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园诗话(第三卷)(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袁枚

出版社:辽海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随园诗话(第三卷)

随园诗话(第三卷)试读:

上篇

第五卷 凡诗之传者,都在灵性

我有春圃、香亭两个弟弟,诗写得都很绝妙,而一人受累于做官,一人受累于绘画,不能在写诗上倾尽全才。

春圃有《扬州虹桥》二首律诗说:“出城且作一回漫游,早上在虹桥坐上小船。满湖都是芰花、荷叶的香气,鸥鹭纷飞显出一些秋意。自己为能在雨中弹琴而高兴,敢于和过去的贤人夸风雅。盈盈的绿水伴着湖边依依的柳树,暂且到名园小坐一会儿。”“大雁落在平整的沙滩上,林间的水声清新悦耳。荷花亭中为避暑沏上茶热气飘香,到竹院里去找熟悉的僧人。山雨不知不觉落在游船上,水面上的风吹着喝酒人的衣裳顿觉凉意。林中的乌鸦大路上的马都喧闹着散去了,宾客们互相呵护着深夜才回来。”另有,“山堂名胜古迹先贤十分看重,供着坐在莲花宝座上的大士尊像。”都是妙绝的诗句。二

戊辰年秋天,我初次得到隋朝的织造园,改为随园,王孟亭太守、商宝意、陶西圃二太史,置酒席祝贺,各人都有诗相赠。

陶西圃写道:“荒废的园子有了新主人但名字却是旧的,平野中添了楼房四周环绕着树。做官为什么沉溺于这样的事,买山不用求别人的钱。”宝意说:“过江的便不愧是真的名士,退住院中就像未老的僧人。干了十年的卿相之后,带着头巾穿着便服才与这园相称。”这是因为当时我刚过三十的缘故。

只有王孟亭的诗没有记下来,只记得“树木都重新换上了绿装”一句而已。唉!我得了随园的第二年,就患病回来闲住。四十年来,随园增加不少景观,已远不是从前的光景,而这三人,都死了很长时间了。三

西林鄂公做江苏布政使时,刻印有《南邦黎献集》,沈归愚尚书当时是一名秀才,被他选中了几首诗。后来这本书被呈送给皇上看,沈归愚公被皇上所知道,也是从这时开始的。

鄂公写有《春风亭会文赠华豫原》一首律诗,中间有四句说:“错误地认通家尊世来称呼,怎敢在老朋友的门下来收门生。文章足以报效国家名气很大,洙、泗寻根究源使管仲、乐毅轻得多。”他的喜好贤人礼待名士,从词中便可看出来。

他死后,门生中有名杨潮观的印了他五百多首诗出来。有一首《苦热》说:“没有能够做那甘甜的雨水,怎么敢埋怨那炽热的太阳?”《偶成》一诗说:“杨柳之所以多情是因为带了雨水,芭蕉心神安定所以听不见雷声。”《题某寺》说:“飞云倚着山峦,心里十分向往在这里住下来,明月沉在潭水连影子都不动。”《别贵州》一诗说:“身份名誉到底都是尘土,留给闲人去袖手相看吧。”唉呀!鄂公出将入相,已有二十年之久,管着七个省份,他的几个儿子中有两督两抚,故旧的官吏与门生,也多有显贵的,而自己平生的诗集,却终要依靠一名落魄的书生来流传!檀默斋有诗说:“不是有了那三千名门下客,到今天又有谁能知道信陵君是什么人呢?”四

扬州孝廉马力畚,自负自己擅长写作古文,和汪可舟在卢转运使的筵席上相会。汪可舟虽然是百姓出身,但写诗的才能却在马力畚之上。马力畚意思中十分轻视汪可舟,汪可舟又不肯甘心居于其下,于是二人在酒席上自始至终不说一句话。

五天后,马力畚病死了。沙斗初戏说汪可舟说:“你和马力畚在前天的酒席上,已经阴阳分界了。”汪可舟写《送方斋之白下兼怀随园》说:“这个邦依赖过去的神君,除了这个人又有谁可以为伴呢!经常在林泉之间坐卧停留还不显老态,只谈风月之事别的不管不问。山中的白石头谁来同煮?座上的名香等着你去点上。听说你要坐船去吴会,相信你会在秋天赶回来看秋云的。”五

丁丑年,我找一名抄书的人,有人向我推荐一名姓黄的后生,他的名字叫作之纪,号星岩,为人十分朴素。

偶然经过他的案头,见他写有诗句说:“破旧庵里的僧人在街上叫卖那些破瓦,共同拥有一口井的人晚上都挤向那口泉水。”我大为惊奇,就奖给了他五斗米。

从此之后他十分高兴把精力全用在了写诗上。有五言古诗说:“云彩绽开,太阳直直地照了下来,雨水落在水面上,溅出圆圆的水纹。锐利的竹子穿过泥做的墙壁,蝇子被酒气熏到落到了酒杯里。”“钓鱼时间长了已经了解鱼的习性,砍柴多了自然知道树的名字。”“笔坏了可以用芦苇来代替它使用,墨水用完了指头也可以磨。”有七言古诗说:“小窗靠近水边因此觉得有些寒意,古木高大遮天连天亮了也不知道。”“过去生有浮萍的地方现在泥土还是绿的,新落下花的地方,连水也是香的。”“旧的瓦罐怕闲住了也装满了水,破墙难以补救只好糊上我的诗稿。”“有门帘挡着门仍旧有云彩进来,没有客人来,风却把门吹得自动地打开了。”六

曾南村十分喜欢吟咏诗歌,他作山西平定州刺史的时候,仿照白香山将诗集分别放在圣善东林处的故事一样,把《上党咏古》等诸多作品,命令门人李珍聘写好藏在文昌祠中。

死后十多年,陶悔轩来作这一州的长官,路过这个祠烧香,见了这个藏本,既喜爱诗的清新妙绝,又自怜他也是山左人,于是替他写序并出钱印了它,并且在后边附上自己的作品。

曾南村写《过盘石关》说:“盘石关前的石路十分狭窄,透过离离黄叶可以看到稀疏的村庄。太阳忽然映照出奇异山峰的影子,千层的云彩都在屋顶上飞过。”陶悔轩写《咏遗诗轩》说:“一代文人善长写诗,打开窗吟罢诗十分悠闲。做官闲暇时高兴地看到能改变俗气,只因为可以和诗人坐卧交谈。”陶悔轩又写《咏嘉山书院》说:“新开的艺苑就是为培养人才,文学在古艾城十分有名。幸喜公事之余不为俗事所累,带着朋友来这儿听人读书声。”七

吴门名医薛雪,自号一瓢,性情孤傲,公卿请他都不肯去,而我有病,则不叫自来。乙亥年春,我在苏州,屠夫王小余病到卧床不起,就要埋了,而薛雪到了,天色已晚,点蜡烛照他,笑着说:“已经死了,但我爱和疫鬼作战,要得胜利也未可知。”拿出一丸药,捣碎用石菖蒲汁调和,让有力气的轿夫,用铁钳锲开他的嘴灌下去。王小余已经目闭气绝,但喉头却似咽似吐汩汩有声。薛雪嘱咐说:“好好派人看着他,鸡叫时应该有声音了。”后来果然如此。又吃了两剂药病就好了。

乙酉年冬,我又去苏州,有厨子叫张庆的,得了疯颠病,认目光是雪,吃了一点东西,腹痛欲裂,怎么治都治不好。薛雪到了,抄着手上下看张庆的脸说:“这是冷痧,一刮就好了,不必诊脉。”如他所说,身上出现巴掌大小的黑瘢,病立即就好了。我特别欣赏他。

薛先生说:“我的医术,就像你的诗,纯粹是以神而行,所谓的人家住在屋里,而我却到了天外。”可是先生的诗也不错,如《夜别汪山樵》说:“旅途中不想你离去,点起蜡烛送你走。握着手默默无语,寒冷的江水正落潮。异乡路途难走,旧业有打鱼砍柴的事。千万不要依靠别人,家里清贫儿子还小。”《嘲陶令》说:“又在门口栽下五棵柳树,风吹过来依旧要弯下腰。”《咏汉高》说:“笑你手里提着三尺宝剑,斩蛇容易割鸡却难。”《偶成》说:“窗外有新长的竹子摇动,在窗纸的上面印出好多种花纹来。”八

张文敏公因为书法的名气而盖过了诗文的名气,我见他的手书《春莺啭》说:“丝绸躺在筒里,流出来成了云彩,如银子般的月光下花魂惆怅。独自在冷冷的西风里听鱼嬉水声,又是一人在深夜里徘徊。”九

方敏恪公官位显赫,而诗情也极好。没有中举的时候,写《途中看花》三首绝句说:“数枝红艳的花被困在红尘中,陇后风儿吹过,别有一番春意。袖底的飞花吹落地,似乎知道驴背上有一位吟诗的人。”“女儿化完妆头发高耸,发边有一朵红艳的桃花。到前村找个伴携手而去,每碰到有花就又重新插一朵。”“在茅草庵的古白华前低头叩拜,道旁的人在采摘开在路边的花。在观音大士座下跪拜的人没有太多的愿望,只希望每到花开的时候他能在家。”十

己卯年夏,蒋秦树中翰偶尔路过金陵,箱中藏有海宁人许衡紫名叫灿的人的一卷诗文,有一首《湖上》说:“独自住在这里忆起秋天的相思,湖水凌波渺茫,一望无际。湖中的云朵笼罩着岸边的树木,山雨下来像烟雾一样。白鹭飞到菱花外,红色的荷花落在门前。就像淡妆的西施在笑,风虽然刮得急但却不愿调回船头。”作《河西杂诗》,有明七子的气魄。像:“龙沙扫雪在秋天里骑马,月光像凝结的霜一样照着夜里的旗帜。”“边疆的兵丁们正屯田种麦,大路上使者正快马加鞭送呈皇上的瓜果。”都写得十分雄健。又有绝句说:“铁马寒风天天都是深秋,绣旗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卷蚩尤。什么时候才能点上平安的火把,一夜往东赶回肃州。”我羡慕他的人品,寻访了三十年,却终于也没有找到知道他的人。十一

丙辰年秋,召试的人都去户部领取月俸,同乡程鳞渠指着一个人笑着说:“这是我家的娘子秀才。”他人学时,初叫默,寓居在金陵,工于写诗,如今逃去而穷于钻研经学,改名廷祚,别字绵庄,因为他为人雅致爱净,故有雅号“程娘子”。

我于是和他交谈几句后便分手了。读他的《海淀园林》一首绝句说:“隔着河岸明亮的月光可以看见前方的路,林间行走能看见自己的影子。朝见天子的多少人在此经过,都化入山泉的水流声。”《京中忆女》说:“三岁的女儿常使我魂牵梦绕,自从会说话就没见过面。逗逗她她都能记住,家信来往问个平安。宽慰自己比作真男子,为了不想家而多吃一点。啼笑的声音好像就在隔壁,茫茫愁思一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武林怀古》说:“一旦休兵罢战说明国家间的恩怨已经没有了,君王酣醉在皇宫里。云开山岭到处都是笙歌,龙城的驿使却做着冷冷清清的梦。在海边忽然被宫里打更的声音惊动,春潮滚滚还在笑帝王的欢宴。谁知道立马吴山客,不惜千金买劝谏的书。”

诗写得十分缠绵清丽,不像研读经书的人说的话。后来苏州巡抚雅公推荐程先生的经学,最终也未如愿。年七十七岁,没有儿子就死了。著书一尺多高,都交给了随园主人留作纪念。十二

乙亥年秋,我到绵庄家,绵庄指一少年告诉我:“这是严冬友秀才。年纪不到二十,前几天学使问《笙诗》有声无辞,他举了十六家的学说,来辨驳其中的不对。”我心里十分尊敬他。后来见过面,他拿一首《秀容小草》让我看,《晚眺》诗说:“旁边的院子里有钟鼓鸣起,登楼看傍晚天晴之后的景色。山峰显得青翠秀气,树木都静无声息。渐渐有东风吹来,更动了旅客的思乡之情。沧洲的春来得早,会有一个美好的春天来临。”《舟次仇湖》说:“大雾蔓延到天边两岸都看不见了,一只船儿轻盈地从雾中钻出来。”十三

通州的保井公工于填词,自号四乡主人,说的是睡乡、醉乡、温柔乡、白云乡。写《咏崔莺莺》一阕,十分好,最后二句是:“互相弥补过失,就嫁给了他。”癸酉年秋,他来随园拜访,我们交谈得十分愉悦。别后三十年,我去狼山游玩,井公已经死去很长时间了。他的儿子十分殷勤地款待了我,壁上贴着我的几行手札,仔细一看,却是一位游客假冒的,然而他们却厚赠了作假的人,他们父子俩喜爱贤士已到了这样的地步。十四

陕州的巩、洛之间,人们大多是挖土成窑住在里面。

我从西秦回来,碰上下雨,在窑中住了三天,没有写成诗。二十年后,年家子沈琨孝廉有《过陕》一联说:“人家都在山腰上挖土成穴而居,车马都从屋上面过往。”这真是代我写了。沈孝廉又有《过高淳湖》说:“凉夜里鸥鹭刚睡稳,没有风因此能听见湖水里鱼游动的那种美妙的声音。”十五

宋维藩字端屏,落魄于扬州,卢雅雨在这儿做转运使,不知道他的才气,拒不见他。我替他送《晓行》给卢雅雨。诗中说:“在旅途中不能睡懒觉,天刚亮就骑驴走了。残月印在水中,村鸡刚刚啼叫。桥上有霜路很滑,野店的烟火忽明忽暗。有不少幽居于此的人,此时正高卧酣睡。”卢见后大喜,赠给他盘缠。

苏州的浦翔春写《晓行》说:“早晨出了弁山口,秋风轻轻吹着我的衣襟。月亮在我背后渐渐落下了,那里有鸡叫的声音。长期在外连影子都瘦了,夜晚的空气十分清新。前方一行行的树木中,红日渐渐地从东方升起。”两个人不认识,但诗写得十分相似,而且用的同是“八庚”韵,也十分奇怪了。浦翔春还有佳句说:“古老的塔还没倾斜有水流环抱着它,孤零零的山峰像要倒似的有白云相扶。”又:“酒醉后不知道,回家太晚了,美人扶着我上了马鞍。”十六

杭州人宴会,习惯于请盲女弹词。我却很不喜欢,我认为女子最重要的就是眼睛,清波没有流盼之姿,神采就先没有了。

有一个叫王三姑的盲女,十分爱好文墨,对答名流士人,人人都好像按她意愿讲出来的。王梦楼侍讲作七古一篇,中间有八句说:“成君吹磬子登吹,金玉之体曾经在上天当过差。被谪降到人间道行仍未减退,不用眼睛去看尘埃。美质向来都是有灵性的,传神根本不用媚俗的秋波。轻云冉冉升起遮住了月光,香雾蒙蒙里花儿也要睡觉了。”杭堇浦赠诗说:“早晨起来梳妆打扮一新,甜甜地一笑有如春风拂面。对客都知道他们的名和姓,别说眼盲目中无人。早晨弹起琵琶还有些凉意,也学着曹刚用左手弹。众人里觉得自己衰老很快,幸亏这样的老态不能被您看见。”十七

乾隆戊寅年,卢雅雨做扬州转运使,一时间名士如云一样聚集在他那里。当时刘映榆侍讲掌教书院,他的学生有王梦楼、金棕亭、鲍雅堂、王少陵、严冬友等人,都是俊杰名士。听说我要来,他们共同凑钱在小全园请我饮酒。没有过几年,这几个人都当上高官了。鲍雅堂赠我的《玉堂仙人篇》,没有来得及记下,仅记下王梦楼的《偕全公魁使琉球》二首,说:“一行意气相投的人聚集在这美好的地方,公子们成群结队路过这水竹生长的住处。在这儿连儿童也能值万金,最美的多是少年时。将要离别高唱红兰曲,如果回忆起就看看交往的书信。互相敬祝美酒,不知不觉中清凉的月亮已升上了稀疏的树林上空。”“是谁霸占着江海连接的地方,每回都随夕阳望中原。东风不给归去的船只方便,北方的晴空让旅居他乡的客人黯然魂伤。夜里华灯初上鹦鹉欢叫,秋天的荒岛上只有鱼儿在翻腾。以后如果说起悲欢离合的事,衣服上会留下酒痕和泪痕。”

我查证:琉球国的贵戚子弟,都抹脂粉,锦衣打扮长相漂亮,能歌,为善待天国的使节,所以前来唱曲,汪舟次先生集中所咏的,和王梦楼所说的一样。十八

有某太守让我看他写的《哭父》诗,我劝他说:“哭父亲,不能作为诗的题目。《礼》说:遇到大功这样的丧事连正常的事业都得放弃,又何况是死了父亲呢?古人在服丧期间,三年不作诗。为什么?诗是韵文,人在悲伤的时候,怎么有空挥毫求韵呢?更何况父母恩如天地,试问:古人有咏天地的吗?六朝时的刘昼写六合赋,一时有疥骆驼的讥讽。历数汉、唐名家,没有写过哭父诗的,这不是不孝,也不是生在没人烟的地方。《三百篇》中有《蓼莪》,古序中认为是讥刺幽王的。有‘陟岵’、‘陟屺’,这是父母在世时写的。只有晋传咸、宋文天祥有《小祥哭母诗》。母亲和父亲还有些区别,至于小祥的悲哀也略微有些消减;然而哭双亲的诗,终究是不能做榜样来仿效的。”十九

常州的庄荪菔太史写《冬日》诗说:“把冻着的墨汁磨起来颜色不浓,典当过的朝衣皱巴巴的。”扬州程午桥太史赠唐改堂前辈说:“随节令的改变扇子不用了,时间长了上朝的衣服上布满了霉点。”二十

常州顾文炜有《苦吟》一联说:“不知道功力到了一定程度,只觉得吟出来心才安宁。”又说:“为追求一个字的恰当,耐得住半夜的寒冷。”深知作诗的甘苦之味。二十一

人害怕寒冷,因此躺下必定要蜷身。高翰起司马写《明港驿》说:“昏暗的灯光妨碍睡眠频频移动身子,被子单薄害怕寒冷屡屡蜷起身。”在野外行走的人曾见牛背上驮着一群鸟在慢慢行走。鲁星村说:“春天田野里鸠鸟争着落在牛背上,野店的墙头上花儿乱开。”有小船,人在里边直不起腰。程鱼门说:“可笑的是有一些新鲜的景象,那就是人在船中跪着穿衣服躺着看书。”二十二

黄星岩写《随园偶成》说:“从窗口看山如屏风样立在那里,隔着竹林见小路像蛇一样蜿蜒向前。”厉樊榭写《咏崇先寺》说:“花儿开得十分明艳下面已能成荫,隔着竹林看小路弯延盘旋。”二人不谋而合。然而黄星岩不如厉樊榭的地方,在于以“如”字和“似”字重用了。竹为陆放翁挑毛病挑出了百余句,后人应当引以为戒。二十三

戊戌年九月,我住在吴中,有嘉禾少年叫吴文溥的来拜访,从袖中拿出诗稿让我看,说:“将要去应陕西毕抚军之聘。”匆匆告别而去。我读他的诗,深为我浙江后起有人而高兴,而叹毕公能爱怜人才。

录他的《游孤山》说:“春风要来山已经知道了,山南的梅花先开了。高人去后春天也草草来去,万古孤山像被清扫过一样。住在阁楼上可以打酒来喝,幸亏有我来孤山才不孤单。笑问梅花肯不肯嫁给我,我要抱着仙鹤住在西湖。”其他的佳句,像:“不知新月已经升上来了,疑是水沾衣。”“春风为什么欠公道,在我家门口的落花就多。”觉得他的诗深得唐人的风韵。二十四

巢县的汤郎中,名叫懋纲,性格高淡,就像他写的诗。有《早起》诗说:“东风吹着老杏树,红花不知变了几回。何必到远处去找寻春天,天天在墙头就可以见到。昨夜下雨细无声音,只因为地上青苔都布满。早早起来赶快登楼,卷起帘子飞进一双燕子。”其他的像:“溪水清清山影倒映水中,风儿吹拂竹荫频频移动。”“游山玩水时山就装在心中,闭上眼睛心中都是山岚的影子。”真是深得静景中的三昧。

他的儿子扩祖也能写诗,有他父亲的风范;到随园拜访没有见到我,寄诗说:“花儿含着昨晚的雨水杨柳笼着烟雾,隐士的园林别有洞天。高卧白云之中找不见人,一群鸡犬伴着青翠的山峦显得安祥静谧。”二十五

杭州的符郎中,名曾,字幼鲁,诗写得十分高雅淡泊。嵇相国为我读他的“三天不来秋已满地,空山回荡着虫的呜叫声像是在下雨”一联。我和他同去应召试,记得他有《斋宫》一诗说:“傍晚的云透出寒意,陈旧的屋子显出深秋的景象。”《咏唐花》诗说:“即使当时不费吹嘘烘烤的力气,等到春天也会自己开放。”《哭扬州马秋玉》说:“心死便是大自在,魂归仍返小玲珑。”“小玲珑山馆”是马氏的花园,这副对子对得很巧妙。《贺周石帆学士纳妾》说:“把药炉、书卷都放在一边,走向灯前告诉新人已是夜深。”写得尤其蕴藉。二十六

吴中七子有赵损之却没有张少华,二人交情很好,忽然半途二人产生矛盾,都向我诉说不平,而我也不能劝解他们。不到十年,张少华中举后死了,赵损之也在金川殉难。

史弥远说:“早知道人生如泡影短暂无常,后悔活着时反目成仇至死不和。”唉!说得太对了!张少华写《苏堤》三首说:“湖水拍打着堤岸,岸上的游人手拉手唱歌。笑着指点那水边的杨柳,那一枝刚睡醒春意最多。”“碧色的琉璃瓦十分干净,夜空中的云彩十分轻盈,箫管没有声音露水清新。最好是在柳荫花影里,月光如水踏莎而行。”“船挨着船有琵琶声,邻船停浆寂静无声。云母窗里透出美人的影子,亭亭的身材映照在纱窗上。”有《消夏》诗说:“太渴了能一气喝下七碗茶水,太热了晚上愁眉苦脸地对着桌上的三根蜡烛。”二十七

王道士至淳有诗句说:“东风大多是不知情的东西,把春光都吹老了白昼显得愈来愈长。”黄星岩有诗句说:“饭后睡一觉已成为惯例,五月里,怎会觉得白天长。”陈古渔有诗句说:“在晴朗的冬天里静坐也觉得白天很长。”三首诗都押“长”字韵,写得都十分精彩。二十八

朱草衣写《哭槎儿》说:“罗浮在南海历经春夏秋冬,烟水云山路隔万重。前天寄去的信皮上,用红笔写着让你开启。”洪銮写《赠徐小鹤》说:“早早离开讲座写离居的话,知己难以重逢离别又很长久。正好开门碰上了送信的人,接到你的三月十三日的信。”严冬友写《忆女》说:“料想你这时候靠着母亲坐着,看你母亲写信寄往长安。”三首诗,人们争相传诵,认为写得亲切自然,不知它们都出于王次回的《过妇家感旧》诗:“回娘家时哭得十分伤心,把二楼的梳妆楼锁好,空留下你的墨迹还在,落款是丙寅年三月十三日。”二十九

我辞官四十年,长时间不读《缙绅》,偶尔有送来的,读了也都不认识上面的人。偶读赵秋谷的《题缙绅》说:“没有可以容我的位置,渐渐大多都成为不认识的人。”读后不禁为之一笑。

赵先生是康熙己未年的翰林,到乾隆己未年,身体还十分强健,只是两眼看不见东西了,和我是先后同年。相传他写《谭龙录》大骂王阮亭,我要来看,也没有什么与王阮亭水火不相容处。先生名叫执信,因为在国忌日演戏而遭弹劾,故而有诗句说:“可怜听一曲《长生殿》,以至于耽误了功名直到老死。”三十

祝太史字芷塘,拿他的诗集让我看,我献了一些小意见,太史十分赞许。别离之后从京师给我寄一首《寄怀》说:“你是旷世之才名气很大,做一名游仙福气无边。江河永恒地流着,松柏四季长青。酌酒祈求不要苍老,抚育后辈能听到更多的美妙之音。平生快乐的地方,古人也不能与你相比更何况今人!“一个人躲在屋子里,你也返回了乡里。重新见面都高兴地大说大笑,二十年来让我为你倾倒。写文章像丁敬礼,赋诗像木元虚。何时能再演奏《秦淮曲》,相逢盼来日。”三十一

咏古诗有寄托当然十分妙,也得要读者能知道你寄托的意思,而后才觉得你的诗写得好。

卢雅雨先生身长不满三尺,人叫“矮卢”,故而写《题李广庙》说:“在人间自有千秋容颜,不在乎骨相中是否有封侯相。”薛皆三进士,门生很少,写《题桃源图》说:“桃花不加拒绝,源头来路要靠自己去找。”我病好后补官,不到四十岁,写《题邯郸庙》说:“黄梁美梦还不到做完的时候,这样的梦又何妨再做一回。”三十二

从古到今只要有权贵当朝,没有人能和他们和协一致的。宋人有《登山》诗说:“一直到天门最高处,不能容物只容自身。”唐人写有《闺情》诗说:“要不是身和影是一体,未必就能相互容忍。”《宫词》说:“听说有新的美人进来,六宫粉黛全都默默无语一齐忧愁。”又说:“三千宫女像花一样美丽,哪个春天没有哭过呢?”都可以说是说尽世情。三十三

人有满肚子的学问,却无处施展,应当去钻研考据的学问,必会自成一家。其次,是写骈体文,尽可以大肆铺排,何必借诗去卖弄呢?自《三百篇》到今天,凡是诗歌能留传在世的,都是有灵性的作品,没有堆杂起来的诗文。只有李义山的诗,稍微多一些典故;然而都是由才情为中心,不专门地填词造句。我续司空表圣的《诗品》,第三首便是“博习”,讲诗歌创作必扎根于学问,所谓不先剔除糟粕,又怎么能获得精英呢。

近来见一些写诗的人,全是糟粕堆砌,琐碎零星,就好像剃和尚的头发,拆袜子上的线,句句加注,这是将诗当考据来作啊。考虑到我讲的诗歌危害,因此续元遗山的《论诗》,最后一首说:“天底下有叫泠痴的人,误把抄诗当做写诗。抄到钟嵘《诗品》的那一天,就应该是他了解什么是灵性的时候了。”三十四

宋人谈论诗歌大多令人不可理解。杨蟠写《金山》诗说:“天尽头有楼台横在北固,站在楼上夜深万家灯火时可以看到扬州。”这的确是金山,不能移动更换啊。而王平甫认为这是牙人量丈地界的诗。严维说:“柳树低垂的池塘里流水缓慢,花开的地方夕阳迟暮。”这明确写的是静境,没有人道破罢了。而刘贡父认为“春水慢”就不必是“柳坞”。孟东野写《咏吹角》一诗说:“像是打开了孤独月亮的开口,能倾诉星星坠落时的心情。”月亮没听说过开口,星星又忽然有了心事。太穿凿附会了,而苏东坡却称赞为奇妙。这都是所谓的好恶故意跟别人不同呀。三十五

我平素仰慕山左高凤翰的名气,却不能见一面。初之朴太守为我读他的《送人》一首,说:“你为什么昨天来,让我们青灯绿酒欢乐之极,你为什么又要今天离去,挽断了马鞭也留不住你。你来来去去总伤神,不如悠悠的陌路之人。”高先生字南阜,晚年胳膊有病,以左手写字。卢雅雨哭他说:“再散发千金也要托着钵去施舍,已残了一臂仍要写文章。”高南阜珍藏着一方卫青的印,临死时,赠给了陕中的刘介石刺史。此印为斗纽方寸,篆法虽然很好,但是经过火烤,我见了,颇不当回事。《明史》里记载也有一个卫青,此印未必就是汉大将军卫青的真东西。三十六

苏州有个袁钺秀才,自号青溪先生,痛恨宋朝的儒家之学,写书数千言,专门驳斥朱熹。人以怪物来看待他。他年已八十多岁,还生了儿子,善于看病工于书法,诗歌大都是自己随心所作,不落古人俗套。

他有《明觉寺题壁》一首说:“灯火荧荧满法堂,僧人性爱清静却偏偏繁忙。也知道做世上的逍遥人,在上界去踏月吟诗。”《夏日写怀》说:“风吹过去静听松子落地,雨后闲来无事细数草药苗的多少。”《冬暖》说:“好像怜悯破旧的皮衣还留在当铺里,太阳推开薄雾慢慢升了起来。”挺见他的性情。青溪先生解释:“唯求则非邦也与?惟赤则非邦也与?”都是夫子的言论,不是曾点问的。人们都引认为怪。不知道《论语》何晏有过古注,原本就是作这种解释。宋朝王旦十分恼怒人把“当仁不让于师”中的“师”字作“众”字解,认为它有悖于古意。却不知道此说出于贾逵,并非杜撰。少见识的人,把不怪的事也认为奇怪。三十七

元遗山讥笑秦少游说:“有情的芍药含着春泪,无力的蔷薇卧晚枝。拈出昌黎先生的‘山石’句,才知道你写的是女郎的诗。”这些论点十分错误。芍药、蔷薇,原是性近女郎,不近山石的,二者不能相提并论。诗题各有各的境界,各有各的宜称。杜少陵的诗,火焰万丈,然而也有“香雾缭绕着湿湿的黑发,清辉照着玉一样的手臂”,“纷飞的蝴蝶相互追逐,并蒂的芙蓉成双成对”这样的句子。韩愈的诗,语气硬邦,然而“银烛还未烧尽窗户已透出曙光,美女喝醉酒坐在那里平添春色。”又怎么不是女郎才能写出的诗?《诗经·东山》说:“那新的确实好,旧的又怎么样呢?”周公是大圣人,看来也十分善于戏谑、幽默。三十八

抱着韩愈、杜甫来凌架于别人之上,而又粗手笨脚的,这叫做权门托足。模仿王维、孟浩然以示清高,而又说话吞吞吐吐的,这叫贫贱骄人。开口就讲盛唐以及好用古人韵的,叫作木偶演戏。故意走宋人冷僻诗径的,叫作乞儿搬家。喜爱叠韵、次韵、剌剌不休的,这叫村婆絮谈。一字一句,自注来历的,叫作古董商开店铺。三十九

我歌咏《春草》,一时间和我韵的人很多;独有徐绪和用“人”字韵,说:“踏在无边的草地上前方似乎没有路途,埋玉很深原来大有人才。”我为之叹绝。

其他的像周青原,说:“拾翠人暗暗丢下小金钿,绣裙低碍踏青步。”严冬友说:“坐在小花苑里心驰千里之外,梦去朱门又是一年。”龚元超说:“春回大地人是难以预测的,为什么门前的柳树还无动于衷呢?”李炯参将说:“旷野有人知道酒醉醒来,荒园无主草长得高低不等。”这些诗作虽然都很好,却不如徐绪的沉稳。

只有程鱼门有“随春同来不同去”,七字觉得十分大方,可惜没有把全首诗记下来。四十

写古体诗,最迟不过两天,就能写出佳作,写近体诗,有时竟然十天也写不出一首来。为什么?因为古体诗地位宽徐,可认使才气横溢;而近体诗的妙处,在于不着一字,自得风流;追求自然不成,人力也没什么办法。

现在有人动不动就轻视近体,而看重古风,大概是因为对于此道还没有尝出甘苦来。叶书山庶子说:“你说的固然对。然而人的功力不高,自然天成的妙句也不会无由而来。虽说是天音也要从个人功力中求得。”这话很有道理啊!四十一

诗人家数很多,不可以抱着一个人的言论,就自认为是,而妄自菲薄前辈。要知道王维、孟浩然的清幽,却不可以施于边塞。杜甫、韩愈诗文矫健,未必便于谱成音乐传唱。沈俭期、宋之问诗文庄重,到了山村野地也就显得粗俗。卢仝险隆,一登上庙堂则十分粗野。韦庄、柳三变诗风隽逸,却不适合写长篇。苏东坡、黄庭坚下笔瘦硬,在写情上不拿手。悱恻芬芳,这种情调没有温庭筠、李义山、韩偓不行。属词比事,不是元稹、白居易、吴梅村就不行。

古人各成一家,早已留名而去。后人不得不兼从他们的各项优缺点,根据题目来行事。虽然才力笔性,各有所适合的,不容勉强;然宁愿藏拙而不去写还行,如果护自己的短处,反去笑别人的长处,就不行了。

所谓的以宫笑角,以白色诋毁青色,叫作陋儒。范蔚宗说:“人们都认识了同体的好处,而忘了容忍异样的美德,这是个大毛病啊。”蒋苕生太史写《题随园集》说:“古来只有这几个笔杆,奇怪的是你都有他们的长处。”我虽然不能担当此话,而心底却暗暗向往。四十二

古人的门户虽然有各自的标新立异,然而也各有传承。像《玉台新咏》、温庭筠、李义山及西昆诗人得力于《风》。李白、杜甫文章有力,得力于《雅》。韩愈、孟浩然写诗奇峻,得益于《颂》。李贺、卢仝的险怪,得力于《离骚》、《天问》、《大招》。元稹、白居易的七古长篇,得益于初唐四杰;而四杰又得益于庾子山和《孔雀东南飞》诸乐府。

今天的人一见文字艰险,便认为文体不正。不知道“载鬼一车”,“上帝板板”,已见于《毛诗》、《周易》啦。四十三

诗宜朴实不宜取巧,但是必须是大巧后的朴实;诗宜谈不宜浓,然而又必须是先浓后淡。这就像大贵人,功成宦就,散发解簪,便是名士风流。如果是少年纨裤,就作此种姿态,就应当鞭打责怪他。富人家雕金琢玉,别有规模;然后再用竹几藤床,就不是村夫那种贫穷的样子。四十四

牡丹诗难写出色,唐人写的“国色早晨似乎酒醉未醒,天香夜晚直袭人衣”的句子,不如“嫩得怕人看见就伤害了,娇美得让人觉得会被太阳烤得消失了”写得传神。其他的像“因为价高没人过问,因为太香了连蝴蝶也难以亲近。”别有寄托。“买来栽在池馆里怕没有地方,看到子子孙孙能有几家。”写得别有感慨。宋人说:“要看一尺春风面。”十分俗气!本朝沙斗初说:“艳薄但妆扮十分庄严经常自重,明明没有醉却要人扶。”裴春台说:“一栏并力显示出春色,百花甘心侍奉它的盛名。”罗江邮说:“未必美人就多富贵,从没有过仙子不楼台。”胡稚威说:“不只要冠压三春颜色,真的能使人一世倾心。”程鱼门说:“能教北方也成为香的世界,不负东风的就是这种花。”这几联,足以和古人抗衡。元朝人写《贬牡丹诗》说:“枣花虽小但能结果,桑叶虽粗但能转化成丝。只有牡丹开得像斗一般大,不成一事又空枝。”晁无咎写《并头牡丹》说:“月亮下应该相互做伴低低私语,东风吹来各自都有各自的忧愁。”四十五

诗以比兴为最好。王孟亭箴舆镇守怀庆的时候,和卢焯中丞同年。王孟亭遭弹劾被罢了官。

二十年后,卢焯为浙江巡抚,王去拜见他,卢焯待他十分优厚,并答应为他荐举。而王孟亭感叹自己老了,不想再谈往事。有《西湖小集》诗说:“再移画船春已经老去了,重拨红色的琴弦反而生出怅恨。”四十六

江阴明经翁照,字朗夫,住在嵇相国家。相国不和翁朗夫唱和就不吟诗,人称他为“诗媒”。雍正乙卯年,以博学多闻被推荐。朗夫写诗作谢说:“此身得以遇上裴中令,不去香山老此一生。”一时广为传诵。朗夫写有《春柳》诗说:“千里相依的只有晚上的月亮,一生消受的只有东风。迎来桃叶女似曾相识,猜出她的小名叫杨枝。”都是很漂亮的诗句。平生有谦逊的癖好,拜起不绝。年已八十,还熏衣装饰容貌,一点胡子也不留。我们第一次相见,我知道他多礼节,就先跪叩头,多时也不起来,先生感到愕然。我告诉别人说:“我今日谦逊得超过朗夫啦。”四十七

李啸村写《虎丘竹枝词》,已经非常新艳了。而杨次山先生有《西湖竹枝》。却更超过他。

李啸村说:“与池塘并行面向东西的路走七里,便看见侍女如云一样多。才到寺门欢喜地,一时间花下竹笋都没有了。”“仰苏楼畔悬着石梯、弓鞋一步一步十分可怜。五十三级台阶心里暗暗地数,又扶靠着阿娘的肩。”“佛前烧香表示我的一片心,佛祖头上的云彩低覆落在花尘中。不妨向它诉说痴儿怨女的心事,那有如来佛来笑话我呢。”“从你的女装里认你的往昔模样,只是少穿了一串佛珠。难道是闺中人真的好道,我就是爱穿在水田劳作时的衣服。”

杨次山说:“自己翻开黄历找一个好日子,几日前约了邻居。郎自要晴我要下雨,要微雨散尽闲人。”“挑衣服来适合自己很难,回来时十分闷热去时却很寒冷。侍儿懂得人的心意,穿着薄薄的棉衣来信找过一个安静的夜晚。”“天刚晴的时候是好天气,香风吹来连地下也充满香气。花显胭脂的颜色山显黑色,西湖今天也显得浓妆打扮。”“乌油漆出的小轿坐在里边,薄薄的窗纱好像没有一样。从里面看人就是那样,不知道别人从外面看我是否模模糊糊?”“时新的梳妆打扮出新意,到鄂王坟上来回转。抬头一笑匆匆而去,不避生人避熟人。”“游人鱼贯而行,在人群中自己估量自己的美貌是否引人注意。老婢女打头娘押尾,垂鬓娇女夹在中间。”“在女子中有别样才干,时新的衣服很称身材。谁知在百褶罗裙上,也画了西湖十种景色来。”“洁白的石头相互敲击露出火红的光,衣服里私自藏着小金筒。口中出气如兰,不知是谁站在下风中。”“按着火发站在台阶上一会,贴地的弓鞋一寸大小。在长堤上来回走动没有力气,麻烦别人搀扶着登上孤山。”“白船青酒挟带歌妓游玩,歌妓声音轻脆地叫着前方是苏州。明知道这个地方境色美丽动人,偏要违心称赞虎丘更好。”“‘哨悄的保密行踪,轿子挂着绿帘子。毕竟难以防备轻轻的风,故意拣人多的地方掀帘子。”“朋友的兴趣都十分相通,里外湖桥都是相通的。美丽的容颜笑如花开,刚才分开了走现在又碰了。”“画船回来时一字排开,梳妆镜里映出的容颜美丽动人。夕阳下时独上长堤站立,在花丛中捡起了一支小凤钗。”

黄莘田先生写《虎丘竹枝》说:“昏暗山崖上的老树长满了山藤,透过树叶可以看见小屋里的灯光。不怕衣服受风露侵袭,高高地坐在楼上吹笙。”“斑竹做的灯笼有者过去的恩情,湘妃竹上一节节地都写满情恨。吴地的女子都爱穿漂亮的衣服,个个拿钱买眼泪。”“用琉璃砌成的八角亭,寒冷的星辰倒映在剑池的水中。天生的一块笙歌台,留给后人坐在这儿听。”“画鼓声声红牙板清脆悦耳节拍十分紧凑,昆山法部的调子又有了新花样。顺郎年少而何戡已经老了,还要在海燕亭前较量一番。”“楼前手拿玉杵红牙板,帘后灯光下坐着喝茶。正是十五岁的妙龄少女,四更天里还插着满头的花。”“坐着画船隔着竹帘感到水的清凉,衣带盈盈隔水也能闻到香味。最漂亮的是一行乌桕树,遮住了坐在红船里的美丽女郎。”

又有《西湖竹枝》说:“画罗纨扇像云一样多,细草新泥簇拥着蝴蝶裙。自己孤单愤恨与儿女之事又有什么相干,踏青的时候争着去岳王坟。”“梨花无主草色常青,金缕衣服歌声凄惨花容无色。魂魄都留在了这松柏路上,西陵这时正有梅雨下个不停。”

三个人的《竹枝》词,都冠绝一时。又,程午桥太史有《虹桥竹枝》说:“青青的溪水碧绿的水草都显得悠闲自得,花天酒地中容易让人感到忧愁。月亮暗下之后人影散去,冷冷的萤火虫却飞上了楼。”“米家的画船里只有琴和书,秋水又长了二尺多。管弦声声回船很晚,桥边的屋子里已有了灯光。”“游人争着呼唤酒家的船,儿女心情更是可怜。还没有出水关三四里,家家女子都打开窗户整理梳妆。”“早晨天阴与傍晚天晴都不讨厌,百花倚着园林而生。梨花是红色的杏花是白色的不要呼叫出声,小心帘子后面有人叫这样的小名。”“法海桥头有酒楼半间,水嬉烟火热闹非凡。笑那个躲避客人的扎着双环的小姑娘,用手挑起一半的帘子侧着头在看。”四十八

岳大将军名钟琪,是一代名将;长得容貌奇伟,食量过人,却工于吟诗。丙辰年赦归后在四川的百花洲种菜。尹文端公赠诗说:“他日玉书传诏的那一天,江天何处去找渔翁?”没过多久,朝廷的军队征伐金川,果然重新起用了他。写有《过邯郸题壁》说:“只因还没有结束尘世间的事,才又作了一场封侯梦。”周兰坡学士祭告西岳,路过僧壁山岩,见上面题的诗很好,字也写得漂亮,落款是容斋,他不知这就是岳钟琪公啊。四十九

明瑞将军,在缅甸殉节而死,皇上赐谥号为忠烈,他工于吟诗。有《雨中过石门》说:“自己可怜自己是带弓箭的远行客人,独自立在溪边寻找渡船。”《元夜归省》说:“田野上的傍晚炊烟飞得像白练一样,渡口还留有残雪,踏上就像踩在沙子上。”《送弟瑶林使乌斯藏》说:“冷了就分战袍取暖,渴了就饮一刀之血。”这都是名句。

他的弟弟明义,字我斋,诗写得十分娴雅。有《醉后听歌》说:“平整的马路边上种着萧萧的柳树,欢娱一场回头就发现已经分离。可怜骄傲的马性情和我一样,一步一徘徊不肯往前走。”“凉风吹面酒初醒,马上推敲诗歌,鞭子就没停过。寄语金吾城门不要关上,梦中还要再来听。”

名门闺秀,都被婆婆赶出家门,因此有陆游惭别唐婉的遗恨。最后娶了都统常公的小女儿,夫妻俩感情很好。征伐缅甸的时候,夫人写送行诗,有“但愿像并蒂莲一样一起凋谢”的句子。后来明将军果然战死了,而夫人也跟着上吊死了。五十

京城有一惯例:凡是缙绅大夫到别人家陪同吊丧,听说前辈来了,要换吉服相见,然而有换的也有不换的,因为来客未必都是前辈。

我一次陪吊到甘大司马家,忽然听说徐蝶园相公来吊丧,满堂人都换了衣服。徐蝶园名元梦,是康熙癸丑的进士,和韩慕庐同年,满朝公卿,都是他的后辈。当时已九十多岁了,短小身材红鼻子,面上很少胡须。诗哥学盛唐风格。有《送人出塞》诗说:“你到了居庸关的北边,应该让一只大雁回来送信。无边沙漠让人怀疑是到了尽头,山峰露出缺口似乎是天门大开。太阳下去时关隘都关上了门,秋风瑟瑟万马奔腾。勉力服这回劳役,不要登上望乡台。”大学士徐舒字赫德,是他的孙子。五十一

苏州有个逸园,离城七十里,在西碛山下,面临太湖。园里有古梅一百多棵,环绕左右,溪流潺潺,有石桥可以渡过。登里边的滕啸台,望远方的飘渺诸峰,会有天际神仙的想法。主人是程钟,字在山,是一名隐士。妻子号生香居士,夫妇俩都能写诗。有绝句说:“高楼经常没人来,只有妻子前来问字。”可以想见一家人的风雅程度。我到邓尉家看梅花,去访问程先生却没碰上面。第二天,程钟入城拜访,须眉间透出清古之气,劝我继续往前游玩。而我匆匆启程,过了一年又到苏州,程钟君已去世了。记得他有《杂咏》一首说:“砍柴的人本来就在山里,山林太深隐没了路径。不见砍柴人,却听见砍柴声在山谷中回荡。”五十二

诗人写活对最妙。宋人有《赠某》一首说:“每回都把人民当儿子般爱怜,把稻子当孙子一样喜爱。”真山民写《咏杜鹃》说:“归家的心千古不灭头发却难以变白,啼血使万山四处都开红花。”华亭的李进写《哭友》说:“先生的夫人为你写诔词,遗稿都交给了后死的朋友。”

王介祉写《咏牡丹》说:“相公自己进来姚黄种,妃子却爱吟李白的诗。”李穆堂写《贺安溪相公生子》说:“这中间原来必定会有的,几日之后仔细分辨却没有了。”

沈淑园写《登陶然亭》说:“每回都是重阳节来这里,约好了再三游玩此地。”

胡宗绪祭酒写《赠友》诗说:“两个人拍手齐声大笑,一路同行到小姑山。”都是活泼生动的妙对。五十三

扬州为盐商聚集的地方,风俗崇尚靡烂奢侈。崔应阶尚书写诗说:“连青山也讨厌扬州的俗气,多少峰峦都不肯过江去。”郑板桥写诗说:“家里生了女儿都先教曲子,十里栽花当做种田。”五十四

常熟的陈见复先生是国内知名的经师,写诗又极有风韵。有《悼亡》一首说:“出了门孤单单地回家来求你做伴,和你窃窃私语居然有名流韵味。你在于陵一定十分寂寞不再做鞋了,他年谁给你追谥黔娄?”“何必要在下辈再订约会的时间,相逢就在做梦的时候。夜里月落乌啼人又在哪儿呢,又变成了别一番的离别。”陈先生中了进士,没参加殿试就回去了,说:“马儿健壮即可知已到冀北去,浆声柔和便可觉出来到江南。中了举后有花做伴,我离去时和落第人没什么两样。”五十五

钱稼轩司寇的女儿,名叫孟钿,嫁给崔龙见进士。崔龙见做富平县令。严侍读从长安归来,夫人厚赠了他。严问:“到了江南,你想让我带回点什么做答谢?”回答说:“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寄来袁太史诗集一部。”她风雅到这种地步。因读她的五言诗说:“啼叫的鸟儿空绕着树飞,残梦被钟声惊醒。”有《浣青集》流传于世上。她之所以号浣青的原因,大概是想集浣花、青莲二者为一的缘故。

夫人通晓音律,曾在秋帆中丞的酒席中,听客人弹琴,说:“角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