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大国学经典文库·少数民族卷(全42册)(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阿拜,赵晶选编,五世达赖喇嘛,索南坚赞,阿桂 等著

出版社: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中华大国学经典文库·少数民族卷(全42册)

中华大国学经典文库·少数民族卷(全42册)试读:

版权信息书名:中华大国学经典文库·少数民族卷(全42册)作者:阿拜,赵晶选编,五世达赖喇嘛,索南坚赞,阿桂 等著排版:skip出版社: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出版时间:2016-03-01ISBN:9786293695697本书由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授权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总目录CONTENTS

封面

版权信息

尸语故事:藏族民间故事

阿娌葩和鸳鸯花·相思鸟: 土家族民间叙事诗

勇士谷诺干:蒙古族英雄史诗

祖乐阿拉达尔罕传: 蒙古族民间英雄史诗

木姐珠与斗安珠·羌戈大战: 羌族民间叙事诗

回族谚语: 回族智慧结晶

松帕敏和嘎西娜: 傣族民间叙事诗

高皇歌: 畲族长篇叙事歌谣

盘王歌: 瑶族古典歌谣

阿黑西尼摩: 彝族创世史诗

厘俸: 傣族英雄史诗

召树屯: 傣族民间叙事诗

哈尼阿培聪坡坡: 哈尼族迁徙史诗

帕尔哈德与西琳: 维吾尔族爱情长诗

梅葛: 彝族创世史诗

莫一大王: 壮族英雄史诗

查姆: 彝族创世史诗

英雄格斯尔可汗:蒙古族民间英雄史诗

五指山传: 黎族创世史诗

过山榜选编: 瑶族重要历史文献

金台集: 维吾尔族诗人名作

南方少数民族创世神话选集

泐史·白古通记·玄峰年运志

勒俄特依: 彝族古典长诗

阿诗玛: 彝族民歌

汉译蒙古黄金史纲:蒙古族史籍

金银歌: 苗族史诗

江格尔: 蒙古族英雄史诗

布洛陀经诗: 壮族创世史诗

元朝秘史:蒙古族史籍

真理的入门: 维吾尔族古典文学名著

格萨尔王传: 藏族英雄史诗

萨迦世系史: 藏族史籍

蒙古源流: 蒙古族史籍

苗族古歌: 苗族史诗

福乐智慧: 维吾尔族古典长诗

红史: 藏族史籍

满洲源流考: 满族历史

西藏王统记: 藏族史籍

西藏王臣记: 藏族史籍

北方少数民族创世神话选集

阿拜箴言集: 哈萨克族哲理名著

目录

CONTENTS

总序

第一章 乞丐达瓦札巴获得王子德诀桑布称号

第二章 记得前世的德尼蚌牡姑娘

第三章 姑娘从死域救回国王

第四章 王子变狗寻妃记

第五章 商人章玛司琼的好运气

第六章 瘸腿王子靠宝刀获得王位

第七章 不说谎的马僮

第八章 聪明的大臣帮助王子智取王位

第九章 朗厄朗琼和贾波擦鲁

第十章 索卡底里曼姑娘当上王后

第十一章 自讨苦吃的姑娘

第十二章 商人迷路得王位

第十三章 逃出龙口获得王位

第十四章 善良的哥哥和刁恶的妹妹

第十五章 织氆氇的汉子

第十六章 捡柴娃当上国王

第十七章 猪头点验大师

第十八章 有福气的姑娘

第十九章 圆梦人

第二十章 曲桑桑登国王和麦朵萨列卓玛

第二十一章 弟兄俩

返回总目录总序

近年来,“国学热”在海内外不断升温,“大国学”理念受到许多国学大家提倡。国学之兴,彰显着中华文化纵贯古今的传承和认同、横跨四海的魅力和影响。国学之大,在于其兼容并蓄、海纳百川,在于其厚重深邃、历久弥新。《中华大国学经典文库》本着传播国学经典、弘扬传统文化的宗旨,觅不朽于浩瀚,收录了包括汉、藏、满、蒙、回和西南各民族在内的56个民族的传世作品,希望能帮助捧卷品读的朋友,从中启迪智慧、激荡情怀、汲取力量。

文化有渊源,但文化无疆界,中华文化是人类共有的精神财富。积极传播和弘扬中华文化,能够向世界展示我们继承独特文化传统、独特历史命运、独特基本国情的鲜明中国特色,展示我们各民族多元一体、文化多样和谐的文明大国形象,展示我们兼爱非攻、亲仁善邻、以和为贵、和而不同的和平发展理念,有着重要的时代意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文明经历了5000多年的历史变迁,但始终一脉相承,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滋养。中华文明是中国大地上产生的文明,也是同其他文明不断交流互鉴而形成的文明。”当前,全世界都在关注和聆听中国。我们负有责任和使命,推动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走向世界,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华文化、热爱中华文化。

文化传播是国际传播的根本要义。国际传播是文明交流、民心沟通,不是灌输教化、强弱分明;是润物无声、滴水穿石,不是立竿见影、一役之功。以文化人、以理服人,本身就是我们的文化传统,契合我国的国家形象。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作为我国主要国际传播媒体,一直以传播中华文化为己任,努力搭建中国与世界的文化桥梁。通过65种语言的文化节目、文化产品、文化服务和文化活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吸引了数以亿计的海外受众和数以万计的汉语学员,许多国家的朋友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对中国的典籍和故事津津乐道。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推出《中华大国学经典文库》,正是我们深化文化传播的一次新的努力。“居高声自远”,站在绵延五千年的中华文化高地上,我们有信心把中华文化的思想价值和智慧光芒传播得更远,为增强我国文化软实力作出更多贡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 王庚年序

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推出的《中华大国学经典文库》,是一套规模宏大的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丛书,也是新世纪我国文化建设的一项壮举。它对于弘扬我国各民族的传统优秀文化,加强各民族的和谐和团结,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意义。“五四”新文化运动对于我国传统文化的批判,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把传统文化一概斥为“封资修黑货”,使人们长期对国学有所忌讳和忽视。改革开放以后,自20世纪90年代“国学热”逐渐兴起。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继承我国传统的文化学术对于建设社会主义新文化的重要性。尽管对于“国学”的内涵和外延,学术界不无歧见。狭义的“国学”,前人多指以“经”、“史”、“子”、“集”为代表的传统“汉学”。而“中华大国学”概念的提出,则始于新世纪。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民族的国学,是56个民族创造的”。这就为“中华大国学”概念奠定了明确的理论内涵和外延。

由当今56个兄弟民族组成的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形成,有着漫长的历史过程。在中华大地上,自古便繁衍着众多的民族和氏族部落,如历史学家翦伯赞先生所论述,既有源于蒙古高原的蒙古人种,也有从中亚东移的雅利安人种,还有从南亚北上的南太平洋人种。很自然,各个民族和氏族部落在自己的历史发展中,都创造了自己的文化。而在五千多年汇聚和交融的过程中,各民族和氏族的文化既相互影响、相互交流、相互吸取、相互借鉴,又各自发出独特的光辉。今天,占全国人口92%的汉族本身就是由历史上的华夏族与周边的许多民族和氏族融合而成的。在这种意义上,汉族文化自然也融会有历代许多民族和氏族的文化创造。

近代以来,由于西学东渐,对于世界各国先进文化的汲取,使我国文化和学术产生了划时代的走向现代化的深刻剧变。而社会主义新文化的建设,不但不能割断历史传统,相反,必须从历史传统中汲取优秀的养分。文化的现代化总是在前人肩膀上前进的,只有充分继承传统文化的精华,并努力吸取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先进文化,我国当代的社会主义文化才能够超越传统文化。认识文化发展的承前启后、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历史趋势和规律,人们就不难理解和认识《中华大国学经典文库》的编辑和出版,具有何等重大的意义。

中华民族文化精深博大,在数千年的历史发展中,典籍不可胜数。这自然给文库的编选带来很大的难度。这套丛书除“汉学”文献外,还收辑有少数民族典籍42种,不但包含传统汉学的“经”、“史”、“子”、“集”,以及历代名家的诗文、小说的精选,还选辑有少数民族的富于代表性的著作,如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藏族史籍《红史》、《萨迦世系史》等;蒙古族史籍《元朝秘史》、《汉译蒙古黄金史纲》等;满族历史著作《满族源流考》;维吾尔族古典长诗《福乐智慧》;还有彝族、土家族、苗族、瑶族、毛南族、壮族、仫佬族等民族文化典籍,如《查姆》、《梅葛》、《阿诗玛》、《召树屯》、《布洛陀经诗》、《莫一大王》、《过山榜选编》、《盘王歌》,等等。其中既有历史学术名著,也有民间长期流传的民歌和英雄史诗。尽管难免会有疏漏,但其篇幅之浩大,可谓涵盖了我国各民族文化的精华,充分展示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学术的灿烂光辉!

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毛泽东主席便指出,随着经济建设高潮的到来,我们必将迎来文化建设的高潮。今天,随着我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进展和全面小康社会的接近实现,我们正迎来中华民族文化的伟大复兴。在这样的历史时刻,《中华大国学经典文库》的编辑出版,无疑正当其时。近年介绍国学成果的著作虽然出版不少,像《永乐大典》等的重新出版,工程之浩繁可以想见。但从“中华大国学”的视野,涵盖中华各民族的文化学术来选编,这套丛书确实做了前人还没有做过的工作,为人们了解中华大国学提供了一套难能可贵的选本。我相信它一定会获得广大读者的热忱欢迎,也深信这一套丛书,一定会以它的精致而丰富的内容,以它宏阔的学术眼光和高度的编辑质量,为传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为建设社会主义时代的中华新文化,并促进中华民族文化走向世界,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作出自己出色的贡献!

是为序。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 张 炯2016年1月20日于北京第一章乞丐达瓦札巴获得王子德诀桑布称号

这里给那些没有毅力,没有志气的人,讲一个德诀桑布的故事。听这个故事要保证做到三条:第一,听故事不能间断;第二,听会了不能不传;第三,传故事不能走样。

很早以前,在印度南方,有一个叫鲁珠年波的大师,他每一世都[1]能托生成班智达。有一天,在南方百吉山上,当他正在写作经典著作时,自己觉得需要收一个虚心而又勤奋的弟子,那时候,寺庙的南边有一个悬崖,上面有一个老鸹窝。当地有一个国王,国王有一个王子;附近还有一个财主的儿子和一个聪明的小乞丐。那王子带着财主儿子和小乞丐,一起到山上去消遣解闷。他们来到了百吉山的山顶上,看到了悬崖上的那个老鸹窝。王子对他们俩命令道:“咱们每人捡一抱石头,如果不把这个老鸹窝打下来绝不能回去。”于是,他们三个一个一个地发了誓,接着便打起老鸹窝来。

太阳越来越高了,王子说道:“这辈子需要的臣民和各种享受,我都已经有了;下辈子要做的善事和需要的布施也早已做过了,而且还可以再做。我何必呢?发誓不过是动动嘴,像山口的鹿一样,一转眼就不见了。我可要回去了。”说完王子就回宫去了。小乞丐说:“我过去从来没有过发誓不算数的,以前没有耍过赖,这次也绝不能耍赖,不能说了不算。”接着又捡了一抱石头打了起来。财主儿子说:“有权有势的人不应食言,他却说话不算数;不应该先走,他却先走了,我们两个在没有把它打下来以前一定不要走。”两个人又打了起来。

太阳快要落山了,那个老鸹窝还是没能够打下来。财主儿子说:“发誓不过是动动嘴,像山口的鹿一样,一转眼就不见了。这辈子所需要的财产我全有了,有了钱要名有名,要利有利。我也要走了。”财主儿子也回家去了。小乞丐想:“他是财主的儿子,受不了苦,达瓦札巴我死也要把这个老鸹窝打下来,不打下来绝不回去。”于是又捡了一抱石头继续打下去。天黑了,从老鸹窝里走出来一位头发披到双肩的仙人,他一巴掌打得小乞丐躺在地上,两眼直冒金星;又一巴掌把他打趴在地上,头晕得两眼漆黑,并骂道:“穷鬼!水里晚霞光闪耀,岩上猫头鹰号叫;有窝的鸟儿回了窝,没窝的鸟儿在觅巢;有家的人们回了家,无家的人们去借宿。这地方权势大,大不过国王,他早已回家了;珍宝多,多不过财主,刚才也回去了。人家正在坐禅,你打人家的禅门,有什么奉献?或者有什么布施?”小乞丐向大师禀道:“万万没有想到大师在这里修行。王子、财主的儿子和我三个发了誓:不把这老鸹窝打下来绝不回家。王子他有臣民百姓,各种享受齐全,所以他不守誓言回宫去了;财主的儿子也是什么珍宝都有,享用齐全,也不遵守誓言回家去了。只有我是一个穷孩子,连吃的也没有,哪有什么东西奉献给大师?我是为了遵守誓言而打这个老鸹窝的。”大师想:他倒是一个出身虽然微贱但也还聪明智慧,又能刻苦耐劳的人,便问道:“你有爹妈吗?”小乞丐说:“若是有爹妈,也算是福分不浅。手中有钱,就不会叫做乞丐,唉!我刚才已经向大师禀报过了,有什么福呵!”这样,喇嘛拉着他的手往南边百吉山去了。

那时,印度南方的百吉山上有一块大坟地,中间有一株大树,周围一圈是尸奴,树上有个老尸精,叫欧珠加措。那老尸精能说会道,口齿伶俐。若能一句话都不说,把它背回来的话,它就会变成金子,这是个大好事,为了去取它,大师给小乞丐达瓦札巴取名叫德诀桑布[2]王子,并准备好了绳网、宝剑、木锏、套索等物品。大师为王子祈祷,并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临行前,大师嘱咐说:“王子德诀桑布!你要坚持,要忍耐,那老尸精无论说什么,你都不要搭理他。在这个‘拉章’(大喇嘛的私庙)的四面都有一个‘苍朵’(转经的石堆),第一次如能背着那个尸精回来的话,就越过‘苍朵’到我这里来。如果你对尸精说了话,没有把它背回来,那么,这个‘玛桑’(用酥油、糌粑、奶渣制成的干粮)只够吃七天,你就到东边那个‘苍朵’跟前来。那里也准备有七天的‘玛桑’,不过老尸精的膝盖以下就变不成金子了。要是不努力,就得不到金子。我也在为你祈祷祝福,你一定要为取得金子去努力啊!”大师想了想,又说道:“如果从第七天到第十四天还背不到尸精的话,你就到南边的‘苍朵’跟前来,那里的纸上写得明白。你如果背不到尸精,就没有必要到我这里来。”最后大师说了句“努力吧!”就回家去了。

之后,王子德诀桑布背上绳网,带上木锏、宝剑、套索、一大袋“玛桑”,大踏步地往大坟地去了。[1]班智达:哲人、学者,精通五明者称为班智达。[2]锏:鞭类兵器,长而无刃,有四棱,上端略小,下端有柄。第二章记得前世的德尼蚌牡姑娘

王子德诀桑布来到大树跟前,往上一看,那大树的顶端,有一个大尸精。口里不停地叫着:“别背我!别背我!”周围的小尸奴们却喊着:“背背我!背背我!”王子从腰里拔出宝剑,做了一个砍树的架势,唱道:

鲁珠年波是大师佛祖,

我是王子德诀桑布。

宝剑锋利断石削铁,

绳网结实如甲片九目;

环扣套索变化多端,

木锏本是紫檀香木;

吃的“玛桑”用之不尽,

是你下来还是砍树?

那老尸精从树上下来,王子用木锏把它打了一顿,装进了绳网,用套索扎紧,背上刚刚走了几步,那尸精说:“王子,王子!请您讲个故事,再不然我讲个故事,好吗?”王子想:大师嘱咐我,无论那尸精说些什么,都不要搭理他。所以王子不敢回言,闭口没有吱声。尸精说:“薄命的王子!从你嘴里是掏不出一句话来的,请你听着,还是我讲一个故事吧。”

在一个地方,有一个王子,附近有一个大财主和一个小乞丐。王子、财主的儿子和小乞丐一起商量,那王子说:“我们上面的山沟里,有一个名叫德尼蚌牡的姑娘,她长得容貌美丽,能记得前几世的事,无论对哪个男人从来不说一句话。咱们三人打个赌:我如果能让那姑娘说一句话,财主儿子的财产要分给一半,小乞丐要给我当世代家奴;财主儿子如能让她说一句话,我把半壁江山给财主儿子,小乞丐给他当世代家奴;如果小乞丐能让那姑娘说一句话,王子我给你半壁江山,同时财主儿子的财产也给你一半。”他们就这样商量定了。

第二天,王子带上衣着华丽的大臣和装饰美丽的大象,往山沟里去了。他们唱歌跳舞,尽情欢乐、挑逗,那姑娘没有理睬他;接着是财主的儿子梳妆打扮,带着各式各样的珍宝,仍然没有取得姑娘的欢心,一句话也没有得到就回来了。最后,轮着小乞丐去看看能不能讨得一句话了。

小乞丐把仅有的一件破衣服穿上,到山沟里去了。路上碰到一个老太婆从山沟里走来,老太婆问小乞丐要到哪里去,小乞丐说:“老阿妈!我要到山沟里去找那个姑娘,试一试。”

老阿妈哈哈大笑道:“前天王子殿下前去,大象装饰得漂漂亮亮,歌舞了半天,那姑娘半句话都没有说;昨天这里的财主去了,虽然梳妆打扮,带了很多珍宝,但仍然没有得到姑娘的一句话就回去了。小乞丐你能得到姑娘的欢心吗?”

小乞丐问老阿妈道:“那姑娘连王子也不理睬,财主带了很多珍宝来,还是不理不睬,她是不是个傻瓜?”

老阿妈道:“那姑娘哪里是傻瓜呀!她能说会道,不是微贱之人,而且非常聪明,能回忆起前几世的经历。”

小乞丐说:“这地方没有比王子的权势再大的了,她连一句话也不说,这真是比傻瓜还要傻。”

老阿妈生气地说道:“小讨饭的!你不要胡说,那姑娘有记忆前几世的能力。最早那姑娘投生成老虎的时候,她的丈夫被猎人打死了。她生了两个虎崽,因为没有雄虎,她只好自己去觅食,小老虎又被猎人打死了。她无法容忍,向猎人拼命扑去,也被打死了。大概从此她就开始厌烦轮回了吧。第二世时,她投生成鹧鸪鸟,在柽柳丛中造了个窝。小鹧鸪鸟们的羽毛还没有丰满时,牧童们放火把窝给烧了,她为了保护孩子们也被火烧着了。她的丈夫回来后把翅膀浸在水里,打算把火扑灭,谁知扇了几下,夫妻都被火烧死了。大概从此她就不愿意再成家了吧!第三世时,她投生成了百灵鸟,在一家大财主的田地里做了一个很舒服的窝,下了三个蛋。三兄妹刚刚出壳,人们给青苗灌水时,水漫了出来,碰上水渠改道,她去遮挡孩子们,母子们都陷在了烂泥下面,又溺死了。无限的生死轮回,大概就是她不愿意同男人们说话的原因吧!”小乞丐听了,点点头就走了。

小乞丐来到了山沟里面,看见那姑娘正在织氆氇。他来到了氆氇机跟前:“阿啧!多么像我的妻子呀!”说着就哭了起来。那姑娘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就走开了。他又跟到姑娘面前哭道:“唉!您多么像我的妻子呀!”那姑娘睬也不睬地回到了自己的屋里。他又跟在后面,姑娘把门关上了,而且插上了门闩。他趴在门槛上哭着诉说道:“您太像我的妻子了!当初,咱们俩投生成老虎,我被地驽射死,您为了孩子们也被猎人杀死。这以后,我投生成鹧鸪鸟时,小鹧鸪鸟羽毛还没有丰满,就被牧童们烧死了,妻去救护孩子们也被烧死了,您简直太像她了!此后,又投生成百灵鸟,在我出去觅食的时候,青苗灌水了,水渠改道把你们母子全陷在烂泥里溺死了,我去救你们也死在了里面。咱俩是几辈子的夫妻呀!”这些话激起了姑娘的心事,眼泪顺着脸流了下来。她打开门,走到小乞丐跟前,小乞丐又把上面所说的话重说了一遍。姑娘说:“一世一世的事回想起来,太伤心了。你每一世的妻子都是我,冤家呀!请到屋里来吧!”到了屋里,姑娘把他的破衣烂鞋都扔了出去,拿好衣服给他穿起来,打扮得周周正正,熏香沐浴,当晚就住在那里了。第二天,夫妻俩来到了王宫里,王子给了小乞丐半壁江山,财主的儿子给了他很多财产珍宝。过了几年以后,那姑娘当上了当地的国王,国泰民安,繁荣昌盛。

讲到这里,王子德诀桑布高兴地说道:“小乞丐好有福气啊!”尸精说:“你给尸精说话了,我要飞走了!”说完狠狠地打了王子三个耳光便逃跑了。第三章姑娘从死域救回国王

王子又回到昨天的那块大坟地一看,那尸精已上到了大树顶上。他又唱道:

鲁珠年波是大师佛祖,

我是王子德诀桑布。

宝剑锋利断石削铁,

绳网结实如甲片九目;

环扣套索变化多端,

木锏本是紫檀香木;

吃的“玛桑”用之不尽,

是你下来还是砍树?

那尸精慌忙下来,王子用木锏狠狠地打了它一顿以后,装进了绳网,用套索扎好,背上往回走。没有走多远,那尸精说:“王子,王[1]子!路途这么远,请您讲个故事,再不然我给您讲一小段‘若钟’好不好!”王子心想:你耍什么花招我知道,没有理睬它。尸精又说道:“薄命的王子,从你嘴里是掏不出一句话的。还是你听着吧!”它又讲了一个故事。

在一个地方,有一个王子。国王的老百姓里面有一个父母早年去世,身材窈窕的姑娘,那姑娘和王子发生了爱情。有一天,王子来到了姑娘家里,对她说:“大概要给我娶妻了,若是娶了别的女人,我就要死了。”姑娘回禀道:“王子纳妃那当然好啊!早些纳妃,在母后未去世之前就会有小王子的。不管怎么说,还是纳了妃子的好。”

王子道:“那个女人看来不娶是不行了,一娶了她我就会死的。”

姑娘回禀道:“老父王早已去世了,现在要听老母后的话才好!”

很快,老母后和大臣们都一致请求王子执政,并为他娶了一个和王位相称的王后。娶了王后一个月以后,那国王就得了一场重病死了。国王的魂灵游到了他生前喜爱的那个姑娘的家门口。他耷拉着脑袋,头发蓬松、脸色灰暗地来到姑娘跟前。姑娘想:国王纳了王后以后,大概是得了一场大病,便向国王禀道:“自从您纳了王后,就来得很少了,面庞也消瘦多了。”

国王说:“前些时我已经向你说过,娶了妻子以后我就会死的。现在我真的得了重病。”

姑娘禀道:“病了,要想办法治好,要记住您已经是纳了王后的人了。”

国王说:“今天晚上要举行一次灵验的长寿灌顶仪式。你已经有好几个月的身孕了,还是去一下好。”姑娘心里想:过去国王总是穿着华丽的服装,威武雄壮地到这里来,这次为什么这样邋遢呢?太阳落山后,姑娘跟在国王的后面去了,天黑时,他们来到了王宫门前。姑娘听到了咚咚的鼓声,她对国王说:“这鼓声是为您做长寿灌顶的吧?”

国王说:“姑娘,因为你有了孕,我心里时常惦记着你。我已经死了七天了,今晚是‘头七’。”

姑娘说:“我没有想到你会死。老母后和我怎么办呢?”

国王说:“姑娘,你到我的那个大象棚里去。”说着他俩就到象棚里去休息。正当他俩睡觉的时候,听见楼上王后和老母后的争吵声。太后说:“我的儿子刚死,你就把魂灵玉藏起来,这不行。别的玉你可以拿走,魂灵玉给我交出来。”王后说:“那十多件最好的金玉首饰,陛下生前就拿走了。现在国王驾崩了,我也无法对证。”国王对姑娘说:“在我担心会死的时候,你已经有了孕,所以我把那些金玉首饰从她手里要了过来,埋在咱家大田中央的那块大羊脂白石底下。明天按照仪规,你去找太后,把上边我说的话详细地告诉她,别让她俩争吵。照我的话去做定有好处,你要有信心。”这时从楼上传来开饭的声音。国王匆忙站了起来说:“在给我上饭了,我要走了。”国王走后不久,姑娘便生了一个小孩。国王用过饭后,给姑娘送来了各种油炸食品,他自己也吃。这时,鼓又咚咚地响了起来。国王说:“现在给我引魂了,我又要走了。”说着站了起来,姑娘拉住了国王衣服的后摆,不让他走。国王说:“这样拉着,真叫我难受。按照我教你的去对阿妈说,你们娘俩就住在一起吧!”

姑娘禀道:“不拉您,那您就领我去见太后吧!”

国王说:“这次没有机会去见,有好日子我再来。振作起来,有志者事竟成。”说完,国王就不见了。那姑娘产后疲劳过度,晕了过去,直到第二天太阳出山,还没有苏醒过来。象们来牵大象去晒太阳时,看到了躺在象棚里的姑娘。象们吓坏了,跑上去向太后报告:“昨天晚上,我们往大象棚里赶大象时,没有见到一个人影。现在,和国王陛下同心的那个妇女在象棚的食槽里生了一个小孩,她出血过多死了。”

太后听到报告慌忙赶来,看到姑娘倒在地上。太后要看看那孩子是男还是女。一看是个男孩,她便命令大臣喊侍婢们赶快把放有红糖的米酒、梅檀汁、“苏儿堆”(药用熏香)等拿来。但大臣们不听老母后的使唤,都说:“去年就估计到会有这样的难堪,国王陛下也是为这事死的。”

太后又对大臣们说:“儿子死了,有了孙子,快去拿‘苏儿堆’来!”在太后的严命下,大臣们才不得不去。东西拿来后,按祖传习惯给母子俩熏了“苏儿堆”,用梅檀汁涂抹全身,喝了红糖米酒,那姑娘才苏醒过来。她一睁开两眼,就看到了太后,抓着太后的双手失声痛哭起来。

太后道:“姑娘,不要哭,你好像有心事,说出来吧!”

姑娘道:“启禀太后!国王对我说过,纳了王后他就会死的。我说不管怎样,还是纳了的好。他又说,纳了王后他就会死的,现在果然如此。他还说,请您把纳的王后退回去,并且说魂灵玉和那些金玉首饰都藏在咱们家大田里的那块白石头下面了。国王说的若能兑现的话,每逢吉日良辰他还要回来。”

太后说:“姑娘,你先跟我上楼!”便拉着姑娘的手往宫里去了。那小王子被放在白猞猁皮做面、汉地丝绸做里的软垫子上,大臣和国民们都为王位有了继承人而高兴。

十五日的黎明,姑娘听到“嘶儿”的一声响。她想:平时没有这样的声音,是不是国王驾到了?他说要来,难道真的来了吗?又一想,会不会是魔鬼抢小孩来了?抬头一看,国王穿着“葬衣”,佩戴齐全地走了进来。在姑娘跟前坐了一会儿,准备就寝时,姑娘轻轻地把国王的腰带拖过来,掖在小孩的枕头下面。天快要亮的时候,国王说:“我该回去了,不然要挨骂的。”姑娘说:“腰带被压在孩子身下了,若是抽出来,小孩要哭的。”国王只好把腰带留下便不见了。

太阳出来的时候,姑娘拿着国王的腰带到太后跟前说:“昨晚上国王来了!”太后说:“他来了为什么不喊我?你这是在撒谎。死了还能再见面吗?”姑娘认真地说:“确实来了,看!这是他的腰带。”说着呈上腰带。太后见到儿子的腰带,就悲伤地晕过去了。从那以后,太后对姑娘更亲近了,还对她说:“如果他再来,让我们母子见上一面。”

过了一个月后,在十五日的黎明前,姑娘又听到了“嘶儿嘶儿”的响声。她想,一定是国王来了,便匆忙起床准备往外走。国王忙说:“你到哪里去?”“我去请老母后。”“你要毁掉我跟宝贝见面的机会吗?我们母子俩有见面的办法,只怕你做不到。”“只要有见面的办法,就是拼上这条命我也要去做。”“你办不了,还是算了吧!”

她坚定地说:“陛下!母亲的独子如同眼珠,只要能让你母子见面,像我这样的人死了也不后悔;王位已经有了继承人,无论多么难的事,我都能办到。”

国王又说:“不管怎样,你总是个女人,毅力不足,再加上孩子的拖累,就更难了。如果你真有这个勇气的话,那就请你记住:从这里往前走,有一道黑暗的魔鬼谷,里面有一眼特别香甜的泉水,到了水泉边你就说,我所见过的泉水,没有比你再恶心的了。瞪它一眼,啐它一口唾沫扭头就走。再往前,有一眼脓血泉。你就说,在我见过的泉水中,数你最香甜最清洁!马上喝一口,洗一把脸。再往前走,有一座很别致的经塔,你要对它说,过去所见过的经塔中,没有一座比你再恶心的了,像你这样的经塔,是不会给人们赐什么福的。说完倒转一圈。继续往前,有一座狗屎堆似的经塔。你对它说,我所见过的经塔中,你是最能给人赐福而又洁净的经塔,并请它给你赐福,正转一圈就走。再往前,有一个做鞋没有锥子,用指头钻窟窿的老头,你给他一把锥子。再往前,有一个炒青稞的老太婆,她没有夹锅的钳子,炒青稞时用奶头当抹布,你给她一把钳子。尔后再往前走一点,有三个小孩为了一件衣服在争吵,你给他们每人一件衣服。接着往前走,有两只小山羊在争一把草,你分别给它们一把草。继续往前走,有两只老狗在争一根骨头,你给每条狗一根骨头。再往前走,会有一座四个门的城堡。那里面的男妖女魔们扮成念诵密咒的人,摆设着坛[2]场,坛场周围有几个又黑又大的心脏在叫着:‘带我走!带我走!’坛场中央有一个虽小然而鲜活红亮的心脏说道:‘别带我!别带我!’这个心脏就是你所需要的。那条道路很艰难,念密咒的男妖女魔们法力又很大,威猛可畏,难以得手啊!”

姑娘禀道:“只要能和您在一起,再难的事,我也要去做。”

国王说:“你一定要去的话,拿到那个心脏以后,千万不能跌倒,绝对不能回头看,一直跑回王宫里来。你能做到吗?”

姑娘说:“为了您母子早日团圆,就是拼上命也要去取。我一定能成功。”

国王说:“不要向后看,坚信全家团圆。”说完便消失了。那姑娘来到了宫里,按照国王说的向母后说了一遍,太后非常高兴。

母后问姑娘:“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姑娘禀道:“二十九日晚上去。”

到了二十九日那天晚上,姑娘按照国王的嘱咐,把要用的东西都带上就走了。进了山沟以后,果然见到了一眼特别香甜的泉水。她对泉水说:“我所见过的泉水,没有比你再恶心的了,你根本不配叫泉水!但愿我永远不再见到你!”狠狠地睨视了它一眼,撒了它一把干土就走了。走了不远,又碰到一眼脓血泉。她说:“在我见过的泉水中数你最香甜,最清洁。”马上喝了一口,洗了一把脸就走了。又来到了一座非常别致的经塔跟前,她说:“过去所见过的经塔中,没有一座比你更恶心的了。”说完倒转了一圈,跨了过去。随后来到了那个黑经塔跟前,她说:“我所见过的经塔中,没有比你更能给人赐福,更美丽的了。”她正转了一圈,并请求赐福后又往前走了。她给了那个没有锥子的老头一把锥子;再往前走,给了那个没有钳子的老太婆一把铁钳;又往前走,给那些没有衣服穿的孩子们送了衣服;继续往前走,给两只小山羊每只一把草;尔后又往前走,给两只争咬着的狗每只一根骨头;最后来到了城堡的东门口,进了门便看到了那些念咒经的人。他们有的打着打着鼓就睡着了,有的嘴里念着“哄哄啪啪”的咒语在打盹儿,她趁机悄悄地走到坛场跟前,两条腿不住地打颤。伸手拿起那颗叫着“别带我!别带我!”的心脏,揣在怀里就往外跑。她刚来到那两只狗跟前,被那些念咒经的人发现了,男妖女魔们顿时竖起长发,呲起獠牙。男妖们从右边追来,女魔们从左边赶来,一边追赶一边叫狗拖住她。那两条老狗说:“我俩为了一根骨头,天天在争斗,你各给我们一根骨头,你的恩德最大。你赶快跑吧!我俩尽力抵挡他们。”接着姑娘来到了两只小山羊跟前,妖魔又叫两只小山羊拦住她。那两只小山羊说道:“只有姑娘你给我俩草吃,你的恩德最大。你赶快跑吧!”她跑到了那三个小孩面前,妖魔又叫三个小孩把她抓住。三个小孩说:“没有比你恩情更深的,你赶快跑吧!”她来到了老太婆跟前,妖魔又叫老太婆抓住她。老太婆说:“只有你对我最好,你赶快跑吧!我尽力缠住他们。”接着姑娘来到了老头跟前,妖魔让老头抓住她。老头说:“只有你对我恩情最深。”说着便放她走了。姑娘跑到了那个最恶心的经塔跟前,妖魔叫经塔堵住她,经塔说:“只有你对我叩头、祈求赐福,你尽力跑吧!”再往下跑,她来到了那个好经塔跟前,妖魔叫经塔堵住她,好经塔说:“我不是她的对手!没有惹她,她却从我头上跨过去,并倒转了一圈;现在要是抓了她,百姓不知会说些什么,还是不惹是非的好。”于是又放姑娘走了。这样又往前跑,来到了脓血泉跟前,妖魔叫将她拦住。脓血泉说:“这个地方没有比我再恶心的水泉了,只有姑娘你赞扬了我,你尽管逃走吧!我尽力拖住他们。”就这样也放她过去了。她来到了那个清洁甜美的水泉跟前,妖魔们叫抓住她。清泉说:“我不是她的对手。没有惹她,她就那样斥责我,要是抓住她,就有被掀翻的危险!”急忙放她走了。直到跨进宫门,她才往后看了一眼。这时,里面传出“请进来!”的声音,原来国王已经早来了。老母后紧紧抱住儿子说:“这真是生者和死者相逢了!”国王和臣民们都很高兴,都说这姑娘一定是很有福德的,并将小王子抱给了国王。姑娘也被立为王后,以后又生了四五个小兄妹,国家比过去更加昌盛。

老尸精讲到这里,王子德诀桑布说:“那姑娘不是一般有福啊!”老尸精说:“给尸说了话,尸要飞了。”说着狠狠地打了王子三记耳光,夹起一缕灰尘就不见了。王子想:大师嘱咐过我,那尸精无论说什么都不能回一句话,但我心不在焉地又说了一句,让它逃跑了。大师还说背不到老尸精,回去没有什么意思,还是再去背吧!一边想着一边往大坟地走去。[1]“若”即尸体,“钟”即故事,意思是尸语故事。[2]坛场:佛教徒在诵经或修法时,安置佛菩萨像的场所。第四章王子变狗寻妃记

德诀桑布又来到大树跟前,唱道:

鲁珠年波是大师佛祖,

我是王子德诀桑布。

宝剑锋利断石削铁,

绳网结实如甲片九目;

环扣套索变化多端,

木锏本是紫檀香木;

吃的“玛桑”用之不尽,

是你下来还是砍树?

边说边用宝剑“嚓嚓”地砍了几下,那老尸精从树上跳下来,用木锏打了之后,把它装进网里,用套索捆紧,背上往回走。刚走了十几步,老尸精又喊了起来:“王子!王子!”王子因为有了教训,头左摆右摆没有理睬它。老尸精说:“薄命的王子,像你这样人的嘴里是掏不出一句话的。还是我讲个故事吧!你听着!”

在一个大山沟里,有一个国王。那国王臣民财富享用齐全,虽然有人向他选送门当户对的后妃,那国王都没有看中。

在另一个地方,老两口有三个很美丽的姑娘,只要国王开口,他们是会给的。虽然姐仨都很美丽,但国王还是要看一看谁更贤惠一些。于是国王变化成一只狗前往察看。这只狗背上一克上等的青稞来到了老两口的家门口,正碰上老太婆在背水,狗对老太婆说:“老阿妈!我的这克青稞请您保存一下。”

老太婆说:“可以的。”

狗又说:“我的这青稞不管什么时候来取,都要给我原物。”

老太婆问:“什么时候来取呢?”

狗说:“什么时候来取还不一定。”说完便走了。

几年过去了,还不见狗来取青稞。老太婆说:“老头!过去寄存青稞的那条狗倒是条狮子狗,狗的寿命一般只有九年,说不定那条狗现在已经死了。过去虽说过要原物,现在看来不会要什么原物了。家具不够用,把它做成青稞酒喝了吧!”

老头说:“原先说是要原物,还是放着好。”

老太婆说:“青稞质量很好,加倍还它也值得。”于是老太婆把狗的上等青稞做成酒喝了。

过了几天,那狗来到了水泉边,正碰上大姑娘来背水。

狗对姑娘说:“汪汪汪!姑娘,请你对阿妈说,请把我过去存放的那克青稞,还给我吧!”

姑娘跑回家对阿妈说:“那条狗来取青稞了。”

老阿妈说:“你怎么不把它喊进来?”于是老阿妈把狗请到家里说:“狗大哥!这几年一直在等着您,但总不见来。因为要用家具,那青稞和我家的青稞掺在一起了。”

狗说:“掺了也可以,把我的青稞一粒粒地拣出来嘛!”

狗又说:“我的青稞是上等的,没有原物,就是加倍还我也没有用。”

老太婆说:“那您为什么不早些来取呢?”

狗说:“当时我给你说了,哪天来不一定,请你保留着。现在你没有原物还我,那就给我一个姑娘吧!”

老太婆说:“要是赔青稞不要,就给你一个姑娘吧!”于是就把大姑娘给了它。

狗领着大姑娘往回走。半路上有条大河,狗说:“姑娘!我可以背你过河。”那姑娘骑在狗背上过了河。狗心想,这姑娘不会是个贤惠的女子。

他们来到了一个朋友家里,那家铺的、垫的、吃的、喝的要什么有什么。狗对姑娘说:“这些酥油和肉,姑娘你吃,也给我吃,并且把垫子垫得舒服些。”姑娘想:给这个老狗做妻子,很不错呀!她吃得饱饱的,给老狗喂狗食;她垫了三层垫子,给狗铺了一个有大窟窿的破垫子。狗心想:这姑娘虽然长得很美,但笨得出奇,能贤惠一些就好了。于是,狗又对姑娘说:“你准备一下,我们去看望阿妈。”他们就背了一腔羊肉,看望阿妈去了。

到了家,阿妈见到姑娘说:“女儿回来了,还幸福吧?”

姑娘回答道:“还幸福。”

阿妈说:“狗大哥到哪里去了?”

姑娘说:“它在外边。”

阿妈说:“没有比你再不懂事的了。为什么不请到家里来?”说着走到外边对狗说:“狗大哥,您来了!”“汪汪汪!老阿妈贵体安康吧?”

老阿妈把狗请到家里,那狗对老两口说:“请把您的二姑娘给我吧!”

阿妈说:“狗大哥讨娶的话,当然要给的。”

老两口又把二姑娘给了狗。他俩一道往回走,又来到那条河边。狗对二姑娘说:“汪汪汪!姑娘,我可以背你过河。”

二姑娘回答道:“大哥背我怎么能行呢?请大哥把我的衣服和靴子带过去吧!”她把衣服靴子捆在一起给了它,老狗想:二姑娘比她姐姐好。

老狗又把二姑娘带到了那个朋友家里,对她说:“姑娘,请吃酥油和肉,请铺垫子,也要给我。”

二姑娘自己吃香的和肥的,把碎肉块和骨头给了狗。狗想:这姑娘比她姐姐强点。现在还有可以挑选的,要看一看那个小姑娘是否更贤惠些。

狗对二姑娘说道:“姑娘,你带上一腔羊肉,我们去看一下阿妈才好。”于是二姑娘和狗一块回娘家了。

到了家门口,二姑娘进家里去了。老两口见到二姑娘说:“女儿回来了,过得幸福吧?狗大哥哪里去了?”

姑娘回答说:“我很幸福,老狗在路口。”

阿妈说:“我们这两个姑娘都傻得很,为啥不请到家里来?”说完她就出门请去了。“狗大哥驾到了!”“汪汪汪!老阿妈身体好吗?”

老阿妈把狗请到了家里。狗说:“请您把最小的姑娘送给我吧!”

老两口说:“跟您是会幸福的,可以的。”又把最小的姑娘给了狗。

他俩一起回家,又来到了那条大河边上。

狗对姑娘说:“我背你过河。”

小姑娘说:“我哪能叫您背呀!您虽然是一只狗,但阿妈已经把我给了您,您是一家之主,按理应该我背您,可是我力小背不动。”

狗从心眼里觉得满意,便说:“如若不然,我可以把你的靴子背过去。”

小姑娘说:“靴子怎么能叫您背呀!”连靴子也没有让老狗背。

他们过了河,来到了朋友家里。那狗说:“姑娘,你吃酥油和肉,也给我吃。”

小姑娘把肉煮了,把酥油化了化。她和老狗一起吃了起来。狗很高兴地对小姑娘说:“你的两个姐姐都不给我吃这些东西,你为什么给我呀?”

小姑娘回答道:“给您吃的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您自己的嘛!”

变化成狗的国王想:这姑娘长得和她两个姐姐一样美,但她比她俩更贤惠,做夫妻就要这样的好。

当晚小姑娘把那些厚垫子给狗垫上,那些薄的留给自己铺。

第二天一早起来,她把狗屎和两个姐姐弄脏了的地方都打扫干净,把屋子收拾得清洁明亮。

他们在朋友家里住了很长时间。在此期间,那姑娘生了三只小狗。

有一天,那个变化成狗的国王对她说:“朋友家总不是长住的地方,咱们搬家吧!”

小姑娘说:“这些小狗还不能自理,搬到其他地方不一定过得幸福,还是不搬的好。”

狗说:“在这里住久了并不舒服,还是搬走吧!”

小姑娘说:“这些垫子灶具怎么办呢?”

狗说:“垫子灶具朋友会收拾的。”商量好后他们就出发了。

他们离开了朋友家,走了一段路程后,在一个山沟里看到了很多牧民。

狗说:“我到上边牧场里讨点吃的来。”

姑娘说:“还是我们一起去的好,牧场的狗很多,要是合伙把你咬死,这些小狗又小,回娘家去又太丢人,我们母子该怎么办呢?”

狗说:“没关系。你带着小狗们慢慢地来吧!”说完它到前面去了。姑娘在后面走着,没走多远就被山遮住,看不见狗了。姑娘到高处一看,地面上有清晰的脚印,她顺着脚印找去,在一个山坳里,看到了一张狗皮被撕得一块一块的,鲜血淅淅沥沥。她根本没有料到会出这样的事,心想,在朋友家里住得好好的,是什么鬼给引出来,跑到这里来送死?现在回娘家吧,已经生了狗崽子,多害臊!讨饭去吧,惹人笑话。越想越难过,她把那破碎的狗皮搂在怀里痛哭起来。

正在这时,一群骑马的人,老远就喊着:“本姆啦(主母、夫人)!本姆啦!”飞奔而来。姑娘心想:这地方除我以外没有一个女人,他们是在喊谁呢?于是她擦了擦眼泪抬头一看,那些骑士来到她跟前说道:“本姆啦!请起来!”她对骑马的人说:“官长们,弄错人了吧!我有个男人是条狗,它被牧场的狗合伙咬死在这里了。”骑马的人说:“没有错,请起来吧!”说着用手去扶她。姑娘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狗男人已经死了呀!她站了起来,奴仆们给她着上盛装,恭敬地问道:“少爷公主现在哪里?”她说:“我只有这三个狗娃,你们到底把我当成谁了?”人们说:“就是要这三个。”随即将他们抱在怀里,骑上马往王宫的方向跑去。

宫殿里,国王坐在金宝座上,大臣们排列在两边,一个个穿着华丽。他们请姑娘坐在玉宝座上面。姑娘想:我只有一个狗丈夫,而现在我面前是个英俊而且红光满面的国王。她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

国王问道:“几个孩子在哪里?”卫士们赶快把三只小狗送到国王手里。国王照三个小狗的囟门上轻轻一弹,小狗皮便“簌噜噜”地滑了下来,眼前出现了两个英俊的王子和一个美丽的公主。国王说:“他们长得很像我。”又对姑娘说:“这些都是我变的,姑娘!请坐在玉宝座上吧!”那姑娘又惊又喜,合十顶礼后坐上了玉宝座,当了王后。后来又把老阿爸和老阿妈请到了宫里,过上了舒适的晚年。从此国泰民安、繁荣昌盛。

讲到这里,老尸精赞叹道:“那姑娘确实是一个很有福气的人呵!”

王子德诀桑布不由得也赞叹了一句:“那姑娘比她两位姐姐贤惠,福分不浅。”老尸说:“给尸说话,尸就要飞。”狠狠地打了王子三个火辣辣的耳光,它就像灰尘飞扬一样地逃跑了。王子德诀桑布想,大师说过不要给尸精说话,我还是跟它说话了。现在没有背上尸精,不能去见大师,去了会遭到训斥的。又往大坟地去了。第五章[1]商人章玛司琼的好运气

王子又来到坟地的大树跟前,唱道:

鲁珠年波是大师佛祖,

我是王子德诀桑布。

宝剑锋利断石削铁,

绳网结实如甲片九目;

环扣套索变化多端,

木锏本是紫檀香木;

吃的“玛桑”用之不尽,

是你下来还是砍树?

那个老尸精又从树上跳了下来,王子用木锏打后,装进网里,用套索捆紧,背上往回走。刚走出七步,老尸精说:“王子,王子!路途这么远,请你讲个故事,再不然我给你讲个故事。”王子德诀桑布只是闭口不言。老尸精又说:“薄命的王子!从你的嘴里是掏不出一句话的,还是我讲个故事你听着!”

在一个地方,有一个国王。从外地来了一个商人,在当地住了下来。新年前夕,那商人来到了一户人家门口。那家人正为国王摊煎饼,商人从门缝里看到摊了很多饼子,就跟着一个一个地数起来。饼子摊完了,那家人才把门打开。商人走上前去说:“请施给我一个煎饼吧!”

主人说道:“你能说出我摊了多少煎饼的话,可以给你一个。”

商人说:“好!”随即说出了煎饼数。那主人一张一张地数了几遍,果然一个不差,他马上禀报给了国王。这以后,那商人被当做预言先知者很快地传开来了。

后来,国王的御马丢了,马上把那商人召了来。国王说:“我的御马丢了,你算一算御马到哪里去了?”那商人领命,回到了家里,心中很不安宁,坐在楼上犯愁。

偷国王御马的一共是三个人,他们听说商人会算,能未卜先知,就来偷听,看他说些什么。三个人没有看到商人在楼上坐着。其中一个人说:“如果他真能算得出来,我们三个就没命了。”另一个说:“会不会有这样神,也很难说。”这些话那商人听得真切,趁他们三个不备,将野羊皮垫子上的毛拔了一些,悄悄地撒在了他们的头上。三个小偷说:“俗话说:偷听不成,反而会暴露自己。还是赶快走吧!”他们就溜回去了。

商人知道了这个秘密,心里非常高兴,他请求国王第二天召集所有的人来开会。命令一下,千户动员百户,百户动员十户,把百姓们都集合起来了。经过商人查看,找到了那三个头上有野羊毛的小偷,向国王禀道:“就是他们三个。”那三个小偷马上把御马牵了来。商人请求国王不要处他们死罪。国王想:这个商人不是我属下的老百姓,如果他到其他地方去了,多么可惜呀!就把公主嫁给了他。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个做生意的人向国王报告,说他丢了三头毛驴。国王对驸马说:“他的毛驴丢了,你给算一算,帮助找一找吧!”

商人心想:一张两张数的煎饼,我能算得出来;心中不安撒毛找马,我能做得到。这回什么线索也没有,若不逃走,会杀头的。便带了些吃的出了大门,一直向东跑去。看到一个人空着手在前面走着。因为想找个同路的,商人便追了上去。那个人回头一看,马上趴在地上向商人叩头。原来那个人是偷驴子的同伙,回来取饭食的。他看见商人,以为是来抓他的,就恳求说:“我情愿送还驴子,千万不要处死罪。”

商人问道:“那些驴子在哪里?”

那人说:“在山那边。”

商人说:“叫他们去把驴子牵回来,可以不处你们死罪。”

又过了几天,国王的灵魂玉丢了。叫人把商人喊了来。这块玉是国王的一个叫阿夏的大臣偷去的。国王说:“驸马!我的灵魂玉丢了,请你给我算一算查一下。”

商人想:一张两张数的煎饼我能算得出,坐在楼上撒毛找马我能做得到,无计出逃毛驴自交我也碰上了。今天还能这样碰巧吗?他毫无主意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那个叫阿夏的大臣想:他到底算得准不准呢?阿夏半夜里起来,来到了商人的住房后面偷听。商人心里想:过去几次都是碰上了运气,这一次怎么办呢?越想越难过,他面对着墙角喊着他阿爸的名字哭了起来。碰巧他阿爸也叫阿夏:“阿夏呀!阿夏!”躲在墙角里的大臣听到商人在喊他的名字,不由自主地答应道:“老爷!我在这里。”商人高兴地说:“大臣阿夏快请进来!”阿夏进了屋里对商人说:“我一世清白,只做过这一次坏事。我把灵魂玉交出来,请饶我一条命吧!”商人说:“把灵魂玉拿来,我可以替你求情。”那大臣把灵魂玉献给了商人,他拿着灵魂玉去朝见国王。商人说:“因为我的神机妙算,大臣们不相信,所以大臣阿夏把灵魂玉藏了起来,现在将灵魂玉呈上。”国王接过灵魂玉说:“很好!很好!”

又过了一些日子,商人对公主说:“夫人,给我拿一壶香甜的青稞酒来!”他躺在阳台上,那公主拿来了一壶青稞酒给商人斟上,喝完半壶酒时,商人说:“一张两张数的煎饼我能算出;坐在楼上撒毛找马,我能做到;无故逃跑毛驴自交,我碰上了;半夜叫阿爸,阿夏交玉我又遇到了。无家的商人流浪汉,我思念家乡和父母,夫人哪!我不能再当您的丈夫了。”

公主听了非常生气,马上去找父王禀报道:“我的那个丈夫不是正道人。”国王说:“你的那个商人丈夫是个神机妙算、聪明异常的人,门第贵贱倒是不知道。女儿,他能配得上你,还是回去吧!别胡说了。”公主对父王说:“一张两张数的煎饼我也会算出来;坐在楼上撒野羊毛找到御马我也能做得到;无计可施出逃,偷毛驴的人自己交出毛驴,这个我也能碰得上;他喊他的老父阿夏,大臣阿夏交出了灵魂玉,这我也会算。我不做他的妻子了。”国王御前有一个聪明的大臣,他说:“过去他算得都很准嘛!如果公主这样说的话,我们明天通知所有的人集合,还可以再试验他一下。”

出主意的大臣带了些干粮,到山后面去了。他向四处看了看,连个人影也没有,只有一些野兽飞禽在跑在跳。那大臣在一丛小花的中间发现了一只小蜜蜂在“嗡嗡嗡”地飞,他把小蜜蜂抓住后用五色彩绸包好,拿回宫去,马上召集地方上的人,老百姓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国王被请来坐在金宝座上,商人也被请了来。

聪明的大臣走到商人跟前说:“神机妙算的商人,请你算一算,我手里抓的是什么东西?”

商人说:“一张两张数的煎饼,我能算得出;坐在楼上撒毛找马,我能做得到;无计出逃毛驴自交,我碰上了;半夜叫阿爸阿夏得灵魂玉,我遇到了。今天章玛司琼(小蜜蜂)要死在大臣你的手里了。”

聪明的大臣听了,哈哈大笑道:“请公主和老百姓们来看哪!我到山后边去,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只在花丛中捉住了一只转圈的小蜜蜂,包在这里面。现在要看一看它是不是死了。”他把五彩绸缎一层一层地打开看时,那只小蜜蜂已经飞不动了。君臣们也都深信商人是个神机妙算的人。后来国王把国政移交给了公主和驸马,他自己信佛念经。自此国泰民安、繁荣昌盛。

听到这里,王子德诀桑布叹道:“他真走运!都叫他碰上了。”老尸精说:“你又给尸说话!尸要飞了。”说着狠狠地打了王子三个火辣辣的耳光,就像灰尘被风刮跑一样无影无踪了。王子心想:没有背到尸精不能回去,只好又往大坟地走去。[1]章玛司琼:即小蜜蜂。第六章瘸腿王子靠宝刀获得王位

德诀桑布又来到了那坟地的大树跟前,唱道:

鲁珠年波是大师佛祖,

我是王子德诀桑布。

宝剑锋利断石削铁,

绳网结实如甲片九目;

环扣套索变化多端,

木锏本是紫檀香木;

吃的“玛桑”用之不尽,

是你下来还是砍树?

那老尸精从树上下来,王子用木锏打了一顿,把它装进网里,用套索扎紧,背上往回走。没走几步,老尸精说:“王子,王子!路途这么遥远,你讲个故事吧!再不然我讲个故事吧?”王子想:我不会再上你的当的,他没有吭声。老尸精又说:“薄命的王子,从你的嘴里是掏不出一句话来的,还是我讲个故事,你听着。”

在一个地方有个国王,那国王有两个王子,大王子生下来是个瘸子,小王子非常聪明。后来小王子继承了王位,只给了大王子一个庄园。由于大王子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所以没有发生什么口角。

一天晚上,瘸腿王子梦见自己得了一把宝刀。第二天,在他往一户老百姓家里去的时候,一个财主手里捧着一壶青稞酒和一把刀到了他跟前,向他顶礼献酒后禀道:“王子!这是我家最珍贵的一把祖传宝刀。我能预卜未来,知道您管理不了那个庄园,用这把宝刀换您的庄园吧!这样对你我都有好处。”王子说:“你是怎样卜算出来的?”财主说:“当我似睡未睡晕迷不清的时候,听到有人说,你把这宝刀卖给大王子陛下吧!”王子想:这正和我的梦相符合。于是王子买下了宝刀,用庄园作了抵押,财主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王子也因为得到宝刀,而高兴得睡不着觉。

有一天晚上,王子又梦见有人对他说,要是到山那边的圣地去,将会办成一件大事。第二天他佩上宝刀,到山口一看,山下花花绿绿,熙熙攘攘。他来到山下,看到人群中有很多掷骰子的人。有三个人输了,所有的人们都向他们送各种好吃的东西,而他的亲属们却都在哭。王子问他们:“这三个人犯了什么罪?”人们说:“这三个人没有犯什么罪。我们这地方的国王有一位公主,国王夫妇去世以后,那公主着了魔。宫里的大臣和侍从全被她吃光了,如今每天晚上要给她送三个人吃。谁掷骰子输了谁就该去。”王子想:这些人都有家属亲戚,他们一死,会造成很多人的痛苦。于是他说:“我没有什么牵挂,我替你们去。”大家听了十分高兴。那三个人及其亲属们都向王子顶礼叩首,把所有香甜的食品都摆在了王子面前,请他吃个痛快。

王子同众人分手,向王宫走去,四处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他一步步地走完两梯台阶,来到了大厅里,看到右侧有一百零八具没有头颅的尸体,左侧有一百零八具没有大腿的尸体。王子想:吃了这么多人,这妖怪到底藏在哪里了呢?他又向楼上走去,看到一扇门关着,他打开走了进去,里面是一间八根柱的大房子。在一个非常精致的玉宝座上,躺着一个苗条美丽,身着羊皮大衣,年龄三六一十八岁的姑娘。再看周围其他房间的门,没有一个不上锁的。他想:这楼上除了这个姑娘,再没有人了,吃人的妖怪到底在哪里?他喊道:“玉宝座上的女主人!女主人!”不见吱声,他走过去扶起她的头,也不出声;试试鼻息,断断续续地出着一丝微弱的气。他想:来到这里什么也没有碰到,自己又答应了那些人,怎么交代呢?他又走到了灶房里一看,灶上切剩下的肉和酥油上面落满了灰尘。王子把肉和酥油拿出来,揉了像头那么大的一团糌粑,抹上很多酥油,倚在那姑娘的宝座边上吃了起来。到了太阳过午的时候,他看见那姑娘在宝座上翻了一个身,同时,宝刀也跳了一下。他想,这姑娘倒容易对付,就是那吃人的妖怪到底藏到哪儿去了呢?太阳落山的时候,那姑娘又翻了一个身,宝刀又同时跳了一下,接着她慢慢地站了起来。忽听得大梁缝里“叮叮”地响了两声,与此同时,从姑娘的鼻孔里慢慢地伸出两条蛇头。王子吓得猛地站了起来。魔鬼开口说:“给我站住!”这时宝刀在他身边跳个不停。两条蛇倏地全钻了出来,王子吓晕了过去。宝刀说:“这下王子赢了!”随即从刀鞘里飞了出去,砍掉了两条蛇头,男妖女怪们全被制服了。那姑娘来到王子跟前,扶起王子的头喊道:“王子殿下!”王子站起来时,宝刀也回到了刀鞘里。姑娘对王子说:“您的宝刀斩了蛇妖,断蛇沾在刀上挤到鞘口了。”王子持刀在手,拔出了一半看有没有断蛇时,宝刀对王子说:“男妖女怪们早被征服,蛇的断节也早已被我吃掉了。”

姑娘对王子说:“你不像我们这个地方的人嘛!有没有家乡?”

王子注目一看,尚未回话,那宝刀说道:“没有家乡哪里有他!愿你俩成为眷属。”

姑娘说:“这宝刀是从哪儿来的?是祖传的宝物吗?”

王子说:“宝刀好坏不是夸出来的,这刀是外出挂在腰间,睡觉压在枕下,看家的护法神,遇难时的救星。”

第二天,地方上的人们又在一起掷骰子。王子来到他们跟前说:“别掷骰子了,请到王宫里面去看看!”人们想: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昨天他说要替那三个人去死,怎么回来了?是不是骗了我们?一个人说:“派一个胆子大的跟他去看一看再说。”于是人们推选了一个胆大的走在众人的前面。进到宫里一看,除了公主,再没有别的人了。那个人见到公主,吓得眼泪流到了鼻子上,忙向公主顶礼叩头。公主说:“不要拜我,去参见王子陛下吧!”他参见了王子以后,来到外面,对大家把情况一讲,老百姓们高兴地向王宫涌去。人们来到王子和公主面前,顶礼跪拜,推选地方上的头人们代替过去的大臣,瘸腿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