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蔡文姬(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郭沫若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屈原·蔡文姬

屈原·蔡文姬试读:

屈原

·

蔡文姬

作者:郭沫若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1997-09-01

ISBN:9787020078011

本书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有限公司授权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20世纪40年代郭沫若在重庆天官府4号20世纪60年代郭沫若在北京大院胡同5号

 《屈原》手迹重庆文林出版社1942年版《屈原》书影文物出版社1959年版《蔡文姬》书影《蔡文姬》修订稿手迹屈原(五幕话剧)人物三闾大夫屈原——年四十左右。宋玉——屈原之弟子,年二十左右。婵娟——屈原之侍女,年可十六。上官大夫靳尚——楚怀王之佞臣,年三十以往。子兰——楚怀王之稚子,年十六七。南后郑袖——子兰之母,怀王宠姬。年三十以往。楚怀王——年五十岁。张仪——秦之丞相,连横家,年四十以往。令尹子椒——昏庸老朽之佞臣,年六十左右。招魂老人——年可七十左右。阿汪——屈原之老阍人,年可六十左右。阿黄——屈原之老灶下婢,年可五十余。钓者河伯——年可三十左右。渔父——年可五十左右。卫士仆夫——年可二十以往。太卜郑詹尹——郑袖之父,年七十以往。老媪、更夫各一人。女官、女史、群众、卫士、歌舞及奏乐者各若干人。时间楚怀王十六年(公元前313年)。地点楚国郢都(今湖北江陵县)。第一幕清晨的橘园,暮春,尚有若干残橘,剩在枝头。园后为篱栅,有门在正中偏右,园外一片田畴。左前别有园门一道通内室。园中右侧有凉亭一,离园地可高数段。亭中有琴桌石凳之类。亭之阶段正向左,阶上各陈兰草一盆。阶下置一竹帚。园中除橘树外,可任意配置其它竹木。〔婵娟年可十六,抱琴由左首出场,置于亭中琴桌上,略加整饬,即由原径退下。〔屈原年四十左右,着白色便衣,巾帻,亦由左首出场。左手执帛书一卷,在橘林中略作逍遥,时复攀弄残橘,闻其香韵。最后于不经意之间摘其一枚置于右手掌上把玩。徐徐步上亭阶,坐在阶之最上段。一时闻橘香韵,一时复举首四望。有间置橘于阶上,展开帛书,乃用古体篆字所写之《橘颂》。字系红色。用朱写成。

屈 原 (徐徐地放声朗诵。读时两手须一舒一卷)辉煌的橘树呵,枝叶纷披。生长在这南方,独立不移。绿的叶,白的花,尖锐的刺。多么可爱呵,圆满的果子!由青而黄,色彩多么美丽!内容洁白,芬芳无可比拟。植根深固,不怕冰雪雰霏。赋性坚贞,类似仁人志士。读至此中辍,置书膝上,复取橘置掌中把玩,闭目玩味。终复张目,若有意若(无意将橘劈为两半,但无食意,仅只把玩而已)〔此时宋玉抱一小黄犬由外园门入,年二十左右,着短衣,头上挽两卷鬒。见屈原,即奔至其前。

宋 玉 (立阶下)先生,你出来了。

屈 原 啊,我正在找你。你到什么地方去来?

宋 玉 我把园子打扫了之后,便抱着阿金到外边去跑了一趟回来。

屈 原 那很好,你们年青人有起早的习惯,更能够时时把筋骨勤劳一下,是很好的事。(徐徐将两半橘子合而为一,一手握橘,一手执书,起立)我为你写了一首诗啦,我们到亭子上去坐坐吧。(步入亭中,就琴桌而坐,随手将橘置于桌上)〔宋玉随上,立于左侧。

屈 原 你把阿金放下,念念我这首新诗。(将书卷授宋玉)〔宋玉将黄犬放下,任其自由动作。屈原开始抚琴。

宋 玉 (展开书卷前半,默念一次,举首)先生,你是在赞美橘子啦。

屈 原 是的,前半是那样,后半可就不同了,你再读下去看。

宋 玉 (继续展读,发出声来)呵,年青的人,你与众不同。你志趣坚定,竟与橘树同风。你心胸开阔,气度那么从容!你不随波逐流,也不故步自封。你谨慎存心,决不胡思乱想。你至诚一片,期与日月同光。我愿和你永做个忘年的朋友。不挠不屈,为真理斗到尽头!你年纪虽小,可以为世楷模。足比古代的伯夷,永垂万古!(读罢有些惶恐,复十分喜悦)先生,你这真是为我写的吗?

屈 原 是,是为你写的。(以下在对话中,仍不断抚琴,时断时续)

宋 玉 我怎么当得起呢?

屈 原 我希望你当得起。(以右手指园中橘树)你看那些橘子树吧,那真是多好的教训呀!它们一点也不骄矜,一点也不怯懦,一点也不懈怠,而且一点也不迁就。(稍停)是的,它们喜欢太阳,它们不怕霜雪。它们那碧绿的叶子,就跟翡翠一样,太阳光愈强愈使它们高兴,霜雪愈猛烈,它们也丝毫不现些儿愁容。时候到了便开花,那花是多么的香,多么的洁白呀。时候到了便结实,它们的果实是多么的圆满,多么的富于色彩的变换呀。由青而黄,由黄而红,而它们的内部——你看却是这样的有条理,又纯粹而又清白呀。(随手将劈开了的橘子分示其内部)它们开了花,结了实,任随你什么人都可以欣赏,香味又是怎样的适口而甜蜜呀。有人欣赏,它们并不叫苦,没有人欣赏,它们也不埋怨,完全是一片的大公无私。但你要说它们是——万事随人意,丝毫也没有一点骨鲠之气的吗?那你是错了。它们不是那样的。你先看它们的周身,那周身不都是有刺的吗?(又向橘树指示)它们是不容许你任意侵犯的。它们生长在这南方,也就爱这南方,你要迁移它们,不是很容易的事。这是一种多么独立难犯的精神!你看这是不是一种很好的榜样呢?

宋 玉 是。经先生这一说,我可感受了极深刻的教训。先生的意思是说:树木都能够这样,难道我们人就不能够吗?(思索一会)人是能够的。

屈 原 是,你是了解了我的意思,你是一位聪明的孩子。你年纪青青就晓得好学,也还专心,不怕就有好些糊涂的人要引诱你去跟着他们胡混,你也不大随波逐流,这是使我很高兴的事。(稍停)所以我希望你要能够像这橘子树一样,独立不倚,凛冽难犯。要虚心,不要作无益的贪求。要坚持,不要同乎流俗。要把你的志向拿定,而且要抱着一个光明磊落、大公无私的心怀。那你便不会有什么过失,而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了。(再停)你能够这样,我愿意永远和你做一个忘年的朋友。你能够这样,不怕你年纪还轻,你也尽可以做一般人的师长了。(略停)不过也不要过分的矜持,总要耿直而通情理。但遇到大节临头的时候,你却要丝毫也不苟且,不迁就。你要学那位古时候的贤人,饿死在首阳山上的伯夷,就饿死也不要失节。我这些话你是明白的吧?

宋 玉 是,我很明白。我的志向就是一心一意要学先生,先生的学问文章我要学,先生的为人处世我也要学;不过先生的风度太高,我总是学不像呢。

屈 原 你不要把我做先生的看得太高,也不要把你做学生的看得太低,这是很要紧的。我自己其实是很平凡的一个人,不过我想任何人生来怕都是一样的平凡吧?要想不平凡,那就要靠自己努力。(稍停)我们应该把自己的模范悬得高一些;最好是把历史上成功了的人作为自己的模范,尽力去追赶他,或者甚至存心去超过他。那样不断地努力,一定会有成就的。北方有一位学者颜渊,是孔仲尼的得意门生,我最近听到他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舜,何人也?余,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这真是很好的一个教条。我们谁都知道大舜皇帝是了不起的人,但他是什么呢?不是人吗?我们自己又是什么呢?不也是人吗?他能够做到那样了不起的地步,我们难道就做不到吗?做得到的,做得到的,凡事都在人为。雨水都还可以把石头滴穿,绳子都还可以把木头锯断呢!总要靠自己努力,靠自己不断地努力才行。〔婵娟抱水瓶入场,至亭下,挹水一尊,捧至琴台前献于屈原,俟屈原呷毕,复拾尊荷瓶而下。

宋 玉 先生的话我是要牢牢记着的。不过我时常感觉到,要学习古人,苦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古人已经和我们隔得太远,他的声音笑貌已经不能够恢复转来,我们要学他,应该从什么地方学起呢?我时常在先生的身边,先生的声音笑貌我天天都在接近,但我存心学先生,学先生,却丝毫也学不像呢。

屈 原 (微笑)你要学我的声音笑貌做什么?专学人的声音笑貌,岂不是个猴子?(起立在亭中徘徊)学习古人是要学习古人的精神,是要学习那种不断努力的精神。始终要鞭策着自己,总要存心成为一个好人。(稍停)我们每一个人生来都是一样平凡的,而且在我们的身上还随带着很多不好的东西。譬如我们每一个人都爱争强斗狠,但是又爱贪懒好闲,在这儿便种下了堕落的种子。争强斗狠也并不就坏,认真说这倒是学好的动机。因为你要想比别人强,或者比最强的人更强,那你就应该拚命地努力,实际上做到比别人家更强的地步。要你的本领真正比人强,你才能够强得过别人,这是毫无问题的。

宋 玉 是,真是不成问题的。

屈 原 但是问题却在这儿出现了。能强过别人是很高兴的事,但努力却又是吃苦的事,因此便想来取巧,不是自己假充一个强者,虚张声势,便是更进一步去陷害别人,陷害比自己更强的人。这就是虚伪,这就是罪恶,这就是堕落!(声音一度提高之后,再放低下来)人的贪懒好闲的这种根性,便是自己随身带来的堕落的陷阱!我们先要尽量地把这种根性除掉,天天拔除它,时时拔除它,毫不容情地拔除它。能够这样,你的学问自然会进步,你的本领自然会强起来,你的四肢筋骨也自然会健康了。你说,你苦于无从下手,其实下手的地方就在你自己的身上。(稍停)当然我们也应该向别人学习,向我们身外的一切学习。我们生来是一无所有,不仅身子是赤条条,心子也是赤条条,随身带来的一点好东西,就是——能够学习。我们能够学习,就靠着能够学习,使我们身心两方逐渐地充实了起来。可以学习的东西,四处都是。譬如我们刚才讲到的那些橘子树,(向树林指示)不是我们很好的老师吗?又譬如立在我面前的你,我也是时常把你当成老师的。……

宋 玉 (有些惶恐)先生,你这样说,我怎么受得起?

屈 原 不,我不是在同你客气。凡是你们年青一辈的人都是我的老师。人在年青的时候,好胜的心强,贪懒的心还没有固定,因此年青人总是天真活泼,慷慨有为,没有多么大的私心。这正是我所想学习的。(复就座于亭栏上)就拿做诗来讲吧,我们年纪大了,阅历一多了,诗便老了。在谋章布局上,在造句遣辞上,是堂皇了起来;但在着想的新鲜、纯粹、素朴上,便把少年时分的情趣失掉了。这是使我时时感觉着发慌的事。在这一点上,仿佛年纪愈老便愈见糟糕。(稍停)所以我尽力地在想向你们年青的人学,尽力地在想向那纯真、素朴的老百姓们学,我要尽力保持着我年青时代的新鲜、纯粹、素朴。这些话,我对你说过不仅一次,你应该记得的吧?

宋 玉 是,我是时常记着的。

屈 原 所以有许多人说我的诗太俗,太放肆了,失掉了“雅颂”的正声,我是一点也不介意的。我在尽量地学老百姓,学小孩子,当然会俗。我在尽量地打破那种“雅颂”之音,当然会放肆。那种“雅颂”之音,古古板板的,让老百姓和小孩子们听来,就好像在听天书。那不是真正把人性都失掉干净了吗?不过话又得说回来,我自己究竟比你们出世得早一些,我的年青时代是受过“典谟训诰”、“雅颂”之音的熏陶,因此我的文章一时也不容易摆脱那种格调。这就跟奴隶们头上的烙印一样,虽然奴隶籍解除了,而烙印始终除不掉。到了你们这一代就不同了,你们根本就没有受过烙印,所以你们的诗,彻内彻外,都是自己在作主人。这些地方是使我羡慕你们这一代的。

宋 玉 这正是先生的不断努力、不断学习的精神,我今天实在领受了最可宝贵的教训。先生这首《橘颂》是可以给我的吧?

屈 原 当然是给你的。我为你写的诗,怎么会不给你?

宋 玉 (拱手)我实在多谢先生,从今以后我每天清早起来便要朗诵它一遍。

屈 原 倒也不必那样拘泥。就诗论诗的话,实在也并不怎么好,不过你存心学做好人好了,做到像伯夷那样啦。

宋 玉 多谢先生的指示。但我总想学先生,像伯夷那样的人我觉得又像古板了一点。殷纣王本来是极残忍的暴君,为什么周武王不好去征伐他呢?诛锄了一个暴君,为什么一定要去饿死呢?这点我有些不大了解。

屈 原 讲起真正的史事上来的话,这里倒是有问题的。我们到园子里去走走,一面走,一面和你细谈吧。(步下亭阶)〔宋玉随后。

屈 原 照真正的史事来讲,殷纣王并不是怎样坏的人。特别是我们楚国人,本来是应该感谢他的。我们楚国,在前本是殷朝的同盟。殷纣王和他的父亲帝乙,他们父子两代费了很大的力量来平定了这南方的东南夷,周人便趁着机会强大了起来,终竟乘虚而入,把殷朝灭了。我们的祖先和宋人、徐人在那时都受着压迫,才逐渐从北方迁移到南方来。北方有个地方叫着楚丘,你应该是知道的吧,那就是我们祖先所在的地方了。假使没有殷纣王的平定东南夷,我们恐怕还找不到地方来安身,我们的祖先怕已经都化为周人的奴隶了。周朝的人把殷朝灭了自然要把殷纣王说得很坏,造了些莫须有的罪恶来加在他身上,其实他并不是那么坏的。伯夷要反对周武王,也就是证明了。

宋 玉 啊,先生这样的说法,我真是闻所未闻,真是太新鲜,太有意义了。

屈 原 这些古事,本来用不着多管,不过像伯夷那种气节,实在是值得我们景仰、学习的。他本来是可以做孤竹国的国君的人,但他把那种安富尊荣的地位抛弃了。因为他明白,在我们人生中还有比做国君更尊贵的东西。假使你根本不像一个人,做了国君又有什么荣耀?是,在周朝的人把殷朝灭了的时候,伯夷也尽可以不必死,敷敷衍衍地过活下去,别人也不会说什么话。假使他迁就一下,周朝的人也许还会拿些高官厚禄给他。但他知道,那种的高官厚禄、那种的苟且偷生,是比死还要可怕。所以他宁愿饿死,不愿失节。这实在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你懂得我的意思么?

宋 玉 我此刻弄明白了。尤其是史事的背景弄明白了,更加觉得伯夷这个人值得尊敬。

屈 原 在这战乱的年代,一个人的气节很要紧。太平时代的人容易做,在和平里生,在和平里死,没有什么波澜,没有什么曲折。但在大波大澜的时代,要做成一个人实在不是容易的事。重要的原因也就是每一个人都是贪生怕死。在应该生的时候,只是糊里糊涂地生。到了应该死的时候,又不能够慷慷慨慨地死。一个人就这样被糟蹋了。(稍停)我们目前所处的时代也正是大波大澜的时代,所以我特别把伯夷提了出来,希望你,也希望我自己,拿来做榜样。我们生要生得光明,死要死得磊落。你懂得我的话么?

宋 玉 我懂得了,先生。

屈 原 好的,我的话也说得太多。今天的天气实在太好,我们再到外面的田野里去走一会儿吧。

宋 玉 我愿意追随先生。(抱琴在左胁下)〔二人徐徐向外园门走去。〔婵娟匆匆入场。

婵 娟 (趋前,呼屈原)先生,先生,刚才上官大夫靳尚来过,他留了几句话要我告诉你,便各自走了。

屈 原 他留了什么话?

婵 娟 他说:张仪要到魏国去了。国王听信了先生的话,不接受张仪的建议,不愿和齐国绝交。因此,张仪觉得没有面目再回秦国,他要回到他的故乡魏国去了。上官大夫他顺便来通知你。

屈 原 (带喜色)好的,这的确是很好的消息。(回顾宋玉)宋玉,我有件事情要你赶快去办。

宋 玉 是,先生,请你吩咐。

屈 原 我的书案上有一篇文稿,是国王昨天要我写的致齐国国王敦睦邦交的国书,我希望你去赶快把它誊写一遍。张仪既已决心离开,说不定国王很快就要派人把国书送到齐国去。

宋 玉 是,我抄好了,再送来请先生看。(向婵娟)这琴请你抱着。(把琴授与婵娟,由左门下场)

婵 娟 (迟疑地)先生,刚才上官大夫走的时候,他还告诉了我一句话。

屈 原 他告诉你什么?

婵 娟 他说:南后曾经对他说过,准备调我进宫去服侍她。

屈 原 南后也曾对我说过,但她说得不太认真,所以我还不曾告诉你啦。婵娟,如果南后真的要调你进宫去,你是不是愿意?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