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堂弟是外星人(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美)帕米拉·F.瑟维斯著,(美)麦克·格曼绘,成星瑶/译

出版社:中国人口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我的堂弟是外星人

我的堂弟是外星人试读:

序言

特工总长吉斯用他无数只眼睛中的六只眼睛看着窗外,他的办公室就在中央政府塔楼顶部附近,透过窗户向外看,银河组织总部的各种螺旋尖塔和彩色塔楼在眼前伸展,形形色色的交通工具在空中往来穿梭。

他把六只眼睛和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精心装修的办公室里——一个一头白发、紫色皮肤的像人类一样的生物站在那儿。“索恩特工,谢谢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决定接受这次任务。在一个叫地球的星球上,发生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那是一个偏远的小星球,但上面有着潜力无限的物种。几年前,我们已经派一名特工去了那里,但是如果我们还不马上行动的话,‘让地球加入银河组织’的整个计划就要被破坏了。”

索恩特工皱了皱眉说:“难道这个特工还没有发挥自己的作用?或者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真实身份。在他去地球的几年以后,我们派遣一只猫特工去考察他的成长情况,结果发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情,好在当时那个孩子还很小,所以他似乎没有受到类似的不良影响。然而,我们最近发现吉纳尔特人正在地球上活动,并且已经开始追踪那个孩子了。显然,吉纳尔特人已经开始非法开采地球上的资源,并且急于想要把地球排除在银河组织之外,以便他们可以继续觊觎地球上的资源。”“所以我们的特工,现在成了他们的威胁,他们正在抓捕他,甚至要杀害他。”

特工总长吉斯将最重的那只触手狠狠地砸在了闪闪发亮的桌子上——他长着许多只触手。“准确地说,你的工作就是保护那个特工,并且千万别告诉那个孩子他的真实身份。”

吉斯用触手尖一弹,一个方形的东西向索恩特工滑了过去,其闪闪发光的表面下藏着大量的信息。“这个可以帮助你了解很多关于地球的信息。去地球之前你得首先改变一下自己的肤色,地球人的肤色可不像我们这样,他们要么是深棕色的,要么是米黄色的。至于头发颜色嘛,可以不改变,白色头发没问题,在他们那个物种看来,这是成熟的标志。请记得定期发回工作报告。那么,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索恩的脑子里满是疑惑,但是她只问了一个问题:“武器呢?”“你可以拿很多。吉纳尔特人很粗鲁,他们很可能为了想要控制那个星球什么都做得出来。你是我们最优秀的特工之一。扎克——那个我们放在地球上的年轻的小特工,具有不可估量的潜力。请务必确保他的生命安全,好让他有机会发挥他应有的作用。”

第一章

“扎克,我听说你那个疯子堂弟,那个像外星人一样的怪家伙,几个星期以后就要搬回镇上了!”肯一边说一边朝我走过来。操场上有几个平衡木,我正无聊地坐在其中一个上面。

其实,昨天晚上我也对妈妈说了同样的话,于是我咬了咬牙,决定把妈妈昨天回答我的话,依葫芦画瓢地对肯说:“伊桑堂弟才不是疯子呢,他只是……嗯……只是有点儿注意力不集中。”

肯瞪大了眼睛,扬起的眉毛被他那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遮住了,“好吧,他这次肯定又会让我们大跌眼镜。”“嘿,伊桑离开这里已经两年了,说不定他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虽然我很讨厌用像妈妈一样的口气说话,但是怪人伊桑毕竟是我的家人,我还是要维护一下他的。我堂弟的名字叫伊桑·盖瑟,我的名字叫扎克·盖瑟,我绝不允许任何外人随便喊他疯子。

肯小声嘀咕了几句,然后在头顶上竖起手指头,摆成天线的样子,做完这个姿势后他就晃晃悠悠地走开了。

我冷眼看着他的背影,这可能会毁了我对学校的记忆。当然刚来学校没多久的小屁孩儿们,是不会记得伊桑当初是怎么跑来跑去,大声嚷嚷说我的保罗叔叔和玛莎婶婶只是他的养父母,而不是他的亲生父母。他还总是宣称自己是外星人留在地球上的小孩。没有人能够让他承认,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自己编造的而已。刚入学的新生,也同样不会记得有过这样一个同学。

当一些孩子大声嘲笑甚至动手欺负伊桑时,我会跑去痛扁他们。我年龄比他大,并且家族荣誉感也让我非这么做不可。现在我也许不得不承认,在所有新来的小孩子们面前,我从来都不想成为学校里最火的小孩,但是我更不想让他们认为,我是个脾气火暴而且还有个疯子堂弟的人。

好吧,至少这个学年只剩下两三个月的时间了。不管怎么说,伊桑的年级比我低,并且妈妈说的也许是对的,他可能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也许他现在认为自己是雷克斯霸王龙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试图不再去想关于伊桑的事情,但是这还真的不太容易做到。伊桑要回来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周围的人也已经开始拿我取乐了。当叔叔、婶婶和堂弟真的到来的那一刻,我宁愿自己是雷克斯霸王龙。

保罗叔叔的公司给他们一家买了一栋超级宽敞、超级豪华的房子,并且还帮他们支付了搬家的所有费用。他们花了几天时间才搬完家,然后便到我家来吃晚餐。我说我答应了肯,要去他家玩。其实,只要能逃走,我宁愿去任何一个人的家里,但是我的计划失败了。

门外响起了汽车门“砰”地关上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保罗叔叔就以他一贯典型的公牛作风推开了我家的门。他大笑着,健壮的手一把拍在爸爸瘦得皮包骨的背上,爸爸差点儿整个人都倒掉了。“嗨,我回来了,老兄,回到这个小破镇了。告诉你吧,公司答应除了大涨工资外还加了其他丰厚的福利给我,我才决定回来的。我觉得这样比较值,所以我现在又在这儿了!”

在爸爸和妈妈还没来得及说话之前,玛莎婶婶就带着她经常使用的香水味进来了,“爱丽丝,亲爱的,你还在穿那种颜色的衣服吗?好吧,我虽然认为一个人应该穿自己喜欢的衣服,不管它新潮不新潮,但还是最好能做到兼顾,你说呢?瞧我这身装扮,是不是挺好?”

她转来转去,就像一个光鲜的时尚杂志主编一样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我不知道,在去掉这身华丽的装扮后,她将会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想她的头发本来应该是黑色的,但是现在看上去有点儿像金色。叔叔和婶婶把爸爸妈妈拉到了客厅,这很好,至少我不用因为要回答大人们经常要问的学业问题而烦恼了。玛莎婶婶和保罗叔叔从来都不怎么关心孩子,当然,包括他们自己的孩子。我顺着前面的路往下看,伊桑堂弟正慢慢走上来。我觉得他比以前高了一点儿,但还是那么瘦,脸色还是那么苍白。“嗨……”他跟我打招呼,在我的印象中他一贯严肃的脸上闪过一丝害羞的微笑,“如果你不想一直坐在我爸妈周围听他们吹牛的话,我们还是去你的房间吧!”

伊桑一进来,就把我放在写字椅上的漫画书全推到了地板上,然后一屁股坐下去开始转圈。这点儿还是没有变呀!他曾经告诉我,旋转着看我那些色彩斑斓的乐队海报和电影海报,会让他感觉像在太空中遨游。没错,他就是这个样子。“那么,事情怎么样了?”当他慢慢停下来时,我问他。我知道这是无聊透顶的问话,但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还行吧,但是我很高兴我们又回到了这里,大都市实在是太可怕了!”“没错,我也这么认为,尤其是当你试图告诉那些彪悍的大城市孩子你是一个外星人的时候。”我大声地问他,“那里的学校怎么样?”“太可怕了,没过多久,爸妈就把我送到一所私立学校。但是那所私立学校也没好到哪里去,爸妈都外出的时候,我不得不自己坐车去学校。爸爸总是去国外出差,妈妈也喜欢一起去,但是他们不会带上我的。”“真是不幸!”

他点了点头,浅金色的头发拂过他的眼睛。“是的,我曾经穿越了银河系,我想我应该没必要再去巴黎看什么了。”

我的心一沉,“你还在跟别人说你是外星人吗?”

他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说我是地球上最愚蠢的动物,“才不,我那时只是一个小孩儿,还没有准确的判断力。”他的眼睛因激动而闪光,然后继续说道,“你知道我爸妈都做了什么吗?他们带我去看医生了。”

是该去看医生了,我心里这么想着,但是没有说出来。“那家伙说我患有掉包婴儿综合征。”伊桑模仿着一个傲慢的大人的声音说道,“不适应环境的孩子会患的一种典型疾病,也是一些家庭不和睦的孩子会患的疾病,患病的孩子们总是对外宣称自己是被收养的,说自己的爸妈不是亲生父母,故意通过大哭大闹来引起别人的注意。”

伊桑猛地一踢我的书桌,书桌飞速地旋转起来。“只有胆小的人才会说自己是因为不适应环境。所有的人都应该知道我不属于这个家,不属于现在的爸爸妈妈,他们很高,肤色很深,而我身材矮小,皮肤又白。另外,我们的特征也完全不一样,他们强壮得可以把一头大象打倒,而我只会坐在后面思考。我们甚至不会对同样的事情感兴趣。”“当然,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并不是事情本身的问题,但也许我真的是一个外星人,我总是那么认为的。至少自从发生猫事件以后我就更坚定了这种想法。”“猫?”“那只我们从杜宾犬那里救回来的毛茸茸的小黄猫。”“噢,对。”我模糊地记起,在我和伊桑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在我家的后院玩的时候,从小气鬼邻居家养的狗那里救回来一只流浪猫。从那以后我们就开始和猫对话,假装它听得懂,假装它能回答我们,我们把它当成是一只神秘的外星猫。“但是那只不过是游戏而已呀。”我反对说。“才不是呢!我已经弄清楚了,我和爸爸妈妈差别这么大,我肯定不是他们亲生的,那只猫可以做证,还记得它对我们说过什么吗?”“我们假装它说过‘谢谢’,还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它说过‘谢谢!我来这里为的是确定一下你过得怎么样,没想到最后还被你给救了。’我们都听到了呀!”“我们是都假装听到了,我当时正忙着关门,以防那只狗跑进来呢。”“我那时正抱着那只猫。”伊桑扬扬得意地微笑着,“在那个时候我感觉到了它藏在毛下面的翅膀。”“你说什么?”“那个时候,我没有告诉你,但是我想这就是命运。我认定,它就是一只外星猫,那样的话,就一下子解释了所有的一切。我从来没觉得我属于这里,因为我也是一个外星人!不管怎样,吊坠证实了我的身份,因为那天我正好戴着它,所以也许正因为如此,那只猫才能认出我来。”

我边叹气边看着他使劲拉扯挂在脖子上的项链。他那个可笑的吊坠是一个闪闪发亮的圆盘,上面点缀着银色块状物和一块绚丽多彩的水晶。说实话,那个吊坠看上去非常棒,但是跟外星人什么的好像没有任何关系。“从我记事起,我就一直戴着它,它一定是我的外星人父母在离开我时留给我的。”“但是,”我忍不住说道,“你妈妈说那只是一个小装饰品,当你还是一个小婴儿的时候,用它来吸引你的注意力。”“他们当然会那么说,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他们都快把我搞疯了,但是现在,我已经想清楚了,他们这么做是对的。”“你的意思是你不再……”

他又流露出因激动而闪光的眼神,“他们必须要隐瞒我是外星人的事实,这也是我为什么现在在这里的原因,明白吗?我需要藏起来,也许是为了躲避其他的外星人——一些坏家伙们。也许我是一个星际帝国的王子,为了躲避敌国才被藏起来了。现在我知道我以前到处嚷嚷着告诉别人我是外星人的举动有多么愚蠢了。我决定保守这个秘密,即使是在这个家里。”“噢,”我说,“我想那真是再明智不过了!”

我意识到他那一套又来了,他又开始对我进行喋喋不休了。伊桑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总是一脸真诚,一本正经。我都快相信他所说的一切了,他总是那么擅长幻想游戏,我们扮演过穿越时空的恐龙猎人,还有耀武扬威的海盗,我都快要把这些事情忘干净了。即便他的老师给了他很低的分数,也总不会忘记加上一句“有丰富的想象力”。

当我更小的时候,我曾经想着如果我有一个外星人堂弟,那应该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但那是在他上学以前的时候。自从他上学以后,我不得不忍受别的小孩对他的惊讶反应。好吧,他可以相信任何他想要相信的事情,只要他保持安静就好。或许今年,我就可以不用为了维护他而不得不把别人打得流鼻血了。

那个星期一,伊桑开始上学了,我不再为此而觉得沉闷了。相反,我觉得很轻松,即便是看到我正在和同学肯、肖恩一起吃午饭时,伊桑大步穿过嘈杂的自助餐厅,径直朝我们这桌走来,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肖恩是刚来的转校生,但是肯已经在一旁偷笑了,我赶紧抛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伊桑把他的托盘放在我的盘子旁边,然后又溜到工作台去了。我想建议他和自己的同学一起吃饭,但是我知道他还没有机会去结交新朋友,当然,那些之前就认识他的孩子们,是不会有人想要和他做朋友的。所以我把他介绍给我的朋友,同时一直用严厉的眼神盯着肯,以防他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我们一起吃饭,一起交谈,还彼此交换了一点自己不愿意吃的食物。我用煎得不太酥脆的玉米卷和肖恩换了奶酪三明治,我喜欢吃奶酪。

上课铃还没响,威廉·斯莫瑟斯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他长满雀斑的脸上露出扬扬得意的傻笑。威廉·斯莫瑟斯看上去也许就像典型的快乐红发男孩一样,但他绝对是学校有史以来最让人讨厌的小霸王。“嘿,这不是那个从外太空来的小蠢货吗?被同伴们留在地球上了,对吗?还在发疯到处跟别人说自己是外星人吗?”

我生气了,拳头在桌子底下攥得紧紧的。伊桑抛给威廉一个冷冰冰的笑脸。“你才疯了呢,如果我是外星人,你那么粗鲁地对我,我马上会用粉碎射线杀死你的。但是我没有,明白吗?所以我怎么可能会是外星人呢?”

伊桑举起了他的双手,手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威廉生气地瞪着他,然后又瞪着我。我也举起了双手,其中一只还保持着握拳的姿势。

就在那时,我意识到我完全错了,以后的日子应该不会太糟糕。

第二章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有几个小孩因为外星人的事去找伊桑的麻烦,但他只是扭过头不理会他们,好像当他们是一群疯子一样。他甚至开始在同年级里交朋友,也开始和他的新朋友们一起吃午餐。我最终确定我的家族使命算是完成了,我可以继续自己的生活了。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妈妈边把蔬菜递给我,边宣布玛莎婶婶打电话过来说,周六伊桑会来家里过周末的消息,我也没有感到不安。

妈妈总是很冷静地处理事情,爸爸遇事也很冷静——嗯,大多数时候是这样的。实际上,人们也总说我是个冷静的小孩儿,这是我们一家三口相似的地方。除此之外,我们都拥有棕色的头发、土褐色的眼睛,还都有对各种各样奶酪的钟爱。

但是妈妈刚刚宣布完这个消息,爸爸就不淡定了。“当心啊,爱丽丝,他们又要开始了。”“开始什么,亲爱的?”妈妈说着,舀了一勺西蓝花,又把她特制的奶酪酱递给我。

爸爸用手指敲着桌子,“总是把伊桑送到我们这里,他们有那么多钱,完全请得起一个保姆来照顾孩子,但是保罗和玛莎总是认为,我们是一家人就可以一直利用我们。”“他们不是利用,”妈妈回答,“无论如何,我们确实是一家人。”“好吧,如果他们愿意多花一些时间来陪自己的孩子,也许他就不会这么……”

爸爸看着我,说话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他不再大声抱怨了,“不管怎样,伊桑当然可以过来玩,如果扎克不反对的话,他才是不得不忍受那个孩子的人。”

我看着盘子里的西蓝花苦笑道:“当然,我们可以找到好玩的事情做的。”我边嚼着西蓝花,边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做点正常的事情。他可能又会坐在我的写字椅上当外星人了,好吧,我会把这当成是一个游戏,也许有一天,他也会只把这当成游戏。

当伊桑周六上午到我家的时候,我正在花园里心不在焉地给萝卜除草,我认为杂草和萝卜一样,有足够的权利生存下去,但是妈妈并不这样想。

伊桑带着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迈着稍显沉重的脚步缓慢地走进我家的后院,然后开始发牢骚:“你也会认为,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我的人类父母知道他们抚养了一个外星人王子,肯定会觉得无比骄傲的吧?你也会认为,他们会为我的与众不同而感到欣慰吧?但是你知道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吗?他们给我雇了一个家庭老师,让我浪费每个下午的时间,去学习那些我根本学不会的东西。”

伊桑的学习成绩时好时坏,但大多数时候都比较差。实际上,如果他在学校没有被人取笑为疯子,也会被人取笑为傻子。所以为了家族荣誉着想,请一个家庭老师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尽管这样对他而言,不是那么容易接受。“嘿,如果你努力学习,他们可能就不会因为你的学业问题而烦你了。”说着我又抓起一把枯草,扔到已经堆好的枯草堆里。

伊桑不屑地“哼”了一声。“我生来就擅长某些科目,不擅长某些科目,为什么要逼着我改变呢?”他说着耸了耸肩,然后蹲下来假装研究花园小路尽头那些木棍旁的小种子。其实,我非常清楚,那些都是家庭教师不用太费心思的科目。“但是如果你努力……”“为什么?狗狗们擅长狂吠,但是不管它们如何努力,也还是学不会飞的。我的数学和科学很棒,但是社会科学类科目和拼写对我来说总是很困难。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情,这是与生俱来的。我们去商场买东西吧。”

话题就此打住。他是外星人的假设,也许会让其他所有人都发疯,但是对他自己无疑是有利无害的。可是,他成绩不好真的是因为他不喜欢某门功课吗?我想应该只是因为他不愿意学那门功课而已。

不管怎样,我在去商场的路上一直都没有抱怨。伊桑总是有很多钱,而我总没有钱,他的爸妈或许没有花很多时间陪他,但是他们并没有在经济上冷落他。

我们径直走进比萨店,在那里大口嚼着特制的奶酪比萨,大口喝着碳酸饮料。我们在宠物店的橱窗里看着小狗狗们互相爬到彼此的背上。我们又去了书店,伊桑除了给自己买了几本游戏方面的书,还给我买了“太空大鼠系列”的最新一期。

接下来我们来到电脑专卖店,“我最近都在找合适的屏保,”他解释道,“爸爸给我买了愚蠢可笑的鱼屏保,但是我喜欢像空间机战一样在太空中飞翔的那种屏保,它会让我感觉我已经回家了。”他停下来观看一个显示屏。“你是不是在上网呀?”我问他,心里因为嫉妒而有些酸涩。“当然喽,难道你不上吗?”他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没上,不管怎样,在家里是没法上网的,我爸爸总是对我说:‘你可以把一生都浪费在这件事上。’”

他不屑地说:“或许你也可以,因为从网络中学到的东西简直太棒了!”“也可以查阅关于UFO的网站?”也许他就是通过上网,才想到他是外星人的。

没想到伊桑小声咕哝道:“我才不会去登录那样的网站呢!”“为什么?”

我又一次从他脸上看到了那种“你怎么可以这么蠢”的表情。“因为外星人总有办法追踪到人们都登陆了什么网页,我现在正在躲藏呢。还记得吗?如果外星坏人要寻找在地球上的我,他们会调查那些对外星人和UFO感兴趣的人,我不能冒这个险。”

我笑了,“难道他们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吗?”

他看了看周围,观察并确信周围没有人能听得到我们的谈话,然后才说道:“我不知道他们已经掌握了什么信息。假如他们知道敌国的王子被藏在这个国家,或者这个小镇上呢?我不得不小心一些。”

我觉得自己再一次陷入他的游戏中了,“小心什么?”“小心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尤其是陌生人,就像站在那边的两个家伙。不,千万别回头!我刚才看到他们站在宠物店门口,现在他们又站在这个店的外面。忘记什么屏保吧,那可能会泄露消息让我大难临头,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他突然起身离开电脑专卖店,并大步离开商场。我跟着他,想要回头看,但最后还是没有。因为我想起几年前,我和肯玩扮演神秘特工的游戏,我们跟踪商场里的人,把他们当成是外国的间谍。就在我们得意自己的跟踪功夫如何了得的时候,几个表情严肃的人走过来,并且威胁我们,要把商场保安叫过来。

伊桑倒是很擅长隐蔽,他在人群中穿梭着,然后窜进了一家百货公司。到了香水专柜后,他朝右边拐,推开那些挂着华丽上衣的货架,好像它们是丛林里的植物,而我们正在被凶猛的禽兽追捕一样。

然后,我们闯入一家家居用品店,“这里太容易暴露了。”伊桑小声对我说。说完他就迅速躲进了毛巾区。我们沿着货架之间的小道一路狂奔,一直到了女士内衣区,然后从百货公司的另一扇门逃了出来。当我们飞奔而过时,几个女士不满地嘟起了嘴唇,但是好在没有人呼叫保安。“我们摆脱他们了吗?”当我们重新回到人流中时我问道。我完全已经陷入这个游戏中了。“暂时是摆脱了,”伊桑小声说,“但是我们还是在这里躲一会儿吧。”

我才发现这是一个玩具店,在这里躲藏真是个好主意!

在动作片玩偶区,伊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些超级英雄身上,好像这样外星人和太空人就不会追过来了,他很自然地又把这种事情想象到了极致。

我们来到电脑游戏区,检查完这里的情况之后,伊桑说道:“来吧,我们最好不要停,快跟上!”

出去之后我们又一次进入茫茫人海,我正想提议我们可以利用手里拿着的冰淇淋,在人群中快速挤出一条道来,伊桑对我小声说道:“他们又出现了,在那个工作台旁边,表现得自然一点!”

正当我们要经过他们旁边时,我偷偷朝那个工作台看了一眼。我看到一位正在给宝宝换尿片的母亲,旁边有几个家伙正坐在那里,他们都是些秃顶的胖子,比起外星人来,他们看上去更可能像是外国间谍,但这是伊桑的游戏。

我们溜进了饮食区,这是躲藏在人群中最好的选择,也是吃冰淇淋最好的选择。我们以冰淇淋做武器,最后找到一个长凳,它正好被垂下来的绿色盆景给遮住了。于是我们放心地坐下来,开始专心吃巧克力和蓝莓果粒。就在我们快要大口把整个冰淇淋干掉的时候,伊桑又小声对我说:“他们又在那里了,他们总是阴魂不散。”

我看了看他用滴着奶油的冰淇淋指的方向,几个秃顶的胖子正在买蛋卷。他们的相貌看上去很像,但是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群人。我想这倒是给这个游戏增添了不少乐趣,这个世界到处都有秃顶的胖子。

伊桑把最后剩下的冰淇淋一口塞进了嘴里,然后朝着商场的另一条通道走去。我刚追上他,他嘴里含着冰淇淋,含糊不清地说道:“这就叫逃脱演习。”

他突然推开侧边的一扇门,那扇门上还写着“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

门在他身后关上的那一瞬间我就开始恐慌了,如果他被抓住了怎么办?有人肯定会报警的。但是他是我的小堂弟呀,不管是不是疯子,如果任何人想要伤害他,我都会出来保护他。因为,他是伊桑!我看了看四周,也溜进了那个房间。

这是一个狭窄的走廊,和外面明亮的商场、熙熙攘攘的人群相比,这里显得相当昏暗和没有活力。这里没有烤玉米片的香味,也没有熏香蜡烛的味道,只有潮湿的硬纸板和清洗液味儿。在我的左手边有一个装有扫把、水桶、水槽的小壁橱。“伊桑,”我边走边焦急地小声喊他的名字,但是没有人回答我。

走廊尽头有个拐角,拐过去之后,天花板上一个孤零零的灯泡照亮了我前面空旷的路。“伊桑?”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头顶的某个方向传来。

我踮着脚走路,害怕得几乎不敢呼吸。我右边的一扇门半开着,我推开门,看见一棵茂盛的圣诞树。伊桑正舒舒服服地坐在圣诞老人的黄金宝座上。“很酷的藏身之处,对吧?”他兴奋地说道,“我们可以一直待在这里,直到外星人不再寻找我们。或者更好的办法是,我们可以一直待到商场关门,然后在晚上偷偷溜走。”“那可不是什么好主意,伊桑。”我说着,同时努力平息就要爆发出来的怒火。“当然,”一个粗鲁的男声说道,“实在是个馊主意。”

我转过身,看见一个光头的胖子正站在门口。

第三章

在更衣室里,索恩特工正挑剔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她那原本可爱迷人的紫色皮肤,为了入乡随俗,现在变成了和当地人一样的米褐色。但至少这不会和她为了使用商场的更衣室,而随意挑选一些丑陋的衣服有什么冲突。她并没有打算试穿这些衣服,她只是需要一个隐蔽的地方来发送她的报告而已。

她把监控摄像头鼓捣失灵后,拿出发报机,然后开始发报了。“我已经找到了我们的特工。他和另一个年轻小伙子在一起,他们好像是亲戚,他们在一个大型的商场里闲逛了半天。我确信我已经认出了两个吉纳尔特特工,他们好像拥有一个可以跟踪我们特工的设备,但是很明显,跟踪信息并不十分准确。那个设备只能够指示出我们特工的大概范围。我想他们还未认出他,我会尽量用扩散器误导他们的。”

索恩检查了她小背包里的其他几个设备,在一把精致的银色激光枪上犹豫了片刻。

她继续检查。“希望能够阻止暴力,说来也怪,我们的特工也许有一些预知危险的能力。当吉纳尔特人试图接近他们的时候,他和他的亲戚展示出让人惊叹的逃跑技能。我会尽力想办法让我们的特工脱离吉纳尔特人的检测范围。希望他们最终放弃他们的计划。完毕,索恩特工。”

索恩把发报机放进她的小背包里,又挑选了一套设计大胆的衣服,然后想象着特工总长吉斯穿上这套衣服的样子。一想到这儿,她就忍不住笑了——可能需要更多的袖子。

她把那套当地人的衣服举起来,在自己身上比画,研究着镜子里的自己。反正穿上它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或许还可以帮助她隐瞒身份呢!吉纳尔特人是狡猾而又多疑的敌人,她不得不更小心一些,这样才不会被他们找到蛛丝马迹。这项任务远比她一开始认为的要危险得多。

几分钟以后,她穿好了衣服。看着穿着人类衣服的自己,她耸了耸肩。还不是太差,这项任务是有报酬的——如果她自己或者她的上司没有被杀的话。

第四章

伊桑从黄金宝座上跳起来,然后像一个刚被捕获的猎物一样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那个秃顶的胖子靠在倚着墙的扫把上,说道:“你们这些小孩儿到底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们没有看到门上写着‘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吗?”

他死死地盯着我看,好像我是应该负责的监护人一样。“呃,是的……有点,但是我们是……正在寻找卫生间,然后觉得这里可能有。”“当然有,但是只对工作人员开放。明白吗?来吧,我会告诉你们怎么出去。”

他站在一旁,所以我们可以从他的大肚腩旁边挤出去。他给我们指了一条与之前不同的走廊,走廊尽头的门是关着的,那个秃顶的胖子穿着保安的制服,也许是个很和蔼的家伙,他打开门,门外通向明亮而又喧闹的商场。“公共卫生间就在出口,还有,孩子们,请记住千万不要试图在这里过夜。我们这里会有保安巡逻的。如果被抓到,你们肯定会有大麻烦。”“别担心,我们不会有事的,”我说,“不管怎样,这只是个游戏。”

这还真是个有趣的游戏。在回家的路上,我已经承认了这一点。唯一让我一直纠结的是,我不确定我的疯子堂弟,是不是也认为这只是个游戏。

几个星期一晃就过去了,伊桑每天放学后都要接受家庭教师的辅导。当然,我肯定不会因为总是见不到他而感到沮丧了。相信要你照顾一个疯子的话,你也只会照顾到这种程度,不管他是不是你的家人。有一天,“大炫耀派对”的邀请函来了——我爸爸是这么叫它的。爸爸指责这只是保罗叔叔在对镇上所有其他势利小人,炫耀他那奢华的新豪宅,同时向别人展示比起他的哥哥,他有多么成功。“别再那么说了,”妈妈反对道,“你知道保罗是爱你的,而你也同样爱他。”“我当然爱他!他是我的家人。我只是认为他非常古怪。”

尽管爸爸一直嚷嚷不休,我们当然还是去了。妈妈想要在厨房帮忙的时候,被厨师和女仆给赶了出来,然后她和爸爸被玛莎婶婶带出去参观整个宅子了。客厅里只剩下我和站在水晶吊坠装饰的巨大吊灯下的伊桑。“四百三十九,”他迎着我的目光说,“我数过了,我知道,这栋房子主要是用来招摇的,但是它也有些好处,我会告诉你的。”

伊桑总是喜欢用一些夸张的词,也习惯于喜欢“招摇”,但是我没有在他面前指出来。

他的房间里——从大大的落地窗到整套电脑设备——实在是太酷了。我注意到,在所有贴在墙上的海报当中,没有一个是来自太空电影的。一个想要隐藏身份的假扮外星人的人,在表面上下的功夫还真足。

伊桑向我展示房间的诸多有趣之处后,又带我参观了豪宅的其余部分,有可以停放四辆车的车库,还有打理得井井有条的花园。伊桑把我带到游泳池边上的餐桌旁边,尽管他看不惯那些穿着白色外套,负责上菜的家伙们的眼光,但还是给我讲解,之所以要在小塑料盘边缘再加上一圈薄饼,是为了让盘子可以盛放更多的食物。我们端着具有一定科技含量的盘子,躲进了户外几个被大伞半遮挡的折叠躺椅里。在我们周围,那些交谈着、大笑着、做作的大人们只对他们自己比较关心。

在一阵沉默之后,我问:“家庭教师的事情怎么样了?真的很糟糕吗?”“不,”他回答,两只手都抓满橄榄,“我就像无视老师一样无视家庭教师。但是令人生气的是,宝贵的时间也被浪费了。”他把手上的橄榄一个一个都塞进了嘴里。“爸爸妈妈为此还一直在和我争吵呢。昨天晚上,妈妈还歇斯底里地大喊说,我如果爱她,就要努力学习。然后我也冲着他们大喊说,他们如果爱我的话,就不应该再让我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双方都没有进行很好的沟通。”

我试着用不那么直接的口气说道:“也许他们认为督促你好好学习,让你的成绩提高,就是爱你的一种表达方式呢。我的意思是,大人们总是告诫我们有了好成绩,将来才能找到好工作。你爸爸也许希望你以后能像他一样赚很多很多钱,而不是像我爸爸一样。”“但是我一点儿也不在意是不是能赚很多钱,明白吗?这也是我不喜欢他们的另一个原因。我亲生父母对我的爱,肯定和钱没有任何关系。”

他突然降低了声音,周围大人们的嘈杂声让我几乎听不到他说话:“甚至举办这样一个派对也是很危险的,如果他们爱我,在乎我的安危,他们就不会这么做。”“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个派对在我看来是无害的,只是一群大人站在周围谈话、聊天,努力给对方留下好印象。“他们会把注意力引到咱们身上的。他们邀请了镇上所有有头有脸的人,但是至少有一半的人,他们还都不认识呢。对正在寻找藏起来的敌国王子的外星人们来说,肯定不会错过这个绝好的机会,他们很容易就可以混进来。看那个站在车边的秃顶胖子,有可能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我朝那个人看去,差点笑抽过去,“绝对不是他啦,伊桑。那是市长先生。”“难道就不能掩护身份吗?”他生气地说道。

他站起来,像投掷飞盘一样,把手中空空的塑料盘子扔进了垃圾桶。“别介意了,我们去游泳吧。”

那天晚上之后,日子过得还算很愉快。伊桑也不再提起其他任何被邀请来的人有可能是外星人的事。差点忘说了,他家的露天游泳池真的太棒了!

第二天,在吃过奶酪外加煎蛋卷当早餐后——顺便说一下,我们家的厨房虽然没有伊桑家的那么豪华,但是在小小的空间里享受美味的早餐,我们也觉得非常温馨惬意——爸爸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不管你们信不信,也不管你们想不想,”他像朗诵一样说道,“我们打算出去度假喽!”“什么?”妈妈吃惊地问道,手里的叉子也差点掉了。“去哪里?”我比较关心这个问题。“为什么呢?”爸爸转而又有点抱怨道,“因为我的弟弟又想炫耀一番了。”

一段长时间沉默之后,妈妈戳了戳爸爸,说道:“你的意思是……?”“保罗昨晚告诉我,他受到了奖励,他们公司全额支付他一家在迪尔温泉度假中心度假,另外,他还可以自己选择带上另一个家庭,他选择了我们一家。”

我忍不住尖叫起来,妈妈和我相视一笑。我对迪尔温泉度假中心是没什么概念的,但是听起来好像比我们旅行时通常住的那些破旧的汽车旅馆要好很多。

妈妈扬了扬眉头说:“我希望你识时务地接受了哦。”

爸爸瞪了妈妈一眼,“是啊,我把我的骄傲和自尊都收起来了,接受了保罗的邀请。但是我也仅仅是为你们两个才这么做的!否则我才不会去和那些有钱的势利小人打交道呢,尤其是不会接受我那弟弟的施舍。”“这不是施舍,亲爱的,这是家人聚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

最后,我们去度假的时间定在学校放假后的那个星期。我们可以在迪尔温泉度假中心待五天,住宿费、用餐费以及使用那里所有设施的费用都已经由叔叔的公司支付了。也许整整五天时间与我那疯子堂弟待在一起会有点儿太“亲密”。但是当爸爸给我看了那个度假中心的宣传册之后,我觉得无论如何这都是可以忍受的。骑马场,泳池,不可思议的花园……度假中心就好像一座从童话中搬来的建筑,真是人间仙境,妙不可言。

也许如果不考虑外星人的事,我们可以在这里一直待下去。

我竟然异想天开了。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