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的真心(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读书堂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鱼的真心

鱼的真心试读:

简介

两尾初次离家的鱼在江湖中相遇。他们都有冷冷的表情,他们都是缺乏热情的种类。没有浪漫的开始,他们迷迷糊糊地游到一起,过程中就连偶尔的拥抱也缺乏热情的体温。因此,他们确定彼此走到一起只是各取所需,他们之间没有所谓的爱情,因为他们认为彼此都是无心的动物。

第一章

淡淡的回忆

炎热的夏天还有两个月就过去了,我不喜欢夏天热得让人心烦,不过还好白昼的晒热丝毫影响不了夜晚的凉意,我还是老样子重复做着每天该做的事情,发现自己有的时候真的好像木头,麻木的过着。

晚下班回到家习惯性的写一些关于当天发生的事,开头是日期接着天气,今天几号呢?看了一眼桌上的台历,八月二十号,他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发现他的模样好像有点模糊,为什么老记不清他的样子呢?

只记得他带着副眼镜好斯文的样子;

还记得他写的字很好看;

还记得他总是喜欢抱着我坐在他的膝盖上;

还记得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还记得他偶尔的耍赖,我总是招架不住;

一行泪悄悄的从面颊划过。他曾经是我坚定的肯定,而经已不复存在。算算时间和他分开已经一年半了,他还好吗?他结婚了吗?娶的女人是他爱的吗?希望他身体好好的;希望他能找到一个心爱的女人;希望他能开心的过每一天。

大滑头~小鬼头只是有一点点想你,真的,没刚分开时那么想你了,小鬼头也不能再停在原来的地方等你了,因为小鬼头累了,没有力气再站在那了,你也不会再回到小鬼头站的地方了对吗?

八月二十日,大滑头你还记得吗?这是我们相识的日子,记得那年我找了份傻傻的业务工作,傻傻的误打误撞跑到了你的办公室里,嘻嘻~那时我真没看出你是个主任,说实话因为那时我做业务的关系走过好多事业型的单位,大多坐上主任位置的都是些大叔级以上的年龄,所以当时只觉的你是各实习生,呵呵~很幼稚吧,不过我们在一起时我并没有告诉你这些,怕你批斗我。

大滑头说实话第一次见你时,真没怎么注意你,只是觉得你写的字很好看。因为你不是帅哥型的男生,我喜欢漫画里的男生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存在的。我喜欢美堂望他是一本漫画中的男主角,看过无数的漫画书,但是唯独对美堂望的映像最深,因为他用心在爱着女主角亚未,美堂望总是把亚未放在手心里疼爱着;在亚未遇到危险时他也能第一时间出现保护她;美堂望在钩心斗角的生活中用心保护着属于亚未的纯真,他只想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生活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而努力着,即使他们在结局分开过五年的时间里,美堂望还是不忘用他的方式保护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大滑头你明白为什么我说你不是我要的美堂望了吧。

大滑头~你知道为什么我给你取这个外号吗?可能是因为你年龄比我大几岁的原因吧,又觉得你有的时候撒娇的样子好好玩。其实我知道男人有的时候会撒娇,有点小耍赖都只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才会这么做。至于你为什么给我取“小鬼头”的外号我也不知道,因为你也没告诉过我,不过我可以想到答案,可能是因为那时的我很幼稚吧!

大滑头~你知道吗?每次和你约会的时候我心里总是扑通扑通的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那时的我还不懂什么是“爱情”,之所以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你让我觉得很亲切吧。你知道吗?你第一次吻我时,我不懂得怎么回应你,我脑袋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我保存了二十年的初吻没了,然后觉得没味道,记得很早以前有人跟我说过,和自己心爱的人接吻会有甜甜的感觉,可是你吻了我以后我觉得没味道,然后就想你可能不是我爱的那个人所以吻起来没味道。虽然心里存在着对这份感情的犹豫也不是很肯定自己的感觉,但是我还是选择和你在一起。接着就在你的宠溺中过了一段很开心的日子。在这段日子里我喜欢你带给我的每一个感觉,对于你的宠爱我也习惯性的接受,喜欢你抱着我,因为我很讨厌吸烟的人,不喜欢烟味,所以只要我们在一起你从不抽烟,但是你知道吗我喜欢上你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可是那时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喜欢,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可能是因为我太幼稚而且不成熟年龄又小的关系,你不要我了,分手时你说觉得我太小了……

大滑头你知道吗?那时我眼泪啪嗒啪嗒的就掉下来了,真的,从我记事起,除我不听话偶尔被老爸拍拍屁股掉两滴眼泪外,从我迈进中学时候起,一直到我们那时分手前,我都没哭过,身边所有的人总是宠着我,不管在家或是在同学的氛围中我都是块活宝。习惯被宠的我突然摔在了地上,而且让我摔的那个人还是你,发了条短信给你说:“你不是我的美堂望。”知道那时的我有多伤心吗?感觉好像心都碎了,不过那时的我懂得自己已经爱上你了,所以在你说分手时,我的心会痛,我会掉眼泪。

然后我学会安慰自己,对自己说等你两年,在这两年里我会站在这里等你回来,如果你没回来,那么我就不站在这儿等你。

因为我觉得年轻就是本钱,所以我这么做了。

也许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很灵吧!我们分开一年半里没有任何的联络但是你还是回来了,在我们分开的这么长时间后的第一次见面时,你说想抱抱我行吗?我没有拒绝你,可是当你靠近我时,我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看见你的眉头皱得很紧,我的心也揪的很紧,直到无路可退时,你才紧紧的抱着我。但是大滑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和你在一起,因为在此时真的小鬼头正在面对一个选择,另一个他也在等着我的答复。可是结果我却很坚定的回到了你的身边。

大滑头一如既往的疼爱着我,我甚至坚定的认为大滑头就是自己将来的肯定。一天,大滑头突然对我说,他已经不在原来的单位上班了,现在他自己在做生意,我没在意,因为我觉得那是他的自由,我从来不过问大滑头的很多事情,因为我觉得该我知道的事,大滑头一定会告诉我。

大滑头开始了忙碌的生意,经常要出差到外地公干,越来越少的时间可以陪在我身边,不管大滑头多忙我都会在原来的地方等他,慢慢的从一开始每天的一通电话,变成每星期一通电话,再到每半个月一通电话,最后演变到一个月一通电话。我没有任何的怨言,因为我知道大滑头是真的很忙,毕竟他的生意刚刚开始,要做很多事情。我学会用他是真的很忙来敷衍自己,很努力的撑着,可以忍受一个月见一次,甚至可以忍受大滑头长时间的不闻不问。直到有一天,大滑头吱吱唔唔的告诉我,说他做了出轨的事时,我瞬间的支撑瓦解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该怎么面对自己信任的男人给自己带来的背叛。

我对大滑头仅有的信任已经不复存在了,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为这份感情撑下去的必要,但转念一想觉得大滑头是自己承认犯错的事实,说明他还是很在意自己的,经过一段时间的细想,我决定继续给大滑头机会,继续等他。

一直到大滑头突然消失了一个月没有任何消息,我开始担心,怕他出事,于是我决定去找大滑头,我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偷偷的背着父母买了车票,去找大滑头,一来我很想见他,二来希望他能给我一各很好的解释。到了大滑头所在的城市,我给他打电话他没接,好不容易打通了,可是他却告诉我他很忙,时间空下来就过来见我。直到晚很迟大滑头才出现在我面前,见到大滑头时,我好想哭,可是我很努力的强忍住了泪水,不让它掉下来,因为我不要在大滑头面前哭,即使将来我们不可能继续这段感情,我也要让大滑头记住我笑的样子。他没有给我任何解释,我的心凉了,虽然他的很多事我都不过问,但不代表我不在乎,我总认为他想让我知道的事情一定会告诉我的,可是此时我知道很多事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完美。我错了。

第二天我便回家了,经过一个多月彷徨,我决定离开他,因为我发现他不爱我了,也许在他心底深处我已经什么都不是了,所以他才会不闻不问,所以他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坚定的作出了离开他的选择,我向大滑头提出了分手。大滑头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照顾好自己!”我哭得好伤心,觉得天昏地暗的,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好想他能叫我不要离开他,好像他能像以前一样,好想一切都能不这么复杂……

而今我们有分开一年半了,在这一年半里我学会用工作麻痹自己,越忙越好这样就没有时间可以想他了,可是我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不想大滑头,每天忙完很晚回到家一安静下来,他就会在脑袋里跑步,眼泪便不听使唤的留下来,我见佛就拜,见庙就祈福,只希望大滑头能找到他真心爱的那个女人,然后健康安定生活。

借此希望所有正在忙着,或准备要忙的男人,学会为身边的女人想想,当你心爱的女人站在固定的角落等你回来时,需要多大的勇气,你们可以很忙,但希望你们学会抽空疼爱你身边默默等你的她,别让她站在没有你的角落里掉眼泪。

第二章

虚构的爱情

我的好奇心被手里的这本书所吸引。平心而论这不是一本装帧精美的书,亦可说有些粗制滥造。引起我好奇心的就是它制作的粗劣,书的封面没有任何修饰,只是简单的写着书名和作者几个字。

无论是蹩脚的小说家还是优秀的小说家,都会把握小说的细节问题。事态发展的原由也应在细节之内吧,就如我今天被这本书所吸引,我是因为什么看到这本书的,在看到这本书之前我做了什么,它吸引我的地方是在哪里?等等,似乎都需要交代的。如果可爱的读者能耐下性子,那就容我慢慢道来。

时间发生在一个午后,至于夏日的午后,还是秋日的午后,似乎不很重要。重要的是我的故事都会在午后发生,那是因为我的早晨都是从中午开始的,午后是我进行各种活动的时间。在午后,我本来是想去储藏室拿别的东西的,家里的水管破损漏水了,我想找工具把它修好。就这样,我走进了储藏室。在我准备拿着找好的工具离开时,无意瞥到了放书的箱子,很多事物都是偶然存在的,偶然中有着至关重要的必然性。

如果不是水管损坏,那我不会去储藏室拿修理工具;如果拿到修理工具我不去瞥那一眼,就不会发现存书的箱子;发现了存书的箱子,不去随意的打开翻阅,可爱的读者也就不会读到下面这段不复存在的爱情。

当我放下修理工具,去翻阅那些书籍时,发现了这本书。其实,我根本没必要去打开存书的箱子,沉睡在这里的书基本都是一些不很熟悉或者是些陌生的文学爱好者,他们自己出版的一些书。书的内容良莠不齐,自己也没时间去分辨沙里的珍珠。别人诚心相送,拒之无礼,一般拿回来就扔到储藏室了。当我看到这本书的书名和作者时,尘封了十多年的一段往事才是引起我对此书关注的目的。我拿着书走出储藏室,甚至忘了拿修理工具。

我来到书房,在书桌前坐好。先轻轻掸去书上积累的尘土,仔细审视起它的封面。前面说过,它的装帧粗劣。书像多数文学爱好者自费印刷的那样,没有书号。书也比较薄,大约也就百十来页吧。封面的书名是用隶书写成的,娟秀而又淡雅,书的名字叫《虚构的爱情》,下面是作者的名字G。书的内容也很简单,没有名人写序,甚至也省略了自己的简历,只有一份目录孤零零摆在那里,目录显示第一首诗就是用作书名的《虚构的爱情》。

我躺在午后的阳光里

聆听

野草拔节的声音

穿越黑暗的时刻

蝶儿正舞

G是我的朋友。我在这里有必要介绍她,但那样就会落入俗套,还是让可爱的读者随着情节的发展慢慢走下去吧。

十多年前偶然地一次机会,我陪同朋友们去喝酒。有个朋友提出找几个女孩来助兴,并得到了大家的响应。饭店大班随后领来几位,大家按照各自的喜好和对女孩子的欣赏标准确定了自己喜欢的,我的身边自然也没空缺。如果故事情节照这么发展,也就不会出现G,爱情也无法虚构下去了。感谢陪我的那个女孩子,是她给我了虚构的机会。不。是她给了G出场的机会,并让故事得以发展下去。我像以往那样对陪我的女孩子说,你可以随意喝酒,随意唱歌,也不需要陪我跳舞,并且我的烟你也可以随便抽。她诧异地看着我。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所以不需要你陪;我也不会像别人那样恶意灌你酒,喝多喝少在你自己。我的意思是朋友们都有人陪着,我不想显得另类,那样我坐在那里尴尬,朋友们也不自在。

那个女孩悄声问我,那我需要跟你走吗?

不。我不需要。

不好意思,要不你换个人吧。

哦,为什么?

我不想用一晚上时间只挣陪酒钱。

那好吧。

就这样,那个女孩离开了。她的离开让小说的女主角G得以出场,当饭店大班把G领进来的时候,我头也没抬就同意把她留了下来。

我对G重复了刚才对那个女孩子的话。

G说谢谢。这个时候我才抬头看了看她。严格讲,G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女人,她没有让男人怦然心动的感觉,也就是说她缺少风情,不算是那种性感的女人。但她还是招人喜欢,有着我欣赏的黑色长发,不施艳妆,穿戴也不是很招摇,这在她们那群体里面算是比较另类的。除了她的清纯,我还喜欢她那双眼睛,清澈深邃带有些许忧郁,如果她不开口露出她的口音,别人一定会当成南国女孩。

在那个张扬放肆的夜晚,我俩安静的坐着,和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她的话语很少,偶尔我对她说话,她也只是对我报以微笑。她的笑很迷人。直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她的笑。她的笑是我见过的女孩子里面最美的,也许这种感觉是我在以后的日子不断臆想造成的,但她的笑迷人是真实的。

我说谢谢你陪我。

如果以后需要我,你给我打传呼吧。她把传呼号留给了我。

冰在苏醒

手里的稻草

迷失在路上

……

时间过去多久我忘记了。那时候应酬场合多,在外面吃饭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再次见面的时候,我没有认出她来,是她看到我主动和我招呼的。她说她有客人,让我稍等。我也只是客气的招呼了一声,以为只是寒暄而已,我和她之间不存在感情和友谊,有的只是交易。

她走进我所在的房间。她说辞了她的客人。我说值吗。她笑笑没有说话。那晚我们说的很多,她说她喜欢文字,喜欢读诗。她给我背诵了很多八十年代的朦胧诗,她对北岛、食指、顾城、舒婷、海子很熟悉,看我感兴趣的样子。她给我讲了很多她们的轶事,那时候北岛已经远走异乡,顾城为爱而殉情,海子带着满腔热血沿着冰凉的铁轨魂归天国。她说她最喜欢舒婷,可能是女人和女人的心相近,文字间比较容易沟通。

可爱的读者读到这里,一定以为爱情开始了。一个游走于风月的男人,一个风尘女子,谈论诗歌谈论文学,甚至于她讲到了她的家庭,讲了她个人的生活。如果这么认为,那就错了。爱情还没有开始,而故事刚刚开始。G是女主角,那我的存在算是男主角,如果这么下去一定会让情节平淡无奇,内容索然无味。为了让可爱的读者有兴趣读下去,那我将会再虚构一个男人出来。

下一个出场的是K。K也是我的朋友,而且他在我的故事里将要占很重要的地位,为此我不得不把他引出来。认识K是在市作协举办一期文学研讨班,我有幸作为学员参加了。K是在课已经上了一半出现的,他气喘吁吁赶到课堂门口,被负责检验身份的老师拦在那里。

请出示你的学员证。

我没有。

那你现在可以补办。

我没钱。

那……

我没钱,可我想听。K没等老师反应过来就接着说道。

老师苦笑一声,挥挥手让他进去了。

评书里面有句老话叫无巧不成书,武侠书里也存在很多俗套的巧合和机缘,不幸的主人公奇遇良缘,获得武林秘笈。或者遇难的危急时刻,天降救兵和大侠。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他进来后坐在了我身侧。K是个诗人,一个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诗歌的诗人。这是后来他成为我的朋友后告诉我的。我和K的交往不完全他是个诗人,而是他的豪饮,我喜欢喝酒,同样也喜欢爱喝酒的朋友。我和K的相识与G的相识截然不同,就像平行的铁路轨道永远不会交叉那样,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改变了我的这一想法。后来发生的那件事情不得不提及,它也间接验证了一些G对我说的话。

G在一次和我谈话中,说她是外省的下岗工人,在本地混不下了,带着母亲和孩子来到了我居住的城市。孩子只有5岁,母亲60多岁了,一家三口指望她一个人挣钱养活。我问她的老公呢?G笑而不答。我不信她的话,她这个群体的人能讲实话的不多,一是逢场作戏,再就是借可怜的身世博得客人的同情,以骗得很多的小费。就如她的名字,后来她说那是假的,我制止了她把真实的名字说出来,真名假名对我并不重要。我不信她的话,也没有去反驳,只是随口应付着,并淡淡一笑。

K也是从外省来到这个城市的,他没有固定职业,靠到处零工生活。他在车站干过装卸工,当过保安,也开过出租车。每样工作他都干不长,只要手里有点钱就窝在出租房里喝酒写诗。没钱了,再出来找活干。有一天傍晚,K突然给我传呼留言,问愿意去住的地方喝酒吗?我驱车寻着他留给的地址,摸索上门了。K住在城市边缘的郊区,一个破旧的四合院,住满了杂七杂八的外乡人。

我的骨节嘎嘎

作响

是衰落还是新生

意外的是我在这里碰到了G,也见到了G的母亲和孩子、这次意外的见面证实了她的话是真实的。G和K似乎很熟悉,我和K说话的时候,她一直在忙活给我们炒菜。我把给K带来的两箱苹果,匀出一箱给了G。晚饭是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吃的,我和K肆意的喝着酒,G除了跑里跑外的忙活,就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听我们胡吹海侃。她偶尔用那双略带忧郁的眼神盯着我们,用淡淡的笑来表示她的异同,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晚上八点多钟,G说该回去休息了,然后匆匆地离开,我知道她不是去休息,而是该出门招揽生意的。我问K,和G熟悉吗?K说是同乡,又在一起租房子住,但不是很熟悉。我又问知道她干什么工作吗?K说不知道。不知道是K喝的有点多还是不在意我和G的关系,那晚他没有问我和G如何相识,以后也没有问过。

我们三个人喝酒后的不久,G离开了这个城市。她一直梦想有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她说厌倦这种卖笑的生活,她说她要用一份体面地钱养孩子和母亲,她说她会忘记以往的日子就像忘记诗歌一样。G离开了这个城市,但是把母亲和孩子留在了这里。她离开的那段日子,我继续着和K的交往。K好像对她的离开无动于衷,从不在我面前说起她,我俩一如既往的喝酒聊天。但K却关心着G的家人,每次我们喝酒之前,他都会把买来的菜肴从盘子里拨出一些,端到G租住的房子里。

最后一次见到G,是她从外地回来。她给我传呼说回来了,问我有时间吗?我俩是在K的出租房见面的。她说她这次回来是想把家人接走,她说她在外地租了一间门面准备开理发店,她说以后不会再回来了,她说走之前想请我吃顿饭。那晚K不在家,可能又出去找零工挣钱了。我说怎么不把K喊回来?她说已经和他道过别了。

那晚,我俩喝的很多。她的话也很多。她说她和K从小就认识,在一个城市一个居民区长大,她说他们是同学,K就像一个哥哥那样照顾她,她还说她爱他,从中学时候就爱着他,但不知道K是否爱他。我说你们没有表示过吗?她说她高中毕业后去了林业局当了一名伐木工,他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分到了当地的政府机关。她说她不敢表示,怕他笑话她,看不起她。

我说暗示一下也可以,看看他是否爱你。她说后来有个男伐木工追她追得很紧,她找到K说,自己有男朋友了。她说K很冷静的祝福她幸福。她说她赌气答应了那个男人的求婚,她把很多年来偷偷写给K的诗歌扔入火炉。她说后来下岗带着家人来到这里,他也在不久来了,不知道他是辞职还是犯错误被开除了,她问过但他不说。

G可能喝多的原故吧,哭了,哭的很厉害。我不知道如何去劝,索性任她痛快的哭下去。

后来,哭够的G站起来走到K的衣箱前,从上面拿过一摞书。她说这是K帮她印刷的书,一共十本。她说如果你喜欢就拿一本吧。我接过一本,书的封皮没有装饰,只有书名和作者名,她说这是她的真名字,那几个娟秀的隶体书名她说是她自己写的。G说送我一本,自己留一本,再给K留一本,剩下的就不要了。她拿起桌上的火机,把扔在脚边的七本书点燃,蓝色的火焰燃烧着她那颗破碎的心。

和K告别是在G离开这个城市两个月后。我们的告别也如电影中俗套的镜头。喝酒。倾诉。道珍重。

K也第一次在我面前提到他和G。K说他爱着G,但不敢表白,直到有一天G说有了男朋友,他痛恨自己的软弱,后悔没有说出口。他说为了惩罚自己,没有去恋爱也没有结婚。他说一直关注着她,她的丈夫不争气,吃喝嫖赌经常揍她。她下岗后带着家人离开了他们的城市,他也辞掉了机关工作来到了这里,他说他爱她,能看到她就是一种幸福。K说他其实知道她干的什么职业,他爱她,他容忍她的一切所为,何况一家人必须要生活下去。

梦没有翅膀

依然在夜空里坚持飞翔

我说你现在可以娶她,既然你们相互爱着,她去和那个混蛋丈夫离婚,然后你们结婚。他说不。我说为什么?他说现在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没法给她和她的家人幸福。我说只要努力,一切都会好的。他说自己缺少责任心,自由散漫惯了,他说诗歌是他永远的情人。我说只要相爱,日子过得苦一些也值得。他说远望也是一种幸福。我说你这次离开是准备找她吗?他说是的。我没有再问下去。

妻子喊道,你在干什么,厨房水都满了。我把手中的书扔在书桌,急匆匆再次奔向储藏室。

第三章

理发

我正在跟一位小姐烫“刘海”发式时,他进来了,这人巧得很,他一进我们‘555”发廊,就用一种搜捕的眼光,一闪一闪打发着每一个理发师,再又靠近几个快要“竣工”的小伙发式品品,活象一名检查员。

未了,他走近进“555”大门的第一个理发师一一我们的总头目胡师傅一一近前跟他说几句什么,好象是要求胡师傅为一位快“竣工”的小姐完毕后,就跟他剃头。嘿,真不知天高地厚,初进‘555”来,又不是胡师傅的亲朋戚友,哪会跟你剃?胡师傅是全温泉城最年青有为的师傅,好多上了年纪的会剃地方发式的老师傅不如他,好多浙江,福建,上海、广州、武汉等地来温泉城“打码头’烫流行发式的流潮儿无不先来拜访他……他怎会为你这个无面无头的人物开第一剪呢?自不量力。

胡师傅没有张口说话,没有用鼻音“嗯话”,也没有用眼睛“发话”,只是极快地用人难以觉察的眼光瞟他一眼后,忙收回目光,头不抬,眼不望,口不张,一伸食指指了指我,便缩回了手,哟!胡师傅还蛮瞧得起他呀1指了我,由我来接受这个头,的确还没有低看他。因为,在胡师傅眼里,我是他手足的爱徒之一,眼下在‘555’发廊里十几个小师傅中,他认为我算得上第3位,第1位进,555”来的,都是末位师傅接头,即使胡师傅的熟人带陌生人来请胡师傅帮忙,胡师傅也是安排末位师傅接头,主要是让“老末”练手艺。这个第一次进“555”来的家伙,竟然直接安排上了我,说明胡师傅没有“马虎”他呢!

胡师傅会看一点象,不晓得他是从书上学来的还是自己长期与剃头人接触而凭印象掌握的,他可能是被这个第一次来理发的家伙的面相惊动了,然而直接让这个家伙得到要我接头的“优惠”。

这家伙的额骨还不错,听说额头的骨相,和一个人的权利有很深的关联,从额头正当中一直到眉心的这一段,在相学上称为“天中、天庭、司空、中正、印堂”这五个位置。如果这些位置骨骼隆起,印食丰润圆满,表明这个人少年早运,掌握实权,他的理想、抱负都会按步就班,一一实现。反之则运式较弱,空有一些理想和抱负,这个家伙不仅“五位”得当,而且在发角上的天中附近骨骼明显,形成半圆形的现象,表示这家伙有掌权发贵的命格。他浓眉大眼,眼圆而正,威而掩严,正而不凶,是众望所归的大人物眼相;他鼻子的谏台,延尉坚实有力,轮廓分明,也具有握权之势;他嘴角边变法令纹淡而清晰,向唇边游走,刚好过口即停,有正直无私之感……。“小姐,她快烫完好了吧?”胡师吧向我一指手后,他便微笑着走近我,微笑着发问。“嗯,您先坐会几,我马上就跟你剃。”我热情大方地答应了他。

在他走近我和在我附近的长凳上等候的姿式来看,凭我的观察,与朗师傅还有点差异。纵然他的身高、体壮、坐正、足长、臂圆、肩宽、胸厚、肢腴,有大男子风度。但从我翻阅过的相术而认为,即使他是个当什么“宫”的料儿,而起码来说没什么“财气”,不看别处,只从他的那副貌似端正的鼻子来说,就可分析出问题。鼻子在相学上分为山根、年寿、准头、鼻脚与鼻孔五大部分。而他有三个部分欠佳,山根阔而不高,财源不旺;年寿高起有空,财有折扣;鼻孔见大,缺乏收敛,另外,他整个鼻形看起来还有明显偏曲,财运显然不畅。当然,我并不硬是喜欢有财气的人,只是我对这个家伙加深了认识。依我看,他大略是个不该发财的人。因为,有些从事特殊工作的人,不应该具有发财的相貌,如有,反而破格,这种人的脸形生得慈祥和蔼,呈现平直有力的搭配。他这个家伙,恰好属于这类人,百分之百地具备这个面相。

胡师傅手艺虽然高,但我觉得他主要愿与财气旺盛的人来往,互相洒脱,对穷光蛋他好象总是不屑一顾。而他今天对这个家伙的“优惠”,看来不是面相有误,就是另有偏见。

一会儿功夫,我手下的“刘海’竣工了。转椅上的小姐起身后,我就唤他过来:“您请吧!”“好,谢谢!”

我调来温泉城工作三、四个月了。剃了好几个头,总是不如意。前几天,才听说这里有个‘555”发廊最出名。这个发廊的出名最主要地又是其老板理发手艺高,-叫什么胡师傅。胡师傅手艺之所以高,由于他家祖孙几代是剃头佬出身,他父亲就是温泉人,老年人都十分熟悉的理发师博,如今这个年青的胡师傅。既熟悉了当地传统的剃头手艺,又学会了各种理发、烫发、美发的新潮玩意儿。因此,他把自己和父亲带过的一些象样的徒弟们邀拢来,别具一格地开辟了无不吸引路人的“555”发廊。

我在老远就搜寻到“555”发廊的门牌后,随之听见从里面传出来的港台音响,愈近愈响,待走近门前时,音响清脆宏亮,邓莉君的《何日君再来》简直钩人心魂。打自这里经过的来往行人,无不停留片刻,享受音乐,一饱耳福。只要略略停留的人,又无不被“555”发廊的招牌强烈刺激着,大有“进去一试”的欲望和胆量……

我抬腿一进“555”,用眼光扫描式地打量了所有的理发师,个个年青,有男有女;拢近几人一看,理发的、烫发的、美发的款式似觉一新。只是发廊内的卫生程度与温泉其他发室、发屋比较,强不了多少,这使我大为不满。“这大概是以盈利为目的的思想在作怪吧!”我从心底里感叹一声后,又恢复平静,然后走进紧靠门首的第一位风度不凡的师傅跟前,大胆地称他胡师傅一一果然对头,接着提出想请他剃头的要求。嘿!好大的味哟:他聚精会神地为一位少妇烫发,口不张,头不抬,眼不看,只是随便朝一位小女理发师一指手,又很快缩回手,示意我由她来剃。

她剃就她剃吧。我心想,都说‘555”不错,你姓胡的一个人撑得起门面?应该是发廊里的师傅都行才好。我就来检验检验你这位小姑娘吧,嗨!她还蛮热情的嘿,呵,她这样笑得好甜啊:是的,她秀气文静,身材窈窕,一对圆乎乎的大眼睛炯炯有神,照你一望时,好象这对眼眸也会说话。哎:真可惜,她怎么来学理发呢?她完全应该上大学深造才对!她手下正在为一名姑娘烫发,好象总在盘额头前面的那一小团头发,把它从蒲扇的形状用力树了起来,活象鸡公头上的鸡冠,啊!对了,这就是女人们常说的“发冠”,对对对,百分之百是“发冠”!“小姐,她快烫完好了吧?”我平静地问她。“您先坐会儿,我马上就跟你剃。”她用那一对炯炯有神圆乎乎的眼睛,深深地眸了我一眼,接着热情地招乎我先坐坐。

我坐着尽情欣赏立体音响中那张俐敏主唱的《戏凤》、《多加一点点》、《花田错》、《歌甜笑也甜》……哎,《芳踪何处》还未听完,耳边却想起了她甜甜的轻唤:“您请吧!”“好,谢谢!”“您要剃哪一样发型?”“你根据头型来,得体就好。”

这个家伙,看他这么倜傥潇洒的外观,对发型并没有研究,如今的男子,好多一上坐就提出什么发式来,我便按其发式修剪吹风,满足其要求为止。他这好,问他他还随我定。

怎么定?我怎么开剪?他这个头型头发的硬密度,是分层修剪好还是分块修剪好?形成哪种轮廓最佳,层次最清晰,造型最自然?这个平时最简单的问题,我在他的面前一下子受阻了。

如果是平时象他这么一个人来问我,我肯定可以很快回答他:你这样的头型和发质,应该讲究底茬清、中茬匀,上茬齐的简洁大方的发式;你也能剃成有缝青年式,当然更好是无缝青年式,这种青年式具有静态美,表现在吹风工艺,造形浑固,不易变形;当然你也可以剃成层次柔和,超越发际线的新发式,或形成椭圆形,或变成几河形。这最后一种发式需要没用推子接茬,转为到用剪子修剪定型,并且在造型上可由过去的静态美转为动态美,使之造型自然,发形趋于自然。

他说:“得体就好”,怎样称得上得体呢?对,我就跟他这样开剪:发丝留补,发式轮廓大,修剪定型,使他平时便于梳理,我想他该不会有什么说的吧。“小姐,不论你剃什么发式,请你显露出半边额头来。”“咹?为什么?”“显出中年男子的气质。”“啊?!”

您要剃哪一种发型?”我一坐上转椅,她又甜甜地轻声问。“你根据头型来,得体就好。”我已被她优质的服务态度所感动,她甜甜的轻语滋润着我的心房,本着“由她剃吧”的态度回答。

其实要说选择发式,我想主要是符合各人的外在风度和内在气质。男子汉一般具有强健。刚毅、果敢、不拘小节、潇洒大方的风度和气质。如果商朔造的发型具有浓厚的女性,则根本表现不出男性美来。当然,每个人的气质各不相同,塑造的发型也不能干篇一律。举止端庄稳重的人要选择朴素文静的发型;活泼直爽的人要选择豪爽浪漫的发型。反之,若性情外露的人选择了含蓄的发型、性情内向的人配以开朗奔放的发型就很不相称了,再者,由于人的身材,容貌各不相同,选择的发型也必须与自己的年龄、身材和脸型相配。譬如说身高脸长的人如果发式过小,发型过高,将不现轮廓美,反见其丑了;身材矮小、圆脸的人发式过大,发型轮廓过阔夕就会见其头而掩其身了。具体说来,长脸型的发式应该稍大一些,塑造的发型两则蓬松,顶位不宜过高,即采取阔轮廓的发型;圆脸型的发式不宜过大,塑造的发型上额角及顶部要隆起,切忌呈圆型,采取高轮廓的发型、方脸型的发式大小适中,呈椭圆型,塑造的发型顶部呈弧型,切忌见方,即采取弧形轮廓的发型:菱形脸型的发式两侧要厚些,塑造的发型两侧隆起呈椭圆形……总之,我认为发型只有适合年龄、配合身材和脸型,才能达到和谐美。当然,在选择发型时还应顾及到季节的变化:-炎热的夏天应择朴实而凉爽的发型;严寒的冬天要选稍大、头发稍长的发型。

一一咳!她怎么取青年自然式发型?这不是按照发丝的自然生长流向引导梳理成形的吗?这固然简便自然,但却轻快活泼中寓有几分稚气,不适宜我的年龄和我的气贡,我压抑住自己的激动,也感激她对我年令的低估,赶紧提醒她说:“小姐,不论你剃什么发式,请显露半边额头来。”“咹!为什么?”“显出中年男子的气质。”“啊?!”

他进入中年了?真是不可置信,看上去还不到而立之年。“你很热情,小姐。”“是吗?我想手艺人该要热情。”

天啦:他镜子里的眼睛怎么老是瞄我,莫非我过于热情?是的,没有热情就是死水一潭,就象冬天的冰盘,就显得阴郁冷淡,就会被说成是固执呆板,就是我们手艺人的大忌;相反,热情过多,又会变成激流险滩,就象是6月的火焰,就会被看成浅薄,也容易遭受欺骗,还容易被人把热情当成“运气”自作多情……呵,是我掌握不够,失度了么?“热情是善良的化身,是女人的天性。”“是吗?你想研究女人?”

天啦!女人善良不好么?是的,羊儿不是善良吗?却常常成为豺狼的斗餐;花儿不是也善良吗?却往往佩戴在凶人的胸前;少女不是都善良么?却不时受到兽行的欺侮……

呵,是的,我们不需要善良,不需要善良的软弱,偏信和过于乐观的判断。“我不是研究女人,我是觉得你应读点书好,为什么学理发?一一你上过高中么?”“上过。”“没考上大学?”“没有考一一你没发现我的脚,考上了也无用,不能去深造。”“啊?!你的脚……”

在镜子里看她跟人理发的姿式,真是一种享受。她灵活的小手,熟练地舞弄着剪子,秀气的脸膛下不离开剪子的活动,始终保持着约4公分的距离。加上她修长的身材内发出香水夹着少女芬芳气味,给人大有醄醉之感。“你很热清,小姐。”我无缘无故地问她。“是吗?我想手艺人该要热情。”她反映极快,随即回答了我的问话。

她不光是手艺人的热情。她的热情与之年龄、相貌非常得体、适度,没有半点做作,更不是“以盈利为目的”所为。她的热情也不完全是表现在口头上,而是表现在她的一举一动,或者说表现在她全身。是的,她的热情中夹着女人的一种可爱的天性——善良。女人纯真的善良,就象是三月的柔风,轻佛绿叶,轻佛繁花,轻拂无数微笑与歌吟,使整个世界显得轻松而和谐;女人纯真的善良,也象五月的流泉,它可以洗涤创伤,洗涤怨愁,洗涤无谓的焦躁与忧虑,使得整个世界变得平和而温馨……是啊!我们需要善良需要善良的美丽、温柔和甘于寂寞恬静。于是乎,我又忍不住眼她说:“热情是善良的化身,也是女人的天性。”“是吗?您想研究女人?”……

我怎么想研究女人?女人怎么研究得透!我只是羡慕优良的女人一一包括这时在跟我理发的她,我就觉得她是个优良女性。在中国历史上,博学多才的蔡文姬,她是东汉大学者蔡邕的女儿。她从小受到很好的教育和熏陶,表现出一代奇才,受到曹操的青睬和录用……宋代杰出女词人李清照,世称“擅名闺阁”、“词彩第一。”她少女时期‘露浓花瘦”;青年时期则“清丽其词”;中年之后又“独树一帜”,堪称宋代女杰……她呢?这位理发女郎?“我不是研究女人,我是觉得你应该多读点书好,为么学理发一一你上过高中么?”“上过”“没考上大学?”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