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侦探团2 木偶剧团的幽灵(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关景峰

出版社: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星河侦探团2 木偶剧团的幽灵

星河侦探团2 木偶剧团的幽灵试读:

人物介绍

   第一章 月光剧场“呼噜噜,你真的要去吗?”海力晃了晃手里的几张戏票。“开火,开火!”呼噜噜敲击着键盘,眼睛直直地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突然跳出两个战士,对着呼噜噜操控的战士射击,“啊,啊,我中弹了……主人,你说什么?”“戏剧节,你也要去看?”海力又晃了晃手里的票。“当然,我和雨果说过了。”呼噜噜比划着,“我从来没有看过木偶剧,我的童年都不完整了。”“你就让他去吧。”瑞琪尔放下手中的拳谱,“他可以一动不动,像一个玩具,检票员就放他进剧院了。”“也行吧。”海力点点头,他又看了看手上的戏票,“可是这节目,会不会闷呀?《卖火柴的小女孩》和《灰姑娘》,剧情我三岁时就能背下来了。”“说什么呢?这么热闹!”雨果提着超市购物袋走了进来。“老兄,请你代我们选戏,你就选了这部小朋友看的木偶剧?”海力再次把票晃了晃,“我其实想看那部《战马》。”“这部木偶剧才演十场,《战马》是阿波罗剧院的固定节目,想什么时候看都行。”雨果说,“要支持一下老剧团,我看报纸了,菲尼克斯木偶剧团很不容易,他们的剧目大都还是传统剧目……”“我知道。”海力点点头,“传统剧目看看也不错,那就去支持一下了。”

一年一度的星河市戏剧节开始了,这个戏剧节不仅上演大人们看的戏剧,同时也会推出儿童木偶剧。星一小学拿到很多观摩票,什么剧目都有,学生们可以根据自己喜好去总务老师那里领取。雨果领回来三张菲尼克斯木偶剧团《卖火柴的小女孩》和《灰姑娘》两场连演的票。雨果小时候就很喜欢看木偶剧,有一次看过木偶剧后,回家还做了几个简单的木偶,给爸爸妈妈表演呢。

三天后的傍晚,雨果他们兴奋地出了校门,前往市中心的森林剧院看戏。尽管海力熟知情节,但是在晚上和大家一起去看戏,怎么也比在寝室里玩电脑要好,他上一次去剧院,大概是两年前了。

异常兴奋的呼噜噜跟在他们后面,他可从来没有看过木偶剧。那些动来动去的木偶,他只在电视上看到过。一路上,呼噜噜又蹦又跳,不过进了剧院他就只能假装玩具,一动不能动了。

傍晚的剧院区,因为举办戏剧节的原因,比往常更加热闹。天还没黑,各家剧院的霓虹灯就闪耀起来。各个剧院的门口,都是正在进场的观众,大家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街边的几个热狗摊生意非常火爆。“森林剧院是星河市最古老的剧院之一,有三百多年的历史。”雨果指着前面的一幢古典样式的建筑说,“我来过一次,那里和宫殿一样,有种神秘的气息。”“我只闻到里面飘出来的爆米花的香味。”呼噜噜吸着鼻子,忽然,他叫了起来,“嗨,你们猜猜我看到了谁?是宝儿,他刚刚走进去。”“没什么稀奇的。”海力说,“他也要了票呗,不过他一定不像我们这样支持传统剧目,他这种人就喜欢凑热闹,他一定是去看《好女巫》的,我听说这部也不错。”

他们说着进了剧院,剧院的中央大厅不大,白色的廊柱和米黄色的大理石地板使剧院显得很庄重。这家剧院有两层,大厅左右各有一个楼梯,因为人多,那里显得比较拥挤。在大厅的一层,竖着巨大的戏剧节海报展板,还有一些指示牌,引导观众去各个剧场。观众们进了剧院后,按照指示,找着自己要进的剧场。“这边。”雨果看了看手上的票,指着大厅的西侧说,“5号,月光剧场。”

大家跟着雨果向西侧走去,呼噜噜就一动不动地被瑞琪尔抱着。他们一直走到西侧的尽头,看到了一个小门,小门的旁边有个“5号,月光剧场”的标牌,门口还站着一个检票员。“你们好。”检票员笑眯眯地对他们说。“你好,这是我们的票。”雨果把票给了检票员。“好的。”检票员接过票,“好可爱的玩具猪呀。”

瑞琪尔笑了笑,海力则挤了挤眼。检好票,他们进了剧场。“噢,太小了。”呼噜噜一进去,就小声地说。

月光剧场确实不大,从座椅上看,这里最多能容纳五六十人。在剧场的最前面,是一个很小的表演舞台。剧场里只亮着几盏壁灯,光线昏暗。距离节目开始还有十几分钟,里面的观众大概只有十几个,大都是小孩子。“这个剧场太小了。”雨果边说边找座位,“我去过二楼那个话剧剧场,能坐三四百人,和电影院差不多。”“二楼演的是《好女巫》,我刚才看到海报了。”海力找到了座位,坐下后向舞台看了看,不错,这个位置视角很好。“戏剧节要持续一个月呢,《好女巫》和《战马》过几天可以再去看。”雨果说着也坐了下来,他们都坐在最后一排,紧靠门。

正说着话,宝儿和班上的另外一个同学小迪走了进来,两个人抱着一大包薯片。“嗨,小迪。”瑞琪尔招呼道。这个小迪,虽然和宝儿要好,但和其他同学的关系也不错。“噢,还以为你们去看《好女巫》呢。”小迪说。“我也以为你们去看《好女巫》呢。你们喜欢这个节目?”瑞琪尔问。“我们是来学习的。”小迪说着看看宝儿,“我们组建了一个剧团,准备把《灰姑娘》搬上学校的舞台,我演灰姑娘,宝儿演王子……”“你们组建了剧团?”海力有些吃惊。“超威牌速效蟑螂药剧团,宝儿找的赞助商,所以只能叫这个名字。”小迪笑了笑。“聊好了没有呀?”宝儿不耐烦了,他可不大喜欢雨果他们的三人组,他看了看海力,“我们可没邀请你们参加剧团。”“我才不要参加什么蟑螂药剧团呢!”海力回敬道,“我们可以自己组建一个。”“哼,我们的剧团才是专业的,我早晚要去好莱坞发展。”宝儿不屑地晃晃脑袋,他招呼小迪,“走吧,快开演了。”“好,我们走。”小迪对雨果他们挥挥手,“我们的位子在第一排。”

雨果他们也挥挥手。宝儿和小迪向第一排走去。“你和他们很聊得来嘛。”宝儿不悦道。“我作业不会做就去问瑞琪尔的。”小迪回答。

宝儿说:“你可以问我呀……”

雨果他们眼看着宝儿和小迪坐在了第一排,对于看木偶剧来说,宝儿和雨果的位子最好,第一排正中,前面两米就是舞台,木偶的一举一动能看得清清楚楚。

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剧场里陆陆续续进来三十来个观众,一半多的位子都坐满了。“这个节目是提线木偶剧。”瑞琪尔看着节目单说。“什么是提线木偶剧?”呼噜噜小声问。“就是木偶剧的一种形式。”瑞琪尔指着前方的舞台说,“木偶身体的各个部分是由木头雕刻成的,相互之间用绳线连接,这样木偶的关节就能活动了。这些绳线都绑在操控杆上,表演师站在舞台后面,通过操作操控杆来控制木偶的动作。”“噢,有意思。”呼噜噜点点头。

这时,舞台上方的幕布突然被拉开了,一个脑袋露了出来,在昏暗的灯光下,这个突然露出来的脑袋吓了大家一跳。   第二章 剧场凶案“朋友们,你们好。”露出脑袋的人怪腔怪调地说,“欢迎来到森林剧院的月光剧场。”

本来有些喧闹的剧场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看着那个人。尤其是孩子们,都兴奋起来。“我是菲尼克斯木偶剧团的团长理查,很高兴你们来看我们的节目。”理查团长笑眯眯地对大家说,“现在我来介绍一下我们的表演师,有请大明星米克——”“大家好。”米克的脑袋从左边幕布后面钻了出来,“我是米克,谢谢大家的到来……”

现场一片掌声,雨果也用力鼓掌,不过这个米克的面部表情比较严肃,不像团长那样眉飞色舞的。“威震全球的超级女星——凯瑟琳!”理查继续介绍。“大家好。”凯瑟琳的头从右边的幕布后伸了出来,她满脸笑容,对着大家频频点头,“嗨,大家知道吗,我刚才接到一个电话,是好莱坞大导演打来的,说《加勒比海鸟》缺个女主角,我说我喜欢木偶剧,不去……”“哗——”现场一片掌声,大家都被逗笑了。“噢,你们居然鼓掌,你们就这样看着我的才华永远隐没在幕后吗?”凯瑟琳眨眨眼睛,“我为什么不去呢?因为导演说让我演那只海鸟,噢,我绝对不会去演那只鸟的——”“哈哈哈——”现场又是一片笑声。雨果觉得这个剧团不愧是老牌剧团,正式演出前的暖场做得很好。“米克,你要不要试试呢?”凯瑟琳继续打趣。“不,算了吧。”米克摇摇头,他似乎不在状态,和剧团团长、凯瑟琳的热情形成不小的反差。“噢,应该说‘不,我已经签约演《加勒比海龟》了’。”雨果身边一个带小孩的男子说道,“他怎么这么不配合呀。”

雨果看了看那个男子,心想他一定是看过这部戏,知道开幕前的这些暖场对白。

凯瑟琳的脸色有点尴尬,她看看中间的团长,团长连忙又介绍了另外两名表演师,随后宣布演出开始。

剧场四周的灯熄灭了,舞台上方的几盏射灯将舞台照得透亮。“唰”地一下,舞台的幕布落下,一个城市街景的布景显现出来。这个布景做得非常逼真,那些房子有远有近,错落有致,很多房子的房间还透出灯光。

一个小女孩出现了,她就是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她的身体灵活自如,说话的时候,嘴唇居然还能一开一合,所有的观众都很佩服表演师精湛的操控水平。渐渐地,观众们入戏了,虽然是一部耳熟能详的戏,但是老牌剧团精湛的演技和完美的舞台设计,深深地抓住了观众,全场的焦点都聚集在小女孩身上,观众的情绪也随着剧情起伏着。看到可怜的小女孩划亮一根根火柴,一个个幻象出现,海力非常感动,他真想去帮帮那个小女孩。

不知不觉中,第一场《卖火柴的小女孩》结束了,剧场四周的灯渐渐亮起,观众的情绪从剧中回到了现实,大家热烈鼓掌,掌声响了很久。“好看,真好看。”海力边鼓掌边对身边的雨果说,“还好你拿了这场戏的票,否则就看不到了。”“可怜,那小女孩真可怜。”呼噜噜擦着眼泪说,他真的被感动了。

这时,幕布上方钻出两个人的脑袋,他们是表演师米克和凯瑟琳,这部剧是由他俩一起表演的,大家对他们报以热烈的掌声。随后,团长宣布《灰姑娘》马上开始。

四周的灯再次熄灭。此时,舞台上的背景已经更换,一个古老房间的场景出现,忙着做饭洗衣的灰姑娘登场了。接着,后母和两个姐姐也出现了,她们对灰姑娘又打又骂,大家再次进入到剧情之中。

这场戏的人物较多,背景不停地切换,剧中人物有对话,有歌唱。尽管大家都知道故事的结局,但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呼噜噜可是第一次看这个节目,看到那两个姐姐欺负灰姑娘,他真想上去揍她们一顿。

剧情继续推进,仙女出现了,她把灰姑娘变成了一位美丽的公主,还给她穿上一双精致的水晶鞋,灰姑娘的衣服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好了,你可以去参加舞会了。”仙女说,“记得午夜十二点之前要回来呀,否则魔法就失效了。”“我知道了。”灰姑娘点点头,“谢谢……”“啊”的一声惨叫,“咔”地一下,一个人从舞台后翻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舞台也被他砸塌下来,舞台后的长凳露了出来,上面站着手持木偶操控杆的凯瑟琳。

凯瑟琳一下子愣住了,她看到了舞台前的场景,随即惊叫起来,那声音响彻全场。

面朝下趴在地上的人是米克,他的后背上插着一把刀,刀刃上映射出射灯的光,米克后背上涌出来的血已经流到了地上。“啊——”宝儿看着离自己不到一米的米克,先是愣住,然后惊叫一声晕倒在地。   第三章 现场景象

剧场里乱作一团,凯瑟琳还在那里尖叫。很快,壁灯开了,前排的观众开始向门口拥去,后排的雨果、海力和瑞琪尔则向舞台走去,他们意识到,剧场出了命案。“救命呀!救命呀!”小迪抱着晕倒的宝儿,高喊起来。“这家伙不会有事的。”瑞琪尔看了看宝儿说。随后她来到米克身边。

这时,舞台后面的一扇小门打开了,团长和另外两个表演师冲了过来。

瑞琪尔上前摸了摸米克的脖子,随后看着雨果摇了摇头。“没脉搏了,应该是……”“这是怎么回事?”团长冲上来,看到米克后背上插着的那把刀,瞪大了眼睛,另外两个男表演师也都吓坏了,团长挥着手,“快打电话,快叫救护车——”

早就有观众报警了,说救护车和警察过一会儿就赶到。两个表演师把凯瑟琳扶下舞台,凯瑟琳脸色惨白,眼睛紧紧地闭着,不敢睁开,好像只要一睁眼,就会再次看到刚才的惨象。“团长,你们刚才在哪里?有没有人从这个门跑进去?”雨果指着团长他们冲出来的小门问。“我们就在里面休息,没人进来。”团长的声音都颤抖了。他的脑子乱哄哄的,他实在无法理解,自己的剧团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雨果站起来,跨过坍倒的舞台和表演师站着的长凳,走到了舞台后面。舞台后面是一个三四十平米的空地,里面只有一盏壁灯,光线比较暗,最里面有个小房间,门半开着。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雨果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刚才那一幕,把他也吓坏了。他需要调整好状态,趁着事件刚刚发生,尽快找到破案线索。

雨果的思路很清晰,米克倒下后,没有人从幕后冲向观众席逃走,那么凶手一定是从幕后逃走的。那扇小门似乎是逃脱的唯一通道,但是团长说没人进出,疑点顿时出现了。

雨果小心地走到半开的小门前,探头向里边张望。这大概是个演员休息室,里面有沙发、椅子,还有一张很大的桌子。雨果回头看看跟在身后的瑞琪尔,相互点点头,随后迈步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雨果就走到那张桌子旁,桌子上摆着几个半米多高的木偶,卖火柴的小女孩就在里面。雨果拿起那个木偶,小女孩瞪着大眼睛看着雨果,仿佛有话要说。也许小女孩看到了什么,但是它无法表达。雨果把木偶放下,眼睛又扫视了一遍桌面,桌子上还摆着一个工具箱,里面有锤子、起子等工具,雨果拨弄了几下,随后向休息室的另外一扇门走去。这扇门紧闭着,还挂着一把大锁。

在这个房间里雨果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站在房间的中央,皱着眉。瑞琪尔环视着房间,她也没发现什么,“怎么会连一点线索也找不到呢?”

外面的剧场已经安静下来,警方和救护人员还没有赶到。雨果和瑞琪尔走出休息室,再次来到幕后的那片空地,此时他面对着的是空荡荡的观众席。

和米克搭档演出的凯瑟琳此时恢复了神志,正坐在第一排观众席上哭泣,肩膀不停地抽动着,两个同事在一边安慰她。团长则激动地打着电话,也不知道打给谁。

剧场里,只有哭泣声和团长激动的说话声,米克还趴在地上,海力和呼噜噜警觉地站在米克的身旁。剧场的正门,站着几个没走的观众。也许是因为其他剧场此时正在演出剧目,所以这里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传播出去,门口没有出现大批围观者。

雨果又看了看米克,随后继续在空场地里查看情况。他的身边就是表演师站着表演的长凳,长凳后还有一个小桌子,摆放着几个木偶,有灰姑娘的后母、两个姐姐,还有王子和几个大臣。木偶放在那里,方便表演师拿取。除此之外,那里没别的东西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正在这时,一个男子带着几个人急匆匆地从剧场正门跑了进来。“啊,经理先生。”团长连忙挂了电话,迎上去,“米克被杀了,也不知道谁是凶手……”“我的剧院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经理激动地跑到米克身边,看着一地鲜血,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你们快救救他——”“估计已经……”团长说不下去了,他指着米克背上插着的刀,“这是我们平常用来修理木偶的工具刀,非常锋利……”

正说着,几个抬着担架的医护人员冲了进来。一位医生弯下腰,把手搭在米克的脖颈上,随后翻开米克的眼皮,用手电筒照了照。

不到一分钟,医生站了起来,摇了摇头。“啊——”本来已经停止哭泣的凯瑟琳,看到医生来了,她还抱有一丝幻想,期盼专业的医生能救治米克,但是看到医生摇头,她再次大哭起来。

医护人员收起担架,出去了。接下来的事交给警方处理了。

雨果拿出手机,对着现场拍照,随后,他走进休息室,又拍了几张照片。“那个凯瑟琳,有嫌疑!”海力悄悄凑到雨果身边,小声地说。“你这样认为?”雨果看了看海力。“当然,当时舞台后只有他们两个。”海力指着休息室的小门,“这扇门关着,团长他们是听到喊声才出来的。舞台后面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没有其他出口,所以凯瑟琳嫌疑最大。难不成米克自己把刀子插到后背上的?”“可是当时凯瑟琳正在表演呢!”瑞琪尔也凑了上来,她不同意海力的推测,“一边表演一边杀人,怎么可能?”“这个……”海力愣住了,“好像也对……”“这里,就是这里。”奥斯小顿的声音忽然从正门传来,“警长,您注意脚下,这么晚了,您还要亲自来,其实交给我奥斯小顿就行了……”

说话间,奥斯顿警长在奥斯小顿和乔乔探员的簇拥下,走进了剧场。“怎么回事?”奥斯顿一脸严肃地走到舞台前,指着米克说,“这人怎么了?被杀了?”

门外的医生跑进来说:“后背中刀后当场死亡。”“封锁现场,在死者周边画粉笔印记。”奥斯顿立即开始布置,“把知情人给我找来,我要开始破案了!”

奥斯小顿他们答应一声,开始工作。奥斯顿忽然看到雨果他们,一愣。“喂,你们怎么在这里?”奥斯顿大声地问,目光里充满了疑惑。“我们是目击者,当时正在看戏。”雨果不紧不慢地说。“你们是观众?”奥斯顿问。“是的。”“我可以找很多观众来当目击证人。没你们的事了,先走吧。”奥斯顿指了指正门,“不要抢了我的戏……”

奥斯顿突然意识到说漏了嘴,连忙捂住嘴。随后他看看四周,放下手,就像刚才什么都没说过。“我们……”雨果可不想离开,也不太相信奥斯顿,“也许能帮上忙,我刚才查看过现场了……”“嗨,我认识你。”剧院经理听到雨果说话,忽然叫了起来,“报纸上有过你的报道,说你是小神探。”

成功破了几次案后,雨果他们的星河侦探团已经小有名气了。“警长。”奥斯小顿这时走过来,把嘴凑到奥斯顿耳边,“最好留下他们,这小子有点本事,也许能帮上忙,再说其他观众逃的逃,走的走,只剩他们几个目击者了。”

奥斯顿听到这些话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同意雨果他们留下来,不过警方在勘查现场的时候,雨果他们要乖乖地坐到角落去。

奥斯顿带着手下开始声势浩大地勘查起现场,他的手下又是拍照又是查找证物,不一会儿,遇害的米克身上的刀被拔出来放进物证袋,尸体也被抬了出去。

雨果他们在墙角那边,静静地看着忙碌的警方。雨果满脑子都在想凶手以何种方式逃脱的。剧院前排观众席里,坐着剧团里的人,凯瑟琳还在小声地哭泣着。一直劝她的两个同事也累了,无精打采地坐在她身边。“我还是觉得凯瑟琳有嫌疑。”海力在一边小声说,“如果不是凯瑟琳,那就是团长或者另外两个表演师,里面没别人了。”“你就会乱猜!我说过了,凯瑟琳当时在表演。”瑞琪尔摇摇头。“我用的是排除法,和雨果学的。”海力解释说,“如果不是她,那你说是谁?难道是魔怪作案?”“有可能。”呼噜噜插话说,“不过我也是猜的。”“一切等我调查完再说。”雨果看着剧场里的警察说,“会查清楚的。”“我们要侦破这个案子?”海力小声问。“那当然。”雨果坚定地点点头,“我们不仅是目击者,还是侦探。”

奥斯顿和手下在现场忙碌了一个小时后,奥斯小顿突然向雨果这边走来。“嗨,你们好。”奥斯小顿略带微笑,他站在雨果身边,“我们的勘查结束了,噢,我们可是有了重大的发现,非常重大,重大到我都……你们有什么发现吗?”“没有。”雨果直接说,“我还没有展开调查呢,现在掌握的线索非常有限。”“如果发现什么,记得告诉我们。”奥斯小顿连忙说,“这个案件好奇怪呀,就那么几个人,但是找不到谁有嫌疑……”“你不是说有重大发现吗?”呼噜噜不客气地打断了奥斯小顿的话。“我们的重大发现就是——这个案子是一起他杀案。”奥斯小顿不高兴地看看呼噜噜,“喂,你觉得这不重大吗?”“我……”呼噜噜翻了翻眼睛,“傻瓜都能看出来……”“奥斯小顿——”奥斯顿的声音传来,“我们走吧。”“来了——”奥斯小顿连忙喊道,他看了看雨果,“别忘了,有什么重大发现要告诉我们,你现在也算小小名侦探了,那几个当事人等着你去询问呢,你走了以后我们会封锁这里……”

奥斯小顿跑到奥斯顿身边,说了几句话,奥斯顿点点头,又向雨果这边看了看。“走吧,先回去。”奥斯顿下令,说着向外走去,“奥斯小顿,告诉门口那几个热狗摊位,不要离马路太近,都影响交通了……”   第四章 雨果开始调查

奥斯顿他们走了,警方留了一个人站在正门口,奥斯顿已经同意警方结束勘查工作后,雨果可以前去问话。奥斯顿他们刚才的勘查,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们对剧团的人简单地询问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发现,因此奥斯顿觉得让雨果去调查,也许能找到不同寻常的线索。

雨果得到了警方的允许,向前排观众席走去,瑞琪尔和海力连忙跟上,现在进入到星河侦探团调查时间了。

看到雨果走来,经理连忙迎上去。“我看过你的报道,请帮帮我们,我的剧院居然出了这种事!警方说案件不破,月光剧场要一直封锁,都没办法演出了。当然,比起米克的命,这都不算什么。”“我会尽力的。”雨果点点头,“现场我已经看过了,我要进行问询笔录,我想先问问凯瑟琳,当时她就在受害者身边。”“好的。”经理连忙说。

雨果他们被安排进了幕后的那间休息室,雨果一进门,又看见了桌子上的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木偶,它静静地躺在那里,嘴微微张着,像要表达什么。房间里,一盏日光灯发出轻微的“嗞嗞”声,这种声音,打破了房间的安静。雨果他们各自找地方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凯瑟琳独自来到休息室,她看着雨果这几个小学生,表情变得很不自然。“凯瑟琳小姐,你请坐。”雨果给凯瑟琳搬来一把椅子,“现在好些了吗?我知道你受了惊吓。”“好点了。”凯瑟琳坐下了。“好,那么刚才米克遇害的时候,你就站在他身边操控木偶,对吧?”雨果很快就进入了正题。“是的。”凯瑟琳点点头。“当时在舞台后操作的,有几个人?”“就我们两个……”

根据凯瑟琳的描述大家了解到,为了避免干扰,提线木偶剧在表演时,暂不参加演出的表演师一般都会在远离表演区的地方休息,所以当时没有演出的团长和另外两个表演师都在休息室里。米克遇害时,戏正演到仙女和灰姑娘对话,舞台上的木偶只有两个,所以舞台后的表演师也是两个。要等到五分钟后舞会的大场面开始,团长和另外两个表演师才会出场。雨果了解到了这个情况,详细地做了记录。“你当时有没有听到休息室小门开启的声音,或者感觉到背后有人?”雨果认真地看着凯瑟琳。“我当时……很专注地在演出。”凯瑟琳说,“没觉得背后有人。”“好。”雨果点点头,“那么这个米克,最近和团里的人有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没有。”凯瑟琳摇摇头,“我们关系很好,我们是个小剧团,只有七个人,另外两个表演师今晚没节目,所以没来。”“米克在外面的表现呢?有没有仇家?”雨果继续问,“他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没听说他有什么仇家。”凯瑟琳想了想,“不过米克……最近情绪确实不太好。”“为什么?”海力抢着问。“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直想走,可是团长说合同没到期,暂时不能走,合同一到期马上就让他走。”“他为什么要走?”雨果接着问。“不景气呗,你知道我们这种比较传统的剧种,观众不多,收入也受到影响。”凯瑟琳无奈地说,“米克还年轻,他最近常抱怨连房租都付不出了,我理解他。”“他为这件事和团长有过争执吗?”“没有,团长也理解他,但是要照合同办事,提前解约他要付赔偿金的,他也拿不出来,所以他只能继续做。他和我说越来越讨厌表演师的工作了,一上台就浑身不舒服,但不做不行,所以最近情绪一直不好,只能生闷气了。噢,前天,好像是表演时操控不怎么顺利,演出后,他还把木偶往桌子上摔呢,我劝他想开点,有气别撒在木偶上,摔坏了还得自己修。”“噢,这么差的情绪……”雨果若有所思地说,“演出也受到影响了吧?我是说表演的时候出错了。”“你看过我们的节目?”凯瑟琳很是惊奇,“今天就有好几处,后母责骂灰姑娘的时候,要舞动手臂,还要有几个转身动作,他都懒得处理,一个动作也不做,只是在那里骂,这样表现不出后母的暴躁。前些天表演王子邀请灰姑娘跳舞时,有个弯腰发出邀请的动作,他连弯腰都省略了,这样就表现不出王子的真心诚意。”“好专业呀。”雨果微微一笑,“我以前没看过你们的节目。”“啊?”凯瑟琳一愣,“那你怎么知道我们表演的时候出错了?”“凭感觉吧,比如你们暖场的时候,你对米克说要不要去试试出演《加勒比海鸟》,他应该回答已经答应好莱坞大导演出演《加勒比海龟》了,但他直接说不需要。我知道这种暖场,台词要有笑点,对话者之间要配合,他回答得太简单了……”“对呀!我都没办法往下接了。”凯瑟琳用力点点头。“我旁边有个观众发现了这点,他应该看过。”雨果解释道,“而且米克明显情绪不高,这个倒能看出来。”“看来确实是侦探。”凯瑟琳感慨起来,“观察得真是仔细。”“米克背后插着的那把刀,你见过吗?”瑞琪尔提了一个问题。“是休息室工具箱里的刀,我们经常用来修理木偶、换提线、削木头。”凯瑟琳看了看瑞琪尔,“米克下午还用了那把刀。”“下午?”雨果问,“他修理木偶了?”“其实还是因为辞职的事,他大概越想越生气,给木偶换线的时候,忽然把木偶往桌子上砸,脑袋都掉了,不过最后还是给接好了。他心情确实不是很好,我又劝了劝他,没办法,还有三个月合同才到期。”“那么外面有什么工作急等着他去做吗?或者说他已经在外面找到新工作了?”“没有,哪有那么容易就找到新工作。”凯瑟琳说,“大家都劝他,外面的工作不一定好找,可他就是不喜欢这个工作了,要去闯荡一下。”“这样说确实没错……”雨果说着站了起来,“你确定他真的没有什么仇家?他脾气很差,好像容易得罪人。”“没有吧,反正我不知道。”凯瑟琳说,“他以前的脾气还好。”“米克和休息室里的那三个人有没有过节?”雨果突然问,他的语气也加重了。“没……有……”凯瑟琳说得很慢,随后很快地摇摇头。“好了,我知道了。”雨果看看凯瑟琳,“那么请把团长叫来吧。”

凯瑟琳答应一声,低着头出去了,看来她的情绪稳定了不少。一分钟后,团长走进了休息室,他的表情有点紧张。“对不起,我刚听说你们曾经破过魔怪案件,因为我很少看报纸。”团长说道,“但是……我还是觉得被你们问话很奇怪……”“没什么,只是几个简单的问题。”呼噜噜趴在沙发上,懒洋洋地说。“噢,会说话的猪。”团长皱着眉,“现在更加奇怪了。”“先生,你当了多少年剧团团长了?”雨果没管这些,他先请团长坐下,随后开始了正式的询问。“大概十年。”团长说。“米克来了多久?”“两年多。”“他是不是想离开这里?”“我也想离开这里。”

雨果他们愣住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团长身上。“很简单,这个行当不景气,我连这个剧院的场地费都交不起。今天你们觉得来了不少观众,可不是天天都有戏剧节的。有什么办法呢?米克年轻,可以转行,我老了……”“明白了。”雨果点点头,“你们之间没什么矛盾吧?”“没有,他要走,我又没拦着。”团长把手一摊,“合同到期立即让他走,我还可以减少一个人的开支,两边都高兴的事。”“那你们不缺人手吗?”瑞琪尔插话问。“没办法呀,缺人手就只有我亲自上阵了,这几天我一直参加演出,我演大臣。”团长说,“其实今后我们可以不演大场面的戏,《卖火柴的小女孩》就不用太多演员。”

雨果又点点头:“米克遇害的时候你们在休息室吧,你们怎么知道外面出事了?”“我们听见了凯瑟琳大声惊叫。”团长比划着说,“当时我们都吓坏了,那喊声太恐怖了,凯瑟琳从来没有这样喊过。”“之前你们一直在休息室?”雨果又问。“那当然,没有演出的表演师不能在表演区,这是规矩。”“那么……”雨果说着站了起来,他走到挂着锁的门那里,“这个门你能打开吗?”“这个……”团长似乎有些犹豫,“可以,我有钥匙,但是剧院说这扇门最好不要打开。”“为什么?”

团长没说话,他掏出了钥匙,把挂着的大锁打开,拉开门,一股冷风立刻吹进屋里。门外,是森林剧院后门的街道,晚间的街道非常冷清,来往的行人和车辆很少,只有一股风在街道上窜来窜去,把地上的落叶和垃圾卷到半空中。“怕有外人进来。”团长关上门,然后锁好,“这扇门一直锁着的。”“米克遇害时,这个房间没有别人了吧?”雨果问。“没有!”团长生气了,他感觉雨果在怀疑自己,“噢,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去问另外两个表演师。”“你不要生气,我只是随便问问。”雨果笑了笑说,“噢,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杀害米克的那把刀,以前放在什么地方?”“一直放在工具箱里,我明白你的意思。”团长更不开心了,“我刚才也问了,没人把刀拿到表演区,可能是米克自己拿过去的。”“好了,没有问题了。”雨果说,“那么,谢谢你……”

接下来,雨果请来了另外两个表演师,他们的说法和团长大体一致。可以确定的是,当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三个,再无他人。

雨果的话全都问完了,他和伙伴们走出休息室,和剧场里的其他人一起向外走去。走出门后,一直等在门口的警察要封锁剧场,他让团长锁上门,里面的一切都要保持原样,除了私人物品,什么都不能带走,没有警方的许可,这扇门也不能随便打开。“本来还指望着这个戏剧节……”团长一边锁门一边抱怨,“今年我可是赔惨了……”“米克都死了,你还说这种话!”凯瑟琳在一边不满地说。“我想他死吗?”团长瞪着凯瑟琳,“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好了!”经理在一边劝道,“你们就不要吵了,我减免你们一个月的场地费。”“这可是你说的。”团长明显兴奋起来。“当然!”   第五章 团长有危险

大家来到剧院门口,剧院经理恳请雨果要尽早破案,雨果点头答应了。

夜晚的剧院区,霓虹闪烁,依旧热闹非常。一些剧院刚散场,观众们的脸上大都还是神采奕奕,他们哪里知道,森林剧院的月光剧场里刚刚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雨果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学校。一路上,他们没怎么说话,瑞琪尔突然想起了什么,给小迪打了一个电话。小迪说自己和宝儿都吓坏了,宝儿晕倒后被他摇醒,然后他们跟着大家逃出了剧场,宝儿在剧院门口给家里打了电话,他家派车把两人各自送回了家。

得知小迪和宝儿平安而归,大家也算放了心。他们回到学校一角的小屋,面对这样一个案件,瑞琪尔、海力和呼噜噜都急着想知道雨果找到了什么样的线索。

雨果发现大家都看着自己,他耸耸肩说:“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但是我的确还没什么发现。现在我想进行一次案件重演。”“案件重演?”瑞琪尔和海力都兴奋起来,这其实是破案的重要步骤。“模拟一下当时的情景,对理清思路很有好处。”雨果说着开始布置场景,他拿出了手机,找到拍摄的现场照片,看了看大家,“瑞琪尔,你来演凯瑟琳,我演米克,海力,你演团长……”“我演什么?”呼噜噜大声问道。“就演你自己,你是观众。”

雨果说着把椅子搬到门口,让呼噜噜坐下,他把桌子搬到房间中央,自己和瑞琪尔站在了上面。海力被他安排在椅子后三米处,画了一条线,线内就是休息室,线外是表演区域。

大家各就各位,雨果表示可以开始重演了,他叫大家听自己的口令。“现在我们正在表演。”雨果站在桌子上,他看了看对面的呼噜噜,“观众看得津津有味,这是一出很好的剧目……”

瑞琪尔摆动着双手,假装在操控木偶。“说台词。”雨果看了看瑞琪尔。“什么?”瑞琪尔一愣。“台词,我们要逼真一些。”“啊……你穿上这双水晶鞋,还有……你要记得午夜十二点一到,一切都会恢复原形……是这样说吧……”“好看,好看。”呼噜噜在“观众席”用力鼓掌,“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戏……”“好了。”雨果说着闭上了眼睛,“啊,我中刀了,我倒下去,压塌了大半个舞台,我刚倒下去,瑞琪尔就开始惊叫。”

说着,雨果跳下了桌子,趴在地上。瑞琪尔立即大叫起来,她的双手夸张地挥动着,不像受到惊吓,倒像是在发表演说。“瑞琪尔尖叫后,海力可以冲出来了。”雨果说着站了起来。“终于轮到我了。”海力说着做了一个推门而出的动作,他冲到了桌子后,露出惊异的表情,“咦,为什么中刀的人自己站了起来……”“好了,全部结束。”雨果站起来,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瑞琪尔,放下手吧,你表演得太夸张,今后没机会去好莱坞发展了。”“我呢?”呼噜噜从椅子上跳下来,连忙问。“你是本色出演。”雨果说。“通过模拟整个现场……”雨果站在桌子前说,“我觉得所有在现场的人,都不会是案犯。”“为什么?”大家一起问。“排除法。”雨果解释道,“首先,现场的观众被全部排除,不会有哪个观众站起来去米克身后行凶的,况且有舞台阻隔,观众无法直接到达表演区域。”“下一个排除的就是凯瑟琳了吧?”瑞琪尔有些不自信地问。“对,就是她。”雨果满意地点点头,“第一,她没有动机,从了解的情况看,她和米克相处得不错;第二,当时她和米克并排站着,米克操控的是仙女,凯瑟琳操控的是灰姑娘,两人正在对话时米克遇害。凯瑟琳一边表演一边拿出一把刀刺向米克的后背,可能性极小,所以她也被排除了。”“下面就是团长他们了。”海力和呼噜噜一起抢着说,“对吧?”“对!除了他们还有谁呢?”瑞琪尔翻翻眼睛,“可是为什么要排除他们呢?”“我……我也不知道。”海力尴尬地一笑。“我也不知道。”呼噜噜跟着说。

脑力小测试 1:

为什么雨果把团长和其他两个表演师的嫌疑都排除了呢?

雨果说完后,房间里陷入一片寂静中。海力和呼噜噜似乎还没明白雨果的推理,海力看着模拟的环境,手指着地面比划着,过了半分钟,终于明白了雨果的意思。“是这样的,团长和另外两个表演师应该也不是案犯。”“主人。”呼噜噜走近海力,“是说米克压塌了舞台,但是团长不和他计较这些,不会去杀他,对吗?”“呼噜噜,你不需要知道原因,知道结果就可以了。”瑞琪尔拍了拍呼噜噜,海力则在一边翻了翻眼睛。“实际的情况就是这样。”雨果继续说,“休息室靠近大街的门上着锁,也不可能有外人进来作案,而且即便进来,也要通过休息室。另外,通过初步的调查,剧团里的人都和米克没什么冲突。团长不让米克走,也只是因为合同没有到期,再过三个月米克就自由了,他不可能因为辞职的事和团长发生冲突,外面并没有哪个工作急等着他去做。”

大家都陷入了沉思,现场无人作案,那么凶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这好像是个无解的问题。“会不会有人从墙壁的某个地方钻进来,比如说有个暗门?”怕大家笑话,海力小心翼翼地提问。“雨果早想到了,我看见他四处敲打墙壁了。”瑞琪尔说,“要是墙壁有暗门,他会发现的。”“我也看见了,我还以为他怕房子塌下来,看看墙够不够结实。”呼噜噜一直是想到什么说什么。“绝对没有暗门或暗室。”雨果看看大家,“其实案件的关键在于,米克中刀后就立即倒下,压塌了舞台,所有场景一览无余,我们没有发现有谁在他身后活动。”“太奇怪了,太复杂了。”呼噜噜在地上转起了圈,“对了,还有那把刀呢,我想起来了,那把刀之前一直在休息室的工具箱里,不知道怎么跑到表演区了。”“是呀。”雨果皱着眉说,“那把刀怎么从休息室里出来,变成杀害米克的凶器,也是一个谜。”“哇,更复杂了!这……难道是魔怪作案?”海力似乎想到了什么,“要是魔怪作案,那就能解释了,魔怪能隐身,下手很容易,外人根本看不出来。”“既然这么说,长老。”雨果认真地看看海力,“你在现场看到什么魔怪或者巫师作案的痕迹吗?”“没有,完全没看到。”海力摇摇头,“本来这就是很难观察到的,再说你们知道,《实用魔法指南》是一本魔法使用教程,不是侦探教程,没教我怎么找魔怪或巫师的痕迹。”“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瑞琪尔明显着急起来,“那你们说是谁干的?难道是桌子上的那几个傻乎乎、仰面朝天躺着的木偶?”“你是说米克身后桌子上的木偶吗?”雨果连忙问。“是呀。”“你说它们全都仰面朝天?”雨果的眼里忽然露出光来。“对呀。”瑞琪尔说着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我跟着你学,在现场也拍了几张照片,当时我看到那些木偶全都摆在那里,就拍了下来。”

说着,瑞琪尔把照片给雨果和海力看,只见那些木偶——灰姑娘的后母、两个姐姐、大臣、王子等都睁着大眼睛,仰面朝天地躺着。“可是……”雨果的手开始颤抖了,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我看到的木偶……那个王子的脸是侧着的!”“侧着的?”瑞琪尔一愣。

雨果飞快地找到照片,他拍的那张照片和瑞琪尔拍摄的角度略有不同,但场景一样,只见桌子上的木偶,除了王子,全都仰面朝天,唯独只有王子的脸侧着,眼睛看向墙壁那边。“我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是……”雨果凑近手机屏幕,“八点十一分三十秒……”“我的是八点十二分十一秒。”瑞琪尔看着自己的手机说,她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

脑力小测试 2:

为什么瑞琪尔意识到了不对?“当时的情况是……”雨果想了想,“我们正在勘查现场,你们就在我身边,凯瑟琳和另外两个表演师坐在观众席上,团长和经理在舞台前的空地那里说话……海力,你没有动过那个王子木偶吧?”“没有,我虽然不是侦探,但保护现场这点我还是懂的。”海力说。“嗨,别看着我。”呼噜噜看到雨果的目光转向自己,“你看看我的个子,我够得着那个桌子吗?”“瑞琪尔也没有动过吧?”雨果有些不放心地问。“绝对没有,我就是跟着拍了几张照片。”

雨果皱着眉说:“既然大家都没动过,那么我和瑞琪尔拍照间隔的这四十一秒时间内,木偶怎么会动呢?”“是呀,太奇怪了。”瑞琪尔也是一脸疑惑。“唯一的解释就是,木偶是个魔怪。”雨果环视着大家,“这么诡异的案件,有可能是魔怪作案,因为木偶的头部也是用木头做的,有一定重量,不可能随意被风吹动。”“这下就看我的了。”海力已经很兴奋了,“我们去剧院,我用魔法抓他,要是敢反抗,瑞琪尔,你就揍他!”“这个没问题。”瑞琪尔也开始摩拳擦掌了,“一个木偶作案,听上去很奇怪。”“可是我们有证据……我先给团长打个电话,确认一下。”雨果说着开始拨号,“我记得他当时走来走去,万一是他碰到的,那么就不是魔怪作案了。”

说着,电话已经拨通了,不过一直无人接听。雨果又打了一遍,还是无人接听。海力猜团长已经回家了,可能在洗澡,瑞琪尔猜他可能在别的房间没听到。

瑞琪尔建议雨果打团长家里的座机,可是雨果没有座机号码,于是他打给了凯瑟琳,说自己有很要紧的事找团长。凯瑟琳马上去联系团长。两分钟后,雨果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是凯瑟琳打过来的。“嗯,什么?团长去了剧院?是团长夫人说的吗……”“他去了剧院?”海力一愣,和瑞琪尔对视了一下,瑞琪尔马上意识到不妙。“团长的手机落在休息室里了,半小时前,他去剧院拿手机了。”雨果收起电话后对大家说。“要是木偶真的是魔怪,团长就危险了!”海力焦急起来,“刚刚杀害了米克,一旦魔怪见血后,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控制,只要有机会就会再杀人!”“团长是一个人去的呀。”瑞琪尔惊叫起来,“太危险了。”“马上去剧院。”雨果说着就向外走,“不管木偶是不是魔怪,都要去!”   第六章 又一起袭击案

与此同时,团长驾车已经快到剧院了,米克被害,他脑子里乱成一团,走的时候手机都忘在剧场的休息室里了。手机对他太重要,明天就要接几个重要的电话,所以尽管警方说剧场不能随便进去了,但他还是要把手机拿出来,尽量不碰里面的东西就行了。

团长驾车向剧院驶去,那是他最熟悉的地方,但是如果不急着拿手机,他是不愿意再去那里了。就在几小时前,他的一个表演师惨死在舞台前,背后还插着一把刀,这个景象在团长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所有奇怪的事都在刚才那几个小时里发生了,表演师被杀,凶手无影无踪,被小孩子侦探问话……还有,连手机都忘在了剧场里,他从来不会丢三落四的。

团长把车停在了剧院门口的路边。

剧院大门紧闭,最后一场戏已经散场近一小时了。“德利——德利——”团长用力拍打着剧院大门,大声叫着值夜班的工作人员的名字。“这么晚了,是谁呀?”一个声音传来,随后,叫德利的值夜人把门打开了,他显得非常紧张,手里还握着一根电击棍,“哦,是团长……”“不好意思把你叫起来,我的手机忘在剧场里了。”团长边解释边向里面走。“等一等,我说,米克真的被杀了?”德利拦着团长问,“当着那么多观众杀的……”“是呀,我当时都吓坏了。”团长想继续向前走。“噢,我都不敢值夜班了。”德利说着晃晃手里的电击棍,“平时谁带这个呀……喂,你这是去哪里?”“我去拿手机,手机忘在休息室了。”“月光剧场吗?经理说那里不能随便进了……”德利伸手拦住团长。“真是啰嗦。”团长推开德利,“我是拿自己的手机,要不你和我一起进去?”“不要!”德利差点跳起来,连忙松开手,“我可不敢去,你快点出来呀。”“我知道,我知道。”团长说着走向了月光剧场。

半夜的剧院里只开着几盏壁灯,光线非常昏暗,一束月光从窗户外照进来,将微微摆动的几根树枝的影子印在门上,整个剧院极为安静,只有团长掏钥匙的声音。

团长飞快地打开了门,走进月光剧场。剧场里的灯都关着,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啪”的一声,团长摸黑打开了一个开关,两盏壁灯亮了,发出微弱的光。尽管这里只是租借的演出场地,但是团长在这里已经演出多年了,对这里的一切十分熟悉。

塌下来的舞台保持着米克遇害时的样子,几块幕布垂在地上,这让团长又想到了米克后背插着刀的情景。团长壮着胆子快速向休息室走去。他要快点拿到手机,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团长走过铺着地毯的观众席,走上舞台。他的鞋踩在舞台的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啪嗒啪嗒声。这声音在寂静空旷的剧场里回响着,似乎被放大了好几倍。

团长大跨步地走着,经过舞台表演区,微弱的灯光照射在表演区的桌子上,那个王子木偶的头轻微地动了一下,像是被团长的脚步声震动了似的。王子的眼睛斜视着团长,那目光充满怨气,很不友好。

团长继续往休息室走,王子木偶的眼睛竟然跟着团长行走的方向移动着。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