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 : 泰戈尔诗选(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印)泰戈尔著,董友忱编,郑振铎译

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生如夏花 : 泰戈尔诗选

生如夏花 : 泰戈尔诗选试读:

扉页

版权信息

书名:生如夏花:泰戈尔诗选

作者:(印)泰戈尔;董友忱编

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11

ISBN:978-7-222-18529-6

价格:39.00元果麦文化 出品

泰戈尔画作

墨水和广告颜料,1937年8月4日,泰戈尔绘水彩水彩和墨水墨水和广告颜料,1935年4月11日墨水和钢笔水彩、钢笔、芦苇杆和铅笔,约1929—1930年间钢笔和墨水,1932年3月2日墨水和广告颜料

家庭

我独自在横跨过田地的路上走着,夕阳像一个守财奴似的,正藏起它的最后的金子。

白昼更加深沉地投入黑暗之中,那已经收割了的孤寂的田地,默默地躺在那里。

天空里突然升起了一个男孩子的尖锐的歌声,他穿过看不见的黑暗,留下他的歌声的辙痕跨过黄昏的静谧。

他的乡村的家坐落在荒凉的土地的边上,在甘蔗田的后面,躲藏在香蕉树,瘦长的槟榔树,椰子树和深绿色的贾克果树的阴影里。

我在星光下独自走着的路上停留了一会,我看见黑沉沉的大地展开在我的面前,用她的手臂拥抱着无量数的家庭,在那些家庭里,有着摇篮和床铺,母亲们的心和夜晚的灯,还有年轻轻的生命,他们满心欢乐,却浑然不知这样的欢乐对于世界的价值。

来源

流泛在孩子两眼的睡眠,——有谁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是的,有个谣传,说他是住在萤火虫朦胧地照着的林影里的仙村里,在那个地方挂着两个迷人的㥏怯的蓓蕾。他便是从那个地方来吻着孩子的两眼的。

当孩子睡时,微笑在他唇上浮动着,——有谁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生出来的?是的,有个谣传,说,一线新月的幼嫩的清光,触着将消未消的秋云边上,微笑便在那个地方初生在一个浴在清露里的早晨的梦中了。

甜蜜柔嫩的新鲜情景,在孩子的四肢上展放着,——有谁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藏得这样久?是的,当母亲是一个少女的时候,他已在爱的温柔而沉静的神秘中,潜伏在她的心里。——甜蜜柔嫩的新鲜情景,在孩子的四肢上展放着。

责备

为什么你眼里有了眼泪,我的孩子?

他们真是可怕,常常无谓地责备你。

你写字时墨污了你的手和脸——这就是他们所以骂你不洁的原故么?

呵,不对呀!他们也敢因为圆圆的月用墨涂了脸,便骂她为不洁么?

他们总要为了一件小事去责备你,我的孩子。

他们总是无谓地寻人错处。你游戏时扯破了你的衣裳——这就是他们所以说你不守规矩的原故么?

呵,不对呀!秋之晨从他的破碎的云衣中露出微笑,那么,他们要叫他什么呢?

他们对你说什么话,尽管可以不理他,我的孩子。

他们正把你做错的事列成一个长表。

谁都知道你是十分喜欢甜的东西的——这就是他们所以称你做贪婪的原故么?

呵!不对呀!我们是喜欢你的,那么,他们要叫我们什么呢?

孩童之道

只要孩童是愿意,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他所以不离开我们,并不是没有原故。

他爱把他的头倚在母亲的胸间,就是一刻不见她,也是不行的。

孩童知道所有各种的聪明话,虽然这些话世间的人很少懂得它们的意义。

他所以永不想说,并不是没有原故。

他所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去学从母亲的唇里说出来的话。那就是他所以看来这样天真的原故了。

孩童有了一堆黄金与珠子,但他到这个世界上来,却像一个乞丐。

他所以这样假装了来,并不是没有原故。

这个可爱的小小的裸着身体的乞丐所以假装着完全无助的样子,便是想要乞求母亲的爱的资产。

孩童在纤小的新月的世界里,是一切束缚都没有的。

他所以弃了他的自由,并不是没有原故。

他知道有无穷的快乐藏在母亲的心的小小一隅里,被母亲亲爱的手臂所捉所抱,其甜美远胜过自由。

孩童永不知道如何啼哭。他所住的是完全的乐土。

他所以要流泪,并不是没有原故。

虽然他用了可爱的脸儿上的微笑,引逗得他母亲的热望的心向着他,然而他的因为细故而啼的小哭声却编成了怜与爱的两股带子。

偷睡眠者

谁从孩子的眼里把睡眠偷了去呢?我一定要知道。

母亲把她的水罐捧在腰间,走到近村汲水去了。

这是正午的时候。孩子们游戏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池中的鸭子沉默无声。

牧童躺在榕树的荫下睡着了。

白鹤庄重而静定的立在檬果树边的泥泽里。

就在这个时候,偷睡眠者便来了,她从孩子的两眼里捉住睡眠,便飞去了。

当母亲回来时,她看见孩子四肢着地地在屋里爬着。

谁从孩子的眼里把睡眠偷了去呢?我一定要知道。我定要找到她,把她锁起来。

我定要向那个黑洞里张望着,在这个洞里,有一道小泉从圆的和有绉纹的石上滴下来。

我定要在嚩句蓝林中的阴沉沉的树影搜寻去,在这个林里,鸽子在它们住的地方咕咕地叫着,仙女的脚环在繁星满天的静夜里叮地响着。

我要在黄昏时,向竹林的萧萧的静景里窥望着,在这林中,荧火虫闪闪地耗费它们的光明,只要遇见一个人,我便要问道:“谁能告诉我偷睡眠者住在什么地方呢?”

谁从孩子的眼里把睡眠偷了去呢?我一定要知道。

只要我能捉住她,怕不会给她一顿好教训!

我要闯入她的巢穴,看她把所有偷来的睡眠藏在什么地方。我要把它都夺了来,带回家去。

我要把她的双翼缚得紧紧的,把她放在河岸,然后叫她拿一根芦草,在灯心草和睡莲间钓鱼为戏。

当黄昏时,街上已经收了市,村里的孩子们都坐在她母亲的膝上,于是那些夜鸟便讥笑地在她耳边说道:“你现在还想偷谁的睡眠呢?”

玩具

孩子,你真是快活呀,一早晨坐在泥土里,耍着折下来的小树枝儿。

我微笑地看你在那里耍着小枝的碎梗。

我正忙着算账,一小时一小时在那里加叠数字。

也许你在看我,想道:“这种好没趣的游戏,竟把你的一早晨的好时间夺去了!”

孩子,我忘了聚精会神耍枝子与泥饼的方法了。

我找出贵重的玩具,收集起金块,银块。

你呢,无论找到什么便去做你的快乐的游戏,我呢,却把了我的时间与力气都费在那些我永不能得到的东西上。

我在我的脆薄的独木船里,奋勉地航过欲望之海,竟忘了我也是在那里做游戏了。

天文家

我不过说:“当傍晚圆圆的满月挂在劫丹波的枝头时,有人能去捉它么?”

哥哥却对我笑道:“孩子呀,你真是我第一次看见的傻孩子。月儿离我们这样远,谁能去捉他呢?”

我说:“哥哥,你真傻!当母亲向窗外探望,微笑地往下看着我们游戏时,你也能说她远么?”

哥哥还只是说:“你这傻孩子!但是,孩子,你到哪里去找大网,能捉得住这月儿的大网呢?”

我说:“你自然可以用双手去捉住它呀。”

但是哥哥笑道:“你真是我第一次才看见的傻孩子。如果月儿走近了,你便知道他是多大了。”

我说:“哥哥,你们学校里所教的,真是没有意义!当母亲低下脸儿向我们亲嘴时,她的脸看来也是很大的么?”

但是哥哥还只是说:“你真是一个傻孩子。”

云与波

母亲,住在云端的人对我唤道——“我们从醒的时候游戏到白日终止。

我们与黄金色的曙光游戏,我们与银白色的月亮游戏。”

我问道:“但是,我怎么能够上你那里去呢?”

他们答道:“你到地球的边上来,举手向天,就可以被举于云端了。”“我母亲在家里等我呢,”我说。“我怎么能离开她而来呢?”

于是他们微笑浮游而去。

但是我知道一件比这个更好的游戏,母亲。

我做云,你做月亮。我用两只手遮盖你,我们的屋顶就是青碧的天空。

住在波上的人对我唤道——“我们从早晨唱歌到晚上;我们前进前进地旅行,也不知我们所经过的是什么地方。”

我问道:“但是我怎么能加入呢?”

他们告诉我说:“来到岸旁,站在那里紧闭你的两眼,你就被带到波上来了。”

我说:“我母亲傍晚的时候,常要我在家里——我怎么能离开她而去呢?”

于是他们微笑,跳舞地滚过去。

但是我知道一件比这个更好的游戏。

我是波,你是奇异的岸。

我要流滚而进,进,进,带着笑,碎在你的膝上。

没有一个人在世界上知道我们俩在什么地方。

雨天

雨云很快地集在森林的黑缨上面。

孩子,你不要出去呀!

湖边的一行棕树,用他们的头向暝暗的天空打着,敛着双翼的乌鸦们,静悄悄地栖在罗望子的枝上,河的东岸正为乌沉沉的暝色所侵袭。

我们的牛系在篱上,高声鸣着。

孩子,在这里等,等我先把牛牵进牛栏里去。

许多人都挤在池水泛滥的田间,捉那从泛滥的池中逃出来的鱼儿;雨水成了小河,流过狭弄,好像一个笑着的孩子从他母亲那里跑开,故意要恼她一样。

听呀,有人在浅滩上喊船夫呢。

孩子,天色暝暗了,渡头的摆渡已停了。

天空好像是在滂泥的雨上快跑着;河里的水喧叫而且暴躁;妇人们早已拿了汲满了水的水瓶,从恒河畔匆匆地回家。

夜里用的灯,要预备好了。

孩子,不要出去呀!

到市场去的大道已没有人走,到河边去的小路又是很滑的。风在竹林里咆哮着,挣扎着,好像一只落在网中的野兽。

纸船

我每天把纸船一个个放在急流的溪中。

我用大黑字写我的名字和我住的地名在纸船上。

我希望住在异地的人得到了这纸船,就知道我是谁。

我把园中长的希利花载在这些小船上,希望这些黎明开的花能在夜里平平安安地带到岸上。

我投我的纸船到水里,仰看天空,看见小朵的云正张着满鼓着风的白帆。

我不知道是不是天上的游伴把这些船放下来同我的船比赛!

夜来了,我的脸埋在手臂里,梦见我的纸船在中夜的星辰下面渐渐地浮泛上去。“睡之仙人”坐在船里,带着他们满载着梦的篮子。

花的学校

当雷云在天上轰响着,六月的大雨落下的时候,

润湿的东风走过荒野,在竹林中吹着口笛。

于是一群一群的花从无人知的地方突然走出来,在绿草上狂乐地跳着舞。

母亲,我实在以为群花是在地下上学的。

他们关了门上课,如果他们想在散学以前出外游戏,他们的先生是要罚他们站壁角的。

雨一来时,他们便放假了。

树枝在林中互相抵触着,绿叶在狂风里萧萧地响着,雷云拍着大手,花孩子们便在那时候穿了紫的,黄的,白的衣,急急地跑了出来。

你要知道,母亲,他们的家是在天上,在群星所住的地方。

你没有看见他们怎样想着要到那儿去么?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匆忙么?

我自然能够猜得出他们是对谁扬起双臂来:他们也有母亲同我一样。

对岸

我想走过河的对岸去,

在那边,船只一行儿系在竹杆上;

人们在他们的船上,清早的渡过那边去,犁头置在肩上,去耕耘他们的远处的田;

在那边,牧人们使他们鸣叫着的牛游泳到河旁的牧场上去;

黄昏的时候,他们都回家了,只留着豺狼在这满长着野草的岛上哀叫。

母亲,如果你不在意,我长成的时候,要做这岸边的渡夫。

他们说有好些奇异的池塘藏在这个高岸之后,

雨过去了,一群一群的野鹜飞到那里去;茂厚的芦草在岸边四围生长,水鸟生他们的蛋在里面;

竹鸡们,带着他们的跳舞的尾巴印他们细小的足印在整齐的软泥上;

黄昏的时候,长草顶着白花邀月光在他们的波浪上浮游。

母亲,如果你不在意,我长成的时候要做这渡船里的渡夫。

我要自此岸至彼岸,渡过来,渡过去,所有村中男孩女孩,他们正在沐浴,都要奇怪我。

太阳升到中天,早晨变为正午了,我将跑到你那里去,说道:“母亲,我饿了!”

日已完了,影子俯伏在树底下,我便要在黄昏中回家来。

我将永不同父亲一样,离开你到城里去做事,

母亲,如果你不在意,我长成的时候要做这渡船里的渡夫。

商人

母亲,我们想象着,你住在家里,我到异邦去旅行。

再想象着,我的船已载了满船的东西,停在码头。

现在,母亲,先慢慢地想着,然后再告诉我,回来的时候要带些什么给你。

母亲,你要一堆一堆的黄金么?

在金河的两岸,田野里全是金色的稻实。

在林荫的路上,黄色花也一朵一朵地落在地。

我要为你把它们全都收拾起来,放在好几百个篮子里。

母亲,你要像秋天的雨点一般大的珍珠么?

我要渡海到珍珠岛的岸上去。

那个地方,在清晨的曙光里,珠子都在草地的野花上颤动,珠子都落在绿草上,珠子都被汹狂的海浪撒在沙滩,成为水花。

我的哥哥呢,我要送他两只有翼的马,会在云端飞着的。

父亲呢,我要带一支有魔力的笔给他,那支笔不要父亲知道,它自己便会写出字来。

你呢,母亲,我一定要把那个值得七个王国的箱子和珠宝送给你。

同情

如果我是一只小狗,而不是你的小孩,亲爱的母亲,当我想吃你的碟中之物时,你要向我说“不”么?

你要拉开我,对我说道,“滚开,你无用的小狗”么?

那么,走罢,母亲,走罢!当你叫唤我的时候,我要永不到你那里去,也永不要你再养活我了。

如果我是一只绿色的小鹦鹉,而不是你的小孩,亲爱的母亲,你要防守我的链子怕我飞走么?

你要对我摇你的手,说道,“怎么样一个不知感恩的贱鸟呀!整日整夜地只啮它的链子”么?

那么,走罢,母亲,走罢,我要跑到树林里去;我将永不再叫你抱我在你的臂里了。

十二点钟

妈妈,我真想现在不做功课了。我整个早晨都在念书呢。

你说,现在还不过是十二点钟。假定不会晚过十二点罢;难道你不能把不过是十二点钟想象成下午么?

我能够容容易易地想象:现在太阳已经到了那片稻田的边缘上了,老态龙钟的渔婆正在池边采撷香草做她的晚餐。

我闭上了眼就能够想到,马塔尔树下的阴影是更深黑了,池塘里的水看来黑得发亮。

假如十二点钟能够在黑夜里来到,为什么黑夜不能在十二点钟的时候来到呢?

职业

早晨十点钟时,我沿着我们的街巷到学校里去,

每天在这个时候,我都遇见那个小贩,他叫道:“镯子,透明的镯子!”

他不受事务的催促,他随意地走过这条街那条街,他没有一定的地方要去,他又没有一定的时间要回家。

我愿意我是一个小贩,在街上过日子,叫着:“镯子,透明的镯子!”

下午四点钟时,我从学校里回家,

从一家门口,我看见一个园丁在那里掘地。

他用他的锄子,要怎么掘,便怎么掘,他被尘土污了衣裳,他或去晒太阳或是身上湿了,都没有人去骂他。

我愿意我是一个园丁,在花园里掘地,谁也不来阻止我。

天色刚黑时,母亲送我上床,

从开着的窗口,我能看见更夫在街上走来走去。

街上又黑又冷清,路灯立在那里,像一个头上生着一只红眼睛的巨人。

更夫摇着他的提灯,走来走去,他的影子也随在他身旁走着,他一生没有上床去过。

我愿意我是一个更夫,整夜在街上走,提了灯去追逐影子。

小大人

我是细小的,因为我是一个小孩子。到了我像父亲一样老时,便要变大了。

我的先生要是走来说道:“时候晚了,把你的石板,你的书拿来。”

我便要告诉你道:“你不知道我已是同父亲一样大了么?我决不再学什么功课了。”

我的先生便将惊异地说道:“他读书不读书可以随便,因为他是大人了。”

我将自己穿了衣裳,走到众人拥挤的市场里去。

我的叔父要是跑过来说:“你要失路了,我的孩子;让我带了你去罢。”

我便要回答道:“你没有看见么,叔父,我已是同父亲一样大了。我决定要独自一个人到市场里去。”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