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的衰落:文明的征程(《埃及四千年》《耶路撒冷三千年》的历史均源起这部书;它将告诉你地中海如何塑造西方文明;美国古典史学科奠基人布雷斯特德经典之作)(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美)J.H.布雷斯特德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地中海的衰落:文明的征程(《埃及四千年》《耶路撒冷三千年》的历史均源起这部书;它将告诉你地中海如何塑造西方文明;美国古典史学科奠基人布雷斯特德经典之作)

地中海的衰落:文明的征程(《埃及四千年》《耶路撒冷三千年》的历史均源起这部书;它将告诉你地中海如何塑造西方文明;美国古典史学科奠基人布雷斯特德经典之作)试读:

目录

CONTENTS

开篇 欧洲的古人类

一、古代欧洲先民

二、早石器时代

三、中石器时代

四、晚石器时代

第一章 金字塔时代的埃及

一、最早的埃及人

二、金字塔的主人

三、金字塔时代的繁荣

第二章 帝国时代的埃及

四、尼罗河上追溯埃及封建时代

五、帝国的开创

六、埃及帝国的鼎盛时期

七、帝国的衰落

八、古埃及文明密码的破译者

第三章 西亚:巴比伦尼亚

九、西方文明的进化图景

十、肥沃新月的冲突与融合

十一、苏美尔人及其与闪米特人的冲突

十二、萨尔贡时代——闪米特人的第一次盛世

十三、新月联盟——苏美尔人与闪米特人的融合

十四、汉穆拉比统治下的巴比伦尼亚

第四章 亚述与迦勒底

十五、早期的亚述及其敌人

十六、亚述帝国(约公元前750年至公元前612年)

十七、迦勒底帝国:最后一个闪米特帝国

第五章 米底-波斯帝国

十八、印欧民族的扩散

十九、雅利安民族琐罗亚斯德

二十、居鲁士与波斯帝国

二十一、波斯帝国的文明(大约公元前530年至公元前330年)

二十二、对波斯文件与楔形文字的破译

二十三、波斯宗教对波斯帝国统治的影响

第六章 希伯来人与东方的衰落

二十四、巴勒斯坦:希伯来人定居之前的居民

二十五、希伯来人定居巴勒斯坦,建立希伯来王国

二十六、两个希伯来王国

二十七、亚述和迦勒底摧毁希伯来王国

二十八、被流放的希伯来人,波斯解救希伯来人

二十九、东方的衰落,对东方文明的回顾

第七章 欧洲文明的发端——东地中海世界的崛起

三十、欧洲文明的发端

三十一、爱琴海世界的岛屿

三十二、爱琴海世界的大陆

三十三、北地中海地区的新发现——东地中海世界的崛起

第八章 希腊人征服爱琴海世界

三十四、希腊人进入爱琴海世界

三十五、希腊人从游牧到定居

第九章 希腊的君主时代

三十六、爱琴文明遗产——腓尼基商业的发展

三十七、腓尼基人给欧洲带来了字母

三十八、希腊战士英雄赞歌

三十九、最早的希腊宗教及早期发展

第十章 贵族时代的希腊

四十、君主制的消亡,贵族的统治

四十一、贵族时代的希腊扩张

四十二、贵族时代的希腊文化

第十一章 手工业革命——僭主时期

四十三、手工业和商业的革命

四十四、民主权力的兴起——僭主时期

四十五、僭主时期的文明

第十二章 击退波斯

四十六、波斯人的到来

四十七、击退波斯人和腓尼基人

第十三章 雅典和斯巴达的争霸

四十八、雅典与斯巴达的冲突

四十九、民主的胜利——雅典帝国崛起

五十、金钱决定的胜负——第一次伯罗奔尼撒战争

第十四章 伯里克利和雅典的繁荣

五十一、雅典人的社会生活

五十二、雅典的智慧——技艺与哲学

五十三、雅典之美——艺术和文学

第十五章 雅典帝国的灭亡

五十四、暴政导致衰弱——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争

五十五、第三次伯罗奔尼撒战争及雅典帝国灭亡

第十六章 最后的城邦战争

五十六、民主的衰落与斯巴达人的专制

五十七、底比斯——希腊时代最后的统治

第十七章 伯里克利之后的希腊文明

五十八、建筑雕塑绘画

五十九、宗教文学思想

第十八章 亚历山大帝国

六十、马其顿的崛起

六十一、亚历山大的征服

六十二、亚历山大的统治

第十九章 亚历山大的后继者

六十三、帝国的继承人

六十四、希腊的衰落

第二十章 希腊化时期的文明

六十五、城市建筑艺术

六十六、科学发明、图书馆与文学

六十七、教育哲学宗教

六十八、希腊化世界的形成——市民和城邦的消亡

第二十一章 罗马征服意大利

六十九、西地中海世界

七十、罗马的草创

七十一、共和时代来临

七十二、征服亚平宁

第二十二章 罗马共和国的统治与征服

七十三、罗马共和国统治初期的意大利

七十四、罗马和迦太基的竞争

七十五、西西里争夺战

七十六、汉尼拔远征和迦太基灭亡

第二十三章 地中海帝国的建立和衰落

七十七、罗马在东地中海的扩张

七十八、罗马共和政府与罗马文明

七十九、罗马城市和乡村的堕落

第二十四章 百年动荡与共和国的灭亡

八十、共和制与贫民的对立

八十一、马利乌斯和苏拉的统治

八十二、庞培和恺撒的事业

八十三、帝国的黎明——百年内战的结束

第二十五章 帝国时代——奥古斯都及其继承人们

八十四、奥古斯都的统治

八十五、奥古斯都时代的文明

八十六、第一个百年和平的终结

第二十六章 帝国时代——皇帝、军团以及法律

八十七、第二个百年和平时期的罗马皇帝

八十八、罗马的行省制度

八十九、罗马——世界的中心

九十、基督教的壮大

九十一、第二个百年和平结束

第二十七章 百年革命——罗马帝国分裂

九十二、帝国内部的衰败

九十三、百年革命

九十四、东方式的专制统治

九十五、帝国的分裂——基督教的胜利

第二十八章 野蛮人的胜利与古代的结束

九十六、野蛮人的入侵与西罗马帝国的灭亡

九十七、教堂的胜利及其对西方的影响

九十八、东方的最后一次崛起与近代欧洲国家的雏形

九十九、回顾

开篇欧洲的古人类一、古代欧洲先民

人类是在与哺乳类动物的长期争斗中渐渐地变得强大起来,以至于在自然界中找不到对手。

在几世纪前北欧的一些村庄之中,依旧可以看见森林狼在街道上捕食儿童,或是在密林深处穿行。即便是在现在的印度,依然时常会发生人类被老虎袭击的事件;现在的非洲,人类依旧是狮子口中的食物。但是,远古时代的一些哺乳动物尽管有着强大的力量却并没有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没有逃脱掉被灭绝的命运。它们因为没能适应自然界的变化而最终消失了。人类却在面临同样残酷的自然变化的时候存活下来并不断壮大。在与自然界中其他哺乳动物争夺生存领地的过程中,人类的生存力得到了不断的提升。人类的不断进化使人类逐渐获得强大的力量,甚至在自然界中已经难遇敌手,而人类之所以难遇敌手的原因就在于人类学会了使用武器,即便是那些看起来很简单的工具,也让尼罗河下游的长颈鹿和大象灭绝了。千年之前的幼发拉底河上游平原,古代的亚洲狩猎者几乎让这里的亚洲象灭绝。存在至今的大猩猩很快也会从非洲的土地上消亡。之所以会产生上述的结果就在于人类使用的工具。随着使用的工具不断改良,动物种类的灭绝速度也在不断地加快。不少自然科学家认为,现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已经是哺乳动物时代的末尾阶段。

这个阶段是人类取得优胜地位相对比较显著的一个时期。人类获得这种优胜地位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人类的整个进化过程是较为缓慢的。现在的科学发现表明,大概在50万年前人类才开始逐渐进化。人类的生存能力是在漫长的时间里不断地与残酷的生存环境斗争中慢慢地提升起来的。这也使得人类成为自然界中第一也是唯一学会制作工具的物种。众所周知,不少动物是会使用自然提供的一些工具的——如木棍或者是石头,原始的人类也曾经是这样的。然而,早期人类并未满足于此,而是在此基础上学会了制造工具,迈出了这更为重要的一步。人类也由此得以与其他动物区分开,这源于早期人类发觉自然界提供给他们的工具诸如石头并不能满足他们实际的需求,难以完全符合他们实现目的的要求,因此,他们感到“不满足”——对于进步而言是至关重要的一个要素,那些具有创新精神的早期人类逐渐学会了改造这些工具,用石头对石头加以改造,加工那些石头使它们符合他们的实际需求。他们不再仅仅靠自然提供的食物维持生存,而是通过改造的工具主宰他们周围的世界。而这些工具也使得他们变得异常强大起来,凭借这些工具,无论是面对自然界那些有生命还是无生命的对象他们都能应付得了。对人类而言,这种制造工具的实践活动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它对人类整个发展进程持续产生着深刻的影响,它还改变了人类的生存环境。我们可以在此观察一下现在我们生活的世界,再与之前的历史作对比,我们就能够发现,曾祖父母听说过收音机、飞机但却没见到过。他们那一辈也很少有人乘坐过机动车。对他们而言在自己家中安装电灯或是电话是不可想象的。但他们的祖辈中大部分人一生难见一次机动车,旅行只能乘坐马车。然而,各类的工具被人一个个地发明出来了,并慢慢地改变着我们生活的世界。

我们不难想象,每一个新的创造发明都是在原有的发明基础之上创造出来的,就像马车与货车的出现少不了训练野马和发明车轮,船只的发明是海上旅行、贸易得以实现的条件;学会制造铁工具是因为发现了铁矿,而铁工具的出现成为切割石料的前提条件,那些壮美的高楼以及其他石料建筑都源于能够切割石头;再比如知识的传播离不开写作,而写作的基础是文字的发明。

若是继续追溯人类的历史,就能够发现早期人类只是一些比他们那个时代的动物稍强一些的野人。在那个时代中,早期人类也只能凭借自己的身体保护自身,需要找食物或是做一些其他事情。那个时代没有谁会教会他们技能,他们还不会取火,也没有语言。一切的事情,每一件工具都需要他们自己独立地、坚持不懈地学习、创造发明出来——不管是多么简单的工具。我们能够由此推断出,在人类原始心智产生的黎明之前还存在着一个原始人类并未产生制作工具的时期。人们可以这样认为,我们通过专业化的工具、设备以及机械等去开发自然的过程就是人类社会职业发展史。人类文明中社会、政治、艺术以及宗教等各个方面的发展都离不开不同工具的发明。现代文明象征物的代表是蒸汽机和内燃机,而几万年前旧石器时代的文明象征物就是石杵和石斧,“我们创造了历史”,这是亨利·福特说过的一句名言。的确,我们现在已经找不到没有掌握任何一种工具的人了——就像早期人类那样。然而,我们如今依旧能够找到一部分仍旧过着原始生活的群落。他们仍然依靠着早期人类的生活方式生活。通过对他们生活环境的研究,我们能够了解到一些早期人类的生活状态,就像英国人在大约一个世纪以前在塔斯马尼亚岛上发现的塔斯马尼亚人,他们几乎不会任何技能,浑身赤裸,不会制造弓箭之类的武器,也不会捕鱼,更不用说建造房子,他们没有驯养山羊、绵羊、母牛、马匹、狗等家畜,也不会种植任何农作物,他们不知道用黏土可以烧制瓷器,因而也没有装食物的罐子、盘子、壶等瓷质器皿。

塔斯马尼亚人的生活要求很低,既没有衣物遮体,也没有房屋容身,他们只是凭借着一些最为基本的生活本领就度过了漫长历史,迈出了前文明时期。他们仅仅学会了用火来取暖和制作食物。他们最好的武器就是那种在木棍顶部固定上石尖的长矛。他们还无法制作铁质的武器,因为他们还不知道铁的存在。他们通过石质长矛来狩猎、自卫。当然他们还有其他的一些生活技能,就像把石板边缘磨薄做成简单的石刀,用石刀来处理猎物的皮肉,还可以制作一些杯子、器皿和篮子——材料是树皮的纤维。然而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已经学会使用简单的语言,并且可以用这些简单的语言来讲述他们的生活状态。

我们依据塔斯马尼亚人的生活状态可以大体了解到早期人类的生活状态——人是如何通过与自然斗争而生存下来的,毋庸置疑,将我们人带入文明之中的就是生存斗争,就像我们前面所说到的那样。我们所能了解到的早期人类是如何进化的信息很少,然而,通过现在所发现的早期人类所使用的工具可以推断出,他们是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地理环境和原始状态中,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史前的欧洲人类是经历了数十万年之久的进化才进入到了塔斯马尼亚人那样的原始阶段。

欧洲史前人生活的环境与现在欧洲的环境是毫不相像的,那是一种原始风貌。茂密的原始森林在平原上生长,那里有潺潺的溪流,绿茵密布的河边,河马在到处游荡,热带植物丛中独角犀牛蛮横地到处冲撞,巨象身披近两英尺厚的毛在丛林中散步,高地上有数不清的野马在品味地上的草料,在林中栖息着成群的野鹿,温润的气候使得鸟类众多,处在史前的欧洲就在这种氛围中静静地沉睡着。

早期的原始人在欧洲的这片原始森林里不断努力着——为了生存下去,原始人不断地去寻找树根、种子等那些可以作为食物的东西,同时他们也非常警觉,静听他们身边的响动,时刻准备将那些进入他们攻击范围的猎物用简单制作的棍棒打倒在地——毋庸置疑,原始人类是使用树枝制作的木棒来狩猎的。原始人类在史前文明的某一个时期发明了简单的语言,这种语言是由用来表达恐惧、紧张、干渴或者是饥寒的某种声音逐渐发展演变而成的。当他们面临恐怖的景象——例如听到巨大野兽发出的声音或者是看到丛林深处有巨象出现时,在逃跑的同时还需要警告自己的同类有危险。原始人没有固定的住所,往往是追逐着猎物前行,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就会停下脚步。他们会在睡觉之前将获得的猎物用木质的小刀分割,狼吞虎咽地吃掉。但因为还不会取火,所以无法用火来抵御野兽,只能在野兽的叫声中战战兢兢地休息。

最终原始人还是认识到了火的重要性。我们可以这样来想象一下原始人类是如何认识火的,他们也许是看到了闪电在森林中引发的火灾,或者是看到过地中海周边的火山爆发。总而言之,他们意识到了火的存在,与此同时还感受到了火所具有的温暖和力量,最为重要的是最后他们还学会了取火的技能——钻木取火(图1)。最开始,火对于那些原始人而言是为了驱赶对他们有威胁的野兽,但之后他们又发现食物经过火的烧制后味道会变得更好,他们于是开始用火来制作食物。随后他们又察觉到矛头在经过火的烧制后变得更加坚固,于是又学会了用火来制作矛头。但他们依旧无法让木刀变得更加耐用,更加锋利,这时他们会用一些石片来代替木刀,渐渐地,原始人类学会了制作石器——根据自身的实际需求打造合适的石器。这是发生在几十万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期我们可以称之为石器时代。图1 钻木取火的澳大利亚土著这是一种极为简洁的取火装置,只有一根圆木棍和一块干燥的树干。只需要用双手不停地转动垂直放在树干上的木棍即可。只要摩擦产生出足够的热能就能够取火。

人类得以繁衍生存下来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人类可以通过制作的石质工具来应对野兽对他们的威胁。我们可以通过对那时的石器以及地质层上的原始人的遗骨的研究来判定人类早在非常久远的年代就已经出现在了地球上。但是,即便是在不久之前,不少人还简单地认为早期人类并没有留下什么遗迹,人类出现的时间是比较晚的。但在1714年的伦敦发生了一件趣事,当时的人在一封旧书信中知道了有一位药剂师就在伦敦附近的一片砾石堆中发现了一具大象的头骨以及一件燧石质作的武器。那头大象被认为是从罗马帝国运来用以打仗的战象,没过多久,这封信连同那件武器的草图发表出来了。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当时这一发现并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一直到六十多年前,也就是在那次发现之后的一个半世纪后,人类在地球上存在很久这一事实才被科学家们所关注。但那个时候美国处在内战时期,就像许多人在证据面前依旧不承认地球是圆的一样,许多美国人依然不愿意承认人类已经在地球上存在很久这一事实。

早期人类在制作石器方面的技能是不断进步的,从大约50万年之前遗留下来的石器我们能够推断出他们在不停的生存竞争之中都经历了哪些阶段。现在我们可以通过这些发现的石器推测出早期人类所经历的几个重要时期,主要有三个:早石器时代、中石器时代以及晚石器时代。早石器时代主要以打制石刃为石质器具的标志。中石器时代里,人类开始使用削制石刃为主的石质工具,一开始人们制造的是单刃的石质工具,随着工具的广泛使用,双刃石器也开始出现,这个时期还出现了历史上最早的长矛。考古学家们把早石器时代和中石器时代,统称为旧石器时代,而考古学家们定义的新石器时代则是以磨制石刃为标志的晚石器时代。在晚石器时代里,石质工具的制作更为精良。同样是先出现单刃磨制工具,再出现双刃磨制工具,而这一时期带柄的工具也开始普及,考古学家也发现了最早的钻孔石斧。图2 正在制作石质武器的美洲印第安人近处的印第安人正在拾起一块碎石,左手握紧,右手不断地在用石头敲击,加工燧石。中间那个印第安人正在举起一块燧石猛击岩石,将之击成碎片。最远处的那个印第安人正在撬一块大燧石。他们制作石器工具的技法很高超,制作的方式原始而简单。之后的千年间又发明了另外两种制作石器的方法,一种是通过挤压石片制作石刃,另外一种方式是通过打磨来制作石刃。二、早石器时代

史前的砾碛线河谷曾经有许多河流流经。如今,通过不懈地考古挖掘,史前在这里残留下来的物品向我们诉说着早期人类的一个神奇故事——他们对周围世界改造的故事。

我们通过考古挖掘出了许多石质工具(法国的考古挖掘活动最多)。挖掘出来的那些石器表明石器时代的猎人们在学会制作石器之后的几十万年是如何继续进化的。我们通过研究收藏在欧美博物馆中的石器,能够发现早期人类是怎样从削制粗陋的石器逐渐进化到制作非常完善的石头工具的(图3)。最具代表性的石器就是“拳斧”,它被用于当时的一切活动中。“拳斧”长8英寸至10英寸,下面宽上面窄,刀刃锐利,能够很简单地切割断枝,还能制作钻木取火的装置,同时还能制作棍棒。它之所以被称作“拳斧”,主要是因为在当时猎人们常常握着它窄细的一头,那时他们还不会安装把手。在欧洲以及欧洲之外的其他地方都发现过这种“拳斧”。可以说,这是我们迄今所发现的最早的人类制作的石器工具。图3 石质拳斧(早石器时代)人类最早的较为完善的石质工具——拳斧。拳斧的两端都可用作锋刃,但通常用手握住较窄的一端。最早出现的拳斧还没手柄,木柄和角柄是在更晚的时候才开始出现。有的拳斧上还可以发现佩带和使用过的痕迹。

欧洲史前的原始人生活极为不稳定,生活中处处充满着危机,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一些人因此而死去,另外那些人则继续生生不息。他们在生活和劳动中不断总结经验,改良拳斧,使拳斧变得更加好用。我们能够肯定,他们还用过一些木质的工具,但木质的工具易朽烂,所以我们对此无法确切地知晓。他们从未有过后世人类所拥有的东西,现在,我们能够对未来做出预测,但那时的人类却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与城市繁荣、农田辽阔的欧洲相隔数万年。几乎所有的野兽都是原始人的敌对方,原始人逐渐从赤手与这些野兽搏击发展到运用石器与野兽战斗。那个时期没有羊和家禽,也没有可供抚摸的狗。驯养技术出现的时期要比那个时代更晚。原始森林中的豺狼也许就是如今家犬的祖先。也许,现代家禽的祖先们早已在欧洲及其他地区绝迹,或仍然像野马那样,永远以野生的形式在森林中出没。

人们注意到在石器时代后期,人们赖以生存栖息的森林开始失去温暖的热带气候的保护,即便是现在的科学家也无法解释使热带气候渐渐变冷的原因。冰川正在不断地向南移动。阿尔卑斯山的山顶以及北极地区现在还是常年积雪。在那个时代,南下的北极冰川渐渐地覆盖了英格兰,甚至还覆盖到了泰晤士河南部。阿尔卑斯山的冰川则顺着罗纳河谷一路向南,一直到了如今的法国里昂地区。北美南部的冰川则以漂砾线为基准,“漂砾”就是我们如今所熟悉的砾碛或砾石堆。在冰川推动下砾碛开始向南移动,形成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砾碛线。在南部长岛可以看见这样的,西部的砾碛可以在俄亥俄州和密苏里州的河谷中看到。冰川在历史上有四次向南移动又有四次向北移动,即有四个酷寒时期。每个酷寒期后紧接着会是一个较长的温暖时期。但冰川每次出现的时间和强度都大不一样。图中波浪线表现出来的是周期性的寒暖交替特性。现在我们所处的温暖期是第四次。不久之前,一些非常粗糙的石器在英格兰被发现,制造这些石器的人很可能是处在冰川期之前。这说明,人类在冰川期之前——至少50万年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同时我们也可以了解到,石器的完善是逐步实现的。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被称为“始石器”的燧石,但是,始石器能否被称作人类的手工制品在考古界还存在着不同的观点。但显而易见的是,拳斧的出现时期是在一个温暖期,一些人认为是在距今至少20万年前的第二次温暖期,同时也有不少考古学家认为出现的时间是在距今约12.5万年至公元前5万年前的第三次温暖期,但无论如何人类手工业的发展史可以从拳斧的发现来追溯了。

那个时代的猎人们亲眼见证了冰川南移的壮观景象。他们所居住的茫茫原始森林被积雪和冰川所穿过,河谷和地面上的参天大树被无情地冲倒,大多数的动物逃亡南部温暖的地方。但石器时代的猎人们却没有离开这片土地,严寒的气候也渐渐地适应了。毫无疑问,他们经受住了冰川一次又一次的考验,早期石器时代的末期是在第三次冰川期来临的时候。被猎人杀死的野兽骸骨以及粗糙的拳斧被遗弃在山谷的石砾之中,如今法国、南英格兰的河谷的河床内在被史前冰川侵蚀之前,还有潺潺的河水在流淌。现在,史前在这里残留下来的物品仍然在向我们诉说着早期人类的一个神奇故事——他们对周围世界改造的故事。三、中石器时代

欧洲人在中石器时代就已经具有了非常了不起的技艺。在那个时代就已经有了“画家”和“雕刻家”。这些人类先民们在石器时代就已经开始渐渐产生关于灵魂的简单概念,并已经形成神灵的观念。

穴居生活一直持续了几千年,那个时候的人们仍然不会建造房屋,只好在岩石洞穴中居住(图4)。在那个时期,粗制的拳斧已经被更为精巧的石刃所取代,因为当时的人们已经学会了用一片坚硬的骨头顺着燧石边缘切削掉一层薄片,相比于敲打出来的石刃,这种切削掉的石刃要更为锋利,我们能够想象得出当时的人们在洞穴口制作燧石工具的生活景象,这对于人类而言又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在这个时期,人类还学会了如何抵御严寒——利用兽皮裹住身体,人们也由此开始穿上了衣服。图4 中石器时代的人就曾经居住在悬崖的洞穴之中,这个洞穴位于法国南部这幅图中的那个深色的洞口就是一个当时人类居住的洞穴的出口。在这个洞穴之中有属于中石器的精美壁画,能与这些壁画相媲美的也就只有西班牙阿尔塔米拉洞中的壁画了。洞穴的底部是废物层。

通过研究已发现的那个时代留存下来的洞穴人的遗骸发现,不管是在智力还是体形上,洞穴人与现代人都无法相比。洞穴人的体形很矮小,身高在4.8英尺到5.3英尺之间,眉骨向外突出,头颅向前倾,腰背弯曲,这可以说是早期猿人所具有的基本特征。这种原始人的骸骨是在1856年的德国发现的,发现的区域是在尼安德特地区,所以又被叫作尼安德特人。发现的这具遗骸已经经历了4万年左右的岁月。但是慢慢地尼安德特人被后来更为聪明的猿人奥瑞纳人所取代了——之所以称他们为奥瑞纳人是因为他们是在法国的奥瑞纳地区的洞穴中被发现的,当时一共出土了17具这类猿人的遗骸。奥瑞纳人包含了几类不同的人种——这几类人在体格上具有不同的特征。奥瑞纳人总体而言相较于尼安德特人体形要更为高大,脑容量也更大。但是,奥瑞纳人中的其中一支体形也较小,他们之中体格最为高大的也不过5.6英尺高,这一支奥瑞纳人的绝大多数身高都低于这一高度。奥瑞纳人中的另外一支“克罗-马戈农人”——他们也是在法国的洞穴之中被发现的,这一支中的人身高可以达到6.45英尺,可以说是这类人种中的巨人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奥瑞纳人与现代人更为接近,他们早在2.5万年前就已经出现在了西欧。依照血缘或是谱系学来推演,我们会发现他们与当代的欧洲人有着直接的关联。现在,在爱尔兰、威尔士、法国、西班牙及北非还有这类人的后代,我们可以通过他们的体格来推测。在手工制作方面,相比于尼安德特人,奥瑞纳人要更为精通。图5 燧石工具和武器(中石器时代)这些已经相当精细的工具表明在那个时代的猿人已经开始掌握要求很高的石器制作技艺了。这些锋利的石质利刃都是利用切削石片边缘的方法来制作的。表现最为明显的是右边的长条工具。燧石极为易碎,要是只用一片坚硬的石头来挤压燧石,往往会导致燧石断裂,所以必须要通过同时挤压两边的方法来制作,相比于早期通过打制的方法来制作加工石质工具,这种方法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图中的石质器具从右到左依次为刀、标枪头、箭头、削刮器、钻及各种带刃工具。

相比于尼安德特人只能打制单刃石器,奥瑞纳人已经学会了从两边切削燧石质作工具,并且制作的工具分工也更为精细(图5),已经能够制作凿子、钻子、锤子、抛光器和削刮器等工具。这类两边带刃的新石器十分锋利,可以用来切割制作兽骨和象牙,尤其是可以切(1)削驯鹿的角。象牙是由那个时期的猛犸象来提供的,鹿角是由驯鹿群来提供的。而这些象牙和鹿角又成为他们制作其他工具的材料。这些提供鹿角的驯鹿是在冰川时期被赶到南方来的。或许当时被猎人捕杀的驯鹿正在洞口觅食。图6 因纽特人正在投掷带投掷器的标枪图为猎人投掷标枪,猎人把标枪放在投掷器中,手握投掷器的一端,投掷器上有一个小钩,标枪枪柄抵在投掷器的小钩上。猎人将标枪投出,将投掷器留在手里。投掷时,投掷器相当于增加了臂长,使投掷的标枪更为有力。图7 猎人投掷器(中石器时代)图中的投掷器是由鹿角制作的,这是投掷器的两个不同侧面,形状像一个羊形,上面像一个羊的头部,下面像羊的蹄子。图B中的倒钩是用来固定标枪枪柄的,形状类似于图6的投掷器。弓和投掷器可以说是人类武器中出现最早的发射装置。

猎人们运用这些锋利的新式武器制作出了带有钩状的象牙标枪头。猎人将这种标枪头安装在长的木柄之上,做成了迄今为止我们所发现的最早的带有木柄的长武器。与此同时,他们还发明了可以随时带在身边的锋利的燧石匕首以及弓箭。为了让标枪的木柄和箭杆更加顺直,他们还发明了一种矫正器,这种矫正器是由鹿角制作而成的。为了投掷标枪的时候更加省力,他们还发明了一种更加精巧的器具——投掷器(图7),这些投掷器是由鹿角和象牙制作的,凭借这种投掷器,猎人们能够用更少的力气把标枪投掷得更远。在那个时代他们还学会了制作衣服来抵御严寒以及保护自己不被树林之中的荆棘伤害,他们的衣服是由兽皮缝制而成的,缝制这些兽皮所用到的是一种极为精致的象牙针(图8)——那个时代的猿人就已经学会制作针了。

这些新的武器使得奥瑞纳人在中石器时代成为一方霸主,那个时代罕有能与之匹敌的野生动物。中石器时代的猿人要比早石器时代的猿人更具危险性——对于那些野生动物来说。考古学家们在西西里的一个洞穴之中发现了至少有2000具河马的遗骸,毋庸置疑,这些河马都是被那个时代的猎人们所捕杀的。在法国的考古发现更是令人震惊,考古学家们发现奥瑞纳人捕杀了大量的野马,这些野马的骨头被丢弃在营火的周围,堆积起来的骨头形成了高达6英尺厚的骨层。如果把这些骨头铺到现在城市的空地上,就能够铺满四块50英尺宽、200英尺长的区域。在这些骨层之中,考古学家们还发现了骨哨。我们能够想象得到,当一天的奔波劳累结束的时候,猎人们满载而归,他们将骨哨吹响,向还在洞穴之中等待他们胜利归来的家族成员们发出胜利归来的信号。让人恶心的废弃物就堆积在洞穴周围。就在这些空气浑浊的洞穴之中他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长夜,然而他们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就在他们居住的洞穴之下几英尺的地方,一层又一层地静静地躺着已经超过几千年的他们祖先的骸骨(图9)。

让我们感到更加吃惊的是,奥瑞纳人在中石器那个荒蛮的时代就已经具备了雕刻和绘画这些极为精湛的艺术技艺。在北西班牙的一个庄园的洞穴之中,庄园的主人——一位西班牙贵族曾进去考察过,他在洞穴的堆积物之中发现了一些燧石和骨质工具。就在他被自己的发现所深深吸引的时候,突然间,正在这个采光并不好的洞穴中玩耍的女儿大叫起来,他的女儿指着洞穴的顶端对着他喊道“公牛!公牛”,这位西班牙贵族被女儿的举动吓了一跳,他顺着女儿所指的方向看去,一幅令人感到震惊的奇特景象展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位西班牙贵族激动不已,他开始细细地观察起这个洞穴的顶部岩画——这幅岩画所描绘的是列着队的公牛。虽然经过了一万多年的岁月侵蚀,但岩画上的色彩却依然艳丽。让人觉得有趣的是,虽然这幅岩画一直在这里上万年之久了,但似乎人们从来没向这个史前猿人所画的岩画投来过一次目光,谁会想得到发现这幅岩画的居然会是一个小孩呢。图8 象牙针(中石器时代)考古学家在法国的史前洞穴的废弃物中找到了图中的象牙针,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出,这些象牙针是被那时的猎人妻子所丢弃的,如果是在两万年前,这样的象牙针就没有被找到过。这些象牙针的出现可以说明,在那个时代人们就已经学会了通过将兽皮缝在一起的方法制作衣服。

我们如今已经难以找到足够的证据来证明那些早期的人类是否有着更为高级的生活状态。然而我们能够根据考古法学得到“中石器时代的人们就已经接受了神灵存在”的结论,在这个时期,原始人类就已经形成了并不完善的关于灵魂的概念,也可以说是他们逐渐形成了灵魂不朽的意识。考古发现,在一些洞穴的堆积物中能够找到一些尸骨上有饰品和石器,这也许就是在猎人死后,他们的亲友给他的陪葬品,这些饰品和石器也许就是死者生前经常使用或者是极为喜爱的东西。

为了使尸体免受其他的伤害,他们还用石头将尸体圈起来。令人感到惊奇的是那个时代的人们安葬尸体的地方即猿人遗骸被发现的地方是在他们分享猎物和居住的地方。历经岁月的变换,遗骨从洞底一层一层地堆积起来,一层遗骨压在另一层之上,从这种埋葬的方式我们能够体会得出当时的生者对于亡者的深深缅怀之情——一种精神的寄托。图9 山洞中的丢弃的废物以及人类遗物的剖面图(中石器时代)这个山洞在地中海边意大利海岸上的吉马蒂,在法国地界外。洞穴入口在左边,右边是后墙。我们可以看到洞中原来的岩石洞底,其上是30英尺厚的堆积物层。图中由A到I的黑线表示灰烬层。共有九层。每一层都由原始人保持许多年(虚影部分)。较厚的各层由兽骨、垃圾以及洞顶塌下的岩石组成。在(I层下)最低的几层中有犀牛骨(代表气候温暖时期),最上面几层中则有驯鹿骨头(代表气候寒冷时期)。这表明洞中遗物分属早石器时代和中石器时代两个不同时期。早石器时代在下,中石器时代(或驯鹿时代)在上。挖掘者在B、C、H和I层发现了五具尸骨,其中在C层发现了两具儿童的尸骨。最低层(I)埋葬的尸体距堆积层表面25英尺。自这幅草图绘好后,探掘者们纷纷光顾并不断向堆积物纵深挖掘,现已挖到距原堆积物表面60英尺深的层面。在此过程中,燧石工具和其他人类居住过的证据被不断发现。

现在冰川对自然留下的痕迹在欧洲依然能够辨别得出来。依据这些残存的痕迹我们能够推测出,冰川的回撤方向是向北,冰川回撤到现在的地方是经历了一个极为漫长的岁月,即便是冰川最后一次回撤离现在也有最少一万年了,甚至要更早。而造成冰川回撤的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欧洲大陆气候的变化,欧洲大陆的气候逐渐变得暖和起来,一直变到和现在的欧洲一样。我们由此可以推断出,那个在法国发现的中石器时代的猿人,是经历了一个长久的气候变迁过程,渐渐地适应了现在欧洲的自然气候和自然环境。工具制作的技艺在稳步地向前发展。虽然由于自然变换的原因导致这一时期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缓慢下来,但即便是这样,这一时期的发展还是为推动人类进入第三个发展时期起到了极为重大的作用。这第三个发展时期我们可以称之为晚石器时代。四、晚石器时代

当人们进入晚石器时代后,就已经开始居住在临水的木屋之中了。那个时代的人不仅是猎人还是渔夫。我们能够通过考古发现的营火痕迹推断出那个时代人们生活的场景,那是一种充满了生趣的渔火野趣图。这个时期出现了最早的家养狗,这些被人类畜养的狗是由豺狼驯化而来的。

晚石器时代人类居住的遗迹在欧洲的许多地区都能够找得到。当我们去研究这些晚石器时代的遗迹时,就不能单单考察法国及其邻边的地区,而是要把欧洲作为一个整体来加以考察。欧洲早期的人类部落是近水而居的,他们会把居住的地方集中在河流、湖泊的周围,也有把居住地安排在入海口位置的。所以当我们再去考察这一时期的时候,要把河流、湖泊和入海口作为重点地区加以关注。虽然我们很难精准地对这些栖居者的种族或民族加以辨别。图10 中石器时代猎人们的作品——象牙雕刻画(1和3~7),洞壁雕刻画(2)图中的工艺品约有一万至一万五千年的历史。1.猎人和渔夫的护身符——驯鹿和鲑鱼;2.凶悍的公牛;3.觅食的驯鹿;4.狂奔的驯鹿;5.人类妇女的正面和侧面肖像;6.嘶鸣的野马头;7.现在已经绝迹的猛犸象,从图中我们能够看出它的长毛和巨大的象牙。图11 木屋遗迹平面图(晚石器时代)图中的墙基是石头圈。一个粗陋的石炉放在左侧门旁,之所以将其修在屋门边为的是能够通风排烟。一圈篱笆组成了墙壁,为了使篱笆墙更为牢固,当时的人在篱笆上涂抹了泥土。烧制的陶土碎片就隐藏在这些石头圈周围的废物中。在这些已经出土的陶片上我们发现它的一面印有人的手指印,而另一面则印有篱笆的痕迹,几千年前的人类手印就印在这些陶片之上。这些陶片的形成是因为木屋发生的大火,大火在烧毁房屋的同时也将黏土烧成了这些陶片。

最早被我们发现的晚石器时代的人类居住地是在丹麦的海岸线上,在那里的海岸线上,形成了一条极长的木屋带,那是古代的斯堪的纳维亚人沿海建造的篱笆木屋(图11)。但是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些早期的斯堪的纳维亚人到底是属于哪个种族了。但是借由对木屋遗迹的考察,我们可以推断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在那个时期他们有着两种身份,他们不仅是猎人同时也是渔夫。在这里我们发现了一种十分简陋的船,这可以说是欧洲最早的船。晚石器时代的人们乘船出水,在水岸边的浅水区域能够捕获数量巨大的牡蛎,也能够极为小心地从深水之中捕捉贝壳类。在水岸附近的森林之中,猎人们在那里追逐野牛和野猪等野兽,去沼泽之中捕捉栖息在那里的鸟类。借此,我们又能够还原出一幅满富生气的生活场景:黄昏来临,寒气弥漫大地,渔夫和猎人们满载而归,回到了营地,他们围坐在篝火旁,将一天得来的猎物放到火中烧烤,烧烤后的野味香气四溢,他们则围坐着品味着这些野味,顺手将野猪和麋鹿的骨头以及牡蛎的贝壳丢弃在一边,生活废弃物的恶臭在篝火旁弥散。

一条几百英尺长的废物带就这样在这些晚石器时代的猎人渔夫丢弃生活废弃物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而这条废物带也为我们记录下了那幅远古的营火生活图景。我们可以通过这条废物带还原出当时的一幅幅充满生趣的生活场景。这里发现的每一堆贝壳之中都隐藏着那些古代的斯堪的纳维亚人的生活景象。我们可以借由这些被发掘出的贝壳和动物遗骨判断出那个时期的人类对于生活在他们周边的野生动物的控制程度。在我们已经发现的动物遗骨上有许多都留有豺狼牙的印记,从这一点上我们能够推断出,那个时期的豺狼可能与人类比邻而居,猎人们丢弃的骨头会成为这些豺狼的食物。随着这种生活境况的持续,豺狼与人类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熟悉,越来越亲近,直到最后豺狼被人类所驯化,与人类如同一家人般地相处在一起,豺狼最终成为人类的一个忠诚的伴侣,我们将之称之为狗——它也成了人类最早的家畜。图12 野牛的骨骼,在这些骨骼上留有箭头的痕迹,这是晚石器时代的猎人捕猎时留下的这头野牛大约是在一万年前在丹麦的森林之中被猎人所猎杀的。这头野牛被晚石器时代的猎人射中了脊椎,我们能够看得出留在骨头上的白色痕迹。这头野牛曾遭受两次射杀,第一次没有对它造成致命伤,但是在它的肋骨上留下了伤痕(图A)。第二次它被猎人的几支箭射中了要害部位,其中一箭射断了它的一根肋骨(见下方的白色环痕)。这一处伤口尚未愈合,两侧还留着燧石箭镞。从上图B、C可以看到受伤情况。受伤的野牛在企图游过附近的小湖时死去,尸体最后沉入了湖底。追踪的猎人追到湖边,却没有发现野牛的踪迹。之后度过了几千年的岁月,野牛被深深地埋在了湖中淤积而成的10英尺厚的泥煤层中。直到1905年,野牛的骨骼才被挖掘了出来,在野牛的骨骼之上还留存着当时射杀它的石箭头。后来这具野牛遗骨被运送到了哥本哈根,在哥本哈根博物馆展示,图A、B、C所示箭头的痕迹仍清晰可见。

不少破碎的中石器时代的陶罐残片也在晚石器时代渔夫废弃的贝壳堆中被找到。通过这些破碎的陶罐残片我们能够推断出,在那个时代生活的古代斯堪的纳维亚人就已经学会了烧制陶器,当然也不排除这种技艺是他们从南方人那里学习到的。他们也是最早学会利用陶土制作简陋陶壶的族群。可以说,在晚石器时代最为重要的发明就是制作陶器。在中石器末期,古代的猎人们学会了利用磨石来磨制石器的方法,这种磨制石器的方法类似于现在利用磨石来磨制铁器。最早的磨制石斧是在那些贝壳堆中被我们发现的,通过这一发现,我们能够推断出,那个时期的人们对于自然有着更为强大的控制力。

燧石工具是晚石器时代最多的石质工具,同时这一时期还出现了用更为坚硬的石头制作的工具,包括斧子、凿子、刀、钻、锯以及磨石。现在的木匠们所使用的工具与那个时代的工具相差无几。将斧头捆绑到木柄上的方法已经为古代的工匠们所学会,他们甚至还学会了如何在石斧上钻孔以固定石斧与木柄(见图16-5)。如今我们所找到的那些石器的表面都极为光滑,但使石器变光滑的原因并非是因为当时制作的精细,而是使用者在使用的过程中将这些石器磨光了。

然而,绝对不要就此认为那个时代的石器制作以及运用简陋而低效。在丹麦最近的一次实验之中发现,一个现代的机械工——他对于这些石器的使用方法并不熟悉,用石斧砍倒26棵有8英尺粗的松树并将其削成圆木只需要10个工时。而另外一个机械工只用了81天就用石器伐木建造成了一座房子。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晚石器时代的人类文明程度要远超野蛮人时代,晚石器时代的人已经居住在他们自己建造的极为舒服的房屋之中了。

我们停留在丹麦贝壳堆里的时间已经太久了,是该继续探寻人类文明的历程了。那么就让我们将目光投向美丽的瑞士,去那里看一看我们能够发现什么呢?许多早期木质房屋的遗迹就分布在瑞士。通过这些房屋的遗迹,我们能够推断出,瑞士的湖泊曾经是晚石器时代的人类村落的建造地。为了能够使自身的居住地更加安全,特殊的湖上村落被建成了,这种湖上村落可以有效地防御其他部落的袭击以及避免野兽对他们的骚扰。建造这种湖上村落首先需要做的是在湖底打上一些木桩,之后在这些木桩的支撑之下建起平台,最后再将房屋建造在这些平台之上,根据这些村落建成的特点,他们被称作“湖上桩屋”群落。瑞士的湖滨就这样被这些由众多桩屋组成的一排排长队点缀着。这些湖上桩屋村落大小不一,有不少地方的桩屋规模极为壮观。有至少5万根的木桩立在瓦艮地区的湖中,这些木桩能够建造起一个规模极大的桩屋村落(见图15)。

依据现在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我们能够推断出这些湖上的居民在晚石器时代的湖上村落中过的生活极为繁华。这些建造在湖上的桩屋能够遮蔽风雨,住起来极为舒适,有大量的木质家具和工具供他们在房子中使用,在这些房屋中除了有木质的大个水壶和木勺外,还有不少的陶质盘子、陶质碗和陶质罐子供他们使用。虽然这些陶质的工具不是使用陶工的转轮制作的,同时也没有使用烧炉烧制,而显得凹凸不平,有些简陋,但给这些人带来的便利还是不言而喻的。

在湖上居住的居民长久以来以捕鱼和狩猎来获取鱼兽作为食物,与此同时,他们除了通过捕鱼狩猎获得食物之外还学会了获取其他食物的方法。晚石器时代的女人们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学会了采摘野生植物的种子,学会了将一些种子通过晒干的方法储存起来,她们还发明了最为原始的研磨种子的器具——将种子放到两块较为平滑的石头之间碾压碾碎。虽然通过这种碾压方式得到的面粉很粗糙,做成的面饼也并不可口,但食物的种类毕竟还是因此增加了。人们还在采集野生植物的过程中逐渐意识到,经过人工培育的野草会生长得更茂盛。现如今我们已经了解了,这种通过养护的方式得到更多的植物果实和种子的方式是从东方传到欧洲的。图13 人废弃在丹麦海岸的垃圾堆(晚石器时代)图的右边那片连绵起伏的山脊曾经是一片海边浅滩,但现在这片浅滩已淤积成草地。在山脊左侧有一块凹陷地。组成这条足有半英里多长、三十多步宽山脉的主要是牡蛎贝壳。上万件石质工具、武器和陶片在这条山脉之中埋藏着。

护养野草与在适当的季节播种、耕作和收割之间,只有一步之遥。居住在湖上的妇女们在学会种植粮食作物的时候就已经成了农业生产者。那个时期她们主要种植的粮食作物是大麦、小麦和谷子,农作物的种植使他们的食物来源得到了极大的丰富。考古挖掘工作还有许多另外的发现,超过100蒲式耳的粮食在已经消失的瓦艮湖村的湖底被发现。湖上的居民们除了在小山丘种植粮食作物之外,还种植了一些小块的亚麻地。我们由此能够想到这样的一幅生活图景:妇女们在自家的门前用亚麻编制衣物,那些祖先们穿的粗制的兽皮衣服被放在了一旁。他们也由此进入了穿着纺织衣物的时代。

湖上房屋之所以能够存在那么长时间的原因就在于他们对土地的开发。由于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种植农作物,所以他们就需要不断去开垦土地来发展种植园。小块的种植园周围居住着猎人的家庭,妇女们在种植园里勤劳地耕种着农作物,并在农作物成熟之后收获劳动成果。对于他们而言,生活中极为必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在土地上劳作。土地所有权也是在这个时期逐渐形成的,当每家每户在某一块土地上长久地耕作劳动时,他们会渐渐产生一种获得对这块土地的习惯权利。当这种权利意识形成并被其他人所承认的时候,他们便声称自己对这片土地拥有所有权。这种所有权又逐渐地被人们公认。而土地所有权的出现也正是人类在之后的发展历程中频繁出现纷争的一个最为主要缘由。由此,富人和贫民之间的斗争也开始了。然而当还处在土地为大家所共有的时期,这种纷争还未发生。图14 桩屋村落遗址(瑞士一湖边)木桩长约20英尺,湖民们用石斧砍伐树木,然后将一端削尖,湖水深一般在8英尺到10英尺左右,这些木桩被牢牢地夯进湖底几英尺深。木桩夯实好了之后他们就在这些木桩上搭建起平台,再在平台上建造房屋。我们可以从图的右侧看出,他们还会建造一座木桥,将平台与湖岸连起来。并且这座桥的一头可以随意断开,这座桥同时起到了保卫村落的作用。在这幅图中我们还能够看到渔网被挂在栏杆上。湖民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在栏杆上晒网的。就在不久之前,一只独木舟被人们从湖底挖掘出来了,独木舟中装着鹿及许多别的东西。显然,这是一艘猎人们满载而归的独木舟。房屋建在水上,房下面就是湖,湖中盛产鱼类。在房屋的地板上,湖上的居民开了一个可以活动的门,通过这个门他们可以将亚麻编织的渔网或者是骨头制作的鱼钩放到水中,也就是通过这种特殊的房屋构造,湖上的居民足不出户就能捕获大量的鱼类,而他们之所以有了渔网是与他们已经学会种植亚麻密不可分的。图15 湖村的残迹(瑞士)1854年瑞士曾经大旱,旱灾导致了瑞士湖水的水位大幅度下降。而一根根残留在湖底的木桩也因此出现在世人的面前。我们能够想象得出在那遥远的古时候,一个个的湖上村庄就是由这些木桩撑起来的。在这个古老的湖底的木桩之间,数量巨大的器皿、工具和家具(见图16)被人们发现。这其中不仅有独木舟和渔网,同时还有小麦、大麦、家畜骨头和亚麻布等。在长达5000年的岁月里,这些物品一直被埋藏在湖底之中。甚至于青铜工具也在不同的底层被发现。这些被发掘出来的青铜器应该是在比晚石器时代稍晚时期在湖村出现的。我们借此可以推断出,在这些青铜器掉进水中陷入湖底泥层之前,湖底早已有了一层埋有石器的淤泥层了。

在北非的北海沿岸,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出现了畜养牛、绵羊和山羊等家畜的现象了。这些被畜养的动物主要来自于尼罗河的河谷。在畜养这些动物之前,人类与这里的野生动物已经建立起了一种极为友好的关系了。其中不少已经成为人类忠实的伙伴。在那个时期,非洲与意大利通过西西里连接在一起。也由于这个原因,这些动物极易向意大利扩散,再通过意大利扩散到瑞士进入湖上村落居住的区域。因此,生活在瑞士高地上的人们就开始畜养牛、绵羊、山羊等原本属于东方的动物品种。这些动物都是被东方人所驯化的,这些被驯化的动物与那些生活在欧洲中部的野生动物存在着本质性的差别。其实早期人类驯化畜养动物主要目的是为了用作食物,为了能够满足基本的生存需求,将驯化的动物作为运输工具起到驮运作用的意识还没有在晚石器时代人们的头脑中形成。因为作为他们祖先的中石器时代的人们,(2)几千年来都是将野马作为捕猎的对象,作为食物来看待的。他们从未想过要去通过畜养这些动物的方法来获得食物,所以,相比于这些祖先们,已经开始驯养动物发展畜牧业的晚石器时代的人们无疑为人类的文明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图16 湖民生活用具的一部分(晚石器时代)有三种极为重要的发明就包含在这些用具之中。在这些发明之中,有从遥远的东方传过来的,也有他们自己发明出来的。这些工具是那个时代的湖上居民在平时的生活劳作中必不可少的器具。这三种发明分别是:一、陶罐(图中2、3),这可说是欧洲最为古老的陶质品,在这些陶质品上面装饰着粗陋的花纹。图中还有一口大锅,湖民们利用这种大锅来烧煮食物。二、磨制的带刃石器(中石器时代结束前就已出现),图中4是一把磨制的石凿,石凿的凿头被安装在了鹿角上,石凿的形状类似于一把斧子;图中5是一把石斧,石斧的一端是磨制出来的斧刃,在石斧的中央部分有一个钻出来的小孔,这个小孔是用来安装石柄。三、纺织工具,图中6是一个用于纺织的锭盘,在瑞士湖底,人们发现了一个最早的纺轮,上面缠着麻线。这可以说是最早的纺轮,纺轮的锭盘是用泥土烧制而成的。将锭盘用粗糙的亚麻线吊起来,线18英寸至20英寸。旋转锭盘,麻线就会随旋转的锭盘拧起来。麻线拧好后,缠在锭盘之上,然后再从亚麻团中抽出18英寸至20英寸的麻线,继续重复这个程序。

种植业的出现,让人类的生活习惯发生了变化,人们开始习惯于在土地上耕种,而种植农作物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就是挖土翻地。晚(3)石器时代的人类在这一生产环节开始由“锄文化”向“犁文化”发展。有着强健肋骨的野牛在人们看来非常适合于拉犁这项工作。犁是晚石器时代的欧洲人从东方引进的器具,而欧洲最早用来拉犁的动物也是由东方人所驯养的牛。人们在牛拉犁这种农业形式出现之前是靠自己握着锄头锄地的,而那个时期的妇女则是这种“锄文化”的主体。当牛拉犁这种新的农耕方式出现以后,以牛为主体的“犁文化”逐渐取代了原来简单的、效率极为低下的“锄文化”。早期欧洲人在这一点上要远超居住在北美洲的印第安人。印第安人在北美大陆发现以前还没有用来耕种土地的家畜,他们仍然处在“锄文化”时期。

欧洲的原始农业在欧洲人学会驱使和控制那些大型拉载动物之后,得到了极快的发展。原始农业时期,妇女的劳动能力与这些畜力在力气上是无法比较的。与此同时,农业的迅速发展也使得人们通过在土地上耕种获得的收益远远大于通过狩猎获得的收益。那个时代的男人们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就开始逐渐转向从事农业生产,逐渐放弃了原来的狩猎生活。从事了几千年狩猎生活的猎人们在这个时期逐渐变成了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定居的生活方式也在这个时期得到了广泛的采用,这是由生产方式的转变所引起的,因为要从事农业生产需要一种定居的生活方式。从一种游猎的生活走向一种定居的生活,从猎人变成农民,欧洲人生活方式的这种根本性的转变与从东方引进农业和畜牧业是密不可分的。这种生活方式的改变可以说使得欧洲人开始从一种野蛮状态走向了一种文明状态,而这也是欧洲生活的三大进步之一。图17 晚石器时代的墓穴(法国)安葬在类似这样墓穴之中的人大多数是晚石器时代部落的首领。这些从几英里之外的采石场开采而来的巨大石块重40多吨,有些石块甚至要更重。这些被拖来的石块没有经过精细的加工,所以显得有些粗陋。

对食草动物的驯养在开辟了一种新型行业的同时,还使得欧洲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游牧生活方式并没有因此而消亡。过着定居生活的以农业为主的人属于一类;而另外一类人则继续选择过一种游牧的生活,他们以畜牧业为主。现在我们将选择畜牧业生活的这类人称之为游牧者,即便是现在这种人仍然存在着。当草原贫瘠、难以耕种的时候,这些人带着他们的畜群,在草原上放牧。他们居无定所,带着自己的家人和牧群,从一片水草丰茂的牧区到另外一片牧区,他们的生活处在一种游荡之中。游牧者生活的主要地区集中在东部辽阔的草原上,他们从多瑙河沿黑海北侧向东一直到亚洲大陆,这里的草原绵延千里。与那些农民及市镇居民相比,这些游牧部落的人所处的生活状态还存在着许多不文明和粗野的地方。

这两种生活方式在晚石器时代并存。一种是农业生活方式,它的特征是定居,另外一种是游牧生活,特征是不定居。要想了解这两种生活状态的不同意义,通过他们选择的生活环境就能够极为容易地把握到。不定居的游牧民族选择的是草原,这是一种顺其自然,逐草而居,随意游荡的生活方式。但是他们也会去“光顾”一下城镇和农村,这是因为他们虽然不愿意放弃长久以来形成的生活方式,但对于定居生活也心生向往,所以他们想让城市和农村的居民臣服在他们的面前,于是会周期性地“光顾”这些城镇。而这种发生在游牧部落和定居农民之间的冲突,到后来就发展成为了为我们所知的发生在欧洲的一次次来自东部草原游牧部落的侵略。而想要理解发生在人类历史上的许多问题就需要了解这些事实。

这些生活在晚石器时代的定居者们也终于开始留下相比于陶器和石器更引人注目的作品了。在晚石器时代即将结束之前,欧洲的建筑主要还是木质房屋,这些木质房屋非常容易损坏。但在晚石器时代行将结束的时候,在一些有着大量人口的居住地上,一些强大的部落首领在建造自己的陵墓时开始使用石头。我们现在发现的那些陵墓的遗迹从西班牙一直点缀到南斯堪的纳维亚海滨的欧洲西海岸。仅仅是在丹麦岛上,我们就已经发掘出了三千四百多个那个时代建造的陵墓。像这种大型的陵墓在法国也有不少,还有英格兰。在建造这种陵墓的时候,当时的人们会先用凿子把天然粗石打制成块,然后再用打制成块的石头和粗石来修建陵墓。这些陵墓仅仅是用切割磨光的石头堆砌而成的,并不使用木质材料。但是我们还不能将这些陵墓称之为建筑物,这是因为那个时代的欧洲建筑物尚未出现。我们所见到的第一座石质建筑物是在东方。图18 垮塌了的纪念石(法国晚石器时代)这是一块晚石器时代人的墓碑石,这块巨石约65英尺长、300吨重,该石曾经立在地上,倒下来后断裂成了三块。

由这些晚石器时代留存下来的建筑我们可以推断出,城镇出现在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