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起心中的漪涟(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读书堂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勾起心中的漪涟

勾起心中的漪涟试读:

简介

相见,勾起我心中的漪涟,

不愿再见,却口是心非的想起以前。

在很久以前,

我们每天都会把手来牵,

在那熟悉的巷子里,

我常把吻送到你的唇边。

喜欢拉着你的小辫,

摸着你那可爱的脸。

可随着时月的变迁,

我们之间,感情已淡的可怜。

你说我对你已变,

那些莫须有的理由仿佛还萦绕在耳边。

那时,

我以为,你是那秋迁的大雁,

到了春天,你一定会再回到我的面前,

可你却一直飞,飞到天边,

没带走一丝的留恋。

在我的日记里,

曾记录这我们幸福的笑脸,

现在,我有时会惆怅的怀念,

怀念我们的从前,

但我知道,那只是从前,

从前,

只会越飞越远……

第一章

是爱情就让它纯洁吧

1

唐健在新学年的第一天,就在人群中看见了苏方婉。

是那样羞涩的女孩,一下就击中了他。那个时候的唐健,已然是小老板的派头,在大学里经营着小小超市。

一帮学姐领着这些小学妹往宿舍里面赶,苏方婉背一只牛仔小包,以唐健的眼光来看,是那种街边整日吆喝的十元包店里的等外货。这些,唐健认识,他高中毕业就南下淘金,对品质的优劣,一眼就能辨别。

过几日,苏方婉来买用具,一支牙膏,一小瓶滋润霜,一共十一元一角。唐健大方,挥挥手,老顾客,一角钱就免了。

谁知道她皮肤不好,滋润霜用过,反倒过敏。宿舍里的一帮女孩拉了她来小小超市评理,唐健先不示弱,后来,苏方婉淡淡地说,算了,我的皮肤本来就不好。

唐健一下子就心软了,拿出另一柜台上的玉兰油,算了,算我倒霉。他看到,几个女生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苏方婉又是淡淡地笑,交换要秉承物价相等的原则,我不要。

几个女生又睁大了眼睛。

唐健想,自己可能遇到一场旗鼓相当的心理对阵了,她的表现越是出乎自己意料,他越觉得,这场对阵有意义。

她家境不好。这一点,是唐健三个月后,在和经济系的一个男生称兄道弟的时候,巧妙地探听到的消息。

自此以后,苏方婉每次购物,唐健总要替她省个零头。他的理由很多,只有一次,说错了话。

是五元五角的东西,他随口说句,你在本店购买物品超过了五十元,五角免费。

苏方婉微微怔了一下,每个人买东西你都记得?

唐健这才体味到自己的唐突,尴尬无比。随口支应,我有会计,会记得。

苏方婉就笑了。这笑就像盛开在唐健心里的一朵花。

苏方婉来小店的次数渐渐多起来,有时候不买东西,站在那里同唐健聊天。这个时候是他最快乐的时间,而因此,常算错了账。

她找唐健帮忙,已是下半学期。她声音很小,问,你能不能帮我个小忙,我想,借点儿钱。

男女之间,其实最难谈借钱,也最易谈借钱。前者是关系不太熟悉,一般朋友而且有往深处发展的可能,而后者就是已然两情相悦,谈婚论嫁。唐健想,自己与她,是什么关系呢?前者吧,可是他心甘情愿。

借的数目并不多,五百元,也就是唐健和那些狐朋狗友几天的消费。苏方婉红了脸说谢谢,唐健突然很想在她的鼻子上刮一下。她却说了,这钱我一时还不上,要不,我在你的超市帮你理理货,打打工?你从工钱里扣算了。

虽然小小超市并不缺人,虽然明知多一个人多一份负担,但唐健却心花怒放,他笑问,你一个月要多少钱?

没想到,苏方婉低低地说了句,一百,你看行吗?

唐健的心,突然疼起来。

2

进一步了解的结果,就是苏方婉知道了唐健的许多事。他贩过皮包,去海南做过珍珠生意,在海上的小舢板上,差点被别人挤到海里去。

突然有一天,唐健大谈经历时,一抬头,却看到几个工商模样的人站在面前。一个随手拈起他放在桌上的名片,你是店主?

唐健的小店,没有任何的营业执照,就这样关张了。苏方婉说,我会想办法还你钱的。唐健笑笑,我看还是算了,朋友经营一个公司要我帮忙去照看,在珠海。

似乎就这样结束了,唐健的朋友来送他去机场,他有些心不在焉。有朋友笑,说唐健肯定是在等那个姓苏的小妞。唐健微笑,说哪里,那是我的债主。

二十多岁,说淡忘,有些青春的事情就像当夜的月光溜走了。

登机时,唐健在心里说,再见,苏方婉。

朋友的公司开在海边,风景很好。唐健有些迷惘,在海边总是不知道是哪个方向。他问,北方在哪里?朋友笑着指给他看。然后问,想家了?

唐健微笑摇头,他是想苏方婉了。他坚持着给苏方婉发E-mail,苏方婉的回信却是断断续续。唐健说,珠海是最适合人类生活的地方,苏方婉就回信,那你就住在那里吧,那片纯净的天空,也有我一份怀念。你的那家小小超市关了之后,又开了一家新超市,可东西没有你的便宜。我明年就要毕业了。

时光就在指缝里,在猜测与臆想、委婉与任性之间悄悄流过。

苏方婉到了珠海,没有任何通知。唐健突然间就收到了短信,我在车站,去你那里。怎么走?

站在出站口那里,唐健觉得心跳得厉害。苏方婉淡淡地笑,对唐健说,我是还你钱来了。

3

金台寺的风光很美,可是许愿的时候,苏方婉神情肃穆,像一个最虔诚的信徒,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零钱,投进那个缘箱里面。

唐健几乎看呆。算是打拼过好多年,何尝见过如此景象。忍不住问,你到底许了什么愿?

苏方婉微笑,说,我只希望父母的生活好些,从此以后,快快乐乐,没有烦恼,没有任何难以忍受的纠纷。唐健好奇,问,家庭是否有困难?

苏方婉又笑,不过是我的心愿罢了,你大可不必当真。

苏方婉拿出钱,要还唐健。他推了不要。她却正色对他说,不管怎么样,我欠你的始终要还的。我若收了你的钱,就是天涯海角也过不去的。还有,那些零零碎碎的钱,我依然记得,一共是十二元六角吧,一并算在这里面。

唐健觉得,心一点点凉下去了,于他而言,金钱是算不得什么的,但是对眼前的苏方婉,对白衬衣牛仔裤的苏方婉,却无可奈何。

两天的生活,几乎是在梦里度过。宾馆的前台,苏方婉在退房,唐健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着她,想,或者再也没有机会了。

机会却不是没有的,出租车上,她竟然伸过头来,轻轻地在他脸上啄一下,黑夜里,她的眼神明亮得像星星。好了,从此以后,咱们不相欠了。

唐健有些愣怔,苏方婉像是出现在他生活里的一颗星星,在他的天空那么亮那么亮地闪耀了很久,但终于将离自己远去。只是对她的到来,还心存一点儿疑惑,两天时间都是两个人在一起,她到底来做什么?

上车时,却忍不住问出来,苏方婉只笑了一声,还债啊。

还债,还用千里迢迢过来,你只需要知我卡号,汇过来就行。

她微笑,说,有些债是要亲自还的,难道这点你也不懂?

4

那个吻,却一直在唐健心里,生了根,发了芽,他想苏方婉对他不是没有意思的。他悄悄留了她家的地址,想,自己应该抢先一步到她家里,给她一个惊喜。

第二天,倒了几次车,终于来到了那个小山村,向人打听时,唐健总是能得到一个惊异的表情,他想或许是别人看他衣着光鲜,外地口音的缘故。但到那个家之后,唐健才知道自己错了。

苏方婉长得很像她的母亲,而她的父亲,则疯疯癫癫,看不出来真实的模样。唐健悄悄向邻居打听,才知道为了苏方婉上大学,父亲借了钱,但还不上,因这纠纷打起架来,然后精神上受了刺激,又被打中头,便成了这般模样。

苏方婉的母亲,垂着泪说,我们不让方婉回家,是因为她回一次家就吵着要退学,实在不忍心了,就干脆要求她在外面打工挣钱,说家里急用。

唐健鼻子一酸,想起了金台寺,那个虔诚无比的苏方婉,她的最大愿望竟然是父母平安无事。

他给她发短信,为什么?我现在在你老家。

苏方婉的短信晚上才回过来,不为什么,我怕我还不起你。在学校和你吃一桶方便面时,你知道同学们说什么吗?说我为了一包方便面,都可以出卖色相,这在青春期里,是莫大的伤害。是爱情,就让它纯洁吧,免得落入凡俗,你忍心看到吗?

唐健的眼泪,滴落在他准备好的两千元钱上,本来这钱是送给苏方婉的父母的,但现在,他有些不知所措。自此,竟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她的电话,唐健打过,空号,打电话问她同学,只听说是毕业之后,一个人去了北京,和任何同学失去了联系。

唐健想,这辈子可能就是不见了。想起她说过的话,不要对我太抱希望,我只是凡俗世上的一个俗气之人,之所以没有在你面前表现那一面,是因为我还想在你面前留有一份好感,而这好感,就是咱们之间的那块晶莹的东西。或者有一天,你在街边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妇女,提着菜,唱着幸福的曲儿走向自家,那就是我。

有机会出差去北京,为了省些话费,唐健在街边的小店里打电话,胡同那边,突然就来了那么一个女人,蓬着头发,提着菜篮子,还哼着曲儿。唐健正汇报工作,突然间就停了下来,怔在了那里,眼泪就那样流出来了。

不是苏方婉。但是,多年前那个笑容,再一次涌上心头。她说过,随着笑容老去的再见,是她回报他的方式之一。这样,感情永远在一个纯洁的点上,没有私欲,没有猎艳,甚至没有欲望。世间有很多人,就停下来,停在这一个点上,停了一生。

没有一朵花会错过春天

她在上交的作文里这样写道:“从来没有人注意过我。我的生,我的死,都与这个薄凉的世界无关。”

没有人明白,在这颗幼小的心灵中,为何会溢满那么多不可名状的哀伤和绝望。当然,她的老师也一样。

那是一们年守半百的老人,言语不多,教学经验极为丰富,但这一刻却不懂得如何与这位年龄差将近四十年女孩儿尽心交流,去告诉她该如何面对生活中的悲苦。

他在陈旧的教案本背面上打了很多遍草稿,把明日要说的话,一一罗列出来,整理,像研究一部旷世巨著。尽管如此,还是觉得语言苍白到无力,软弱得像阴天里的清冷雨丝。

春天的阳光依旧透过窗台,照耀在每个孩子纯真的小脸上。所有人之中,她离窗台最近,可还是心如冰冻。她没有朋友,没有疼她爱她的母亲,就连唯一对她稍好的可依靠的外婆,都在前些日子里挣扎着病故了。

她的生活一片狼藉。有同学说,她暂住在孤儿院,所有的费用都由政府承担。她得继续生活下去,得为远去的母亲和外婆坚强地活着。可有什么理由让她继续下去呢?那一点本可寄托的温暖都这么无情地别她而去了,她还有什么理由相信温暖?

她站在宽阔的讲台上,以最平和的语调讲完了课,宣布下午外出游玩。所有的孩子都欢呼不已,只有她,静静地眯眼歪靠在窗台上,对着路旁的野花发呆。

所有的孩子都有自己的朋友,一起游戏,分享自己的快乐。她坐在绿草之中,看着天际不断交换的流云,怒放的花朵,簌簌地落起泪来。要知道,几十个小时之前,她还是一团恣意享受天空的云朵。

他穿过操场,气喘吁吁地来到她的身前。她侧脸抹泪后,镇定地叫道:“老师好!”“怎么不和同学一起玩呢?”他一边喘气,一边问着。“老师,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有值得快乐和幸福的全部理由,而我没有。”

他捋了捋花白的发,拉着她的手,走进花园深处。一阵沁人心脾的芳香从远处缓缓涌来,包围了她前行的路。她问:“这些花,你认识多少?”“大都认识。譬如,那是迎春,那是瑞香,那是玉兰,那是——”她对这些花名如数家珍。她的外婆生前爱花,因此自小受了熏陶。

他微微笑着,看她在盘点花名的时刻中慢慢活泼起来,显然她在环视花朵的同时,也渐然沉浸于百花争艳的美景中。

当她一口气将园中的鲜花点过大半时,他问了她一句:“你能把此时没开的花点出几种来吗?”

她顿时被难住了。园中之花,大大小小,不下百种,却没有一种隐藏着身形,躲避阳光的。他说:“想想吧,明天告诉我,为什么它们都会竞相开放?”

当夜,她想了许久,从外婆遗留下的书中找到了答案。次日,她从季节,温度等等客观存在的因素,向他解说了为何花朵都会竞相开放原因。

那个问题之后,她回到教室,如换了一人似的。她主动和同学搭话,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组织班里的课外活动,维持课堂秩序,等等。

很多年后,她站在明媚的讲台上,成了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她也带她的学生去看花,点花名。也曾问过一个忧郁的孩子,为什么花朵都会在春天竞相开放?

次日,当那个孩子匆匆忙忙跑来要告诉她答案之时,她将当年老师给她的那张纸片递给了那个孩子。

泛黄的纸片上,坚定地写着:“没有一朵花会错过春天。”

第二章

在春天的湖畔

对许多男生来说,陆小悦是朵带刺的玫瑰。

她那样桀骜,乌黑的眼珠外有一圈漂亮的琥珀色,使她看起来像一只小兽——一只灵巧的、骄傲的、野蛮的小兽。新生入学会上,她的热舞吸引了无数艳羡和妒嫉的眼光。这样的女生,是用最浓烈的油彩画就,下面的老教师暗暗叹息,虽然聪明,可惜用错了地方。

是的,那样聪明的陆小悦成绩总是起伏不定。她穿4个口袋的军绿色裤子,顶着一头乱发摇摇晃晃穿过校园,后来有人发现她躲在厕所抽一种薄荷香味的香烟。

陆小悦不是个好女孩。这是这所重点高中大部分师生下的结论。

正午的阳光下,陆小悦瞅见自己的影子细细长长地在水泥地上飘移,她明白自己是孤单的。从12岁父母离异开始,陆小悦见到的父亲只是汇款单上的名字,她就感到自己要做个与众不同的孩子,果然就一直这样做了下去。

当陆小悦见到李抒时,她是愿意变成一个好女孩的。

鲜亮的蓝天下,白云是透明的,柔和的光线打在李抒的脸上,他那样高那样帅。他的手臂长长的,肌肉健壮地凸起,泛着青春的古铜色。陆小悦想如果被那两条长长的手臂抱住,一定有醉人的温暖。那手臂,必是爱和支持。

第一次陆小悦感到自己还是那个温柔的好脾气的女孩。借着手电筒的光,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在粉色的信笺上写下心事,没有别的,只是愿意变成他怀中的小鸟,一饮一啄皆仰仗他的爱和关怀。陆小悦静静流下了泪。

她穿上蓝天一样颜色的裙子,带着透明的发夹,把信郑重地放人邮箱。等待的日子里,陆小悦乖巧文静,眼中时时闪着柔和的光芒,连最古板的老师也惊讶于她的美丽。

3天后,陆小悦看见自己的信在校园的公告栏中。周围遍是嘲笑的眼光,她分明看见自己心中那朵软软的花,要时浸满墨鱼恶毒的汁液,一瓣瓣变成扭曲的乌黑,然后撕毁飘落,发出尖厉的绝望。

晚上,陆小悦不敢回到宿舍。她一遍遍在校园里的湖水边徘徊。她想自己要死了,世界这么美好,却不愿施合给她一丝微笑。可她那样年轻,陆小悦把头埋在臂弯中,开始哭泣。“陆小悦。”突然有声音惊讶地唤她,是周帆。那是个非常普通的男生,和李抒十分要好,听说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儿。“你怎么在这里?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不要你管!”陆小悦倔强地继续把头埋在臂弯,周围静默,过了很久,她以为周帆已经走了,抬起头,他却还在身边。“还不走!”陆小悦暴躁地大叫,又飞快地抹把脸,她不愿他看见自己的泪水。“我担心你会跳河。”周帆缓缓地说。

陆小悦假装不屑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烟,给了周帆一根。看见他一脸尴尬的模样,陆小悦忍不住地大笑。一直到黎明,她恶作剧般地看着这个不会抽烟的老实孩子脚边是一堆残剩的烟蒂,心中的憎怨竟一点点随着黑夜的烟头化为余烬。毕竟,有人陪她,她黑色的心情打开了一点点缺口,让阳光进来。

周帆先离开,陆小悦又独自坐了会儿,把口袋中的刀子扔进了湖中。刀面隔着口袋,划破了她的手。她吮吸了一下,有咸咸的腥味,忽然感觉自己蠢。她杀了李抒和自杀都是蠢,没有人会记住她,所以她要坚强地活。

那个小小个子的周帆,她会记住。

10天后,陆小悦转学,对于她和妈妈来说,那毕竟是件丑事,她想学会遗忘。可她却在秋日的中午收到李抒的来信。

他在信中说,陆小悦,我错了。在你离开的时候,我才明自我是喜欢你的。我喜欢你身上淡淡的薄荷烟味,我喜欢你穿着深蓝牛仔裤的那个笔直的桀骜的背影,我还喜欢你的舞蹈。陆小悦,因为你和别的女孩不一样,所以我不敢去爱,我怕你的信对于我是一个恶作剧。所以,我,我错了。

阳光从薄云间透过,照在陆小悦的发间。是那样轻那样薄的阳光,就像一匹软软的丝绸,干净得没有波纹。陆小悦充满皱褶的心,刹那间被轻轻抚平。足有半年,她一直憋着她的泪,却在此刻倾泻而下。然后她的心变得透亮。

17岁零35天,陆小悦得到重生。

于是他们开始细水长流地通信。李抒在信中说,陆小悦,我希望你考上复旦。我们相聚在复旦,这多有意思啊。陆小悦在心里停顿了一下,她的人生开始出现一条明亮的分界线,好像雪线的阳光,尖锐的清凉。这是她12岁的理想,她以为已经失去,却没有,在一个叫李抒的人的笔下又复活了。她很郑重地写下:好。

他们约定,暂不见面,直到进入大学的那天。

陆小悦差点打破这个约定。那个冬天,她进城去,特意赶到学校。黄昏时分,同学陆续地出来了,她心中狂喜,强烈希望见到那个高高的帅气的身影。陆小悦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有小雪落下,打湿了她的发,渐渐地,耳际也变得冰冷。当她的手都冻得麻木时,也没看见李抒。夜色已浓,陆小悦失望地想离去,却看见一个瘦瘦的身影,是周帆。“陆小悦,你怎么在这儿?”黑夜中,陆小悦看见他的眼睛,那样亮,亮得让人的心一热。“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陆小悦反问,“现在,我要回去了。”“如果你还没吃饭的话,我想请你吃拉面。就在前面50米。”

温暖的拉面馆消融了陆小悦寒冷的感觉,香喷喷的面条下埋伏着大片的牛肉,周帆把自己的牛肉夹给陆小悦:“我今天胃不好,吃不下。”

陆小悦理直气壮地吃了。奇怪,在周帆面前,她总是无拘无束,也许是因为他太普通了。

饱食的惬意从四肢传来,暖洋洋的满足中,她听见自己不设防地问周帆:“李抒在吗?”“他家里有些事,请假了。如果他在,你也不一定见到他,他最近很用功。这小子,想读复旦呢……”

陆小悦的心里盈满骄傲的笑容,她恨不能马上向周帆宣布,这是他们的约定。当然,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低下头,像一只俯吻鲜花的蝴蝶,满心满心都是甜蜜。

车开了很久,陆小悦想起周帆,忽然意识到他可能是喜欢她的。她有小小的内疚和感动,但只是瞬间。一个人不喜欢另一个人,心就会变得很硬,这是没办法的事。

陆小悦进了复旦,李抒没有。

她一遍遍地给李抒写信。但是他销声匿迹,再也找不到了。陆小悦几乎确认他是因为自卑消失的。他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他的生命中不允许有挫败吧。可在她心中,他就像羽毛洁白透亮的天使,牵着她的手,带领她飞越生命中的重重樊篱,到达一个开阔的世界。

陆小悦把那些信放在最隐秘珍贵的地方,连同她的少女时代。

再见到李抒,是在高中毕业半年后。就像许多老套故事中说的一样,他们在地铁中相遇了。微白的灯光中,陆小悦像一朵轻盈的百合,知性、清秀、高雅,李抒简直不能相信这就是那个顶着一头乱发穿着4个口袋肥裤子的女孩。

他讷讷地说不出话,在这个曾被他重重伤害过的女孩面前,唯有惭愧。但是陆小悦好像一点儿都不记得当时发生的事了,她的笑容那样柔和明润。他告诉她一直为那件事后悔,在新加坡的3年,他都在后悔。他自认是个善良的人,却做了件冷酷的事。他越成熟越觉得这件事做得过分,他一直想写信给陆小悦道歉,却不知她转学去了哪儿。“什么?你从没给我写过信?”“是啊。”他说,“你转学后我就去了新加坡,在国内的信都是周帆帮我转的。但是,我从没收到你的信。你给我写信了吗?”他温暖地笑着,有一点点调皮。

陆小悦摇摇头,也笑:“你以为呢?我那时都恨死你了。”

他们挨得那样近,她看见他的亮眼睛闪着动人的光辉,却仿佛是另一个人的影子。原来,信中的他不是李抒,是周帆。这个平常的男孩,用自己的方式鼓励她。惆怅的潮把她的心打得温软一片,她的眼中不觉流出了泪水。“怎么啦?”李抒惊慌地问。“没什么。”陆小悦走出地铁,看着闪烁的大太阳,心里塞满了深深的感动。

陆小悦隔着玻璃窗看着周帆,他还在这所中学复读。李抒告诉她周帆上次高考志愿没填好,所以落榜了。

周帆没有看见陆小悦,也许也不一定想见。陆小悦就这样隔着玻璃窗静静地看着,她似乎闻到了热气腾腾的香味,就如当年的拉面。

两周以后,周帆收到了一封来自上海的信,信里只有一句话:我们相聚在复旦,你说的!

这时候的陆小悦正坐在早春的湖畔,身边飘来淡淡的花香……

蜻蜓泪

在一个非常宁静而美丽的小城,有一对非常恩爱的恋人,他们每天都去海边看日出,晚上去海边送夕阳,每个见过他们的人都向他们投来羡慕的目光。

可是有一天,在一场车祸中,女孩不幸受了重伤,她静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几天几夜都没有醒过来。白天,男孩就守在床前不停地呼唤毫无知觉的恋人;晚上,他就跑到小城的教堂里向上帝祷告,他已经哭干了眼泪。

一个月过去了,女孩仍然昏睡着,而男孩早已憔悴不堪了,但他仍苦苦地支撑着。终于有一天,上帝被这个痴情的男孩感动了。于是他决定给这个执着的男孩一个例外。上帝问他:“你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交换吗?”男孩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上帝说:“那好吧,我可以让你的恋人很快醒过来,但你要答应化作三年的蜻蜓,你愿意吗?”男孩听了,还是坚定地回答道:“我愿意!”

天亮了,男孩已经变成了一只漂亮的蜻蜓,他告别了上帝便匆匆地飞到了医院。女孩真的醒了,而且她还在跟身旁的一位医生交谈着什么,可惜他听不到。

几天后,女孩便康复出院了,但是她并不快乐。她四处打听着男孩的下落,但没有人知道男孩究竟去了哪里。女孩整天不停地寻找着,然而早已化身成蜻蜓的男孩却无时无刻不围绕在她身边,只是他不会呼喊,不会拥抱,他只能默默地承受着她的视而不见。夏天过去了,秋天的凉风吹落了树叶,蜻蜓不得不离开这里。于是他最后一次飞落在女孩的肩上。他想用自己的翅膀抚摸她的脸,用细小的嘴来亲吻她的额头,然而他弱小的身体还是不足以被她发现。

转眼间,春天来了,蜻蜓迫不及待地飞回来寻找自己的恋人。然而,她那熟悉的身影旁站着一个高大而英俊的男人,那一刹那,蜻蜓几乎快从半空中坠落下来。人们讲起车祸后女孩病得多么的严重,描述着那名男医生有多么的善良、可爱,还描述着他们的爱情有多么的理所当然,当然也描述了女孩已经快乐如从前。

蜻蜓伤心极了,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他常常会看到那个男人带着自己的恋人在海边看日出,晚上又在海边看日落,而他自己除了偶尔能停落在她的肩上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这一年的夏天特别长,蜻蜓每天痛苦地低飞着,他已经没有勇气接近自己昔日的恋人。她和那男人之间的喃喃细语,他和她快乐的笑声,都令他窒息。

第三年的夏天,蜻蜓已不再常常去看望自己的恋人了。她的肩被男医生轻拥着,脸被男医生轻轻地吻着,根本没有时间去留意一只伤心的蜻蜓,更没有心情去怀念过去。

上帝约定的三年期限很快就要到了。就在最后一天,蜻蜓昔日的恋人跟那个男医生举行了婚礼。

蜻蜓悄悄地飞进教堂,落在上帝的肩膀上,他听到下面的恋人对上帝发誓说:我愿意!他看着那个男医生把戒指戴到昔日恋人的手上,然后看着他们甜蜜地亲吻着。蜻蜓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上帝叹息着:“你后悔了吗?”蜻蜓擦干了眼泪:“没有!”上帝又带着一丝愉悦说:“那么,明天你就可以变回你自己了。”蜻蜓摇了摇头:“就让我做一辈子蜻蜓吧……”

有些缘分是注定要失去的,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好结果的。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但拥有一个人就一定要好好去爱他。你的肩上有蜻蜓吗?

十年的爱情存款

夏天,只有恋人的怀抱是不热的。

虽然两人都有37.2℃的体温,但抱着,就是舍不得放手。

尤青任于筑抱着,微微的风抵不过一天的暑热,虽然已晚上9点,还是热,毛孔不曾停歇地往外冒汗。

他俩坐在街边公园的条凳上,依偎在一起,汗水与汗水融合,右边就是跳广场舞的一群半老徐娘,在《夫妻双双把家还》的音乐里甩胳膊。尤青抓了抓腿,说,我们别坐这儿了吧,好多蚊子。

那去哪儿?于筑问。

是的,去哪儿?于筑是怀才不遇的画家,住城北,因为圈内人多居于此,尤青不过是22岁的小文员,和人合租在城东,因为上班近。两处的房租都很便宜,若想住一起,不是生活不便,就是中心地段房租太贵。支撑城市里的爱情,需要算计每一分钱。两人捉襟见肘,不可能去茶馆喝昂贵的茶,商场清凉却没有坐处,他俩站了起来,沿街而走。

到银行去恋爱

我们到这里面去吧。尤青建议。

一家自助银行,灯火通明,角落有沙发茶几,还有烟灰缸。他们进去,凉快,没有蚊子,沙发坐得很舒服。

于是,尤青与于筑的恋爱便定了点。每周的爱情聚会,都在这里。尤青没骨头似地赖在于筑身上,于筑的手长在尤青腰上。尤青的话突兀地多,什么都想说给他听,公司里的趣事,攒了一周,争先恐后地冒出来,只想看他笑。于筑笑完,又是沉默,指尖的烟是他最好的朋友,不离不弃。尤青也安静下来,看他侧面,从不厌倦,微鬈头发,翘翘睫毛,挺直鼻梁,紧抿的嘴唇,不自觉就把自己的唇送了上去。

她知道自助银行里是有摄像头的,但,爱着的人,何惧这些?

那时,尤青每经过一家自助银行时,都禁不住含笑,仿佛看见了自己爱的人,坐在里面。

一天晚上,摄像头见到了沙发的寂寞。

那天,是尤青24岁生日,有意无意地,她又走到了这里。推开门,是曾经熟悉的清冷空气,她蜷在角落,额角抵着膝盖,肩膀微抖,身边的位置,是空的。

于筑留下话,尤青,我要离开,这城市的空气太喧嚣,没有我要的宁静。

这话,是手机发来的,他已决意要离开。这个短信,不是询问,只是告知。

他走了。城市的空气太喧嚣,是离开的唯一理由。他没有想过,喧嚣的空气里,有个女孩,愿意和他坐在自助银行说情话。

于筑离开得很决绝,手机停机,从未来过电话。从前软骨虫一样的尤青,突然坚强起来。每日加班到深夜回家,累得倒头就睡。午夜梦回时,于筑在远处,倏忽不见,留她在原地,泪流满面,几度哭醒,第二天,便更疯狂地忙。

如此一年,竟业务精进,跳槽到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公司,穿制服,用英文接电话。

在缘来茶馆相亲

打电话回家时,父母催婚意思已经非常明显。每年的过年,如同过关,三姑六婆都或明或暗告诉她,尤青,你该嫁了。

尤青26岁,正适合婚嫁,趁此时,找一个条件尚可的过日子吧。既然爱的人已经走了,剩下的都不过是将就,能满足家人的愿望就行。

风一放出来,方鸿出现。在缘来茶馆,相亲。

彼此都知道对方基本资料,方鸿,男,30岁,银行经理,MBA,未婚;尤青,女,26岁,经理助理,本科学历,未婚。

两人都没什么话。尤青看窗外的雨,点点打在玻璃上,滑下去,马上又有新的扑上来,如同永不厌倦的爱情,换的,只是主角。自己隔着窗子,看得如此清楚,毕竟也还是隔了一层。自从于筑走后,尤青的心就和爱阻隔了,没有男人再能让自己飞蛾扑火。

神游太虚,尤青竟然睡去。醒来,他还在,伏在对面桌上写写画画,见她醒来,只平淡问一句:“醒了?”合上笔记本,递过一片口香糖。

方鸿工作的银行,就是尤青和于筑以前常去的那家,不过是在另一个路段。还好,否则,尤青无法想像,方鸿带着曾与于筑一起呼吸过的空气回家,抱住自己,叫自己老婆。

尤青履行一切妻子的义务,比如周末和他一起探望父母,比如生下儿子方乐游,比如事事以方鸿为先,极为温柔体贴。只是,她从来没有叫过方鸿一声老公,一直是直呼其名。

而方鸿,宠溺地叫她老婆老婆,和他在外人面前沉稳的样子相去甚远。

结婚生子,一般女人都萎谢了,尤青却渐渐美起来,如同暗夜里慢慢开放的莲花,心子里暗藏着清冷的忧伤,有了令人惊异的美。

尤青发现那个秘密的时候,方乐游已经5岁了,古灵精怪,外号“十万个为什么”。他和尤青各司其职,他拖出某个角落里不知何年的家庭古董,尤青则在其后还原整洁面貌。

一日,乐游拖出一个笔记本,熟褐色牛皮,四角光滑,可见曾对主人极为重要,每日携带,才摩擦至此。尤青拿在手上,沉甸甸的,看这厚厚一本,总觉得眼熟,这不就是方鸿那日在缘来茶馆写写画画的本子?

尤青一时兴起,随手翻开,里面竟不是枯燥的1234567,而是规矩的小行楷。

方鸿说:自从那个男孩不再出现,她就没有笑过。独自一人坐在沙发里,动也不动。有一晚,蜷在角落,缩成一团,肩膀抖动。倔强的女孩,哭也不愿让人看见。这样的自尊,当初要多么爱那个男孩,才愿和他在这亮堂堂的自助银行里拥抱亲吻。

方鸿说,她睡去,可能是累极了,睫毛还在轻轻颤抖。我连在她身上盖件衣服都不敢,怕吵醒她,也怕唐突,只叫小姐关了空调。

纸的几处有点卷曲,是一颗颗的汗滴上去留下的印子。尤青知道,方鸿有多怕热。

方鸿说:我向领导申请,换了另外一家支行。离开,是怕她介意我每日从这里出入,呼吸着令她伤感的空气。

方鸿说:乐游的名字是我们一起取的,她说游字好,和我的鸿像,我答好,其实,我喜欢这个字,是因为和尤同音,乐是我加的,因为,青青,你总是那么不快乐。

尤青几乎站不稳,原来他什么都知道!那么木讷的一个人,竟有这样温柔细密的心事。

乐游在旁边闹,摇撼着她的胳膊:妈妈,我要吃麦当劳。

她牵起乐游,去了麦当劳,坐在对面,看儿子吃,他的眉眼那么像爸爸,刚毅的男人气。

大落地玻璃窗外,有个身影无比熟悉。尤青仔细看,目光定住——于筑。

似乎没留下岁月痕迹的于筑,依然穿T恤,黑白涂鸦,黑色裤子,斜挎一个大大红包,还是一名愤青模样。30来岁的人,穿这样的衣服,却一点不觉得突兀。他在打电话,没朝尤青的方向看,边说边走了,背影在尤青眼睛里渐渐模糊。

乐游吃得累了,抬头,惊讶,“妈妈,你怎么哭了。”

尤青擦了擦眼角,“没事,妈妈发现自己太笨,还不如小乐聪明。”

是的,十年以后才明白,原来,一个男人一直在爱的存折里为自己存入了点点滴滴温暖的爱;而自己,却始终守着一个已冻结的户头,不开心不快乐。

方鸿回家的时候,家里整洁如故,他看不出异常。尤青说:“老公,多吃点,你瘦了。”

第三章

一个女孩用一辈子说的一句话

有一个女孩子,小的时候腿不利索,常年只能坐在门口看别的孩子玩,很寂寞。

有一年的夏天,邻居家的城里亲威来玩,带来了他们的小孩,一个比女孩大五岁的男孩。因为年龄都小的关系,男孩和附近的小孩很快打成了一片,跟他们一起上山下河,一样晒得很黑,笑得很开心,不同的是,他不会说粗话,而且,他注意到了一个不会走路的小姑娘。

男孩第一个把捉到的蜻蜓放在女孩的手心,第一个把女孩背到了河边,第一个对着女孩讲起了故事,第一个告诉她她的腿是可以治好的。第一个,仔细想来,也是最后一个。

女孩难得地有了笑容。

夏天要结束的时候,男孩一家人要离开了。女孩眼泪汪汪地来送,在他耳边小声地说:“我治好腿以后,嫁给你好吗?”男孩点点头。

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男孩由一个天真的孩子长成了成熟的男人。他开一间咖啡店,有了一个未婚妻,生活很普通也很平静。有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女子细细的声音说她的腿好了,她来到了这个城市。一时间,他甚至想不起她是谁。他早已忘记了童年某个夏天的故事,忘记了那个脸色苍白的小女孩,更忘记了一个孩子善良的承诺。

可是,他还是收留了她,让她在店里帮忙。他发现,她几乎是终日沉默的。

可是他没有时间关心她,他的未婚妻怀上了不是他的孩子。他羞愤交加,扔掉了所有准备结婚用的东西,日日酗酒,变得狂暴易怒,连家人都疏远了他,生意更是无心打理,不久,他就大病一场。

这段时间里,她一直守在他身边,照顾他,容忍他酒醉时的打骂,更独立撑着那片摇摇欲坠的小店。她学到了很多东西,也累得骨瘦如柴,可眼里,总跳跃着两点神采。

半年之后,他终于康复了。面对她做的一切,只有感激。他把店送给她,她执意不要,他只好宣布她是一半的老板。在她的帮助下,他又慢慢振作了精神,他把她当做是至交的好友,掏心掏腹地对她倾诉,她依然是沉默地听着。

他不懂她在想什么,他只是需要一个耐心的听众而已。

这样又过了几年,他也交了几个女朋友,都不长。他找不到感觉了。她也是,一直独身。他发现她其实是很素雅的,风韵天成,不乏追求者。他笑她心高,她只是笑笑。

终有一天,他厌倦了自己平静的状态,决定出去走走。拿到护照之前,他把店里的一切正式交给了她。这一次,她没再反对,只是说,为他保管,等他回来。

在异乡飘泊的日子很苦,可是在这苦中,他却找到了开宽的眼界和胸怀。过去种种悲苦都云淡风清,他忽然发现,无论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如意或不如意,真正陪在他身边的,只有她。他行踪无定,她的信却总是跟在身后,只字片言,轻轻淡淡,却一直觉着温暖。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