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哥伦布了(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罗伯特·罗素

出版社:中国妇女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我发现哥伦布了

我发现哥伦布了试读:

前言

这个故事是奥雷里欧给我讲的。对了,介绍一下,奥雷里欧是一只上了年纪的鹦鹉,和主人托马斯·弗朗西斯科·格林住在圣·玛格丽塔。

圣·玛格丽塔位于中美洲的海岸线上,那里丛林繁茂,一直延伸到加勒比海,与蓝色的海水交汇。那里已经有很多年没发生过什么大事了。但在过去的岁月里,那里可发生过许多了不起的事情呢!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得了热带病,康复后在托马斯家住了几个星期。那期间,我每天除了睡觉就是休息。当然,我也因此慢慢地恢复了活力。由于好心的主人要离开家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在那些漫长而静谧的下午,我都会在阴凉的走廊上躺着,听奥雷里欧滔滔不绝地讲述它一生的传奇和冒险经历。这显然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因为它已经活了很久很久。据它自己推算,差不多有500岁了。

一天下午,奥雷里欧正讲着故事,忽然被村子里传来的欢庆声打断了。一时间,鞭炮声、锣鼓声、欢呼声、钟声不绝于耳。

奥雷里欧瞟了一眼日历后,忽然气得冠毛倒竖。“哥伦布节!”它轻蔑地哼了一声,“那些愚昧无知的村民正在庆祝哥伦布节。哥伦布‘伟大的探险家’!哥伦布‘伟大的航海家’!‘伟大的舰队指挥官’!我呸!”“我以前只叫他‘哥伦’,相貌平庸的克里斯托巴·哥伦——让我来告诉你他是怎样一位‘伟大的舰队指挥官’。我还要告诉你,到底是谁发现了美洲,我得告诉你……”“你为什么不说说呢?”我附和道。“我会说的!”它怒气冲天地站在栖木上,尖声高叫着。“我一定会说的,还会让你实事求是地写下来。”

我知道一定有人会质疑这故事的真实性。但如果当时他们与我一样,是和奥雷里欧面对面的话,他们绝不敢这样想。它那双闪着寒光的黄眼睛,有着锐利弧线的巨喙,像极了一把无比锋利的修枝剪,不知怎的就让人打消了所有怀疑的念头。罗伯特·罗素1940年写于兔子坡1 热带丛林

奥雷里欧说,在1491年的中美洲密林里,再没有比我更快乐的鹦鹉了。那时我(只有65岁)正充满着青春的活力,身边围绕着数不清的家人和快乐的朋友。对我来说,生活是那么热情洋溢,每一天都充满了希望。

过去的丛林和现在完全不同。没有猎枪破坏过它的宁静,也没有斧头砍伐过那古老的森林。静谧的河流缓缓流淌,没有蒸汽船的纷扰,也没有船尾刺鼻的浓烟污染芬芳的空气。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一切还都是它们原来的样子。

那时,丛林里的印第安人亲切友好、热爱和平,是我们最要好的朋友。我们爱在村里闲逛,与孩子们玩耍,和老人们谈天说地。村里人常常请我们吃一种叫作“克莱卡司”的美味烤玉米蛋糕,还会拿些小块的甜甘蔗让我们大嚼特嚼。

作为回报,我们为他们从高高的树顶摘下熟透的水果和坚果,把我们掉落的尾羽送给他们。这种羽毛在当地人眼中是极其珍贵的装饰品。我们还帮助他们向分布在中美洲部落里的亲友们传递信息。就这样,我学会了每一种不同的印第安方言。而且正是这些经历,使我后来轻松地掌握了西班牙语和其他国家的语言,最终成为语言大师。

回想当年,在晨雾弥漫的绿林里,到处洋溢着芬芳的气息,我们过着神仙般的日子。然而好景不长,1491年,一场可怕的飓风从天而降,无情地摧毁了我们幸福的生活。

如今,已经很少能有鹦鹉回忆起那场恐怖的风暴了。只有那位生活在马格莱纳上游、年事已高的短吻鳄,或许还能给你讲讲那场风暴造成的毁灭性打击。那可真是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对我来说,当时的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我几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会给我的生活带来怎样离奇的改变。2 风暴

酷热,整日整夜的酷热,不给你丝毫的喘息。通常我们栖息在矮枝上,那里的空气简直就是滚烫的蒸汽,让人窒息。成堆的昆虫发出地狱般的噪声,让人无法入睡。

我在找了几个凉快点儿的地方后,决定栖息在森林中那棵最高大的桃心木上。这棵树要比丛林的树冠层高出许多,上面的空气稍微凉爽些。但空气中有一种沉重感,像一块巨大的毛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我莫名其妙地生出一种恐惧。远处,微红的闪电划过夜空,隐约听见雷声隆隆,所有的树叶都在颤抖。

最后,我好不容易进入了梦乡。

忽然,我被狂风的怒吼惊醒。那声音仿佛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顷刻间,大雨如注,江河变色。几道闪电照亮夜空,眼看着连绵的树冠被狂风撕扯得东倒西歪,硕大的雨点把枝叶砸得上下起伏,丛林转眼间变成了狂涛怒海。

咔嚓一声,我栖息的那根树枝被狂风刮断,迅即被吹上高空。狂风在空中不停旋转,一次又一次,一圈又一圈,一次比一次吹得高。我吓得闭紧双眼,抓牢栖枝,奋力地扇着翅膀挣扎着。

我现在被吹得更高了,丛林里摧枯拉朽的声音已经完全听不见了。我淹没在无尽的黑夜中,耳边只有飓风的怒吼,不知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终于,一线微弱的曙光照亮了眼前的天空。透过云层的缝隙,我隐约看见初升的太阳。“向东飞!”我想,“我要向东飞,朝着太阳的方向飞!”紧接着,一个可怕的念头袭来:“云层下面一定是茫茫的大海。”

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透过云层的缺口,浮现出阴森可怖的汹涌波涛。“哦,完了,奥雷里欧!”我哀叹道。

很快,事情就变得更糟了。风力似乎开始减弱,我和栖枝渐渐慢了下来,开始向地面坠落。哦,确切地说,是向大海坠落。

当然,我是会飞的,那是我的看家本领嘛。但是,从没听说过我们家族里有人能长途飞行。再说了,仅凭我这双微不足道的翅膀,怎么能飞越漫无边际的海洋呢?于是我祷告了几句,继续抓紧栖枝,听天由命了。

这时,天空中风起云涌,我一头掉进厚厚的云层,开始飞快地坠落。由于被吹得实在是太高了,尽管下坠速度快得惊人,我还是用了好几个小时才突破云层,看见—哦,上帝保佑—我终于看见了陆地!3 陌生的国度

看惯了郁郁葱葱的热带丛林,眼前的这片土地看起来既陌生又令人生畏。这里到处是褐色的干燥土壤,地面上布满了灰尘。干涸的河床在崇山峻岭间刻下道道皱纹,令人触目惊心。这里没有绿色的原始森林,也没有宽广的河流,只有裸露的岩石和焦土。总之,这里完全没有风景可言。不过,起码这里是块陆地,不是海洋。

我正快速地接近地面。按照目前的坠落轨迹,我和树枝将掉进荒野中仅存的一片绿色里。

眼前出现了一大群建筑,四周围绕着高大的石墙。墙内遍布各式各样的树木、草坪和花园。我还看见树上结着果子,小池塘和喷水池里的泉水闪闪发光,这是一个好兆头。

现在我已经非常接近地面了。树枝帮了我最后一把,让我刚好穿过石墙,摔在一个院子里的石板路上。

我跌落在地面的动静相当惊人,人们从四面八方跑来。天哪,这些人看起来也太恐怖了!黑色的兜帽挡住了他们的脸,宽大的长袍上下翻飞舞动,活像一群西部山区的大秃鹫。

太可怕了,我赶紧躲进一棵枝繁叶茂的老橘子树里。

我遗失在地上的栖枝引起了他们极大的兴趣。因为它显然来自一种他们不认识的树。他们聚在一起仔细研究,把叶片闻了又闻,嚼了又嚼,不停地推搡,大喊大叫,用一种我完全不懂的语言,叽里咕噜兴奋地说个没完。

最后,我受够了他们的喧闹,还有我实在是太饿了。我走到树枝末端,用最动听的印第安语向他们打招呼。

我礼貌地问道:“请问谁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哪里有吃的?哪里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我一开口说话,他们更加兴奋了。他们惊讶得又叫又跳。我意识到这些愚昧无知的家伙还从来没见过会说话的鸟。“好吧,”我想,“要是我会说他们那愚蠢的语言就好了,那可能会方便许多。”

最后,一个胖一点儿的家伙,可能是这群人的头儿,总算想到办法,开始向其他人发号施令。紧接着,其中一位飞一般地冲进附近的一幢房屋里。我从这群翘首企盼的家伙嘴里反复听到一个词“哥伦”。

转眼,那报信的家伙又回来了,还带来一位我在这里见过的长相最奇特的人。

一上来我就被他的头发吓到了。我还从没见过有人的头发不是黑色的。他那金红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还有他的眼睛,和我以往见过的完全不同,竟然像蓝宝石般璀璨、透亮。

他穿着一件色彩斑斓的衣服,大部分是红色的,满是补丁和磨损。肩头披着一件长长的披风,领口破烂不堪;身上还挂着一把已经弯曲的佩剑。一走起路来,破旧的剑鞘就把院子里的地面磨得咔嗒直响。

他的脖子上戴着好几串铜项链,上面坠有整套的装饰挂件,还有不少黄铜、紫铜、锡质的奖章。

他气宇轩昂地穿过交头接耳的人群。那个穿黑长袍的人似乎对他颇为尊敬。但其他人在他身后用手指着脑袋,挤眉弄眼窃笑不已。那意思大概是暗示这个人的脑子有点儿问题。

当人们给他看桃心木枝时,那人一脸严肃地听着、检查着,然后一本正经地端详我。

因为我实在是饿坏了,于是满怀期待地叫了一声:“克莱卡司!”他显然是没听懂。因为他和我说话时,用的是与“黑袍们”相同的语言。他看我听不懂,又试了其他几种语言,可我完全听不明白。于是,我开始用自己所知道的每一种印第安方言与他沟通,结果却是徒劳的。他一直摇头,表示完全听不懂。

最后我想起这些人不断提到的一个名字。

我说:“哥伦。”

他的反应令我目瞪口呆。他也大喊道:“哥伦!”

接着他指着自己的胸口说:“哥伦,克里斯托巴·哥伦先生!”“克里斯托巴·哥伦先生!”我郑重地复述了一遍,人群发出一片惊叹声。

我跳上他的肩膀,又说了一遍:“克莱卡司!”但是他依旧一脸茫然。我快饿晕了!

我蹲在克里斯托巴先生的肩膀上,跟着他穿过惊叹不已的人群进了屋。我们走了一段很长的楼梯,到了他的房间。壁炉里生着小火,屋子里温暖而舒适。不过,我最感兴趣的是放在桌上的食物。我看见桌上有一大罐牛奶,还有一盘我最爱的、切成小块儿的烤玉米蛋糕。“克莱卡司!”我大叫一声,迫不及待地去吃了一块蛋糕。

克里斯托巴先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指着盘子问我:“克莱卡司?”“对,克莱卡司!”我答完又吃了一块儿蛋糕。

然后他再次指着自己的胸口。

我立刻叫道:“克里斯托巴·哥伦先生。”他高兴极了,又让我重复了好几遍。我指着自己说:“奥雷里欧。”“奥雷里欧,”他学了一遍,“奥雷里欧。”

我就用这个方法,开始学习西班牙语,同时也教他印第安语。我在克里斯托巴先生的房间里住了好几周。他从早到晚都在缝他的破衣服,擦拭那些俗不可耐的装饰品。与此同时,我们还互相学习彼此的语言。

不久,我们就能随心所欲地交流了。慢慢地,我开始了解他,了解这片陌生的国土。4 破布变补丁

克里斯托巴·哥伦先生(或者“克里斯”,他现在允许我私下里这样叫他)出生在热那亚,是一个贫穷纺织工的儿子。他的悲惨童年是在父亲的纺织机和染缸旁度过的。

他有时会被叫去给住在豪宅里的富人送几匹布。他通过这些难得的机会,目睹了热那亚贵族奢华的生活,也因此彻底厌恶起自己的贫穷。事实上,我总觉得他对自己的未来考虑得太多,有点儿过头了。当然他从不承认这一点。他常对我说,他是如何长时间在冒着蒸汽的染缸边,对着枯燥乏味的纺织机,做着没完没了的苦工,以及这些又是如何吞噬他高贵而又壮志满怀的灵魂的。

他说他小的时候曾经发过誓,他总有一天会穿上豪华的服饰,佩戴着昂贵的珠宝,住进宏伟的宫殿,拥有比这个世界上所有贵族都显赫的头衔。他穷尽一生试图使自己梦想成真,但至今仍是一事无成。这些年来,他走遍了欧洲的大部分国家,寻求君主们的赏金和资助,但总是一无所获、徒劳无功。沿途受尽了愚弄和嘲讽,还经常食不果腹。最后,他身无分文、疲劳不堪,拖着病体来到拉比达修道院。院内好心的僧侣可怜他,为他治病,使他恢复了健康。

由于僧侣们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所以他们不仅非常爱听哥伦吹嘘他在王宫里的奇遇,还常常迁就他的幻想。他们不仅对哥伦毕恭毕敬,还总是用哥伦自己想出来的各种荒唐头衔来称呼他。他们找来华美的天鹅绒边角料、由破祭坛布制成的蕾丝,以及一些从残缺不全的教堂装饰物上弄下来的黄铜和金银线织物来打扮他。他身上那件怪异的衣服和那些稀奇古怪的装饰物就是这么来的。

那段时间,哥伦确实体会到了巨大的幸福和满足。但儿时的抱负早已在他体内化作熊熊烈焰,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他一刻也不能停止追求。近来,他受到新病初愈的影响,我能看出他变得焦躁不安,渴望再次出发,寻找他那虚无缥缈的荣誉和宝藏。

其实,我比他还要焦急。在这个环境极度恶劣的陌生国度,我简直痛不欲生。这里完全不能与我那温暖、湿润的原始丛林相提并论。这里刺眼的阳光灼伤了我的眼睛,可怕的干燥让我皮肤开裂,酸涩干瘪的果子让我营养不良。我日渐消瘦,漂亮的羽毛也失去了原有的光泽。还有,这里的夜晚总是很冷,我只能蜷缩在炉火边,不让自己冻僵。我真的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

我一定要回家。我下定决心,不管怎样,我必须回家!在这个痛苦的地方,我坚持不了多久。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做到。

但是怎么做呢?这里和故乡之间还隔着数百或许是数千海里的大洋呢。我日夜苦思冥想,完全找不到头绪。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出现了一线生机。

这个生机完全来自我偶然对克里斯说起了自己的故乡。我无意间提到那里有金子的事儿。他一听到“金子”这个词,就好像被蝎子蜇痛了一样。“金子!”他大喊一声,“金子!你们国家有金矿?”“什么是矿?”我不解地问道。“嗨!就是一个能通到地下的、很深的洞穴。人们用梯子下去,在黑暗中挖掘一整天,然后把几小筐混有金块的矿石带出来。”“这方法也太笨啦!”我笑道,“不,我们国家没有什么‘矿’。我们那里的金子都在河边上,人们随手就能捡上几块儿。”“有银子吗?”他激动地喘着气,两眼放光,“那里有银子吗?有珍珠吗?”“我们那儿当然有银子啦!”我不耐烦地答道,“这些东西太平常了,没人在乎它们。就拿珍珠来说吧,印第安孩子们就拿它们当弹珠玩儿。”“弹珠!”克里斯叫道,“你别瞎说了,哪有弹珠那么大的珍珠?”“太大了?那些珍珠通常都很大啊。孩子们把最小的挑出来当弹珠玩儿,剩下的那些大个儿的珍珠都被扔掉了。”

哥伦听得目瞪口呆。正当他傻乎乎地坐在那里发呆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一条能让我重返家园的绝世妙计。“克里斯,”我突然说,“你们西班牙人似乎认为金银珠宝是很贵重的东西,虽然我不理解这是为什么,但你是知道的。那么你们的国王和王后,尊贵的费迪南德陛下和伊莎贝拉王后,难道会不乐意找到我那遍地是宝藏的国家?”“他们会不乐意?”克里斯仍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他大声叫道,“他们会不乐意?他们怎么可能不乐意呢?”“好吧,”我打岔道,“让我们为他们找到那些宝藏吧。”“但是怎么找呢?”他小声问。“我来告诉你怎么找。”我说。“现在你听仔细了,我的计划是这样的。首先,你要非常详细地画出我们国家的地图,一定要标明金子、银子和珍珠的所在地。这些我可以告诉你,我曾经多次飞到过那些地方。然后,你还要写一下去那里的航行指南。你能做到,对吧?你不是宣称自己是伟大的航海家吗?”“我当然是!”他有点儿激动地说,“论航海,不要说西班牙,也许全世界也找不到一个与我同样出色的航海家了。我会使用罗盘,测量太阳高度,计算纬度和经度,绘制地图—精美的地图。当然,从理论上来说,我还能和其他人一样熟练地操作星盘。”“太棒了!”我说,“现在就行动吧,你一准备好,我们就去王宫,向国王和王后禀告在我们国家发现的宝藏……”“如果他们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渴望黄金,那他们一定会很乐意给我们两三艘船去把宝藏取回来。他们还会封你为上将,系着披风、戴着勋章,威风凛凛。想想当你带着好几船金银财宝回来的时候,会受到怎样的欢迎;想想当你把一大袋珍珠献给国王,让他当弹珠玩儿,他会说些什么吧;想想那些荣誉;想想那些华美的服饰吧!”“我一直在想呢,”他说,“但是,奥雷里欧,我们两个身无分文的探险家,怎么做才能顺利地见到费迪南德陛下和伊莎贝拉王后呢?他们可是整个王国里最伟大、最有权势的统治者啊!”“别忘了还有我呢,”我答道,“难道你没注意到我,一只会说话的鸟,在你们这个愚蠢的国度,引起了多大的轰动吗?哪一天僧侣们不带着一大帮人从几英里外的地方赶来看我,听我说话?只要我的名声传到陛下的耳朵里,他们准会召我们进宫的。”“真的是这样,的确如此,”克里斯嘀咕道,“我还从没这样想过呢。我一直在考虑自己的封号和荣誉,还有那件深红色的上将披风。”“对了,先考虑一下你的地图吧,”我说,“你可要把它们画好点儿。”

他对我的计划深信不疑,怀着极大的热情开始绘制地图。只用了几天,他就已经画出几张非常精美的地图:祖国的山河上绘满了闪闪发光的黄金,海里画满了海蛇、鲸鱼和其他可怕的怪物。此外,他还写了整整一本看上去十分令人震惊的航行指南。

当我们把即将离开的消息告诉那些好心的僧侣们时,他们都竭尽全力帮助我们准备行装。修道院的院长送给我们一块挂在祭坛上的紫色天鹅绒布(除了边角被老鼠啃坏了一点儿,实际上就是新的),克里斯立刻拿它做了一件惹眼的披风。

他们为克里斯擦亮了奖章和花里胡哨的装饰品,修补好他的剑鞘,甚至还试图把他的剑弄得笔直。经过一番精心打扮,克里斯终于变得相当体面了。他们最慷慨的举动是送了一头骡子给克里斯当坐骑。虽然这不是我见过的最帅的骡子,但它既勤快又温顺。

最后,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我们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去费迪南德国王陛下和伊莎贝拉王后的王宫碰碰运气。5 鸡蛋上的把戏

我们告别了拉比达修道院好心的僧侣,踏上了征程。克里斯裹着崭新的紫色披风,风度翩翩地骑在骡子上,面貌焕然一新,只是胳膊上挎着的那只装满食物和酒的篮子有点儿折损体面。不过,考虑到我们身无分文,而且这里距格拉纳达城王宫,还有200多英里的路要走,有这样一满篮的食物,还是很令人欣慰的。

这是一个美好的夏日清晨,克里斯再次兴致勃勃地踏上逐梦之旅。一时间微风习习,令人神清气爽,一扫往日萦绕在克里斯心头的阴郁。我们又是引吭高歌又是吹口哨,一路欢声笑语、喜气洋洋。他挥舞手中的佩剑,对每一位路人行脱帽礼。看起来,我们的冒险之旅似乎已经有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开端。

我们从僧侣赠送的食物篮里取了一些食物,吃了一顿愉快的午餐,心满意足地一直走到天黑。当寒冷的夜幕降临,我忽然想起晚上住宿的问题。克里斯笑笑,让我别担心。

他大声说道:“奥雷里欧,这事儿就交给我吧,我可是旅行老手。你看,我口袋里没有半毛钱,却游遍了欧洲所有的国家。那时既没有骡子,也没有午餐篮,更没有像你这样多才多艺的同伴。那又如何,别担心了。”

他说着说着就骑着骡子进了一家镇上最好的小旅店,还叫嚷着要住店。他把骡子交给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张大了嘴的马童,吩咐马童给骡子提供最好的草料,悉心照料。随后他大摇大摆地走进一间普通客房,身上的佩剑咔嗒咔嗒直响。他叫来了旅店老板。老板见他一身怪异的装扮,穿着稀奇古怪的衣服,挎个午餐篮,肩上还蹲着一只大鸟,立刻认定他是某位离经叛道的贵族,便马上领我们去了最好的客房,还提前送来了丰盛的晚餐。

第二天早上,我们在客房里吃完早餐,克里斯兴致高涨,高谈阔论起来,吹嘘他在欧洲各国宫廷里的光辉事迹。“这枚奖章,”他边说边指着一件黄铜装饰物,“是撒丁国王颁发给我的,以表彰我让鸡蛋站立起来的聪明才智。”“但是,大人,”一直在边上徘徊的旅店老板问道,“这根本不可能啊!鸡蛋根本站不起来的。”“撒丁国王和你想的一样,”克里斯说,“你介意和我打个小赌吗?”“大人,虽然我只是个穷人,但我发誓那是做不到的。如果我有赌注,我一定和你赌上一把。”旅店老板争辩道。“好啊,你可以用我们今晚的房费来赌。”克里斯和颜悦色地说。“但您拿什么来押注呢,”店主急切地问,“假如您输了?”“那样的话,”克里斯一本正经地说,“万一我输了,这只华丽的鸟就归你。”他指了指我。“这的确是只漂亮的鸟,”店主承认道,“但也抵不上一晚的房费啊。”

我气坏了,用最标准的古代西班牙语抗议道:“一晚的房费?一晚的房费!啊?你这个愚蠢的傻瓜,你见过像我这样会说话的鸟吗?你见过像我这样会唱歌的鸟吗?”说完,我还唱了几段流行歌曲。“你见过会吹口哨的鸟吗—像这样的?”话音没落我就放开歌喉,吹了一段带颤音的动听歌曲。

这带来了戏剧性的效果。旅店老板吓得连连后退,其他客人们也啧啧称奇。人们惊叹不已地围拢过来。

他们大喊:“赌啊!鸡蛋,拿鸡蛋来!”

鸡蛋拿来了,克里斯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旁观者围得更密了。

克里斯大声喊道:“先生们,现在,看好了!”他说着就举起了鸡蛋,并突然把鸡蛋砸在桌子上,鸡蛋的底部被压碎,正好能立在桌子上。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狂笑。“他赢了!”他们叫道,“他赢了,鸡蛋站在桌子上了!”“但是,阁下,”店主抗议道,“你把蛋壳打破了。”

克里斯反问道:“我有说过蛋壳的事儿吗?过来,奥雷里欧,这里太无聊了,国王还等着我们呢。”

他的双手一把抓起紫披风,潇洒地在空中转了一圈,正好披上肩头,然后拎着篮子,在人们的笑声中离开了旅店。

我们就是用这样的办法,一路走向格拉纳达城。早在到达之前,我就已经声名远播了。在我们下榻的旅店里,每晚都挤满了好奇的人群。他们都渴望一睹“会说话的鸟”的风采。所有的旅店老板都乐意和克里斯玩上一把竖鸡蛋的戏法,用以招揽闻讯而来的顾客。

最后,我们终于来到了格拉纳达城,住进了城里最好的旅店。那天,我们正在吃晚餐,一个看上去仪表堂堂的人用肩膀搡开房间里熙攘的人群,高声叫道:“闪开,闪开,国王信使到!”

他走到我们桌前,询问道:“我能荣幸地称呼您为大名鼎鼎的克里斯托巴·哥伦先生吗?”“当然,”克里斯说,“非常荣幸。”“您就是那只传说中会说话的鸟的主人吗?”“是的,”克里斯答道,“奥雷里欧,跟这位先生打个招呼。”“晚上好,”我说,“你这里的天气不错啊。”

这位绅士吓得后退了几步,然后整理好假发,大声宣布:“至高无上的费迪南德国王和无与伦比的伊莎贝拉王后,卡斯蒂利亚-阿拉贡-利昂-塞维尔-墨加卡-梅诺卡-卡塔卢尼亚-伊斯坦满杜拉-格拉纳达以及陆地和海上的岛屿的领主-统治者-摄政王-总督命令你即刻前往皇家宫殿,不得有误!马车就在外面等候,不要忘记带上那只鸟。”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