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三百首(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王辉, 邵士梅编译

出版社:天地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元曲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试读:

前言

元曲在我国文学史上与唐诗、宋词鼎足而立,被视为我国古代文化艺术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其题材广泛,风格独特,语言通俗优美,既有怀古之作的悲凉慷慨、边塞之作的激情悲壮,又有闺怨怀情的风流典雅,其中不乏脍炙人口的名篇佳句。

元曲的内涵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前者包括杂剧和散曲,后者单指散曲。杂剧是戏剧,而散曲则与诗、词一脉相承,是诗歌的另一种形式。这里说的元曲指的是元散曲。现在通行的元曲选本,实际上多为散曲选。

散曲在元代被称作“乐府”“歌曲词章”,表明这是一种音乐文学,是歌曲的唱词。散曲是金、元时期在北方歌谣俗曲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诗歌形式。它成长繁荣的环境是金元时期的城镇,它的作者虽然也有达官显宦,但大多是中下层文人和民间艺人,演唱者大多是勾栏里的歌伎,所以,它有浓郁的市井色彩,几乎可以说是一种市井文学。

元代散曲起源于金、元之间流行的“俗谣俚曲”,经过文人的加工和提高,吸取传统诗词的营养,更能酣畅地抒情表意,具有丰富的表现力,因而,最终代词而起,成为一种新兴的诗体。在艺术形式上较诗词更为自由和灵活。用韵可以平仄通押,不避重韵,可以加衬字,甚至增减字数等。其最大特点是简洁明快、直抒胸臆、诙谐成趣、通俗易懂,故有曲俗之说。

散曲包括小令和套数两种主要形式。小令又称“叶儿”,是单个的曲子;套数又称散套、套曲。散曲按照不同的曲调进行创作。常用的曲调有正宫、中吕宫、南吕宫、仙吕宫、黄钟宫、大石调、双调、商调、越调,全称五宫四调,又称九宫;每个曲调都有一个名称,如《山坡羊》《山仙子》《落梅风》《沉醉东风》等。

元代散曲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前后两期。前期从金末元初到元代大德年间,约七十年。前期的创作中心在大都,这期间的作者多为达官显宦,写作的格调也与词相近,但关汉卿、马致远、白朴等著名戏曲家加入散曲创作队伍后,他们洒脱酣畅、尖新直露的风格,带动了整个曲坛,开创了散曲创作的崭新局面。后期则从大德年间到元末,约六十年。后期散曲的创作中心逐渐移至江南,出现了一批主要从事散曲创作的作者,如张可久、乔吉、贯云石、徐再思等人。后期创作数量更多,艺术上虽然继承了前期散曲通俗直白、生动活泼的特色,但是总的曲风又趋向清新典雅,接近于词的风格,而与市井文学有所脱离。入明以后,散曲创作的整体趋势走上了下坡路。

元代散曲风格多样,主要可以分为豪放、清丽两派。豪放派以马致远为代表,清丽派则首推张可久。前期以豪放本色为主流,清丽之作也有重要地位。后期则以清丽为主,豪放为辅。

元代散曲的题材广泛,表达的社会内容极其丰富,其中为人叫绝的是写景、咏史、叹世、归隐以及描写男女情爱和闺怨等内容。这些作品在语言技巧、艺术境界、思想内涵等方面都达到了一定高度,成为这一时期文学的典范,并流传至今,经久不衰。

元曲通过不同的形式,表现了与唐诗、宋词一样的境界。在整体风格上,元曲更加强调清新自然。如元代散曲大家卢挚的《沉醉东风·秋景》:“挂绝壁枯松倒倚,落残霞孤鹜齐飞。四围不尽山,一望无穷水。散西风满天秋意。夜静云帆月影低,载我在潇湘画里。”气象宏大,境界优美,令人玩味不已。

元曲中大量用口语乃至方言俗语入曲,多用衬字,读来亲切而流畅,如贯云石的《寿阳曲》:“新秋至,人乍别,顺长江水流残月。悠悠画船东去也,这思量起头儿一夜。”这里所用的“乍”“东去也”“起头儿”等就是口语。马致远的《清江引·野兴》写道:“绿蓑衣紫罗袍谁是主,两件儿都无济。便作钓鱼人,也在风波里。则不如寻个稳便处闲坐地。”其中也有大量的口语。

从元曲中我们也能够看到,对在元朝地位陡降的汉文人而言,元曲为他们提供了一种能够更自由、更充分地表达其思想情感的工具;给他们世俗化的人生情怀,提供了一种恰当的表达形式。我们从元曲毫无掩饰的天真中,就能触摸到那些历史人物真实的心跳,从而被感动。

元曲是中国古代诗歌最后的辉煌,在我国文学史上盛极一时,被称为元代最佳之文学。元曲语言自然明快,反映生活鲜明生动,有着深厚的民间基础和市井气息,以泼辣奔放、淋漓尽致见长,曲调优美,见文如见其人。它具有很强的开放性、很大的自由度、很强的表现力、很高的艺术性,完全可以与唐诗、宋词媲美。

词山曲海,《元曲三百首》就是从浩瀚的曲海中遴选出来的精品。据统计,元散曲作者有名姓可考的多达二百余人,作品现存四千余首。本书收辑元代著名散曲作者八十余人的二百八十余首作品,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元曲之精华,多在其中。

本书在借鉴、吸收众多有关元曲书目的优点和特长之外,注重元曲的欣赏性和可读性,力求有所创新和突破,使广大读者进一步理解和感悟元曲的真实内涵。因此本书遴选元曲,兼顾曲家的代表性与曲作题材的广泛性。入选曲作,以小令为主,兼收套数。为帮助读者扫除文字障碍,让元曲精品入耳感心,注释一律以简约释义为主,兼及出典;曲家介绍,均以生平、成就、影响为主要内容,一般不旁及逸事逸闻;不常见曲牌及有异名曲牌,仅于首次出现时作简要说明;凡俗语、衬字,亦扼要标示;同时还增加了详尽完美的译文、赏析和精美的插图。全书图文并茂,相得益彰,饶有趣味,使读者能够细细体会到元曲那直露、戏谑、尖巧、辛辣等极具个性的特点,从中感悟到元代文人的人生态度和处世哲理,吸取元曲中有益的营养,求得积极、达观、进取的生活态度。[1][双调]拨不断·大鱼王和卿[2][3][4]

胜神鳌,夯风涛。脊梁上轻负着蓬莱岛,万里夕阳锦背高[5][6][7],番身犹恨东洋小,太公怎钓?【译文】硕大的海鱼,其神力胜过巨鳌。它顶狂风,破巨浪,轻而易举地就背负起蓬莱岛。万里夕阳下灿烂的鱼背显得特别高,它想翻身尚且恨东洋太狭小,这样神奇的大鱼,姜太公又能怎么钓?【赏析】这首小令用极度夸张的手法,描写了一条硕大神奇的海鱼,塑造了一个移山倒海、威力无比的形象。实际上作者抒写的是那些被贱视的知识分子有不畏艰险、蔑视世俗的阔大胸怀和非凡抱负。【注释】[1] 拨不断:曲牌名,一名《续断弦》。[2] 神鳌:传说中力大无比,可以背负仙山的大海龟。[3] 夯(hāng):用力顶撞。[4] 蓬莱岛:传说是海上仙岛。[5] 锦背:指夕阳下高出海面的大鱼背灿烂似锦。[6] 番:通“翻”。[7] 太公:指周朝姜太公吕尚,字子牙,曾辅佐周文王建立周朝。[双调]拨不断·自叹王和卿[1][2]

恰春朝,又秋宵。春花秋月何时了?花到三春颜色消,月过十五光明少。月残花落。【译文】春朝刚过,又恰逢秋宵时节。春花秋月,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鲜艳美丽的花儿到了季春时节,色彩逐渐减退。每当十五过后,明月不再显得那么皎洁。月残花落,实在令人伤感不已啊!【赏析】作者借对春花秋月的描写,抒发其对当时社会的不满,流露出作者仕途坎坷的愁闷情绪,春花颜消、秋月光少映衬着作者的伤感心理。【注释】[1] 恰:才,刚刚。[2] 三春:春季的三个月。农历正月叫孟春,二月叫仲春,三月叫季春。此处指季春时节。消:消失,减退。[越调]小桃红·杂咏盍西村[1]

绿杨堤畔蓼花洲,可爱溪山秀。烟水茫茫晚凉后。捕鱼舟,冲[2]开万顷玻璃皱。乱云不收,残霞妆就,一片洞庭秋。【译文】堤岸上绿杨摇曳,小洲上开满了蓼花,可爱的溪水青山秀丽无比。傍晚凉意袭来,湖上烟雾迷茫,无边无际。捕鱼的小舟,冲开万顷玻璃般的湖面,水面漾起层层涟漪。散乱的云朵飘浮在空中,天空映着晚霞的光辉,好一派美丽迷人的洞庭风光。【赏析】这首小令中,诗人描绘出诱人的洞庭湖秋色:堤畔绿杨随风摇曳,蓼花鲜艳可爱,青山环绕,万顷碧波荡漾,湖面波光点点,长空云朵飘散,落日余晖映成绚丽的彩霞,满目都是可人的秋色。这体现出作者豁达乐观的胸襟和热爱生活、热爱祖国大好河山的思想感情。【注释】[1] 蓼(liǎo)花洲:长满水草的水中陆地。蓼,一种一年生或多年生的草本植物,多生长于水边,开淡红或白色的花,可供观赏。[2] 玻璃:这里形容湖水清澈透明。皱:指水面泛起细小波纹。[1][双调]潘妃曲商挺[2]

带月披星担惊怕,久立纱窗下,等候他。蓦听得门外地皮儿踏,[3][4]则道是冤家,原来风动荼蘼架。【译文】我披星戴月担惊受怕,久久地站立在纱窗下,迫不及待地等候着他。突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只以为是意中人前来赴约,仔细一听,原来是夜风吹动荼蘼架发出的声响。【赏析】这首小令描绘了一位少女在星光下久久站立窗前,焦急地等待着意中人的到来。作者把热恋少女的担心、幻想、惊喜、失望的微妙心理刻画得惟妙惟肖,生动传神。【注释】[1] 潘妃曲:曲牌名,又名《步步娇》。[2] 蓦:突然。[3] 则道:只道,只以为。冤家:对意中人的昵称。[4] 荼蘼(tú mí):藤类木本植物,故需搭架,多种于园中观赏。[双调]潘妃曲商挺[1][2]

闷酒将来刚刚咽,欲饮先浇奠。频祝愿:普天下心厮爱早团[3]圆!谢神天,教俺也频频的勤相见。【译文】我闷闷不乐地端起酒杯,还未下咽,先祭奠神灵,频繁祝愿神佛保佑天下两心相爱的有情人早日团圆。到时我要衷心感谢神天,使自己也能和意中人多次相见。【赏析】这首小令反映的是封建社会广大青年男女婚姻不能自主,而往往把自己的婚姻寄托于神佛保佑。虽带有迷信色彩,但体现了青年男女争取婚姻自由,反对封建礼教的美好愿望。【注释】[1] 将来:拿来。[2] 浇奠:在祭奠祖宗或祈求神灵时,把酒浇在地上,以表示心意虔诚。[3] 厮爱:相爱。[1][中吕]阳春曲·春景胡祗遹[2]

几枝红雪墙头杏,数点青山屋上屏,一春能得几晴明。三月景,宜醉不宜醒。【译文】几枝红杏伸出墙头灿烂地开放,几点青山隐在远处好似屋外的屏风。一个春天,难得有几次晴朗。三月迷人的美景,最适宜醉眼观赏而不宜清醒。【赏析】这首小令写晴天的春景,如诗如画,表现了作者内心的喜悦与闲适。开头两句写出春景的美丽,所选景色典型集中,句式对仗工整。第三句点出晴天,而以疑问语气出之,显示出作者对生活的热爱,对韶光的珍惜。第四、五句借景抒情,“宜醉不宜醒”,赞美阳春三月的美景令人陶醉,流露出作者在这大好春光中的悠然和满足的心情。【注释】[1] 阳春曲:曲牌名,又名《喜春来》《惜芳春》。[2] 红雪:指盛开的杏花。[中吕]阳春曲·春景胡祗遹[1][2]

残花酝酿蜂儿蜜,细雨调和燕子泥。绿窗春睡觉来迟。谁唤起?

窗外晓莺啼。【译文】春花凋残,蜂儿仍飞来飞去采花酿蜜,细雨蒙蒙为筑巢燕子调和成做窝的软泥。春日里在绿纱窗下酣睡,醒来已经很迟。是谁唤醒我的呢?是窗外黄莺的啼鸣。【赏析】此曲作者以简洁的笔墨,捕捉了蜂酿蜜、燕衔泥等生活中常见的事物,生动传神地刻画出一幅鸟语花香、生机盎然的春景。尤其是“残花酝酿蜂儿蜜,细雨调和燕子泥”两句,为千古名句,被后代许多人引用和赞赏。关汉卿在其杂剧《诈妮子调风月》中,就化用了这两句;清李调元将此两句与马致远的“红尘不向门前惹,绿树偏宜屋角遮”等名句并举,认为是“皆人所不能道也”,见《雨村曲话》卷上。【注释】[1] 燕子泥:燕子筑巢的泥。[2] 绿窗:糊着绿纱的窗子,代指闺房。[1][越调]平湖乐王恽[2][3]

采菱人语隔秋烟,波静如横练。入手风光莫流转,共留连。[4][5]画船一笑春风面。江山信美,终非吾土,问何日是归年?【译文】隔着迷蒙秋烟传来采菱人的欢歌笑语。秋日的湖面,水波不兴,好似展开的巨大的白绸,千里横际。眼前美好的风光切莫让它轻易流逝,大家要共同地玩赏流连。坐在画船上的春风满面的姑娘嫣然一笑,让人心醉神迷。这里的江山确实美好,然而终究不是我的故乡。唉!什么时候我才能归去?【赏析】此曲以乐景写哀情,抒写思乡慕归之情。【注释】[1] 平湖乐:曲牌名,一名《小桃红》。[2] 横练:横铺的白绸,形容秋日湖面水波不兴。[3] 入手:到手,到来。[4] 春风面:形容美人姣好的面容。[5] 信:的确,实在。[1][越调]平湖乐·尧庙秋社王恽[2][3][4]

社坛烟淡散林鸦,把酒观多稼。霹雳弦声头高下,笑喧哗,[5][6]壤歌亭外山如画。朝来致有,西山爽气,不羡日夕佳。【译文】秋日祭祀完社神后,社坛的香烟渐渐变淡,争食祭品的乌鸦也飞归了林间。百姓们面对丰收的庄稼饮酒庆祝,弹起霹雳琴,载歌载舞,笑声不断,壤歌亭外的山野风光如诗如画。尧庙周围的山景尽有,空气清爽宜人,不羡慕陶渊明的隐居生活。【赏析】这首曲描绘了尧庙秋日祭社神的欢乐景象,透露出作者积极的用世精神和安于古风淳厚的僻地而与民同乐的志趣。【注释】[1] 尧庙:在平阳境内的汾水之东(今山西临汾西)。秋社:秋日祭祀社神。[2] 散:分散,离开。[3] 多稼:指广种,丰收。[4] 头高下:指声音一浪高过一浪。[5] 致:尽,极。[6] 爽气:清爽气息。[1][正宫]黑漆弩·游金山寺并序王恽邻曲子严伯昌,尝以《黑漆弩》侑酒。省郎仲先谓余曰:“词虽佳,曲名似未雅。若就以‘江南烟雨’目之何如?”予曰:“昔东坡作《念奴》曲,后人爱之,易其名曰《酹江月》,其谁曰不然?”仲先因请余效颦,遂追赋《游金山寺》一阕,倚其声而歌之。昔汉儒家畜声伎,唐人例有音学。而今之乐府,用力多而难为工,纵使有成,未免笔墨劝淫为侠耳。渠辈年少气锐,渊源正学,不致费日力于此也。其词曰:[2][3][4]

苍波万顷孤岑矗,是一片水面上天竺。金鳌头满咽三杯,吸尽江山浓绿。[5](幺)蛟龙虑恐下燃犀,风起浪翻如屋。任夕阳归棹纵横,待偿我平生不足。【译文】江水碧波万顷,一望无际,远望金山突兀地矗立于水面上,好似天竺山。登上金鳌峰满饮三杯,仿佛自己的海量如同巨大的神鳌,能够吸尽一江碧绿的江水。(幺)奇形怪状的蛟龙害怕点燃的犀角,所以兴风作浪,波涛滚滚。任凭夕阳斜下,也不管其他船只纷纷掉头而归,我仍要勇往直前,继续登临,饱览秀美的山水风光,用来弥补平生观赏江景的不足。【赏析】这首曲写金山寺的自然风光,气势雄浑,想象奇特,表现了作者因有机会游金山寺,补偿了大半生游赏的缺憾,而值得庆幸的欣慰之情。【注释】[1] 黑漆弩:曲牌名,一名《鹦鹉曲》。[2] 岑矗:因突兀矗立于水面而显得很高。岑,小而高的山。矗,耸立。[3] 天竺:杭州天竺山,因山上寺庙颇多而有名。在此以它来比金山。[4] 金鳌头:金山最高处金鳌峰。[5] 棹:船桨,代指船。[黄钟]节节高·题洞庭鹿角庙壁卢挚[1][2]

雨晴云散,满江明月。风微浪息,扁舟一叶。半夜心,三生[3][4]梦,万里别,闷倚篷窗睡些。【译文】雨后天晴,乌云消散,皎洁的月光照射着整个湖面。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湖中荡漾着一叶小舟。此时夜阑人静,愁绪万千,人生如梦,万里别离之情涌上心头,无法排遣。只好闷倚在篷窗,小睡片刻。【赏析】这首小令是作者赴任途中,路过洞庭鹿角镇时题写在庙壁上的。此曲表现作者舟行洞庭湖中,虽然风微浪息,明月满湖,却百感交集,思绪万端无法排遣的心境。【注释】[1] 满江明月:指满湖明月。[2] 半夜心:指夜阑人静时产生的离愁别恨。[3] 三生梦:原指佛家的前世、今生、来生,此指人生如梦。[4] 些:少许,一会儿。[双调]沉醉东风·秋景卢挚[1][2]

挂绝壁枯松倒倚,落残霞孤鹜齐飞。四围不尽山,一望无穷[3]水。散西风满天秋意。夜静云帆月影低,载我在潇湘画里。【译文】陡峭的悬崖上,一棵枯松倒挂在壁上,夕阳西下,天边残留的晚霞好像与孤单的野鸭齐飞。四周满眼是数不尽的山和一望无际的水。西风阵阵飘散来满天的秋意。夜阑静寂,月光下,帆影显得低而长,悠悠前进,我仿佛进入了那美丽的潇湘画中。【赏析】这首小令是作者任湖南廉访使时所作。它以开阔的视野描绘出一幅诗意盎然的潇湘江野秋色图,抒写了作者闲适的情怀。【注释】[1] 绝壁:陡峭的悬崖。[2] 鹜:野鸭。[3] 月影低:指月亮刚刚升起,月光射向船,船的倒影显得低而长。[1][双调]寿阳曲·答卢疏斋珠帘秀[2]

山无数,烟万缕,憔悴煞玉堂人物。倚篷窗一身儿活受苦,恨不得随大江东去。【译文】无数青山隔断了你我之间的情谊,缕缕青烟犹如纷乱的情丝让人难以割舍。看不到你憔悴的面容,分别后我只好倚着窗儿活活地受苦,恨不得所有的烦恼和痛苦都随江水东流而去!【赏析】这首小令是作者为赠答著名散曲作家卢挚而作,表达了自己恋恋不舍的深情和离别的痛苦之情。【注释】[1] 卢疏斋:即卢挚,疏斋是他的号,至元进士,官至翰林学士承旨,尝与珠帘秀交往。[2] 玉堂人物:即卢挚。卢挚曾为翰林学士。据说宋太宗在淳化年间,曾赐翰林院“玉堂之署”四个字,故翰林院又名“玉堂”。[中吕]喜春来过普天乐赵岩[1]

[喜春来]琉璃殿暖香浮细,翡翠帘深卷燕迟。夕阳芳香小亭[2]西,间纳履,见十二个粉蝶儿飞。[3]

[普天乐]一个恋花心,一个搀春意。一个翩翻粉翅,一个乱[4]点罗衣。一个掠草飞,一个穿帘戏。一个赶过杨花西园里睡,一个与游人步步相随。一个拍散晚烟,一个贪欢嫩蕊。那一个与祝英台梦里为期。【译文】[喜春来]富丽堂皇的大殿中飘散着缕缕暖香,翡翠色的珠帘高高挂起,迎接晚归的燕子。夕阳西下,我踏着芳香在亭西边漫步,忽然看见十二个粉蝶儿在飞舞。[普天乐]一只恋恋不舍地在花蕊间盘旋,一只抢夺着春意。一只翩翩舞动着翅膀,一只在我的衣服上飞来点去。一只掠过草地,一只在珠帘间穿来穿去地嬉戏。一只赶过杨花在西园里休憩,一只与游人若即若离,亦步亦趋。一只疾飞拍散晚烟,一只尽情地吸着花朵的嫩蕊。还有一只与祝英台在梦里相会呢!【赏析】这首散曲是即兴赋景的作品,表现了作者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对自由生活的赞美。【注释】[1] 琉璃殿:以琉璃瓦为顶的屋宇,形容房屋富丽堂皇。[2] 间:通“闲”,随意。纳履:穿鞋,引申为步行、漫步。[3] 搀:据张相《诗词曲语辞汇释》:“搀,犹抢也,即抢夺之抢。”争抢之意。[4] 西园:比喻佳美的园苑。[1][中吕]山坡羊·叹世陈草庵[2]

晨鸡初叫,昏鸦争噪,那个不去红尘闹?路遥遥,水迢迢,功[3]名尽在长安道。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译文】从清早雄鸡啼叫,到黄昏时归巢的乌鸦争噪不休,有哪个人不到俗世中去争名夺利?道路遥远,水途迢迢,追求功名的人都奔波在通往京城的大道上。今日的年轻人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明日的白发老者。到那时青山依旧美好,人却憔悴了。【赏析】这首小令嘲讽了那些追逐功名之人,同时鲜明地反映了作者厌弃功名、避世求隐的思想。【注释】[1] 山坡羊:曲牌名,又名《苏武持节》。[2] 红尘:指俗世和繁华喧闹之地,亦指名利场。[3] 长安道:指入京求官的道路。[中吕]山坡羊·叹世陈草庵[1][2][3]

伏低伏弱,装呆装落,是非犹自来着莫。任从他,待如何?[4]天公尚有妨农过,蚕怕雨寒苗怕火。阴,也是错;晴,也是错。【译文】即使是事事服输,处处装傻,麻烦还会时时纠缠不休。任凭他们摆布,看看又能怎样?何况老天尚且还有违背农时的过失呢!蚕怕下雨天寒,禾苗又怕骄阳似火。天阴,是错;天晴,也是错。【赏析】这是一首感慨处世艰难的小令。此曲表面在劝人旷达超脱,实际隐含着对元代黑暗社会无可奈何的哀叹。【注释】[1] 伏:通“服”,屈服。[2] 落:衰朽。[3] 着莫:元人口语,沾惹,纠缠。[4] 妨:违背。[双调]蟾宫曲·咏西湖奥敦周卿

西湖烟水茫茫,百顷风潭,十里荷香。宜雨宜晴,宜西施淡抹浓[1]妆。尾尾相衔画舫,尽欢声无日不笙簧。春暖花香,岁稔时康。真乃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译文】西湖烟水茫茫,水面广阔。微风拂过,碧波荡漾,十里的荷花散发着清香。无论晴天还是雨天,皆景色宜人,就如同西施一样,无论是浓妆还是淡抹,同样妩媚动人。湖面上首尾相接的画船,荡着船桨,到处是欢歌笑语,音乐不断。春暖花香,年年丰收,难怪人们要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赏析】这是作者咏杭州西湖两首小令中的一首。这首小令生动地表达了作者对西湖的依依不舍之情。【注释】[1] 稔(rěn):庄稼成熟,这里指丰收。[1][仙吕]一半儿·题情关汉卿

碧纱窗外静无人,跪在床前忙要亲。骂了个负心回转身。虽是我[2]话儿嗔,

一半儿推辞一半儿肯。【译文】碧纱窗外静悄悄没有人,他跪在我的床前急切地要与我亲热。我骂了声“负心郎”转回身。虽然我口中嗔怪他,其实心里还是答应的。【赏析】这首小令从少女的角度来写少年的鲁莽行为,鲁莽中有深情,令人既爱又恨,只好在半推半就中“遂却少年心”。【注释】[1] 一半儿:曲牌名。[2] 嗔(chēn):嗔怪,生气。[1][南吕]四块玉·别情关汉卿[2][3]

自送别,心难舍,一点相思几时绝?凭阑袖拂杨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译文】依依送别之后,相思之情绵延不绝。独自凭栏,眼前杨花飞落似雪,纵用衣袖拂开杨花,重重的青山遮住望眼,只看到横斜迂回的溪水空自流淌,情人的身影早已远去。【赏析】这首小令刻画了女子在情人离别后的相思之情。缠绵情意欲断难绝,数点杨花,也如离人之泪,目光所极之处尽是离愁,登高凭栏,怎奈视线被重重山峦遮断,真所谓“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注释】[1] 四块玉:曲牌名。[2] 几时:何时。[3] 凭阑:倚靠着栏杆。杨花雪:指杨絮飘落如雪。宋苏轼词中有“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之句。《水龙吟》中有“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南吕]四块玉·闲适关汉卿[1][2][3]

旧酒投,新醅泼,老瓦盆边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闲吟和[4]。

他出一对鸡,我出一个鹅,闲快活!【译文】旧酒已重新酿过,新酒也刚好酿成,用粗瓷大碗开怀畅饮。与山中野叟老僧共同吟诗唱和,闲适自得。他准备两只鸡,我拿出一只鹅,凑一顿简单野宴,真是自在快活!【赏析】此曲用民间口语,写山乡生活的闲适与悠然自得。自酿酒,自备菜,于乡野中与老僧野叟对饮,唱和诗歌,脱去士大夫的高雅外衣,唯有自然的山情野趣,自在快活。【注释】[1] 投:一作“没”,酿酒过程中把饭之类投入曲液。此处指再酿旧酒。[2] 新醅(pēi):未过滤的新酒。泼:倾倒,指过滤酒。[3] 老瓦盆:粗糙的酒器。[4] 吟和:吟诗唱和。[南吕]四块玉·闲适关汉卿[1][2]

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他,愚的是我,争什么!【译文】学习陶渊明在田园里耕作, 效法谢安到山野中隐居,历经太多的世态炎凉、人情淡漠。闲来将往事细细思量,便将这世事看透看破。他以贤者自许, 我则是愚不可及,在俗世中同这等人还有什么好争的。【赏析】此曲写作者看破炎凉世态,厌弃尔虞我诈,欲归隐山林的人生态度。“贤的是他,愚的是我”,用的是“倒反”修辞格,表现作者对弄权者的嘲讽和自己不与之同流合污的凛然正气。【注释】[1] 南亩:泛指农田。化用《诗经·小雅·大田》中“以我覃耜,俶载南亩”诗句。晋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弃官归田,“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归园田居》)。[2] 东山卧:引用谢安典故。晋代谢安曾隐居东山(今浙江上虞),屡辞征召,隐居不出。[双调]沉醉东风关汉卿[1][2]

咫尺的天南地北,霎时间月缺花飞。手执着饯行杯,眼阁着[3][4][5]别离泪。刚道得声保重将息,痛煞煞教人舍不得。好去者望前[6]程万里!【译文】纵然眼下近在咫尺,但即刻便要南北分离,远隔天涯了,此刻的花好月圆,稍时便是月缺花残。举起酒杯为君饯行,离愁别恨霎时涌上心头,泪水盈满眼眶。刚道一声“珍重”,已是肝肠寸断,纵有万般不舍,也不能牵绊远行人的脚步,唯有说一句:“一路走好,祝君前程万里。”【赏析】“悲莫悲兮生别离”,由咫尺到天涯,由月圆变月残,怎能不让人伤心落泪!此曲描写女子为情人送别的情景,含泪举杯,言语凝噎,心中痛煞万分,但远行的人终归要走,只能收住眼泪,殷切叮嘱,深深祝愿,道声珍重。一连串的动作、言语,生动地展示了女子依恋、痛楚的复杂情怀。【注释】[1] 咫尺:形容距离很近。[2] 月缺花飞:比喻离别。唐温庭筠《和友人伤歌姬》:“月缺花残莫怆然,花须终发月终圆。”[3] 阁:同“搁”。此句指眼中含泪。[4] 将息:将养,休养。宋李清照《声声慢》:“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5] 痛煞煞:形容极端痛苦的样子。[6] 好去者:一路走好,送别时祝福语。者,虚词。[1][双调]大德歌·秋关汉卿[2][3]

风飘飘,雨潇潇,便做陈抟睡不着。懊恼伤怀抱,扑簌簌泪[4]点抛。秋蝉儿噪罢寒蛩儿叫,淅零零细雨打芭蕉。【译文】秋风飒飒,秋雨潇潇,即便有陈抟那样嗜睡的本领也睡不着。辗转反侧,不能入眠,满心的懊恼使得泪水浸湿枕畔。窗外秋蝉噪罢,蟋蟀又鸣,更让人烦乱不堪,心难平静。又兼有细雨敲打着芭蕉叶,一声又一声。【赏析】秋风秋雨,蝉噪蛩鸣,雨打芭蕉,凄清的秋景衬托女子的孤单寂寞、幽怨哀愁,真所谓:秋风秋雨愁煞人。全曲以景切入,又以景结束,首尾呼应,情景交融,一片秋景,一个愁人。【注释】[1] 大德歌:曲牌名。[2] 便做:即便是。陈抟(tuán):五代宋初的道士,字图南,自号扶摇子,后唐时举进士不第,不满现实而隐居华山,相传他一睡可有百余日不醒。[3] 懊恼:懊丧,烦恼。《吴声歌曲》中有叙写青年男女恋爱失败的《懊恼歌》,此处有双关的意思。[4] 寒蛩(qióng):指秋天的蟋蟀。[1][南吕]一枝花·不伏老关汉卿[2]

攀出墙朵朵花,折临路枝枝柳。花攀红蕊嫩,柳折翠条柔,浪[3][4]子风流。凭着我折柳攀花手,直煞得花残柳败休。半生来折柳攀花,一世里眠花卧柳。[5][6][7]

〔梁州〕我是个普天下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愿朱[8][9]颜不改常依旧,花中消遣,酒内忘忧。分茶攧竹,打马藏阄,通[10]五音六律滑熟,甚闲愁到我心头!伴的是银筝女银台前理银筝笑[11]倚银屏,伴的是玉天仙携玉手并玉肩同登玉楼,伴的是金钗客歌[12]《金缕》捧金樽满泛金瓯。你道我老也,暂休。占排场风月功名首[13][14],更玲珑又剔透。我是个锦阵花营都帅头,曾玩府游州。

〔隔尾〕子弟每是个茅草岗、沙土窝初生的兔羔儿乍向围场上走[15][16],我是个经笼罩、受索网苍翎毛老野鸡蹅踏的阵马儿熟。经了[17]些窝弓冷箭蜡枪头,不曾落人后。恰不道人到中年万事休,我怎肯虚度了春秋。

〔尾〕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18]豌豆,恁子弟每谁教你钻入他锄不断、斫不下、解不开、顿不[19][20][21]脱、慢腾腾千层锦套头。我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22][23]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章台柳。我也会围棋、会蹴鞠、会打围、[24]会插科、会歌舞、会吹弹、会咽作、会吟诗、会双陆。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赐与我这几般儿歹症候,[25][26]尚兀自不肯休。则除是阎王亲自唤,神鬼自来勾,三魂归地府[27][28],七魄丧冥幽。天哪,那其间才不向烟花路儿上走!【译文】我采摘那些露出墙头的朵朵娇花,攀折那些垂在路边的条条绿柳,所采的花是蕊红娇嫩,所折的柳是枝翠条柔。我是个惯会拈花惹草的风流浪子,凭着折柳攀花的老到经验,直到弄得花残柳败才罢休。我半辈子就是玩花弄柳,一生一世与柳花同眠同宿。〔梁州〕我是全天下最有名气的花花公子、放荡子弟的头头。祝愿那些红颜美色光彩常驻,永远依旧。我要在花朵般的美女中消遣时光,饮佳酿忘忧消愁。我会品茶画竹,善于打马拈阄,精通五音六律,还有什么烦愁会涌上我心头!整日相伴的是银筝姑娘理筝,画屏前笑语盈盈,或是同玉般的人儿携手并肩共上香楼,或是有穿金戴银的美女唱《金缕曲》,捧着华贵的酒器斟满美酒。你说我老了,应停止这样的生活,其实我是风月场上的头号老手,八面玲珑又剔透。在脂粉堆里是总头领,曾游玩过众多的州州府府。〔隔尾〕你们这些嫖客,不过是刚从茅草岗、沙土窝里蹿出的兔羔儿,初到风月场上游走,而我已是个经过笼罩、网索等各种磨炼的硬毛老野鸡,对付各种阵势都非常纯熟。经了些暗弓冷箭蜡枪头,可从来不曾落到别人的后头。所以不要说什么人到中年就要万事皆休,我怎能甘心虚度这岁月春秋。〔尾〕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谁叫你们那些年轻的纨绔子弟钻进那锄不断、砍不下、解不开、摆不脱、慢腾腾、好看又狠辣的千层圈套中?我赏玩的是梁园明月,品饮的是东京美酒,赏的是洛阳牡丹花,攀的是长安章台柳。我会围棋、会踢球、会狩猎、会插科打诨,还会唱歌跳舞、吹拉弹奏、吟诗作赋、下棋博戏。你就是打掉我的牙、拧歪我的嘴、打瘸我的腿、掰断我的手,我还是不能改掉老天爷赐给我的这几样坏毛病。除非是阎王爷亲自传唤,神鬼亲自来勾,让我的三魂归入地府,七魄赴进阴曹。苍天哪,到那时我才有可能不向烟花柳巷的路上走。【赏析】此曲以第一人称写来,自我欣赏、自我调侃,语言大胆、泼辣、肆意,用极尽风流放荡之词抗击社会压迫和歧视。但豪言壮语中难掩内心的悲哀。全曲由四支曲子组成,大量使用衬字,构成长句,读来生动活泼,铿锵有力。【注释】[1] 一枝花:曲牌名,也叫《占春魁》。[2] 攀、折:都是玩弄的意思。出墙花、临路柳:都是指倡优一类人。[3] 浪子风流:即风流浪子,指有才学、不拘礼法、嫖妓寻欢的人。[4] “凭着”二句:指精通攀花折柳。直煞得,直弄得。[5] 梁州:曲牌名,亦作《梁州第七》。元人常用《一枝花》《梁州》后接尾声成套,是普通套式。[6] 郎君:女子对丈夫或恋人的称呼,此处意思与“浪子”相同。[7] 盖世界:全世界。班头:首领,头目。[8] 分茶:品茶。 (diān)竹:画竹。 ,跌,早期白话。《百花亭》杂剧第一折里有“撇兰攧竹,写字吟诗”句。[9] 打马藏阄(jiū):古代的赌博游戏。打马,用五十四枚牙制的圆牌,上面标刻马名,用掷骰子打马牌来决胜负。藏阄,也叫拈阄,每人手中握一纸片或小物件,互相猜测。[10] 五音六律:泛指音乐。五音,即宫、商、角、徵、羽五个音阶。六律,即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是十二律中的六个阳声律。[11] 银筝女:指妓女。理:弹奏。[12] 金钗客:指妓女。金缕:即金缕衣,曲名。金樽、金瓯(ōu):华贵的酒器。[13] 占排场:宋元时指演戏或表演技艺,也叫“做排场”。[14] 锦阵花营:指妓女集中的地方。都帅头:总首领。[15] 子弟每:子弟们,指嫖客。兔羔儿:比喻没有经验的年轻人。围场:打猎的场所,这里指妓院。[16] 经笼罩:指被关进笼里。受索网:被困在网里。比喻受过各种磨炼。老野鸡:比喻有经验的狎妓老手。蹅(chǎ)踏:践踩,奔走。阵马儿熟:有一套熟练的对付猎人的经验,喻指狎妓经验。阵马,捕捉野兽时骑的猎马。[17] 窝弓:暗藏的弓弩。冷箭:暗箭。[18] 铜豌豆:元代妓院称老嫖客的暗语。[19] 恁(nín):您,你们,多见于早期白话。斫:砍。锦套头:锦绳结成的套子,喻指外美内狠的圈套。[20] 梁园:一名兔园。汉梁孝王在开封建的花园,一说故址在今河南商丘。[21] 东京:汴京(今开封)。[22] 洛阳花:牡丹花,洛阳以产牡丹著名。[23] 章台:汉代长安城的街名,此处多妓院。[24] 蹴鞠(cù jū):古代的一种类似今天踢足球的游戏。咽作:唱歌。汤式曲有“咽作处换气偷声使褙巧”语。双陆:古代的一种类似下棋的游戏。[25] 尚兀自:尚且。[26] 则除是:除非是。[27] 三魂:道家谓人有三魂,即胎光、爽灵、幽精。[28] 七魄:道家谓人有七魄,即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冥幽:阴曹地府。[1][商调]梧叶儿·别情关汉卿[2]

别离易,相见难,何处锁雕鞍。春将去,人未还。这其间,殃[3]及煞愁眉泪眼。【译文】分别时容易而相见却很难,不知是何处的风景将他迷住,鞍马停歇,忘了归家。眼望着这春天的大好时光就要过去,而远行的人尚未回来。这期间等待的日子,是何等的煎熬啊!双眉难以舒展,明眸失去光彩,唯有日日以泪洗面。【赏析】小令写离别后的相思。由思念到生疑、后悔、哀怨,尽显别离容易见时难的心境,语言自然流畅,感情真挚深厚,女子的心曲跃然纸上。【注释】[1] 梧叶儿:曲牌名,又叫《碧梧秋》《知秋令》。[2] 锁雕鞍:指留住行人。雕鞍,雕有华丽纹饰的马鞍。[3] 殃及:连累的意思,元时方言。煞:程度副词,厉害、甚、很。[1][中吕]阳春曲·题情白朴[2][3]

从来好事天生俭,自古瓜儿苦后甜。奶娘催逼紧拘钳,甚是[4]严,越间阻越情忺。【译文】好事从来都是要经过千难万险的磨炼,瓜儿总是要经历苦露严霜才能变香甜。奶娘催逼得紧,管束得严,但是她越横加阻拦、棒打鸳鸯,我与心上人的情意越热烈缠绵。【赏析】好事多磨,越挫越坚。这是一首追求爱情自由的自白书,为了幸福而敢于藐视封建礼教的束缚,语言泼辣质朴,感情热烈真挚,有着民歌情调。【注释】[1] 阳春曲:曲牌名。[2] 好事:这里指男女间的爱情。俭:同“险”。《康熙字典》释“俭”字时说:“又与‘险’同。《荀子·富国篇》,‘下疑俗俭’。注‘俭’读为‘险’。”[3] 奶娘:乳母,一解为亲娘。拘钳(qián):拘束,用强力加以控制。[4] 间阻:从中作梗,横加阻拦。忺(xiān):合意。唐韦应物《寄二严》:“丝竹久已懒,今日遇君忺。”[1][越调]天净沙·春白朴[2][3]

春山暖日和风,阑干楼阁帘栊,杨柳秋千院中。啼莺舞燕,[4]小桥流水飞红。【译文】山绿了,阳光暖了,吹起和煦的春风,几曲栏杆通上小楼,小楼上垂挂着窗帘,院子里杨柳依依,秋千轻轻摇荡。黄莺在歌唱,燕子在飞舞,小桥下流水潺潺,时而几点落花随水流而去。【赏析】春天春日,春山春风,春意盎然,大自然的美皆在那杨柳秋千、小桥流水之中。【注释】[1] 天净沙:曲牌名。[2] 帘栊(lóng):窗上挂的帘饰,泛指窗帘。栊,窗上的棂木。南唐李煜《捣练子令》:“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3] 杨柳秋千:杨柳依依,秋千轻轻摇荡。南唐冯延巳《上行杯》:“柳外秋千出画墙。”宋欧阳修《浣溪沙》:“绿杨楼外出秋千。”[4] 飞红:飞花,落花。宋秦观《千秋岁》:“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越调]天净沙·夏白朴[1][2]

云收雨过波添,楼高水冷瓜甜,绿树阴垂画檐。纱厨藤簟,[3]玉人罗扇轻缣。【译文】大雨过后,云雾收敛,流水添波,水洗过的天空下更显楼阁高耸,水是冰凉清爽,瓜是甜美可口,绿树的浓荫一直垂到画檐。纱帐内的藤席上,有一位身穿轻绢的美人,摇着罗扇纳凉。【赏析】这首曲用白描手法,截取雨后的片刻,勾勒出一幅宁静的夏日图景:雨过云收,流水添波,空气清爽,绿荫低垂,真是难得的夏日宜人时光。【注释】[1] 画檐:彩绘的屋檐。[2] 纱厨:用木头做成架子,四周围上纱帐,夏天坐卧里面,可以避蚊虫。藤簟(diàn):藤席。[3] 玉人:美人。罗扇:丝织圆扇。轻缣(jiān):双丝织成的细绢。这里指身着轻绢,衣衫单薄。[越调]天净沙·秋白朴[1][2][3]

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4]白草红叶黄花。【译文】夕阳西下,晚霞逐渐消散,孤零零的村庄在落日的余晖中静默着,轻烟袅袅,几只归巢的寒鸦栖息在老树枝头。一只飞雁的剪影掠过天空,转眼远去。举目四望,青山绿水,满目皆是枯草、红叶、菊花。【赏析】“自古逢秋悲寂寥”,此曲却从秋的凄清冷寂中摆脱出来,除残霞寒鸦外,还描绘了青山绿水、红叶、菊花,冷暖相间,写出秋天的美好可爱,不落俗套,清新隽永,有词的韵味。【注释】[1] 残霞:晚霞。[2] 轻烟:淡淡的烟雾,此指暮霭。寒鸦:秋天的乌鸦。[3] 飞鸿:飞翔的鸿雁。[4] 白草:枯草。黄花:即菊花。[越调]天净沙·冬白朴[1][2]

一声画角谯门,半庭新月黄昏。雪里山前水滨。竹篱茅舍,淡烟衰草孤村。【译文】城门上响起一声号角,黄昏后弯弯的新月升起,照白了半个庭院。山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山前的流水迂回蜿蜒。几家竹篱茅舍组成小小的村落,村落里升起几缕轻烟,极目处烟雾缭绕、衰草连天。【赏析】黄昏、城门、雪山、孤村、衰草、淡烟串联起来,无不渗透着冬天的寒意,草木枯萎,色彩褪尽,景色凄清,人也悲凉。【注释】[1] 画角:有彩绘的号角,多于黎明和黄昏时分吹奏,起报警整肃作用。谯(qiáo)门:本义是建有瞭望楼的城门。此处泛指城门。谯,谯楼,城楼。[2] 半庭:半个庭院。[双调]沉醉东风·渔夫白朴[1][2][3]

黄芦岸白渡口,绿杨堤红蓼滩头。虽无刎颈交,却有忘机[4][5][6][7]友,点秋江白鹭沙鸥。傲煞人间万户侯,不识字烟波钓叟。【译文】岸边铺满黄芦,渡口漂浮着白蘋,青青的绿杨垂立在堤畔,红蓼花摇曳在滩头。虽然渔翁没有生死患难的刎颈之交,却有忘却世俗巧诈心机的朋友,那就是秋江上点点的白鹭和沙鸥。渔翁虽然不识字,却可以笑傲、鄙视那些人世间所谓的达官显贵。在那烟波浩渺的江边独自垂钓多么悠闲自在。【赏析】小令题为“渔夫”,含归隐之意。社会黑暗,世俗险恶,作者心力交瘁,构想出一幅与世无争、宁静淡泊的老翁垂钓图。“人生痛苦识字始”,饱读诗书,还不如目不识丁的江上渔翁逍遥自在。小令曲风俊逸,语言清新明朗,写景如画。【注释】[1] 白蘋(pín):生长在水中的一种草。[2] “绿杨”句:宋僧仲殊《南柯子》:“绿杨堤畔问荷花。”红蓼,生长在水边的一种草,开淡红色花。宋秦观《满庭芳》:“红蓼花繁,黄芦叶乱,夜深玉露初零。”[3] 刎颈交:生死之交。典出司马迁《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卒相与欢,为刎颈之交。”[4] 忘机友:指淡泊宁静、没有世俗巧诈心机的朋友。[5] 白鹭沙鸥:两种水鸟名。实指上文的“忘机友”。[6] 万户侯:食邑万户的侯爵。《战国策·齐策四》:“令曰:‘有能得齐王头者,封万户侯,赐金千镒。’”此处泛指达官贵人。[7] 烟波钓叟:江上的钓鱼翁。《新唐书·张志和传》:“以亲既丧,不复仕,居江湖,自称烟波钓徒。”后泛指隐居江湖的人。[1][双调]庆东原白朴[2][3][4][5]

忘忧草,含笑花,劝君闻早冠宜挂。那里也能言陆贾?[6][7]那里也良谋子牙?那里也豪气张华?千古是非心,一夕渔樵话。【译文】草有忘忧草,花有含笑花。劝君不如趁早辞官归隐,远离这官场世事的纷扰。纵是当年的陆贾能言善辩,子牙足智多谋,张华豪气纵横,而如今这些人又在哪里?千古的是非曲直、豪迈风流,不过是渔人、樵夫们一朝一夕的闲话。【赏析】本曲是白朴的一首叹世之作,否定功名仕途,劝人挂冠归隐。历史上的众多风流人物,即使曾经扬名,也经不住时光的淘洗、磨炼,多年之后,所谓的风流,不过成为后人的谈资。既然如此,作者言“闻早冠宜挂”。这首小曲旷达洒脱、言笑自若,表现出一种无是无非的超然豁达,但背后仍藏着难言的沉重。【注释】[1] 庆东原:曲牌名,又名《郓城春》。[2] 忘忧草:又名萱草。据说其嫩苗可食,食后使人陶然如醉,故有忘忧之名。[3] 含笑花:据清吴其濬《植物名实图考》三十引《艺花谱》载:“含笑花生广东,花如兰,开时常不满,若含笑然,随即凋落。”《扪虱新语》卷十五详述此花:“含笑有大、小,小含笑香尤酷烈,有四时花,惟夏中最盛,又有紫含笑、茉莉含笑,皆以日西入,稍阴则花开,初开香尤扑鼻。”[4] 闻早:趁早。冠宜挂:宜挂冠。[5] 那里也:衬字,意思是“到哪里去了”“如今安在”。陆贾:汉高帝刘邦的谋士。西汉初年人,颇有辩才,曾随汉高帝刘邦平定天下,游说南越尉赵佗归汉,故称“能言陆贾”。[6] 子牙:即姜尚。周朝人,后以封地改姓吕,又称“太公”“尚父”。有谋略,辅佐周文王理平政事,辅佐周武王伐纣灭殷,平定天下,是有名的谋臣,故称“良谋子牙”。[7] 张华:西晋人,字茂先,博学能文,曾作《鹪鹩赋》,自喻豪气。晋武帝时为中书令,曾力劝武帝伐吴。阮籍见时,叹为王佐之才(见《晋书》本传)。[1][双调]得胜乐白朴[2][3]

红日晚,残霞在,秋水共长天一色。寒雁儿呀呀的天外,怎生不捎带个字儿来?【译文】夕阳西斜,晚霞燃烧了半个天空,而长天的尽头是水天相接,满江的秋水被映染得绚丽夺目。一行大雁飞来,又鸣叫着向天边飞去。为何这雁儿不为我捎带半点远方的音讯来?【赏析】这首小令是怀人思远之作。红日晚照,满天的落霞映染着满江的秋水,如此壮美的景色,忽有大雁飞来,又转眼远去。虽然雁过留声,却未曾带来半点远方人的音讯,不由心生懊恼,责怪起雁儿来。这一嗔一恼,将闺妇思人的微妙情思细致地刻画出来。【注释】[1] 得胜乐:曲牌名。[2] “秋水”句:唐代王勃《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里是借用。[3] 寒雁:秋天南飞的大雁。古有大雁传书之说,这里即有此意。[1][中吕]满庭芳姚燧[2][3]

天风海涛,昔人曾此,酒圣诗豪。我到此闲登眺,日远天高。[4]山接水茫茫渺渺,水连天隐隐迢迢,供吟啸,功名事了,不待老僧招。【译文】海风怒吼呼啸,掀起滔天大浪。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骚客在此登临,饮酒作赋,指点江山,抒豪情万丈。而今我也闲来此登高远望,真是天高日远,莽莽苍苍。只见山与水相接,山茫水渺,水与天相连,水阔天远。面对这旷观壮景赋诗吟啸,所有的功名利禄统统都可以抛弃,若退隐归居,也就不必等待老僧前来引领召唤。【赏析】此曲是作者被外放江东廉访使时所作,海天辽阔,山水茫茫,触景生情,引出归隐之意,发出“日远天高”的慨叹,曲中不无淡淡哀怨忧愁。【注释】[1] 满庭芳:曲牌名,又名《满庭霜》。[2] 酒圣诗豪:指文人骚客饮酒赋诗,抒发豪情。[3] 日远天高:这里用“日远天高”,含有向往朝廷而不能实现愿望之意。此时作者正外放为官,“日远天高”是眼前景,又隐含心中事。日远,语出“日远长安近”。据《晋书·明帝纪》载:“幼聪哲,为元帝所宠异。年数岁,尝坐置膝前,属长安使来,因问帝曰:‘汝谓日与长安孰远?’对曰:‘长安近,不闻人从日边来。’明日又问之,对曰:‘日近。’帝曰:‘何乃异闻者之言乎?’对曰:‘举目见日,不见长安。’”天高,语出杜甫诗“天意高难问,人情老易悲”。[4] 吟啸:一作“吟笑”。[1][中吕]普天乐·别友姚燧[2][3][4]

浙江秋,吴山夜。愁随潮去,恨与山叠。塞雁来,芙蓉谢。[5][6]冷雨青灯读书舍,怕离别又早离别。今宵醉也,明朝去也,宁奈

[7]些些。【译文】钱塘江秋潮景,吴山月明夜。离愁随江潮奔涌而去,别恨又似山峦重叠而生。北雁归来,荷花凋谢。冷雨敲窗,一盏青灯映照着简陋的书房,怕离别偏又早离别。今宵尚能共饮同醉,明朝便要分别,还是再忍耐一些吧。【赏析】这是一首离别送行之作。面对江潮山峦,离愁也似潮翻涌,如山沉重。一语“怕离别又早离别”,将别离之苦抒发得淋漓尽致。【注释】[1] 普天乐:曲牌名。[2] 浙江:即钱塘江,在今浙江境内,流经杭州,秋天涨潮时颇为壮观。吴山:山名,在杭州西湖东南,游览胜地,左临钱塘江,右临西湖。[3] 塞雁:秋天从塞北飞来南方过冬的大雁。[4] 芙蓉:荷花。[5] 青灯:即油灯,其光青莹、微弱。陆游《雨夜》:“幽人听尽芭蕉雨,独与青灯话此心。”[6] “怕离别”句:一作“待离别怎忍离别”。[7] 宁奈:怎耐。些些:一些儿,元人口语。[1][中吕]醉高歌·感怀姚燧[2][3][4]

十年燕月歌声,几点吴霜鬓影。西风吹起鲈鱼兴,已在桑[5]榆暮景。【译文】多年在京城为官,日日笙歌宴舞,夜夜品酒赏月,生活多么闲适优哉!而今来吴地数载,历经风霜,两鬓斑白,垂垂老矣。秋风乍起,吹起隐退之念,想晋人张翰见秋风而思家,毅然辞官而去,自己已是暮年,也早该是告别宦海、回归故里的时候了。【赏析】多年宦海沉浮,身心已疲惫不堪,故西风起而生归隐心。小令语言凝练,感情真挚。【注释】[1] 醉高歌:曲牌名。中吕宫中常用曲牌。[2] 十年:虚指,言其很多年。燕月歌声:指作者在京城大都(今北京,旧属燕地)任翰林学士期间一段清闲高雅的生活。[3] 吴霜鬓影:作者六十多岁时曾出任江东廉访使,经几年吴地的风霜,又鬓添白发。指自己年老。引用唐李贺诗《还自会稽歌》:“吴霜点归鬓,身与塘蒲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