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包日记.1,马戏团的秘密(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意)万巴著,王干卿译

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淘气包日记.1,马戏团的秘密

淘气包日记.1,马戏团的秘密试读:

先来认识一下书中的主要人物:

9月20日,星期三圣·埃吴斯塔乔,士兵,为国捐躯者1870年,意大利军队进驻罗马1897年,姜尼诺出生

破坏姐姐的婚事

9月20日1

好啦,我把今天的日历画到我的日记本上了。今天是意大利军队进驻罗马的日子,也是我的生日。我把自己的生日写在日历上,为的是让来我家的朋友记住给我送礼物。

下面是到目前为止我收到的礼物清单:(1)爸爸送给我一支漂亮的打靶手枪。(2)姐姐阿达送给我一件小方格衣服,我对衣服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我喜欢玩具。(3)一套很棒的钓具,包括钓竿、钓钩等。钓竿还能拆卸,能组装呢。这是姐姐维吉妮娅送的。我特别爱钓鱼,当然很喜欢这件礼物喽。(4)一个文具盒,里面装着一支精美的红蓝铅笔,其他的写字用品也应有尽有。这是姐姐露易萨送的。(5)这个日记本是妈妈送的,说实话,它是所有礼物中最好的。

哈哈!妈妈真是太好啦!有了这个日记本,我就能把看见的、听见的,还有想到的通通记下来。日记本的外壳用绿布裱裹,看起来像一部装帧美观的书。日记本的每一页都是空白的,真不知道怎样才能填满它们。以前,我多么想有一个日记本哪!像我的三个姐姐那样,在日记本上写下自己的回忆。姐姐们每天晚上睡觉前披散着头发,半裸着身体,写下每时每刻发生的事情。

我真不明白,这些女孩子怎么会有那么多东西可写呢?

相反,我一点儿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我亲爱的日记本,我怎样才能写满你的每一页?对啦,我的画画天赋将助我一臂之力,在日记本上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画上我的长相,也就是画上现在我的样子。

可是,像这样漂亮的日记本还应该记下我的想法、我的思考……

我有一个想法:如果我抄一段阿达姐姐的日记呢,现在正是时候,因为她同妈妈探亲访友去了!

对,就这么办。我走进阿达的卧室,打开她的写字台抽屉,拿出她的日记本,现在我可以放心大胆地抄了。

哎呀!要是那位姓卡皮塔尼的小老头儿不再来该多好哇!可晚上他又来了。

他不可能不来!我不喜欢他!不喜欢!从不喜欢,从不,从不……妈妈说,他是个有钱人,要是向我求婚,我必须嫁给他。这不是很残忍的事情吗?我好倒霉呀!为什么他们对我这样残酷无情?他有一双粗糙的、紫红色的手!他只知道跟爸爸谈论酒、油、土地、农民和牲畜,别的什么也谈不来。我从没见他穿过时髦的衣服……唉,这种鬼把戏早该收场了!他不再来该多好哇!我多么渴望心情能平静下来哟!……昨天晚上,当我送他出去时,门口只有我们两个人,他要吻我的手,可我拔腿跑掉了。他大失所望,直挺挺地站在那里……

啊,不,不!我爱我的阿尔贝托·德·伦齐斯,可惜,阿尔贝托是个可怜又贫穷的小职员……他总是搅得我心神不定,坐立不安,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我多么伤心绝望啊!生活真令人失望啊!我是多么不幸哟!……

我一口气抄了整整两页,足够了!2

亲爱的日记本,上床睡觉前,我又打开了你,因为今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严重的事情。

像往常一样,也就是八点左右,阿道尔夫·卡皮塔尼先生又来了。他是个粗野庸俗的老家伙,相貌丑陋,大腹便便,皮肤通红,怪不得我的姐姐们经常嘲笑他呢!

当时,我正捧着日记本坐在客厅里。他忽然用一种像被猫咬了的刺耳声音问我:“我们的姜尼诺,你在读什么好玩意儿啊?”我马上把日记本递给了他,当着大家的面,他大声念了起来。

开始,妈妈和我的姐姐们只是疯子似的傻乎乎地笑个不停。但当卡皮塔尼先生念到我抄的那一段阿达日记时,他顿时吼了起来,用力去撕日记,可日记本太结实了,撕不掉。他气坏了,板着脸一个劲儿地追问我:“你怎么会写这样的混账话?”

我立刻说,这不是什么混账话,这是我大姐阿达在她的日记本上明明白白写着的。她可比我有判断力,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的话音未落,卡皮塔尼先生腾地站起来,板起一副严肃的面孔,拿起帽子,一声不响地走了。

连个招呼也不打,真没教养!

真不知道大人是怎么回事,这种时候,妈妈不去埋怨卡皮塔尼先生,反而对我大发雷霆,冲着我嚷嚷个不停,甚至以威胁的口吻说要处罚我。傻乎乎的阿达哇哇哭了起来,泪水如泉涌一样。

你们都去安慰我的姐姐吧。

算了,现在最好上床睡觉去。我已在亲爱的日记本上写满了整整三页,我真是太高兴啦!

我的奇遇记

9月21日1

我是天生的倒霉鬼!

我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大家都说,就因为我的错,原本时来运转、非常美满的一桩婚事就这样告吹了!像卡皮塔尼先生这样有着两万里拉收入的未来丈夫,打着灯笼都找不到。阿达将受到惩罚,一辈子像贝蒂娜姑妈那样嫁不出去!真是的,让这些没完没了的唠叨话通通见鬼去吧!

我真想知道,抄一段阿达的日记到底有什么错?!

好吧,我发誓,从今以后,不管写好写坏,我的日记通通由我自己来写,免得让姐姐们的那些混账话弄得我六神无主,坐卧不安。2

昨天晚上的事过去以后,我总觉得今天上午还会发生什么大事。

中午的钟声早已经响过,可家里还没有一点儿像往常那样要开午饭的样子。我饥肠辘辘,饿得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就蹑手蹑脚地来到餐厅,从橱柜中取出三个小面包、一大串葡萄、好多好多无花果,腋下夹着钓具,向河边走去。我要在那里安安静静、痛痛快快地饱餐一顿。

吃完饭,我开始钓鱼了,其实我只想钓几条小鱼。可是,手中的钓竿突然像被什么东西猛拉了一下,也许我的身体过于前倾了……所以,“扑通”一声,我掉进了水里!掉进水里的那一刻,说起来可能谁也不相信,我想的是:“这下可好了!我再也不是爸爸妈妈和姐姐的绊脚石了!他们该感到高兴了!他们再也不会说我是毁坏这个家庭的祸根了!他们再也不会管我叫‘淘气包’了!要知道,这个外号太叫我生气了!”

我在水中一直往下沉,差不多要失去知觉了。当我被两只强有力的手臂救上来后,几乎什么也不知道了。我深深地呼吸着9月的新鲜空气,马上感觉好多了。我向抚摩着我脖子的船夫打听,我的钓具是不是捞上来了?

吉基把像落汤鸡似的我抱到家里后,我始终弄不明白,妈妈为什么那样痛哭流涕。我实话告诉她,说我身体好极了。可她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妈妈的泪水好像永远流不完似的。我是多么高兴掉进了河里呀!也多么情愿冒被淹死的危险哪!要不然,我根本听不到这么多恭维话,得不到这么多安慰的!

露易萨把我抱到床上,阿达给我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家人和用人全都围着我转,问寒问暖的,一直到该吃午饭了。他们把我紧紧裹在毛毯里,简直快要闷死我了。临走前,他们又千叮咛万嘱咐一番,让我做个乖孩子,别乱动。

真是幼稚!像我这个年龄的孩子,怎么能不乱动呢?3

我一个人待在屋里有什么意思呀。我下了床,从衣柜里取出那件小方格的衣服穿上,然后,踮起脚尖悄悄地走下楼梯,藏到客厅窗帘的后面。要是被他们发现了,不知又会受到多少责骂呢……也许是太困了,也许是太累了,我在窗帘后面很快进入了梦乡。睡得真香啊!一觉醒来,睁开眼睛,从窗帘的缝隙中,我看到露易萨正坐在沙发上,跟科拉尔多医生偎依在一起,低声聊天。维吉妮娅坐在一个角落里若有所思地弹着钢琴。阿达不在,肯定睡觉去了,因为卡皮塔尼不来了。“至少还需要一年的时间,”科拉尔多说,“你知道,巴尔迪医生开始变老了,他答应过让我做他的助手。亲爱的,让你这样等着我,一定生气了吧?”“咦,不,是你等得不耐烦才生气的吧?”露易萨说着,两个人哈哈大笑。“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件事。”科拉尔多继续说,“我们公开宣布订婚前,我想获得一个可靠的社会地位……”“啊,这就对啦!要不,才是傻瓜一个呢……”

我姐姐刚刚说完这句话,便腾地站了起来,穿过客厅,一屁股坐到离科拉尔多远远的地方。怪不得呢,原来是我家的朋友玛纳丽姐妹走进了客厅。

她们正非常关切地询问可怜的姜尼诺的身体状况时,妈妈火烧火燎地冲进客厅,脸色苍白得可怕,大声嚷嚷说我从床上逃走了,到处找也找不到。为了不让妈妈继续着急,我该怎么办呢?我大叫一声,从窗帘后面钻了出来。

大家惊得目瞪口呆!“姜尼诺,姜尼诺!”妈妈边抱怨边哭着说,“你都快把我吓出病来了……”“怎么搞的,你居然在窗帘后面藏这么长时间?”露易萨问我时满脸通红。“哼,你们老是叫我说实话,说实话,为什么不向大家说你俩要订婚这个实话呢?”我转过身子质问姐姐和科拉尔多医生。

姐姐抓着我的一只胳膊,硬是把我拖出了房间。“放开我!放开我!”我大喊大叫,“我自己会走。你一听到门铃声,为什么一下子站了起来?科拉尔多,还有你……”没等我把话说完,露易萨用手捂住我的嘴,把我拖到门口。科拉尔多“我真想狠狠揍你一顿!”她边哭边说,“科拉尔多也饶不了你。”可怜的姐姐抽抽噎噎地哭诉着,好像丢失了世界上最昂贵的珍宝一样难过。“好姐姐,别哭了。”我好言相劝,“要是我知道你和科拉尔多会吓成这个样子,我钻出窗帘后,什么也不会说的。你说呢?”

这个时候,妈妈进来了。她二话没说,便把我抱到床上,嘱咐卡特丽娜在我入睡前别离开我。

亲爱的日记,要是不记下这一天的种种奇遇,我怎么能睡得着呢?卡特丽娜已困得要死,时不时打个哈欠,脑袋好像要从脖子上掉下来似的!

再见,我的日记!我跟你——今晚——永别了!

倒霉蛋儿

10月6日

两个星期了,我没有在日记本上写一个字,原因是我从掉进河里那倒霉的一天算起,到今天从床上溜走,一直发烧生病。科拉尔多医生每天要来两次给我看病。

那天晚上,我确实让他担惊受怕了,他对我这么好,我真觉得对不住他。还需要多长时间我的病才能好呢?今天上午,我听到阿达和维吉妮娅在楼道里低声说话。当然喽,我想听听她们在说些什么。听来听去,才知道她们准备举办一场家庭节日舞会。嘻嘻!

维吉妮娅说,我躺在床上真让她高兴,这样她们就可以放心了,舞会肯定会成功。她希望我在床上躺上整整一个月!我真纳闷儿,姐姐们为什么不喜欢像我这样一个小弟弟呢?而我对维吉妮娅是那样好……我没生病时,每天两次去邮局为她送信和取信;当然,有时我会把信弄丢,但我从来不告诉她,她并不知道丢失了哪些信哪。她没有任何理由这样和我过不去。

今天我感到身体特别好,我想起床了。下午三点左右,我听见卡特丽娜上楼梯的脚步声,她来给我送点心。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藏到房间的门后,身上严严实实地裹着妈妈的披肩。卡特丽娜进来时,我学着汪汪的狗叫声,猛地向她扑去……哈,她惊慌失措的样子,你肯定想不到……她吓得将托盘掉到了地上……真可惜!……天蓝色的瓷咖啡壶摔得粉碎,咖啡和牛奶洒到昨天妈妈刚买的地毯上。这个大草包突然大喊大叫起来,听到叫声,惊恐失色的爸爸、妈妈、姐姐、女厨师和乔万尼飞奔而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比卡特丽娜更愚蠢的用人吗?……像往常一样,我受到一顿痛骂……唉,身体好后,我要离家出走,躲得远远的,给他们一点儿颜色看,让他们学会应该怎样对待男孩子!卡特丽娜

一个绝妙的主意

10月7日

今天上午,我终于被允许下床了……像我这样一个男孩,不得不一动不动地躺在椅子上,两腿盖着毛毯,真是烦死人了!利用卡特丽娜下楼为我去取糖水的空当,我掀掉毛毯,一骨碌爬起来,蹑手蹑脚地来到露易萨的房间,在她的抽屉里胡乱翻腾一番,找出一大沓照片一张张看起来。这时候,姐姐们正在客厅里跟女友罗西小姐聊天。卡特丽娜端着放了杯子和砂糖的托盘回来,到处找我也找不到。我敢担保,找到我比登天还难……因为我藏到大衣柜里去了……

看着那些照片,我哧哧地笑个不停!……一张照片的背面赫然写着:“真是个大草包!”另一张背面写着:“咦,真是可爱!”还有一张写着:“他向我求……求婚,可……傻子才会同意呢!”还有什么“是个讨人喜欢的人!”……或者“嘴唇太难看了!”……

还有一张写着:“蠢驴相!”……

太搞笑了,每张照片的背面都写着评语。我挑选出我认识的十几个人的照片,据为己有,等我去串门的时候,我要好好地跟他们开个善意的玩笑。我小心翼翼地关好抽屉,让露易萨看不出有什么破绽。

可我不愿意回到我那又脏又乱的房间。我可不想再自找苦吃了。“要是我男扮女装呢?”我的脑瓜儿里突然冒出一个绝妙的主意。

于是,我找出一件阿达的旧胸衣,一条浆洗过的白色长裙,一件露易萨用玫瑰红细亚麻布做成的镶边的流苏上衣。我开始穿戴起来,将裙子在腰部用别针扣起来。我用小盒里的一种玫瑰色油膏小心翼翼地涂抹脸腮,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天哪,真不敢相信,我已变得完全不同了!变成了一个多么漂亮的小姐呀!“我的姐姐们肯定会羡慕我的,羡慕我吧!”我高兴得得意忘形,差点儿叫出了声。

我边嘟囔边走到了楼梯口,正好遇上要走的罗西小姐,这下可捅了马蜂窝!“我的玫瑰红细亚麻布衣服!”露易萨吼叫着,气得脸色发白。

罗西小姐拉着我的一条胳膊,走到光线较亮的地方问我:“嘿,姜尼诺,你的脸蛋儿红红的,怎么这样漂亮?”显然,她在讽刺我。

露易萨立刻示意我别吱声,但我假装没看见她的暗示回答道:“我在姐姐的小盒里找到一种油膏……”

没等我把话说完,罗西小姐就调皮地笑起来。我顿时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

罗西小姐一走,姐姐便说罗西小姐是长舌妇。毫无疑问,她会到处胡说八道的,说我姐姐涂脂抹粉。我相信姐姐的话是真的,别人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我可以对上帝发誓,那些酷似猩红唇膏的糊状物实际上是用来做绢花的。五颜六色的绢花插在帽子上光彩夺目。露易萨做绢花可拿手了。

我正准备溜回房间,露易萨挡住了我的去路。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无所顾忌地扯下了她衣服上的蝴蝶领结。我真不该这样肆无忌惮哪!果然我又捅马蜂窝了,露易萨非常生气,打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呸,小姐!……”我愤愤地嘟囔道,“要知道,我拿着你的照片呢!你的短处在我手里呢!”

照片评语

10月8日

今天,我去找所有那些送给我姐姐照片的人,跟他们逗逗乐,哈哈!

先从卡罗·纳利说起吧。纳利是那条繁华大街上一家漂亮时装店的老板,他总是身着得体时髦的衣服,喜欢踮着脚尖走路,可能是鞋子太瘦了。纳利看见我,劈头便问:“嗬,姜尼诺,你的病好了吗?”

我说好了。然后又一一回答了他提出的所有问题,他送了我一条精美的红色领带。别人送你东西,说声谢谢,这是起码的礼貌哇!

然后,纳利开始问我姐姐们的情况。哈,时机到了,现在不取出照片还等什么时候。我拿出那张背面写着“老来俏……我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的照片。卡罗·纳利

纳利见到自己的照片,惊讶得瞪圆了眼睛,胡子都竖了起来,嘴巴张得大大的,快跟耳朵根连起来了。

等他见到照片背面的两行字,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像个大辣椒,他气急败坏地说:“哎哟,你……你这个讨厌的淘气鬼!”

我说我不是淘气鬼。照片是从我姐姐的房间里找出来的。说完,我拔腿就跑,因为他的脸确实阴沉得可怕,再说,我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听他那没完没了的解释,我还要散发其他照片呢。

我接着来到皮埃特利诺·马西的药店里。

可怜的皮埃特利诺,他长得太丑了:红色的头发乱蓬蓬的,蜡黄蜡黄的脸布满麻子。可他本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是多么难看……“你好,皮埃特利诺。”我向他打招呼。“啊,姜尼诺,我很好。”他回答说,又接着问,“你的家人都好吗?”“都好,大家都问你好。”

他从货架上取下一个漂亮的白色玻璃罐,问我:“你喜欢薄荷片吗?”

还没等我回答,他就给了我一大把各种各样的薄荷片。

家里有几个讨人喜欢的姐姐确实是一件幸运的事,能够经常得到众多小伙子的百般关照。

我收下薄荷片,接着取出照片,向他瞥了怜悯的一眼说:“你看,这是今天早上在我家找到的。”“让我看看!”皮埃特利诺伸出手,可我绝对不会毫无代价地将照片递给他。他硬是用力夺了过去,念起照片背面用蓝色铅笔写的字:“他向我求婚,我好糊涂哇!”

刹那间,皮埃特利诺的脸如同纸一样惨白。我甚至以为他会晕倒。他不但没有晕倒,反而咬牙切齿地说:“你姐姐这样取笑善良的人是可耻的,你懂吗?”

尽管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可他为了进一步让我听懂他的话,抬腿向我踢来,可我成功地跑掉了。我飞快地穿过店门,抓起一大把散落在柜台上的薄荷片,马不停蹄地找吴哥·贝里尼去了。吴哥·贝里尼

吴哥·贝里尼是一位年轻的律师,还不到二十三岁。他和同样是律师的父亲在一个律师事务所工作,父亲是当地人人交口称赞的好律师。他们的律师事务所坐落在维多利奥·埃马努埃列大街十八号。看看走路的样子就知道谁是吴哥了。他总是昂首挺胸赶路,鼻子翘起,但说起话来却轻声细气,脸低垂得好像要碰到鞋底似的。

他是个货真价实的小丑,我姐姐说的完全有道理。我向他做自我介绍时,自己不由得打起哆嗦来,他是个从不开玩笑、一本正经的人。

我在门口探头问他:“请问,‘伸手老头儿西尔瓦’在这里吗?”“有事吗?”他回答。“喏,这里有他的照片!”

我把照片递给他,只见照片上写着:“真像伸手老头儿西尔瓦,长得多丑哇!”

吴哥接过照片,我一溜烟儿地跑掉了。照片果然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因为当我沿着楼梯往下跑时,听到了可怕的吼叫声:“没教养的家伙!多嘴多舌的人!粗野无比的孩子!”

嘻嘻!要是我把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一幕一幕地写下去,今天晚上肯定不能睡觉了!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