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的女人(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读书堂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虚荣的女人

虚荣的女人试读:

简介

我们的生活有太多无奈,我们无法改变,也无力去改变,更糟的是,我们失去了改变的想法……看都市小人们的情感故事,观人生百态,品百味人生。微风带走的,是不堪回首的昨天,岁月带不走的,却是长久的依恋……

那年的冬天特别寒冷,

整个城市笼罩在阴湿的雨里。

灰蒙蒙的天空,迟迟不见着阳光,

让人感到莫名的沮丧,

常常走在街上就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但是冬天总是会过去,春天总是会来……

第一章

无忧的女人

她为了省钱,每次早、晚两餐只吃两个白面馒头,中午大家都在食堂吃,为了不让阿姨起疑,她也到食堂吃,唯一不同的是她没有打食堂的菜,困为如果只打食堂的饭各汤价钱会少得多。但这可想而知这汤泡饭是多么难以下咽,那汤就是象征性地加了一点盐和少许的菜叶罢了,而深圳人口味偏淡,所以汤泡饭可想而知是不好吃的了。因此在工作时因为营养不良女孩常感到虚脱,常常有气无力的。每次她阿姨问她脸色不好的原因时,她都含含糊糊说大概是水土不服吧!她不想让阿姨知道她过的不是很好,她也不想受别人的恩惠,她就是这么固执这么好强。她原以为她会每天都会这样吃而不被发现的,但是——

那次下班,女孩和往常一样打好汤饭之后准备一个人坐下来静静地吃时,阿姨也来了,她当时不由地一阵晕眩,她故作镇定地问她阿姨今天为什么下班这么早,一边低着头吃着,她努力掩饰着想不被发现一直以来她就是这样解决她的三餐的。但当她抬头的时候,她看到她阿姨正怔怔地看着自己,眸子里满是惊讶,是那样痛心。但很快的是阿姨爽朗的笑声,这让女孩以为刚才阿姨的反应是自己的错觉罢了。只见阿姨笑嘻嘻地说:“你看你碗里的菜都吃完了,我没什么胃口,你帮我分担一点吧!扔了也挺可惜的。”女孩心里这才完全松了一口气,幸好阿姨没发现。于是她说:“不用了我刚才吃过了,我不是很饿。”但是她阿姨不由分说地就将菜倒了一大部分她碗里,边倒还边说:“你们年轻人要长身体,营养需求很大,吃吧!”于是女孩就想扔掉也是浪费,吃就吃吧!但是当时阿姨低着头良久都不说话似是很忧郁,女孩问她时,阿姨就说是工作上有点累,女孩也就没放在心上。

后来每次午餐时间,阿姨总在女孩吃了快5分钟的时候来了,并总让她帮她解决掉一些菜,每次女孩问她为什么吃得这么少时,阿姨总说没什么胃口,并说早餐在家吃得太饱,所以午餐才没有食欲。女孩也就信以为真了,因为阿姨确实每天都在和姨夫租的房子里做早餐吃的。阿姨也经常带一些营养品不给她吃,她一想接受时,阿姨就满脸不高兴。阿姨还每次让女孩去她家吃饭,时间一久女孩自己就感到不好意思了,阿姨再让女孩去她家时,女孩就总是推搪并说姨夫也在家里,她天天去打扰不太好。于是阿姨再约她的时候就对女孩说:“你姨夫不知怎样么搞的,最近上班老和我对着来,我上白班,他就上夜班,怎么搞的。我在家好无聊,你陪我去说一说知心话也好啊。”看着阿姨诚恳的态度,女孩也就一如既往地去阿姨家吃饭了。后来女孩老感觉不在对劲,她想:“为什么姨夫总是不在家,我好长时间都没看到他了?”于是她就问她阿姨,她阿姨就说:“我也纳闷啊!不用管他的,过几天你姨夫可能上班时间就不会老是和我反着来了。”过了几天姨夫果然回家了,女孩也不再去阿姨家玩了。她总觉得这里消费水平太高了,不比在家乡多一个人就是多双筷子罢了。

阿姨再让女孩去她家玩时,女孩就说什么也不去了。过了在概有5天吧!阿姨来找女孩并对女孩说每天7:00钟时她和姨夫要去办点事儿,请女孩帮忙照看一下门,女孩这才答应去了。但女孩每次准时去的时候,阿姨和姨夫都正准备出门,但是桌上却总放着女孩喜欢吃的饭菜,刚开始女孩总是不吃,但是阿姨总说自己天天不知道为什么弄这么多饭菜,天又热,坏了多可惜!于是女孩每天就欣然地吃着这些“剩饭”,但是过了很多天阿姨始终每天都在桌上留下了很多饭菜,女孩再也无法相信这真的是阿姨和姨夫吃剩的,她不知道阿姨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一天她早早地处理完了事情,大约6:00的时候她就到了阿姨家。因为大楼门是开着的,所以她没有按门铃就径直上了楼,当她准备敲门的时候,里面的对话却让她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这对话让她如此是震惊。只听到阿姨说:“快吃,吃完了我们出去玩,我们在家里时,她肯定不好意思吃,你知道她自尊心那么强,可我又总是担心她这么节省会营养不良,每次留的饭菜够她吃了。”

女孩听到这些话时,她的脑子那一刻好像是空白的了,好多的画面似记忆的浪潮一样袭卷而来。原来阿姨在每天中午不是吃不下,她知道她每天吃的很差,她是想省下给女孩吃;她也知道女孩自尊心极强,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恩惠,所以她阿姨才说自己每天不知怎么搞的煮这么多饭;姨夫同样也知道她的心思所以才总是她岔开时间上班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阿姨为了保护她敏感而又好强的虚荣心而想出来的方法,是阿姨想让她不在亏欠他们的同时照顾她,让她无后顾之忧地享受着他们给予她的关爱,他们一直在默默地为女孩付出。此时女孩只觉得眼眶中的泪水似是再也压抑不住了,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她极力让自己不哭出声来,她想:“他们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不能再让她们操心了。”她擦干泪水,伫立在门口,当阿姨打开门时,她也一如既往地向阿姨和姨夫打招呼,姨与姨夫依旧说他们要出去玩,一切像往常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当他们走了之后,她再也抑制不住情感的闸门,任由泪水流着、流着……后来她很多次都想买礼物给他们,他们却总是说她挣钱不容易,让她把她自己照顾好了就行了。女孩一直庆幸阿姨在食堂时没有揭穿她,为她保留了尊严,如果当时阿姨揭穿她,一定会使她变得更倔强的,更孤僻的。她一直想从内凡深处呼喊出:“谢谢你们,我一直知道的,是你们一直在保护了我尊严的同时,又无微不到地呵护着我,谢谢!”

这个女孩就是我。

70年代中期的一个冬天,我与青青住在学院同一幢学生筒子楼里,有一天她忽然兴冲冲跑来说:“冬冬,从明天开始我们一起晨练好吧。”

第二天天刚濛濛亮,我俩就围着学院的两个游泳池开始长跑,正跑着,一队整齐的青年军官迎面跑过,青青这时忽然对我说:“我们折回去跟着这群当兵的跑吧,有他们带着,咱们才能跑的下来。”于是我俩又紧跟在军人队伍后面五、六步远跑了起来,青青的话匣子这时也打开了,一路上嘻嘻哈哈没完没了,引的军人不时扭头看我们,看的青青嗓门不但没降下来,反提高了八度。后来我知道了,原来这些军人是在学院里接受培训的,与我们住的很近,只隔一个招待所食堂。情感散文:无忧生活网(www.5ylive.com)

接下来的几天,青青只要一遇上那队晨练的军人,就会显得异常兴奋,还常跟我提起一个模样有些稚嫩的小军人,并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小豆豆,我以为她喜欢上他了,也就不自觉地多看他几眼,但发现这个小豆豆可能是由于年龄太小的缘故,其他军人总拿他取乐,奇怪青青为什么喜欢这种类型的人。有一天下午放学后我路过操场,忽然听到青青在篮球场上大呼小叫、还手舞足蹈地喊我,我赶紧跑过去一看,那群军人正进行着一场篮球比赛,青青急忙拉着我说:“你看徐稳来了,我们一起喊她来看比赛?”,徐稳是我们同楼的玩伴,正在篮球场旁傻站着,于是,我俩又一起大喊:“徐稳!”喊着喊着,奇怪的一幕出现了,不仅徐稳过来了,一个长得非常帅气的正在场上打比赛的年轻军人也从球场上跑了过来,问我俩喊他有什么事,这时我发现青青猛的低下头,小脸突然泛红,看都不敢看他,我赶紧解释说我们叫的不是他。

青青望着军人离开的背影怅然所失,我明白了,青青喜欢的是这个名字也叫徐稳的军人班长,她提小豆豆是假,勾出徐稳才是真。但徐稳最起码大我们七、八岁,做叔叔差不多了。

一个月后的一天傍晚,我正在食堂前的小柏油路上歪歪扭扭地练习骑自行车,青青在后面艰难地扶着我,也凑巧,徐稳和几个战友正走出食堂过马路,和我的自行车撞个正着,眼看我和车子向一边的深沟倒去,青青大叫着、手一撒、两眼发直,傻瓜一样立着不动了,只见徐稳一个急步冲上前来,一支手将车把牢牢握住,另一支手将我慢慢扶下,然后微笑着看了看我俩,轻声说:“你们要小心!”,说完跟着战友就走了,这时我看到青青的凝眸一闪一闪的。

然而第二天却出现了新情况,我中午放学回家,路过招待所的食堂,那群军人正等着食堂开门,忽然我看到在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身穿军裙、模样俊俏的年轻女兵,她正和军人们热烈交谈着。等我回家放下书包,返回食堂打开水时,从窗外看到徐稳正单独和那个女兵在一个餐桌上吃饭,女兵热烈地对他说着什么,徐稳低头听着,看样子象是徐稳的女朋友。果然几天后见到青青时,她变得很沮丧,失去了以往的活泼,也不再主动教我自行车了。

几个月后,唐山大地震发生了,因我和青青两家的防震棚离的远,联系也就渐渐少了,有一天,我突然碰见徐稳了,他竟主动冲我笑笑说:“自行车会骑了吧?”,我点点头,于是他笑着转身走了,看来他还真记住我们了。后来我家搬到学院的住宅区,就再也没见他们,再后来恢复高考,紧张的学习使我和青青虽住在同一所学院里,却基本见不上面。再后来连她的消息都没有了。

再一次见到青青已是80年代初了,地点却是在六朝古都南京的新街口,当时最大的新华书店前的林荫小道上,那时我和青青都离开了北京,考上了大学。于是我俩在附近的一个小咖啡屋里,聊起了儿时的往事,提起徐稳时,青青的脸不再泛红,而是多了些兴奋,“还记得吗?”她说:“咱俩曾说过,将来都找个军人结婚。”我也仿佛记得,但现在想起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们聊了一个下午,青青的话题拐弯抹角的一直没离开过徐稳。

大学毕业,我分回北京后,听说青青也分回北京了,但一直没见到人。转眼几年过去了,有天,我去北京站接人,竟偶遇青青,她正在站前忙着招集一群学生,看到我时竟突然显出一丝莫名的慌乱,为了不打扰她,我们简单打了个招呼,我转身刚要走时,猛的发现在她的不远处竟站着一个相貌酷似徐稳的青年军官,我愣了片刻,想了想还是不打搅的好,于是转身走了。

90年代的一天下午,我抱着刚出生的儿子在学院操场上晒太阳,又一次遇见青青了,不过几年的功夫,她却变化很大,显得既憔悴又衰老,好像经历了什么磨难,她是带着大约五岁的女儿出来晒太阳的,于是我俩从孩子一直聊到孩子他爸,“他是军人吗?”她问我,“不,你那位是个军人吧,是徐稳吗?”我大胆又随意地说出我心中的疑惑,青青低下了头轻轻说,“是的……可我们……最近离婚了,我一直没告诉过你关于他的事情,是怕他见到你。”“什么意思,他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很诧异青青这样说,“我原本也是这样认为……”,于是青青慢慢道出原尾,当年青青发现那个女兵追求徐稳后就想办法主动出击,地震后一开学就利用当班长的小权利使徐稳做了她们班的解放军课外辅导员,但后来发现徐稳总提我,这才明白徐稳的心思,于是加以阻挠,使他一直见不到我。青青上大学后,两人就渐渐交上了朋友,可能是因为徐稳大青青很多,或者徐稳觉得和青青不合适,他毕竟是个成熟的男人,最终还是与那个长期追求他的某军区副司令员的女儿,也就是和那个女兵结婚了,但二年后他离了婚,再后来他真的和青青喜结连理,那次我在火车站见到她时,她俩刚新婚不久,不幸的是,由于双方文化差异太大,出身环境又大相径庭,最终还是分道扬镳了。“这女儿是他的吧?看上去有点徐稳的影子。”“对,是我和徐稳的,在他与那个女兵离婚前就怀上的,所以我俩结婚也是为了这个孩子。”“那你现在是一个人带孩子过?”,“是的,对了,他真的喜欢你……”,我立刻做了个手势阻止她说下去:“我现在过的既简单又轻松,一句话:很正常。也希望你将来幸福。”这时,我真庆幸自己当年少不更事而没有早恋,否则还不定酿出什么事来,现在看来晚结的果子反而会更甜!

第二章

三十岁的导读

南孤木明

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在岁月的无情驱使下,也便会有着不同的想法。不同的年龄段有着不同的人生,然而生活,爱情集于生命的每一个角落,年龄也便变得悄然。

生命不可以复制,但是可以计划,因此拙写了三十岁的导读;我拒绝来世的诱惑,珍惜现生的一切,因此我记录了生活的点滴!三十岁,而立之年,遥遥之期,却又兵临城下。年过二十,便被岁月融入了奔三之列,有些牵强,却又时至而归。

今年是牛年,我的本命年,人们都说本命之年甚是难-过。“时运不齐,命途多舛”的景象将在本命之年淡然而生。智友便赠予了我许多红色物品,甚是感怀!而今年却是我的人生中的一个转折年,并不因为只是“本命”,或许更重要的是今年的我,用经济学的价值转向来解释,就是我已经不再是陈品,而将成为一件商品,价值取向变了,当然去向也变了,已经不再是学生的我,要告别17载的求学生涯。曾经一度觅学,以此来包装人之初的躯壳,而今却要举世而论,摒弃或者叫做不得不自然离去滋生惯养我许久的校园;或许叫做高墙,因为我早已厌倦了漫漫的学园,觅学的心永远不会停止,只是有着一颗自由的心,不想只在校园里学习,借用长辈们的一句话,活到老,学到老。当然,今年的六月我将被学校“赶出”校门,时日不久,安心等待我的是期然。

三十岁以前,得有一个稳定的工作,这个是生存之本,根据《申论》学里的知识蔓延开来,社会的稳定,当然就在于人心的稳定,人心的稳定当然就在于人的生存之本的稳定,衣食住行,牵绊着每个人的心,因为我们的生活圈子就这么简单——衣食住行。工作的事情想的不是很多,或许是我这个人有的时候只有远虑而没有近忧的缘故,也或许是有的时候想法变了,变得更懂得了自然。自然,但愿一切都自然起来,本命年的我不强求,只自然。

三十岁以前,得有着更多的发展与追求,稳定之余,止步这个词语,对于我的人生不会有着太多的点缀,因为在木明的字眼里不允许止步过多的画面。还是运用一下所学的知识来解释我对发展与追求的最坏的理解吧,先说一下最美的理解,那就是春风得意一切顺然!现在就运用《行政职业能力测试》中的一道有趣的数学题来解释我对发展的理解吧,因为最近忙着考试,也就忙在这些有趣的数学题里了,不过只要善于发现,生命中的一切点滴,都将是一个启示,都将激扬与点拨困顿的自己。此提大概就是有4个人,他们沿着边缘跑同一个球场,甲一分钟可以跑4圈,乙一分钟可以跑5圈,丙一分钟可以跑3圈,丁一分钟可以跑1圈,问要经过多少分钟后他们四个人第一次在同一起跑线上?这个问题甚是有趣,寝室同学看了以后,嘻唰唰的都求起了四个人所用圈数的最小公倍数,也就得出了60这个答案。

而此题的答案并非此然,因为此题的出发点是一分钟能够跑的圈数,而不是跑一圈需要多少分钟,因此在60这个答案的解题思路上本末倒置一下,也便游刃而解了,答案就是一分钟。因为虽然在体力不同的情况下,四个人跑的圈数不同,但是最终他们在一分钟后都会到达终点,也就在了同一起跑线上,而这个终点也就是起点!根据这道行政测试题,我道然了两个小道理,而这些道理也将导论着我三十岁的导读!道理一:路漫漫其修远兮,稳定之余,寻求更多的满足,曲折不可想,追求,迷离,纵然迂回也便只是回到起点,回到志气昂扬的起点,这便是我对追求最坏的理解。

在木明骨子里一直有着一根不敢堕落的肋骨,而这根肋骨就是我胸怀的第三根肋骨,这个根肋骨离我的心脏最近,简化为离我的心最近,因此这根肋骨时刻感触了我内心的气息,它懂我,懂我之余也时常提醒着我,激励着我时刻向前。纵然到了某一天,木明累了,身倒在了自己的足下,而我的心却依旧有着肋骨的支撑,心没有静身体也就不会凉了,在肋骨的支持下从新站起来,全身热乎乎的变终点再次为起点,重复着,重复着。

道理之二:回顾这道数学题,四人在同一个时间里跑了不同的圈数,最终回到了“起点”。而运用哲理学的反论点来说,也就是四人用了不同的时间与阅历,付出了不同的努力与辛追(嘿嘿,这里不是辛追夫人的意思哈),而最终都到达了“终点”。有的时候走同一条路,有捷径,这捷径有时是主观存在的,也或许是客观映衬的。只要把不懈二字时刻放在心间,也便有着到达终点成功的那一天,不过这里的终点不只止步的终点,只是断言了一段时间的追求与发展,到了终点之余,阳光依旧灿烂。三十岁的导读,三十岁前的思想计划于上顿首……

三十岁以前,得有一个懂我知我爱我的妻子,我打水,你搓衣,穿着你为我洒满花香的新衣,神采飞扬,相视而笑,拥你入怀;在我困顿窘迫的时候用擀面杖敲我,然后让我清晰,和你一起做出物美价廉,温馨倍加的饮食;得有一个属于我们俩,温馨凌云的住所,只充满了我们的欢笑,没有悲伤的家园;相依相偎陪你走过每一段路,纵然地老天荒,依旧搀扶着幸福走下去。~衣食住行~于上刻录,这一切都源于由你。除了衣食住行,一个爱人还是爱人的最美的依偎,最大的精神支柱,最想倾诉的人!对于爱的投入,我看得很重,你的爱集于我的一生,一生有你,落寞文字飘然而去,因为有你,快乐无比。

突然之间怎么就那么轻而易举的恋上了一杯茶的味道?淡淡地、淳淳地……默默地在心间问过自己很多回,也许就在那突如其来的一瞬间里,意识仿佛在告诉我:恋上的其实不是真正的茶的味道,而是那一“杯”子的温暖!

也许是早已习惯了温暖,以至于到了一个19岁的年纪里会拒绝长大。我知道,我不聪明,但是我也不想让自己变得太聪明。我只愿活在当下,做我自己、最真的自己。以至于在有时候做了一件对的事时,会很天真的告诉自己:我是一个好孩子,一个乖孩子。虽然在这个年龄用一个乖字来定义自己,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但是,还是会对于自己的那些可以用乖字来定位自己的片段乐此不疲。我愿意保留那种最真切的感受和最“不”现实的作风。或许也正是我的那种“不聪明”让我慢慢开始变得聪明,变得可以从容的接受长大,坦然地接受长大的困惑。我们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有理由的。拒绝长大,也同样如此,因为,我长大一岁就以为着我的父母又年老了一岁,多想停留在年少的那一瞬间,什么也不用想,懒懒地、散散地,享受属于自己的一米阳光。

还记得那天朋友给我看到一幅漫画,漫画是用竖列排开的。之间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我在想也许那就是预示着人生的漫长吧!看完只是一分钟的事,但是要把他读完、读懂就是一辈子的事了。那个一竖排开的关于“父爱如山,母爱如海”的故事。读来挺有感觉的。我的心被震撼了,眼角禽满泪水!我知道,那是我自己的“自私”和无能为力所造成的。此刻,谨允许我用一颗最真挚的心试问一下自己的心灵:“我又何时牵起过父母的手,亲手为他们系过鞋带?为了他们好好的认真过。我没有!或许在别人的眼里认为我还行。但是,我不能够局限在那种状态啊!可以用来衡量的只是自己心中的那把尺子。在我需要呵护的时候,我在拼命的汲取,在我开始慢慢长大的时候,我学会了挣脱、挣脱那个有他们的羽翼的天空,会去遥遥摆摆、小模小样的证明自己的所谓的”能耐“会去说服他们”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自己要走出去,到远方去!就为了那一束清雅的”“幽蓝”而忘乎自我!时已至此,才发现自己真的什么也不是,是的只是一个无知的自己。简直再也不能够用“乖”这个字眼来定位自己!我在想,这难道就是我所说的拒绝长大抑或自身的“能耐”之处?我错了,很直觉的错了,也就是错的都有些象个小孩子!

一直都很固执的认为:漫画是要透过心灵来拜读的,它就是那味道!就象是一根线,一根无形的线,线的这头连着我,线的那头连着父母,也有几分左手与右手的感觉。我在左、父母在右。左手与右手总是在一旁等候的。即使分开,但永不离弃!

在品尝着老妈亲手沏的那一杯茶时,我感受到了那份温暖,一辈子的温暖!此时,我们将心手相牵。一同走过!

父母的关爱也就像是一杯泡好了的茶,淡淡地;喝起来,却是浓浓地那么真、那么淳!现在的我们,每一天都在按照既有的定律上演着。我所拒绝的长大,也始终只是来自内心,而不会是来自外界。所以,我要长大,我也要去学着把他们当成宝贝、当成手心的太阳。活在当下,让自己的心无愧无疚、无怨无悔。就像当年的他们一样!

坟堆和铁路是我家

来到这个新工作环境的时候,需要填杂七杂八的表。我嘴巴甜,让旁边的大姐帮我填了。我不会写字。我连一年级都没有读过。到这个年代,还有人不会写字,尤其是对于23岁的女孩来说,我,也许是最特殊的一个。

我读过一天的书。那是趴在我们村口的学校窗台上,里面的孩子在念书,我眼馋地看。那个老师对我真好,她把我叫进去,让我坐在最后一排,我却比任何一个孩子都听得认真。老师点我起来念黑板上的四个字,我大声说出来了:东南西北!

我获得了大大的表扬。那一天,我走路都觉得不一样,充满了骄傲和快乐。

可我只上过那一天学,第二天,我被爸爸接走了,来到了武汉的武泰闸。

我是爸爸的第二个妻子生的孩子,还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弟弟。爸爸是个酒鬼,20年前,他在武泰闸贩卖蔬菜,时机和运气都很好,资产有一百万。菜市场附近的女人都巴结他,他娶了一个,又抛弃另一个,前后居然找了四个女人,而我妈妈就是第二个。

爸爸酗酒,暴力,好赌,那些女人都离开了他,有的带走了孩子,有的把孩子送人了。我和弟弟是最可怜的,我们的妈妈不要我们,把我们留在了奶奶身边。奶奶身体不好,七岁那年,我和弟弟一起来到武汉,投奔爸爸。

那时,爸爸已经落魄潦倒,穷得连衣服都穿不上,何谈照顾我们呢?我们就住在铁路边上,搭一个雨布棚子,那里面是我们小小的“家”。十几岁以前,我都没有睡过床,床是爸爸和弟弟睡的,我就在旁边的一个泥巴台子上睡觉。

每个深夜,我都冷得睡不着,偷偷跑去菜市场拣别人包裹蔬菜的稻草,铺在泥巴台子上,迷迷糊糊地过一夜。

后来,铁路边不让搭棚子,我们就去坟堆安家。半夜,想起铁路的轰鸣,轧死的人,坟堆……我睁大眼睛不敢睡。

七岁养活酒鬼爸爸

醒过来,就是爸爸的毒打,他没有钱了,我们必须给他弄钱,让他喝酒。他把七岁的我和五岁的弟弟赶出门,我们无助地在街头徘徊,成了乞丐。攒够十块钱,我们才敢回家,那是爸爸要求的,钱刚交给他,他就去打酒了。

讨钱也不容易,刚刚要到十块,就被旁边的坏孩子抢走了。到最后,要不到钱,回去就是毒打。

爸爸打我,我可以忍,我一滴眼泪也不会掉。但我怕他打我弟,弟弟从出生起脑袋就不大好,这个世界上,我是唯一保护他的人。为了不挨打,我们去捡瓶子卖钱,可这样赚钱太慢了,而且经常受到别人的欺负,后来,我们只好去武泰闸捡菜。

说是捡菜,其实就是“偷”。为了生活,我们走了弯路。我个子小,凌晨的时候趁别人卸货,偷偷跑去车底偷掉下来的菜,弟弟就在另外一边放风。我们被人追,被人骂,被人打,回家还要被爸爸打。那么多人讨厌我们,我不怕,但我就怕一句话。我怕那些穿得干干净净的人对着我叹气:“哎,她都是个老油条了!”那个时候,我真想哭,我也是有尊严的,但是尊严在哪里?

我们的小窝棚里总是挤满了人,那些人面如菜色,虚弱无力,有时候暴怒起来,会砸坏我们家所有的东西。后来我知道,他们吸毒,因为怕被警察抓,就偷偷地跑到我们家来躲着。而懦弱的爸爸不敢得罪他们。

邻居告诉我,我们的妈妈就在武汉市的某个城区,但我不想去找她。她有了新的家,自己的孩子,我和弟弟两个乞丐孩子,只会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世上最疼的两个人

不管爸爸对我们怎样暴力,我们也从来没想过离开他。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爸爸,我们跟着他,还有个家。

可我明显觉得自己走的路,越来越不对头了。我胆子大,身体轻,为了捡火车上的瓶子,趁火车进站的时候缓慢地行驶时,飞身跳进厕所的夹缝……我被列车警察抓过好多次,最后,他们都烦了,“怎么又是你?”我大声回答他们,“我要生活,吃饭!”

这世界上是没有人理解我们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们的,他们觉得我们肮脏,破烂,没有知识。可有一个男孩不这么看我,他就是弟弟的好朋友,比我大三岁的巍巍。他心疼我,比我还恨我爸,“他害了你和你弟弟,我来保护你们吧。”巍巍那时候也不过20岁,可是看见了他,我仿佛看见了希望。

我住进了他租的小房间,为他洗衣做饭照顾家,他每天都会给我带吃的,我不用挨打,不用看路人的脸色,不用捡衣服穿……巍巍是我最疼的人之一,第一个是弟弟,第二个就是他。

可是,当我发现弟弟在偷别人的自行车时,我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巍巍,如果不是他教他,弟弟没有这个胆子。

我的男友是个小偷。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想摆脱这种畸形的生活,巍巍却不肯过正常人的日子,他自卑。什么叫爱?那个时候真的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给了他,就要从一而终。

巍巍终于被抓起来了,我跑去监狱看他,还傻乎乎地说,我等你,等你五年后出来,我还当你女朋友。

回家之后,我发现弟弟不见了,当我跑着去爸爸那里,发现被纱布浑身包裹着的弟弟!我疯了一样抱着他哭,可是他连哭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就像木乃伊。

爸爸得罪的赌徒烧了我们的窝棚,偏偏爸爸不在家,弟弟在睡午觉。我最疼爱的弟弟已经面目全非,我痛哭着问爸爸,你有没有带他去医院?他瞪了我一眼,“我哪有钱?”

那件事都上了报纸,上了电视,好多好心人给我们送了钱和衣服。真的感谢他们,就是靠这些钱,弟弟才能上药。

在医院里,打开纱布,医生的脸色都变了。由于爸爸长期不管他,他半个多月都没有上药,那些伤口全部都腐烂发炎……肉一块块地掉。

我和弟弟一起在医院里,尖叫嚎啕,人生至此,真的看不见尽头。

离不开的伤心地

渐渐,弟弟的伤情稳定了,但他已经完全毁容,而我,想开始新的生活。

那些在我家偷偷吸毒的人,也曾劝我尝一口,我拒绝了。和巍巍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想过和他一起出去偷东西,但马上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我在社会上流浪,也有不怀好意的人让我出卖身体,我摇头……我还记得小时候念“东南西北”几个字时,那种骄傲和自豪,我好想重新找回这种快乐。

我去了理发店当学徒,不敢说自己不会写字。这些年的漂泊,我边捡破烂边看书,虽然字写不出来,但是都基本认识。我只好厚着脸皮说自己什么都会,什么都肯干,只要收留我就好。

老板看我乖巧,让我在店里帮忙洗头。可是他只让我洗头、做饭、做卫生,不教我真手艺。做了一段时间,我又换了工作。给别人当保姆、在餐厅洗碗、做服务生……什么苦我都不怕,尽管我没有知识,但是我勤快肯干,同事们都喜欢我。

赚了钱,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还是给爸爸打酒……多年的压抑已经成了习惯。

回到爸爸的窝棚,他还在酣睡,浑身的酒气,我把钱悄悄地塞到他的枕头下,走了。

可是弟弟呢?我一直找不到他。一个朋友说,在我们常常卖废品的店里,接到他的电话,是从沙洋农场打出来的。他偷东西,被抓了。而具体他在哪个农场,现在好不好,到底偷了什么,判了几年,我无从知道。我一想起他就哭,弟弟在火灾中少了一只手,又毁了容,他的日子该多么艰难啊。

不知道为什么,人经历了那么多,最后我还是回到了武泰闸这个地方。这里的人都喊我老油条,大家都知道我很可怜,他们把我和弟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