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网恢恢(短篇快看)(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列夫·托尔斯泰

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天网恢恢(短篇快看)

天网恢恢(短篇快看)试读:

天网恢恢

(短篇快看)作者:列夫·托尔斯泰排版:燕子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时间:2013-10-01本书由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授权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天网恢恢列夫·托尔斯泰

在弗拉基米尔镇上住着一位名叫伊万·德米特里奇·阿克肖诺夫的年轻商人。他经营着两家店铺,还有一所自己的房子。

阿克肖诺夫是个长相帅气的小伙儿,一头金色的卷发,成天乐呵呵的,特别喜好唱歌。在他还很年轻的时候,曾酷爱喝酒,每当酒喝多时就会闹事;但是结婚以后,除了偶尔小酌,他几乎戒了酒。

夏日的一天,阿克肖诺夫准备去赶下诺夫城的集市,在他和家人告别时,妻子对他说:“伊万·德米特里奇,今天就别去了吧;我做了个噩梦,是关于你的。”

阿克肖诺夫笑了笑,说:“你是在担心我到了集市上会狂饮作乐吧。”

他的妻子回答道:“我不知道我在担心什么,我只知道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你从镇上回来,摘下帽子时,看到你的头发都变白了。”

阿克肖诺夫又笑了。“这是个好兆头,”他说,“看看我能不能把所有的货物都卖出去,再给你从集市上买些礼物回来。”

于是他告别了家人,坐着马车走了。

半路上他遇到了一位相识的商人,于是他们就在同一家小旅馆过夜。一起喝了些茶后,他们就回到两个相邻的房间去睡觉了。

阿克肖诺夫从不睡懒觉,再说,他想趁着天凉快抓紧赶路,所以天不亮就叫醒了马夫,让他备好马车。

然后,他来到旅馆老板的住处(老板住在旅馆后面的小屋里),付了钱后便继续赶路。

走了大约二十五英里以后,他在一家小旅馆停下来,让马吃点草料。阿克肖诺夫先在旅馆的过道里歇了一会,然后走到旅馆的门廊处,叫了一杯热茶,接着拿出吉他弹奏了起来。

突然一辆三驾马车驶了过来,马车上的铃铛叮当作响,一位官员下了马车,身后还跟着两个士兵。官员走近阿克肖诺夫,开始询问他,问他是谁以及从哪里来。阿克肖诺夫如实告诉了他,并且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喝杯茶?”但是官员却继续盘问他:“你昨晚是在哪儿过的夜?你是一个人,还是和另一位同行的商人一起?你今天早上有没有见过那位商人?你为什么天还不亮就离开了旅馆?”

阿克肖诺夫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官员要问他这么一堆问题,但是他一五一十地描述了发生的一切,然后补充道:“你为什么像盘问窃贼或强盗似的盘问我?我出门做自己的生意,你没必要这么盘问我。”

然而,官员却叫来了士兵,说:“我是这个区的警官。我之所以盘问你,是因为有人发现昨天和你一起过夜的商人被人割断了喉咙。我们必须要搜查你的物品。”

于是,他们进入了旅店。两名士兵和这位警官打开了阿克肖诺夫的行李进行搜查。突然,一个士兵从一个包里抽出一把刀子,大叫道:“这是谁的刀子?”

阿克肖诺夫看到士兵从他包里拿出了一把沾有血迹的刀子,这时,他害怕了。“这把小刀上怎么会有血迹?”

阿克肖诺夫试图回答,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结结巴巴地说:“我——不知道——不是我的。”警官接着说:“今天早上,那位商人被发现死在床上,喉咙被割断了。你是唯一一个可能作案的人。旅馆的房门是从里面反锁的,而且没有其他人在那里。这沾着血的刀子是从你的包里搜出来的,而且你脸上的表情和你的表现都表明是你干的!告诉我你是怎么杀了他,还有,你偷了多少钱?”

阿克肖诺夫发誓他什么也没做;他发誓在喝过茶后他再也没见过那位商人;他发誓除了他自己的八千卢布外他一分钱也没有,而那把刀也不是他的。但是他声音颤抖,面色苍白,身体因害怕而哆嗦着,好像他真的有罪一样。

警官命令士兵把阿克肖诺夫绑起来架到马车上。他们绑住了他的脚,把他抛到了车上,阿克肖诺夫在身上画着十字,失声痛哭。他的钱和货物被没收,而他则被送到了就近的城镇关押了起来。警察来到阿克肖诺夫一家居住的弗拉基米尔镇,调查询问了他的品质问题。镇上的商人和其他居民说,早些日子里,他曾酗酒,游手好闲,但他是个好人。接着,审判就开始了:他被指控谋杀了一位从梁赞来的商人,并从他身上抢了两万卢布。

他的妻子很绝望,不知道该相信什么。她的孩子们都还小,其中一个还在她怀中吃奶。她带上所有的孩子,来到了丈夫被关押的镇里。起初,长官们不允许她去探视阿克肖诺夫;但是再三请求后,她获准去见他,并被带到了他身边。当她看到自己的丈夫身穿囚服,戴着镣铐,同窃贼和其他罪犯关在一起时,她瘫倒在地上,很长时间没缓过神来。后来,她把孩子们拉到身边,并在离阿克肖诺夫很近的地方坐了下来。她告诉了他家里的状况,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阿克肖诺夫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妻子,妻子问道:“现在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我们必须向沙皇陈情,不能让无辜的人蒙冤而死。”

妻子告诉他,她已经向沙皇递交了陈情书,但是没有被接受。

阿克肖诺夫没有回答,只是低头看着地面。

妻子接着又说:“我并非无缘无故梦见你头发变得花白。你还记得吗?你那天就不应该出门。”她用手指梳理着阿克肖诺夫的头发,说:“我亲爱的万尼亚(伊万的小名),告诉你的妻子真相吧。这事真不是你干的?”“这么说,连你也在怀疑我!”阿克肖诺夫说完这话,用手捂着脸哭了起来。这时一个士兵走了过来,说他的妻子和孩子必须离开了,阿克肖诺夫最后一次和他的家人道了别。

当家人都离开后,阿克肖诺夫回想着他和妻子刚才的谈话。想到连妻子也怀疑他,就自言自语地说:“看来只有上帝知道真相;我们只能向他吁请,只有从他那里,我们才能求得怜悯。”

此后,阿克肖诺夫再也没有写过陈情书。他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只是一心向上帝祷告。

阿克肖诺夫被判处鞭笞,行刑后要被送到矿上做苦工。于是,他被鞭子抽打,鞭伤愈合后,他和其他囚犯一起被遣送到了西伯利亚。

二十六年过去了,阿克肖诺夫一直在西伯利亚过着囚犯的生活。他的头发变得花白如雪,灰白的胡子又稀又长。他所有的欢乐都不复存在;他的背驼了,走路很慢,寡言少语,从来不笑,但是却常常祈祷。

在监狱里,阿克肖诺夫学会了做靴子,并赚了一点钱,他用这些钱买了《圣徒传》。监狱里光线充足时,他就会读这本书;礼拜日,他在监狱的教堂里朗读经文,唱圣歌;因为他依然有一副好嗓子。

监狱的长官们喜欢阿克肖诺夫,因为他很顺从。他的狱友们也敬重他,称他“老先生”和“圣徒”。每当狱友们有什么事情想向监狱长官们请求时,总是推举阿克肖诺夫做他们的发言人;而且狱友之间吵架时,也会去找他评理、解决。

阿克肖诺夫从没得到过家里的任何消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们是否还活着。

一天,一批新犯人来到了监狱。到了晚上,老犯人围在新犯人旁边,打听他们是从哪个城镇或村子来的,他们因什么而获罪。阿克肖诺夫也和其他老犯人一起,坐在新来者的旁边,垂头丧气地听着他们的谈话。

一个新来的犯人正在给其他人讲着自己被捕的原因。他六十岁左右,长得高大强壮,留着浓密的灰白色胡子。“唉,朋友们,”他说,“我只不过是牵走了一匹拴在雪橇上的马,然后我就因为偷窃被逮捕和指控了。我说我把马牵走只是为了能快点回家,再说马夫还是我的一个朋友。于是我说,‘这有啥要紧的。’‘不,’他们说,‘你偷了马。’但是他们也说不清我是在哪里、怎么偷的马。早先我确实做过一些错事,而且按理说早该到这儿来了,但是那一次我却没被发现。而现在,我什么都没做,却被送到这里来了……呃,我没说真话,我以前来过西伯利亚,但是没在这儿久待。”“你是从哪儿来的?”有人问。“从弗拉基米尔。我家就在那个镇上。我的名字是马卡,人们也叫我谢苗诺维奇。”

阿克肖诺夫抬起头来说:“告诉我,谢苗诺维奇,你知不知道弗拉基米尔的阿克肖诺夫商人的情况?他们还活着吗?”“知不知道他们?我当然知道。阿克肖诺夫家很富有,尽管他们的父亲也在西伯利亚:一个和我们一样的罪人,看来是这样!至于你,老先生,你是怎么上这儿来的?”

阿克肖诺夫不愿谈论他的不幸遭遇。他只是叹了口气说:“因为我的罪孽,我这二十六年都是在监狱中度过的。”“是什么罪?”马卡·谢苗诺维奇问。

对这个问题,阿克肖诺夫只是说:“呃,呃——我一定是罪该如此!”他不愿再多说,但是他的同伴告诉了新来的犯人阿克肖诺夫是怎么到西伯利亚来的。有人杀了一位商人,然后把凶器放进了阿克肖诺夫的包里,因此阿克肖诺夫遭受了不公正的审判。

马卡·谢苗诺维奇听到这里,看了看阿克肖诺夫,拍着膝盖大叫道:“喔,这真是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可是老先生,你真是变老了啊!”

其他人问他为什么会如此惊讶,他曾在哪里见过阿克肖诺夫;马卡·谢苗诺维奇没有回答。他只是说:“弟兄们,我们在这里见面了,真是不可思议!”

听到这几句,阿克肖诺夫想,这个人会不会知道是谁杀了那位商人呢?于是他说:“谢苗诺维奇,或许你听说过这件事,或许你以前见过我?”“我怎么可能没有听到过?满世界都是谣言。但是时间过了太久,我已经忘记自己当时听到些什么了。”“或许你听说过是谁杀了那位商人?”阿克肖诺夫问。

马卡·谢苗诺维奇笑了,回答道:“刀子是在谁的包里发现的,凶手就应该是谁!如果是别人把刀藏在那里的,就像俗话说的那样,‘空说无凭,逮住才行’。何况别人怎么可能会把刀子放进你脑袋下枕着的包里呢?那肯定会把你弄醒的。”

听到这些话,阿克肖诺夫断定这个新来的罪犯就是那个杀了商人的人。他起身离开了。那一整晚阿克肖诺夫都没有睡着,他感到非常难过,脑海中浮现出各种场景。他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妻子还是他离开去赶集时的模样,仿佛她就在眼前;她的面容和眼睛在他面前呈现;他听到了她的说笑声。接着他看到了他的孩子们,他们都还那么小,就和他离开时一样:一个孩子身上裹着小斗篷,还有一个孩子在母亲怀里吃奶。他又想到了他自己,他也曾年轻、快活。他回忆起自己是怎样坐在小旅馆的门廊处,弹起吉他,然后在那里被捕了;他也回想起自己曾经是怎样无忧无虑。他在脑海中看到了自己遭受鞭刑的地方,看到了行刑手,还有边上围观的人;镣铐,囚徒,他整整二十六年的监狱生活,还有他的早衰。想到这一切,他痛心切骨,甚至想一死了之。“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恶棍!”阿克肖诺夫心想。一想到马卡·谢苗诺维奇,他不由怒火中烧,渴望复仇,甚至不惜付出惨痛代价。他整晚都在重复着祷词,但还是无法平静。白天他也不会走近马卡·谢苗诺维奇,甚至不愿看他一眼。

就这样,两个星期过去了。阿克肖诺夫夜夜难眠,他万分痛苦,不知道该做什么。

一天晚上,他正在监狱里来回溜达。突然,他发现囚犯们睡觉的一张木板床下不断有土冒出来。他停下来看是谁在那里。突然马卡·谢苗诺维奇从架子床下爬了出来,一脸恐惧地望着阿克肖诺夫。阿克肖诺夫试图无视他直接走过去,但是马卡抓住了他的手,告诉他,他已经在墙下挖了一个洞,并且用他的长靴把土装起来,每天在囚犯们被押着做劳役的时候把土倒在路上。“什么都不要说,老家伙,这样你也能出去。如果你多嘴,他们会把我鞭打个半死,但是我会先杀了你。”

阿克肖诺夫看着他的敌人,气得身体发抖。他抽出了手,说:“我不想逃跑,而你也没有必要杀我,很久以前你就已经杀死了我!至于告不告发你,就看上帝的旨意了。”

第二天,所有的囚犯都被拉出去做工了,狱警们发现有犯人从靴子里倒出了一些土。他们搜查了监狱,暗道被发现了。典狱长前来讯问每一个犯人,是谁挖了这个洞。所有人都说不知道。那些知情的人不愿意出卖马卡·谢苗诺维奇,因为他们知道他差不多会被鞭打而死。最后典狱长找到了阿克肖诺夫,他知道阿克肖诺夫是个正直的人,于是说:“你是个诚实的老伙计。在上帝面前,告诉我,是谁挖了那个洞?”

马卡·谢苗诺维奇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表面上是在看着典狱长,暗地里却不断地偷瞥阿克肖诺夫。阿克肖诺夫的双手和嘴唇都在抖,很长时间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想,“我为什么要去包庇这个毁了我一生的人?让他为我所遭受的一切付出代价吧。但是如果我说了,他们十有八九会把他鞭打个半死,而且也许我怀疑错了呢。再说,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来吧,老伙计,”典狱长重复道,“跟我说实话,是谁在墙下挖暗道?”

阿克肖诺夫扫了一眼马卡·谢苗诺维奇,说,“我不能说,典狱长大人。说出真相不是上帝的旨意!随你们怎么处罚我吧,我认了。”

尽管典狱长费尽心思,但是阿克肖诺夫不愿再多说一个字,于是这件事就这样搁置了。

这天晚上,阿克肖诺夫躺在床上,刚要打瞌睡,有人轻轻走了过来,坐在他的床上。他在黑暗中眯着眼睛看过去,认出了那是马卡。“你还想干什么?”阿克肖诺夫问,“你来我这儿做什么?”

马卡·谢苗诺维奇不说话。阿克肖诺夫坐起来说:“你究竟想要做什么?走开,不然我就喊守卫过来了!”

马卡·谢苗诺维奇弯着腰凑近了些,轻声对阿克肖诺夫说:“伊万·德米特里奇,饶恕我!”“饶恕你什么?”阿克肖诺夫问。“是我杀了那个商人,然后把刀子藏到了你的包里。我本来打算把你也杀了,但是我听到外面有动静,于是就把刀子藏到了你的包里,跳窗逃跑了。”

阿克肖诺夫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马卡·谢苗诺维奇从架子床上滑下来,跪在了地上。“伊万·德米特里奇,”他说,“饶恕我!看在上帝的分上,饶恕我吧!我会去坦白是我杀了那个商人,你会被释放,然后你就可以回家了。”“对你而言,坦白是件容易的事,”阿克肖诺夫说,“但是我却为你受了二十六年的罪。我现在能去哪里呢?……我的妻子已经过世,而我的孩子们也忘记了我。我无处可去……”

马卡·谢苗诺维奇没有起身,而是在地板上重重地叩了几下头。“伊万·德米特里奇,饶恕我!”他大声恳求,“现在我见到你,比他们用鞭子抽我的时候还难受……然而你可怜我,没有告发我。看在上帝的面子上,饶恕我吧,我是个无耻之徒!”接着他开始抽泣。

听到他的抽噎声,阿克肖诺夫也哭了起来。“上帝会饶恕你的!”他说,“也许我比你难受一百倍。”说出这些话,他的心里亮堂了,他不再渴望回家。他再也不想离开监狱,只是等待着死期来临。

不管阿克肖诺夫怎么说,马卡·谢苗诺维奇还是供认了他的罪行。但是当释放令传达过来时,阿克肖诺夫已经死了。

God Sees the Truth, but Waits

Leo Tolstoy

In the town of Vladimir lived a young merchant named Ivan Dmitrich Aksionov. He had two shops and a house of his own.

Aksionov was a handsome, fair-haired, curly-headed fellow, full of fun, and very fond of singing. When quite a young man he had been given to drink, and was riotous when he had had too much; but after he married he gave up drinking, except now and then.

One summer Aksionov was going to the Nizhny Fair, and as he bade good-bye to his family, his wife said to him, "Ivan Dmitrich, do not start to-day; I have had a bad dream about you."

Aksionov laughed, and said, "You are afraid that when I get to the fair I shall go on a spree."

His wife replied: "I do not know what I am afraid of; all I know is that I had a bad dream. I dreamt you returned from the town, and when you took off your cap I saw that your hair was quite grey."

Aksionov laughed. "That's a lucky sign," said he. "See if I don't sell out all my goods, and bring you some presents from the fair."

So he said good-bye to his family, and drove away.

When he had travelled half-way, he met a merchant whom he knew, and they put up at the same inn for the night. They had some tea together, and then went to bed in adjoining rooms.

It was not Aksionov's habit to sleep late, and, wishing to travel while it was still cool, he aroused his driver before dawn, and told him to put in the horses.

Then he made his way across to the landlord of the inn (who lived in a cottage at the back), paid his bill, and continued his journey.

When he had gone about twenty-five miles, he stopped for the horses to be fed. Aksionov rested awhile in the passage of the inn, then he stepped out into the porch, and, ordering a samovar to be heated, got out his guitar and began to play.

Suddenly a troika drove up with tinkling bells and an official alighted, followed by two soldiers. He came to Aksionov and began to question him, asking him who he was and whence he came. Aksionov answered him fully, and said,"Won't you have some tea with me?" But the official went on cross-questioning him and asking him. "Where did you spend last night? Were you alone, or with a fellow-merchant? Did you see the other merchant this morning? Why did you leave the inn before dawn?"

Aksionov wondered why he was asked all these questions, but he described all that had happened, and then added, "Why do you cross-question me as if I were a thief or a robber? I am travelling on business of my own, and there is no need to question me."

Then the official, calling the soldiers, said, "I am the police-officer of this district, and I question you because the merchant with whom you spent last night has been found with his throat cut. We must search your things."

They entered the house. The soldiers and the police-officer unstrapped Aksionov's luggage and searched it. Suddenly the officer drew a knife out of a bag, crying, "Whose knife is this?"

Aksionov looked, and seeing a blood-stained knife taken from his bag, he was frightened.

"How is it there is blood on this knife?"

Aksionov tried to answer, but could hardly utter a word, and only stammered: "I—don't know—not mine." Then the police-officer said: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