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羿–中华传奇人物故事汇(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黄学祥著

出版社:中华书局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后羿--中华传奇人物故事汇

后羿--中华传奇人物故事汇试读: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后羿/黄学祥著.—北京:中华书局,2019.2(中华传奇人物故事汇)

ISBN 978-7-101-13696-8

Ⅰ. 后… Ⅱ. 黄… Ⅲ. 民间故事-作品集-中国-当代 Ⅳ. I277.5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9)第003613号书  名 后 羿著  者 黄学祥丛书名 中华传奇人物故事汇责任编辑 马 燕 董邦冠出版发行 中华书局(北京市丰台区太平桥西里38号 100073)http://www.zhbc.com.cnE-mail:zhbc@zhbc.com.cn印  刷 北京瑞古冠中印刷厂版  次 2019年2月北京第1版2019年2月北京第1次印刷规  格 开本/787×1092毫米 1/32印张3 1/2 插页2 字数50千字印  数 1-10000册国际书号 ISBN 978-7-101-13696-8定  价 18.00元出版说明

远古时期,元谋人、蓝田人、北京人、山顶洞人,先后在中华大地上繁衍生息,留下了生活的遗迹。距离今天四五千年前,活动于红山文化遗址、良渚文化遗址等地区的先民,不只留下了生活的遗迹,还创造了早期中国的文明,为中华民族五千年繁荣昌盛的华彩乐章谱写了美妙的序曲。

他们的真实生活虽不见于史籍记载,几千年来却流传着很多关于他们的故事。如盘古开天辟地,女娲炼石补天,神农遍尝百草,后羿射日,大禹治水……这些迷人的故事不仅带给我们奇幻瑰丽的文学想象,还体现了华夏先民对自然世界的认知,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记录了他们走出蛮荒、迈向文明的艰辛历程。

这些带有神话色彩的人物,是在蛮荒的世界里披荆斩棘的英雄,是不怕艰险、不畏强暴、不惧牺牲的民族精神的化身。

他们的名字,他们的故事,如一幕幕传奇,经久不息地流传在华夏大地。他们,是中华民族的传奇人物。

他们的故事,如满天星斗,如沧海遗珍,都汇聚在这套《中华传奇人物故事汇》丛书里。我们将在这里见证他们的智慧、勇敢、顽强,追溯中华民族远古的源头。导读

在中国的上古传奇故事里,羿有两个名称,分别是大羿和后羿。有人认为这是两个人,也有人认为,是同一个人的不同侧面。

大羿的故事是:天上有十个太阳,不好好轮值,一起出来上班,造成了大地上的干旱。大羿看不过去,一口气射下来九个太阳。而大羿的妻子,就是后来奔月的嫦娥。

后羿的故事是:一个名为“有穷”的部落的首领叫后羿,非常善射。夏朝的第三代国王太康整日沉溺于玩乐,荒于国家治理,结果被后羿赶下了台。后羿自己称王,后来却被最亲近的臣子暗杀了。

两个故事的相同之处,是其中的羿都是伟大的射手。

后羿可能是神话英雄里最人性化的人物了。他抗争过命运和自然的残暴,赢得了人们的爱戴与尊敬;他体会过爱情的美满和离别的愁怨,令人羡慕,令人叹惋。

后羿本领高强,富有正义感,为人间镇恶除害,这正是古代的人们呼唤和渴盼的英雄。所以,后羿的故事深入人心,一直在中国的大地上流传。大羿

羿诞生在东方的人间。那时,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羿的出生带有异象。有巫师说,这个婴儿的魂魄来自神秘的西方,将会是东方日出的敌人。

这不祥的预言,在羿长到五岁时,在周遭传播得更加炽烈。羿的父母再也坚持不住,将羿带到深山野林里遗弃。他们将睡着的羿放置在一棵大树下,偏这时,树上的一只蝉高亢鸣叫起来……蝉声中,羿的父母仓惶隐遁。羿被放置在树下,日头高起,热风流动。

羿的母亲在中途毕竟不舍,悄悄地回到森林里,只记得自己的孩子被放置在有蝉鸣的树下,可是日头高起,热风流动,漫山遍野、此起彼伏都是蝉叫……母亲再也找不到羿了。

羿就这样在山林里,自己长大了。

羿身体里奇异的魂魄在苏醒。那魂魄的确来自西方,是西方古帝少昊氏的孩子,叫般。般就是这个世界上发明弓箭的人。

比起他的亲兄弟穷奇,般显得太过正常和普通了。穷奇长得就像一只老虎,头上有一对琉璃色的角,肋部伸展出一双巨大的翅膀,长着獠牙的嘴里,却能说出最动听的所有地域的方言。穷奇拥有魁伟的身姿和惊人的头脑,却从不干好事,还吃人,只吃人头……让人一想起就心生恐惧。

羿在林子里跑来跑去,连动物们看见他都躲得远远的。他还好像天生就会制作弓箭,射术之神奇,达到了有天地以来前所未有的地步。羿靠着弓箭,成为森林之王。慢慢地,森林之王似乎在森林里感到了厌倦,追忆起他的人类童年,那其中或有残存的温馨……只披着兽皮、裸露着大半健美身体的羿,站在巨树之巅,将一支箭举在高空,仰首对天呼喊:我要回——家——啦,我将向天边射箭,此箭将落在我家的门前!

羿在树冠上引弓满月,一箭发出,若流星划过,而羿在后面跟着——在枝头间奔突纵跃,速度竟不弱于飞矢。

那支箭破开雾霭,越过森林,所经之地,百兽低伏不敢稍动,群鸟惊飞四散……箭随着弧线轨迹渐渐坠低,其实在贴地而飞,长草被箭气割断,向两边倒伏,划出一条小路来……砰的一声扎在一扇残破的柴门上,箭羽不停地抖动。

这一箭是非凡能力的觉醒。羿不仅能射中看见的目标,还能射中想象的目标。

柴门被推开,房屋荒废很久了。这里是羿出生的地方,主人早已不见踪迹。但刚才的一箭,已感天动地,惊动了头上最高的存在——俊。

俊是东方的天帝,所以常被叫作帝俊。帝俊在高天上感应到一个全新的、拥有强大力量的神祇(qí)在大地上出现了,当然要招抚。帝俊将二十岁的青年请到天庭上,并因他的能力为其取名——“羿”。“羿”字的象形,是一双手把握羽箭的方向。“羿”就是射神的意思,大家出于对新生神祇的尊重,都管羿叫“大羿”。

帝俊不仅赐给了大羿一个名字和神位,还把大羿拉入了自己的家族漩涡里。

帝俊有个妻子叫羲和(xī hé),与帝俊生了十个儿子,都是一般的怪异模样——身放金光的三足乌鸦。这可不是普通的乌鸦,而是太阳本身!直到今天,我们头上的太阳还会被唤作金乌。

十个太阳的母亲羲和,就是太阳神。她的风仪应该是灿烂而高傲的,每天驾车只带着一个儿子,在天上巡游(每天一子,十天一轮回),从东方走到西方,正好是一个白昼,然后落下,沉入虞渊,穿过冥界,回到出发的地方,也就是十只金乌的栖止地——扶桑。

扶桑是两棵巨桑倚在一起,犹如相亲相扶,才被叫这个名字。扶桑高三百里,传说一树扎根在阳界,一树扎根在阴界,是阴阳的分界点。

帝俊还有一个妻子叫常仪,给帝俊生了十二个月亮——其实是十二只白色的蟾蜍,所以月亮又被叫作玉蟾。也就是说,那时的天上有十个太阳和十二个月亮,这或许就是十天干和十二地支的来历。

但常仪好像并不得宠,她的孩子月亮也远没有太阳耀眼。乌鸦总是聒噪的,活力四射,而蟾蜍即使不冬眠,半天也不会动一下。每当羲和带着太阳君临天下,草木生灵都仰面蓬勃,欣欣向荣,伸展或鸣叫,人类也随之出落而作息,对太阳总是膜拜唱颂不已。而月亮一出,万物寂静,唯有潮汐起落,或是照见些寂寞的影子。

常仪的不得宠,或许跟她的性子与月亮般的清冷有关,更因为她的来历——她出身于神秘而遥远的西方。常仪生了十二个月亮之外,还生了一个女儿,那是天庭最美丽的存在——叫恒娥,这名字直译过来简直就是“永恒的女性”。后世人类有个帝王叫刘恒(汉文帝),出于避讳,人类不敢叫这美神的真名,便叫她“嫦娥”了。

嫦娥比她母亲的性子还要冷淡、内向,也更柔弱,整日躲在她的那些沉静洁白的蟾蜍哥哥们的身后,露出一双美丽至极的眼睛,闪着一丝惊慌。她不爱说话,也不爱见人。

这时大羿在天界已经非同凡响,虽然是个新神,但除却天帝之外,他或许是上古战神蚩尤陨落之后,最有战斗力的神祇。但此时的天地已不同于往常了,人类不那么崇拜战争或暴力那种纯粹力量,游猎时代已经转为农耕定居文明,农神、太阳神,还有水神,才是他们更愿意朝拜的对象。狩猎之神大羿,更像是一段追忆,一种技艺,甚至是让人恐惧的存在——就像战神蚩尤已被贬为黑暗神祇。

所以帝俊和人类一样,对大羿的力量有些戒备。帝俊化解戒备的方式,就是将嫦娥从哥哥们的身后拉出来,嫁给了年轻的大羿,一段关系,乃至一个故事,才真正开始。嫦娥

嫦娥一开始并不喜欢大羿。

怎么说呢?大羿身上有种躁动无礼的东西,就像她讨厌的同父异母的乌鸦哥哥们。但相处久了,又觉得不同,乌鸦们的无礼,是源自傲慢,而自己的丈夫,却是一种粗野——那或许是出身下界人间的缘故罢。

好在这个粗野的家伙并不像那些乌鸦们一般聒噪!

大羿在下界一直独自在森林里与走兽飞禽为伍,那时没有一个人跟他说话,所以他没那么爱说话,夫妻两个就这么默默相处。

大羿非常喜欢嫦娥。他觉得自己很幸福。虽然妻子的性子有些奇怪,清冷而难以琢磨,总是神情恍惚地沉浸在自己缥缈而忧郁的情绪之中。但羿觉得无所谓——你便在那美丽着就是了。在大羿看来,妻子的坐卧行止,一颦(pín)一转,无一刻不美。

大羿很想讨好妻子,让她笑起来,却又不知该怎么讨好。在还没有想到办法的时候,安逸的日子却到头了,原来妻子讨厌的那十个乌鸦弟兄们惹了大祸。

太阳神羲和觉得十个儿子已经可以成年自立了,便不再亲自为他们巡游驾车,由他们自己按时轮流起落。刚开始倒也正常,但生性活泼的太阳们,在“干一天休九天”的工作制中,难免就闲出了毛病。终于有一天,他们一起在扶桑枝头上起飞,开始一起吵闹着上下班了……

上界过于高远,并没有感到异同,下界人间却是天翻地覆。十个太阳每日并出,热力是平常的十倍,几日下来,雪山消融,江河横流,随后却是庄稼干枯,湖海低垂,不久又山火延绵,烟尘蔽日……更严重的是,大地阴阳失和,原来蛰伏沉睡在山水深处的上古凶兽,纷纷醒来,出没在已令它们陌生的人间。

当时人间的各部盟主是伟大的尧,被奉为天子。天子是能与天界沟通的。面对自然界惨烈的局面,刻不容缓,尧启动了繁复的祭天仪式,艰难地向帝俊传达了下界的灾情。

帝俊一开始是让羲和去把太阳们叫回来,结果羲和无奈地发现她调皮的儿子们已经失控了,更急迫的是,凶兽每日都在大地上伤人……上古的凶兽,可不是一般的神能降服的。帝俊稍一思考,只能把女婿大羿叫来了。

帝俊把身前为自己驾车的一条赤龙化作一把朱红色的雕弓,将身后为自己遮盖的玉色凤凰的尾巴化作了十支素色神箭,当面赐给了大羿,说下界多艰,凶兽蜂起,你就用这弓箭,去荡平人间的灾祸吧。

羿抚着这天地间最可怕的弓箭,匆匆赶回府邸,对着妻子说,你一定是嫌天上闷吧?我带你去我来的地方——人间走走吧。

嫦娥其实有点懵,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丈夫豪情满腹的样子,本能地想躲到谁的身后去,偏她的蟾蜍哥哥们一个都不可能在。她想说不去,却张不开口,只怔怔地看着,露出一丝惶惑。羿大笑起来,一把将新婚的妻子扛在肩上,拍打了一下,发现妻子连挣扎都不挣扎,温顺地贴在他身上,当下不再耽搁,纵身从天界跃下……逢蒙

大羿扛着妻子落在了早已破败的、他童年的茅屋旁,藤蔓已经干枯,缠绕在柴门上钉着的那支旧箭上。周遭一片荒芜,没有人迹。

大地上真是热呀,天上拥堵着十个太阳,连阴影都无所遁藏。但大羿感觉不到热,因为妻子身上总透出些寒意。那玉一般的肌肤,触手冰凉,让大羿迷恋,又让大羿绝望,他觉得怀里的妻子,或是永远都焐不热的。

嫦娥看着丈夫在荒芜的茅屋内外忙碌地收拾着,心道,原来人间是这般破败的。

其实,以前这里是很美的,有稻田,有花……还有蝉叫。可能因凶兽四起,人们都逃走了。大羿陷入回忆里,慢慢将妻子抱进了茅屋内。

偏这时外面响起了叩门声。仿佛灭绝了的人间,突然来了访客。

访客是一老一少,就像凭空冒出来的。老的自称务成子,也可以叫巫成,是个人类的巫师。那身边的孩子,叫逢蒙,是巫师的童子。

大羿把目光在那少年脸上停了一下,看见了一双鹰一般的瞳仁。

务成子恭恭敬敬地行礼,称是天子尧派来的,为大神指路,去追杀一头叫猰貐(yà yǔ)的凶兽。

哦,这就催了。大羿转身拍拍妻子冰凉的脸,笑,跟我一起去吧?

嫦娥坚定地摇头,绝不踏出草庐半步。大羿无奈,只好说,等我,我很久没有打猎了呢。

安置好妻子,大羿带着务成子和逢蒙,行走在残破干裂的土地上。

猰貐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凶兽呢,以致田园荒芜。大羿开始研究地上留下的奇怪印迹——一排圆桌大小的圆形脚印,宛如一匹巨马踏下的。大羿蹑印而去,不久却失去了踪迹,但狩猎之神的追踪本能开始起作用,大羿通过气味、毛发和直觉,一口气追出三百里,终于看见了凶兽的面目。

大羿看见了一头通体赤红的巨牛背影,甩着虎尾,却有马的四足,在干涸的地上踏出烟尘。

大羿忽然听见了婴儿啼哭的声音,大惊,弯弓搭箭,以为这怪兽叼着个婴儿。大羿第一次张开了彤弓,搭上了素箭。

就看见那凶兽转过头来,竟有一张人的脸。脸有一扇门那么大,头发蓬松,就像雄狮一般,嘴里叼着一具人类的尸体,看见大羿,警觉起来,尸体丢在了脚下。

大羿细看那张脸,左右两边竟是不一样的,左脸秀美光洁,只是眉目下垂,呈凄苦相;右脸干枯扭结,眼瞪眉立,呈愤怒相。

务成子的脸上竟有些不忍,说,大神,这便是那猰貐了。它以前叫窫窳(yà yǔ),本是远古掌管时间的巨兽烛龙的孩子,没什么过错,却被“二十八宿”之一的北方天神“危”所误杀。当时有五个巫师,将窫窳的尸体带到了西方之巅昆仑山,求万神之母——西王母赐不死之药。那西王母和烛龙都是天地间最古老的神祇,想必是愿意复活故人之子的,所以毫不吝啬地赐了药。只是喂药后,不知是巫师施法不对,还是窫窳的怨念太深,复活的窫窳不再是龙身,而是变成了现在这样牛身马足人面的怪物,窫窳也被写成猰貐这样凶恶的名字了。猰貐复活后,翻身落入昆仑边的弱水,潜藏不见。五个巫师占卜了一番,卜辞预言说,世有道猰貐则隐,世无道猰貐则出水食人。

大羿这才明白,原来猰貐那张诡异的人脸,一半是怨,一半是恨。现在猰貐真的出来吃人了,这不是它将被自己杀死的唯一理由,预言应验的是,它存在就是对天道不公、人君不贤的指控。难怪尧会请自己首先对这头凶兽下手。

大羿第一次张开了彤弓,搭上了素箭。猰貐好似感到了极端的危险,浑身发抖,跪伏在地……大羿再次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原来这啼哭是猰貐发出的叫声。

素箭发出,射入猰貐呀呀叫的嘴里。

帝俊所赐的弓箭威力,远在大羿的预想之外,猰貐巨大的身躯,在人脸处开始解体,崩散,血肉落在半里之内……只留下一支箭钉在地上。只怕再有不死神药,巫师们法力再高,也不可能复活得了。

大羿和务成子兀自站在那里发呆。

只有那叫逢蒙的少年,踏着满地的血迹,拔出了素箭,双手捧着,回到了大羿的身边。射神

从神秘之地昆仑跑出来的怪物,不止猰貐一个,还有一个叫凿齿的。

凿齿没有什么让人怜惜或骇人的背景身世,据务成子讲,就是个纯粹的坏蛋,到处吃人。

大羿带着务成子和逢蒙,循迹追踪,一路朝南,发现赤野千里,村破庄残,血迹斑斑,惨剧连连,甚至看见了一支全军覆没的人类军队……直到畴华之野,才在黄昏时追到凶手。

大羿一直以为凿齿是一头比猰貐还要怪异的凶兽,在见到那落日余晖下的孤单剪影时,才发现,是一个人的形体坐在那里。看到凿齿,大羿忽然就明白它的名字的来历了。

那是一个战士,很高,坐着都有一丈,体魄彪悍,腿边搭着跟身体一样高阔的巨盾,伸手可及之处,一把四丈长的长矛插立在地上,披发四散,在热风中不怒自威。

大羿越走越近,大概在两百步内了,那叫凿齿的巨人戒备起来,或许从没有人类敢这样大剌剌地走过来。凿齿陡然站起身来,高达两丈,他拔出了长矛。

十枚太阳已经落尽,一大片火烧云映着枯黄的原野,红光照亮了凿齿的侧脸。

大羿这才看见那狰狞的面相——下颌阔大前突,嘴角两边,向上各挑出五尺长的獠牙,高过头顶,就像两支角……大羿忽然就明白“凿齿”这名字的来历了。

大羿继续往前走,务成子和逢蒙缩在他的身后。到了一百五十步内,凿齿将矛尖平指,脚尖扭动,拱起背来,像是蓄力欲出。

大羿停下来,觉得凿齿整个人就像一把张开的弓。火烧云熊熊地“燃”在两人之间,像对峙出的火花。

大羿也慢慢拉开了他的弓,弓身伸张弯曲,发出令人齿酸的吱哑声。

凿齿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战栗,那是他陌生的恐惧感,大脚一挑,就将巨盾挑起,砰的一声立在地上,盾沿砸在土里一尺,人整个都缩在了盾牌的后面。

大羿哈哈大笑,没有停止动作,引弓满月。

箭速过快,但逃不过逢蒙的那双鹰眼,不过,他奇怪的是箭射到盾牌上就不见了。只有那扇盾牌墙一般地立在前方。逢蒙忽觉得大神摸了下自己的头,说,去把箭捡回来吧。

逢蒙有些不解,却看见大神甩着手,转身径自向天边的暗红处走去,越走越远。

虽然对大神由衷地崇拜,逢蒙还是有点迟疑,慢慢地绕到盾牌后面,才发现盾牌后一大片血污,在血污之后一百步的地上,插着大神的素箭。

难道凿齿像猰貐一样,在箭下身魂俱灭?只是……素箭是怎么射到凿齿的?逢蒙捧着箭来到挺立的巨盾前,盾面上画着一张饕餮的脸——那是上古时代战神蚩尤的面目,天地间战斗的图腾。饕餮的两只瞳孔上,有两个洞穿的小孔,想必是凿齿用来在盾后观察敌人的。逢蒙惊骇起来,箭就是如此轻易地穿过了手指粗的小洞罢。

务成子那边催了,逢蒙放下心思,去追天边几乎消失的大神。

逢蒙将箭奉还给大羿时,大羿并没有接,忽然说,你想学射箭吗?你有一双射师的眼。

逢蒙心中狂喜,看了眼务成子,务成子示意他赶紧跪下。逢蒙跪地不起,发誓愿一生都追随和供奉射神。

大羿在树林里就地取材,做了两副弓箭,与逢蒙一人一副(帝俊所赐的彤弓素箭可不适合做教学示范),一路上认真教授起箭法来。逢蒙果真天赋异禀,没几日便可射中天空中的飞鸟。

务成子这时却收到了他的同行——其他巫师的神秘传信,巫师们聚会的祭坛桑林,正在遭受浩劫。

顾名思义,桑林是一大片由桑树组成的森林,中心处有一祭台,是历代人类巫师沟通风雨的地方,堪称祈雨的圣地。

三人昼夜兼行,赶到桑林时,发现桑林已被大片推倒,根系暴露,枝叶干枯。倒伏的桑树在密林里就像犁出的巨大沟壑,延伸到森林深处。而看不见的深处,正传来凄厉的野兽的嚎叫,震得林中避暑的飞鸟四散。

大羿看着沟壑的宽度竟有半里,心道,这是头多大的凶兽啊!

三人循沟奔走,来到了桑林的中心,只见满目疮痍。

一座巨大的祭台,已被撞塌了一半。祭台边有一头小山般大小的獠猪,正在被一群巫师带着一支人类军队,结阵围堵。巨猪一身的鬃毛如枪,长嘴拱前两丈,伸出两只一丈多长的獠牙,弯曲如刀,左突右撞,只见林木纷起,士兵被抛向天空……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