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后一步是家园(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萨苏

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退后一步是家园

退后一步是家园试读:

苍穹之魂

——抗战中的空战

抗战中国在敌国镜头中的影子

——决战碧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亚洲战场,照相枪的装备尚不普遍。因此,判断战绩也就成为比较困难的事情。中日两国航空兵曾为了争夺中国的制空权进行激烈的战斗,本国无法提供飞机的中国空军一度损失殆尽。但到战争结束时,他们已经重新掌握了中国的制空权,曾参加开国大典的战斗机飞行员王延洲还记得1945年他们一直飞到伪满洲国境内寻战的经历。

本专辑选择的均为日本方面拍摄的两国空战相关照片。这些照片大多是一些残破的飞机,却记录了中日八年空中战斗的面影,让我们重温那段中国飞将军浴血奋战,顽强抵抗入侵日军的历史。外籍航空队队员作为中国空军成员出击,一架轰炸机带伤返回机场(头顶带有×标志的是死里逃生的驾驶员)。挂弹准备起飞的中国空军飞机中国空军编队出击,攻击虹口日军阵地。在上海空战中坠落的中国空军2503号战斗机一架壮烈殉国的中国空军轰炸机残骸遭到敌机轰炸,累累弹痕的中国空军基地汉口机场在汉口被击落的日军森泽—飞行曹长驾驶的战斗机-1938南京大校场机场中国空军放弃的伊-16损毁战斗机被中国空军击落于汉口并展览的日军96式舰载攻击机被击伤迫降的一架日军97轻轰炸机“天”号日军损失的一架乙式1型侦察机,具体损失原因不明。1940年7月,日军从重庆轰炸作战中归来的一架97式重型轰炸机。在战斗中,一架中国空军战机冒死撞击了该敌机,但由于结构坚固,这架敌机还是带伤生还。1938年第二次归德空战中被击落的日军福山大尉机。福山大尉是日军第2大队第2中队第3编队队长。1938年10月10日在日本展出的第7大队88式侦察机(大内大尉机),在侦查中与中国空军遭遇,被击中110多处。日军虽然凶悍,但仍有被俘的,这就是被俘的一架零式战斗机,中国空军人员正在进行整备,准备试飞。日本战时拍摄电影《燃烧的天空》中扮演中国空军的日军95式战斗机。日军抛撒传单的97式司令部侦察机幸风号1937年11月被中国地面炮火击伤。飞虎队一架迫降的P-40战斗机被日军俘获。被中国空军击落的日军王牌南乡茂章大尉抗战胜利后,东北被俘日本飞机涂上了中国标志——这是共产党所办牡丹江航校最早的飞机之一。

淞沪上空的鹰

导读:一架轰炸机被日军击落,引出周庭芳“空手入白刃”的佳话。一

淞沪之战是一场史诗,我没有谱写这部史诗的能力,只好从中间选择一个短短的小节。

与一位朋友谈起这场战役,不料意外发现这位朋友的长辈当时正在当地的宝山县任职,曾积极参与组织当地民众进行救亡的工作,在历史上写下了他的名字,其家甚至还保留了少量当时的报刊文件等材料。

这可是个意外的发现。大陆版的中学历史教科书曾经几经修订,对国民党军的抵抗,最早的描述就是谢晋元团长大战四行仓库和姚子青营长所部死守宝山。

经过交谈和对资料的了解才发现,原来,当时宝山范围远不止一个宝山城,月浦、杨行、大场,甚至“血肉磨坊”罗店,这些淞沪抗战中颇有名气的地点,都在当时的宝山县境内。我们谈起宝山的抗战,并没有想到后来会谈到一架淞沪战场的中国飞机。

宝山这个县,几乎可以说是淞沪抗战中打得最为惨烈的一个县。

姚子青营死守宝山,的确是值得写进历史书中的。关于姚子青营长的殉国,有种种的描述,但大体是文学性的内容而已。因为,他这一个营五百余人,只有一个士兵最后活着离开了宝山。而他离开的时候,姚营长还在组织最后的抵抗。就是这个回来报告全营牺牲经过的士兵,还因为脱离战场,在报告完后足足挨了二十军棍!

打的人流泪,被打的人毫无怨言。

当时的中国军队,无论是属于哪个党派的,都有和日军拼死一搏的决心和勇气。

即便是老百姓,纷纷组织起来支援抗战也有这种精神。比如杨行镇,当地人组织了类似志愿者的团队,叫做保卫团,以小商人和工人为主,维持公共秩序、抢救伤员等,成员都是当地的青年子弟。

9月7日,宝山城陷落,日军随即进攻杨行。随着前线形势越来越紧张,驻军511旅旅长秦霖少将自知血战难免,向我这位朋友先人所在的部门要求当地民众支前。这时,保卫团主动站出来表示不要拉夫,而由他们来担任支前工作。

在杨行的第五次争夺战中,511旅据垒奋战,与敌军反复争夺阵地。经过四天血战,因日军有舰炮掩护而且已经夺取吴淞要塞,只有轻武器、失去侧翼的国军部队伤亡极为惨重。保卫团与其他支援前线的民众团体冒着弹雨抢救伤员、运送给养,很多人死在战场上。最终国军力竭,被迫放弃杨行向西撤退。

秦霖旅长在阵前指挥的时候中炮(一说被敌机炸中)殉国,后获赠中将军衔。就在同一天,510旅旅长庞汉桢少将也战死在淞沪前线。秦、庞所部是广西军队,千里赴援,义无反顾,大部牺牲在这场战斗中,尸骨不得还乡。他们战死的时间,离他们到达前线,只有区区一个星期。国民革命军第18军98师583团第3营中校营长姚子青,1937年9月7日战死宝山。国民革命军第7军第171师第511旅中将旅长秦霖,1937年10月23日战死杨行。任云阁,河北文安人,空军中尉,1937年8月14日战死宝山。

以萨看来,他们是中国人在抗战中最值得骄傲的牺牲。

你要想一想,一个旧时代的军人,已经达到少将的职务,他却带着队伍走了比圣马丁远征还要远的路,从遥远的广西长途跋涉到上海,然后在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敌人面前血战到死。

圣马丁的远征是为了一次辉煌的胜利,而秦旅长和他的袍泽们,只是为了把自己的血洒在抵抗外侮的战场上。

中国人就是用这样的精神保卫着自己的国家。

还有哪个民族能够拥有这样的忠诚呢?

我想,这样的人,无论他一生还做过什么,这一瞬间已经是永远值得中国人自豪的了。

蒋介石在这场战争中犯了很多错误,但是有一句话他说对了,打这一战,中国人需要“地无分东西南北,人无分男女老幼”。

真的是地不分东西南北。作为一个河北人,在殉国于宝山的、长长的官兵名单中,我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前排的一个名字——任云阁,不是将军,却是第一个战死在宝山的空军飞行员。

在《宝山史志》中是这样记录的:“1937年8月14日上午,我国3架轰炸机飞越百里长空,冲出云雾,突然出现在吴淞口上空,对准停泊在那里的日军旗舰‘出云号’猛烈轰炸。敌舰中弹,顷刻间浓烟滚滚,直冲云霄,博得同仇敌忾的中国军民热烈欢呼。”“嗣后,吴淞上空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空战,敌我双方的飞机上下迂回盘旋,互相射击。稍后,6架敌机围攻我方1架飞机。我国飞机虽英勇搏杀,终因寡不敌众而不幸被击中。该机瞬间发出震耳啸声,带伤向西北方向滑行,降落在杨行北宗村小庙附近的棉花田里。周围的农民目睹我国飞机降落,纷纷奔去营救。”“那时,我随家人就住在小庙附近的村上。当我随着乡亲们奔到现场,只见两道很深的轮胎印,飞机螺旋桨刚停,引擎还在隆隆作声。那是一架美制双翼907轰炸机,机翼下还挂着一枚未来得及投掉的炸弹。”“乡亲们出于高度爱国热情,含泪急忙扶驾驶员出驾驶舱,可惜他已经中弹停止呼吸。于是,乡亲们七手八脚把洁白的丝质降落伞平铺在机旁棉田,将尸体平放在上面。死者身穿飞行服,中等身材,脸色苍白,神态安详,殷红的鲜血不时滴落在洁白的降落伞上。后来知道,他是少尉机长任云阁,当时才27岁。”“一会儿,杨行镇镇长张渭滨和镇保卫团的一批人员闻讯赶到现场。他们动员姚春熙(今年82岁)、程银千二人把尸体抬到镇东成善堂,死者佩用的一支手枪被保卫团人员拿走。当天下午,由富商、保卫团长颜颂棠出资80块银元,向张大宝购得一口寿材,用白丝(降落伞)裹尸收殓,将烈士埋葬于杨行张家桥南。任云阁是河北省文安县人,抗战胜利后,烈士的亲属曾专程到杨行墓前祭拜,半年后将尸骨运走。据查,烈士忠骨后迁放于南京太平门外紫金山北麓的国民党航空烈士公墓。”“同机飞行员、机枪手梁鸿云因飞机着陆时剧烈震动,一条腿骨折,脑部严重震伤。他以坚韧的毅力爬过小庙塘。他见到的第一个人是看管寺庙的王其康,便说:‘我是国军飞行员,腿受伤不能走了,求你叫几个老乡把我抬到附近公路旁,我要去上海医院。’王见状,二话不说立即去石家埝喊来奚介吾(今年84岁)等3人,带了门板、绳子、扛棒,迅速把梁鸿云抬往顾村方向。途中,梁鸿云说:‘任云阁还没成家,过早地为国捐躯了。我希望早日康复,再上蓝天,为任云阁报仇。’由于梁鸿云伤势严重,途中一度昏厥。当到达顾村镇南公路旁时,正巧碰上红十字会汽车,随车不仅有医生,还有空军几位官兵。他们很客气地支付小费,并要介绍奚介吾等人去国际电台吃中饭。奚等婉言谢绝,随即协助车上人员将梁鸿云送上救护车。那时梁鸿云还用轻微的手势,向奚等表示谢意。救护车直驶同孚路中德医院。事后得知,梁鸿云终因伤势过重,于凌晨3时去世。”“1937年8月15日至16日,上海《大公报》连续登载了‘空军少尉任云阁轰炸日寇出云舰后,为国殉职’和‘空军又一殉国者梁鸿云因重伤抢救无效逝世’的消息。”“捍国搏长空,卫国照青史。值此太平盛世,追忆为国捐躯之烈士,殊为情长意深。”

文章写的情深意切,也记录了很多重要的历史事实。但是,我们很快发现,要重现任云阁殉国的一战,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中国空军诺思罗普2E轻型轰炸机,任云阁的飞机就是这一种。

比如,任云阁是怎样牺牲的?《宝山史志》中的说法是:“6架敌机围攻我方1架飞机。”

但是,国府《空军抗日阵亡将士》记载:“奉命轰炸上海日舰,俯冲投弹,遭敌炮火击中殒命。”

而根据日军方面的记载,任云阁的907号诺思罗普2E轰炸机,是被日军出云号上的舰载95式水上飞机在浓雾中偷袭击中的。

甚至,这还不是他们第一次施展这种战术。因为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们刚刚用这一战术,击落了另一架中国空军的霍克Ⅲ战斗机,编号2410。

根据中国空军的记录,2410号战斗机的驾驶员,是梁鸿云上尉。

咦,奇怪,梁鸿云?不是任云阁飞机上的机枪手吗?怎么会在几个小时之前已经被击落呢?

所以说,围绕着任云阁的907号机,还有太多的谜团等着我们来解开吧。那么,上我们开始吧。二

让我们先看一下这一战的背景。

8月14日这一天,是全面抗战爆发后中日空军的第一次全面碰撞。

应该说,这次碰撞,双方能升空作战的,都是出色的军人。因为8月14日这一天,中日两国的空军在上海同时面临着很大的麻烦,技术稍差的飞行员,连起飞都做不到。

这个麻烦就是台风——一次强烈的台风席卷了上海以东二百公里的洋面。在这一带活动的日军航空母舰也被迫转移到马鞍群岛避风,舰载机无法活动。

日本海军在上海战区当时有四艘航空母舰,其中排水量7500吨的凤翔号是世界第一艘专门设计的航空母舰,吨位较小;13500吨的龙骧号是日本海军为了填补《华盛顿海军条约》设计的,为了多装飞机稳性不佳,在大风巨浪中自身难保,根本无法出动飞机。

还有一艘神威号是水上飞机母舰,当时在韭山列岛秘密进行侦查活动。日本海军决心在上海开战后先发制人,攻击中国空军基地,因此8月10日曾命神威号派出飞机侦察上海、杭州方面中国军队动向,结果在杭州上空正和中国空军学校进行飞行练习的训练飞机遭遇。中国空军教练机当即中止训练,开始尾随神威号的水上飞机。双方纠缠良久,但因此时中日在上海尚未开战,故此不了了之。此后,日军发现花鸟山灯塔的守军也向上级通报了发现神威号的情况。甚至,还有中国海军的炮舰靠近监视神威号(根据日本防卫厅整理的《中国方面海军作战》第一部中第338页记载)!于是,日军命令神威号离开中国海岸,避免暴露战术企图。

这艘监视神威号的,很可能是中国海军留在上海的唯一一艘舰——永健号。

永健号是中国海军仿中山舰建造的航洋炮舰,抗战开始后奉命留守上海。根据民国海军部记录,当时中国海军主力退入长江,试图在江阴沉船锁江,全奸上游日舰。为防日军长江口外舰只有所行动,曾派永健舰驶出长江口进行侦察活动。8月25日,该舰在江南造船厂借口修理停靠在岸壁时(按照《淞沪协定》中国海军除非修理不得进入黄浦江)被日军飞机炸沉。打捞后又先后被日军、战后的国民党军和解放军使用,经历十分坎坷。根据海军史专家陈悦先生的考证,这艘永健号在解放军中名为延安号,最出彩的却是在退役之后——在电影《甲午风云》中,邓世昌的致远舰,据考证就是用它改装拍摄的。日军凤翔号航空母舰日军龙骧号空母舰永健号炮舰

实际上,发现神威号,已经引发了中国方面的警觉。因此,在八一三开战之后,中国空军率先发难,让日军试图“先制攻击”的计划付诸东流。

因为远离了海岸,神威号到15日才再次进入阵位,投入战斗。

只有加贺号大型航空母舰受风浪影响不大。但是,它上面的双翼舰载机马力不足,在这种天气里无法起飞,否则可能会像树叶一样被台风吞噬。

这样,8月14日全天,日军在上海地区几乎出现了空中真空。

但也不是完全的真空,日军在台湾的陆基航空兵就在号称“中攻四天王”之一的新田慎一中佐率领下,不顾风险穿越台风海区,大胆地发动了对杭州中国空军基地的“越洋爆击”。八一四空战,画面中带有IV—1字样的中国战斗机,就是第4大队大队长高志航的座机,被他击中的是日军大串机。高共计击中大串机73弹,几乎把它打成了筛子,可惜7.7毫米机枪火力太弱,大串机终于挣扎迫降,而没有被当场击落。

中国空军也面临同样的艰难,几乎所有基地都在大雨之中。但是,空军将士求战心切。这一天,中国空军冒着大风奋勇出击,猛烈攻击日军在上海的阵地和舰艇。从周家口冒雨飞来杭州参战的第4大队,恰好和新田中佐在机场上空迎头相撞。

双方都是敢在台风中奔袭的好手,但日军是对付陆军的轰炸机,中国空军是专打飞机的战斗机,结果可想而知——新田中佐对上了高志航大队长,饮弹身亡。日军最先进的18架96式远程轰炸机被击落4架(新田长机、桃崎三空曹机、三井一空曹机、小川一空曹机),重伤迫降后报废1架(大串机),负伤4架(石大尉机、大杉大尉机、井上三空曹机、福田二空曹机)。

中国空军在战斗中无一损失。

中国空军的轰炸机部队在空中则几乎如入无人之境。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