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春雷:广州解放与广东剿匪(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胡元斌

出版社:蓝天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花城春雷:广州解放与广东剿匪

花城春雷:广州解放与广东剿匪试读:

前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1949年10月1日成立以来,已走过了六十多年的风雨历程。历史是一面镜子,我们可以从多视角、多侧面对其进行解读。然而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半个多世纪以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教育、科技、社会、民生等领域,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华民族已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这段时间放到整个历史长河中是短暂的,有如弹指一挥间,但它带给中国的却是极不平凡的。六十多年里神州大地经历了沧桑巨变。从开国大典到60年国庆盛典,从经济战线上的三大战役到经济总量居世界前列,从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三大改造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确立,从宜将剩勇追穷寇到建立了强大的国防军,从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到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从“双百”方针到体制改革后的文化事业欣欣向荣,从扫除文盲到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建设新型国家,从翻身解放到实现小康社会,凡此种种,中国人民在每个领域无不留下发展的足迹,写就不朽的诗篇。

六十几年在历史的长河中犹如沧海一粟,但对身处其间的个人却是并非无足轻重的。其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怎样发生的,过程怎样,结果如何,非人人都清楚知道的。对此,亲身经历者或可鲜活如昨,但对后来者却可能只是一个概念,对某段历史的记忆影像或不存在或是模糊的。基于此,为了让年轻人,特别是青少年永远铭记共和国这段不朽的历史,我们推出了这套《共和国的历程》。《共和国的历程》虽为故事形式,但与戏说无关,我们是想借助通俗、富于感染力的文字记录这段历史。这套丛书汇集了在共和国历史上具有深刻影响的重大历史事件。在丛书的谋篇布局上,我们尽量选取各个时代具有代表性的或深具普遍意义的若干事件加以叙述,使其能反映共和国发展的全景和脉络。为了使题目的设置不至于因大而空,我们着眼于每一重大历史事件的缘起、过程、结局、时间、地点、人物等,抓住点滴和些许小事,力求通透。

历史是复杂的,事态的发展因素也是多方面的。由于叙述者的视角、文化构成不同,对事件的认知或有不足,但这不会影响我们对整个历史事件的判断和思考,至于它能否清晰地表达出我们编辑这套书的本意,那只能交给读者去评判了。

这套丛书可谓是一部书写红色记忆的读物,它对于了解共和国的历史、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和中国人民的伟大实践都是不可或缺的。同时,这套丛书又是一套普及性读物,既针对重点阅读人群,也适宜在全民中推广。相信它必将在我国开展的全民阅读活动中发挥大的作用,成为装备中小学图书馆、农家书屋、社区书屋、机关及企事业单位职工图书室、连队图书室等的重点选择对象。

编者2014年1月

一、中央进军部署

●毛泽东指示:“必须采取大迂回动作,插至敌后,先完成包围然后再回打之方针。”

●毛泽东风趣地对叶剑英说:“‘水尾田’是‘水尾田’,但那里有一股泉水嘛。”

●10月1日,毛泽东复电陈赓并告林彪、邓子恢、叶剑英、方方:“同意你们向广州进攻之部署。”

毛泽东下达进军指示

就在共和国成立的第二天,即1949年10月2日,在秦基伟率领的第十五军解放南雄的一个星期之后,我第四兵团右路军按原定部署,在粤赣边地区对国民党军队展开了猛烈地攻击,不断向广东挺进。

当时,国民党残余军队绝大部分都聚集在华南和西南一带。其中,据守广东的是余汉谋集团,据守湖南、广西的是白崇禧集团,据守西南的是胡宗南集团和川、云、贵等省的地方军阀。这几个集团的军队总数在100万以上。他们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在广州、重庆等地组织所谓的湘粤联防和西南防线,企图进行最后的抵抗。

为了迅速歼灭这些地区的敌人,毛泽东在向西北、西南、东南、华南等地进军的指示中指出:

必须采取大迂回动作,插至敌后,先完成包围然后再回打之方针。

同时,拟定了作战计划的概要:

首先以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和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等部,由江西出广东,争取于十月下半月占领广州,歼灭敌余汉谋集团;然后,在十一月,第四兵团由广东进入广西南部,迂回白崇禧集团的右侧背,第四野战军主力则进至柳州、桂林地区,形成对白崇禧集团的大包围,同时,第二野战军主力进入贵州,占领贵阳,既切断白崇禧集团和胡宗南集团的联系,防止两敌逃入云贵,又和在陕南的十八兵团形成对胡宗南集团的大包围;最后,在十二月,第四野战军的主力在第四兵团的配合下,歼灭白崇禧集团,第二野战军主力由贵州迂回川南,在第十八兵团的配合下,歼灭胡宗南集团,而第四兵团则在歼灭白崇禧集团以后,再由广西进军云南,解放云南。

毛泽东所规划的这个作战计划,是一个非常周密的大迂回、大包围、大歼灭的作战计划。

在这个作战计划中,我军第四兵团和第十五兵团接到了由江西到广东,到广西,再到云南的大迂回任务。这大迂回的第一步就是进军广东省。

广东省是中国南方的重要门户,它南临南海,北依五岭,东临福建,西连广西,北与江西、湖南接壤,南与海南岛隔海相望,其地理位置具有着重要的战略价值。省会广州市是华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素有“花城”的美称,是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商埠。

1949年4月,国民党政府由南京迁至广州,妄图以此为基地,苟延残喘,同共产党作最后的较量。

蒋介石到达广州后,将广州绥靖公署改为华南军政长官公署,任命余汉谋为该公署的军政长官。

为阻止解放军解放广东省,余汉谋一上任,便依照蒋介石关于“巩固粤北,确保广州”的指令,在广州以北的从化至曲江地区,以第二十一、第四兵团等7个军的力量,布设了三道防线。他的具体部署如下:

以第三十九、六十三军防守曲江、乐昌、仁化、南雄地区,为第一道防线;第二十三、七十军位于英德、翁源、新丰地区,为第二道防线;第三十二、五十军在佛冈、花县、从化地区组织防御,为第三道防线。第一〇九军及警卫团,宪兵第十七、二十六团,保安第一纵队驻守广州、增城。保安第三、四、五师分别驻守惠阳、清远、东莞。

与此同时,蒋介石又令胡琏的第十二兵团第十、十八两军驻防于潮安、汕头,以策应广州方面作战;以第六十二、六十四两军,分别位于湛江、海南岛,保障其通往雷州半岛和海南岛的退路;以保安第三、四、五师分驻博罗、英德、惠阳等地。

遵照毛泽东大迂回大包围的作战方针和部署,四野总部决定:

以二野陈赓第四兵团第十三、十四、十五军,四野邓华第十五兵团第四十三、四十四军和由曾生带领的两广纵队共二十二万人组成东路军,执行解放广东的任务。

曾经在7月17日,四野司令员林彪、第二政治委员邓子恢、第一参谋长萧克和第二参谋长赵尔陆等人向中央军委报告了如下的广东作战计划:

邓华兵团准备以两个军经赣州、南康入粤,担任歼敌任务。陈赓兵团以两个军经遂川、桂东,准备出仁化、乐昌,到桂东后如见攸县、茶陵国民党军不退,则直向郴州、永兴前进,准备由南向北切断国民党军退路;到桂东后,如国民党军已撤退,即经汝城向仁化、乐昌前进,其另一个军经崇义向始兴前进。曾生部现在河南亦拟经赣入粤。

21日,中央军委回复四野,电文如下:

林邓萧赵并告刘宋张李华南分局:

一、同意你们七月十七日电(二十一日才收阅)整个部署方针。

二、陈赓与邓华分两路入粤是对的,但请注意桂东桂阳道路、粮食情况。如有困难,则陈赓之重武器及大行李可循邓华道路南进,而邓华则除南始大道外,可在东侧找一条辅助路。

三、陈、邓入粤后,准备以陈兵团从北江、邓兵团从东江(可能须先占惠州)两路攻广州,而在攻广州之前,两兵团各须在北江、东江休整一短期(例如半个月至一个月),与华南分局会合,商定接管广州及全省的整个部署,并配备干部。以上请转知陈、邓注意。

四、陈邓两兵团速与华南分局方方电台沟通联络,并与军委通电。

五、华南分局迅即由梅县移至南雄,迎接陈、邓,会商一切。

六、此间当令叶剑英同志提早赴粤。

军委七月二十一日

电文中的“刘宋张李”分别是指当时正担任第二野战军的司令员刘伯承以及中共中央豫皖苏分局宋任穷书记,第二野战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张际春和参谋长李达等。

毛泽东让叶剑英南下

1949年8月1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电文,发出《关于华南局、华中局、西南分局的干部配备及其管辖范围》的指示:

广东不成立省委,设潮梅、东江、北江、南路、中区等几个区党委或地委,受华南分局直接领导;华南分局以叶剑英、张云逸、方方同志为第一、第二、第三书记;华南分局领导广东、广西两省及香港工委。并确定由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和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组成一个独立兵团,由叶剑英、陈赓统率,进军华南,担任消灭国民党粤军余汉谋集团、解放广东全境的任务。

在这之前,叶剑英曾任北平市军管委员会主任兼北平市长,正在领导北平市的接管工作。接到南下命令后,他又废寝忘食地投入到南下的各项准备工作中。

南下之前,毛泽东曾同叶剑英有几次谈话。他告诉叶剑英:“你这次南下,先到江西赣州同第四、十五兵团负责人及方方等人会合,然后召开会议,着重解决好党政军领导机构的组成和各级干部的配备,解放广东的作战步骤,以及制定接收管理广东的各项政策,准备对付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干涉等八个方面的问题。”

叶剑英长期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很受毛泽东信赖。毛泽东说:“你一定能胜此重任。”

经过短暂的准备之后,叶剑英向毛泽东汇报了南下的准备情况,并向毛泽东辞行。

叶剑英觉得干部不足、人手紧张是当时的一个突出问题,所以在向毛泽东汇报工作时便很风趣地说:“主席,华南解放晚,别处都把干部要走了,剩下能分配给我们的干部太少了,好比我们客家话中的‘水尾田’,流到最后剩的水就不多了,您看怎么办?”

毛泽东听后一边笑,一边风趣地说:“‘水尾田’是‘水尾田’,但那里有一股泉水嘛。”

叶剑英听了心领神会,两人都开怀大笑起来。叶剑英知道,毛泽东所讲的“泉水”,是指原华南分局,两广纵队和人民群众,那里是藏龙卧虎,有非常丰富的人才资源,干部问题要靠他自力更生去解决。

8月10日,叶剑英离开北平南下。由于当时交通受阻,叶剑英先乘车到达天津,后经徐州、郑州到汉口,再乘船沿长江东下,经九江、南昌,于9月初到达赣州。

按中央指示,参加解放广东的军队、地方负责同志和粤赣湘边区游击队的领导也陆续到达赣州。

叶剑英主持作战会议

9月7日,叶剑英在赣州主持召开进军广州的作战会议。

出席会议的有华南分局第三书记方方,二野四兵团司令员兼政委陈赓、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郭天民、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刘志坚,四野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洪学智、政治部主任肖向荣,两广纵队司令员曾雷林(曾生)、政委雷经天,华南分局秘书长李嘉人、军事组长陈健,粤赣湘边纵队副司令员黄松坚、副政委朱曼平、第二支队司令员刘向东,以及一些准备参加接管广东的军政干部等。

在这次会上,主要分析了广东地区的形势,研究解放广东的作战计划等问题。会后,他们将解放广东的作战计划上报给中央军委及四野首长:

军委、林邓肖赵、并刘邓张李:

一、我们于9月7日召集作战会议,由叶主持,参加者有方与分局同志及邓、赖、洪、肖、曾、雷、赓、郭、刘。商讨结果如下。

二、解决广东问题,我们依照军委意图,先行消灭北江、东江之敌,进占曲江、惠阳,创造和平解决条件,争取和平解决。同时,准备对付坚守广州顽抗之敌。

三、集结。因四兵团与十五兵团相隔过远,力求得同时发展,齐头并进,突然实行钳形合围,必须先行集结。集结地区,十五兵团南康、信丰地区。四兵团除十五军先行集结南雄地区外,主力待十五兵团通过,集结于仁化、汝城之线。两广纵队集结于兴国以南地区。以上于9月底可集结完毕。

四、作战方案:

1、如敌扼守曲江、英德之线顽抗时,四兵团除以一部由铁道西迂迥敌之左侧外,主力沿粤汉路及东西两侧并进。十五兵团由三南插至英德或以北断敌归路,求得歼灭敌之四个军。以两广纵队经惠阳向南迂迥,并相机占领惠州,视情况必要时,以一个军加强之。华南分局主力则积极向潮汕方向佯攻,牵制与迷惑敌人。

2、如敌集中主力退守广州、虎门时,我决以四兵团沿粤汉路南下进至广州以北、以西,十五兵团进至广州以东,两广纵队则插至广州以南,截断广州虎门间之联系,合力聚歼广州之敌。华南分局部队仍监视与箝制潮汕之敌。

3、赣州经曲江、翁源、从化至广州及由南康经龙南、和平、河源至广州之两条公路干线,由四、十五两兵团工兵部队分工抢修,以利交通。

五、建议叶飞兵团攻占厦门后,指挥一部出汕头。湖南作战最好同时动作,并向东佯动,以资配合。以上作战预定计划,是否有当,请审核示遵。

叶剑英陈赓9月8日

会议召开的第二天,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电报,对赣州会议及进军华南作出重要指示:

叶(剑英)方(方)陈(赓)邓(华)诸同志,并告林(彪)邓(子恢):

一、你们业已聚会于赣州,极为欣慰。你们会议内容应照中央迭次电示及面告剑英者扼要做出决定。

二、方方等同志领导的华南分局及华南各地党委和人民武装有很大的成绩,新的华南分局及即将进入华南的人民解放军主力,应对此种成绩有足够而适当的估计,使两方面的同志团结融洽,互相学习,互相取长补短,以利争取伟大的胜利。

三、你们一面开会,一面即可命两兵团开始向南进军。第一步进至韶关。翁源之线,准备在该线休息若干天,然后夺取广州。我们认为不应分兵去惠州,待夺取广州再占惠州为适宜。因为四野主力于九月中旬即可向芷江、宝庆、衡州之线前进。白崇禧必然不战而向广西撤退(他决不会在湖南境内和我决战,所布疑阵是为迟滞我军前进之目的)。我陈邓两兵团应争取于十月下半月占领广州。陈兵团预计十一月进玉梧州区域。四野主力则于同时进至柳州、桂林区域。十二月即可深入广西,寻找白部作战。刘邓率二野主力,十一月可入贵州境内,十二月可入重庆。如此,则我各路军可以互相配合。你们对进军时间及攻击目标等项,有何意见,盼告。

军委

9月11日至19日,叶剑英又在赣州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华南分局扩大会议,着重研究了华南地区党政军统一协调、接管城市政策及农村政策、各级领导机关的组成及干部配备、支前工作及防止帝国主义干涉等问题。

9月21日至24日,华南分局举行高级干部会议,传达贯彻分局扩大会议的精神,叶剑英、方方、陈赓分别作了报告。会议统一了思想认识,研究了具体部署。

赣州会议,卓有成效地解决了广东作战的指导方针、作战计划、干部配备、支前工作和城市接管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对加快广东的解放具有重要意义。

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及赣州会议的决定,9月28日,叶剑英、陈赓签发了《广州外围作战命令》。

次日,陈赓将进攻广州的部署上报中央军委及四野首长:

军委:

一、敌情:

自我军占领南雄、始兴、龙仙墟后,广州震惊,粤敌今后动向可能为:(一)扼守曲江翁源(老城)英德地区以迟滞我之前进,逐次退守广州。(二)不守曲江、英德,集中主力,坚守广州。(三)保存力量由三水、肇庆或中山经雷州半岛,退守海南岛或广西。

二、任务:

我军按照军委企图有先歼灭曲江、翁源(老城)、英德地区之敌然后迅速南下,协同粤境我人民武装会攻广州完成解放全广东之任务。

三、战斗区分:

为便利作战指挥,以四兵团为右路军,十五兵团(缺四十八军)为左路军,两广纵队、粤湘赣纵队、粤中纵队,组成为南路军,由曾雷林统一指挥。

四、作战部署:(一)如敌守曲江、英德、翁源(老城)地区,作战部署如下:

甲、右路军部署:1、十四军应于9月30日自桂东、古亭地区出发,于10月8日黄昏前以一个师进占龙归墟东北高地,堵击曲江可能西逃之敌军。主力应沿北江西岸,自取捷径,迅速南下,进占三水地区,截断广州敌之西退道路。2、十五军应于10月6日自始兴地区出发,自取捷径(不得侵占左路军路线)于10月8日黄昏前,抢占大塘墟,马坝墟以西以北高地,与周、李(十三、十四军)两军切取联系,于10月9日拂晓自南向北,对曲江发起攻击。3、十三军应于10月2日自上犹地区出发,经聂都墟、古亭分两路出仁化,于10月8日黄昏前抢占白芝坝石下之线以南高地,与秦、李(十五、十四军)两军切取联系,于10月9日拂晓自北向南对曲江发起攻击。4、右路军于歼灭曲江地区之敌后(除十三军留一个团维持曲江秩序等待地方交接后归建外),主力应迅速南下协同左路军歼灭英德地区之敌或直迫广州。

乙、左路军部署:1、以一个军经南雄、始兴深水波、司前街、千家镇,于10月8日进至新江墟、翁源地区,视情况出河头圩或英德以南,堵击曲江南逃之敌。如敌坚守英德应先包围之,以待右路军南下协同歼灭之。2、另一个军于10月1日出发,经龙南、虔南于10月8日进至龙仙墟翁源之线。该军依情况出英德以南,协同右路军歼灭德地区之敌,或依情况直趋广州。3、左路军于歼灭英德地区之敌后,应协同右路军迅速南下直迫广州。4、左路军指挥部行进路线请自定。

丙、南路军部署:1、两广纵队应于10月10日前到达和平地区迅速继续南下,经河源、博罗地区,争取于10月20日进至广州虎门之间地区,与粤湘赣纵队会师,截断广州虎门之间联系。2、粤湘赣纵队应于10月10日自现地出发,自取捷径于10月20日前进至广州以南地区,截断敌南退之道路。如在两广纵队(因路远)未能按时到达之情况下,该部必须积极准备单独作战,努力钳制广州之敌,不使南逃,以等待主力南下聚歼之。(二)如敌军放弃曲江、英德、翁源退守广州,或仅以小部沿途阻击,主力退守广州或向西及西南撤退时,作战部署如下:

甲、右路军部署:1、十四军应毫不停留,迅速沿北江西岸经英德、清远、四会地区,自取捷径,于10月20日前全部进至三水地区,截断广州敌西退道路,形成对广州西面之包围。2、十五军应毫不停留,迅速沿北江东岸铁路线并采平行路对敌跟踪进击,于10月20日前进至广州以北之高塘墟官窑墟之线,形成对广州北面之包围。3、十三军为第二梯队随十五军后尾进。

乙、左路军部署:1、四十三军应选道沿翁源从化公路于10月20日前进至龙归市龙眼洞之线,形成对广州东北面之包围。2、四十四军应迅速自取捷径,于10月20日前进至龙眼洞车破之线,形成对广州东北面之包围。

丙、南路军在两种情况下均应迅速按时进至广州以南,截断敌之退路,以待主力南下围歼之。

五、四兵团所属重炮第七团、第十五团为总预备队,沿曲江、翁源、从化公路在左路军后跟进。

六、界线划分:

曲江以南行军分界线曲江翁源从化公路线(含)属左路军。公路(不含)以西属右路军。两广纵队应循河源博罗线前进,以免与左路军交叉拥挤。

七、通信联络:(一)各电台必须注意密切联系,各毗邻军应立即沟通电台联络,其联络密规按四兵团通字第十二号命令统一使用之。(二)口令信号按二野司“联字”口信第八号正用,以第十号正用作备份。

八、后勤设施:由各兵团各纵队自行设施。

九、注意事项:(一)自现集结地前进后必须严守时间,按时到达指定位置,不得延误战机。行进中严守分界线。(二)南路军与右路军之十四军在第二种情况下必须以急行军按时到达指定地区,此举关系重要不得延误。(三)凡沿铁路公路前进之部队应注意迅速抢占桥梁,勿为敌破坏。(四)凡进入城市部队必须严守城市政策,原封不动,以待地方接管。

十、指挥所到达位置随时电告。

此令

叶剑英陈赓

上述部署,是针对余汉谋集团在曲江至广州一线层层设防的特点而制定的,先夺取曲江、翁源,尔后攻占广州,力求在广东境内歼灭余汉谋集团。

9月中旬,我军参战部队结束休整,开始向湘粤赣边预定地区集结,并快速地按照部署展开出击。

10月1日,毛泽东阅后复电:

陈赓并告林彪、邓子恢、叶剑英、方方:

同意你们向广州进攻之部署。

广东战役从此拉开序幕!

二、肃清广州外围

●城内有一个连的敌人龟缩在城楼上,一三四团集中火力向敌军猛烈射击,毙敌10余名后,其他的守城敌人便纷纷投降。

●第一三四团走在最前面的二营四连二排立即跑步赶到桥头,在地下党护桥人员的协助下,很快制止了火势蔓延,保证了后续部队顺利通过大桥,进占曲江。

●团长说道:“兵贵神速,咱们不能等了。现在我命令,跑步前进,消灭残匪!”

夺取岭南第一城

“广东战役”从9月22日就打响了。这一天,我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第十五军第四十五师在军长秦基伟的带领下,越过大庾岭,进入广东境内,与张华率领的粤赣湘边区纵队北江二支队在梅关胜利会师,打响了解放广东战役的第一枪。

9月23日晚上,十五军四十五师先头部队一三四团在北江二支队协作下,秘密运动至南雄城下。

凌晨3时50分,一三四团绕过珠玑岗,攻占距城北4公里的二塘,全歼伪保安团一个营。4时30分,该团又逼进南雄城,歼灭城外守敌一个班。

此时,城东宾阳门已关闭,一三四团组织两次爆破,突入城内。城内有一个连的敌人龟缩在城楼上,一三四团集中火力向敌军猛烈射击,毙敌10余名后,其他的守城敌人便纷纷投降。

随后,一三四团二营的战士们又迅速地占领了城中心国民党县政府的驻地。半个小时激战后,二营战士歼灭一八六师五五八团一个连的兵力及团部的部分人员,俘虏敌人200余人。此战使城内的敌人失去了抵抗能力,他们除少数人还在负隅顽抗外,其余人开始四处逃窜。

解放军一三四团乘胜追击,该团二营追至城南关时,发现敌人正往浈江大桥上洒汽油焚桥,他们迅速发起进攻,一举全歼破坏大桥之敌,抢占大桥,保证了后续部队的顺利通行。

当晚,一三四团与北江二队经上龙山直抵南雄城西北一公里的琵琶岭,截住了向百顺方向的逃窜之敌,俘虏敌兵200余人。

随后,一三四团和师直侦察分队在河南街也拦击到向始兴方向逃窜的敌五五八团二营及南雄保安团一部,俘虏敌人300余人。

至24日凌晨,战斗结束,我军先头部队一三四团顺利地解放了号称“岭南第一城”的南雄,共歼灭敌一八六师五五八团三个营大部以及保安团大部,俘虏敌人近1400人。

打开粤北大门

10月6日,右路军的首攻目标直指曲江。

曲江,古称韶州,雄踞粤北,是广东的北大门,也是岭南与内地的交通枢纽,位于北江两大支流浈江和武江的汇合处,三面环水,城市依江而建,凭江而守,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曲江整个城市及临近地区被北江分割成三大块,江河之间又夹以深山峡谷。因此,曲江几十年来都未能形成一般城镇所具有的环城路网,四郊往来只能通过市区。曲江复杂险峻的地形非常利于防守而不利于进攻。

依据当时敌情和曲江的地形特点,第四兵团分三路钳形合击曲江:

第十四军在湘南支队的配合下,由湘南汝城出发,奔袭乐昌,先头第四十师及军侦察营以每日75公里的速度南进,一部进至曲江西南的下庙背,阻击余汉谋部第三十九、六十三军西逃;

第十三军在赣南支队的配合下,由大赓出发,经仁化直插曲江;

第十五军在北江第二支队的配合下,由始兴向曲江挺进。

在两天前,第十五军侦察科长带领一个侦察排,从始兴向乌石、大坑口铁路一线进行战役侦察,途中遇到曲江游击队派去向地委汇报的同志,得知曲江守敌第三十九军已于当天乘坐火车南逃,剩下的敌第六十三军也准备撤退。

第十五军根据这一情报,当即决定除已出发进击曲江的第四十五、四十四师先头部队外,后续部队直接由始兴经翁源,斜出英德,加快向广州进军的速度。同时令第四十三师派出一支轻装部队,经始兴西南的老龙岭大山,迂回到曲江东南的枫湾、大塘、周田一线,包抄曲江之敌侧背。

进击曲江的第四十五师先头第一三四团于6日突破敌周田预设防线,续向曲江攻击前进。同日,第十四军袭占乐昌,第十三军占领仁化。

留守曲江之敌第六十三军军长刘栋才走到地图前一看,北面和东面共军离曲江只有60多公里,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便于6日下令弃城南撤。

第十五军第一三四团一昼夜急行军70公里,于7日凌晨进至曲江市区东岸的东河坝。

这时,敌第六十三军后卫正用汽油燃烧浈江上联接市区的曲江大桥。第一三四团走在最前面的二营四连二排立即跑步赶到桥头,在地下党护桥人员的协助下,很快制止了火势蔓延,保证了后续部队顺利通过大桥,进占曲江。

粤北大门洞开。

兵分三路解放翁源

1949年10月初,与第四兵团右路军一起发起进攻的左路军第十五兵团也分兵两路开始南进。十五兵团四十三军由南康出发,经大赓、梅岭关、南雄、始兴等地,于10月6日到达翁源。

翁源也是粤北的一个重镇,位于韶关市南部,北江支流翁江上游,东靠连平,南接新丰,西邻英德、曲江,北依始兴、江西。驻守在该县的官家骥是国民党一个少将师长,此人杀人不眨眼,双手沾满了共产党人的鲜血,被当地人称之为“官家牛”。

早在1947年,官家骥便被调防翁源县,并兼任该县县长。他到任以后,四处搜剿共产党游击队,气焰十分嚣张。就在知道了我军已发起“广东战役”后,他仍口出狂言:“共军他有他的肚皮,我有我的机关枪。”可见这个家伙何等猖狂!

10月6日,四十三军的先头部队四二九团从江西大吉山夜行军挺进到翁源岩庄的中洞、小礼岭一带,待命出击。与此同进,北一支三团和独立第二大队共100多人由团长兼政委徐锡鹏率领,开至勒马山,封锁敌向西的退路;北一支一团主力营则封锁敌南逃退路。

第二天16时,四二九团兵分三路,从岩庄出发:

第一路由童少明等率领山炮营进军坝仔、江尾,待消灭这里的敌人后,旋即进攻县政府龙仙镇;

第二路由李群等同志带领二营经贵联、桂竹翁口拱桥,避过南浦自卫队直插大塘头,到了草子塘又分兵两路,一路经高屋、罗坑水到杨屋一带,另一路经江下大桥、田心、井头到八泉一带包围龙仙;

第三路由林奕龙、陈志超、李北海等同志带领四二九团团部及一营,由中洞经半溪、饶村、梅村、联益白乱滩,避过江尾自卫队从左侧直插河口大桥,在县府西北面社岗下与二营形成对龙仙的钳形包围,团指挥所设在社岗下。

8日凌晨3时,四二九团向国民党县府东西北三面的外围碉堡发起总攻。

战斗打得异常激烈,特别是社岗下和客家围,敌人利用其坚固的碉堡和较强的火力,进行顽固抵抗。

我军战士非常英勇,不怕牺牲,前仆后继,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把敌外围的6座碉堡全部拨掉,迫使敌人龟缩到牛岗背内的碉堡和县府东门的一个地堡,不敢出来。

这时,住在县政府里的官家骥被枪声惊醒后好奇地问部下是怎么回事。部下回答他说:“报告大人,是……是解放军打到县城来了。”

官家骥睡得正香,他不相信地说:“难道解放军从天而降?”

接着,他一边命令部下“死守阵地”,一边要求他们与“解放军打到底”。

敌人虽然龟缩在两个碉堡内,但战斗还在时断时续地进行,直至早上7时,我军又向敌人发起第二次攻击。

经过一阵猛烈地攻击,敌人在县政府外围的防御工事最后两个碉堡也被我军攻破了,县政府已被我军团团围住。

为了减少市民生命财产的损失,避免建筑物被破坏,我方部队在做好强攻准备之后,决定对敌人开展政治攻势,促使官家骥主动投降。

11时,四二九团山炮营的大炮对准了县政府的大楼,团长先后派出两人前往大楼中劝降,均不见官家骥的回音。

16时,山炮营战士再也经不住敌人的拖延,他们对准县政府大楼连发两炮,将四楼的一个斗角炸了个粉碎。

当地商会的董事长马云章见此情景,请求“炮下留人”,他要亲自前往县府劝降。一个小时后,从县府大楼的最高点竖起了一面白旗,官家骥及其政府官员列队走出大楼,集中到县府门前的草坪上向我军投降。

至此,翁源县城宣告解放。

次此战斗,四二九团共俘虏官家骥等国民党军队以及保安队军警人员共360余人,党政人员150多人,缴获迫击炮2门,重机枪1挺,轻机枪18挺,冲锋枪12支,步枪346支,弹药一大批。

翁源县解放后,徐锡鹏团长迅即从勒马山率部赶到少光村,包围了新丰县逃跑的国民党县府官员。

新丰县县长许子平见大势已去,即派出保安营长何冠群等人前来少光村与徐锡鹏等人进行谈判。在谈判中何冠群表示同意放下武器,但要等到明天,他说这是许子平的意思。

经过分析,徐锡鹏认为,许子平提出明天投降,是企图在当晚突围逃跑。徐锡鹏决定将计就计,在黄昏前解决掉许子平。

徐锡鹏命令三团的连队和一团主力营,在黄昏前赶到少光村,把兵力埋伏在周陂附近,将许子平等人紧紧包围住,防止他们逃跑。徐锡鹏自己则以宴请的方式同何冠群等人继续谈判,直至作好战斗准备后,又以“护送”的方式,让10多名武装人员跟随何冠群一起,突然闯进许子平的驻地。许子平正准备突围,见解放军已来到面前,已知无力反抗,只好缴械投降。

翁源县解放后,共产党立即成立了县委会和县政府,四二九团团长徐锡鹏被任命为县委书记兼县长。新政府迅速地发动群众投入到支援南下大军解放广州的工作中。徐锡鹏要求在大军过境的岩庄、坝仔、江尾、南浦、龙仙、兰李、三华、六里、利龙、官渡、翁城、新塘、江镇等地,分别设立13个供应站,具体负责大军过境时所需的柴米油盐蔬菜草料等物资的供应工作。

翁源县政府的支前工作做得非常出色,该县仅龙仙镇英村乡就为大军筹集了9.6万斤稻谷等大批物资,另外,他们还组织了700多人的支前大军为大军运送军用物资。

该县岩庄乡支前委员会为及早抢修好到鲁溪的公路和大小桥梁,组织了数百名民工修桥补路。坝仔大桥是翁北通往龙仙的重要桥梁,是大军过境的必经之桥。原遭国民党的严重破坏,支前委员会发动了300多民工砍来树木,经过3天3夜的苦战,终于把大桥修好了。

与此同时,茶园、展旗等乡还筹集了30余万斤粮食等大批物资,保证了大军后继部队的需要。

据不完全统计,翁源全县共出动民工达1万人之多,其中青壮年近1000名,为大军抬担架、运送军用物资等。他们配合大军为解放广东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合围交通要道佛冈

翁源的解放,为第十五兵团南下打开了通道,消息传开后,我第四野战军十五兵团四十三军一二七师由南康出发,以急行军速度经梅岭关、始兴等地,于10月8日来到了翁源县附近的佛冈县。

先头部队从捉来的俘虏口中得知,前面佛冈县驻有敌人第三十九军一〇三师三〇七团共约2000余人的兵力,全副美式装备,已占领佛冈河两岸山地,并构筑了较为坚固的工事和地堡。

一二七师师长根据侦察连汇报的情况,一面将此情况及时报告给军部,一面命令部队跑步向佛冈前进,尽量接近敌人。

敌团部驻扎在龙溪村以北大山上,主要兵力部署在石角河畔、龙溪村以北、张田坑以南、莲花岗以西、何木径西北、佛冈河以北两侧各个高地。

其二营在佛冈县城西小坑以北168高地上,距佛冈县城5公里左右,为败逃时做增援准备。

敌人据守的高地,都筑有地堡、堑壕、交通壕等野战工事。

我四十三军军首长得到一二七师师长的汇报后,立即命令该师去佛冈县消灭这伙敌人。

一二七师接受奔袭佛冈的任务后,踏着崎岖泥泞的山路,以每天行军160里的速度,向佛冈挺进。

两天后,部队进入佛冈县境内石龙一带,师首长根据石龙的地形展开了对敌人的分割包围:

三七七团由王坑以北穿插到佛冈县城西,以一营迂回至佛冈城西南,切断敌人向西南方向的逃路,并使敌二营和其主力中断联系;

三八〇团以二营经古塘插至佛冈以南,与三七七团一营取得联系后,迅速占领佛冈城,该团主力则直逼佛冈龙溪山下;

三八〇团由饮水塘、张田坑一线从正面向敌人进攻。

11日9时,各团均按时到达指定位置,第三七七团还顺便歼灭敌人一个加强连;

三八〇团则已占领老城并歼敌一部,并攻占了196高地。

敌人被我军包围在各制高点上,利用既设阵地进行顽抗。我军迅速派出相关人员带上劝降信前往敌阵地劝降,但均没有成功,敌军还残酷地杀害了我方的送信人员。

从广州方向还飞来几架敌机为坚守在阵地的敌人助战,他们给敌阵地投放弹药物资以及宣传品,还对我方阵地进行扫射以示空中增援。

此时,我军部队因远距离奔袭作战,身体已相当疲劳,而师山炮营及炮纵的山野炮团尚未赶到。据此,师首长命令各部队继续做好总攻前的一切准备,特别要选好突破口和炮兵发射阵地,待命攻击。

10时过后,我军的炮兵指战员,赶着骡马连推带拉地出现在前沿阵地。骑着马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二七师炮兵营营长和炮纵某师副师长,他们快马加鞭地跑向我方的阵地。

一二七师师首长向炮兵指战员介绍了敌情、地形等情况,请他们选择射击阵地。

炮兵的具体部署是:师山炮营主力两个连归三七七团指挥;另一个连归三八〇团直接指挥。

部署好炮阵后,师首长立即下达了总攻的命令,一时间,10多门大炮一齐开火。炮弹呼啸着,接二连三射向敌人阵地,几个山头同时被一片烟尘笼罩着,敌人的工事不一会儿就被轰得乱七八糟,工事里的敌人也被炸得横七竖八的。

敌人发现我军的炮兵阵地后,立即用迫击炮还击,敌机也飞来轰炸。有几个战士负伤了,被担架抬下山去。观察员及时指出敌炮兵阵地的位置,接着,串串的炮弹纷纷射向敌人炮兵阵地,敌人的大炮被打哑了。

这时,冲锋号响了。我军攻击部队的机枪、冲锋枪、手榴弹一齐响起来,战士们举着红旗,漫山遍野地冲向敌人山头。

在我军强大的炮火支援下,经过30分钟激战,我军三七七团攻下了何木径敌117高地,歼敌70余人,其余残敌向龙溪方面逃窜。三八〇团二营则攻下了龙溪以北的敌人主阵地,俘敌一部。

另外,担任突击任务的连队,在炮火掩护下,仅用几分钟就攻下了敌人的主要阵地。

敌人虽然拼命抵抗,但在我炮火的猛烈轰击和部队的勇猛冲击下,不久就开始溃败了。当我军将佛冈以北154高地夺下时,顽抗之敌开始动摇混乱了,我军便乘势追击。

经过30多分钟激战,敌人防线全部崩溃,三八〇团一营插至龙溪将企图逃跑之敌的80余人全部俘虏。

到第二天早7时30分,佛冈县城顺利解放。

12日,我军在歼灭了敌三〇七团主力后,于当日18时推进至小坑,将盘距在小坑以北45高地、50高地、70高地之敌包围了起来。

13日凌晨,三七七团一营、三营的战士们对敌人发起了总攻。在我军强大的火力攻击下,敌二营全军覆没。至此,我一二七师取得了解放佛冈的全面胜利。

这一仗是广东战役中非常重要的一仗。

此次战斗,一二七师歼敌三〇七团全部及地方一个保安营,毙敌200余名,俘敌团长王家桢以下官兵2000余名,缴获了全团的美制武器装备。

追击残敌捷报频传

1949年10月,就在四十三军一二七师解放佛冈后,四十三军的一二八师也经宜春、安福、吉安、泰和、遂川、南康、大余县等地,踏上了广州战役的征途。

10月13日,一二八师三八二团的先头部队三营战士来到了花县县城以北80里处一个叫“鳌头圩”的村庄,他们在这里发现了国民党的一个营。三营前卫九连在营长、教导员的指挥下,一面派人给后面的团部报告敌军情况,一面对这里的敌人来了个大迂回包围。

半个小时后,三营的战士们经过一阵激烈地冲杀,歼灭了这伙敌人。经查证,他们是敌第五十军三十六师一〇六团第三营的士兵。

这一仗,三营共俘敌270多人。这是三八二团进军广东的第一仗,这次胜利,大大地鼓舞了该团战士们的士气。

三营初战告捷后,不甘落后的二营指战员也主动请战,要求将攻打花县县城的主攻任务交给他们。

三八二团的张团长召集了营级干部会议,他同意让二营担任攻打花县县城的主攻任务,另外又派一营去截断敌人退路,并阻止敌人增援。

当天下午,部队按时出发,他们在当地群众的带领下,经过了长达100多里路的长途跋涉,翻过一座山后,来到了山脚下的花县县城。

这时正是大白天,为了不让敌人的哨兵发现,二营营长决定先带一个连的战士突进城中去摸清敌人的情况。

随后,二营四连在副营长的指挥下,一举突入花县城内。城内就是敌人的县政府,这里住着敌人的一个中队。这个中队不堪一击,二营很快便攻破了县城,俘虏了城内的60多个敌人。

从这些俘虏的嘴里,战士们了解到,在十字街口处的县立中学内,还驻扎着敌人的一个保安团。

得到这个消息后,四连连长派出一个战士与在城外等候的其他连队战士会面后,一起向县城十字街口奔去。

战士们来到十字街口,看见中学门口的一伙敌人,正乱哄哄的吵闹着,战士们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敌人的面前,不发一枪一弹,他们就乖乖地缴了枪。

在县城城南面,二营六连的战士们也与敌人接上了火。他们采用了闪电战术,快速冲杀,不给敌人喘息的时间,很快也消灭了这伙敌人。

至此,花县县城的战斗基本结束。

在另一处,在城南负责防止敌人逃跑的一营战士们,在城内战斗正要结束的时候,及时地阻止了前来增援的敌一〇六团长和另一个营。这群敌人刚刚走到花县城南一公里处,就同一营的战士们接了火。

战后,二营战士们高兴地说:“学三营,赶三营,三营上午刚刚抓了二百七,下午又俘虏了整两百,大家都是英雄汉,一齐奋战广州城。”

战斗结束后,二营的战士们才知道原来花县的敌人仅有4个中队,共200多人,而二营却有800多人,比敌人多了4倍。

这一仗,二营共击毙敌人6人,击伤20余人,俘敌200多人,缴获重机枪1挺、八二炮1门、轻机枪2挺、步枪200余支,我军却无一伤亡。

此外,战士们还缴获了崭新的大汽车1辆、小卧车1辆。其中,在大汽车上,装有港币10多麻袋、银元10多铁桶,还有一些食品等。

三营战士的鳌头圩初战告捷与二营的花县胜利,使在两次战斗中收获很小的一营战士们着了急,他们纷纷向团长要求夺取从花县通往广州的必经之道仁和大桥,好让大军能够迅速地向广州城内挺进。

三八二团的张团长看到一营战士们的战斗激情后,同意了他们的请求,并由团部的几位负责同志研究确定,由侦察股长带领侦察排先行一步,再利用黑夜作掩护,秘密地进到离仁和大桥5里多的小村庄,了解桥上敌人的兵力部署情况,等弄清敌情后就可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第二天拂晓,一营战士们行军50里后,来到了仁和大桥的桥北处。

这时,刚刚从大桥附近侦察到消息的侦察排报告一营营长说:“据附近村庄的群众讲,桥上有敌人站岗,守桥哨兵有10多个人,村子里驻约一个连的敌兵。另外,他们昨天还来了两辆汽车,不知道是送什么的,来的人还到桥下去看过,前几天就有几十个敌人在河南岸挖堑壕、修工事。群众还说,大桥以东有些河面可以蹚过去,我们已找好了两个能把部队带到徒涉场的向导。”

了解敌人的情况后,一营营长当机立断,命令由一连的战士从桥的正面向敌人发起进攻,再由二连涉水过河到河对岸,对桥上的敌人进行偷袭包围,而村里的其他敌人则留给三连战士对付。

明确打法后,二连连长迅速带领部队来到桥东的河面。战士们以排为单位,在河北岸做好渡河准备,并预设轻重机枪掩护阵地,以防万一。渡河侦察的几个同志在向导的指点下,开始下水徒涉。他们每前进几米就插一根竹杆,并在河里迂回曲折地向前。

在夜光中,这几个战士一会儿看到影影绰绰的几个黑点在水里移动,一会儿又看不见人影了,他们终于到达了南岸。

紧接着,二连的一、二排各站成一路队形也下了水,一会儿水深及胸,一会儿水浅不过脚腕,最后,他们快步跑上沙滩,全都上了岸。

敌人为了防止解放军的进攻,早已在桥上安放了大量炸药。

二连长带人摸到桥头时,只听一个哨兵说:“咱们什么时候炸桥啊?”另一个就说:“共军还远着呢,来了就炸!”

他们的话音未落,二连长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举枪大叫:“谁说还远?举起手来!”

看着从天而降的解放军,桥头的敌人吓得目瞪口呆。两名战士过去下了他们的枪,身后的战士们立即冲了过来,占领了桥头阵地。

与此同时,潜伏在桥另一头的一连战士们,听到对岸的攻击信号时,也都气昂昂地向桥上扑去。桥头的两个哨兵发现他们,问道:“干什么的?”

只听得“砰砰”两声枪响,这两个敌人就顺势倒了下去。其他的敌兵看见我军后面的大部队,吓得撒腿就要开溜。

一连战士冲上去,高喊:“站住!不站住就打死你们。”这几个敌哨兵只好把枪往桥上一丢,乖乖地举起手来投降了。

仅仅几分钟的功夫,长达300米的仁和大桥就被我军攻破了。

战鳌头、取花县、夺大桥,连战连捷,这极大鼓舞了三八二团战士们的士气,他们个个磨拳擦掌,纷纷要求乘胜杀进广州,团首长也向上级递交了请战报告。

但此时团首长却接到了军部“不要盲目行动”的命令。原来,在前面龙眼洞一带,过去日本鬼子曾修筑过许多暗堡、坑道,敌人在那里派了两个师的兵力设防,盲目行动可能会造成重大损失。

仁和桥距离广州市还有40多里的路,团长命令部队原地休息。

13时左右,侦察员回来报告说,前方有大批敌人从从化向广州方向逃跑。

团长闻讯立即说道:“兵贵神速,咱们不能等了。现在我命令,跑步前进,消灭残匪!”

团长命令参谋长带领两个连,去龙眼洞一带搜索、警戒,伺机行动,保证部队侧翼、后翼安全。自己则带领部队跑步向广州突进。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