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藏药炮制学(基础藏医药学丛书)(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毛继祖

出版社: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基础藏药炮制学(基础藏医药学丛书)

基础藏药炮制学(基础藏医药学丛书)试读:

前言

藏药炮制,是在藏医药学理论指导下,经过长期实践而形成的独具特色的一门藏药加工技术。在藏医药发展的漫长历史长河中,藏药炮制技术是以师徒传承而持续延伸的,研习者必须亲眼见到师傅的炮制操作过程,并且要在师傅的亲自指导下亲手操作,才能准确熟练地掌握这门学科。同时,时代不断向前发展,藏医药学也沿着自身的规律不断向前发展。因此,本书称为《基础藏药炮制学》,其意义就是要让研习者在掌握藏药炮制的基础知识后,还必须反复实践,最好是在老师傅的亲自指导下,亲手细心操作,达到完全熟练掌握藏药炮制这门技术的目的。

研习藏药炮制这门学科,应遵循“继承研发”的原则。所说的继承,就是要以藏医药的规律研究藏医药,全面细致地继承藏药的传统炮制理论知识、技巧方法。所说的研发,就是在继承的基础上,运用现代医药科学技术对藏药炮制进行科学研究,力求使藏药的发展与时俱进,更好地为人类健康服务。继承、研发二者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缺一不可,不可偏废。

研习藏药炮制学这门学科,一定要明确藏药炮制的目的。概括来说,藏药炮制的目的有三:其一,消除或降低药物的毒性;其二,调和药性;其三,增强药物的疗效。藏药中有关消除或降低药物的毒性方面,虽有采药时间、选择适宜的部位入药、方剂中配伍解毒的药物等方面,然而炮制去毒依然是最主要的去毒方法。有些药物,如若不能很好炮制,或者很难发挥药效,或者与他药药性不调和。只有明确了药物炮制的目的,才能研习好这门学科。

研习藏药炮制学,应该了解藏药炮制学的发展史。藏药炮制学是我国历代藏医药学家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逐渐积累和发展起来的一种独特的制药技术,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内容以及独特的方法。只有了解藏药炮制学的发展史,才能全面了解藏药炮制的发展状况,才能加深对藏药炮制的认识,才能研习好藏药炮制学这门学科。

研习藏药炮制学,必须识药。以前的藏医药从业者,无论是曼巴扎仓学习的僧医,还是民间行医的个体医生、藏医学校毕业的医生,皆是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每年外出采药,自采自制自用,在实践中准确无误地认清了药材。第司·桑杰嘉措在拉萨药王山创建的藏医学校——琉璃利众奇慧林曾明确规定,学员必须认识五百种药材才能毕业,很明显将识药放在非常突出的位置。现在情况不同了,有些研习藏药者不认识藏药,并且经常出现一些假药,真假难辨,因此识别药材成了一个大问题。所说的识药,就是要完全了解所炮制药材的产地、生境、生态、采集时间、入药部位、性味功效、毒副作用、剂量等,这些皆属于本草范畴,在此不必烦叙,但是要研习好藏药炮制学这门学科,很有必要读读《藏药本草》。现在许多藏药研究者,只是零敲碎打地研究一两味藏药,这并不是不可以的。但是,对于系统地研究藏药炮制学这门学科的人来说,这是远远不够的,最好要了解入方的全部藏药。

研习藏药炮制学,必须会辨别药材的优劣。现在因受某些因素的影响,对某些药材掠夺性地进行疯狂采挖,毫不顾惜药采其地、药采其时,甚至连尚未长成的幼苗也采挖,于是出现了次品甚至劣质药材。对于藏药炮制研习者来说,在炮制之前必须辨别清楚药物的真伪优劣,最好用现代药材鉴别法检测,假药材与真药材二者的细胞组织结构不一样,而优劣药材二者所含的成分有很大的差别。

研习藏药炮制学,必须精通藏药的各种炮制方法。藏药的炮制方法,分总的炮制法、各药具体的炮制法、特殊炮制法等三类。总的炮制法是各类药物最基本的通用炮制法,各药具体炮制法是每种药各自具体使用的炮制法,特殊炮制法是为了特殊的需要对药物的综合炮制法。对于每一类炮制法,都要精心琢磨,掌握要领,注重每一个细节,才能准确熟练地运用藏药炮制技术。

研习藏药炮制学,还应该懂得藏药的新旧区别。总之,矿物类药物挥发性小因而保存一定时间的药物依然可以入药;树木类药物表皮的成分挥发了但里面的成分仍然保存因而还可使用一定时间;草类药物挥发性强,因而在新药采集后旧药不再使用,新旧药的区分时限是今年采的草药至来年采药的时段内为新药,过了这个时段就成了旧药,旧药的成分失去后则疗效不佳,故不再入药,也无炮制的价值;动物类药物只要不霉变、虫蛀,还可使用一段时间。

研习藏药炮制学,必须严格、准确地掌握藏药配伍的剂量标准。以前藏药典籍中的藏药配伍剂量,皆是以旧市制或藏制计算的。一般是:容量以藏升、藏合、捧、把(握、勺)等计算,一藏升可盛青稞约市制一斤二三两,每藏升为六藏合,即约市制二两,把为一掌指略向内屈所得容量通常当作市制二两,捧为两掌上仰接合手指略向内屈所得容量通常当作两把;重量以斤、两、钱、分、厘等计算,一斤为市制十六两,一两为十钱,一钱为十分,一分为十厘,以公制换算,一市斤为500g,一两为31.25g,一钱为3.125g,余此类推。现在藏药配伍剂量改为公制计算,剂量略有增大,每市斤为500g,一两为50g,一钱为5g,余此类推。藏药炮制的配伍剂量,皆以上述换算方式换算为公制之“g”。此外,必须注意以下两点:①不管怎样换算,必须严格按照配伍比例,比率不可任意改变。②中药药量以每服一剂的剂量计算,藏药以配制一料药或一个疗程的剂量计算,每服的剂量散剂以药匙计算,一药匙约2g上下,丸剂以粒计算,中藏药的剂量算法二者有所区别。

研习藏药炮制学,不仅仅是要继承传统的炮制法,更要用现代药物炮制技术和现代制药技术将藏药炮制推向现代化。当前国内的药物研究是以西药的思维和西药的研究方法为主流,生搬硬套地用这种方法研究藏医药未必妥当。藏药炮制还是以传统藏医药的理论和炮制方法为基础,吸收现代的药物炮制技术和现代的制药技术,将二者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以现代的检测技术测定药物的真伪优劣,以现代的药物分析技术分析藏药所含的化学成分,以现代的药理试验技术证明藏药的确切疗效,对藏药的发展和研制新药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本书较系统地讲述了藏药的基础炮制理论和具体炮制方法。

本书初次编写,因时间较紧,有所遗漏和错误在所难免,希望各位同仁在使用中进行检验并提出宝贵意见,使之在继承传统藏医药学的基础上发扬光大,为人民的健康作出应有的贡献。王智森于北京大学2011年8月24日第一章藏药炮制的发展史藏药炮制起源的确切年代很难断定。一般来说,藏药炮制是随着藏药的发现和应用而产生的。有了藏药就有了藏药的炮制,其起源可追溯到遥远的古代。第一节 藏药炮制的起源与发展

人类为了生活和生存,必须进行劳动生产,必须猎取食物,必须与自然灾害作斗争,因此经常会受到创伤,也会经常受到野兽虫蛇的咬伤。后来人们发现,将某些植物敷在伤口处,或将某些矿物的粉末撒在伤口处,可用来止血止痛,这是人们的本能。这种本能,不仅人有,动物也有,例如二十种愈伤药原是动物为止血止痛而找到的,后来人们发现动物以这些药物愈伤后才使用。所说的二十种愈伤药,即:毒蛇的伤药为川西千里光、枭鸟的伤药为棘豆、麝的伤药为迭裂黄堇、旱獭的伤药为华北景天、猕猴的伤药为白乌头、乌梢蛇的伤药为康定黄芪、大雕的伤药为拟耧斗菜、鹿的伤药为绢毛菊、云雀的伤药为苜蓿、松鸡的伤药为乌奴龙胆、胡兀鹫的伤药为丽江风毛菊、鱼的伤药为穗序大黄、渡鸦的伤药为凤尾七、野人(老猴子)的伤药为水柏枝、马鸡的伤药为猪殃殃、青狼的伤药为木贼、天鹅的伤药为蒲公英、黑熊的伤药为婆婆纳、老虎的伤药为垂头虎耳草、紫雕的伤药为瓦韦。这是一个极有力的说明。

有时误食了某些有毒的植物或动物肉,往往会出现食物不消化,引起呕吐、腹疼、泄泻、昏迷、癫狂、死亡,有时吃了某些植物或动物肉自己觉得病痛减轻或消失,天长日久,日积月累,这种感性知识积累成经验,这些经验便成了最初的药物知识。随着经验的积累,药物知识也不断增多和加深。通过将这些天然药物进行一定的采集,除去杂质,清洗干净,晒干保存,用时劈成碎块,或者砸磨成粉末,这些皆是最初的简单加工。

自从人类使用火后,不仅用其防寒取暖,更重要的是烧、烤、煮食物。食物的加工炮制使生食变熟食,并且从饮用凉水变为饮用开水,对人体的健康有极大的促进作用。例如藏医中的胃寒未消化证,饮开水后症状缓解或消失。藏药炮制的源头就在于饮食从生变熟,早期的药物炮制主要是用火加工炮制,从而逐渐形成了藏药炮制的雏形,也可以说由饮用凉水改为饮用开水为藏药炮制的初始。第二节 古老的传说

藏药炮制在青藏高原的发展,有许多不同的说法。但是,有些说法是大多数学者认可的,即在苯教时期开始发展,佛教传入后有了新的发展。

在佛教未传入雪域高原的漫长年代,西藏的原始宗教苯教早已盛行。那时藏族地区虽无普遍通行的文字,但藏医药文化随着社会的发展而继续发展着。医疗知识和药物炮制技术知识往往是“口耳相传,代代接替”,保存在民间,发展在民间。那时的雪域先民们,尤其是老年一代已掌握了一些防病治病和药物炮制以及用药等方面知识,懂得“调节饮食治病,融酥治伤止血,酒糟敷疗疮伤”等。“融酥”和“酒糟”的出现,充分证明了藏药的炮制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既然有酒糟则必然有酒,酒的发明和应用对人们的生活和医药发展有重大的意义。酒可以饮用祛寒祛风,外用搽涂可以消肿,尤其用来炮制药物,极大丰富和拓宽了药物炮制的内容。

夏日札巴扎西坚参著的《善言宝库》中记载:“苯教祖师兴饶的门徒杰布赤西依据《甘露诊疗九经》撰著了《治毒永固聚》。”有些人认为是藏药炮制的最初论著。

松赞干布统一青藏高原建立吐蕃王朝以前,雪域高原的藏族地区还是一个由众多部落星罗棋布般组成的雪域高原的社会。从觉吾·伦珠扎西和达莫门然巴·洛桑却扎著的《宇妥·云丹衮波传》和第司·桑杰嘉措著的《医学总纲·仙家盛宴》以及众多的史籍记载中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传说:到了吐蕃第二十八王妥妥日年赞(生于公元374年)执政时期,西部一个部落的拍吉尕吉医生和拍拉尕泽医生,有一天来到卫藏地方的一个村庄,看见一位二十来岁的姑娘,背着一位生病的壮年妇女将她送出门去,一问得知是阿妈生病不能留在家中要送出门去,在两位医生的劝阻下那位姑娘将阿妈背回了家,两位医生治愈了阿妈的病。那位姑娘到处传扬说:“藏地来了两位治病的神医。”消息传到藏王的耳中,便派人将两位医生邀请到雍布拉岗王宫,盛情款待后希望两位医生留下,将该地的众生救出病海。两位医生答应了吐蕃王的请求,住了两年,招徒传医,传授了《养生医诊五经》,即诊病切脉经、生活饮食经、内治药物经、外治针灸经、疮伤外敷经。这些医经中,包含了药物的炮制。

这两段记载并非当时的文字记载,而是后人们依据传说追记的,也无实物佐证,是否反映当时的实情姑且不论,但却从一个角度反映出这一时期内藏药炮制在不断发展着。第三节 雨后春笋般的藏药炮制法

吐蕃第三十三王松赞干布于公元629年统一了雪域高原,建立了强盛的吐蕃王朝,政治局面稳定,促进了经济、文化的发展。土弥桑布札改创了藏文,文化典籍才能用藏文记载下来。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联姻、赤松德赞和金城公主联姻,密切了汉藏民族的关系,加强了文化交流,汉医药医术和天文历算传入西藏。随着佛教传入雪域高原和佛经的翻译,天竺医药佛医典籍也随之传入。尤其是松赞干布和赤松德赞延请四方的名医在吐蕃行医济世,传授医药之术。这一时期,雪域高原的藏医药学,在注重发展自己医药的同时,广泛吸收四周各民族的医药医术,荟萃其精华,一时间雪域高原的藏医药学长足发展起来。当然,四方的医生也将药物炮制技术带进吐蕃,促进了藏药炮制的发展,藏药炮制技术提高极大,真如雨后春笋般地生长着。

索南坚赞著的《吐蕃王统世系明鉴》中记载:文成公主带有“治四百零四种病的图方百种、诊断法五种、医疗器械六种、(医学)论著四种。”《新唐书·吐蕃列传》中记载:“吐蕃王遣尚赞布名悉腊等迎公主,帝念公主幼,赐锦赠别数万,杂伎诸工悉从。”《吐蕃王统世系明鉴》中也记载:公主带来“工伎书籍”。工伎中包括医生,书籍中包括医药典籍。翻译大师白若杂纳受赞普派遣往天竺各地学习佛教经法,尤其是他在迦湿弥罗著名学者达瓦恩噶尊前听受了许多医学论著,返回吐蕃后除了弘扬佛法翻译了多部佛经外,特别是出色地翻译了著名的医学论著《甘露精义八支秘诀》、《药诊诸种要诀》。这些记载有力地说明了汉医药学和天竺医药学传入吐蕃,当然药物炮制也同时传入,并与藏医药融合吸收。

吐蕃王朝时期,有了通行雪域高原的藏文,藏药的炮制方法散载于翻译的医药典籍和医家们撰著的医药典籍中,一个显著的特点是结合方剂详细讲述方剂中所需药物的炮制方法。

五台山山人文殊师利讲述的《月王药诊》,据记载是一部汉文医药典籍,传入天竺后又经龙树论师修订,从公元7世纪中期至8世纪中期,先后从汉文、梵文三次翻译成藏文。白若杂纳和摩诃衍那共同将汉文版的《月王药诊》译成藏文,现在看到的藏文译本就是这次的译本,即第三次藏文译本。可惜此书汉文本已失传了,幸喜藏译本保存了下来。该书中记载了一些药物的炮制方法。例如:第五十三章硫黄配法中记载,“土药硫黄再配伍,喜马拉雅紫茉莉,配制药糊治脉病、精腑病和黄水病;配伍三倍水和乳,再配酥油一十两,制成药糊治合病。”第五十四章岩精滋补配法中记载,“岩精配制方法是,土少轻者质最佳,土多质重品位差,先在水中搓揉洗,倾取清液泼去泥,熬膏收存入药用。”第六十五章胆病治法中记载,“诸药研磨成细粉,鹿或马驴脂调涂。”第八十章药糊剂中记载,“囫囵诃子一百颗,牛奶浸泡一昼夜,黄牛尿中泡三天,结血蒿灰水中泡,再用麦酒泡三天,然后滤取麦酒液,调入红花、天竺黄、丁香、草果、白豆蔻、木棉花和红檀香、藏马兜铃和肉桂、沿沟草和诃子粉,再加蜂蜜两普服,治疗肺病和浮肿、肾性水肿膀胱病。”所说的药糊、水中搓洗、熬膏、研磨成细粉、牛奶浸泡、黄牛尿泡、灰水浸泡、麦酒浸泡、滤取汁液等,都是藏药炮制方法。

8世纪中叶,白若杂纳编译了藏医药史上的第一部本草《妙音本草》,希瓦措(贤达格卡)编译了《度母本草》,前宇妥·云丹衮波撰著了《宇妥本草》,三部本草,《蓝琉璃》中称之为“藏药图鉴”。在这些本草中也有一些藏药炮制的记载。例如:《妙音本草》的棱砂贝母这味药中记载,“秃顶加蛋黄乳酪、再加硼砂和面粉,制成糊剂敷头疮,治疗秃顶不复发”。《度母本草》的马蔺这味药中记载,“根子捣细配蜂蜜,涂敷颜面消雀斑;三种马蔺烧成灰,配熊脂猪脂肾脂,涂敷白发变黑发”;瑞香狼毒这味药中记载,“根子捣碎配酥油,酒中煎煮取汁液,丝箩绸布过滤后,装入膀胱罐肠器,灌肠清除胃寒隆,培根滞聚和虫病,泻药滞聚皆引出”;佛手参这味药中记载,“根茎研粉酒奶煮,能够治疗肾寒病,能与妇女行房欢,增大金刚宝之力,精种分泌分外旺,明心壮阳滋补药”;莨菪这味药中记载,“叶片捣泥敷伤口,任何创伤不肿胀,人和牲畜皆可用”。所说的糊剂、捣细、烧成灰、捣碎、酒中煎煮、过滤、研粉、奶煮、捣泥等,都是藏药炮制方法。

松赞干布和赤德松赞执政时期,藏医药文化蓬勃发展,吐蕃医药人才辈出,造就出一位伟大的藏医药学家前宇妥·云丹衮波(公元729~853年)。他出生在藏医世家,从小就随父亲行医,先后前往天竺、汉地五台山,游学行医,在许多名师尊前聆听学习了许多医药典籍和医术,学问渊博,医术高明。他在工布曼隆沟修建的寺院(医明学院),培养医生,加工药材,炮制成药,行医济世。他以吐蕃医药学为基础,并以四方游学的渊博医药知识,博采汉地、天竺和各方的医药学,参考《甘露精义八支秘诀》、《月王药诊》等许多医药学名著,历经十年的日日夜夜,呕心沥血,撰成了名传千古的医学巨著《四部医典》。《四部医典》为藏医药真正成为一门医药科学的标志之作,堪称集藏医药之大成。《四部医典》中对一些药物的炮制也有一些记载。例如:第二十四章天花疫病治法章中记载,“对于脓肿如牛颈的天花,药用犀牛皮、黄牛颈部的皮烤黄、豆面煅灰制剂,与总治法的药方交替使用,令其干涸。”第三十章耳病治法章中记载,“耳流脓,搽涂药物后,用棉花球擦拭,或者油疗后泻耳,药用川木香、萝卜、斑蝥、硇砂、鲜姜研细用绸布滤汁,再加菜子油文火微温,早起将药汁滴入耳中,用狗毛、面团、新布堵塞,刺激耳道向外泻出疾病。此法能治耳朵流脓和耳朵阻塞。或者,药用硇砂、藏菖蒲、丝瓜子、大蒜、川木香,等分配伍,研成细粉,羊毛包裹,大蒜水中浸泡后,挤取汁液滴耳”。第三十三章瘿疣治法章中记载,“药酒,各种动物喉结、干姜、鱼肉、六良药、肉桂、碘盐、川木香、毛瓣绿绒蒿等配伍,水煎,加酒粬发酵后,按照饮料服用”。这些方剂中,出现的烤黄、煅灰、滤汁、文火微温、研成细粉、大蒜水浸泡、挤取汁液、加酒粬发酵等,皆是藏药炮制方法。《四部医典》中关于藏药炮制最突出的一点是将各种方剂的加工炮制作了概括的综述。例如,《后续续》的第四章散剂章中记载,散剂的配制法是“一般药物用量相等,主药之量需加大。角类药物砂烫至酥脆。坚硬的角类药物,须事先磨碎,才能入方剂。带有油脂性的药物,最后入方剂。为了提高药效,散剂用药必须研细如粉”。第九章膏剂章中记载,“膏剂的熬法:首先将药物洗净,砸碎,用水熬煮,过滤后,放入干净的陶器内,不断搅拌,煎煮至煳状,放在石头上晾干,搓成块状,即成。不要将陶器边的焦煳混入器内”。第十一章珍宝剂章中记载,“治疗热性疾病的配方:将金、银、铜、铁,锤打成蜂翅般的薄片,切成碎块,放入坚固的器皿中,注入水银,加硼砂、硫黄,严密封闭容器,用火煅至粉状。”这里所说的砂烫至酥脆、磨碎、研细如粉、洗净、砸碎、熬煮、过滤、搅拌、晾干、不要将焦煳混入、锤打成薄片、切成碎块、火煅至粉状等,皆为藏药的炮制方法。

总之,吐蕃王朝统一青藏高原时期,藏医药蓬勃发展,当然藏药的加工炮制就大有发展,达到一个新的阶段。第四节 曼巴扎仓为重点的藏药炮制

公元838年赤达玛乌冬赞普继任吐蕃王,在位期间极力排斥并下令废除佛教,除彼时除青、康和阿里之外,卫藏地区佛教受到严重破坏。842年赤达玛被僧人拉隆拜给多吉刺杀,吐蕃王朝统一之局面从此崩溃,陷入长期分裂。因此,藏医药的发展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生于阿里谷格恰汪热纳的仁钦桑波(公元958~1055年)为藏传佛教后宏期诸大译师之首,翻译了马鸣论师著的《八支集要》和迦湿弥罗学者达瓦恩噶著的《集要广注·词义月光》等医学著作。公元21世纪以后,随着藏传佛教在西藏的复兴和发展,随着西藏分裂的重归统一,藏医药也随之发展起来了。

随着藏医药的发展,藏药的加工炮制也发展起来了。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龙树论师著的《草药龙须根炮制法》、《珍宝药物次第》、《水银炼制法·宝鬘论》等药物炮制学的专著翻译成了藏文,从此藏药炮制有了译文专著,这对藏药的炮制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前宇妥·云丹衮波的《医学四续》问世以来,藏医药学的著作多以解释《医学四续》为主。公元15世纪时,藏医药学出现了绛宿两大学派的争鸣。绛巴派的代表人物为绛巴·囊杰札桑,著有《八支集要·如意宝珠》一百二十卷、《本论注·议义明灯》、《释论注·甘露河流》、《后论释难·万想如意》等。按照他的见解对《医学四续》进行解释和对药物进行识别的一派藏医药学家,称为绛巴派,也称为北派。宿喀派的代表人物为宿喀·娘尼多吉,著有《医学四续广注·水晶彩函》、《四续问难·银镜》、《珍宝药物形态识别》、《药味·铁鬘》、《甘露宝库》等。按照他的见解对《医学四续》进行解释和对药物进行识别的一派藏医药学家,称为宿喀派,也称为南派。两派对药物的识别不同,对药物炮制方法也就有些差别。两派学家的争鸣,对藏医药的发展是有益的。

经过绛宿两派的争鸣,产生了一部影响深远的巨著《医学广论药师佛意庄严四续光明蓝琉璃》,通常简称为《蓝琉璃》。公元1688年,第司·桑杰嘉措开始撰写《蓝琉璃》,于次年圆满完成这部巨著,公认为是诠释《医学四续》的最佳释本。同时,邀集西藏的著名藏医药学家和著名神笔画师,经过再三研讨,绘制了《医学四续图解》七十七幅卷轴画“曼唐”,确是藏医药的瑰宝。《蓝琉璃》除了对《医学四续》逐章逐句逐字的详解外,尤其对难点疑点有不同见解之处皆给予明晰的解释,同时更为可贵的是,对藏药的加工炮制作了比《医学四续》更加详细的解释。在《医学四续图解》的曼唐中,除了系统、概要、显明、准确地体现《医学四续》的内容外,特别对常用的藏药彩绘了惟妙惟肖的图形,并且尤为可贵的是彩绘出藏药加工炮制设施和加工炮制的图形,这对藏药的识别、采集、加工炮制有极大的作用。

公元18世纪时,杜玛格西·丹增彭措(公元1672~1727年)于杜玛·洒杰寺撰著了医药学名著《晶珠晶鬘》,通称《晶珠本草》,详明论述药物分类、味性、功效和名称。《晶珠本草》中收载的药物按著者本人在本书末尾的说法,“如是分为十三章,分别一一讲明白,本性虽是一样的,然而内分且相异,九百一十五种药,各药性效须记清”。按照本人如是之说,《晶珠本草》收载了九百一十五种药物,是当时收载药物最多的本草。至于说《晶珠本草》中收载一千二百种、二千二百味药物的说法,是不确切的。他还撰著了《实用制药程式选集·普照日轮》、《医药异名释要》等,对藏药的识别和加工炮制有其重大作用。特别是《实用制药程式选集·普照日轮》,总结了世世代代藏药加工炮制的经验,精选了各种藏药的炮制方法,对藏药炮制的设施、药物、规范、标准、操作要求、注意事项等皆有明确的要求,堪称为第一部藏药炮制专著。

藏传佛教后宏期,藏族地区建立了许多寺院,在大的寺院皆建有曼巴扎仓即医明学院,研究藏医药学、培养僧医、行医治病,也成为藏药炮制的重点场所。拉萨医算院建立后,一直是藏医药的中心。广大藏区众多的藏医,在行医治病的同时,也在加工炮制藏药。于是藏药的炮制有了普遍的发展。第五节 欣欣向荣的藏药炮制

新中国成立以后,在党和国家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实行民族区域自治,人民翻身当家做主。藏医药界的老学者们,为藏医药的发展,更好地为人民的健康服务,作出了很大的贡献。1986年前后,了义班智达·楚如堪钦·才朗,他的《精通医疗精华》和《大炼洗的实践》等成为藏药炮制学的精华,单一密传也不保密,公开传授,发扬光大,为藏医药的持续发展,功绩卓著。藏族著名学者强巴赤列先生,尽管他先后担任繁忙的领导工作,但始终不忘自己为一位医生、一位学者,把主要精力放在促进藏医药事业的发展上,放在为病人精心治病这一医生的天职上,他在百忙中撰著的《医学四续形象论集》、《藏医诊治学》、《藏医祖传宝串学》、《中国藏医》、《藏医医学四续八十幅曼唐释难·蓝琉璃之光》等,对藏医药学的持续发展,功绩卓著。还有众多的藏医药学家和藏医,通过辛勤的工作,贡献不小。

尤其改革开放以来,藏医药有长足的发展,藏药的加工炮制也出现了欣欣向荣的景象,也在朝着现代化的方向探索前进。所有藏族居住的地区皆建立了藏医院,寺院原有的曼巴扎仓继续行医,经过考试合格的民间藏医也可行医,他们所用的药材,本地不出产的就从市场购买,本地出产的则依然是自采自用,加工炮制依然继承了传统的方法。先后建立了西藏藏医学院、青海藏医学院、甘南藏医学校等大专院校,培养了大批藏医人才。各地先后建立了藏医研究所等科研机构。这些单位除了研究传统的藏医药外,藏药的加工炮制仍然继承了传统的方法,同时也在摸索现代的加工炮制技术。

近年来由于藏医药的火热,原非搞藏医药研究的人员,也以西医的思维方式和西医的研究方法研究藏药。不过现代的鉴别技术、药物分析、药理实验、制剂技术等,对藏药的研发和现代化是非常需要的,只可惜没有与传统的藏医药自身的规律有机地结合起来。打个比方,马列主义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才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为何现代的科研技术与藏医药的实际结合不起来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近些年来,各地建起了规模大小不同的藏药厂。工厂化的藏药生产需要大量的藏药材,这些藏药材几乎全从市场采购。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对藏药材是竭泽而渔掠夺性地乱采乱挖,破坏了环境,贻患无穷,有些藏药材已很难采到了。有些藏药材没有长到应采的时间,有些非时采挖,有些非地采挖,原药材的质量不合格,无论怎样加工炮制疗效甚微,根本谈不上炮制。对于众多的藏药厂,总体来说是要赚钱的,但情况并不一样。一部分藏药厂有人才,有技术,按传统的藏药炮制方法加现代化的技术组织生产,产品质量可靠。一部分藏药厂既无人才也无技术,并未按藏药的传统方式加工炮制,只是为了牟取暴利,大量生产一些不合格的产品,既耽误了患者的疾病又败坏了藏药的声誉。现在的藏药市场基本饱和,产品销售不出去,因此加强藏药的加工炮制生产出疗效好的藏药是一条出路。概括要义

本章概括地简述了藏药源远流长的加工炮制史,诚心诚意研习和生产藏药的人,应该好好地了解藏药的加工炮制史,扎扎实实地研究并掌握藏药的加工炮制技术,对藏药生产必有益处。第二章藏药的入方概况第一节 了解藏药入方率的意义

有人说藏药约有四万多味,究竟是哪些药,很难一一说清楚。一般藏药方剂中,入方藏药有多少味,究竟是哪些药,一时也难说清楚。若要说明白,只有尽量多搜集过去和现在的传统藏药方剂进行翔实的统计。各味入方藏药统计后,计算出各味藏药的入方率,这对藏药的采集、营销、加工炮制、药厂生产、教学、科研等,皆很需要。一般来说,入方率高者用量大,是常用的重要药材;入方率低者用量较小,是不常用的药材;入方率越来越低者用量也越来越小,一般是不常用的药材。

对于采药者来说,入方率高者宜多采,入方率低者要少采,这样药材就容易售出,有较好的经济利益,不会造成药物资源的浪费,有利于药物资源的保护。

对于经营药材生意者来说,入方率高者用量大而销售快,有利可图;入方率低者容易滞销,造成积压,要进货少一些。

对于加工炮制者来说,入方率高者为用量大的药材,是加工炮制的重点,宜研究加工炮制的新方法,提高技术水平;入方率低者为不常用药材,一般加工炮制也用得较少。

对于藏药厂的生产来说,藏药药材的采购、仓库的储存、药材的加工炮制等更为重要。如若药材加工炮制得好,就能生产出疗效好的药品。

对教学单位来说,无论教学内容、药物鉴别、药物检测、药物分析、采药实习、标本制作等,皆应有主次,当然应以入方率高者为主,入方率低者次之,教学才会结合实际,提高教学效果。

对于科研人员来说,应以入方率高的药物为研究重点,入方率低的药物次之,避免随手抓一种药物,不管用处大小,忙忙碌碌地研究一番,写篇论文或研究报告,获得一些成果,锁入抽屉,万事大吉。如若抓住了重点药材研究,才会有真正的成果,才对藏医药的研发有所裨益。

藏药入方率的统计,虽是一件烦琐枯燥之事,但既然有上述的这些作用,何乐而不为之呢。第二节 藏药入方率的统计

藏药入方率的统计,我们先后进行了两次。第一次统计了六省区会议商定的《藏药标准》和《中国医学百科全书·藏医学》中所载的1149个方剂的883味藏药,第二次统计了50部藏医药经典和上述二书中所载4500个方剂的1113味藏药,算出入方百分比,并按百分比排序。两次统计相比较,第二次统计的方剂多,藏药的味数也增加了230个,入方率略有大的变化,排序也微有变化。由此可见,统计的方剂越多越仔细则入方率越准确,这项工作还需继续搜集藏药方剂进行统计。现将第一次统计的常用藏药入方率附载于下表。常用藏药入方率统计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续表

本表中所列的药名,因一种药物分不同的部位和不同的炮制方法入方,所以一个药名会出现几次,其实虽是同一种药但药味不同,故按不同的药味对待,未加合并,仍然保留其药味名称。第三章藏药总的加工炮制方法

藏药的加工炮制,是根据临床治疗、配制药剂的需要,对药物进行各种加工处理的技术。加工炮制的目的是为降低药物毒性,消除副作用,改变或缓和某些药物的性效,增强某些药物的功效,提高临床治疗效果,以及便于配制药剂,便于贮存保管等。藏药的加工炮制颇具特色,有些药物的加工炮制非常独特。藏药加工炮制,分为一般炮制方法、单药材具体炮制方法和多种药材混合的特殊炮制方法等类。

本章先说藏药总的加工炮制法。常用的有:绿打、揉搓、拣、筛、簸、刮、洗、漂洗、泡、去核、去毛、去翅、劈、切、砸、碾、捣、干磨、湿研、熬膏、炙、煮洗、蒸、单炒、砂炒、炒粮焖、面埋、酒炒、发酵、焖煅、火煅、草皮火锻、炸、烤黑、烤黄、燎黄、淬、取油等。绿 打《晶珠本草》中记载,“关于绿打,是指有关草药采集后,待微蔫,用棒略捶打使其不失药效而气味更浓”。说得很清楚,不需要多解释。揉 搓

有些药物经不住捶打或容易断碎,待微蔫后用手揉搓。《晶珠本草》中记载,“可将手洗干净,略微揉搓,使其绿液外渗。如若不绿打或揉搓,让其自行干燥,就如同枯草,失其气味和功效。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药物干净卫生,不要让口涎和手垢混入药内,这点尤其重要”。保持药物干净非常重要,如若不干不净上品之药也会变成污秽。拣

所说之拣是将药物挑拣,除去不需用的部分和杂质。例如:矿物药寒水石,要除去石表的土垢和混杂的其他石类,选用纯净的寒水石;树木类药物檀香,要除去皮层部分,只用单一的木质;花要除去花被花梗,果实只用净果。筛

所说之筛,是将药物放入筛子中晃动旋筛,分出粗细,筛去灰尘土沙的一种方法。这一方法,在药物加工炮制中作用很大,用得最多。例如:盐和石类药物,在锅中炒前,要分出粗细;草类药物等混有土沙和尘垢,水风皆难分开时,可用筛法除去;药粉中,掉入药帚的短毛,很难拣取出来时,宜用筛箩筛除。簸

所说之簸,是将药物放入簸箕内,上下扇簸,簸去质较轻的非药用部分和杂质以及干瘪的劣品。例如:作物类药物青稞,要簸去壳芒秸叶,只用纯净而饱满的青稞籽粒;胡麻,要簸去壳叶,只用干净的籽粒。刮

所说之刮,是用刮刀刮去或用锉刀锉去非入药的药物外表粗皮毛刺。例如:植物药小檗,要刮去外皮和刺,剥取中皮入药;悬钩木要刮去外皮和刺,只取木质部入药;宽筋藤也要刮去外皮才入药。洗

所说之洗,是用清净的凉水、温水或酒等,洗去药物表面的脏物泥土油垢。例如:铁等的油污,用净水煮洗;蛇肉的尘垢,要用酒水泡后,反复用净水洗,并且须洗净内脏。漂 洗

所说之漂洗,是将药材在清净的流水中涮洗,或放在较多的清水中荡涤,或多次换水漂洗,以清除杂质和较弱的毒性。例如:硫黄要夜以继日地放置在流水中冲洗;高山风化硬石膏、钙质结核需漂洗至无泡沫,泡沫消失后还需漂洗半小时,才能完全洗出其毒。淘

所说之淘,是将药材置于水中,倾去上层混有杂质的水液,取出下层的沉淀物,使其干燥后备用。例如:动物类药物的胡兀鹫粪,置于容器中的清净水中,摇动几下,倾去上面的水液,取出沉在下面的鹫粪,晒干即得。泡

所说之泡,是将药材置于清净的水中,或者置于其他药物熬制的水中浸泡,以除去毒性。例如:将矿物类药物铁屑加入用诃子熬成的药汁中,浸泡七天,铁毒已除去,使其溶融,则易于加工。去 核

所说之去核,是用有些果类药物配伍有些方剂时,需要去核,只用果肉入药。例如:诃子、毛诃子,用适当的工具将果打碎,去核取肉,或者用水浸泡去核取肉。有些药物,只用果仁入药,也要去核取仁。例如:核桃仁、桃仁、杏仁,要用适当的工具砸破硬核,去壳取仁。去 毛

所说之去毛,是因其毛有毒害,入药时必须去毛。例如:植物类的马钱子,入药时须除去毛。去 翅

所说之去翅,是因有些昆虫的翅有毒不宜入某些方剂,入药时要去翅。例如:斑蝥外翅的下面有薄如蜂翅的白色中翅,毒性很大,去除后方可入药。劈

所说之劈,是用刀斧将大块药材劈成小块,则便于干燥,便于加工炮制。但要注意,挥发性大的、散发香味的药材,不可早劈备用,只有在用时劈碎入药,不然会降低药效。例如:树木类药材文冠果木可劈碎备用;白檀香则不宜劈碎备用,只宜在用时劈碎即用。切

所说之切,是一些根茎类药物,块大,含水量大,不易干燥而易霉变腐烂,需要切片晒干。例如:大黄、萝卜,块大难干,为防腐烂,可切片晒干。砸

所说之砸,是将一些坚硬的石类药材,或者一些外壳坚硬的其他药材,难同其他药材一块研细,也难分开剂量多少,需要提前单独砸碎成小粒,去毒后研细,再与其他药配伍。例如:磁铁矿石和针铁矿石、代赭石等,皆要提前单独砸碎成大小如同青稞粒的颗粒。碾

所说之碾,是将比较量大的药材用石碾或铁碾碾压粉碎,然后配伍入药,或者再研成细粉入药。例如:植物类木质药物沉香,木质不甚坚硬,可以直接碾碎入药,或者碾碎后再研成细粉配入丸剂。捣

所说之捣,是将不易与同剂的其他药味一块同时煎出汁液的少量药材用石臼或铁臼捣碎入方。例如:肉豆蔻、草果等,在配入汤剂时,捣碎入方,才可与同剂的其他草药同时煎出汁液。捣碎与碾碎的作用基本相同,仅是剂量多少的差别而已。干 磨

所说之干磨,研磨法分干磨和湿研两种。干磨是研磨法之一,有些药材质硬,按临床要求需要干磨成极细的粉沫,例如矿石类药物、角类药物;某些贵重药材碾捣再粉碎时易飞扬损失,需干研成粉再入药,例如麝香、克什米尔红花等,皆要干研成粉再配入方剂。湿 研

所说之湿研,是将药物放入乳钵中,加适量的液,不断研磨,使之研成极细的悬浮液,然后将悬浮液倾入另器,再将残渣继续研磨,将几次的悬浮液合并,静置沉淀,倾去上层清水,将沉淀物干燥即得,例如:朱砂、红珊瑚等。熬 膏

所说之熬膏,是将药材切碎,加水煎煮后,滤出药汁,添水再煎,反复三次,待药物的有效成分完全溶于水中,去渣,合并三次药汁,文火煎熬,浓缩至挑起挂线,药膏冷却后不粘手为度,收膏。例如:岩精膏的熬膏、沙棘膏的熬膏。炙

所说之炙,是将药材与液体辅料如青稞酒、蜂蜜等适量混合,共同加热至干,使辅料炙入药材中。例如:寒水石的一种炮制法,先将寒水石用盐拌炒,再加青稞酒,将容器盖严,文火加热,使酒炙入寒水石为度。煮

所说的煮,是将药材置于水中煮,或加其他药材共煮,以去毒性,增强药效。例如寒水石可加清净的水煮,又如黄精、天冬、白狼毒等也可用净水煮。有些药材要用奶煮,例如马钱子可放入牛奶中煮。多种矿物药可加白乌头(如矿物药材50g加白乌头水煮液500g)之药液共煮之。珍珠、红珊瑚、石决明等,需要加忽布筋骨草、贯众、诃子、明矾、藿香、白贝齿、沙棘果等七种药物共煮。煮 洗

所说之煮洗,与上面所说的煮法不同。煮洗是用水的热力促使药质成熟,并使此药力之外的垢秽杂质排除出去,有时还要把这些垢秽杂质用另外的清净之水洗净。例如:水银煮洗、铁类和石类药物水煮去毒。蒸

所说之蒸,是将药材切碎,加忽布筋骨草、贯众、诃子、明矾、藿香、白贝齿、沙棘果等七种药共蒸。例如:炮制羊肝,即用此法,蒸熟为度。单 炒

所说之单炒,是为药物增强热力改变其性,将此药切碎,不要任何佐药辅料,放入铁锅中加热拌炒,有炒热、炒至冒热气、炒至不焦之别。例如:海金砂(金礞石)、火硝、寒水石等,胡兀鹫粪也用此炒法。砂 炒

所说之砂炒,是将河边的没有泥土的干净细砂在铁锅中猛火加热,使砂粒疏松发烫,再放入药材,不断翻动搅拌,药材散发出气味,逐渐变黄,变得酥脆,各种药材按各自的要求标准与砂混炒。例如:刀豆、大托叶云实、蒺藜、藏羚羊角等。炒粮食热焖

所说之炒粮食中热焖,是将药材埋入炒热的粮食中去毒。例如:将斑蝥埋在炒热的青稞中热焖一会儿,白狼毒埋在炒热的青稞中热焖待变凉后取出。面 埋

所说之面埋,是将一些药材埋入面中去毒。例如:在清泻方剂中,将巴豆剥去壳皮和去心后埋在面粉中炮制。酒 炒

所说之酒炒,是一些药物用酒炒制,以增强该药的锐性。例如:佛手参粉碎成粉后,用酒炒制。发 酵

所说之发酵,是有一部分药物以水火效能加工后,分别放置在凉热相应之地方,在一定的时间内不让风吹,使其发酵,让药物的性效完全成熟。例如:五甘露酒粬须放在温暖的地方保温发酵;糌粑酒需保温发酵;大蒜制剂须放在青稞堆中捂许多昼夜。焖 煅

所说之焖煅,是将药材装入耐火的陶罐或铁锅中,上扣一口小锅周围用加盐的黄土泥密封,不使漏气,放置在火上焖烧,先用小火,后用适当的火烧,焖煅一定的时间,药物焖烧成存性之炭。用陶罐焖煅者,待罐底呈现灰白色时,即为烧透。用铁锅焖煅者,可在锅顶贴一块白纸或放几粒小米,待变成焦黄色时,即为烧透。此法适用于一些烧炭存性的药材。例如:黑冰片、牛尾蒿炭、小叶杜鹃、铁线莲等。火 煅

所说之火煅,是为去除一些药物重润、潮湿之性,将药材放在无烟炭火上煅烧至适宜的程度变成白色。不要风吹受潮,晾冷保存。有些药物需要另加一些药物或辅料进行煅烧,以消除、降低毒性或副作用以改变或增强药物的性能。例如:鹿角、贝齿、水银、寒水石等。草皮火煅

所说之草皮火煅,是一些煅灰方剂不宜用炭火煅烧而宜用草皮火煅,所说的草皮即在草滩用铁锨连草带根翻起的土块片,晒干后生火即草皮火,用此余烬热灰焖煅成煅灰药剂。例如:治疗培根隆并病的和缓灰剂。油 炸

所说之油炸,是将某味药物在油中炸,以增强该药的功效。例如:将红头麻雀和食稞麻雀的任何一种掏去内脏,将药物装入腔内缝合,在牦牛奶酥油中煎炸,晾干研粉。烤 黑

所说之烤黑,是将一些药物外涂辅料在无烟炭火上烤至皮发黑去毒。例如:紫雪鱼未腐烂虫蛀的干肉涂敷麝香在炭火上烤至皮肤发黑。烤 黄

所说之烤黄,是为改变药物本身的颜色或本性,不要直接接触火焰,在火上借火的热力烘烤至黄。例如:刺猬的刺、水牛角等。燎 黄

所说之燎黄,是指一些翎毛在火上燎黄,以去除毒性、便于入药服用。例如:孔雀翎、猫头鹰翎、鸬鹚毛、蛇皮等。淬

所说之淬,是将药物在炭火中烧红后,立即投入冷水中或牛奶、酒中淬火。例如:寒水石、石灰石等。取 油

所说之取油,是凭借火力用特殊的火炼取油的方法,提取一些方药或一些药物之油。例如:甘露油、骨油、檀香油等。第四章矿物类药物的炮制方法矿物类药物的具体加工炮制方法,分珍宝药物的加工炮制方法、矿石类药物的加工炮制方法、土类药物的加工炮制方法、盐碱类药物的加工炮制方法。第一节 珍宝类药物的加工炮制方法

珍宝类药物通常分为可熔性珍宝药和不熔性珍宝药两大类。珍宝药的具体加工炮制方法,分热制和冷制两类,热制即煅灰炮制方法,冷制即不需煅烧的直接炮制方法。热制也称为八金煅灰法,所谓的八金为金、银、铜、铁、锡、黄铜、红铜、黑白铅等八种金属,但是现代的藏药中所用的金属药不仅仅限于这八种金属,还增加了一些品种,同时对药物种属的归类也有些变化,因而这节所述的珍宝药物也增加了几味药物。一、珍宝药热制煅灰加工炮制程序

煅灰类药物的加工炮制程序,分先行准备和正行煅灰两项。先行准备

先行准备分煅灰罐、冶炼炉、燃料等,其中最主要的是煅灰罐。

关于煅灰罐的制作原料和制作方法,皆有严格的要求。《实用制药程式选集·普照日轮》中记载:“煅灰具体炮制法,分为先行和正行。先行准备炮制罐,做罐土料要配好。煅灰药物热配伍,几道工序须作好。炮制罐须难烧裂,土料分为白与黑。白者色似天竺黄,混杂石棉如血肉,破碎非土也非石,形质如同片岩类,依质分为上和中。黑者青黑似炭粉,一种颜色淡青色,具有光泽杂银丝,二者质地为上品,状似片岩为中品,如同胶泥为下品。黑白二者之上品,单一做罐能耐火。其他皆要配辅料,混配炭粉和马粪,一般用土一普量,炭粉等量也一普,雨淋变色白马粪,混配之量为半普,总之土质需标准,混配质量需达标。土不易裂加辅料,炭粉马粪需增量;延伸性短裂碎块,必须加大马粪量;若要土质散化时,需要混配山羊粪;如若散化歪斜时,需要增大炭粉量。其实牢固在土石,羊粪炭粉不散化。延伸性差纹短时,马粪能增加延伸性。如若出现裂口时,土炭盐粉配泥抹。配伍标准需合格,研细水调成稀泥,太阳下面晒三天,反反复复调均匀,干后无沙无疹粒,如酥似胶又如墨,才合调制之标准。按照所需塑泥坯,内塞绵软内垫物,去湿炭粉使里里外外都光滑,拍板拍打无薄厚,罐口平整用刀切,晾至干透炭火烧,烧至发白为烧透。需用盖子用泥塑,土料需与罐相同,添加炭粉盐羊粪,研成细粉调稀泥,稀稠如黄牛乳酪,反复抹光无裂纹。全部过程亲眼见,亲手实践为主要。有效烧制莫失误,风灶鼓风大火烧,对于熔炼类之物,吹火筒要使劲吹”。这段记载中已说得很清楚,不需多说,现在选用适宜的坩泥罐就可以了。

至于冶炼炉宜用生铁炉,现在可以从市场选购。燃料过去用木炭或牛粪,木炭以青木木炭为佳,现在可用焦炭或无烟煤。正行煅灰

煅灰类药物煅灰前,先要按煅灰的要求加工。《普照日轮》中记载:“金银铜铁哪味药,皆要纯净无杂质,冶炼捶打加工后,熔液锤片净如酥。金要细打薄而平,银要锉粉或捶薄,要在纯净盐水中,捶洗整整一上午,除去其锈用水洗,紫胶和腺女娄菜,反复搓揉去其垢,加配上好制硫黄,金三倍的制硼砂,金两倍的黑芝麻,与金共同研细粉,用胡麻油泛成丸,大小如同小豌豆,干透装入煅灰罐。”“罐未装药如竹筒,大小长短药量定;金铁银铜依次装,分别装好封罐口,没有土沙牛粪灰,压实干净白布盖,牛粪灰再压一层,没有任何缝隙后,好泥抹封最重要;有缝漏烟功效失,也不可能煅成灰,珍宝功效不凝聚,泼散抛洒须注意;火力若小煅不焦,不成灰时功效小,而且服后胃不纳物,反而成了珍宝毒;如若火力太猛烈,罐难耐火便破裂;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