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天魔蜃龙(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孙勇民

出版社: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复仇天魔蜃龙

复仇天魔蜃龙试读:

引子 小银龙悟静的话

谁都会犯错误,凡人要犯错,大英雄也会犯错,就是神仙也难免有这样那样的失误。

孙悟空当然也免不了犯错。不服输,不怕难,永远要争第一,这些都是他的优点。但要是过了头,就变成了逞强、爱出风头,还有些骄傲自大了。

这是我们悟字辈第一次没有前辈带领,也没有任何支援,单独出山降妖除魔的战斗,而且菩提祖师还点名让孙悟空当这次行动的领头人。

这么重要的任务、这么光荣的责任,就压在了小悟空的肩上!

可是,他却骄傲了,只顾着自己出风头、抢头功,不听同学们的意见,结果我们这次出山执行任务差一点就失败而归。

六位同学中有四位都同意立即撤掉小悟空的指挥权,悟惠甚至指着小悟空的鼻子说:“就是因为你太逞强、求功心切、自以为是、盲目冒进,才造成了这样的恶果!”

悟真也喊着说:“我们不能再让孙小猴瞎指挥了,换人!换人!”

如果小悟空真这样被撤下来,那他在灵台方寸山就再也抬不起头了!

可是,谁又没犯过错呢?小悟空是我们悟字辈,也是灵台方寸山的大英雄、大能人,但他也要有一个成长的过程,而成长就难免会有跌跌撞撞、磕磕绊绊,甚至摔几个跟头。我们不能因为他犯了错,就不允许他改正错误,继续成长了吧?

好了,我说得够多了。小悟空到底犯了什么错,他能从挫折中站起来,继续带领我们完成这次特别危险又十分艰巨的任务吗?

一 为什么要逼我们跳海

今天,不知道是哪个老龙王的心情大坏,在西牛贺洲的东面爆发了一场巨大的暴风雨。一阵阵黑旋风呼啸着穿过狂野激愤的大海,盛怒的雷声在头顶轰隆作响,道道闪电直刺入海水中央。

黑云层中,忽然显现出智勇大师的身影,身后还紧跟着悟字辈的五位同学:悟智、悟惠、悟觉、悟雪和小悟空。“好了,你们五个就从这儿跳下去吧!”智勇说道。“什么?!”五位同学一齐惊讶得张大嘴巴。悟惠连忙说道:“大师,不对呀,我们是来跟您学习避水法的,您还没教我们,怎么就让我们跳海呀?”

其他几人也急忙附和道:“是呀,我们几个都不会水,不学会避水法就往下跳,不是找死吗?”

悟雪胆怯地说:“我……我最怕水,连我家宫殿里的喷水池都没敢下去过,要是这样跳下海,怕要……”

连悟智都沉不住气了:“大师,我是只火鸟,不是水鸟,这一跳下去……”

不等悟智说完,小悟空就抢着喊道:“我就是块石头,遇水就沉,大师,这可不好玩!”“少废话,谁让你们来玩的?看看你们几个胆小鬼,都这么没用,连几口水都不敢喝,还想学避水法?我还是那句话,不怕死的,就给我跳下去;胆儿都吓没了的,就驾云回去睡大觉吧!”智勇恶狠狠地说道。

一听这话,几个人明白不跳是不成了。探着头往云层下面看,只见暴雨越下越大,大海就像开了锅的沸水一般上下翻腾。每个人的心中都在打着鼓,就这样跳下去吗?“看什么看,都下去吧!”智勇大喝一声,猛一跺脚,脚下的黑云忽地闪开一道裂缝,小悟空五人毫无防备,跟着往下一坠,刹那间跌落在半空,本能地就要驾云飞起来,不想智勇的双手衣袖一挥,一股巨大的罡风迎头压了下来,几个人垂直朝大海坠落下去。“啊……啊……”五个人齐声高喊着,转眼间被怒涛卷得没了身影。

小悟空本来就是块石头,一掉下水就直往海底沉。想当初他从花果山乘大木筏出海寻师,木筏被风浪打散,也曾掉入大海,但那次他死死抱住了一根大木头,才不至于沉底。这会儿小悟空可是赤手空拳,毫无依托,不沉底才怪。

咕咚,咕咚,小悟空连喝了几口冰凉苦涩的海水,在水中手忙脚乱地折腾了几下,不仅没有往上浮,反而更加快速地往下沉。

完蛋了……往海里更深处沉下去时,小悟空心想,我不会就这样淹死吧?怎么办?怎么办?就在他的肺快要被水挤爆的时候,他终于想出了好办法:真笨,我可以变条鱼呀!

小悟空一阵窃喜,刚要捻个手诀,变身成小鱼,就听见智勇在空中怒吼着:“你们谁也别想偷奸耍滑,变个小鱼小虾小王八来骗我!你不是在骗我,是在骗自己!要想学真本领,就给我老老实实地游上来。”

小悟空不敢变身了,心想,说得轻巧,我要是会游,还要变小鱼吗?一口气憋不住,又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

又听见智勇高声叫道:“快点踢水!划水!踢水!划水!要不断地踢水划水!你们这群笨蛋!”

踢水?划水?小悟空不明白应该怎么踢、怎么划,但他本能地开始乱踢起来,同时双手也上下划动。还别说,他不再往下沉,而且开始向上浮了。“踢水……划水,踢水……划水,保持踢水……”接下来的几分钟他已经数不清念叨了多少遍这句话。

终于,眼前一亮,小悟空冒出了水面!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心里还在念叨着:踢水划水……踢水划水……踢水划水……“哈哈,我不再下沉了,我能游起来了!”尽管小悟空不过是在水中乱扑腾,比狗刨还要难看,但他心中还是一阵狂喜,“我能行,我一定能学会游泳的!”

就在这时,小悟空听到了悟智的呼救声:“小雪不见了!救命呀,快救命呀,小雪没上来,她沉下去了!”“孙小猴在哪儿?有人看见孙小猴了吗?”听得出来,这是悟觉在呼喊。“我在这儿!我没事!”暴风雨中,小悟空看不见人影,但他还是拼命朝着呼喊声方向游去,他必须去救悟雪!

在惊涛骇浪之中,小悟空终于看见悟智、悟惠、悟觉一上一下挣扎的身影,独独少了悟雪!“小雪在哪儿?”小悟空高声呼喊着。“就在这下面,我和她一起掉下海的。”悟智像只落汤鸡般在水中扑腾着,勉强保持不再沉下水,“智勇大师,你在哪儿?快点救救小雪呀!再晚就来不及了!”悟智急得哭出了声。但无论是空中还是海上,都看不到智勇的身影。

悟惠和悟觉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俩正手忙脚乱地保持着踢水,别说去救人,能让自己不被一波接一波的大浪卷进去就已经不错了。

小悟空虽然刚刚学会一点狗刨式划水,但海浪像大山压来一般凶猛,他必须拼命挣扎着才能勉强保持漂浮状态。可是,他还是决心去救悟雪。

小悟空深深地吸一口气,双腿使劲往上踢,两手也使劲往身体两侧划,很快又沉到了海中。他试着睁开火眼金睛,顿时双眼射出了两道金光,照得海中金光一片。原来海面上波涛汹涌,海底却是一片宁静。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小鱼在绚丽的珊瑚丛中漫游,各种颜色的海草在波浪的涌动下翩翩起舞,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在那儿!”小悟空突然看见悟雪正躺在一片礁石上,双眼紧闭,面色苍白,一动不动,似乎已经闭过气了。

小悟空想赶快游过去救悟雪,可胸中憋住的那口气已经泄了,再不赶紧往上游,怕是肺都要挤炸了。“不管了!”小悟空捻个手诀,变成一条小鱼,箭一般游到悟雪身边,用嘴拱一拱悟雪的脸庞,毫无反应。小悟空急了,又转眼变成个大螃蟹,足有磨盘大小,右前螯轻轻夹住悟雪的腰,转身就往水面上游。

突然,有三条小鱼从上面急游下来,围着大螃蟹直打转。小悟空明白,这一定是悟智他们所变,他们急不可待,也不顾智勇的命令,变身小鱼来救悟雪了。

在三条“小鱼”的帮助下,“大螃蟹”终于将悟雪的脑袋拽出了水面。“谁让你们变身的?都给我变回来!”空中又传来智勇的怒吼声。“小雪要淹死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小悟空变身回来,朝空中大喊。

三条小鱼也变回了悟智、悟惠和悟觉,他们协力托着悟雪,不让她被大浪卷走。“悟雪,醒醒,快醒醒!”几个人焦急地呼唤着。

可小雪还是双眼紧闭,气息奄奄。“怎么办?怎么办?”看上去悟觉最着急,“我不学这避水大法了,我带小雪回山!”说着,悟觉就要抱起悟雪,跃出水面。“等等,”悟智拉住了悟觉,“让我先试试,你们托着她!”说着悟智伸手捏住悟雪的鼻子,嘴对着嘴,往悟雪口中吐了几口仙气。“唉!”悟雪叹了口气,慢慢睁开了眼睛,“我……我还活着?”“当然,我们都活着,我都学会浮水了。”小悟空不停地踢着水,双手使劲托着悟雪。

一个大浪打来,把几个同学忽地打上浪尖,又啪地卷入浪底。

几个人死死拽住悟雪,又挣扎着冒出水面。

可是悟雪太害怕了,她拼命挣扎,几乎把大家都拉下去了。“别害怕,放松!”几个人都在朝悟雪喊着。“放松?”悟雪也叫了起来,“我怕水,我真的怕水,我都要死了,你们还让我放松?”

不过她还是停止了挣扎,逼迫自己放松身体。过了一会儿,她终于能在几个人的帮助下,浮在水面上了。

可是,暴风雨更猛烈了,巨浪一个接一个打过来,似乎不将这几人吞噬掉绝不罢休。“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乌云中又传来智勇的吼声,“你们自己游回岸去,不准变身鱼虾,更不许飞到空中歇息,要一口气游回去,明天早晨我在岸边等着你们!谁要是坚持不下来,敢偷奸耍滑,就别想学避水大法啦!”“怎么可能?”五个人齐声惊呼,“这里离岸边少说也有一百里,让我们游回去?”“大师,我们现在只会在水里漂浮,还没真正学会游泳呀!”悟智朝空中喊道。“别废话了,那就赶紧学吧!”智勇毫不松口道。

就在这时,一个大浪压下来,又将五个人深深地打入了水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智勇为什么要逼着这五个人跳海?

避水大法又是怎么回事?

悟字辈的悟灵、悟静和大犀牛悟真又去了哪里?

要弄清楚这件事,还得从头说起。

二 那不是我的家

本来,这一天应该是个高高兴兴的好日子:因为胖墩悟灵要毕业出山了。

按照灵台方寸山的规矩,通过了八层神功大考,获得真人称号的学生,就可以结束学业,出师回家了。只有不到两成的超优异真人,才能得到菩提祖师批准留下来,继续学习十层神功,努力取得仙人的称号。通过了八层神功大考,又在与猰的大战中经受过锻炼的如新、性缘、海涛和颖锦等人,就已经陆续出山了。

悟字辈中,悟雪和悟真还未通过八层神功大考,继续留在道士班。其他通过大考的悟智、悟惠、悟觉、悟静和小悟空五人竟然都被祖师允许留下来,这也算是破了灵台方寸山多年的规矩,更令人对悟字辈刮目相看。

但是,已经通过大考的悟灵却在父亲的要求下,主动请求出山,回百灵山继承家族神功。

今天就是悟灵出山的日子。

在神功练习场的玄铁神球旁,大家围在一起欢送悟灵出山。“胖墩,可别忘了咱悟字辈的兄弟!”小悟空拍着悟灵的肩膀说。“忘了谁,我也忘不了你这个小泼猴!”悟灵嘴里含着一根草,还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悟惠走上前来,伸出双臂说:“胖墩,来,咱俩拥抱一下,算是我谢谢你!”从高傲的悟惠嘴里说出“谢”字来可不容易,悟灵曾经几次救了悟惠性命,他都没说出一个谢字,今日要分别了,悟惠总算是说出了这个谢字。“哈哈,白小子,你还有谢我的时候?”悟灵虽感意外,但还是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住悟惠。

大犀牛悟真和小猎户悟觉也依依不舍地上来与悟灵拥抱:“好兄弟,真舍不得你走!你这一走,咱们兄弟不知道啥时才能再见面了。”“没关系,无论何时见面我们都是好兄弟!”悟灵道。“还有我们三姐妹呢,也别忘了我们呀!”悟智又摆出大姐姐的架势。“忘不了,今生今世,我们悟字辈永远是一家人。今后不论你们谁有事,到百灵山上招呼一声,我都会万死不辞!”一向大大咧咧的悟灵这时显得十分激动,眼眶里已满含热泪。“好了,悟灵,出山后要善自珍重!”智刚大师走上前来,拍了拍悟灵。

悟灵知道现在必须走了,他向智刚、智勇、智婕三位大师再一次躬身施礼,又向同学们挥手告别后,飞身而去,空中只传来一声:“再见了!路过百灵山,别忘了来看我!”

看着悟灵飞走了,悟字辈的七个人情绪都不高,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慢慢往回走。“唉,悟灵回家了,我也好想回家看看!”悟智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朱雀火鸟悟智的家在南瞻部洲的煌烨山。她从小就被母亲火凤凰大仙送到好友菩提祖师这里学艺,离开家已经数十年了。可灵台方寸山有一条规矩,学业中途不经允许是不能擅自回家的。悟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回过家了,难怪她有些想家。

一提起“家”来,悟智算是惹了祸!

一向爽朗快乐的悟静忽然“哇”的一声哭了。“都怪我!都怪我不好!”悟智抱着悟静的肩膀不断地安慰,“别哭了,真要想家,跟智婕大师请个假,我陪你回家看看好吗?”“那不是我的家,我才不要回那个家!”没想到听到这句话,悟静哭得更厉害了。

咦?这又是怎么回事?小悟空从来没见过爱说爱笑、整天嘻嘻哈哈的悟静哭鼻子,难道悟静有家却不愿回?她哭什么?小悟空搞不懂了。

夜深了,万籁俱寂。小悟空照例睡不着觉,飞到屋外那棵大松树顶上打坐练功。忽见女寝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月光底下,小银龙悟静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冲霄而起,眨眨眼,已不知去向。“她要去哪儿?”好奇的小悟空一跺脚,也起在空中,追了上去。两人飞行迅速,不消多时,一前一后已飞出几百里之外。小悟空回眸下视,却见下面是碧波无垠的一片大海。又飞了不及一盏茶工夫,前面的悟静开始御风降落下来。小悟空刚要跟着下去,只见悟静将风雷扇朝上一挥,便有百丈寒辉,带着罡风吹来。

小悟空忙向上一躲,口中喊着:“别打,别打,是我呀!”“我知道是你,孙小猴,谁让你偷偷跟着我的?”悟静收起风雷扇,轻轻落到地面。“我怕你出来找人打架,我来当个帮手。”小悟空笑嘻嘻地也降下来。“谁去打架?我是出来散散心,要你这小猴多管闲事。”“嘻嘻,那我就陪你散散心。”小悟空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可悟静却好像心事重重,无心说笑,她走到一处码头岸边,极目远眺,一言不发。

小悟空跟了过来,环顾四周,似曾相识。猛然想起,这不是自己当年乘船登岸的礁之国吗?时间过得真快,快十五年过去了,也不知大胡子船长他们怎么样了。又仔细一看,跟十五年前相比,这里荒凉破败了许多,整个码头根本看不到几艘船,破破烂烂的船帆挂在弯曲的桅杆上,船桨和船舵露在外面,不是已经腐烂,就是断成了两半。岸上的商铺、酒馆、旅店,似乎也都关了张,整个城镇黑压压的看不见几处灯光,与当年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相比,真是有天壤之别。“这个地方我来过。当年我从花果山漂洋过海寻找灵台方寸山,就是从这里上的岸。”小悟空对悟静说道。看悟静还是不吭声,又说,“这片海里有个黑龙怪,最是可恨!当年差一点就把我乘的船卷到海底,还是清风哥哥救了我。这里本来热闹得很,现在却一片荒凉,准是那个坏蛋捣的鬼。我要回去跟祖师说一说,让我来灭了这个黑龙怪,为老百姓再除去一害!小静姐姐,你说好不好?”“不好!”悟静斩钉截铁地回答。“咦,为什么?”“因为你说的那个黑龙怪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这片海就是我的家。”“啊?不可能!不可能!”小悟空吓了一跳,吃惊地张大了嘴,“你……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我不相信!”“他不是我父亲,是我叔叔。我的父母和哥哥都不在了,只剩下这么一个叔叔了。”悟静说着,热泪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跟我说说!”

两人坐在码头上,面对大海,悟静开始述说自己的身世。

三 礁之海的故事

“眼前的这片大海有许多大小岛礁,海底还有大片大片的珊瑚群,所以叫礁之海。我的家真是一片非常美丽的大海。”

小悟空插话道:“等等,大海也有名字吗?也分国界吗?”“当然,你看这浩瀚无垠的海洋,似乎是无边无界,其实不然。你知道普天之下的陆地分为东胜神洲、南瞻部洲、北俱芦洲和我们现在的西牛贺洲。海洋之中也有四个大洋,分为东洋大海、西洋大海、南洋大海和北洋大海。这四个大洋各有一个大龙王,叫作东海龙王敖广、北海龙王敖顺、西海龙王敖闰和南海龙王敖钦。除了这四大海洋之外,四周还分布着许许多多的小海洋,就同这陆地一样,也要分划出海洋的边界,由不同的大小龙王掌管。”“噢,真有意思,原来大海也要分你的我的。那龙王之间也会发生战争吗?”小悟空又好奇地问。“四个大洋的边界是由天庭的玉皇大帝划定好了的,四大龙王又是兄弟,他们之间虽也有小的争执,但不会发生战争。但小的海洋之间,玉皇大帝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所以,龙王和龙王之间就常会因为争夺领海发生战争,这就如同陆地上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一样。”“哇,在水里打仗,一定很好玩吧?”“你怎么总是乱插嘴,还想不想听我讲了?”悟静有点不高兴了。“好,好,我闭嘴,你讲,你讲。”小悟空一捂嘴,再不敢乱插话了。“好好听着,不许插嘴。”悟静又接着讲了下去,“我的父亲是礁之海的龙王,名叫螭元。我的生母在生下我不久之后就去世了。我还有两个哥哥,分别是大龙子蒲绪和二龙子蒲明。我在家的原名是蒲静。所以到灵台方寸山后,祖师叫我悟静。“看见远远的那座岛了吗?我从小生活的龙宫就在那片岛屿下面,是用透明水晶、海底珊瑚和许多异宝盖出的一座巨大的宫殿,唤作云霞宫。我的家到处都是珠宫贝阙、金殿瑶阶、琼林玉树,所藏的奇珍异宝更不知有多少。“我虽然失去了母爱,但父王和两个哥哥都对我疼爱有加,甚至是有些溺爱了。我从小就任性调皮,没少给父王惹祸。“那一日,父王带着两个哥哥,就在这片大海之上练习我们的血继特技罡飙旋风,我也在一旁跟着玩耍。现在想起来,两个哥哥使出的罡飙旋风还只能勉强形成一个旋风柱,威力差不多跟我三层神功的时候相近。可那时却让我佩服得不得了,在一旁不停地大叫:‘好厉害!好厉害!父王,我也要学!’“就在这时,海面上忽然升起了一层黑雾。要知道,罡飙一起,呼呼狂风,早吹得海面上浪花激荡,又怎么会有黑雾升起?可奇怪的是,任凭风起浪吼,这片黑雾非但不散,反而越来越浓,转眼间海天之间一片迷茫。“黑雾刚一升起,父王的脸色就变了,将身一晃,现出了真龙的本身,钻入云中。紧接着,云中一个大霹雳,哗的一声,暴雨如银河倒泻一样倾覆下来,一时间上下茫茫,海天相接,波涛山立,黑雾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时,我一点不明白父王为什么要弄这法术,只觉得十分好玩。正在高兴,却见海中一阵骚动,轰的一声,一股黑烟又从海中冒起,浪花中涌现出无数怪物,个个如铁塔般的恶鬼夜叉,乘着黑烟,直向空中冲来。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怪物,一时吓得尖叫不停。“‘静儿,不要怕,这是幻术!’父王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多了一枚宝镜,叫一声:‘天遁银光!’往前一举,宛如一轮明月,立时大放光明。千万道银光照处,黑烟全都冰消,吓得那些黑色怪物齐往海中钻去。转眼工夫,全都没了影。“我刚松了一口气,海中却又是哗哗连声大响,海波分处,飞上来一个似龙非龙的怪物:一颗狰狞怪头,生着一个三尺多长的长鼻子,头上只有一根独角,又有一张老虎般的血盆大口。身子虽似龙身,但尾巴却跟鲸鱼一样,像两面扁扁的大蒲扇,股际还生着六条长爪。从头至尾,约有百十丈长短,大得吓人!“那个怪物站在云中,也不敢靠近宝镜的光华,离着远远的,将身一晃,变成人形,张着血盆大口,獠牙森列,形象十分狞恶。开口说道:‘螭元老儿,十几年不见,没想到你一点长进也没有,还是要靠这个破镜子护身!’“我父王怒斥道:‘天魔蜃龙,你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上次来犯,你断了一条前肢,这次想要送死不成?’原来这个似龙非龙的怪物叫天魔蜃龙。“‘少说大话。等着瞧,这次我定会要了你的老命!’天魔蜃龙怒气冲冲说罢,钻入海波中不见了。“回到宫中,父王闷闷不乐,一言不发,好像满腹心事。原来,这天魔蜃龙是北方冰之海的龙王,是我们礁之海的死敌。我从小就听父王讲过:天魔蜃龙惯用幻术魔法,但偏偏我父王的那个‘天遁宝鉴’是对付他的法宝。只要宝镜的银光一射,万千幻象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一百多年了,天魔蜃龙每隔十几年总要来侵扰一回,但每次都是铩羽而归,占不到便宜。这次天魔蜃龙又来犯境,两个哥哥都不明白父王为何这般忧心忡忡。“忽然,一个虾兵来报:螭始二龙王已到宫前!这螭始就是你说的龙怪,是我父王唯一的亲兄弟。他本在北海龙王敖顺手下为将,已很久没有回来过。父王连忙带着我们三个迎了出去。兄弟相见,分外亲热。坐定之后,父王问道:‘兄弟今日怎么有空回来?’螭始说:‘我是特地赶来给大哥报信的。前几日我奉北海龙王之命去剿灭一个叫狴狎夜叉的妖怪,却扑了个空。后来查明,这夜叉竟投奔了冰之海的天魔蜃龙,而这恶龙很快就要再来大哥这里捣乱。大哥不得不防啊!’父王说:‘多谢兄弟相告!天魔蜃龙已经来了,而且还不知道他又找了什么帮手。这让我心中不安呀!’“我那叔叔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道:‘大哥不必担心,小弟既然来了,怎能袖手旁观,咱兄弟一起同他们干上一场!’‘太好了!有你帮我,还怕他们什么!’父王看上去似乎十分高兴。“到了半夜,我已睡熟,父王忽然闯进来,轻声把我叫醒,也不准我询问,拉着我悄无声息地出了龙宫,冲破大海,直上云霄。原来父王带我来了灵台方寸山,见到了祖师,父王让我跪倒在祖师面前,说道:‘十年前,您到小宫里做客,见到这孩子,曾说她颇有慧根。当时我就求您收她为徒,您说孩子还小,时机未到。如今小静已有五十岁,恳请祖师收下她吧!’“听到这话,我腾地站了起来,大叫:‘父王,您不要我了吗?’可父王却说:‘父王怎么会不要你?只不过是让你在灵台方寸山跟菩提祖师学上几年,等你有了大本领再回家与父王团聚。’“我大喊大叫起来:‘父王,今天天魔蜃龙刚刚来犯,您就急急忙忙把我送到这里,这不是让我到这里避难又是什么?可如果真是大难当头,我又怎么能离开您和哥哥?我要回家!’“可父王不再理我,向祖师深鞠一躬,说道:‘祖师,这孩子就交给您了!’说罢,从袖中抽出一把宝扇来。我认得这是父王的贴身兵器罡飙风雷扇。父王双手托着宝扇道:‘这把扇子请祖师收下。如果这孩子日后还能成器,请祖师再将此扇交给她。如不成器,就算我献给灵台方寸山了。’“祖师一挥手让清风收下了宝扇,又说道:‘这孩子虽然命途多舛,但终会成大器。你放心去吧,我自会好好照顾她。’“父王又向祖师深鞠一躬,看也不再看我一眼,化股清风不见了。从那一夜起,我便留在了灵台方寸山,改名悟静。”

四 螭元龙王遇害之谜

小悟空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父王那天与魔蜃龙打得结果如何?”

悟静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好半天一声不吭。急得小悟空直拍大腿:“哎呀,到底怎么样啦?”“你耐心听我讲。”悟静平静了一会儿,又开始接着说下去,“仅仅过了两天,智婕大师忽然驾云带我出了山,一路上反复叮嘱我,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要冷静,不可冲动。不一会儿,竟到了这片大海的上空。正当我一愣神时,智婕大师已带着我钻入海中,只见她暗念咒语,用了个避水法,所到之处,头前半步的海水便壁立分开,四围水云乱转,便如空中驾云一般,很快就到了龙宫门前。“守门的虾兵蟹将都换了人,他们看到是我,似乎十分意外,有的急忙往宫内去报信,有的上前拦住我,说道:‘小主人回家了?请等我们通报一下再进宫。’“我心头之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莫名其妙!我要回家,何时还需要通报!’说罢就要往里闯。“智婕大师一把拉住我说:‘让我来替你们通报!’说着手中的拂尘连划了几个圆圈,一时间波涛翻涌,卷起无数大旋涡,大海就像开了锅,整座宫殿都开始摇摇晃晃起来。我正不明白智婕大师为何要行此大法,螭始带着人急奔出来,不停地大叫:‘大仙住手!有话好说。’“智婕大师收了法术,也不与螭始客气,直截了当说道:‘我是灵台方寸山的智婕,奉菩提祖师之命,带小徒悟静回家。你是不是有话要同悟静交代?’“螭始大吃了一惊:‘啊?小静你何时去了灵台方寸山?’“我也奇怪,为什么父王不告诉叔叔我的去向?‘我父王呢?我要见父王!’“螭始忽然开始号啕大哭起来,边哭边道:‘小静呀,这两天我一直在找你呀!我到礁之海的第二天,也就是你消失不见的那天,我的亲哥哥和两个侄儿就惨遭不测了!’“这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一下子把我打蒙了:‘你说什么?你胡说,我才不信!我要见父王!我要见哥哥!’我开始大哭起来。“‘智婕大师,请带小静跟我来。’螭始停止了哭泣,在前面引路,七弯八拐到了紫珊殿内。刚一进殿,我就看见两个水晶棺摆在大厅,里面赫然躺着我的两个哥哥!大哥蒲绪的左臂不知去向,二哥蒲明更惨,竟然是被腰斩后又接在了一起!“看到两个哥哥的惨况,我反倒不哭了,一把揪住螭始,问道:‘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父王又在哪里?’“螭始说道:‘就在我到这里的第二天凌晨,天魔蜃龙和他手下的狴狎夜叉、北海巨章向云霞宫发动了突然袭击,我同大哥、两个龙子浴血奋战了整整一天!我们虽然重创了这三个恶魔,但最后关头两个侄子不幸阵亡了,你父王受了重伤之后也不知去向,至今也寻找不到呀!’说着说着,螭始又哭起来。“听到父王并没有阵亡,我心中总算还存了一线希望,又问道:‘既然知道天魔蜃龙他们都负了重伤,你为何不追上去,查个究竟?难道父王不会被他们抓了去?’“螭始辩解道:‘小静,你有所不知,我当时也已筋疲力尽。再说,如果我孤身一人追上去,万一中了他们的诱敌之计,战死事小,可这硕大的云霞宫又由谁来护卫?我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礁之海,不是要被天魔蜃龙给吞并了吗?’这话说得也有道理,令我无话可说,只能伏在水晶棺上痛哭不止。“智婕大师轻轻拉起了我,转身对螭始道:‘螭元龙王是菩提祖师的好朋友,悟静现在又是灵台方寸山的弟子,所以这件事情我们不会不管,早晚会为两位公子报仇。现在,先让我们一起查找螭元龙王的下落吧!’“听智婕大师这么一说,螭始好像愣住了,磕磕巴巴道:‘是,有菩提祖师主持公道,不怕……不怕我们的大仇不报。小静,我只是暂时替你守住这云霞宫,等你父王归来,我就会走的。’“智婕大师也不告辞,拉起我的手,冲破大海,腾云回了灵台方寸山。从那以后,每隔几年智婕大师都带我回云霞宫,打探父王消息,看望两个哥哥。可直到现在,父王还是杳无音信。这几年,我也越来越不愿意回这个家了。”“为什么?这里不还是你的家吗?”小悟空问道。“不是了,这里再也不是我原来的家了!”“为什么?”“废话,你愿意回一个被称作黑龙怪的家吗?我早已知晓这个叔叔的种种恶行,每次回家都苦心规劝他不要作恶。但他表面答应,背后却变本加厉,无恶不作。如果不是因为父王还未找到,我早就与他翻脸了。”“对,对,你这个叔叔真不是个好东西。小静姐姐,你不觉得你父王的失踪,其中大有蹊跷吗?”“还用你说,我早就心存疑虑了。第一,我父王与天魔蜃龙多次交手,从未有过失利,怎么叔叔一来反倒一败涂地?第二,父王重伤失踪,两个哥哥阵亡,可叔叔却毫发无损,这说得过去吗?第三,父王失踪了,天遁宝鉴自然也不见了,恢复元气的天魔蜃龙要是再来攻打云霞宫,叔叔能够扛得住吗?可数十年了,天魔蜃龙却一次也未再来侵犯,你说奇不奇怪?第四,为什么父王在决战前夜急急忙忙将我送到灵台方寸山,又不告诉叔叔,我觉得父王是对叔叔心存防范,他一定知道叔叔不是个好东西!”

小悟空听到这里,跳了起来,高声叫道:“对呀!你说得句句在理,这个黑龙怪肯定是个大坏蛋!小静姐姐,你就忍得下这口气,直到今天都不跟他算账?”“你先坐下,坐下!”悟静拉着小悟空又坐了下来,接着说道,“其实,我早就将心中的疑虑告诉过祖师。祖师也好像早就算出了前因后果,对我说道:‘你的疑虑不无道理。不过,我来问你,你家的血海深仇,是你自己来报,还是现在让智婕他们出手代你报仇?’我想了想回答:‘我想亲手报仇!’祖师道:‘既是如此,就不能着急。’我心有不甘地问:‘那要等到哪年哪月?’祖师又说:‘等到你已经准备好了的那一天吧。’这么多年了,我没有一天不想着报仇雪恨!可我知道自己的神功还没有练成,每天都在告诫自己:要忍耐!要努力!要成大器!现在不同了,我终于成了八层神功的大真人,我有把握与这几个仇敌一拼了!”“太好了!让我来帮你!”小悟空又坐不住了,跳了起来。“你?你帮不了我的。”“怎么就帮不了?”“你会游泳吗?你能下到海底吗?”“嘿嘿,你这一问还真把我难住了。不过,我可以在天上帮你呀,你把他们引出来,我一个大霹雳就结果了他!”“算了吧,我要是在海底打不过怎么办?要是被他们困住了怎么办?你在上边就是用火眼金睛也看不透这大海,还不是干着急帮不上忙。”“我可以变身呀,变鱼、变蟹、变乌龟,都可以呀!”“是,你是能变身,可变身后你在深海中还能发出霹雳弹吗?”“哎呀,恐怕不行。”“就是呀,所以你帮不上忙。我谁也不靠,只能自己去闯!”“不行,不行,风险太大了!这可怎么办?”小悟空急得抓耳挠腮,忽然脑中灵光一现,“哎,你不是说智婕大师会什么避水法吗?我们去求她将这大法传给我,我不就可以下海帮你了吗?”“噢,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我们要同天魔蜃龙开战,智婕大师怕做不了这个主,还是要请示祖师同意才行。”“那我们就直接去见祖师!”“你说得轻巧,祖师就那么好见?”“别担心,我有办法,你跟我来!”说着,小悟空拉着悟静,一溜烟飞回了灵台方寸山。

五 烈焰罡飙与翻江搅海

天将破晓,山脚边还挂着一盘明月。小悟空和悟静转眼飞回了灵台方寸山,来到三星洞的后门。只见后门紧闭,院内悄无声息。“跟我来!”小悟空说着就要拉悟静往院子里跳。“你要干什么?”悟静大吃一惊。“去见祖师呀!”“孙小猴,你胆也忒大了吧?这是什么地方,这是祖师的寝宫!你敢乱闯,智勇大师关你三个月禁闭都是轻的,你就不怕他把你轰出山去?”“哎呀,我就知道你们女孩子干点什么事都会害怕。告诉你,我从这里进去见过祖师。这个时候他老人家早就起床了,说不定正在院子里散步呢,我们进去不正好可以碰到?”“不行,孙小猴你千万不要胡闹!”“好,你不去,我先进去给你探探路!”话音刚落,悟静一把没有拉住,小悟空已纵身上了院墙。

突然,一道白光闪过,小悟空就像被雷击了一般跌下墙来,身上缠了好几道金光闪闪的电光,休想动弹一下。“孙小猴,你竟敢到这里来胡闹!”清风忽然出现在小悟空面前。“我没胡闹,只是想进去拜见祖师,有要事相求!”小悟空虽动弹不得,嘴上还是硬得很。“擅闯祖师寝宫还不是胡闹!你到灵台方寸山也有些时候了,这点规矩都不懂吗?我这就把你交给智勇,看他如何处置你这小泼猴!”

悟静连忙上前求情:“孙小猴是为了我的事,这才一时糊涂。清风哥哥,你就饶他这一回吧!”“我饶得了他,智勇知道了也不会饶他!”

正说着,忽闻院内传来菩提祖师的声音:“清风,放他们进来吧。”“是!”清风闻言,手一挥,小悟空身上的电光自然消失了。小悟空从地上蹦了起来,嬉皮笑脸地对清风说:“清风哥哥,刚才这一手真厉害,是什么功夫?能不能传给我?”“你这小泼猴,这时候还敢讨便宜,快点进去吧。”清风手一指,后门自行洞开,只见菩提祖师已站在庭院中间,童颜鹤发,长髯飘飘,一身白衣,外披鹤擎,周身俱有青气环绕。

悟静和小悟空忙下跪道:“祖师,我们擅闯寝宫,有罪!有罪!”祖师将手一伸,一股看不见的真气将二人托了起来:“算了。悟静、悟空,天还未亮,你们就急着见我,定是有话要说吧。”

悟静上前一步道:“祖师,当年您曾说过,等我准备好了之后,就允许我寻找父王,报仇雪恨。如今我已是八层神功的真人,请祖师恩准我出山寻父、报仇!”“你真的准备好了,有了把握?”祖师问。“是的,我有把握了!”“可在我看来,你还不能着急呀。你那叔叔螭始现在是打不过你了,但那个与他勾结的天魔蜃龙却有些本领,而且他诡计多端,又善用幻术,只怕你一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祖师,求求您!小雪和悟真的大仇都报了,就是我的仇还没有报,我一天都不想再等下去了!”悟静说着扑通一下又跪下来。

小悟空也上前说道:“祖师,小静姐姐一个人也许还差一点,可要是加上我帮忙,就一定没有问题了。”“哪儿都有你这小泼猴捣蛋!你是个石猴,下水就要沉底,你又能帮上什么忙?”“所以我才急急忙忙跑来求您呀!”“你想求什么?”“我想求您传给我避水法。对了,还有智婕大师用拂尘一搅,整个龙宫都要翻个个儿的那种大法。”“哈哈……”菩提祖师大笑起来,“孙小猴呀孙小猴,你倒是一点不嫌多,听到点什么都敢要。”“嘿嘿,我这不是为了帮小静姐姐嘛。我要是会了这两个大法,取胜的把握不就更大了吗?”小悟空嬉皮笑脸道。“就你会说。”祖师说道,“悟静你起来,天魔蜃龙和螭始作恶多年,天怒人怨,这件事也该有个了结了。但是,要彻底消灭天魔蜃龙一伙恶魔,只凭你们俩还是不行。我答应你们可以先去探探虚实,悟字辈其他五人一起做后援……”“哇,太好啦!”悟静和小悟空喜出望外,未等祖师说完就跳了起来。“别急,别急。”祖师又道,“我同意你们去除魔,还有一个条件。”“条件?什么条件?”悟静和小悟空吃惊地问。“这一次你们悟字辈几人要独自面对天魔蜃龙一伙恶魔,没有任何人带领和支援,遇到难关也不许回山求援,一切都靠你们自己。”

听到祖师如此信任悟字辈,小悟空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抢先说道:“没问题,我们完全可以,您就放心吧!”“等等,”悟静比小悟空稳重一些,连忙阻止小悟空,“祖师,让智婕大师带领我们不好吗?她的水下功夫特别好。”“你们悟字辈中已有五人是八层神功的真人,悟雪和悟真也是五层神功的道士,也应该独自去闯闯了。有些本领是教出来的,而有些本领则是要靠自己在实战中悟出来。”祖师道。“啊,我明白了。”悟静似乎明白了祖师是要悟字辈在战斗中成长的深意。“记住,要想战胜天魔蜃龙,不能只靠硬拼,要多动脑筋。你们两个冒失鬼千万不要逞强,遇到困难还要靠你们七个人齐心协力才行。”祖师又嘱咐道。“是,祖师教诲,悟静记住了!”

祖师又道:“悟空,避水法不仅你要学会,其他不会水的几个人也都要学会,就让智勇去教你们吧。另外,智婕的那个法术对你参加战斗的确有用。你上前来,我就如你所愿,将这个法术传给你。”

小悟空自是喜从天降,凑上前来,听祖师细细将这大法的手诀和咒语讲给了他。不一会儿,小悟空已经心领神会。他这才知道那搅动大海的法术,原来叫作“翻江搅海”。如果有了道圣级神功,用这大法别说搅翻一个龙宫,就是一个大洋都能翻个底朝天!“悟静,我也传你一个新法术,把你的风雷扇拿过来。”悟静急忙用双手递给祖师,祖师接着说,“这是把好扇子,可惜你们父女都还没有发挥出它的全部神通。你们跟我来。”说着,菩提祖师已直穿云霄,悟静、悟空和清风赶忙跟了上去,转眼间也飞至一片大洋上空。“看仔细了。”祖师站在云中,一抖风雷扇,扇面忽地一下打开,顿时漫天刮起狂风罡飙,千百股风柱挺立空中。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怒号,那千百股风柱倏地又聚成一根巨大风柱。不同的是,这根巨大风柱竟然变成了一根通红通红的火柱。也就是说,巨大风柱中还夹着烈火风雷。

巨大风柱由上而下猛地击向海中一个无人小孤岛,轰隆一声,便是天崩地裂一声大震。片刻之后,烈火浓烟散去,那座孤岛却已不知去向。“呀,好厉害!”悟静和小悟空都看傻了,大张着嘴,半天合不拢。“看明白了吗?这风雷扇不仅能发罡飙,而且风中还能蕴藏烈火雷电。就是在海中,它也能发出这烈火风雷,甚至能把海水烧沸,这叫作烈焰罡飙。”“把海水烧沸?”悟静和小悟空更是惊呆了。“是,不过,悟静你现在的功力不够,还不能完全发挥这把宝扇的法力。过来,我传给你这烈焰罡飙的咒语。”

悟静直到如今才真正明白当年父王将宝扇交给菩提祖师的良苦用心,原来是想拜托祖师传授给自己这般大法术,让宝扇的神通完全发挥出来呀!悟静心中暗暗发誓:放心吧父王,我一定不辜负您的希望,用这把宝扇为您报仇雪恨,夺回我们的云霞宫!

六 学会避水法

说了这么多,现在你明白智勇为什么要逼着小悟空五个人跳海了吧?要学避水法,当然先要学会游泳。

悟静是水中蛟龙,自然不用学这大法。

大犀牛悟真天生会水,在水中憋上两个时辰都没有问题,所以他也不用跟着小悟空他们来受罪。

现在,悟静和悟真正陪着智勇坐在岸边的一块大礁石上,等待小悟空他们从一百里外的大海中游回来。“大师,这一夜大风大浪的,不会出什么事吧?”等了一晚上的悟真焦虑不安,在沙滩上走来走去,也不知道问过智勇多少遍这个问题了。“老实待着吧。别人且不说,那个猴精猴精的孙小猴会有事吗?”智勇一点都不担心地说。

突然,悟静叫了起来:“看!看那边!”

很明显,在远远的海浪深处,有几个小脑袋随着起伏的海浪浮浮沉沉。“是他们!他们学会游泳了!他们游回来了!”悟真高兴地挥舞着双手,“好样的!”

悟智、悟惠、悟觉、悟雪和小悟空经受了一夜的冷酷考验,终于学会了游泳,也多亏他们的体能远远超过常人,居然从一百里外游了回来。现在,他们互相携扶着踏上海滩,蹚过及腰深的汹涌海浪走了过来。

可是,智勇根本没打算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嗯,还算不错,你们终于能在水里爬了。”他极吝啬地说,还有点嗤之以鼻,“就是太慢了,小螃蟹横着爬都比你们快,小乌龟都能当你们的师父了。”

悟智和悟雪一下子瘫倒在沙滩上,小悟空却还精气十足地回答:“大师,我们的游泳师父不是您吗?”“放屁!”智勇又发火了,“起来,都起来,跟我重新回到水里!”“啊,还要让我们游呀?”五个人都叫了起来。“想学避水法的就跟我下水,不想学的就在这儿睡觉吧!”智勇说罢,看也不看他们,忽地一下飞到了大海之中。

一听这话,五个人马上来了精神,争先恐后地飞到智勇身边。

其实,这避水法对这五个人来说并不难学,智勇将手诀和咒语细细讲解一番,他们不一会儿就已领会,跳下海中,手捻避水诀,立时就有一个透明的气泡将全身包裹起来。往前一游,只见头前半步的海水壁立分开,四围水云乱转,如坠云中一般。“好玩,真好玩!”五位同学分外兴奋,直往海中游去。原来,这避水法也与每个人的真气功力有关,全凭着自身真气的激发才能形成避水的气泡。如果真气不足,学会了手诀咒语也是枉然。

正因为真气功力不同,下海一游,五个人的快慢很快见了分晓。悟惠、悟空双手往前一伸,身后似有一股气浪喷出,穿浪分波,其泅如飞。两个人在海中你追我赶,你前我后,一时不分上下。悟智和悟觉紧随其后,悟雪就远远地落在了后面。

看着小悟空他们在水中的高兴劲儿,悟静也来了精神,跳入海中,将身一晃,现出了小银龙的本身,扭头说道:“孙小猴,游得不错呀。咱俩比比看,看谁游得更快!”说罢,龙尾一摆,飞蹿出去,转眼将小悟空几人远远甩在了后面。

小悟空怎么肯落后?可他拼尽全力,还是追不上小银龙悟静。看来,这水下就是与空中的腾云不同,虽然能够避水,但水中阻力大大限制了前进的速度,不是想快就能快起来的。

这还不算,几个人刚开始还觉得挺好玩,可马上就纷纷大叫了起来。“哎呀,我的乾坤剑怎么发不出剑光来?”悟惠惊呼起来。“捻着避水诀,我还怎么射箭呀?”悟觉也跟着大叫。“不行,我在水里根本喷不出火来!”悟智也慌了。“我的旋转飞刀也发不出去!哎呀,连紫云纱在水中都失灵了!”悟雪更是不知所措。“坏了,坏了,我的霹雳火弹怎么发不出去?智勇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呀?”小悟空朝悠闲地坐在一朵云彩上的智勇问道。“真是笨到家了,这么简单的事还要问我。”智勇爱理不理地回答,“你要用避水法消耗自己的真气,哪儿还有真气去发霹雳弹?”

五个人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那怎么办呀?我们在水下什么也干不了,不成废物啦?”“哈哈,我还能使出身体倍化术!”大犀牛悟真识得水性,不用避水诀也能把身体变大好几倍,但是比在陆地上还是明显小了不少。“蠢!太蠢!蠢到家了!”智勇又开始骂了,“没脑子的家伙们,我逼着你们学游泳是为了什么?如果没有用,我直接教你们这避水法不就行了?”

被智勇一骂,小悟空第一个反应过来,闭住气,放弃避水法,捻个手诀,轰的一声发出个霹雳火弹。“哎呀,不好,不好,威力太小!”小悟空发现,放弃避水法后虽然能够发功,却要大打折扣。

其他四人也试了试自己的看家本领,都感到力不从心,功力大打折扣。“怎么样?都上来吧。”智勇招呼几个人回到空中。“你们虽然学会了避水法,但在水中你们的神力最少都打了对折吧?记住,要跟天魔蜃龙斗,你们的优势在上面,他的优势在下面。如果不准备好就贸然下海,非吃亏不可。千万要小心行事,不要逞强。”“是!”大家齐声答应。

七 小悟空当了领头人

智勇又道:“还有一事,按祖师吩咐,这一仗由你们七个自己去打,山里不再派领队和外援,你们总要先推选出一个领头人吧?”“不用选,不用选。”小悟空抢着说道,“这一次是打水仗,又是小静姐姐家里的事,当然要由她来领头。”

悟觉也说:“在大海里,不听小银龙的也不行呀!”“慢着,”悟静连忙摆手道,“冲锋陷阵我可以,让我出主意、想办法,脑袋疼,我可干不了。要不,还是让悟惠来领头吧。”

其实大家也都明白,悟静平时有点大大咧咧,让她当这个头,是不大合适。小悟空极力推悟静带头,其实是不愿意让悟惠占了先,领这个头。“我赞成,惠哥哥最合适!”悟雪自然是站在悟惠这一边。“我也赞成!”大犀牛悟真附和道。“就这么定了吧,悟惠来领头,大家都要听他的指挥。”悟智也作出了决定。

小悟空和悟觉对视一下,撇了撇嘴,一脸不服气,可又没办法。

没想到悟惠却推辞起来:“不行呀,你们刚才都看到了,我虽学会了避水法,但也施展不开真本领。这次还是让玄莹姐姐来领头吧。”

悟智连连摆手:“你怕水,我就不怕?我不行!”

大犀牛悟真突然叫道:“你们都不干,我来,我在水里照样能打仗。我来当这个头!”“去去去!这没你的事儿,别捣蛋!”没有一个人赞成悟真。“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行?”悟真不服气地喊了起来。

小悟空用手指捅了捅悟真的腰眼,说:“因为你的脑子还没你的鼻孔大!”

没人愿意领这个头,怎么办?大家都看着智勇大师,希望他给个主意。“你们怎么不想想,有一个人也许比较合适呢?”智勇说道。“谁?”“孙小猴呀!”“什么?”七个人全都张大了嘴巴,连小悟空自己都吃惊得合不上嘴了。“您在开玩笑吧?”悟惠吃惊地问道。“你见过我开玩笑吗?”智勇反问道。“没,没有。”的确,谁也没见过智勇大师开玩笑。“可是,孙小猴就知道调皮捣蛋,让他打打杀杀可以,让他来指挥,拿大主意,您就不怕他坏了大事?”悟惠第一个不同意。“是呀,让孙小猴领头,还不如让我来呢。”悟真更不服气了。

悟智和悟雪没说话,但也轻轻摇头。只有悟觉说道:“好,我觉得这个主意好!孙小猴虽然淘气、爱逞强,但他很聪明呀!我们同毒虫帮和猰的大战中,孙小猴就出了不少好主意,为什么这一次就不能让他来指挥呢?”“对呀!”小悟空刚一听到智勇大师点自己的名,的确吃了一惊。在这之前,他也没想过自己来领头,但他现在醒过味来了,大声说道:“嘿,我为什么不行?你们都怕这怕那,缩着个头,我不怕,我来干!”“孙小猴,不是我们信不过你。”悟静开口说话了,“而是这一次是我们悟字辈第一次单独面对强敌,要是搞砸了,怎么对得起祖师对我们的信任?你还是别逞强了……”

不等悟静说完,小悟空抢过话头:“既然是第一次,你们谁干过?”看着六位同学都不吭声,又说道,“大家都没干过,为什么我就不能做这第一次?再说了,要是我干不好,你们还可以半道撤了我,换个人嘛!”

听小悟空这么一说,悟智觉得有道理:“那就让孙小猴试试?”“试什么试?”悟惠坚决不同意,“降妖除魔又不是我们在山里打着玩,一招不慎,就会满盘皆输!怎么能让他去试?孙小猴绝对不行,要是玄莹姐姐和悟静不愿担这个责任,还是我来吧。”“嘿,大白痴,你来跟我抢?智勇大师都说我合适,你凭什么说我绝对不行?”小悟空就是这个脾气:别人越是瞧不起他,他越是要干出个样儿来,绝不服输!

悟惠最不喜欢小悟空叫他“大白痴”,一听就急了:“小屁猴,你懂得什么是用脑子想事吗?你只会用脚后跟想事!除了蛮干,你还能干什么?”“你说什么!”小悟空说着就要往上冲,旁边的悟智和悟静连忙拉住他,“有话好好说,不许打架!”“好啦,你们都别吵了。”智勇终于开口说话了,“其实,也不是我让孙小猴来领头,而是祖师亲口吩咐的。”“啊?”七个人又一次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智勇接着说道:“我在来之前去见过祖师,本来是想劝说祖师收回成命,让我带领你们作战,没想到祖师却说:‘休要多言,让他们悟字辈自己去闯一闯吧。你去告诉他们,这次就让孙悟空来领头。’我一听也吃了一惊,忙说:‘他行吗?’祖师说:‘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现在你们明白了吧?祖师亲授孙小猴翻江搅海大法,就是要让他担这副重担,挑这个大梁的!”“哇!”听到是祖师的意见,众人除了吃惊,再没人表示反对。悟静说道:“您怎么不早说呀,省得他们俩在这里争来吵去。”

悟惠在一旁满脸尴尬,而小悟空却是兴奋得嘿嘿直笑,对着悟惠直扮鬼脸。“祖师让孙悟空领头,这其中的深意,连我也悟不透,也许日后我们才能理解吧。不过现在你们几个都要真心拥护悟空,听从他的指挥。”智勇又道。“您放心吧,我们都听孙小猴的!”除了悟惠,其他几位同学纷纷表态。“悟惠,你呢?”智勇问道。“我?我听祖师的。不过,孙小猴,你想好了这一仗怎么打吗?”悟惠道。

小悟空一愣:“怎么打?我还没有想。”

悟惠转头对智勇说:“您看,他一点主意也没有,这可怎么指挥?”

小悟空不干了:“你有主意啦?我问你,你知道老龙王是死是活吗?你清楚黑龙怪与天魔蜃龙到底是什么关系吗?你了解天魔蜃龙的真实实力吗?你晓得冰之海的魔巢什么样吗?你说说看。”

悟惠被小悟空这一连串问题问得哑口无言。

小悟空又道:“祖师让我和小静姐姐先去探探虚实,就是为了先摸清敌情,然后才能制定我们的策略,进行最后的决战。我和小静姐姐还没出发,你就问我怎么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呀?”

悟惠气得满脸通红,但又无从反驳。

智勇上前说道:“好了,你们俩在一起总要不停地拌嘴。孙小猴,我也要提醒你,让你领头可不是让你自己蛮干,要团结大家、集思广益才能取胜。明白吗?”“明白!”小悟空高声回答。“好,从现在起,就看你们悟字辈自己了,打个大胜仗,为悟字辈争光吧!”

小悟空一招手,悟字辈的七个人一齐围了过来,手拉着手,肩并着肩,一齐高喊:“悟字辈,必胜!必胜!必胜!”

八 查明真相

正午时分,悟静和小悟空站在一座百丈峭壁上。往下看去,白浪拍岸,飞沫四溅。悟静和小悟空对看一眼,说一声:“我们走!”话音刚落,二人如飞石坠空,扑通一声,直穿海底。

小悟空刚一入水,就有一个透明的气泡将小悟空包裹起来。双手往前一伸,立时穿浪分波,其泅如飞。悟静也将身一晃,现出小银龙的本身,龙尾一摆,飞蹿出去,两个人在海中你追我赶,你前我后。

小悟空正游得高兴,小银龙忽然慢了下来,又变成悟静的模样,招手叫小悟空道:“我们到了,下面就是云霞宫。孙小猴,你这避水法动静太大,容易惊动螭始。不如你先变个什么,让我带你进去。”“好,我变个小鱼吧!”说着,一条小红鱼摇头摆尾绕着悟静游来游去。“不好,我把你这小鱼藏在哪儿呀?”

小鱼转眼变成了只小螃蟹,张牙舞爪地趴在悟静的肩膀上。“不行,我要把你放在口袋里,一不小心,说不定就折断了你这小螃蟹的一条腿,再变!”“哎呀,真麻烦!”小螃蟹又变成了一个核桃般大小的小海螺,“这回成了吧?”“成了。”悟静将小海螺放到口袋里,又拍了拍道,“老老实实在里面待着,不叫你千万别现身,也不许出声!听见了吗?”“好,听你的。女孩子就是事儿多。”

回自己家,小银龙悟静自然是轻车熟路,不消片刻已望见巍峨高大的云霞宫宫门。守门的是一些虾兵蟹将,悟静并不认识,她要找的也不是他们。为了减少麻烦,悟静隐身起来,悄悄进了宫门。

只听见几个虾兵蟹将正在那里发牢骚,一个干瘪的长脚虾兵道:“怎么这吃苦受累的活都是我们干,那些死章鱼却可以整天躺着睡大觉?”

另一个大肚虾兵道:“人家是二龙王请来的贵客,怎么会干我们这种苦活?”“什么贵客,简直就是太上皇!那个北海巨章每年都要来上一次,每次都带上这许多小章鱼,又吃又喝不说,临走还要带上大量珠宝。唉,真不知道二龙王为什么如此惧怕他,由着他们胡闹!”

一个带班的小螃蟹忙把手放在唇边:“嘘,休要多言,你们不想活了?还是好好站岗吧!”

正说着,忽觉得一道白光从身旁闪过,还带起了一股水流。小螃蟹惊叫一声:“谁?什么人?”“哪里有人,看花眼了吧。别自己吓自己!”虾兵们则没有一点感觉。

闪过的白光当然是小银龙悟静。从虾兵蟹将的口中得知,北海巨章居然每年都要来云霞宫,而且是来当“太上皇”,悟静更坚信这个螭始必有问题。不过,北海巨章和他的众多手下现就在宫内,要更加小心了。

七弯八拐,悟静隐身到了金贝殿。她知道,这里是父王原来统兵作战的指挥部,几个大将军平时都在这个殿里。

可刚一进殿,悟静就感到不对劲:几十个章鱼怪横七竖八地躺在大厅内,有一个竟然就躺在父王的龙椅上睡大觉。桌上满是酒宴之后的残羹冷炙。

小悟空悄悄地从衣袋里冒出头来:“干掉他们?”悟静一把将他按了回去:“嘘,别出声!”

一个慢腾腾打扫大厅的老乌龟引起了悟静的注意:这不是父王手下的玄龟大臣吗?怎么会让他来当仆人?老玄龟正在慢腾腾地收拾地面上的垃圾。忽然,一只看不见的手捂住了他的嘴,有一个声音在他耳旁悄悄说道:“别出声!我是蒲静,快跟我来!”老玄龟默默地点点头,悄无声息离开金贝殿,来到了一个无人之处。

悟静亮出真身,上前紧紧抱住了玄龟大臣的脖子。要知道老玄龟是看着小龙女长大的,小的时候悟静常常骑在老玄龟的背上在龙宫里游玩。

已有上千岁的玄龟大臣这时也不禁老泪纵横。老龙王失踪,两个龙子被害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小龙女呀!

老玄龟推开悟静说道:“小主人,你不该这个时候回来。你知道吗,二龙王是个大坏蛋!他早就跟天魔蜃龙勾结上了,北海巨章现在就在宫里,你快走吧!”“不怕,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龙女了。玄龟大臣,我想问你,你知道当年我父王和哥哥遇害的真相吗?”“对不起,我在宫内,没有参加战斗。”“那参加战斗的几个大将军都在哪儿?怎么一个人也看不到?”“那场大战之后,死的死,伤的伤,仅剩的几个将军看不惯二龙王的所作所为,也先后离去了。”“你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吗?”“我只知道坚甲铁蟹将军躲到了黑岩礁。不过,二龙王一直想加害于他,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那里。你快去找他吧。”“多谢,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悟静又一次抱抱老玄龟,白光一闪不见了。

悟静刚一浮出水面,“小海螺”就从衣袋里跳出来,转眼变回了小悟空。“哎呀,憋死我了!”“好了,从现在起也用不着你躲躲藏藏了。你都听到了,我那个叔叔肯定不是好东西,我也用不着对他客气了。”“对呀!要我说刚才就应该大闹一场!”“不行,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我要先搞清楚父王的下落。跟我来!”

黑岩礁离海岸线不远,悟静和小悟空不用一盏茶工夫就飞到了这里。放眼望去,到处是怪岩嶙峋,到哪儿去寻找那个坚甲铁蟹将军呢?小悟空犯了愁。“我有办法!”悟静跳到半空,轻轻一亮风雷扇,罡飙狂风顿时将海水卷起,根根擎天水柱,在大海中滚滚不休。

狂风恶浪中,霍地跳出一个巨大的螃蟹来,个头足有一丈方圆,两个大蟹钳就好似两根粗粗的大树杈。“大龙王,是您吗?真的是您吗?”巨蟹一眨眼变成人形,站在礁石上,朝着半空喊了起来。坚甲铁蟹跟随螭元龙王多年,太熟悉这风雷扇制造出的罡飙狂风了。

悟静一收风雷扇,顿时风平浪静。“铁蟹将军,是我。”飞身下来,站在了巨蟹旁边,小悟空也跟着现了身。“啊,蒲静小主人,怎么会是你?”坚甲铁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主人,这么多年你去了哪里?”“三十年前发生惨祸的前一天晚上,父王把我送到灵台方寸山,这些年我一直在那里学本领。”“你在灵台方寸山?怪不得!这一位又是谁?”“是我的同学和好朋友孙悟空。铁蟹将军,我来找你,是想要问清楚三十年前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父王又去了哪里?”“唉!”铁蟹叹口气说道,“记得那天一大早,天魔蜃龙就带领着众多恶鱼前来侵犯。螭元大龙王带着大龙子、二龙子与天魔蜃龙进行殊死搏斗,而二龙王螭始同狴狎夜叉缠斗。这一场恶战,从清晨直打到中午,由海面直打到海底。只见血浪翻飞,银鳞光闪,整片大海几乎都染成了红色!”“那时我看见,天魔蜃龙三番五次运用幻术魔法,驱动无数寒冰夜叉向大龙王进攻,都被天遁宝鉴的光华杀退了。二龙王似乎是击败了狴狎夜叉,也赶过去帮忙。我们几个将军虽未取胜,但已明显占了上风。在我看来,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天魔蜃龙的这次进犯,还会同前几次一样大败而归。“唉,谁能想到,就在这时,天魔蜃龙又一次放出黑雾,一时间海面上风狂浪涌,一片漆黑。突然,我似乎听见螭元大龙王怒吼一声,接着就是两位龙子的惨叫之声传来。再接着,所有的战斗都戛然而止,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