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女巫(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牛马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食人女巫

食人女巫试读:

内容提要

食人女巫在塞尔蒙河流域涂炭生灵,动物们即将消失殆尽。印第安人的守护神巴鲁义不容辞地向女巫挑战,女巫一口将巴鲁吞入腹中。巴鲁带领被女巫吞进腹中的其他生灵,在她的伤口上撒盐;用石刀割掉女巫的心脏,终于拯救了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生灵。巴鲁的英雄形象永远留在人们心中……

第一章

巴鲁是印第安人的守护神,印第安人每逢节日,都要举行盛大的祭祀仪式,纪念他们的这位祖先。传说巴鲁长得英俊神威,武艺高强。他嫉恶如仇,除暴安良,只要是塞尔蒙河上的印第安人,几乎都与他打过交道。他是善良人的朋友,却是那些为非作歹者的天敌。他杀死可怕的食人女巫,拯救塞尔蒙河流域人民的故事,被当成是英勇和智慧的典范,在印第安人中一代又一代地广为流传。

那已经是好多好多年以前的故事了。食肉女巫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最开始人们只是看见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经常在附近转悠,她的皮肤和当地人都不一样,因为印第安人都是黑皮肤,而她却如同雪一样白。时间一长,年轻的单身汉们忍不住跟她套近乎,没想到她一点都不拒绝,而且允许他们“做客”她家——一个幽深的山洞。

起初人们只是对她的放荡嗤之以鼻,但慢慢地,他们就开始怀疑起来。因为只要是到过她山洞里的单身汉,没有一个再露过面。一种神秘和恐怖笼罩在塞尔蒙河上游。渐渐地,没有谁再敢去和那妇人幽会。可是,越到后来,奇怪的事越多。失踪的不再是单身汉,还有老人、孩子、男人、女人。人们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那妇人是个妖怪?

人们抓不住她的把柄,于是想到了塞尔蒙河的英雄巴鲁。他们不断偷偷派人顺流而下去请巴鲁,但一直没有消息,就连派出去的人也没有再回来。眼看着人越来越少,这时候,那女人才暴露出她的凶残面目,她果然是个吃人不眨眼的女巫。可是剩下的人知道又有什么用呢?他们最终也都进了女巫的肚子里。当她吃完最后一个人时,动物们就开始遭殃了。

只要她张嘴吸一口气,就有成百上千的动物卷入她的肚子中,因为女巫进餐时会变成一个庞然大物,不管是体态笨重的大狗熊,还是动作敏捷身体柔滑的响尾蛇,都成了她的腹中之物。活着的动物们心急火燎,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它们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如何拯救自己。不知是谁提出了巴鲁的名字,说他一定能杀掉女巫。动物们顿时争论了起来。

一只大笨熊慢腾腾地说:“巴鲁是个什么东西?那么多人都葬身在女巫的肚子里,难道他还能例外?”“人类只不过是无知的不长毛的家伙,女巫看他们光溜好看才先吞掉他们,除了这一点,人类根本不如动物。”一条响尾蛇摇动着它的尾巴附和着。殊不知它自己也是光溜溜不长毛的家伙,只是在这严峻时刻,没有谁会去注意这些细枝末节。

响尾蛇的话音刚落,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出来:“你们不知道巴鲁的厉害,他力气大得惊人,可以托起一艘大轮船。去年塞尔蒙河沉没的那艘商船,就是他一个人从水底托出来的。”大家一看,原来是一只鱼鹰,它每天都在水面上飞行,所以对水上的事情比较熟悉。它的话音刚落,就有一只狐狸附和道:“没错,巴鲁不仅身手不凡,还有一副聪明智慧的头脑。我是他的老朋友,对这一点再清楚不过了。”

动物大会争论到最后,支持巴鲁的占了多数。于是动物们决定,派熟悉水路的鱼鹰为使者,连夜赶往塞尔蒙河下游,去请巴鲁来除魔。为了引开女巫的注意力,狐狸身先士卒,来到女巫住的山洞口,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才让鱼鹰赢得时间逃离女巫的视线。鱼鹰不分昼夜地展翅飞翔,终于来到塞尔蒙河下游。

这天,巴鲁正在修建捕鱼阶梯。他的手艺在当时的塞尔蒙河流域是出了名的。巴鲁一边叮叮当当地用锤子钉着架子,一边唱着当地的民歌,歌声悦耳动听,七八里之外都能听得到。就在他将一根木钉蘸上水,想要打入两块木板之间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急促的声音在喊:“巴鲁,不好了!快去救救塞尔蒙河上游的生灵们吧!”巴鲁连忙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只鱼鹰,看得出它刚经过长途跋涉。

巴鲁从脚下的浅水中迅速地抓住一条小鱼,递到鱼鹰的嘴边,看着它伸出脖子吞下食物,才说:“亲爱的小精灵,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竟烦劳你飞那么远的路程来到这里?”鱼鹰的神色顿时又显得慌张不安,它说道:“勇敢的武士,现在只有你才能拯救塞尔蒙河,因为河上游突然出现了一个毒荼生灵的女巫,她魔力高强,每天都要吃掉好多人和动物。现在,那里的人已经被吃完了。我也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向你报信的。”

巴鲁顿时义愤填膺,一股伸张正义之气在他体内沸腾,他决定除掉那个食人女巫,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生灵们。巴鲁知道对付女巫只能智取,不可力敌。所以他临出发前就经过苦思冥想,最后想出了一个惩治食肉女巫的计谋。他准备了一个背包,里面装有五把石刀,好多钉子,一大包盐和一根长绳子,然后火速出发。

巴鲁日夜兼程,快要到塞尔蒙河上游的时候,跳进河里将自己这几日流的汗渍洗得干干净净,然后又在身上擦上了香气四溢的花粉,这才穿好衣服,背上背包,放慢脚程往前走去。他这么做是怕自己不合女巫的口味,把他吐出来。此时,聪明的巴鲁已成竹在胸。走着走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挡住了他的去路,山上根本没有可行之路。

但这难不倒聪明而又身手敏捷的巴鲁,他是个出色的攀岩高手。只见他从背包里拿出长绳子,在绳子一头牢牢地拴上一个小石块,然后将它用力地抡了几圈,照准高处两块凸出的岩石,猛地撒开手。小石块带着绳子,借着惯性“嗖”地飞上山腰,准准地扣在两个岩石之间的缝隙里。巴鲁使劲地拽拽绳子,试了试它的牢固性,然后紧了一下身上的装束,如同猴子一样抓着绳子攀起了高山。

只见他飞快地交换着两只手,悬空的身子借着在岩石上的蹬力蹭蹭地往高处升去,一会儿工夫,就到了凸出的两个岩石上。巴鲁站稳了身子,歇了一口气,又将绳子甩到高处的另一个凸出的岩石缝隙里。就这样,聪明的攀岩高手经过十次的停歇,终于攀上了高耸入云的山顶。他刚从山崖下露出脑袋,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坐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休息。

那不是食人女巫是谁?因为这里的人们都已经被她吃完了。巴鲁急忙缩回脑袋,两只手紧紧攀住悬崖边,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身子,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他挪到一丛茂盛的野草底下,这才翻上山顶,隐蔽在草丛中观察女巫的动静。女巫并没有发现身后有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细绳绕在自己的脖子上。

巴鲁好奇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不知这个恶魔要干什么。没想到女巫接下来的举动差点惊得他叫出声来。只见她两只手用力地在绳子两头一拉,绳子一下子切断了她的脑袋。接着,女巫拿开绳子,将脑袋从脖子上拿了下来,竟然一点血也没流!巴鲁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发现并没有做梦。他张大嘴,瞪大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此时,女巫将脑袋放在膝盖上,用石梳子梳起了头发。

她那张漂亮的脸蛋还是那么红润,那双眼睛由于头的转动,此时正好朝向巴鲁藏身的草丛。巴鲁的心几乎跳出嗓门,他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动不动地藏在草丛中,在没有准备好之前,他是不会贸然行动的,这是他的策略,女巫的眼睛果然有一种勾人的魅力,要不是早知道她是食肉恶魔,连巴鲁都会忍不住喜欢上这双眼睛,还有那漂亮的脸蛋,但现在,他可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女巫梳完了头,又用一根细木棍清理掉残留在牙缝里的肉渣,才把脑袋安在脖子上,并试着转动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她伸长脖子嗅嗅周围,突然死死盯住巴鲁藏身的草丛,眼睛射出凶光。巴鲁以为自己暴露了,正要跳出来,就在这时,从草丛中蹿出一只麝鼠,拼命地朝山顶那边的悬崖跑去。

原来这只麝鼠也藏在草丛中,由于它身上的麝香味和巴鲁身上的花粉味太浓,才吸引了女巫的注意。麝鼠看她发现了自己,吓得跑了出来。女巫也被它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等她反应过来后,立刻朝着麝鼠追去。这吓破了胆的小东西此时慌不择路,竟然一头扎下了悬崖。女巫这几天没有填饱肚子,所以她不会放过任何食物,也尾随着麝鼠跳了下去。

巴鲁见她跳下悬崖,赶紧从草丛中出来,跑到悬崖边上朝下望去,只见女巫的身躯飞速地向山根坠去。由于麝鼠身子较轻,所以女巫眨眼间就坠到它旁边。只见她张开嘴,一口就将麝鼠吞进去,然后在半空中翻了一个筋斗,稳稳地落到了山根下。巴鲁狠狠说道:“好身手!”女巫的残暴激起了他的斗志,他冲着山下喊道:“怪物,你敢跟我比力气吗?”

食肉女妖抬起她那漂亮的脸蛋,看到了山顶上的巴鲁,她的目光里顿时露出惊喜,看来她还真是喜欢光溜的人肉。只见她柔软的身体晃一晃,顷刻间就长得跟巴鲁第一次摔出的绳子那么高。再晃一晃,又长高一截。女巫一共晃了十晃,最后长得跟这座大山一般高,她的脑袋像小山丘一样巨大,在巴鲁的眼前晃动着,身躯一直从山顶拖到山下,甚至延伸到地平线很远很远的地方。

女巫瞪着她硕大无比的眼睛,说:“巴鲁,你终于来送死了。没想到你身上还有一股香味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美食,哈哈哈!”她这一笑顿时震得大山都晃动起来。但巴鲁并不怕,他显得从容不迫,也笑道:“我也喜欢你这样的女人!怎么样?敢不敢跟我比一比力气,看看谁能把谁吸进肚子里去?”他要引女巫上当,将他吞进肚子里,再施展手段杀死这个作恶多端的怪物。

女巫不知是计,她轻蔑地说:“小男人儿,那我就让你先开始吧!”巴鲁立刻装模作样地两手叉在腰上,口中发出咝咝的响声,对着女巫吸气,气喘吁吁地说:“唉,看来我要败在你的手下了!不过这样也好,既然你把所有的人都吃光了,留下我一个人也太孤独,来吧,怪物!将我吞进去,让我和我的朋友们去会合吧!”

女巫张开她隧洞一样的大嘴开始吸气了。顿时,山风呼啸,草木晃动,巴鲁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吸力让他脱离了地面,一阵狂风将他横冲直撞地卷入女巫张大的嘴巴,从她钟乳石般的牙齿缝里一掠而过,直接冲入她的喉咙里。巴鲁被撞得浑身骨头像散了架一般,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儿来。他顺着喉咙往下走去,真像进入了一个深深的隧道。

一路上到处堆满了尸骨,巴鲁叹道:“真不知这怪物吞掉了多少人啊!”他正一边绕过尸骨一边往下走,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呻吟。巴鲁连忙小跑起来,在一个宽阔的“山谷”里,他竟然发现了几个活着的孩子。他们此时已经饿得面黄肌瘦,正靠着“墙”有气无力地呻吟着:“哎哟,饿死我啦……”巴鲁知道这里是女巫的胃,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所以对孩子们说:“快告诉我,宝贝儿们,女巫的心脏在哪里?我带你们去找吃的。”

孩子们一听有吃的,顿时有了力气。他们领着巴鲁在女巫的肚子里穿来穿去。可别以为这是多么容易的事,要知道女巫的胸腔要比火车车厢大得多,而且弯弯曲曲,如同迷宫一般。他们正拐过一个弯道,突然一只大笨熊咆哮着向巴鲁扑来。它正是动物大会上蔑视巴鲁的那个家伙,已经在女巫的肚子里饿了好多天了,此时一看见活人,顿时兽性大发。

巴鲁一点都不怕,他飞起一脚,正好踢在大笨熊的鼻子上,大笨熊疼得靠在女巫的管壁上直叫唤。巴鲁骂道:“蠢货,你只会在我面前显能耐!你那笨重的身躯怎么不狠狠地砸女巫的肠子呢?”骂完,又催促吓得缩成一团的孩子们继续往前走,只留下大笨熊在那儿傻瞪眼。走了不远,那条曾经说过人类只是不长毛的弱智的响尾蛇又蹿过来张口咬巴鲁。

巴鲁厉声喊道:“近视眼的混账东西,你只有对我你才这么残忍!”说完,对着蛇头就是一脚,把它踢得穿过长长的“隧道”,重重地摔到肠子里去了。这时候,又有许多被吞进女巫肚子里的活人纷纷闻声而至,他们一见英勇机智的巴鲁也被女巫吞进肚子,顿时像丧失了亲人一般难过地哭了起来。巴鲁大声说道:“印第安民众们,不要悲伤,我们是强大而勇敢的民族,怎么会轻易灭亡?”

众人一听到他铿锵有力的声音,立刻平静下来。巴鲁的老朋友狐狸也从远处跑来,巴鲁从鱼鹰那里听说了它舍生取义的英勇事迹,对它大加赞赏,说:“好样的,老朋友!你不愧是我巴鲁的好兄弟!”

狐狸听到巴鲁的赞赏,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昂首挺胸地在众人面前炫耀着。最后,巴鲁和塞尔蒙河上游的所有被吞吃的生灵们会聚到女巫的宽敞的心房里,他把心脏周围肥厚的脂肪一块一块地割下来,分给大伙儿吃,大笨熊和响尾蛇也得到了一块肥肉,它们狼吞虎咽地吃着,再也不说人类是不长毛的弱智了。

巴鲁也撕下一块脂肪,边吃边对大伙说:“使劲地吃吧,你们的肠子怕是快要饿断了。吃饱后我们又得干活儿了。”他们在肚子里吃着肥肉。女巫对此可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她庞大的身躯有的是脂肪,巴鲁割掉的那些对她来说简直是毛毛雨一般,对此,巴鲁也心知肚明。等大家吃饱以后,他就开始执行自己的计划了。

他从背包里倒出钉子和那包盐,然后对大伙儿说:“伙计们,该是我们表现的时候了。”大伙儿还没明白他的意思,狐狸就埋怨道:“我说,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将盐拿出来,也好让让大家吃上一顿腌肉啊!”巴鲁敲了一下狐狸的脑袋,笑着说:“就你嘴馋,这包盐可不能用来吃,它有妙用呢!”他让大伙每人拿一根钉子和一些盐,然后到女巫肚子里的各个地方去施展手脚。

看看大伙儿是怎么表现的吧!大笨熊用结实的手掌将钉子砸入女巫的肺里,然后拔出钉子,将一撮盐灌进钉子穿成的小洞里;响尾蛇更狠,它嫌钉子太小,干脆张开嘴巴,用带有剧毒的牙齿狠狠咬掉女巫的一块肝,将一口盐全部喷到流血的伤口上。大伙儿干劲十足,分散在女巫山谷般广阔的肚子里,热火朝天地进行着报复活动。好多没有钉子和盐的,就用牙咬,用手抓,用脚蹬,像孙悟空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一样,使劲折腾起来。

一点儿一点儿的伤害可能威胁不到女巫,但是众人拾柴火焰高,成百上千的生灵们一齐动手,她可就受不住了。伤口上撒盐,能不痛吗?女巫庞大的身躯跌倒在地上,疼得直打滚。她咬牙切齿地呻吟着:“哎哟,巴鲁,巴鲁,我就怕你这一手。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看我怎么把你扔出来!”巴鲁在她肚子里默笑道:“是吗?你的肚子里有吃有喝又温暖,我可不想跑出去!有本事你就扔吧!”

女巫对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只能像发疯一样拍打胸口,大喊大叫。但巴鲁的计划并没有全部实施完毕。他的背包里还装着五把锋利的石刀呢!他要用它们割下女巫那颗跳跃着的硕大的心脏,那样才能彻底致她于死地。此时,巴鲁已经拿出第一把石刀来,开始一块一块地切割。在大家的眼里,他就像一个刀法娴熟的屠夫。

可是女巫的心脏实在太大了,强壮的巴鲁累得满头大汗,也只是割掉了很少的一部分。不过,石刀每割进心上,女巫就疼得狂吼一声,这才是钻心之疼哪!很快,第一把石刀刀刃就变得光秃秃的,再也切不动了。巴鲁又换上第二把,对这个食肉的魔鬼,他是决不会心慈手软的。

接着第二把石刀也报废了,巴鲁停下来喘口气,对大伙说:“赶快把所有的尸骨收集起来,堆放到女巫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和肛门附近,等怪物一死,立即把它们扔出去。”大家被他的情绪感染了,都想多做一些事情,此时他的话就是命令。命令一下,大家马上分头行动,没有一个人偷懒,当然,包括大笨熊和响尾蛇。

巴鲁也没有闲着,他的第三把石刀又开始运作了。不久,第三把、第四把石刀都发挥了自己全部的力量,躺在了一边。女巫的心脏只剩下不大一块,石刀也只剩最后一把,巴鲁像统帅一样号召大家:“印第安同胞们,生灵们,快做好准备,女巫一死,大家就迅速通过她身上的每个敞开的孔道跑出去,记住,要扔出那些尸骨,还要照顾好孩子和老人们!上帝保佑我们!”

所有的生物都做好了准备,蓄势待发。女巫的呻吟声此时变得越来越微弱,身上的孔道也在收缩,巴鲁用力地挥动最后一把石刀,他的心情非常激动,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劲,这就是印第安人的好巴鲁!但是,等第五把石刀也报废时,心脏还剩一点点连着其它内脏,而且还在微微跳动着,这预示着女巫并没有彻底断气。

巴鲁急中生智,只见他纵身一跳,悬吊在那仅剩的一点心脏上,用手拼命地撕扯着。女巫已经快要断气了,巴鲁的这一个突然袭击比往她的伤口上撒盐还厉害,她就像挨了刀子的猪一样大声嚎叫,做最后的垂死挣扎,这使得她身上的所有孔道都敞开了,众人见状,乘机把尸骨从孔道中扔出去,然后迅速地从孔道中往出逃。巴鲁撕下最后一块心脏后也跟着人们逃了出来。

此时的女巫已经开始无力地垂下手臂,直到呼出了最后一口气,死掉了。她的所有孔道都开始收缩闭合。就在这时,那只被吞进她肚子里的麝鼠正从肛门往外钻。当肛门闭合的一瞬间,它终于奋力地脱出身子,但尾巴却被夹住了。麝鼠一着急,拼命地往外拉,结果尾巴是拉出来了,但光秃秃的一根毛也不剩。巴鲁气得骂道:“该死的,你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准备好,干什么都慢吞吞的,是不是还留恋她的肠子?”

但是不管怎么样,大家伙总算都活着逃出来了。巴鲁仔细地清点了一遍人数后,便命令大家,把所有的尸骨都拼好,按顺序摆在地上。大家不明白他的意图,但还是怀着悲伤的心情捡起同胞们的尸骨,按巴鲁的指示做了。巴鲁又说:“现在,让我们一起努力,把女巫的胸腔剖开吧!”大笨熊此时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它那尖尖的牙齿和爪子起了大作用。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女巫的胸腔终于被割开了。巴鲁用手捧起那冒着热气的血,将它一滴一滴地洒在同胞们的尸骨上。奇迹出现了,尸骨一见血立刻成了活人!他们欢呼着,特别是那些曾经被女巫诱惑的单身汉们,兴奋地将巴鲁抬了起来,反复抛上半空又接住。巴鲁大笑着喊道:“要死啊,你们!是不是这个漂亮的女人赐给了你们巨大的能量,你们这些单身汉无处发泄了!”

单身汉们羞红了脸庞,将巴鲁抛得更高了。巴鲁最后只好求饶,才被放到地上。他捶了身边的一个单身汉一拳,说道:“该死的,现在就请你们将曾经喜欢过的女人分割了吧!她的肉有大用处。”大家对这个食肉女巫早就狠得咬牙切齿,他们找到一些有尖棱的石块,一齐将女巫剁成了无数块,然后等着大英雄巴鲁如何使用这些“大有用处”的肉。

巴鲁按照太阳升起和落下的地方,气候寒冷和温暖的地方,将女巫的肉分配给周围的各个部落。刚分完,狐狸走上来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肉都分给了别人,我们自己却一点也没留下!”巴鲁喊了一声,拍着脑袋说:“老弟,你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呢?”

他灵机一动,让大家打了一盆水来,然后将手上的血洗进盆里,并将水洒到大地上,说:“虽然由于我的一时疏忽使我们变成了小种人,但我们是勇敢的印第安人!”顿时,大家齐声欢呼:“勇敢的印第安人万岁!战无不胜的外印第安人万岁!……”

沙漠女巫

选自《驴皮公主》中的《德什米尔和德什米拉的故事》

原著:安德鲁·朗

内容提要

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中,有一座神秘城堡,时常飘出一股血腥的味道。迷路的老国王经过此地,被一阵狂风刮进城堡。当他醒过来时,发现身边堆放着森森白骨和人的手、脚,而自己正站在血水之中……原来,城堡中住着一位杀人不眨眼的沙漠女巫。为了逃离魔窟,老国王和被困在此的卡泥沙并肩作战,与沙漠女巫展开殊死较量……

骄阳似火的太阳照得大地滋滋作响,似乎稍有一点火星,就会引起一场毁灭性的大火。在一望无际的大沙漠中,有个蹒跚的身影正在向前移动。他是一个在打猎时迷失了方向的老国王,在这火辣辣的太阳照射下,已经口干舌燥,筋疲力尽。此时真想找一个阴凉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会儿。如果再能有一杯清水解渴的话,那他将跪拜仁慈的上帝了。

老国王嘴里喘着粗气,一步三摇地继续往前走。忽然他看到,在前面不远的一块平坦沙漠中,神奇般地耸立着一座城堡。国王喜出望外,就像一个在海水中即将被淹死的人忽然抓到了一条船一样,使他全身重新有了力量,但一到城堡前,又像被刺破了的圆气球一样,无力地倒在阴凉处呼呼睡去。就连傍晚时从城堡中传出的嗷嗷叫声也没有听见。

直到他在睡梦中被渴醒,才揉着沾满眼屎的双眼从沙漠中坐了起来。他自言自语地说:“我的上帝啊!请赐我一杯泉水救我的命吧!我快要渴死在这荒无人烟的鬼地方了!”说完,又无力地靠在城墙上。可是,他突然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声音问:“喂!你是人还是妖啊?”吓得国王赶紧坐了起来。环顾四周,但并没有看到什么异样的东西,他把目光慢慢移向城堡……

突然,他像触了电似的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喊道:“天哪!我怎么光顾着找阴凉的地方。忘了问问在这沙漠中怎么会有一座城堡出现呢?”他刚说完,就听刚才的声音说:“这是沙漠女巫用巫术建造的城堡,你是第十个知道它的人。”老国王细细听辨声音,好像是从城堡上传下来的,他慌忙抬出头一看:正对着自己的城堡上面有个窗户,一个披着长发的女人正探出头和他说话。

老国王战战兢兢地问:“你……你是谁?难道是女巫吗?”长发女人说:“不!我要是女巫,早就把你吃掉了。”国王问:“你为什么会在上面呢?”长发女人说:“我是三年前砍柴的时候,被沙漠女巫用巫术迷到这儿来的。她把我关在这个城堡里,整天为她织布做衣服。她白天出去,晚上再带着她吃的人肉和我吃的羊肉回到城堡。如果你是好人的话,就赶快逃吧!否则等她来了,你就会变成她的晚餐。”

国王听了大吃一惊,转过身就想跑,希望能尽快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可是他太渴了,嗓子好像要起火一样难受。他用手捏了捏干瘪的喉咙,转过身用嘶哑的声音说:“可是我可怜的姑娘,我现在快要渴死了,如果你能告诉我这附近哪里有泉水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姑娘说:“我每天看见女巫从那边带着满桶水回来,如果你运气好的话,一定可以找得到。”

国王谢过姑娘,急匆匆向东边的方向走去。没走多远,果然见前面有一片湿湿绿绿的青草地,而在不远的地方是一泉正在喷涌着的清清泉水。国王像渴急了的马一样,趴在泉边,咕噜噜喝了个饱。马上,全身上下也有了精神,他站起来,装满自己随身带的水壶,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可是没走两步,就觉得浑身发颤。一阵狂风刮来,满天满地的沙石刮得他左摇右晃,睁不开眼睛。

慢慢地,他就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当他睁开眼时,自己正躺在一座石屋里,国王起来一看,立刻吓得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双手捂住嘴巴叫道:“天哪!这是什么?这不是人的骨头吗?有手,有脚,还有血……”国王的心都快蹦出来了,他看到前面墙上有一扇半掩着的门,一步跨到前面,想打开逃出去。

可是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在说话,一个说:“尊敬的女巫,求你放过刚才的那个人吧!要不把他留下来,做我的帮手,因为我每天都有太多的活儿要干,一个人忙不过来了。”女巫瓮声瓮气地说:“好吧,就看在你少一个帮手的分上,暂时先不吃他,等以后再说。”国王听到这儿已是满头大汗,全身哆嗦。因为他听出来刚才的声音就是那位指点他找到泉水的姑娘,而另一个一定就是沙漠女巫了。

正在这时,突然“咯吱”一声,门被推开了一条缝,有个人影闪了进来。来人正是替国王求情的姑娘,她看见国王脸色苍白,便说:“可怜的人,不要害怕,女巫暂时不会再伤害你了。”国王说:“亲爱的姑娘,请你告诉我,我这是怎么了?”姑娘说:“也许你运气并不好,就在你喝完水要走的时候,刚巧被女巫看到了。她把你用巫术带了回来,准备做晚餐享用。可是我见你很像我的父亲,所以冒死请求女巫手下留情。”

说完用手指着旁边的骨头继续说:“这些都是路经此地的人,被女巫吃剩下的骨头。我虽然尽力请求,但还是没用,女巫只把他们留下来干几天活,然后就一一吃了。唉!希望你不会像他们一样!”说完把国王带到一个只有一张石头床的小屋里,让他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还要干活儿。但国王哪还能睡着,流着泪,胡思乱想了一夜,只要稍微有些动静,便会跑到门后面躲起来。

早上天刚亮,国王就听到一声沉重的敲门声。他以为是小姑娘,便赶紧把门打开,结果出现在门口的是沙漠女巫,她矮小的身子扭成一团,一双长长的手臂是身高的三倍,两只眼睛放着红光,诡异地望着国王。女巫见国王死死地盯着自己,有些生气地把手一举,一把沙石打在了国王的身上,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女巫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意。

女巫说:“喂!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起来帮卡妮沙去干活儿。你要再这么懒,我明天就吃了你。”说完理也不理,从对面的窗户上跳了出去。国王赶紧跑到窗前想看看女巫是不是被摔死了,可是她失望地看到,女巫正慢慢地消失在远处。他忽然想起女巫刚才说的话,忙跑着去找卡妮沙干活儿。可谁是卡妮沙呢?于是他大叫道:“卡妮沙!你在哪儿,我要怎么样才可以帮你干活儿。”

他刚喊完,就见一位长发飘飘,穿着漂亮服装的姑娘向她走来。她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却显得有些忧郁,国王忙问:“难道你就是救我的卡妮沙姑娘吗?”她点点头说:“是的,我叫卡妮沙,现在请跟我来,让我教你该干些什么。”然后姑娘领着国王来到里面一间屋子,这是姑娘织布的地方。卡妮沙把一堆衣服放到国王面前,给了他一根针,让他把衣服的扣子缝上。

就这样,两个人忙忙碌碌的各自干着自己的活儿,彼此不再说话。直到晚上,女巫快要回来的时候,国王的扣子还没有缝好,卡妮沙就帮他缝。两人刚干完所有的活儿,女巫就带着她的人肉和卡妮沙的羊肉回到了城堡。她问卡妮沙这个懒惰的家伙今天活儿干得怎么样?”卡妮沙恭恭敬敬地说:“他干得很好,主人,比以前那些人都好,他是个非常聪明能干的人。”

沙漠女巫说:“那就再多养他两天吧!去,把这些肉煮了我们当晚餐吃,别忘了给那个未来的‘美餐’也吃一些羊肉。”说完,懒洋洋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等待鲜美的人肉煮熟了送到她嘴边来。国王烧火,卡妮沙做饭。转眼间城堡里就飘出了一股羊肉和人肉混在一起的奇特味道来。卡妮沙小心翼翼地把人肉端到女巫身边,帮她一块一块地喂到嘴里……

每当这时,是卡妮沙最痛苦的时候,因为她要亲眼目睹丑恶的女巫一口一口把自己的同类吃掉。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煎熬啊!每天吃过饭后,卡妮沙都会抽出一点时间,跪在地上向上帝赎罪,祈求上帝能原谅自己的胆小和无能。希望主能降罪于女巫,让她早一天灭亡。日子就这样,在百般无奈下,过了一天又一天。直到第四天晚上,国王无意间听到了女巫对卡妮沙说的话。

女巫说:“我决定明天晚上就结束那个老家伙的命。因为他在这儿还得我养着,天天给他弄羊肉吃,我可再受不了啦!有你一个就够了,卡妮沙。”卡妮沙说:“不!尊敬的主人,你不能杀了他,因为他干活儿是那么的诚实……”但是,无论卡妮沙怎么求情,女巫也无动于衷。最后她竟生气地大吼:“够了,卡妮沙,如果你再多嘴的话,我会连你一起吃掉的。”这句话吓得卡妮沙和门外的国王都往后退了数步。

国王机械地坐到自己床上,两眼呆呆地望着堡顶,脑子里一片混乱。而可怜的卡妮沙,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但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卡妮沙悄悄来到国王的房间,她以为国王并不知道自己明天将会被女巫吃掉,所以想提前告诉他。谁知她刚一进门,身后就窜出一人,紧紧地抱住她,痛哭着说:“卡妮沙姑娘,明天我就要被沙漠女巫吃掉了,天哪!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啊!”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