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经典:说唐后传(四)(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鸳湖渔叟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古代文学经典:说唐后传(四)

古代文学经典:说唐后传(四)试读:

版权信息书名:古代文学经典:说唐后传(四)作者:鸳湖渔叟排版:Lucky Read出版时间:2017-12-11本书由北京明天远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授权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第三十一回唐贞观被困凤凰山 盖苏文飞刀斩众将

诗曰:

炼就飞刀神鬼惊,百发百中暗伤人。可怜保驾诸唐将,尽丧刀光一缕青。

再说徐茂功对天子说:“怪鸟衔了王莽飞剑飞去,王莽就背及朝主,把汉室江山弄得七颠八倒。如今这怪鸟分明对陛下在此哭,还有什么好光?”朝廷说:“此鸟这般作怪,待朕赏他一箭。”天子说罢,用弓搭箭射将上去。这鸟刮搭一声,衔了御箭,望东飞去。茂公道:“如今就有祸患来了。怪鸟衔了御箭,分明前去报信,此时不去,更待何时?”众大臣一听军师之言,吓得目顿口呆,走也来不及。这叫说时迟,来时快。

先讲大元帅盖苏文,早知大唐薛蛮子利害,缺少人马,奉旨到扶余国借兵五十万,猛将数百员。却值这一日回来,大路上人马走个不住。相近汗马城,只听百鸟声音,抬头一看,只见一群飞鸟领着凤凰而去。盖苏文大怒,心内暗想:“此凤凰安安隐隐在山上窠内,狼主向有旨意,不许扰乱此窠。今凤凰已去,谅有人惊动灵鸟,故此飞去。我本邦将士决然不敢,一定中原有将在山上,故把凤凰都赶了去。”正想之间,忽听哭鹂禽在头顶上叫一声,落下一枝翎箭。盖苏文就拾起来一看,上刻“贞观天子”四字,明知唐王在山上,连忙分付传下军令,五十万人马竟望凤凰山来。一声炮响,把凤凰山团团围住,下山的大路排列十重营帐,番将数员。山前扎住帅营,盖苏文自己亲守。又传令到建都讨兵十万,前来困上加困,兵上增兵,那怕唐王插翅飞了去。

不表盖苏文围困山下,单讲山上唐天子正欲传旨,忽听炮声一起,大家看时,山下番兵来得多了,围得密不通风。天子吓得目顿口呆,说:“先生,诸位王兄,为今之计怎么样?”军师与众将说:“陛下龙心韬安。盖苏文虽只围住此山,要捉我邦君臣,却也烦难。”降旨安下营盘,一面伐木作为滚木。这一天正当午刻过了,盖苏文也不开兵。山上君臣议论纷纷,当夜不表。

到了明日,番营内炮声一起,大元帅冲出营来。你道他怎生打扮?

头戴一顶嵌宝狮子青铜盔,雉尾高挑,身穿一领二龙戏水蓝青蟒,外置雁翎甲。前后护心,锁袋内悬弓,右边插一壶狼牙箭,坐下一匹混海驹,手端赤铜大砍刀。

立住山脚,高声大叫道:“呔,山上唐童听者,你在中原稳坐龙庭,太平无事。想你活不耐烦,前来侵犯我邦。今日上门买卖,不得不做。唐童要逃命,也万万不能,若降顺我邦,低首称臣,我狼主决不亏你一家。亲王封你的,待保全性命,亦且原为万人之尊。若不听本帅之言,管叫一山唐兵尽作刀下之鬼。”按下苏文之言。

单讲山上君臣望下看时,只见盖苏文头如笆斗,眼似铜铃,青脸獠牙,身长一丈,果是威风。天子见了盖苏文,记着前年战书上第十二句:“传与我儿李世民”,不觉恨如切齿,恨不得飞剑下去,割他首级。段志远上前说:“陛下,待老臣下去会他。”天子说:“须要小心。”志远道:“不妨。”便按好头盔,紧紧攀胸甲,坐上马,提了枪,豁喇豁喇冲下山来,大叫一声:“呔,番奴!老将军来取你之命也。”苏文抬眼一看说:“来将可通名来。”段志远冲得下山说:“你要问我之名么?我老将乃实授定国公。出师平辽大元帅标下大将,姓段双名志远。你可闻老将军枪法利害么?想你有多大本事,敢乱自兴兵,困住龙驾!分明自投罗网,挑死枪尖,岂不可惜?快快下马受死,免得老将军动恼。”盖苏文闻言大怒说:“你这老蛮子,当初在着中原,任你扬武耀威,今到我邦界地,凭你有三头六臂,法术多端,只怕也难免丧在我赤铜刀下。你这老蛮子,到得那里是那里,快放马过来,砍你为肉泥。”段志远心中大怒,喝声:“番狗,照老将军的枪罢!”就分心一枪挑将过来。

这盖苏文不慌不忙,把手中青铜刀噶啷一声架开,回转刀来喝声:“去罢!”绰一刀砍过来,段志远看见刀法来得沉重,那里架得住?喊一声:“我命休矣!”躲闪也来不及,贴正一个青锋过岭,头往那边去了,身子跌下马来。一员老将,可怜死于非命。盖苏文呼呼大笑说:“什么叫做开国功臣,不够本帅一合,就死在刀下了。”那山上唐王一见志远身亡,心中不忍。旁首殷开山。刘洪基见了,放声大哭说:“啊呀我那段老将军啊!”开山跨上马,提了大斧,带泪下山来,叫声:“盖苏文,你敢把我同朝老将伤了性命,我来报仇也!”一声喊叫,后面刘洪基也下山来道:“不把你这番狗一刀砍为两段,也誓不为人了。”盖苏文说:“慢来,要丧在本帅刀下.必须要通个名儿。”殷。刘二老将道:“你要问老将军名字么?洗耳恭听:我乃开国公殷开山。列国公刘洪基,可闻晓大名么?”盖苏文道:“中原有你之名,本邦不以为奇,放马过来。”开山纵马上前,把双斧一起劈将过来,盖苏文把赤铜刀架在一边,刘洪基把蔡阳刀剁将过去,盖苏文也枭在一旁冲锋过去,答转马来,盖苏文量起赤铜刀,望着刘洪基劈面砍将过来,他便把蔡阳刀望赤铜刀上噶啷噶啷这一抬,马多退后了十数步,两臂多震麻了。苏文又是一刀,望开山顶上剁来,开山手中双斧那里招架得住?闪避也来不及,怎经得盖苏文力大刀重,把殷开山顶梁上一直劈到屁股头,分为两段,五脏肝花坍了满地,也丧黄泉去了。刘洪基一见砍劈了殷开山,又要哭又要战,忽手一松,刀落在地,却被盖苏文拦腰一刀,身为两段,呜呼哀哉。正是:

松山四将久闻名,高祖开山开国臣。南征北讨时时战,东荡西除日日征。试看唐朝非容易,血汗功劳才得平。可惜四员年老将,凤凰山下作孤魂。

这唐天子见三员老将军尽丧盖苏文刀下,不觉龙目中纷纷掉泪,心中好不万分懊悔。尉迟恭吓得目定口呆,下面二十七家插血弟兄内总兵官齐国远,也有些呆的说道:“陛下,三位老将遭此惨死,难道罢了不成,待小臣下去与他会战,以报冤仇。”诸将道:“这个使不得。齐兄弟,你不要混帐。盖苏文手段高强,段。殷。刘三员老将尚死在他刀下,何在于你?”国远道:“不妨事的。”他不听众将之言,上马轮斧冲下山来,高声大叫:“番狗!齐爷爷来会你了。”盖苏文说:“又是一个送死的来了,快快留下名来。”国远道:“呔,你要问爷爷名姓么?洗耳恭听,我乃大元帅尉迟恭标下。加为总兵官齐,表字国远,可闻我杀人不转眼的主顾么?”苏文道:“本帅不知你这无名小卒。今日本帅开了杀戒,凭你多少名将下来,也尽斩死这口刀下。”国远大怒,纵马上前喝声:“照斧罢!”绰一声,双并斧子砍将过去。盖苏文把刀架在一边,马打交肩过去,圈得转马来,苏文把刀一起,喝声:“去罢!”绰的一刀砍过来,国远那里招架得住?说声:“啊呀,我命死也!”把头一偏,连肩卸背着一刀,复上一刀,斩为四块,一家总兵归天去了。

山上有二十六家总兵,见齐国远身遭惨死,大家放声大哭说:“兄弟,哥哥们方才伤了三员老将,乃是一殿之臣,所以也不十分着恼。今齐兄弟是我们插血弟兄,生死之交,岂可坐视国远身亡?我等二十六家好友,不与他报仇,更待何时?”这番王当仁兄弟,尉迟南弟兄。李如归。尤俊达。鲁明弟兄。岳伯勋。鲁世侯。尚山智。夏山智。张公瑾。史大奈。韩世宗。金甲。童环。李公逸。唐万仁。卜光焰。卜光靛。邴远真。邴远直。贾闰甫。柳周臣。樊建威随征这二十六家总兵,齐跨上雕鞍,枪的枪,刀的刀,尽皆含泪豁喇喇冲下山来,大叫:“盖苏文,我把你拿来剁为肉酱,以祭我兄弟齐国远,方消我恨。”这盖苏文往上一看,只见许多将官赶下山来,他到问不得许多名姓,说:“来,来,来,祭我的刀口。”这数家总兵齐下山,把盖苏文团团围住在中间,望他乱斩乱打。也有紫金叉分挑肚腹,一字照打肩头,银画戟乱刺左膊,乌缨枪直刺前心,月牙铲望领就铲,雁翎刀顶上风声,混铁棍低扫马足,点光锚就刺咽喉,龙泉剑忽上忽下,虎尾鞭左打右打,开山斧斧劈后脑,大银锤打碎天灵,狼牙棒腾腾杀气,枣样槊四面征云,倍轮锏霞光万道,紫金枪烟雾腾霄。这盖苏文好不了当,把赤铜刀量起在手中,抬开紫金叉,架调一字钩下银画戟,逼住乌樱枪,撇去月牙铲,拦开雁翎刀,闪掉混铁棍,躲过点光锚,抬定龙泉剑,架住虎尾鞭,拦去开山斧,遮定大银锤,钩开狼牙棒,闪掉枣样槊,躲过倍轮锏,逼住紫金枪。这二十六家总兵官不在马前,就在马后,手起刀落,手起枪挑,杀得盖苏文招架也不及,那里还有空工夫还刀过去?手中刀法渐渐松放,人是呼呼喘气,要走奈杀不出。心内想一想,说声:“不好,我寡不敌众,不要一时失措,被他伤了性命,不如先下手为强。”主意已定,便一手提刀在这里招架,一手掐定秘诀,背上有个葫芦,他就把葫芦盖揭开,念动真言,飞出一口柳叶飞刀,长有三寸,蒜叶阔相似,冲开来到有一丈青光,连飞出九口,山脚下布满青光。这数家总兵见了,还不知是什么东西,山上徐茂功大叫:“兄弟们不好了,这是九口柳叶飞刀,要取性命,你们还不逃上山来么!”二十六人一听徐茂公之言,大家魂不在身,如今要走也来不及了。有几家着刀的,已经砍为肉酱,有一大半刀虽不曾着身,青光多透身的了,拼命的跑上山来。随马而死不计其数。贾闰甫。柳周臣才上山,也跌落马就死了。唐万仁。尤俊达到得天子驾前,也是坠马而亡。二十六家插血好友,为了齐国远尽皆身丧。着刀的碎身粉骨,着光的全尸而亡。那盖苏文微微冷笑,收了飞刀说:“山上唐童,你可见么?本帅这九口飞刀,乃上仙所赐,有一百丧一百,有一千丧一千。方才死的这一班老少将官也不为少,谅你驾前如今也差不多,没有能将了,还要挣住凤凰山怎么?快快献表归顺。”不表盖苏文猖獗。

单言唐天子在山上,见这班臣子死得惨然,看看面前,只有得元帅尉迟恭了,心中好不痛苦。自己大叫:“唐童阿唐童,你该败江山!好好在凤凰城内不好,偏偏要到这个所在来送死,却害这班老将死于非命,受这般大祸。”那尉迟恭看见天子伤悲,不觉暴跳如雷,说:“罢了,罢了,陛下阿,要等臣罪不赦。当初秦老千岁做了一生一世的元帅,从不伤了麾下一卒。某尉迟恭才做得元帅,就麾下之将尽行丧与敌人之手,还有何面目立于人世?我不与众将报仇,谁人去报?带过马来!”唐王一把扯住,叫声:“王兄,这个使不得的。你难道不见盖苏文飞刀利害么?”敬德道:“臣岂不知番狗飞刀?若贪生怕死,不与众将报仇,一来被人耻笑,二来阴魂岂不怨恨?臣今赶下山去,或能杀得盖苏文,与众将雪了仇恨。倘若臣死番将刀下,也说不得了。陛下放手!”天子那里肯放?一把扯住道:“王兄,如今一树红花,只有你做种子。你若下去,一旦伤与盖苏文之手,叫寡人靠着何人?”茂公也劝道:“驾下乏人,报仇事小,保驾事大。元帅不必下去。”尉迟恭听了军师劝言,只得耐着性子。又听见盖苏文在山下大叫:“尉迟蛮子,本帅看你年高老迈,谅你一人怎保得唐王脱离灾难?何不早把唐童献下山来,待本帅申奏狼主,封你厚爵。若依然不献唐童下山,本帅就要赶上山来,把你碎尸万段,休要后悔!”盖苏文讲来虽然是这等讲,心内却是想:谅山上也决没有十分能人在此,且由他罢,就回营去了。

再言山上徐茂公分付把这数家总兵尸首,葬于凤凰山后,单将唐万仁葬在山前。天子问道:“为何把唐万仁尸骸葬在山前?”茂公说:“陛下,后来自有用处,所以葬在山前这尸首。”依军师言语,把总兵尸首尽行埋葬。天子降旨,设酒一席,亲自奠祭一番。徐茂公也奠酒三杯。正是:

府州各省聚英豪,结义胜友胜漆胶。生死同心助唐业,可怜一起葬番郊。

唐太宗当夜在御营,同元帅。军师商议退番兵之计。茂公开言叫声:“陛下,要退番兵,这如非汗马城中先锋张环。他有婿何宗宪利害,可以退得番兵。”天子道:“他们这隔许多路程,如何晓得寡人被困凤凰山上?必须着人前去讨救才好。但元帅老迈,怎能踹得出番营?”茂公道:“如非驸马薛千岁,他往后山脚下可以踏得出。”天子大喜,连忙降旨一道,命驸马薛万彻到汗马城讨救。万彻就领了旨。竟过了一宵。

明日清晨,连忙结束停当上马,端了大银锤,望后山冲下来了。有营前军士扣弓搭箭说:“山上下来的小蛮子,少催坐骑,看箭来也!”这个箭纷纷不住的射过来。薛万彻大叫:“营下的休得放箭,孤家要往汗马城讨救,快把营盘扯去,让小千岁过了就罢。若有那关不就,孤就一顿银锤,踹为平地哩。”营前小番说:“哥阿,待我去报元帅得知。”一边去报盖苏文。这万彻听见此言,把马一催,银锤晃动,冒着弓矢,冲进营中来了。手起锤落,打得这些番兵番将走也来不及,踹进了一座营盘。怎禁得万彻英雄,拼命的打条血路而走。到得盖苏文提刀纵马而来说:“小蛮子在那里?”小番说:“那已去远了。”苏文道:“活活造化了他,追不及了。”少表番营之事。

再表唐王看见驸马杀出番营,心中大悦说:“到也亏他年少英雄。”住表天子山上之言。

再讲薛万彻连踹岳七座番营,身上中了七条箭,腿上两条,肩上两条,他到自己打下,也不觉十分疼痛。只有背心内这一箭,伤得深了,痛得紧,手又拿不着,只得负痛而走。随着大路前去三十里,到了三叉路口,他到不认得了,不知汗马城打从那一条路上去的,故而扣定了马,缓缓立着,思想要等个人来问路。偶抬头,见那一边有一个穿旧白绫衣的小后生,在那里砍草。万彻走上前来说:“呔,砍草的!”那人抬头,看见马上小将银冠束发,手执银锤,明知大唐将官,便说:“马上将军,怎么样?”正是:

英雄未遂冲天志,且作卑微贱役人。

不知驸马如何问路,这砍草何人?且看下回分解。第三十二回薛万彻杀出番营 张士贵妒贤伤害

诗曰:

驸马威名早远传,番营杀出锦雕鞍。只因识认白袍将,却被奸臣暗害间。

那万彻道:“孤问你要往汗马城从那一条路上去的。”这砍草的回言道:“既然将军要往汗马城,小人也要去的,何不一同而行。”万彻又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张环手下什么人?”那人道:“将军,小的是前营月字号内一名火头军,叫薛礼。”那万彻心下暗想:“他身上穿旧白绫衣,又叫薛礼,不要是应梦贤臣薛仁贵。”便连忙问道:“呔,薛礼,你既在前锋营,可认得那个薛仁贵么?”仁贵听言,吓得魂不附体,面脸挣得通红说:“将军,小的从不认得薛仁贵三字。”驸马道:“嗳,又来了。你既在前锋营,岂有不认得薛仁贵之理!莫非你就叫薛仁贵么?”薛礼浑身发抖,遍体冷汗直淋说:“小的怎敢瞒着将军。”万彻心中乖巧,明知张环弄鬼,所以也不肯直通名姓。想他一定就是薛仁贵,也不必去问他,待我去与张环算帐。薛万彻就从居中这一条大路先走,一路来到汗马城,进入城来,到了士贵营前说:“快报张环得知,圣旨下了。”军士报入营中,张士贵忙排香案,相同四子一婿出营迎接。薛万彻下马,进到中营,开读道:“圣旨到来,跪听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前日驾游凤凰山,不幸遭东辽主帅盖苏文兴兵六十万之众,密困凤凰山,伤朕驾下老少将官不计其数,因驾下乏人,又且难离灾难,故命驸马薛万彻踹出番营前来讨救,卿即速同婿何宗宪,提兵救驾,杀退番兵,其功非小。钦哉。谢恩!”

张环同子婿口称:“愿我主万岁。万万岁。”谢恩已毕,前来叩见驸马,万彻变了怒容说:“张环,你说从没有应梦贤臣,那火头军薛礼,是那一个?”张环听言,吃了一惊说:“小千岁!应梦贤臣乃叫薛仁贵,是穿白用戟小将,末将营中从来没有。这薛礼是前营一名火头军,开不得兵,打不得仗,算不得应梦贤臣,故不启奏闻我主。”万彻大怒说:“你这狗头,孤在驾前不知其细,被你屡屡哄骗。今日奉旨前来讨教,孤满身着箭,负痛而行,等人问路。见一人后生,他直对我讲,这薛仁贵名唤薛礼,怎么没有?亏得孤亲眼见他,亲自盘问。明明你要冒他功劳,故把他埋没前营内,还要哄骗谁人。孤今日不来与你争论,少不得奏知天子,取你首级,快把好活血酒过来,与我打落背上这支箭。”张志龙忙去取人参汤。活血酒。张环心内怀了反意,走到薛万彻背后,把这支箭用力一绰,要晓得背心皮如纸,衣薄怎禁得?二尺长箭,插入背中,差不多穿透前心了,可怜一员年少英雄,大叫一声:“痛死我也!”顷刻死于张环之手。志龙慌忙说:“阿呀!爹爹为何把驸马插箭身亡。”士贵道:“我的儿,若不送驸马性命,被他驾前奏出此事,我与你父子性命就难保全。不如先把他弄死,只说箭打身亡,后来无人对证,岂不全我父子性命。”志龙道:“爹爹妙算甚高。”后张环吩咐手下,把驸马尸骸抬出营盘烧化,将骨包好,回复天子便了。

不表军士奉令行事,单讲张环一面端正救驾,连忙去传火头军。薛仁贵正躲在前营内,恐怕薛万彻盘问根由,所以不敢出来。今奉大老爷呼唤,连忙到中营来说:“大老爷在上,传小的有何吩咐?”士贵道:“朝廷被番兵困住凤凰山,今有驸马到来讨救,故尔与你商议兴兵救驾。”仁贵道:“如今驸马在那里?”张环说:“他因踹出番营,被乱箭着身,方才打箭身亡,已今化为灰骨。只要前去救驾,但番兵有六十万之众,困凤凰山,我兵只有十万,怎生前去迎敌,相救龙驾出山?”仁贵听说,心中一想说:“大老爷,只恐三军不交,薛礼若出令与他,众不遵服。如服我令,我自有个摆空营之法,十万可以装做得四五十万兵马的。”张环听见此言,心中大悦,说:“薛礼,若会摆空虚人马,我大老爷一口宝剑赐与你,若有军兵不服,取首级下来,反如汝功,由你听调。”仁贵得了令,受了斩军剑,分明他做了先锋将军一般,手下军士谁敢不遵?即便发令下来,就此卷帐抬营,出了汗马城,一路上旗幡招转,号带飘摇,在路担搁一二日,远远望见凤凰山下多是大红蜈蚣旗,番营密密,果然扎得威武。仁贵就吩咐:“大小三军听者,前去安营,须要十座帐内六座虚四座实,有人马在内,空营内必须是羊擂鼓,饿马嘶声。”三军听令,远看番营二箭路,吩咐安下营盘,炮声一起,齐齐扎营。十万人马到扎了四五十万营盘。列位,你道何为悬羊擂鼓,饿马嘶声呢?他把着羊后足系起上边,下面摆鼓,鼓上放草,这羊要吃草,把前蹄在鼓上擂起来了,那饿马吃不着草料,喧叫不绝。此为悬羊擂鼓,饿马嘶声。这番人营内听见,不知道唐朝军士有多少在里面。盖苏文传令把都儿,小心保守各营。便心中想:“来的救兵决是先锋,定有火头军在内。不知营盘安扎如何,待本帅出营去看看。”那盖苏文坐马出营,望四下内唐营边一看,阿唷唷,好怕人也!但只见:

摇摇晃晃飞皂盖,飘飘荡荡转旌旗。轰雷大炮如霹雳,锣鸣鼓响如春雷。

又见那:

熟铜盔。烂银盔。柳叶盔。亮银盔。浑铁盔。赤金盔,红闪闪威风,暗腾腾杀气。玲珑护心镜,日照紫罗袍。大红袍。素白袍。绛黄袍。银红袍。皂罗袍。小绿袍,袍袖销金砌,八方生冷雾。按按兽吞头,抖抖荡银铠。柳叶铠。乌油铠。青铜铠。黄金铠。红铜铠,铠砌五色龙。一派鸾铃响,冲出大白龙。小白龙。乌獬豸。粉麒麟。青鬃马。银鬃马。昏黄马。黄彪马。绿毛狮。粉红枣骝驹。混海驹。还见一字亮铁。二条狼牙棒。三尖两刃刀。四楞银装锏。五股托天叉。六楞熟铜锤。七星点钢枪。八瓣紫金瓜。九曜宣花斧。十叉斩马刀,枪似南山初山笋。刀似北海浪千层。又见一龙旗。二凤旗。三彩旗。四面旗。五六旗。六缨旗。七星旗。八卦旗。九曜旗。十面埋伏旗。一十二面按天大历旗。二十四面金斩定黄旗。三十六面天罡旗。七十二面地煞旗。剑起凶人怕,锤来恶鬼惊,叮当发袖箭,就地起金榜。眼前不见人赌斗,一派都是乱刀枪。

这盖苏文看了唐营,不觉惊骇,把舌乱伸,暗想唐朝将士好智略也!看完回进中营。

这日天色已晚,过了一宵,次日天明。单讲到前营内火头军薛仁贵,全身披挂,上马端兵,同了八家弟兄,出到营外。李庆先摹旗,王心鹤掠阵,姜兴本啸鼓,薛礼冲到番营前,高声大叫:“呔!番营下的,快报番狗盖苏文说,今有火头爷爷在此叫战,叫他早早出营受死!”有番营前把都儿射住阵脚,小番报进帅营去了。报:“启上元帅,营外有南朝火头军,身穿白袍,口称薛礼讨战。”那盖苏文闻了大唐老少英雄,到也不放在心上,如今听见火头军三字,到吃了一惊:“我在建都,常常闻报火头军取关利害,从不曾会面,再不道到在凤凰山会他起来。”带马抬刀,连忙结束停当,一声炮响,营门大开,鼓啸如雷,二十四面大红蜈蚣幡,在左右一分,冲出营来。你道他怎生打扮:

头戴一顶青铜盔,高挑雉尾两旁分。兜风大耳鹰嘴鼻,海下胡须阔嘴唇;绿脸獠牙青赤发,倒生两道大红眉。身穿一件青铜甲,砌就龙鳞五色铠;内衬一领柳绿蟒,绣成龙凤戏珠争。前后鸳鸯护心镜,镜映天下大乾坤。背插箭杆旗四方,大纛宝盖鬼神惊。左首悬弓又插箭,惯射英雄大将才。脚登窍脑虎头靴,踹定一骑混海驹。手托赤铜刀一柄,犹如天上英雄将。

这盖苏文自道自能,赶出营来,抬头一看,但见火头军怎生打扮:

头戴一顶亮银盔,朱缨倒挂大红纬。面如傅粉交满月,平生两道凤鸟眉;海下齐齐嫩长髯,口方鼻直算他魁。身穿一件白银铠,条条银叶照见辉;内衬一领白绫袍,素白无花腰系绦。吞头衔住箭杆袖,护心镜照世间妖。左边悬下震天弓,三尺神鞭立见旁。手端丈八银尖戟,白龙驹上逞英豪。

这盖苏文见穿白小将来得威风,就把马扣住,说道:“那边穿白将,可就是火头军薛礼么?”仁贵说:“然也!你既晓得火头爷爷大名,何不早早自刎,献首级过来!”盖苏文呵呵冷笑,叫声:“薛礼,你乃一介无名小卒,焉敢出口大言!不过本帅不在,算你造化,由汝在前关耀武扬威,今逢着本帅,难道你不闻我这口赤铜刀利害,渴饮人血,饿食人肉?有名大将,尚且死在本帅刀下,何在你无名火头军祭我刀口?也不自思想。你不如弃唐归顺,还免一死,若有牙关半句不肯,本帅就要劈你刀下了。”仁贵道:“你口出大言,敢就是什么元帅盖苏文么?”那苏文应道:“然也!你既认得本帅之名,为何不下马受缚。”薛礼微微冷笑说:“你这番狗,前在地穴内仙女娘娘法旨,曾有你之名,这是我千差万差,放汝魂魄。今投凡胎,在这里平地起风波,连伤我邦大将数员,恨如切齿。我也晓得你本事不丑,今不一鞭打你为齑粉,也算不得火头爷本事高强。快放马过来!”盖苏文闻得火头军利害,这叫先下手为强。把赤铜刀双手往头上一举,喝一声:“薛礼照我的刀罢!”插这一刀,望薛礼顶梁上砍将下来。这一首薛仁贵说声:“来得好!”把杆方天戟望刀上噶啷这一枭,刀反望自己头上跌下转来。说:“唷!果然名不虚传,好利害的薛蛮子。”豁刺冲锋过去,圈得转马来。盖苏文刀一起,插望着仁贵又砍将过来。薛礼把戟枭在一边,还转戟,望着盖苏文劈前心刺将过来。这盖苏文说声:“来得好!”把赤铜刀望戟上噶啷这一抬,仁贵的两膊多震一震。说:“阿唷,我在东辽连敌数将,从没有人抬得我戟住,今遇你这番狗抬住,果有些本事了。”打马交肩过去,英雄闪背回来。仁贵又刺一戟过来,盖苏文又架在一边,二人大战凤凰山,不分胜败。正是:

棋逢敌手无高下,将遇良才各显能。一来一往莺转翅,一冲一撞凤翻身。刀来戟架叮当响,戟去刀迎放火星。八个马蹄分上下,四条膊子定输赢。

你拿我,麒麟阁上标名姓;我拿你,逍遥楼上显威名。二人杀到四十冲锋,八十照面,并无高下。盖苏文好不利害,把赤铜刀起一起,望仁贵劈面门,兜咽喉,两肋胸膛,分心就砍。薛仁贵那里放在心上,把画杆戟紧一紧,前遮后拦,左钩右掠,逼开刀,架开刀,棒开刀,拦开刀,还转戟来,左插花,右插花,苏秦背剑,月内穿梭,双龙入海,二凤穿花,飕飕飕的发个不住。这盖苏文好不了当,抡动赤铜刀,上护其身,下护其马,迎开戟,挡开戟,遮开戟。这青龙与白虎,杀个不开交。一连战到百十余合,总无胜败。杀得盖苏文呵呵喘气,马仰人翻,刀法甚乱;薛仁贵汗流脊背,两臂酸麻。“呵唷,好利害的番狗!”苏文道:“阿唷,好骁勇的薛蛮子!”二人又战起来了。这一个恨不得一戟挑倒了冲天塔,那一个恨不得一刀劈破了翠屏山,好不了当的相杀!只见:

阵面上杀气腾腾,不分南北;沙场上征云霭霭,莫辨东西。狂风四起,天地锁愁云;奔马扬尘,日月蔽光华。那二人胜比天神来下降,那二马好似饿虎下天台。两边战鼓似雷声,暮动旗幡起色云。炮响连天,吓得芸馆书房才子顿笔;呐喊齐声,惊得闺房凤阁佳人停针。正是铁将军遇石将军。杀得一百四十回合,原不分输赢。

那盖苏文心中暗想:“久闻火头军骁勇,果然名不虚传。本帅不能取胜,待我放起飞刀,伤了火头军,就不怕大唐兵将了。”苏文算计已定,一手把刀招架,一手掐诀,把葫芦盖拿开,口中念动真言,飞出一口柳叶飞刀,青光万道,直望薛仁贵顶上落将下来。这薛礼抬头看见,明知是飞刀,连忙把戟按在判官头上,抽起震天弓,拿出穿云箭,搭住在弓弦,飞飞飕飕的一箭射将过去。只听刮喇喇一声响,三寸飞刀化作青光,散在四面去了。那番吓得苏文魂不附体,说:“阿呀,你敢破我飞刀!”飕飕飕,连发出八口柳叶飞刀,阵面上多是青光,薛礼惊得手忙脚乱。

当年九天玄女娘娘曾对他讲,有一口飞刀,发一条箭,如今盖苏文发八口起来,仁贵就有箭八条,也难齐射上来。所以仁贵浑身发抖起来,说:“阿呀!”无法可躲,只得拿起四条穿云箭,望青光中一撒,只听得括拉拉拉连响数声,青光飞刀尽被玄女娘娘收去,五条箭原在半空中。此是宝物不落下来的。仁贵才得放胆,把手招,五支箭落在手中,将来藏好,提起方天戟。那边盖苏文见破飞刀,魂不在身,说:“嗄唷!罢了,罢了。本帅受木脚大仙赐刀。你敢弄起鬼魔邪术,破我飞刀,与你势不两立。我不一刀砍汝两段,也誓不为人了。”把马一催,二人又战起来。杀了八个回合,盖苏文见飞刀已破,无心恋战,刀法渐渐松下来。仁贵戟法原高,紧紧刺将过来,苏文有些招架不住,却被薛礼把刚牙一挫,喝声:“去罢!”插一戟,直望苏文面门挑将进来。盖苏文喊声:“不好!”把赤铜刀望戟上噶啷这一抬,险些跌下雕鞍,马打交肩过来。薛仁贵抽起一条白虎鞭,喝声:“照打罢!”三尺长鞭,来得利害,手中量一量,到有三尺长白光,这青龙星见白虎鞭来,说:“阿呀,我命死矣!”连忙闪躲,鞭虽不着,只见白光在背上晃得晃,痛彻前心,鲜红血喷,把那铜刀拖落,二膝一催,豁喇喇望营前败将下去。仁贵道:“番狗,你往那里走,还不好好下马受缚!”随后追赶。苏文进了营盘,小番射住阵脚,仁贵只得回进自己营盘。张士贵大喜,其夜犒赏薛礼,不必表他。单讲到盖苏文进入帅营,跨下马鞍,抬过赤铜刀,将身坐下。嗄唷说:“好利害的火头军!本帅实不是他敌手。”就把须上血迹抹下,用活血酒在此养息。忽后营走出来:

一位闭月羞花女,却是夫人梅月英。

毕竟不知这位夫人,如何话说,且看下回分解。第三十三回梅月英法逞蜈蚣术 李药师仙赐金鸡旗

诗曰:

番邦女将实威风,妖法施来果是凶。杀得南朝火头军,人人个个面掀红。

那夫人年纪不上三十岁,生得来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四名绝色丫环扶定,出到帅营,盖苏文见梅氏妻子出来,连忙起身说:“夫人请坐。”梅月英坐下,叫声:“元帅!妾身闻得你与中原火头军打仗,被他伤了一鞭,未知他有什么本事,元帅反受伤败?”盖苏文道:“阿,夫人!不要说起。这大唐薛蛮子,不要讲东辽少有,就是九流列国,天下也难再有第二个的了。本帅保主数载以来,未尝有此大败,今日反伤在火头军之手,叫我那里困得住凤凰山,擒捉唐王?”月英迷迷含笑道:“元帅不必忧愁。你说火头军骁勇,待妾身明日出去,偏要取他性命,以报元帅一鞭之恨。”苏文道:“夫人又来了,本帅尚不能取胜,夫人你是一介女流,晓得那里是那里。”夫人说:“元帅,妾于幼时,曾受仙人法术,故取得他性命。”苏文说:“夫人,本帅受大仙柳叶飞刀,尚被他破掉了,夫人你有甚异法胜得他来?”夫人说:“元帅,飞刀被他破得掉,妾的仙法他不能破得掉的。”苏文说:“既然如此,夫人明日且去开兵临阵。”说话之间,天色已晚。

过了一宵,明日清晨,梅月英全身披挂,打扮完备,上了一骑银鬃马,手端两口绣鸾刀,炮声一起,冲出营来。在营前大喝一声:“咦!唐营下的,快报说’今大元帅正夫人在此讨战,唤这火头蛮子,早早出营受死。”讲到那唐营军士,连忙报进中营说:“大老爷在上,番营中走出一员女将,在那里索战,要火头军会他。”张环说:“既有女将在外讨战,快传火头军薛礼出营对敌。”军士得令,传到前营,仁贵就打扮完备,同八家弟兄一齐上马出营,抬头一看,但见那员女将梅月英,怎生模样:

头上闹龙金冠,狐狸倒罩,雉尾双挑;面如满月,傅粉妆成。两道秀眉碧翠,一双凤眼澄清;小口樱桃红唇,唇内细细银牙。身旁一领黄金砌就雁翎铠,腰系八幅护体绣白绫。征裙小小,金莲踹定在葵花踏凳银鬃马上,手端两口绣鸾刀,胜比昭君重出世,犹如西子再还魂。

那仁贵从马上前喝声:“番狗妇!火头爷看你身欠缚鸡之力,擅敢前来讨战,与我祭这戟尖么。”梅月英道:“你就叫火头军么?敢把我元帅打了一鞭,因此娘娘来取你性命,以报一鞭之恨。”薛礼呼呼冷笑道:“你邦一路守关将,不能胜将军一二合之外,何在为你一介女流贱婢,分明自投罗网,佛也难度的了。”放马过来,两边战鼓啸动,月英纵马上前,把绣鸾刀一起,喝叫:“薛蛮子!照刀罢。”绰一声,双并鸾刀砍来,仁贵举戟急架忙还,刀来戟架,戟去刀迎,正战在一堆,杀在一起,一连六个冲锋,杀得梅月英面上通红,两手酸麻,那里是仁贵对手。只得把刀抬定方天戟,叫声:“薛蛮子,且慢动,看夫人的法宝。”说罢,往怀里一摸,摸出一面小小绿绫旗,望空中一撩,口念真言,把二指点定,这旗在虚空里立住上面。薛仁贵到不知此旗伤人性命,却扣马在此观看。

讲到营前八名火头军,见旗立空虚,大家称奇。犹如看做戏法一般,大家都赶上来看。那晓这面旗在空中一个翻身,飞下一条蜈蚣,长有二尺,阔有二寸,他把双翅一展,底下飞出头二百的小蜈蚣,霎时间变大,化了数千条飞蜈蚣,多望大唐火头军面上直撞过来,扳住面门。吓得仁贵魂不附体,带转丝缰,竟望半边落荒一跑,自然咬坏的了。那些蜈蚣妖法炼就,其毒利害,八员火头军,尽行咬伤面门,青红疙瘩无数,多负痛跑到营内,顷刻面涨犹如鬼怪一般,头如笆斗,两眼合缝,多跌下尘埃,呜呼哀哉,八位英雄,魂归地府去了。梅月英从幼受仙母法宝,炼就这面蜈蚣八角旗,惯要取人性命,他见大唐将士一个个坠马营门而死,暗想薛蛮子奔往荒落,性命也决不能保全,自然身丧荒郊野地去了。所以满心欢喜,把手一招,蜈蚣原归旗内,旗落月英手中,将来藏好,营前打得胜鼓回营。盖苏文上前相接,滚鞍下马说:“夫人今日开兵,不但辛苦,而且功劳非浅,请问夫人,大唐火头军咬此重伤,还是晕去还魂,还是坠骑身亡?”月英道:“元帅,他不受此伤,逃其性命。若遭蜈蚣一口,断难保其性命了。”盖苏文听言,满心大悦,说:夫人,多多亏你,本帅不惧大唐老少将官,单只怕火头军利害。今日他们都被蜈蚣咬死,还有何人得胜本帅?岂不是十大功劳,都是夫人一个的了!“吩咐摆酒,与夫人贺功。

少表番营之事,再讲张士贵父子,见八名火头军多堕骑身亡,面如土色,浑身冷汗。说:“完了,完了。我想薛礼败往荒辟所在,也止不过中毒身死。为今之计,怎生迎敌番人?”大家好不着忙。

又讲仁贵他败走到旷野荒山,不上十有余里,熬痛不起,一气到心,跌下雕鞍,一命归阴。这骑马动也不动,立在主子面前。忽空中来了一个救星,乃香山老祖门人,名唤李靖。他在山中静坐,偶掐指一算,明知白虎星官有难,连忙驾云到此,空中落下尘埃,身边取出葫芦,把柳枝端出仙水,将仁贵面上搽到,方才悠悠苏醒。说:“那一位恩人在此救我。”李靖道:“我乃是香山老祖门人,名唤李靖。当初曾辅大唐,后来入山修道,因薛将军有难,特来相救。”仁贵连忙跪下,口叫:“大仙,小子年幼不知,曾闻人说兴唐杜稷,皆是大仙之功,今蒙救小人性命,小子感恩非浅。万望仙长到营,一发救了八条性命,恩德无穷。”李靖说:“此乃易事。贫道山上有事,不得到营,赐你葫芦前去,取出仙水,将八人面上搽在伤处,即就醒转。”仁贵领了葫芦,就问:“仙长,那番营梅月英的妖法,可有什么正法相破么?”李靖道:“贫道有破敌正法。”忙向怀里取出一面尖角绿绫旗说:“薛将军,他手中用的是蚣角旗,此面鼢犊旗,你拿去,看他撩在空中,你也撩在空中,就可以破他了。即将葫芦祭起空中,打死了梅月英。依我之言,速速前去,相救八条性命要紧。”薛仁贵接了鼢犊旗,拜谢李靖,跨上雕鞍。

一边驾云而去,一边催马回营。张士贵正在着忙,忽见薛礼到营,添了笑容。说:“薛礼,你回来。这八人怎么样?”仁贵道:“有救。”就把仙水搽在八人面上,方才悠悠苏醒,尽皆欢悦,就问道葫芦来处。仁贵将李靖言语,对众人说了一遍。张环明知李仙人有仙法,自然如意。就犒赏火头军薛礼等人,同回营中欢酒。

过了一宵,明日清晨,依先上马,端兵出到番营,呼声大叫:“呔!番营的快报与那梅月英贱婢得知,今有火头军薛礼在此讨战,叫他快些出来受死!”不表薛仁贵大叫,单讲那营前小番飞报上帅前说:“启上元帅,营外有穿白火头军讨战,要夫人出去会他。”盖苏文听见此言,吓得魂不在身,连忙请出梅月英问道:“夫人,你说大唐火头军受了蜈蚣伤,必然要死,为什么穿白将依然不死,原在营外讨战?”那夫人梅月英闻言,吃惊道:“元帅,那穿白将莫非是什么异人出世,故而不死。我蜈蚣旗利害,凭你什么妖魔鬼怪,受死伤害,必不保全性命,为甚他能得全性命起来?吩咐带马抬刀,待妾身再去迎敌。”这一首牵马,月英通身披挂,出了番营,抬头一看,果然不死,心中大怒说:“唷,薛蛮子,果象异人,不知得仙丹保全性命,今娘娘偏要取你首级。”仁贵呼呼冷笑说:“贱婢,你的邪法谁人作准,我不挑你前心透后背,也算不得火头爷骁勇了。”催马上前,喝声:“照戟!”插的一戟,望面门挑进来。梅月英急驾忙还,二人杀在一堆。马打冲锋,双交回合,刀来戟架叮当响,戟去刀迎迸火星。

战到六个冲锋,梅月英两膊酸麻,抬住画戟,取出蜈蚣角旗,望空中一撩,念动真言。薛仁贵见了,也把鼢犊旗撩起空中,他也不晓得念什么咒诀,自有李靖在云端保护。两面绿绫旗虚空立着,一边落下飞蜈蚣,一边落下飞金鸡,那飞蜈蚣,变化几百蜈蚣,飞过来,那飞金鸡,也化几百,把蜈蚣尽行吃去。吓得梅月英魂飞魄散,说“你敢破我法术么?”连忙掐诀收旗,那里收得下?只见蜈蚣角旗与鼢犊旗悠悠高上九霄云内,一时不见了。仁贵心中大悦,便把葫芦抛起空中,要打梅月英。谁知李靖在云端内把手一招,葫芦收去,薛仁贵胆放心宽,把方天戟一起,纵马上前,照定月英咽喉中插一戟刺进来,这梅月英乃是女流,又是法宝已破,心中焦闷,说声:“不好,我命死也!”要招架也来不及了,贴正刺中咽喉,被他阴阳手一泛,哄咙响挑往营门前去了。

这盖苏文在营前看见,放声大哭说:“阿呀,我那夫人阿。”把赤铜刀一起,豁喇喇冲上前来说:“薛蛮子,你敢把我夫人伤害,我与你势不两立。我死与夫人雪恨,你死乃为国捐躯。不要走,本帅刀来了!”望仁贵劈顶梁上砍下来,这一刀廿四分本事,多显出在上面。仁贵把戟架在一边,马打交肩过去,英雄闪背回来,仁贵把方天戟直刺,盖苏文急架忙还。

二人斗到十六个回合,薛仁贵量起白虎鞭来,盖苏文一见白光,就吓得魂不附体,说:“阿呀,我命死也。”略略着得一下,鲜血直喷,带转丝缰,望营前大败而走。薛仁贵大喜,回头对营前八位兄弟说道:“你们快同张大老爷。小将军们,扯起营盘,冲杀番兵,一阵成功了。”那边一声答应,八弟兄各将兵刃摆动,催马冲杀四面番营,张环父子领了大队人马,卷帐发炮,冲到帅营来。这番凤凰山前大乱,有薛礼随定盖苏文冲到帅营中,把小番们一戟一个,挑得番兵走的走,散的散,死的死,苏文见火头军紧紧追来,吓得魂飞魄散,只得兜急丝缰,望内营一走,砍开皮帐,竟走偏将营盘。那知仁贵赶得甚紧,又且番营层层叠叠,前边撞着一班火头军,高声大喝:“盖苏文,你往那里走!我们围住,取他首级。”九人围住,把盖苏文棍棍只望颅头打,刀刀只向颈边砍,枪枪紧紧分心刺,斧斧只劈背梁心,杀得盖苏文招架也来不及,被他们逼住,走也走不脱。架得开棍,那边李庆红插一刀砍将过来,苏文喊声:“不好!”把身躯一闪,肩尖上着了刀头,连皮带肉去了一大片,口中叫得一声,伤坏那边。王心鹤喝声:“照枪罢!”飕这一枪,分心挑将进来。苏文说声:“我命死矣!”闪躲也来不及,腿上又着了一枪:“唷,罢了,罢了。本帅未尝有此大败!”他如今满身伤,拼着命,见一个落空所在,把二膝一摧,豁喇喇冲出圈子,望出脚下拼命这一跑。仁贵就吩咐众弟兄,四处守定,一则冲踹,二则不许盖苏文出营。八人答应,自去散在四面守住。

这盖苏文心下暗想:“你看周围营帐密密,人马大乱,喊杀连在,哭声大震,我若望营中去,恐防有阻隔,反被火头军拿住,不如在凤凰山脚下,团团跑转,等有落空所在,那时就好回建都了。”苏文算计停当,只在山前转到山后,仁贵紧紧追赶,随了盖苏文团团跑转,惊动山上贞观天子,同着元帅。军师出到营外,望山下一看,只见四面番营大乱,炮声不绝,鼓啸如雷。又听得山脚下大叫道:“阿唷唷,火头军果然骁勇,不必来追!”豁喇喇盘转前山来了。君臣往下看时,见有盖苏文被一穿白将追得满身淋汗,喊叫连天,只在山脚下打圈子。朝廷就问徐先生:“底下追赶盖苏文那员穿白小将,却是谁人?”茂功笑道:“陛下,这就是应梦贤臣薛仁贵。”朝廷听见说是应梦贤臣,不觉龙心大悦。就对山下大叫道:“小王兄,穷寇莫追,不必赶他,快些上山来见寡人。”连叫数声,仁贵在下那里听得,只在山脚下紧走紧追,慢走慢追。忽上边尉迟恭说道:“陛下,如何眼见本帅细心查究,军师大人说没有应梦贤臣,如今这穿白小将是谁?”茂公说:“元帅休要夸能,这是我哄你,你认真起来,那里有什么应梦贤臣,你看原是何宗宪在下追他。”敬德道:“你哄那个?明明是穿白将薛仁贵,陛下若许待本帅下去,拿他上来,还是仁贵还是宗宪?”朝廷把不能够要见应梦贤臣,说道:“元帅不差,快快下去拿来。”敬德跨上雕鞍,等盖苏文转过了前山,后面就是薛仁贵跑来。他就是一马冲将下去,却也正在仁贵后,双手一把扯住薛礼白袍后幅,说:“如今这里了。”总是尉迟恭莽撞,开口就说:“在这里了。”薛仁贵尚信张环之言,一听后面喊叫在这里了,扯住衣幅,不知要捉去怎样,不觉吓了一跳,把方天戟往衣幅上插,这一等身躯一挣,二膝一催,豁喇喇一声响,把尉迟恭翻下尘埃,衣幅扯断,薛礼拼命的逃走了。盖苏文回头不见了薛仁贵追赶,心中大悦,跑出营去,传令鸣金,退归建都去罢。那大小番兵齐声答应,见元帅走了,把不得脱离灾难,败往建都去了,我且慢表。

单讲这尉迟恭,扒起身来,手中拿得一块白绫衣幅,有半朵映花牡丹在上,连忙上马,来到山顶。茂公道:“元帅,应梦贤臣在何处?”敬德道:“军师休哄陛下好了,应梦贤臣有着落了。”朝廷道:“拿他不住,有何着落?”敬德说:“今虽拿他不住,有一块袍幅扯在此了,如今着张环身上,要这个穿无半幅白袍之人,前来对证,况有半朵牡丹映花在上,配得着是应梦贤臣,配不着是何宗宪,岂不是张环再瞒不过,再献出薛仁贵来了?”朝廷大悦,说:“元帅智见甚高,今日必见应梦贤臣了。”

如今按下山上君臣之言。单讲这番兵退去,有一二个时辰,凤凰山前一卒全无。张士贵方才吩咐按下营盘,大小三军尽皆扎营,八位火头军先来缴令,回归前营。等了半日,薛仁贵慢慢进营,身上发抖,面如土色,立在张环案旁。口中一句也说不出了。张环大吃一惊,说:“如今你又是什么意思?”薛礼道:“大老爷救命,元帅屡屡要拿我,方才被他扯去衣幅,如今必有认色,小人性命早晚不能保全的了。”张环听见,计就生成,说:“不妨,不妨。要性命,快脱下无襟白袍与何大爷调换,就无认色,可以隐埋了。”正是:

奸臣自有瞒天计,李代桃僵去冒功。

毕竟张环冒功瞒得过瞒不过,且看下回分解。第三十四回盖苏文大败归建都 何宗宪袍幅冒功劳

诗曰:

荷花开放满池中,映得清溪一派红。只恨狂风吹得早,凤凰飞处走青龙。

那仁贵心中大悦,说:“蒙大老爷屡次施恩相救,小人将何图报?”连忙脱落白袍,与何宗宪换转。两件白袍,花色相同,宗宪穿了仁贵无襟白袍,薛仁贵反穿了宗宪新白袍。薛礼竟回前营内,不必表他。

单讲张士贵思想冒功,领了何宗宪,将薛万彻尸骨离却营盘,来到凤凰山上,进入御营,俯伏尘埃,说:“陛下龙驾在上,巨奉我主旨意,救驾来迟,臣该万死。驸马踹营讨救,前心受了箭,到汗马城中开读了诏书,就打箭身亡。臣因救兵急促,无处埋葬,烧化尸骸,今将驸马白骨,带在包中,请陛下龙目亲观。”朝廷听见此言,龙目下泪,说:“寡人不是,害我王儿性命了。”尉迟恭就开言叫声:“张环,驸马性命乃阴间判定,死活也不必说了。本帅问你,方才山脚下追盖苏文这穿白小将,是应梦贤臣薛仁贵,如今在着何处?快叫他上山来。”士贵道:“元帅又来了,若末将招得应梦贤臣,在中原就送来京定笃了,为何将他隐埋没在营内?方才追赶盖苏文,杀退番兵者,是狗婿何宗宪,那里有什么薛仁贵。”敬德大喝道:“你还要强辩么!本帅因无认色,故亲自将他白袍襟幅扯一块在此,已作凭据,你唤何宗宪进来,配得着也不必说了,配不着看刀伺候。”张环应道:“是。”朝廷降旨,宣进何宗宪,俯伏御营。张环道:“元帅喏,可就是这无襟白袍,拿出来对对看。”尉迟恭把这块袍幅与宗宪身上白袍一配,果然毫无阔狭,花朵一般。尉迟恭大惊,他那里知道内中曲折之事,反弄得满肚疑心,自道:“嗳,岂有此理。”张环说:“元帅,如何,是狗婿何宗宪么?”敬德大怒说:“今日纵不来查究,待日后班师,自有对证之法。”忙将功劳簿打了一条粗杠子,乃凤凰山救驾,是一大功劳。朝廷说:“卿家就此回汗马城保守要紧,寡人明日就下山了。”张士贵口称领旨,带了宗宪下凤凰山。一声传令,拔寨起程,原回汗马城,我且慢表。

单讲天子回驾,降旨把人马统下山来,凄凄惨惨回凤凰城中,安下御营。朝廷见两旁少了数家开国功臣,常常下泪,日日忧愁,军师与元帅每每劝解。忽这一天,蓝旗军士报进营来,说:“启上万岁爷,营外来了鲁国公程老千岁,已到。”朝廷听见程咬金到了,添了笑容,说:“降旨快宣进来见驾。”外边一声传旨,召进程知节,俯伏尘埃,说:“陛下龙驾在上,臣程咬金朝见,愿我王万岁。万万岁!恕不保驾之罪。”朝廷说:“王兄平身。这几时没有王兄在营,清静不过,如今王兄一到,寡人之幸。不知你从水路。旱路来的?”咬金说:“陛下,不要讲起。若行水路,前日就同来了,何必等到今日?乃行旱路,同了尉迟元帅两位令郎,蹈山过岭,沿海边关受许多猿啼虎啸之惊,冒许多风沙雨露之苦,才得到凤凰城见陛下。”朝廷说:“还有御侄在营外,快宣进来。”内侍领旨传宣。

尉迟宝林。尉迟宝庆来到御营朝见陛下,见过军师,父子相见,问安家事已毕,宝林就是前妻梅氏所生,宝庆是白赛花滴血,家中还有黑金锭亲生尉迟号怀,年纪尚幼,因此不来出阵。天子又问程王兄:“中原秦王兄病恙怎么样了,还是好歹如何?”咬金说:“陛下若讲秦哥病势,俞加沉重,昼夜昏迷不醒,臣起身时就在那里发晕,想必这两天多死少生了。”天子嗟叹连声。程咬金见礼军师大人,回身叫道:“尉迟老元帅,掌兵权,征东辽,辛苦不过了。”敬德说:“老千岁说那里话,某家在这里安然清静,空闲无事,有何辛苦?”咬金又往两边一看,不见了数位公爷,心中吃惊。开言说:“陛下,马。段。殷。刘四老将军,并同众家兄弟那里去了?”朝廷听见,泪如雨下。说:“总是寡人万分差处,不必说了。”知节急问:“陛下,到底他们是怎么样?”天子忙把马三保探凤凰山死去,一直讲到盖苏文用飞刀连伤总兵二十余员,吓得程咬金魂不附体,放声大哭。骂道:“黑炭团,你罪在不赦!我哥秦叔宝为了一生一世元帅,未尝有伤一卒,你才做元帅,就伤了我众家兄弟,你好好把众兄弟赔我,万事全休,不然我剥你皮下来偿还他们性命。”朝廷道:“程王兄,你休要错怪了人,这多是寡人不是,与尉迟王兄什么相干。”咬金下泪道:“万岁一国之主,到处游玩,自然众臣保驾。你掌了兵权,自然将计就计,开得兵,调兵遣将;开不得兵,就不该点将下去了。怎么一日内把老少将官,多送尽了。”朝廷道:“也不必埋怨,生死乃阴间判定,休再多言。过来,降旨摆宴,与程王兄同尉迟王兄相和。”内侍领旨,光禄寺在后营设宴,摆定御营盘内,两人谢恩坐下,饮过三杯,尉迟恭开言叫声:“程老千岁,某有一件稀奇之事,再详解不出,你可有这本事详得出么?”程咬金道:“凭你什么疑难事说来,无有详解不出。”敬德说:“老千岁,可记得前年扫北班师,陛下曾得一梦,梦见穿白将薛仁贵保驾征东,老千岁你也尽知的。到今朝般般应梦,偏偏这应梦贤臣还未曾见,你道是何缘故?”程咬金说:“没有应梦贤臣,如何能破关得快?倘或在张士贵营中也未可知。”敬德道:“他说从来没有应梦贤臣薛仁贵,只得女婿何宗宪,穿白用戟。”咬金说:“老黑,既是他说女婿何宗宪,也不必细问了,谅他决不敢哄骗。”敬德道:“老千岁,你才到,不知其细,内中事有可疑。若说何宗宪,谁人不知,他本事平常,扫北尚不出阵,征东为什么一时骁勇起来?攻关破城,尽不在一二日内,势如破竹。本帅想起来薛仁贵是有的,张环奸计多端,埋没了薛仁贵,把何宗宪顶头,在驾前冒功。”咬金道:“你曾见过薛仁贵么?”敬德道:“见是见过两遭,只是看不清楚。第一遭本帅被番兵擒去,囚在囚车,见一穿白将,杀退番兵,夺落囚车,见了本帅,飞跑而去,停一回,原是何宗宪。后来在凤凰山脚下追赶盖苏文也是穿白用戟小将,本帅要去拿他,又是一跑,只扯得一块衣襟,原是何宗宪身上穿无襟白袍。我想,既是他,为何见了本帅要跑,此事你可详解得出么?”咬金道:“徐二哥阴阳上算得出的,为何不要问他?”敬德说:“我也曾问过军师大人,想受了张环万金之贿,故不肯说明。”程咬金道:“二哥,到底你受了他多少贿?直说那一日受他的贿。”茂功道:“那里受他什么?”咬金道:“既不受贿,为何不说明白?”茂功道:“果是他女婿何宗宪,叫我也说不出薛仁贵。”咬金道:“嗳,你哄那个老黑,想来必有薛仁贵在张环营内。前年我领旨到各路催趱钱粮,回来路遇一只白额猛虎随后追来,我后生时那惧他,只因年纪有了,恐怕力不能敌,所以叫喊起来,只见山路中跑出一个穿白小将,把虎打出双睛,救我性命。那时我就问他这样本事,何不到龙门县投军?他说二次投军,张环不用。那时我曾赐他金披令箭一支,前去投军。想他定是薛仁贵。”敬德道:“这里头你就该问他名字了。”咬金道:“只因匆忙之间,不曾问名姓,如今着张环身上,要这根御赐的金披令箭,薛仁贵就着落了。”尉迟恭道:“不是这等得的,待本帅亲自到汗马城,只说凤凰山救驾有功,因此奉旨来犒赏,不论打旗养马之人,多要亲到面前犒赏御宴,除了姓薛,一个个点将过去。若有姓薛,要看清面貌,做十来天功夫,少不得点着薛仁贵。你道此计如何?”咬金说:“好是好的,只是你最喜黄汤,被张环一顷倒鬼,灌得昏迷不醒,把薛仁贵混过,那时你怎么得知?”敬德道:“一件大事岂可混帐得的,今日本帅当圣驾前戒了酒,前去犒赏。”咬金道:“口说无凭,知道你到汗马城吃酒不吃酒?”敬德道:“是呵,口是作不得证的,陛下快写一块御旨戒牌,带在臣颈内,就不敢吃了。若再饮酒,就算大逆违旨,望陛下以正国法。”天子大悦,连忙御笔亲挥“奉旨戒酒”四字,尉迟恭双手接在手中,说:“且慢,待我饮了三杯,带在颈中。”敬德连斟三杯,饮在肚中。将戒酒牌带在颈中,扯开筵席,立在旁首说:“陛下,臣此番去犒赏,不怕应梦贤臣不见。”徐茂功笑道:“老元帅,你休要称能,此去再不得见应梦贤臣的。”敬德说:“军师大人,本帅此去,自有个查究,再无不见之理。”茂功说:“与你打个手掌,赌了这颗首级。”敬德说:“果然,大家不许图赖。此去查不出薛仁贵,本帅将首级自刎下来。”茂功道:“当真么?”敬德道:“嗳,君前无戏言,那个与你作耍?”程咬金说:“我为见证,输赢是我动刀。”茂功说道:“好,元帅去查了仁贵来,我将头颅割下与你。”二人搭了手掌,一宵晚话,不必细表。

到了明日清晨,先差家将去报个信息,朝廷降旨,整备酒肉等类,叫数十家将挑了先走。尉迟恭辞驾,带了两个儿子,离了凤凰城,一路下来。先说汗马城张士贵,同了四子一婿,在营欢乐饮酒。忽报进营说:“启上大老爷,快快端正迎接元帅要紧。今日奉旨下来犒赏三军,顷刻相近汗马城来了。”张环听见说:“我的儿,想必皇上道救驾有功,故而出旨犒赏我们,去接元帅要紧。”父子翁婿六人,连忙披挂,出了汗马城,果见三骑马下来,远远跪下叫声:“元帅,小将们不知元帅到来,有失远迎,望帅爷恕罪。”敬德道:“远近迎接,不来计较。快把十万兵丁花名脚册,献与本帅。”张环说:“请到城中,犒赏起来,自有花名,为何就要。”尉迟恭喝道:“你敢违令,拿下开刀。”士贵吓得魂不附体,连忙说道:“元帅不必动恼,快取花名脚册来便了。”志龙回身到汗马城中,取来交与元帅。敬德满心欢悦,接来与大儿宝林藏好,说:“此是要紧之物,若不先取,恐被他埋没了仁贵名字。”张士贵满心踌疑,接到汗马城中,另是安下帅营一座。

元帅进到里面,张环连忙吩咐备宴,与元帅接风。敬德说:“住了,你看我颈中挂的什么牌?”张环说:“原来帅爷奉旨戒酒在此,排接风饭来。”敬德说:“张环,且慢,本师有话对你讲。”张环应道:“是。”敬德又说:“因朝廷驾困凤凰山,幸喜你等兵将救驾回城,其功非小。故今天子御赐恩宴,着本帅到汗马城犒赏十万兵丁,一个个都要亲赏。皇上犹恐本帅好酒糊涂,埋没一兵一卒,是皆本帅之罪,故我奉旨戒酒。你休将荤酒迷惑我心,教场中还有令发。若有一句不依,看刀伺候。”张环应道:“是。”敬德吩咐道:“教场中须高搭将台,东首要扎十万兵马的营盘,好待兵丁住在营中听点;西首也要扎十万人马的营盘,不许一卒在内。依本帅之言,前去备完,前来缴令。”张环答应,同四子一婿退出帅营。说:“孩儿们,如今为父的性命难保了。”四子道:“爹爹,为什么?”张环道:“我儿,你看元帅行作,岂是前来犒赏三军的?这分明来查点应梦贤臣薛仁贵。”张志龙道:“爹爹,不妨事。只要将薛仁贵藏过,他就查不出了。”张环道:“这个断断使不得,九个火头军名姓,现在花名册上,难道只写其名,没有其人的?”志龙说:“爹爹,有了。不如将九人藏在离城三里之遥土港山神庙内。若元帅查点九人名姓,随便众人们混过,或者兵马内走转当了火头军,也使得的。”张环道:“我儿言之有理。”先到教场中传令,安扎营盘已毕,天色晚暗。

当日张士贵亲往前营中来,薛仁贵忙接道:“不知大老爷到此有何吩咐?”张环道:“薛礼,我为你九人,心挂两头,时刻当心。不想元帅奉旨下来犒赏三军,倘有出头露面,那时九条性命就难以保全,故我大老爷前来求你,这那离城三里之遥,有座土港山神庙,到也无人行走,你等九人作速今夜就去,躲在庙中,酒饭我暗中差人送来。待犒赏完时,即当差人唤你。”薛仁贵应道:“多谢大老爷。”说罢,连忙同了八名火头军,静悄悄出了前营,竟往土港山神庙中躲过,我且慢去表他。

单说到尉迟恭吩咐二子,明日早早往教场。二子答应:“是。”来日,张环父子全身披挂,先在教场中整备酒肉,少刻元帅父子来到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