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比特人(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英]J.R.R.托尔金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霍比特人

霍比特人试读:

前言

1《霍比特人》首次出版是在1937年9月21日。我父亲曾几次谈起,说他对写下《霍比特人》的开头记忆犹新。很久以后,他在1955年给诗人W.H.奥登(W.H.Auden)的一封信中写道:

我所记得的《霍比特人》的动笔情形是这样的,当时我正坐着批改学校里证书考试的考卷,这是那些有孩子的清苦大学教师每年都必须得完成的一项苦役,因此只要一坐下,困乏便总会马上袭来。我在一张空白的纸上潦草地写下:“In a hole in the ground there lived a hobbit.(在地底的洞府中住着一个霍比特人。)”我当时和现在都不知道为何会写下这样一句话。很长时间里我并没有拿这句话怎么样,有好几年,我除了画下瑟罗尔的地图,什么也没干。但这句话到了1930年代初就衍生出了一部《霍比特人》……

他究竟何时写下那个起首的句子(这句话如今已经以许多种语言为人们所知了:In einer Hhle in der Erde da lebte ein Hobbit.Dans un trou vivait un hobbit.í holu i jrinni bjó hobbi.In una caverna sorto terra viveva uno hobbit.Kolossa maan sisll asui hobitti.Mσαστγ,σμιατρπα,ζοσεποτεναχμπιτ……)——他已经不记得了。我的哥哥迈克尔在很多年后记下了他对当年那些夜晚的回忆,那是在北牛津家中(诺斯穆尔路22号),父亲往往背靠火炉,站在他那间小书房里,跟我们兄弟几个讲故事;我哥哥说他特别清楚地记得,有一次,父亲说他准备跟我们讲一个很长的故事,关于一个长着毛茸茸双脚的小东西,然后问我们该给这个小家伙起个什么名字——随后他自己回答道:“我想我们就叫他‘霍比特人’吧。”由于我们家是在1930年的年头上搬到那里的,再加上我哥哥把他自己模仿《霍比特人》而写下的故事都保存着,而那些故事所标的年份是“1929”,所以他确信《霍比特人》“开始”的时间绝不会晚于1929年。他的看法是,父亲写下那个起首的句子“在地底的洞府中住着一个霍比特人”,是在他开始跟我们讲这个故事之前的那个夏天,当时,父亲把这个起首句讲了两遍,“就好像他是当时才想出来的一样”。我哥哥还记得那时四五岁的我在听故事的过程中,对于小地方的前后一致非常在意。有一次我曾经打断父亲说:“上次您说比尔博家的前门是蓝色的,还说梭林的兜帽上有一条金色的穗子,可您刚才又说比尔博家的前门是绿色的,梭林兜帽上的穗子是银色的。”这时父亲嘴里嘟囔了一句“瞧这孩子”,然后“大步穿过房间”来到书桌边记下一点笔记。

无论这些回忆是否忠于每一个细节,事实都很有可能是“最初潦草写下的片段并没有超出后来的第一章的范围”,这其中只有三页纸保留了下来,可以明确是属于那个时期的。

1937年12月,《霍比特人》出版之后的两个月,我给“圣诞老爸”写了封信,在信中对《霍比特人》一通猛夸,问他有没有听说过这本书,还向他建议不妨用这本书来作圣诞礼物。我根据自己的记忆向他讲述了这本书创作的历史:

他是好几年前写的,在冬日晚间用过茶点后的“阅读时间”讲给约翰、迈克尔和我听,不过当时结尾的几章写得挺潦草,还没有用打字机打出来。他大约是一年前完成的,然后拿给某人看,她又将书稿转给了乔治·艾伦与昂温出版社(Messers.George Allen&Unwin)的一个人,经过许多信函往复后,他们终于将这本书出版,定价是7先令6便士。这是我最喜欢的书……2

由此看来,这个故事的绝大部分在1932年冬天C.S.刘易斯(C.S.Lewis)读到它时已经写就,不过当时的情节只写到恶龙斯毛格殒命为止,“结尾的几章”直到1936年才最终完成。

那些年,父亲埋头于创作《精灵宝钻》,这是一系列发生在后来被称为“世界的第一纪元”或“远古时代”的神话与传奇故事,它们当时已经在他的想像里,也确实在他的写作中打下了深深的根基。1930年时(这是极有可能的),《精灵宝钻》已经完成了一稿,接着他又在写另一稿,内容更加丰富,情节展开得更彻底,就在快写完时,要求为《霍比特人》写续篇的呼声使得他只能先搁置这项工作,并于1937年12月开始写“一个关于霍比特人的新故事”。在这个新故事中,用他的说法,“巴金斯先生走上了迷途”,或者如他1964年所写的一封信中所表达的:

待《霍比特人》问世时,这个“远古时代的故事”已经全然成形。《霍比特人》没有打算与这个故事有任何关系。在我的孩子们还小的时候,作为给他们的一种私下娱乐,我有给他们讲“儿童故事”的习惯,有时是边想边讲,有时讲的则是已经写下来的东西……《霍比特人》原本是这些故事中的一个。它与“神话”并没有什么必要的关联,但它很自然地受到了我脑子里这一占支配性地位的结构的吸引,导致这一故事随着情节的进展变得越来越庞大,越来越具有了英雄史诗的味道。

这种由“远古时代的故事”所造成的“吸引”同样也可以从父亲在那些年间的油画和其他绘画作品中看出。一个很显著的例子是他用钢笔和铅笔为第八章“苍蝇与蜘蛛”所画的黑森林插画,该插画被保留在了这一版《霍比特人》中:它出现在最早的英国版和美国版中,但后来被拿掉。这幅插画是根据一幅更早的油画重画的,很仔细地摹仿了原作,油画的内容是一个更具邪恶气息的森林陶尔-努-浮阴:这是《精灵宝钻》中一个故事“图林的传说”的插画,展现的是精灵贝烈格与格温多的相遇,两人的身影位于画面中央,被周围大树的树根衬托得很小。这幅画改成黑森林的版本后,精灵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庞大的蜘蛛(还有为数更多的蘑菇)。(很久以后,我父亲甚至准备把这一场景派第三次用场:他在那幅油画上写下了“范贡森林”的说明文字[《魔戒》中树须的森林],将其作为《J.R.R.托尔金1974年日历》(J.R.R.Tolkien Calendar 1974)中的一幅插画,它还以同一标题作为《J.R.R.托尔金:艺术家与插画家》(J.R.R.Tolkien:Artist&Illustrator)一书的第54号作品再次出现。原先画中的贝烈格和格温多现在被改成了迷失在范贡森林中的霍比特人皮平和梅里:可贝烈格有一把大大的剑——而且他是穿着鞋的!父亲也许是希望人们不会注意到这点吧,因为两人的身影非常的小——或者即使被人注意到了他也不在乎吧。)

按照他的打算,那幅黑白版本的“黑森林”是放在《霍比特人》的衬页的,瑟罗尔的地图则是放在第一章(或者第三章,即讲到埃尔隆德第一次发现如尼文的时候)。月亮文字最初是要出现在地图背面的:这里指的是最初用手工细心描绘的地图,严格摹仿了复制在此处的最早的草图,当时地图上的说明文字是“瑟罗尔的地图,由比·巴金斯复制,若要看清月亮文字请举起对准亮光”。这一想法遭到了艾伦与昂温出版社的查尔斯·弗思(Charles Furth)的反对,他认为读者会“直接翻过去,而不会像应该的那样把书页举起来对着光看”。他在1937年1月的信中写道:“我们应当尝试一种更加精明的方法,让那些符文既在那里又不在那里。”我父亲回复他说他“翘首期盼能找到您那种复制魔法如尼文的方法”。可到了那个月的晚些时候,他得知“那种‘魔法’由于制版工人的误解给遗漏掉了”。他于是把那些如尼文反过来写。“这样等印出来的时候,人们把它举起对着亮光,就能读到正过来的文字了。但我把此事留给制作部门来决定,依然心存念想,希望能够避免把魔法如尼文直接写在地图的正面,因为这会大煞风景的(除非你们对于“魔法”的理解只是“神奇”的意思)。”最后似乎还是制作成本的问题使此事有了定论。他得到的解释说,这本书的定价必须要低一些,所以没有多余的钱来制作任何插图了。“不过您给我们送来的这些图画,”苏珊·达格诺尔在来信中写道,“画得真是太美了,我们只能放进去,尽管从经济的角度来说这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就让制作部门酌情处理那幅图[瑟罗尔的地图]吧,”我父亲在该图定为前衬页后在信中写道,“对此我深表感谢。”因此自那以后这幅图一直都是这样处理的。不过,他似乎先后送去过两幅月亮文字,最后印出来的并不是他送去准备替换的“画得更好的那幅”:“现在大家看到的是画得不好的那幅(而且也写得不够直)。”

这只是半个世纪前那些极其彬彬有礼却又略带无奈的信件中的一例。这些信件在时间上出现了交叉,而且流感又在最不合适的时间同时击倒了制版工人、印刷工人和制作部门。那幅“黑森林”图画的上沿被切掉了(而且一直也没有修复过,因为我父亲后来曾把原图给过他的一个中国学生,那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他们把地图限制为仅有两种颜色也让父亲感到很不舒服——“后衬页[大荒野地图]上把蓝色换成红色真是要命”,他也想知道是不是瑟罗尔的地图上的蓝色也被换成了红色。也许最糟糕而且令他花费最大力气的是书的护封。按照原来的着色,那上面有红色的太阳,红色的龙,红色的标题,以及出现在书脊中投在中间大山上的一抹红色亮光。4月我父亲把画稿送上去的时候,他就已经预见到将会因为用了太多的颜色(蓝、绿、红和黑)而遭到反对:“这一点是可以作出改进的,可以用白色来代替红色,去掉太阳,或是围着太阳画一条环线。太阳和月亮同时出现在天空,是为了要显示山中密门所具有的魔法。”(参见第三章:“我们现在仍然把当秋天的最后一轮月亮和太阳一起在天空中出现的日子叫都林之日。”)“我们建议把红色拿掉,”查尔斯·弗思回复道,“这既是因为标题用白色的效果更好,也是因为我们对封面惟一感到不舒服的就是中间大山上的那一抹红色亮光,这使得大山看上去像一块蛋糕。”

父亲于是重画了护封的图案。“我把大山蛋糕上面不招人待见的粉红糖霜给拿掉了。”他写道,“现在画面变成了蓝色、黑色和绿色。太阳和龙还有一点红色,这是可以忽略的,要么让太阳消失,要么给它加上淡淡的黑色轮廓。我觉得原稿的颜色更吸引人,我得说我的孩子们(如果承认他们有判断力的话)更喜欢原稿,包括中间大山上的那抹红色——不过也可能是因为看着像蛋糕才对他们有吸引力的。”他还为红色的龙、红色的太阳、封面上的红色标题以及其他一些细节作了辩解,但查尔斯·弗思的态度很坚决。“算了吧,”他在信中写道,“红色必须得拿走。”“带轮廓线的太阳是最让我看了伤心的,”在看到最终的结果后父亲写道,“可我明白这是没有办法的。”美国版有一个不同的护封,因为出版商认为,“你们的护封一看就是英国的,这样的封面让我们的书很难卖。”“我很高兴地获悉我们的护封一看就是英国的。”父亲在回信中写道,“可我不想因为任何原因让他们的书难卖。”《霍比特人》出版三周以后,斯坦利·昂温写信给我父亲说:“有许多人纷纷要求在明年能从你那里听到更多关于霍比特人的故事!”父亲在回信(1937年10月15日)中说:

我多少还是感到了一点不安。关于霍比特人我想不出更多的东西可说了。巴金斯先生似乎已经把他身上图克一脉的天性和巴金斯一脉的天性都作了非常充分的展现。不过我的确有很多东西要讲,很多已经写下来了,关于霍比特人所闯入的那个世界。如果您愿意,可以在您想看的时候看看其中任何一部分,并且任意发表意见。我非常愿意听听除了C.S.刘易斯和我的孩子们之外的人的意见,了解一下除了霍比特人之外这故事自身有没有价值,能否成为一件有销路的商品。不过如果《霍比特人》真的能站稳脚跟,人们期望能看到续作,我可以开始构思,尝试从这本书中提取一点主题,以相同的风格来写,面向相同的读者——说不定其中还包括真正的霍比特人呢。我的女儿想要叫我写写图克家族的轶事。还有一位读者想要读到关于甘道夫和死灵法师的更详尽的描写。不过那太黑暗了——对于理查德·休斯(Richard Hughes)所谓的“美中不足”3来说实在是太黑暗了。我恐怕这样的美中不足到处都是,尽管所谓骇人(哪怕只是沾点边)的东西事实上只是将世人想像出来的东西逼真地呈现在他们眼前。一个安全的仙境对于任何一个世界来说都是不真实的。此时此刻我正像巴金斯先生一样受到“摇摆不定”的折磨,我希望我没有把自己太当回事儿。不过我必须承认,您的信在我心中燃起了一点微弱的希望。我的意思是,我开始在想不知我创作上的责任和愿望在将来能不能走得更近些。受到直接的经济需求(主要是在医疗和教育方面)的驱使,我已经把差不多整整十七年的假期都用来检视或从事那一类的事情了。我的时间早就已经都抵押出去了,而在这其中,以散文或诗歌的形式来写点故事的时间都被偷走了,这样的念头屡屡破碎,现在已变得渐渐淡薄,这常常令我心中感到愧疚。我现在也许可以做我非常想做的事了,而且也不用担心耽误了养家的责任。也许吧!

11月的时候,父亲把《精灵宝钻》、未完成长诗《蕾希安之歌》(The Lay of Leithian,关于远古时代中一个主要的故事)和其他一些东西送去了艾伦与昂温出版社。12月的时候,这些稿子被退了回来。在12月15日的附信中,斯坦利·昂温要求我父亲“再写一本关于‘霍比特人’的书”,并告诉他“该书的首版已经售罄”,“我们几乎马上就能得到包含有四幅彩色插图4的重印版本了。如果您有哪些朋友想要得到此书的首版,他们最好马上到那些手上还有一本首版《霍比特人》的书商那里去购买。”

他在12月16日回复斯坦利·昂温道:

看来我挑选给您的东西都不符合要求……我想,再多说什么也没用了,您想要的是《霍比特人》的续篇或同类作品。我答应您会对此给予考虑与关注。不过如果我跟您说,我脑子里这会儿想的是构建结构复杂而又有连贯性的神话(还有两门语言),而心里装的则是精灵宝钻,我相信您一定会对我表示理解的。因此天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巴金斯先生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充满喜剧色彩的人物,置身于一群传统的、反复无常的格林童话式的矮人中,后来被拉到了这个世界的边缘——因此即便是可怕的索隆也越过这边缘向里窥探。霍比特人还有什么可做的呢?他们可以很好笑,但他们的可笑之处是土里土气的,除非把他们投入到一个更为强大与可怕的背景中去。

三天以后他写信给查尔斯·弗思说:“我已经写下了一个关于霍比特人的新故事的第一章——‘盼望已久的宴会’。”

这,正是《魔戒》的第一章。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

1987年

文本说明

《霍比特人》首版于1937年9月。1951年的第二版(第五次印刷)对第五章“黑暗中的谜语”的相当一部分作了修订,使得《霍比特人》的故事与其续集——当时正在写作中的《魔戒》——更为一致。在1966年2月由巴兰坦图书出版社出版的美国版,以及同年晚些时候乔治·艾伦与昂温出版社出版的英国第三版(第十六次印刷)之中,托尔金又作出了一些修订。

哈珀柯林斯出版社于1995年出版的英国精装版,将《霍比特人》的文本录入成为电子文档,并借此机会对许多印刷错误与文字上的讹误进行了进一步的修改。自那以后,各种不同版本的《霍比特人》都是从这一电子文档衍生而来的。在制作本书的文本时,编辑人员又将该电子文档与《霍比特人》早前的版本进行了逐行的对比,并作出了许多进一步的修改,以使目前的文本尽可能地展现出托尔金最终想要的形式。

对历次修改的具体细节感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霍比特人:详注本》(The Annotated Hobbit,1988)的附录一“关于文本与修订的笔记”,以及,韦恩·G.哈蒙德(Wayne G.Hammond)在道格拉斯·A.安德森(Douglas A.Anderson)协助下所著的《J.R.R.托尔金:一份描述性书目》(J.R.R.Tolkien:A Descriptive Bibliography,1993)。

道格拉斯·A.安德森

2001年

这是一个年代久远的故事,那时候的语言和文字与我们今日所使用的有着很大的不同。书中是用英语来代替那些古老语言的,但又有两点值得注意:(1)英语中dwarf(矮人)一词惟一正确的复数形式是dwarfs,其形容词形式是dwarfish。本书中用到了dwarves和dwarvish这两种形式,但其仅指涉梭林·橡木盾和他的伙伴们所属的那个古老的种族。(2)Orc(奥克)一词并不是一个英语词,它在书中出现在一两个地方,通常被译为英文goblin(半兽人,或是用来指个头更大一些的hobgoblin[大半兽人])。Orc是霍比特人当时对这些东西的称呼,该词与我们现在用来指称与海豚一类的逆戟鲸等海洋动物所用的ore和ork等词无关。

如尼文(Runes)指的是一种古老的神秘符号,最初是用于雕刻在木头、石头或金属上的,因此往往是单薄而又拙朴的。在本书的故事发生时,只有矮人们才会经常性地用到这些符号,尤其是用于私密的记录。在这本书中,他们的如尼文用英语的如尼文来表现,而英语的如尼文现在也很少有人知道了。如果将瑟罗尔地图上的如尼文与转换成现代字母后抄录下的内容相比较(见第27页与第61页),则可以推断出其字母表与现代英语字母表的对应关系,而这段文字最上面用如尼文书写的标题也就能解读了。

在这张地图上,几乎可以找到所有普通的如尼文字母,除了以来代表X;I和U是用来代表J和V的。没有与Q对应的如尼文(用CW表示),也没有与Z对应的(如有必要可用矮人如尼文中的来表示)。不过我们会发现,有些单个的如尼文字母可以代表两个现代英文字母:th,ng,ee;另有一些同类的如尼文(代表ea和代表st)有时也会用到。秘门的标记是D,地图的最左边有一只手指向这一标记,手的下面写着:

最后两个如尼文字母是瑟罗尔与瑟莱因的姓名缩写。埃尔隆德读到的月亮如尼文是:

地图上罗盘的四个指向也是以如尼文标出的,如矮人地图中所常见的那样,东向被标在了顶端,因此按顺时针方向四个秘符代表的依次是E(东)、S(南)、W(西)、N(北)。第一章不速之客

在地底的洞府中住着一个霍比特人。这不是那种让人恶心的洞,脏兮兮湿乎乎的,长满虫子,透着一股子泥腥味儿;也不是那种满是沙子的洞,干巴巴光秃秃的,没地方好坐,也没东西好吃。这是一个霍比特人的洞,而霍比特人的洞就意味着舒适。

它的门滴溜滚圆,像船上的舷窗,漆成绿色,在正当中的地方有一个亮闪闪的黄铜把手。门一打开,里面是圆管一样的客厅,看着像个隧道,不过和隧道比起来可舒服太多了,而且没有烟,周围的墙上都镶了木板,地上铺了瓷砖和地毯,屋里摆着锃亮的椅子,四周钉了好多好多的衣帽钩,那是因为霍比特人非常喜欢有人来上门做客。隧道不断蜿蜒伸展,沿着一条不算太直的直线来到小山丘的边上。方圆好多哩的人都管它叫小丘,小丘边上开出了好多圆形的小门,刚开始只开在一边,后来也开到了另一面。霍比特人的家里是不用爬楼梯的:卧室、浴室、酒窖、食品储藏室(每家都有好多个)、衣橱(他们的衣服摆满了整间整间的房间)、厨房、餐厅,全都在同一层上,更确切地说是在同一条走廊的两侧。最好的房间都在左手边(朝里的),因为只有这些房间有窗子,从这些坚固的圆形窗户可以俯瞰到他们的花园,和花园外边那斜斜伸向河边的草地。

我们的故事要讲述的这位霍比特人生活相当富裕,他姓巴金斯。巴金斯一家人从人们不记得的时候起就居住在小丘这一带了,周围的邻居都很尊敬他们,这不仅是因为他们大都很有钱,还因为他们从来不冒险,不会做任何出人意料的事情:你可以预料到巴金斯家的人对任何问题的回答,所以也就根本没必要浪费力气去问。我们这个故事讲的就是一个巴金斯家的人怎样意外地卷入了一次冒险,他发现自己做出了意料之外的事情,说出了根本没料到自己会说的话。他或许因此而失去了邻居们的尊敬,但他的收获却也不少——看下去你就会明白他是否最终有所收获了。

我们要讲的这个霍比特人的母亲……对了,还没说过什么是霍比特人呢。我想在今天,是有必要对霍比特人稍稍描述一下的,因为他们已经越来越少见了,而且也越来越畏惧我们这些大种人了(他们就是这么称呼我们的)。他们是(或曾经是)相当矮小的种族,身高大概只有我们的一半,个头比那些长了大胡子的矮人要小。霍比特人没有胡子。他们几乎不会任何法术,只有当我们这些笨重的大家伙晃晃悠悠地走来,发出大象一般的声响,让他们在两哩地之外就能听见,这时,他们才会使出那种再平常不过的小把戏,悄没声儿地凭空消失。通常他们的肚子上都会有不少肥肉,喜欢穿色彩鲜艳的衣服(主要是绿色和黄色),不穿鞋子,因为他们的脚掌上会长出天然的硬皮,脚面还有浓密温暖的棕色长毛,就像他们头上长的那样(不过头上的毛是带卷儿的)。霍比特人拥有修长灵巧的褐色手指,和善的面容,笑起来声音低沉而又洪亮(尤其是在晚餐后,只要有条件他们一天会吃两顿晚餐)。现在你们已经对霍比特人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们的故事可以继续讲下去了。我之前说到,这个霍比特人——他叫比尔博·巴金斯——他的母亲就是鼎鼎大名的贝拉多娜·图克,是老图克三名出类拔萃的女儿之一。老图克是住在小河对面的霍比特人的头领。所谓小河,指的就是绕过小丘脚边的那条小河。大家常常说(当然是别人家),很久很久以前,图克家族的某位老祖一定娶了个精灵老婆。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家的确具有一些并不完全属于霍比特人的特质,比如,时不时地,图克家会有人离家去冒险。他们无声无息地就会消失,家里的人则对此不露任何口风。正因为这样,虽然图克家无疑更有钱,但大家还是比较尊敬巴金斯一家。

不过贝拉多娜·图克在成为邦果·巴金斯太太之后,就没有进行过任何冒险。邦果是比尔博的老爸,他为自己的妻子建造了无论是在小丘下边、小丘那边和小河对面都堪称是最豪华的霍比特地洞(部分用的是她的财产),他们就住在这个地洞里直到终老。贝拉多娜惟一的儿子比尔博,虽然看起来和他老爸一样老实可靠,让人看着放心,但他仍有可能继承了图克家族的某些古怪天性。这些天性之所以还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因为还没等到合适的机会而已。一直到比尔博长大成人,到他年近五十,到他舒舒服服地住在我刚刚跟你们描述过的、由他老爸建造的那个漂亮的霍比特地洞里,看起来就要这么平平静静过上一辈子的时候,这样的机会才姗姗迟来。

许多年前的一个早晨,那时世界一片宁静安详,噪音比现在少,绿色比现在多,霍比特人还为数众多,而且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就在这样一个早晨,比尔博·巴金斯吃过早饭后站在自家门口,抽着一个长长的、超大的木头烟斗,长得都快要碰到他毛茸茸的脚趾头了(那些毛被他梳得干干净净的)——这时,在某种奇妙的机缘下,甘道夫从他家门前走过。甘道夫!如果你对于甘道夫的听闻有我的四分之一(而我所听闻的和关于他的所有传闻相比只是九牛一毛),那你就等着听各种匪夷所思的奇妙故事吧。无论他去到哪里,各种传说和奇遇便会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在那里爆出芽来。他已经有很多很多年,确切地讲是自从他的好友老图克过世之后,就没有到小丘这一带来过了,霍比特人几乎都已经忘记他长什么样儿了。在他们还是霍比特小男孩和霍比特小女孩的时候,甘道夫就已经越过小丘,涉过小河,去忙他自己的事情去了。

所以,当比尔博在那天早上见到一个拿拐杖的老头儿时,心里根本就没有多想。他眼前的这位老人戴着蓝色的尖顶帽,披着长长的灰斗篷,围着银色的围巾,白色的长胡须一直垂过腰际,脚上穿着巨大的黑靴子。“早上好啊!”比尔博招呼道,而他这话倒也不是客套。阳光金闪闪,草地绿莹莹。不过,甘道夫却只是望着他,他的长眉毛密密匝匝地向前蓬着,凸起得比他那顶遮阳帽的帽檐还厉害。“你这话什么意思?”他问道,“你是在祝我有一个美好的早晨呢;还是说不管我要不要这都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呢;还是在这样一个早晨你感觉很美好呢;还是说这是一个让人感觉很美好的早晨呢?”“这些意思全都有。”比尔博说,“除了这些之外,这还是一个非常适合在门外抽烟斗的早晨。如果你身上带着烟斗,那么不妨坐下来,用我的烟叶把你的烟斗装个满!没什么好急的,今天还有一整天可以过呢!”比尔博说罢便在门边的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跷起二郎腿,吐了一个美丽的灰色烟圈。烟圈晃晃悠悠地飘向空中,一直保持着完好的形状,直飞过小丘而去。“真漂亮!”甘道夫说,“可我今天早上没时间来吐烟圈,我正在找人和我一起参加我正在筹划的一场冒险,但要找这样一个人可真不容易啊。”“我想肯定是的——尤其是在我们这片儿!我们都是些老老实实过太平日子的普通人,冒险对我有什么好处?恶心,讨厌,想想就让人不舒服!谁要是去冒险会连晚饭也赶不上吃的!我真是弄不明白,冒险到底有什么好处?”我们这位巴金斯先生一边骂骂咧咧地说着,一边将一个大拇指插到吊裤带后边,吐出一个更大的烟圈来。然后他拿出早上收到的信件,装出一副不再注意面前这位老人的样子,开始看了起来。他心中早就已经吃准了老头儿跟他不是一路人,巴不得他快快走掉。但那老头儿连动都没动,他倚着拐杖,一言不发地打量着眼前的霍比特人,直到比尔博觉得浑身不对劲,甚至稍微有点不高兴了!“早上好!”他最后终于忍不住说道,“我们这儿的人什么冒险也不需要,谢谢你啦!你不妨到小丘那边或是小河对岸去试试。”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他再不想搭理老头儿了。“你这一句‘早上好’派的用场还真是多啊!”甘道夫调侃道,“这次你的意思是想叫我赶快滚蛋,如果我不挪窝,这早上就不会好,对吧?”“没这个意思,没这个意思,我亲爱的先生!让我想想,我好像不认识你,对吧?”“不,你有这个意思,你有这个意思——而且我知道你的名字,比尔博·巴金斯先生。你其实知道我的名字,只是你没办法把我和它对上!我是甘道夫,甘道夫就是我!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贝拉多娜的儿子竟然会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好像我是个上门卖纽扣的!”“甘道夫,甘道夫!我的老天爷啊!你该不会就是那个给了老图克一对魔法钻石耳环的游方巫师吧?那对钻石耳环会自己贴到耳朵上夹紧,主人不下命令决不会松开。你该不会就是那个在聚会上说出精彩万分的故事,有恶龙、半兽人、巨人,有公主遇救,寡妇的儿子获得意外的好运。你该不会就是那个会制造棒得不得了的烟火的人吧?那么美丽的烟火我至今还记得!老图克过去总是在夏至夜放烟火!太美妙了!那些烟火蹿上天空,绽放成美丽的百合、金鱼草和金链花,一晚上都悬挂在夜空中!”你们大概已经注意到了吧,其实巴金斯先生并不像他自己认为的那样无趣,而且他还很喜欢花朵。“我的乖乖!”他继续起劲地说道,“你难道就是那个让许多普普通通的少男少女突然失去了踪迹,投身疯狂冒险的甘道夫吗?他们什么事情都会干得出来,从爬上大树,到探访精灵,或是驾船航行,一直航行到别的海岸!天哪!以前的生活可真是有——我是说你以前曾把这里搅得一团糟。请原谅,可我真没想到您还在干这种事情。”“我不干这个还干什么?”巫师说,“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你能记得一点我的事迹。至少,你似乎对我的烟火印象不错,这就说明你还不是无可救药。说真的,看在你外祖父的份上,还有可怜的贝拉多娜份上,我会让你得偿所愿的。”“请原谅,我可没有向你表达过任何愿望!”“不,你有!而且还说了两次。你要我原谅,我会原谅你的。我甚至还会送你去参加这次冒险。对我来说会很有趣,对你来说会很有利——甚至,只要你能够完成这次冒险,还很可能会有不错的收入。”“抱歉!我可不想要任何冒险,多谢啦,至少今天不想。再见啦!不过欢迎来喝茶——想什么时候来都行!干吗不定在明天呢!就是明天啦!再见!”话一说完,霍比特人就转过身去,快步闪进圆圆的绿色大门,在不失礼的前提下以最快的速度关上了大门!巫师毕竟是巫师,最好别得罪他们。“我可真是鬼迷心窍了,请他喝哪门子茶呀!”他一边走进食品储藏室,一边喃喃自语道。比尔博才刚吃过早餐,但在受了这一场惊吓后,他觉得吃上一两块蛋糕,再喝点饮料会有助于自己平复情绪。

在此同时,甘道夫依旧站在门外,长久却又无声地笑着。笑了一会儿之后,他走到门前,用手杖的尖端在霍比特人那漂亮的绿色大门上刻了个奇怪的记号。然后他就迈着大步离开了,此时比尔博正在吃着他的第二块蛋糕,并且开始觉得自己已经躲过了冒险。

到了第二天,他就几乎把甘道夫给忘得一干二净了。他不大记事儿,除非把事情写在约会的记事本上,比如记上这样一笔:甘道夫周三来喝茶。可昨天他心烦意乱的,所以根本没想到要记。

就在下午茶之前一点点的时候,前门外传来了震耳的门铃声,他这才想起自己曾经请过别人喝茶这档事!他手忙脚乱地把水烧上,又多拿出了一套杯碟和几块蛋糕,这才飞快地跑去应门。“非常抱歉让您久等了!”他正要开口这样说,却发现眼前站着的根本不是甘道夫。那是一个矮人,一部蓝色的胡子塞在金色的腰带中,深绿色的兜帽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门一打开,他就闯了进来,仿佛主人已经等候了他多时一样。

他将连着兜帽的斗篷挂到最近的衣帽钩上,然后开口道:“杜瓦林愿意为您效劳!”一边说一边还微微欠身行了个礼。“比尔博·巴金斯愿意为您效劳!”霍比特人答应了一句,心里吃惊得一时间什么问题都提不出来。当随后的沉默渐渐变得让人尴尬的时候,他补充道:“我正准备要喝茶呢,请赏光和我一起用茶吧。”话虽然说得有点僵硬,但他的确是真心诚意的。换作是你,如果有个矮人不请自来,把衣服往你客厅里一挂,连一句解释的话也没有,你又该如何应对呢?

他们在桌边还没坐多久,其实才刚吃到第三块蛋糕,比上次更大声的门铃又响了起来。“对不起,我去去就来!”霍比特人说罢便起身去应门。“你可算来啦!”这话他本来是准备要这次对甘道夫说的,但出现在眼前的依然不是甘道夫。出现在门阶上的是一位看起来很老的矮人,长着一部白色的胡子,头上戴着红色的兜帽。他同样是门一开就跳了进来,就好像他早就受到了邀请似的。“大家好像都陆续到了嘛!”他看见衣帽钩上挂着杜瓦林的绿斗篷便如此说道。他把自己的红斗篷挂在了旁边。“巴林愿意为您效劳!”他手抚胸口说道。“谢谢!”比尔博这话一出口,不禁倒抽一口凉气。照礼数来说他不该这么回答的,但“大家好像都陆续到了嘛”这句话让他心神大乱。他喜欢访客,但他喜欢事先知道来拜访的是谁,而且他更喜欢自己亲自邀请来的客人。他突然间有种不祥的预感,那就是蛋糕可能会不够,而这就意味着他——身为主人,他知道自己的待客之责,无论如何痛苦都会尽到这一责任——而这就意味着他自己可能吃不到蛋糕了。“快进来吧,来喝点茶吧!”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还是将这话说出了口。“再有点啤酒的话就更好了,如果您不嫌麻烦的话,我的好先生。”白胡子的巴林说道,“我倒不介意来点蛋糕——小茴香蛋糕,如果您有的话。”“当然,我有好多呢!”比尔博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这样回答,而且自己竟然就朝着酒窖走去,装了满满一品脱的啤酒,然后又去储藏室拿了两个香喷喷的圆形小茴香蛋糕——这可是他下午刚烤好的,准备拿来当做晚餐之后的宵夜。

当他回来的时候,巴林和杜瓦林已经在桌边像老朋友般地聊了起来(事实上,他们也的确是兄弟)。比尔博刚把啤酒和蛋糕放到他们面前,门铃又大声响了起来,接着又响了一次。“这次肯定是甘道夫了。”他气喘吁吁地跑过走廊时在心中想道,然而门打开后却依旧不是。门外又是两个矮人,都戴着蓝色的兜帽,系着银色腰带,蓄着黄色的胡子,而且都背着一袋工具,拎着一把铲子。门一开,他们就大步冲了进来,这次比尔博已经几乎毫不吃惊了。“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吗,亲爱的矮人们?”他招呼道。“奇力愿意为您效劳!”其中一个说。“还有菲力也是!”另一个人也跟着说道。两人都脱下了蓝色兜帽,对着比尔博鞠了一躬。“在下愿意为您和您家人效劳!”比尔博这次才终于按照礼仪回答了他们。“原来杜瓦林和巴林都已经到了,”奇力说,“让我们和大家伙儿一起乐吧!”“大家伙儿!”巴金斯先生不禁在心中想道,“这听起来可不太对劲。我必须得坐下来喘口气,把这事儿仔细想上一想,顺便喝点茶。”他才刚喝了一小口——而且还是坐在角落里,因为那四个矮人围坐在桌边,正在谈论着矿藏、黄金、他们与半兽人之间的麻烦、肆虐的恶龙,以及其他许多他听不懂的东西。不过他也不想听懂,因为这些东西听起来都太冒险了。这时,叮咚零当,他的门铃又响了,就好像是某个淘气的霍比特小孩,使尽全身力气想把门铃扯掉一样。“又有哪个来了!”他眨了眨眼睛说道。“是四个,据我从声音判断。”菲力说,“而且,我们来之前就看到他们远远跟在我们后面。”

可怜的小个子霍比特人就这么坐在客厅里,双手捧着脑袋,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到底算怎么回事,不知道还有什么会发生,不知道这些客人会不会全都留下来吃晚饭。然后,门铃又比之前更响地闹了起来,他只能急忙跑去开门。门一开他发现,外面站着的不是四个人,而是五个!就当他在客厅里面发呆那么点工夫,便又有一名矮人与他们汇到了一处。他刚转开门把,所有的人就一涌而入,都向他鞠着躬,一个接一个地说着“愿意为您效劳”。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多瑞、诺瑞、欧瑞、欧因和格罗因。马上,两顶紫色兜帽、一顶灰色兜帽、一顶褐色兜帽还有一顶白色兜帽都被挂上了衣帽钩,这些矮人都把大手插在黄金或是白银的腰带中,大摇大摆地和他们的同伴汇到了一处。这些人已经几乎称得上是一大伙了。他们有些人要喝麦芽酒,有些人想喝黑啤酒,有一个要的是咖啡,所有人都要了蛋糕。因此,有好一阵,我们这位霍比特主人简直忙得不可开交。

一大壶咖啡刚煮到炉子上,小茴香蛋糕已经被风卷残云了,矮人们又开始吃起了奶油烤饼,这时,门上又传来了响亮的——敲门声。这次不是门铃,而是在霍比特人漂亮的绿门上敲打的声音。有人用木棍在用力敲门!

比尔博非常生气地冲过走廊,脑袋中一团混乱,什么也搞不清楚,这是他这辈子最混乱的一个星期三!他猛地一把拉开门,门外的人全都跌了进来,一个叠在一个的身上。还是矮人,又来了四个!甘道夫就站在他们身后,倚着手杖哈哈大笑。他在那扇漂亮的门上敲出了不少痕迹,不过他倒也顺便把昨天早晨留的那个秘密记号给磨掉了。“小心点!小心点!”他说,“我说比尔博啊,把朋友留在门口苦等,然后又猛地一下打开门,这可不像是你的做派啊!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他们是比弗、波弗、邦伯,还有这位梭林!”“愿意为您效劳!”比弗、波弗和邦伯排成一列说道。然后,他们又挂起了两顶黄色的兜帽和一顶淡绿色的兜帽。另外还有一顶天蓝色的兜帽,上面还有长长的银穗!这最后一顶帽子是梭林的,他是一位很有身份的矮人,事实上,他就是赫赫有名的梭林·橡木盾,此刻他对于自己摔倒在比尔博家的地板上,身上还压着比弗、波弗和邦伯很不高兴,因为单邦伯一个就浑身肥肉、体重惊人。梭林其实相当高傲,他刚才并没说什么“为您效劳”的话。不过,可怜的比尔博已经说了很多句道歉,所以他最后哼了一句“没关系”,皱着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大伙儿都到齐了!”甘道夫边说边望了一眼那排成一溜儿的十三顶兜帽——这些都是适合宴会的最棒的兜帽,可以从斗篷上脱卸下来——和他自己挂在衣帽钩上的帽子,“真是一场快乐的团聚啊!希望晚到的人还有东西可以吃喝!那是什么?茶!不,谢了!我想来点儿红酒。”“我也是。”梭林说。“还有蓝莓果酱和苹果馅饼。”比弗说。“还有碎肉派和奶酪。”波弗说。“还有猪肉派和色拉。”邦伯说。“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再来点蛋糕、麦芽酒和咖啡。”其他矮人隔着门大喊道。“再来一些鸡蛋吧,您真是个好人!”比尔博连滚带爬地冲向储藏室的时候,甘道夫对着他的身后叫道,“索性把白切鸡和腌菜一块儿拿出来吧!”“这些家伙对我家的食物柜怎么比我还清楚!”巴金斯先生觉得脑中一团混乱,开始怀疑一场最要命的冒险是不是已经闯进了他的家门。等到他把所有的杯碗瓢盆刀叉瓶碟都高高地堆好在大托盘里,他已经满头大汗,满脸通红,心里相当不痛快了!“这帮矮人就这么没头没脑地冲进来,给人添乱!”他大声说道,“他们为什么就不能来搭把手呢?”看哪!巴林和杜瓦林不就站在厨房门口吗?菲力和奇力站在他俩的身后。还没等他说出“餐刀”二字,他们就一阵风似的把托盘和两三张小桌子都搬进了客厅,把所有餐具都铺排停了!

甘道夫坐在主位,十三个矮人围坐在他身边,比尔博坐在壁炉边的小凳子上,小口小口地咬着饼干(经过这番折腾他的食欲已经几乎没有了)。他努力摆出的样子仿佛是在说,这一切都再平常不过了,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奇遇!矮人们吃了又吃,聊了又聊,时间就这样不停地流逝着。最后,他们把椅子朝后一推,比尔博也准备起身过去收拾杯盘餐具。“我想大家都会留下来用晚餐吧?”他用最有礼貌、最镇定的口气问道。“这是当然!”梭林说,“吃了晚饭也不会马上就走,我们的事不到半夜谈不完,这会儿我们得先来点音乐。现在就来收拾吧!”

说完,那十二名矮人——不包括梭林,他是重要人物,得继续和甘道夫说话——立刻霍地站起身来,把所有东西都码成高高的一堆堆,并且不等用托盘来装,便摇摇晃晃地各自用一只手托起成堆的盘碟,每堆的最上面还都放着一个瓶子,快步走了起来!比尔博追在他们的身后,害怕得几乎是在尖叫:“拜托你们千万当心着点儿!”“求你们了,不要麻烦了!我自己来就行!”但矮人们非但不听,反倒开口唱了起来:

打碎杯子又摔盘子!

弄钝刀子又弄弯叉!

打烂瓶子又烧塞子!

比尔博·巴金斯最恨这样啦!

弄破桌布踩了油污!

牛奶洒到地板上头!

美酒泼到了门上去!

卧室地毯上留骨头!

坛坛罐罐大锅里扔;

拿根大棍用劲捣腾;

捣完如果还有完整,

送到客厅里当球滚!

比尔博·巴金斯最恨这样啦!

小心!千万别把盘子砸!

当然,他们并没有真的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情来,所有的东西都快如闪电地给洗干净收好了,而霍比特人则在厨房当中转过来转过去,徒劳地想要看清楚他们在做些什么。干完后,大伙儿又重新回到桌边,看到梭林正把双脚翘在壁炉的挡板上,悠闲地抽着烟斗。他吐的烟圈是人们见到过最大的,而且他想把烟圈往哪儿送,烟圈就会乖乖地去哪儿——飘进烟囱,躲到壁炉上面的大钟背后,钻到桌子下面,或是绕着天花板打转转。不过,无论这些烟圈飘向哪里,都躲不过甘道夫的追击。噗!他会从自己那把短柄的陶制烟斗中喷出一个稍小的烟圈,然后准准地从梭林的每一个烟圈中穿过。然后,甘道夫的烟圈会变绿,回到巫师的头上盘旋。此时他脑袋上方的烟圈已经汇聚成了一团小小的云,在偏暗的光线中使他显得怪异而又神秘。比尔博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他喜欢烟圈——然后,他想起自己昨天曾因为朝着小丘吐的那几个烟圈而自鸣得意,不禁羞得涨红了脸。“来点音乐吧!”梭林提议道,“把乐器拿出来!”

奇力和菲力立刻跑到他们的背包旁边,拿回来两把很小的提琴,多瑞、诺瑞和欧瑞则从衣服里掏出了长笛,邦伯从客厅里找来了一只鼓,比弗和波弗也走了出去,从放手杖的地方拿回了他们放在那儿的单簧管。杜瓦林和巴林说:“抱歉,我们把乐器放在门口了!”“顺便把我的也带进来!”梭林说。他们拿回来的六弦琴和他们的个头一样高,梭林的竖琴则是用一块绿布包着,那是把美丽的黄金竖琴,梭林一拨琴弦,甜美的音乐瞬间流泄而出,比尔博一时进入了浑然忘我的境地,被音乐牵引着,飘向陌生月光照耀下遥远的黑暗大地,那里离他身边的小河与小丘下的霍比特洞府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遥远……

夜色从开在小丘这边的窗户蔓延进来,壁炉的火光跃动着——因为现在还是四月——他们继续演奏着,甘道夫的胡子投在墙壁上的影子也一摇一摆。

黑暗笼罩了整座屋子,炉火慢慢熄灭,影子也跟着消失了,但他们依然在演奏。突然有个人随着乐器的演奏唱了起来,接着又有人跟了上去,低沉的声音唱的是生活在地底古老家园的矮人们的事迹。下面就是他们歌谣的一部分,只是没有了音乐的伴奏,不知道这首歌是否还能有一样的味道。

越过冰冷而又雾蒙蒙的大山,

在那深深地下洞穴已有千年,

我们一定要赶在天亮前出发,

寻找那迷人的黄金颜色浅浅。

往昔的矮人们念下强大咒语,

伴着那铁锤砸出的叮当乐曲,

幽深之处有黑暗的生物沉睡,

在山石下的空穴深不知几许。

精灵的贵族们和远古的国王,

拥有着闪闪发光的黄金宝藏,

他们锤锻黄金又将光芒捕捉,

在剑柄的宝石之间将其敛藏!

在银项链上他们串起了一行

星辰,如鲜花那般美丽绽放,

在皇冠上他们缀以龙的火焰,

扭曲的线条间透出日月华光。

越过冰冷而又雾蒙蒙的大山,

在那深深地下洞穴已有千年,

我们一定要赶在天亮前出发,

把久已忘却的黄金寻回眼前。

他们为自己打造了美丽酒杯,

黄金的竖琴,在从无人得窥

之地宝藏长久静躺,许多歌

人类和精灵都无缘聆赏其味。

松树在那高峻之地放声咆哮,

强风在那夜半之时凄厉哀号。

火焰红红,火苗在迅猛蔓延,

树木如同火把将天都快点着。

山谷之中,钟声在阵阵鸣响,

人类抬头张望脸色写满惊惶;

恶龙的怒火比那火焰更猛烈,

摧毁了巍巍高塔和柔弱屋房。

山脉在月光下升起腾腾烟雾;

矮人们听见末日的沉沉脚步。

他们逃离厅堂却倒在它脚下,

在月光下奄奄一息难逃劫数。

越过冰冷而又阴森森的大山,

在那深深地下洞穴分外昏暗,

我们一定要赶在天亮前出发,

为夺回竖琴和黄金与它开战!

随着他们的歌声,霍比特人在心中升腾起一股对美好事物的挚爱来,那些美好的东西是由灵巧的双手、智慧与魔法共同创造出来的,所以这种爱变得强烈而充满嫉妒,矮人心中的欲望被点燃了。这时,他身体内某种图克家族所特有的东西被唤醒了,他想去看看那巍峨的山脉,想聆听松树的歌吟和瀑布的轰鸣,想探索一下那些洞穴,想要随身佩上一把宝剑而不只是一根手杖。他把目光投向窗外,黑暗的天空中星星已经升起在了树梢。他不禁联想到了矮人的宝藏在黑暗的洞穴中闪光。突然间,小河对岸的林子里亮起了一团火光——也许是谁点燃了营火——这让他想起了四处劫掠的恶龙盘踞在他的宁静小丘上,将它变成了一片火海。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然后立刻恢复了清醒,又变回到与世无争的袋底洞的巴金斯先生。

他颤抖着站起身来,有点装模作样地要去拿油灯,其实他真正想做的是跑去躲在酒窖中的啤酒桶后面,等到矮人们全走光以后才出来。突然间,他发现音乐和唱歌声全都停了下来,所有矮人都在看着他,他们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你要去哪儿?”从梭林讲话的口气来判断,他似乎对霍比特人明里暗里的心思都猜到了。“来点亮光怎么样?”比尔博满怀歉意地问道。“我们喜欢黑暗。”全体矮人说,“不想告诉人的事情就得在黑暗里谈!离天亮还有很长的时间呢。”“当然,当然!”比尔博一边说着一边急忙坐了下来,孰料匆忙间没坐上板凳,却坐上了壁炉挡板,把壁炉旁边的火钳和铲子给撞倒了。“嘘!小声点!”甘道夫说,“大家听梭林讲!”梭林于是就开始了:“甘道夫、诸位矮人和巴金斯先生!今天我们聚会在我们的朋友和同谋者的家中,他是最最出色、最最具有冒险精神的霍比特人——愿他脚上的毛永不脱落!让我们赞美他的葡萄酒和麦芽酒!——”他停下来喘了口气,顺便希望从霍比特人那里获得礼貌的回应,可这些赞美之词在可怜的比尔博·巴金斯身上没有激起什么反应。只见他嘴巴动了动,想要抗议被称作“具有冒险精神的”,尤其要命的是被称作“同谋者”。虽然他心里已经乱得没了主张,可嘴巴动了几下也没有发出声音。梭林见状继续说道:“我们在此聚会是为了讨论我们的计划、方法、措施、方针和手段。我们在天亮之前马上就必须踏上漫长的旅途。这次的旅程,我们之中的一些人,甚至是我们所有人(除了我们的朋友和顾问,充满智慧的巫师甘道夫以外)都可能再也回不来了。这是严肃的一刻。至于我们的目标,我想大家已经都很清楚。对于可敬的巴金斯先生,或许还有一两位比较年轻的矮人(我想我点点奇力和菲力的名应该不会有问题吧),他们可能会需要我们就目前的确切状况进行一下简短的解释——”

这就是梭林的讲话风格。他是个地位很重要的矮人,如果没人拦着他,他可以这样一直滔滔不绝地说下去,直到他喘不过气来为止,而且这些话里还没有哪点内容是有人不知道的。不过,这次他被粗鲁地打断了,因为可怜的比尔博再也听不下去了。一听见“可能再也回不来了”这几个字,他就感到有一声尖叫在他体内蹿起,没多久这声尖叫就冲了出来,像是冲出隧道的火车头拉响的汽笛。所有的矮人都腾地跳了起来,把桌子都给碰翻了。甘道夫立刻用魔杖点出一道蓝光,在耀眼的光芒中,大家看见可怜的霍比特人跪在地上,像正在融化的果冻那样打着颤。然后他颓然跌倒在地上,口中不停喊着“我被雷劈了,我被雷劈了”,一遍又一遍,好长时间都从他嘴里掏不出别的话来。大家伙儿于是抓住他,把他抱到客厅的沙发上,在他手边放了杯喝的,又继续回去讨论他们不想告诉人的事情去了。“这小家伙太容易激动了。”甘道夫待众人重新坐下后说道,“他有时候会像这样发发癫,可人倒是最好的,最好的——凶起来像被戳痛的恶龙一样。”

如果你真的看到过被戳痛的恶龙,那么你就会知道,用这种说法来形容任何一个霍比特人,都太诗意、太夸张了,即便是用来形容老图克的曾叔祖“吼牛”也仍是太过分了些。吼牛身形庞大(相对霍比特人而言),可以骑上一匹马。在绿野之战中,他一马当先地冲向格拉姆山半兽人的阵中,用一根木棒就干净利落地敲掉了他们的国王高尔夫酋的脑袋。他的脑袋在空中飞了有一百码,然后掉进一个兔子洞中。吼牛不仅以这种方式赢得了这场战斗,还捎带着发明了高尔夫球游戏。

不过此时此刻,吼牛的那个温和柔弱得多的后代正躺在起居室中尚未完全苏醒。又过了一阵子,喝了一点酒之后,他才鬼头鬼脑、蹑手蹑脚地回到客厅门边。他正好听到格罗因说:“哼!”(或者某种与此多少类似的哼哼声)。“你们认为他能行吗?甘道夫说这个霍比特人很凶猛,这固然不错,可他如果稍微感到点兴奋就像这样尖叫,那可足以把恶龙一家老小都给叫醒,会害我们很多人送命的。我觉得他的尖叫听起来与其说是兴奋,倒还不如说是害怕呢!事实上,要不是因为门上有记号,我肯定会觉得我们来错了人家。我一看到那个胖家伙气喘吁吁地跑来跑去,心里就觉得不对劲。他看起来一点不像飞贼,倒更像是杂货店老板!”

这时,巴金斯先生一扭门把走了进来。他身上属于图克家族的那部分占了上风。他突然觉得自己情愿没有床睡,没有早餐吃,也要让人觉得自己是个凶猛的家伙。当他听见“那个胖家伙气喘吁吁跑来跑去”的时候,他差点要真的生气了。以后有许多次,他身上属于巴金斯的那部分会为他此刻的行为懊悔不已,他会对自己说:“比尔博,你可真是个蠢货,谁叫你当时走了进去,自己跳进了火坑呢?”“如果我不小心听到了你们在说的话,”他说,“那么敬请原谅。我并不想假装了解你们在讨论什么,或是你们提到的飞贼什么的,但我敢确信——(他认为此事关乎自己的尊严)你们认为我不够好。我会让你们知道我究竟好不好的。我的门上根本没什么记号——我的门上礼拜才刚刷过油漆——我很肯定你们一定找错人家了。一打开门看见你们这些可笑的面孔时,我还觉得不对劲来着呢。但我招待你们可没有短了一点礼数。告诉我你们想要干什么,我会努力去做的,哪怕是叫我从这里徒步跋涉前往极东的沙漠,去和狂野的恶龙奋战也行。嘿嘿,我祖上有个曾曾曾叔祖叫‘吼牛图克’,他——”“对,对,你说得没错,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格罗因说,“我正在说你呢。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家门上有记号,就是我们这一行通常用的记号,或者说过去常用的。‘飞贼想要好工作,寻求刺激和合理的报酬’这就是那个记号通常的意思。当然,如果你喜欢的话,也可以用‘职业寻宝猎人’来代替‘飞贼’,有些人就喜欢这么遮遮掩掩的,可对我们来说其实都一样。甘道夫告诉我们,说这一带有人急着想要找份工作,他已经安排好这个星期三下午茶的时间会面。”“门上当然有记号,”甘道夫说,“是我亲手留的,而且我有非常充分的理由。你们要我替你们的探险找到第十四个伙伴,我选择了巴金斯先生。你们只管说我挑错人或是找错房子吧,那你们就守着‘十三’这个数字,好好享受你们自找的厄运,或者索性回去挖你们的煤吧!”

他怒气冲冲地瞪着格罗因,把矮人看得又缩回到了椅子上。而当比尔博张开嘴想要提一个问题时,甘道夫又转过身来瞪着他,浓密的眉毛高高挑起,直到比尔博啪嗒一声牢牢闭上了嘴。“这才对!”甘道夫说,“不要再吵了,我已经选中了巴金斯先生,对你们来说这就够了。如果我说他是飞贼,那他就是飞贼,或者时候到了自然会是。你们别小看他,他这人不可貌相,有多大能耐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你们或许都能有可以活下来感谢我的那天。对了,比尔博,我的孩子,去把油灯拿来吧,让这儿有点光亮!”

桌上,在一盏大油灯投下的带着红晕的光亮下,他摊开一张像是地图的羊皮纸。“这张地图是你的祖父瑟罗尔制作的,梭林。”他既是在对巴金斯介绍,也顺便回答了矮人们兴奋的提问,“这是通往大山的道路示意图。”“我看不出这对我们有多大帮助。”梭林瞥了一眼之后失望地说道,“我对那座山和四周的景物都记得很清楚,知道黑森林在哪儿,也认得巨龙们生养后代的荒野。”“山里面有个红色的恶龙标志,”巴林说,“可如果我们能到那儿的话,要找到龙还不容易?”“有个地方你们都没有注意到,”巫师说,“就是秘密入口。你们看到西边的如尼文了吗?还有从其他如尼文上指着它的那只手吗?这标示的是通往地底大厅的一条密道。”(翻到本书最前面的地图,就可以看见那些如尼文。)“这在以前或许是个秘密,”梭林说,“可我们怎么知道它现在还是一个秘密呢?老斯毛格已经在那边住了很久了,关于那些洞穴还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呢?”“他也许知道,但他肯定有好多年没有用过那条密道了。”“为什么?”“因为密道太小了。如尼文上面写的是‘大门五呎高,三人并肩行’,但斯毛格可爬不进这种尺寸的洞穴,就算在他还是一条年轻的龙时也钻不进,而在吃掉了那么多矮人和河谷城中的人类之后就更别想了。”“我倒觉得那是个很大的洞。”比尔博低声地说(他对于恶龙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只知道霍比特人的洞府)。他重新变得兴致高昂起来,因此忘了要闭上自己的嘴。他喜欢地图,客厅里面就挂着一幅大大的邻近地区详图,他在那上面把他爱走的路径都用红墨水做了标记。“姑且先不提那头龙,这么大个门又怎么就能躲过所有外来人的眼睛呢?”他问道。大家别忘了,他只是个个子十分矮小的霍比特人。“有很多办法可以把门掩藏起来。”甘道夫说,“但这扇门用的是什么方法,我们得去看了才能知道。从地图上的记载来看,我猜这扇门只要关起来就一定和山壁一模一样。矮人通常都是这么做的,我说得没错吧?”“的确没错。”梭林说。“而且,”甘道夫继续说道,“我也忘了提到,这张地图还附有一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