个叫做“出山访友令辞”。何步鸿听了,连忙作揖谢道:“承蒙哥哥厚爱,远道相访,不知有何见教?”孙琪道:“盛大哥闻得你哥哥招聚天下英雄,会合终南山,同登万寿堂,齐心灭满,协力复明,甚是爱慕,特嘱兄弟下山,来与哥哥贺喜。”何步鸿道:“敬谢盛意。兄弟虽然自立山头,一切仪节都照春保山式样。将来如有作为,仍该听候盛大哥调遣。”孙琪道:“如此最好。以后两个山头,应该时常通报消息,那就容易扩张声势了。”何步鸿很以为然。当晚盛筵相待,坚留孙琪,一连住了五日。孙琪推托事故告辞回山,何步鸿便写了一封问候的信,托交盛春山,孙琪才得告辞而别。

却说孙琪出得绍兴府城,一路行来,忽闻背后有人唤道:“孙大哥,如何来到这里?”孙琪回头一看,不觉大吃一惊,正是:

告辞头领归山去,背后何人唤姓名。

欲知那人是谁,孙琪何故吃惊,且听下回分解。第二十一回重友谊孙琪送银钱 依帮规李寅致封赠

说话孙琪出了绍兴府城,忽然背后有人叫唤,回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张龙、赵虎两个,衣衫褴褛,形如乞丐。孙琪不觉暗暗纳罕,慌忙问道:“两位兄弟,别后没多时候,怎样弄得这般地步?”张龙道:“说来话长,请到酒店里去细谈。”说着,便指出前面一爿小小酒店。

三人进得店门,坐定后,筛了酒,喝了几杯,张龙道:“如今,我们的差使已被知县老爷撤除了。原来那天我和哥哥走出烟铺子,听得大盗劫狱,我们就惊得慌,不顾哥哥,只管奔到衙里探问消息。得知大盗顾三麻子果被他的把兄弟蒋六子等一班好汉混进城门,当场劫夺去了。最可恨的,那蒋六子劫狱的时候,吩咐兄弟们高声叫道:‘我们江洋大盗,现有三五千人马到此,与此间公差张龙、赵虎等里应外合,只要劫出兄弟,不伤良民一个。’等到他们劫了同党,呼啸而去,知县老爷听了此言,顿时大怒,飞签传拿我们。恰巧我们奔进衙门,就听知县喝令钉镣收监。晚堂审问,我们辩道:‘这顾三麻子,便是我们去拿来,如何反与大盗勾串劫狱?这定是该盗挟嫌陷害,造下这种谰言,求大人明察。’那知县不问是非,将我们各打皮鞭一百,仍旧收监,等待申详上宪,再行发落。我们受冤不过,乘着黑夜,串通狱卒,一齐逃走。逃到这里,那狱卒先是客死了,只我们两人,要去求见何步鸿。奔走几天,没有探得他的去处,只在此间勾留。如今盘川用罄,只得在街头行乞,聊存性命。今日得见哥哥,真似乳孩遇着生身父母一般,喜出望外。”

孙琪听罢,不禁唏嘘了一回,说道:“蒋六子因为你们不肯援救顾三麻子,所以劫狱的时候造此谣言,谁知害得你们如此地步。现在你们无处安身,何不随我到春保山去共聚大义?”张龙、赵虎都道:“大哥肯收留我们,十分感激。但听得顾、蒋二人同在贵山,将来我们和他相见,必然不肯罢休,弄出笑话来,在哥哥面上须不好看。我们只求哥哥引去见了何步鸿,就在何大哥那边当个差使,那就感恩不尽了。哥哥若有差遣,我们自该出力,不敢偷懒。”孙琪道:“这也使得,兄弟定然引见你们。但是何步鸿举动诡秘,所做的事常不使春保山得知,这是我们最可虑的。你们若然到了终南山,能将他们一切行动时常报告我们,功劳不小。”张龙、赵虎各各应允。当下三人喝了几斤酒,几碗菜,孙琪回了酒菜钱,又将五十两一锭银子赠给两人,一同出了店门,再进绍兴府城来见何步鸿,备说张龙、赵虎无处安身愿受差遣的话。何步鸿一则见张龙、赵虎是自己兄弟,二则又是孙琪引来,自然一诺无话。从此张龙、赵虎归入终南山中,时常把消息传达春保山里,不在话下。

却说孙琪荐引了张、赵,拜别了何步鸿,一路晓行夜宿,已到江苏省淮安府地界。夕照衔山,倦鸟归林,看看天色已晚,走进一个饭店,叫店家先打二斤酒来,独自喝着。忽见一个大汉,粗眉巨眼,直闯进来,拣着一个空座头坐了,抡起双拳,在桌子上似擂鼓一般的击着。店小二忙来问讯。那汉道:“只叫你们主人家出来说话,便知端的。你这厮只会低声下气。看你也不是好汉,如何懂得我的话说?”店小二不敢多言,诺诺连声,去招呼店主了。孙琪见他来得奇突,冷眼旁观,究竟是个什么路道。

却说隔不一会,里面店主出来,见了那汉,不敢怠慢,上前问道:“请问贵客高姓大名,叫唤小的,有何吩咐?”那汉道:“兄弟初到贵地,人情生疏,一时盘川用尽,特来向你哥哥借些盘川。我兄弟来得鲁莽,望你哥哥高抬一膀。”店主道:“请问贵客,蹻线子来,马来?”那汉道:“轿树上烟子足,驾风来。”店主道:“哥哥,卷子有多少重?”那汉道:“有二斤十三两五钱四分九厘三毫。”店主道:“如何这样重?”那汉道:“南北二京都走过,一十三省,省省高名。五都地界多热闹,四大码头有英雄。九流三教人知晓,义兄何必盘问根?提起九流领凭学见,一流主子,二流金,三流皮,四流医,五琴棋,六书画,七僧,八道,九袈仔。十道三教。”

那店主听到这里,便道:“哥哥既是一家人,便请先用几杯酒,有话再讲。”说着,请那汉坐定了,又叫店小二道:“快拿手巾来,给好汉洗面。”那店小二连忙拧上一把手巾,递给那汉,口里说道:“初三初四蛾眉月,十五十六团圆月。月亮团圆随天好,世上只有水为先。手捧白玉响叮当,仁兄命我破海中。亮开水浪光明现,四方八面放毫光。”那汉洗好了面,对那店小二道:“原来你也是洪家兄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