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小孩系列:铁毯飞行2:伏魔十三关(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周锐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最小孩系列:铁毯飞行2:伏魔十三关

最小孩系列:铁毯飞行2:伏魔十三关试读:

他们都是谁

引子

在我们的故事里,在故事里的宇宙里,有一片云上界和一片云下界。云上界分成东、西、南、北、中五块大陆。

故事从东大陆开头。东大陆的领袖是青龙武圣,在他理事的武成殿中珍藏着关系到东大陆甚至整个云上界安全的功夫宝典。但西大陆出现了邪恶势力,一旦功夫宝典被他们夺走,宝典中的迷之琥珀就会成为敌人的利器,天下将会大乱。

武圣创办的一气学院里有三小侠,他们是灵猴派派、兔子伊尔和熊猫大竹。为了保护东大陆,他们随时准备与入侵的强敌斗争到底。派派的兵器是用水月神珍锻打而成的一根铁棒,当派派的功力足够高时,它能随意变形,能薄得像毯子一样。三小侠便能坐着这铁毯随时起飞,开始一次次正义冒险……

密匣里的字条

殿门守卫的任务由伊尔接班,派派在怪鸟半仙身后暗暗跟踪。

功夫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过了磨剑桥就能看见一座青砖大宅。这座宅子怪就怪在没有一个窗子,门口的招牌上写着——

藏纳屋

这其实是河狸海安管理的大仓库,供大家免费存放各种物品。仓库里分成小间,小间里有橱有柜,橱柜里有匣有盒。

派派看着怪鸟走进仓库。

只一会儿工夫,怪鸟就出来了,他的胸前比进去时鼓出来一块。

等怪鸟走远,派派进了藏纳屋。“客人,”河狸海安招呼道,“您是来存东西还是取东西?”

派派说:“既不存,也不取,我想来当个小伙计。”

海安问:“你有什么特长?”

派派回答:“我善于保守秘密。我能把从耳朵里听来的各种秘密转移到胃里,用胃酸把秘密销毁。”

海安满意地点头说:“这倒正是我需要的人。不过这里不是赚钱的地方,所以我也没钱发工资。”

派派跟怪鸟学,他说:“我不要工资,有几个故事听听就行了。”

海安说:“我这里故事倒不少。”

派派说:“我要听有趣的。”“说实话,”海安狡猾地眨眨眼,“我弄这个仓库不为挣钱,就为发现一些隐藏的故事。”“我知道了,”派派说,“客人用你的橱柜存放秘密,你就趁这机会发现人家的隐私。”

海安说:“有个女掌柜在我这里存了一个小盒子,你知道盒子里装着什么?”宝物秀词意小拓展迷之琥珀

隐私就是不愿意告诉别人的事儿,有的人的隐私是年龄,有的人的隐私是体重,每个人的都不一样。知道吗?隐私这个词在中国最早出现在周朝,那个时候是衣服的意思。“什么?”“一枚戒指。”“它有什么特别吗?”“普通的戒指,没什么特别。但戒指的主人有点儿特别,她特别胖,她的胖手指戴不进戒指。她就过一段时间来戴一次。在戒指的约束下,女掌柜把自己变得越来越瘦。她最后一次来我这里的时候终于戴上了戒指,成了苗条的猪新娘。”“很棒的故事。”派派赞道,“还有其他的吗?”“还有个叫巴晨的狸猫商人,他在我这里存了一个小布袋。我打开布袋一看,里面是七粒红豆。存布袋时他对我说:‘也许我很快就会来取东西,也许要很长时间,这要看我的生意做得怎样。’结果,他没有很快就来,也没过很久。他来的时候打开小布袋,告诉我:‘我的生意做得还行,我要讨老婆了。’”

派派不明白:“讨老婆跟七粒豆子有什么关系?”

海安说:“取七粒豆不就是‘取七’吗?”“明白了,”派派恍然大悟,‘取七’就是‘娶妻’!”“除了浪漫的故事,我这儿还有惊险的。”“我想听惊险的。”“一次,一个驴巫婆提来一篮蛋,说要存二十天。她嘱咐我把蛋放在阴凉的地窖里,还得加上冰块。到了二十天,我却因为有事没上班。第二天我到这里,心想那些蛋会不会冻坏了。刚打开地窖门,许多条蛇爬出来缠在我身上,把我冻坏了。原来驴巫婆存的是冰蛇蛋,冰块是帮助孵化的!”“真恐怖哇。”派派问,“刚才有个怪鸟来过,他存了什么?”

海安说:“他存了一张纸,准确地说是一张虽然写了字却看不出写了什么字的纸。”

派派又问:“能不能让我看看?”“可以呀,反正你看了也是不会说出去的。”

海安把派派带到一个小间。

他告诉派派:“这个小间是万国商会的羊元先生包下的,但他却准许怪鸟共同使用。”

派派问:“你看到他们一起前来?”“不,”海安说,“他们在同一个密匣里存取东西,但从不同时出现。刚才怪鸟取走了羊元存在这里的银子,留下一张字条。”“他们像在做生意?”“好像是的。”“你看到字条上写了什么?”“我还没来得及细看,你就来了。”

海安用另外一把钥匙打开橱中密匣,派派看见一张白纸和一根鸟羽。

派派说:“鸟羽有可能是用来写出秘密的。”

海安说:“我试验过,它的尖头可以写出看不见的字,而有羽毛的一头能让这些字看得见。”

说着海安拿起鸟羽,用羽毛在白纸上细细刷起来。

于是字迹显现出来:

龙已中毒,但死了又活,他大叫三声后更强壮了。

派派说:“这根鸟羽应该是怪鸟放在这儿,方便羊元读出这封密信的。”“应该是这样。”“掌柜的,以前你已经用这鸟羽读到过怪鸟写的别的密信?”“当然,”海安说,“不过我不很明白密信里说的是什么。上次是写了‘龙会在戌时一刻用无根水饮药’,不知道什么意思。”

派派问:“你知道武圣尊者吧?”

海安说:“我见过他。有一次我看见他在武成殿外的广场上晒太阳,一个小孩子要揪他的长眉毛玩。那个小孩子跟他商量说:‘要是我爷爷或者我外公的眉毛也有这么长,我就不用揪你的眉毛了。’武圣就答应了这个小孩子。没想到这一答应,很多小孩子跑来了,都要揪他的眉毛玩,因为他们爷爷、外公的眉毛都没有这么长。武圣就让这些小孩子排着队来揪眉毛。”

派派告诉海安:“武圣尊者就是密信里提到的‘龙’。这么善良的人,为了保护东大陆的宝物,保护东大陆,竟然受到算计和出卖。”

派派还告诉海安,他其实不是来做小伙计的,他是来追踪那些算计者和出卖者的。

海安有些惭愧,他表示他也愿意为保护自己的大陆做点儿事情。

派派回到武成殿。

他向武圣汇报了摸到的情况。

武圣的双眉又打成结了。

眉头分开后,武圣说:“看来是乔伊的人收买我们这里的几个贪利之徒,但云中施毒的手段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让我想起五百年前的镇魔大战。那时东大陆的角角落落出现了一些乱世妖魔,其中就有号称‘毒魔’的云中蝙蝠,能在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地方投放毒物。后来这些妖魔终于被收入伏魔塔中,塔顶的伏魔封印使他们难以逃出。大陆上太平了五百年,想不到云中蝙蝠的魔影又出现了……”

他们正说着,飞天猫瑶瑶带着一位云豹道长突然来到。

武圣看着云豹,神情紧张地说:“金环子,你肩负守塔重任,从不擅自离开的,今天你出现在这里,难道伏魔塔有什么情况?”

金环子说:“前不久,一声响,塔顶被一颗坚硬的东西击穿,关在塔里的那些家伙被惊醒了。他们睡了五百年,从没醒过,因为醒过来也没什么事情可干。但这次塔顶被击穿,尽管只打出一个小洞,伏魔封印还是失效了。反应最快的云中蝙蝠立刻飞了出去,其他的妖魔还在打哈欠,没有彻底清醒。他们睡得太久了,清醒的过程要长一点儿。如果他们彻底醒来,守塔的力量根本控制不住他们。所以,我让师弟银环子在那儿盯着,自己赶来求援,实在是危急万分哪!”

武圣想了想,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在功夫宝典被乔伊撕开时,宝典中的十块迷之琥珀散落到四方,击穿伏魔塔顶的一定是其中一块,因为不是任何惊动都能使伏魔封印失效的。迷之琥珀具有巨大的能量,它的负面作用和正面作用一样惊人。”

派派问:“这块迷之琥珀击穿塔顶后,应该掉落在塔的最高层吧?”“应该是这样。”武圣说,“派派,你和大竹如果能得到迷之琥珀,你们的功力会突飞猛进。但如果掌握它的是我们的敌人,或是意志不够坚定的人,我们就会有大麻烦。”

大竹说:“我们要迅速登上塔的顶层,让我们的功力也迅速登上顶层。”“问题在于,”武圣指出,“伏魔塔有十三层。除了两位道长在底层把守,上面每一层都住满妖魔。在得到迷之琥珀以前,凭你们目前的武功通过一层两层都挺困难。所以,除了伊尔的帮助,你们必须更多地依靠自己的智慧。”

大竹有些傻眼。

派派说:“师父说得对,那些妖魔肯定没经过智行修炼。”

东大陆的东面没有海水,只有一望无际的茫茫云雾。

伏魔塔便缓缓飘浮在云里雾里。

塔和大陆之间有一只云雾舟往来摆渡。塔前的云雾中暗礁一样埋伏着七座浮石,名叫“七星石”。七星石随着天上的星象挪移流转。所以,只有熟知星象变化的金环子和银环子才能安全驾驶云雾舟,不至于在七星石间撞得粉身碎骨。

金环子驾着云雾舟把派派、伊尔、大竹送到伏魔塔前。

金环子介绍道:“我和银环子住在底层,第二层住着绷带浪人,上面还有香烛猫、蓝妖狐、虎门神、鞭炮蛙、稻草人、弹弓狒狒、雨衣马面、两栖食人鱼,等等,都不是善茬儿,你们可要小心对付。”

众小侠答应一声,便往上走。

一边走,伊尔一边说:“我闻到一股臭味。”

二人也说:“是很臭。”

伊尔又说:“是狼的臭味,一条五百年没洗澡的狼。”

他们很快就看到那狼了,他满身缠着绷带坐在床铺上,已经打完哈欠,正在揉眼睛。

派派向两个伙伴使个眼色,打算趁狼不注意,直接登上三层。

但狼跳了起来:“站住!你们一点儿都不把绷带浪人放在眼里吗?”

大竹说:“我觉得你应该叫‘绷带狼人’,为什么叫浪人呢?”

狼说:“叫浪人不是更酷一些吗?”

伊尔问:“我不明白的是,你浑身缠满绷带,伤成这样,还想跟我们较量吗?”

绷带浪人解释说:“缠满绷带是为了更有型,其实我一点儿伤也没有。用这绷带我可以把你们像捆粽子一样捆起来。”

说完,狼一抖身子,长长的绷带立刻飞起,在空中绕成一个球。

这个球就悬在那里。

狼征求意见:“先捆谁?要三个一起捆也可以。”

派派就说:“先捆我吧。”

于是狼的嘴唇动了几下,一指派派,空中的球“咚”地打中派派的头,然后迅速松开,飞舞着将派派捆得结结实实。

派派试着挣扎了一下,没用,他的内力还没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他看看自己的身子,故意开心地对狼说:“现在轮到我有型了!应该我叫‘绷带派派’,你不能叫‘绷带浪人’了。”

狼一下子傻掉了。

他说:“不行,哪有这种便宜事,绷带是我的!”

狼又一抖身子,绷带重新缠回到他身上。

他挥挥手:“你们走吧,别再打我绷带的主意了。”

小侠们便朝三层出发。

临走派派又回头对狼说:“等我到了塔顶再下来时,你的绷带就捆不住我了,你相信不?”

狼说:“不相信!”“我要当着你所有妖魔朋友的面让绷带听我的话,你可不能把朋友们放跑了,到时候我怕没有观众了。”派派说。“你放心,有我守在这里,一个妖魔也别想跑出这座塔,因为我要让每一个朋友都看到,绷带不可能听你的话。”狼说。

有了绷带浪人的这个承诺,伏魔塔的危机减轻了一分。

从难度上来说,小侠们通往塔顶之路既有限也漫长。他们知道会遇见谁,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派派还在嘱咐绷带浪人时,伊尔和大竹已经登上三层。

三层的妖魔已经打过了哈欠,揉过了眼睛,现在要对来人进行盘查。“我是蓝妖狐,”她将大竹和伊尔看了又看,“你们是谁?来这儿干什么?”宝物秀功夫绷带词意小拓展

承诺,简单地说,就是说到做到。不要小看承诺,它可是看一个人诚不诚信的重要标准。你对爸爸、妈妈的承诺都兑现了吗?

蓝妖狐的眼睛很特别,让人觉得这眼睛能吸进什么,又能喷出什么。

大竹介绍了自己和伊尔,说:“我们要去塔顶,是路过你这儿。”

蓝妖狐说:“那可不能让你们白白路过。”

蓝妖狐一瞪左眼,眼里迸出一朵蓝色火焰。

蓝妖狐又一瞪右眼,眼里迸出一朵白色火焰。

她说:“伸出你们的手掌。”

大竹和伊尔便各出一掌。

飘在空中的两朵火焰降落下来,白色的落在伊尔掌中,蓝色的落在大竹掌中。

蓝妖狐问:“这火不烫手吧?”

二人说:“冷飕飕的。”“别让它们碰到一起。”蓝妖狐提醒道,“这是我用一百年的苦功炼出来的正负鬼火——蓝的是正鬼火,白的是负鬼火。我会用它们做游戏。大竹,盯着你掌中的鬼火看。”

大竹不愿服从蓝妖狐的命令,他往上看,往下看,就是不看鬼火。

蓝妖狐就捉住大竹的目光,把它牵向蓝色火焰。

内力有限的大竹只得乖乖地让别人控制他的目光。最小孩识字

贪利之徒 危急万分 正面作用智挑力战场找不同

请在两分钟内找出下面两幅图中的六处不同。测测专注力

下面的宝物刚刚出现过,你还记得它的名字吗?答案

请把这页倒转对着镜子察看

旱地水牢

这时派派也来到三层,他默默旁观蓝妖狐已经开始的游戏。

他看到,大竹的目光不得不正对蓝色的正鬼火,而且很快就无法摆脱。

大竹手里的蓝色火焰颤动了一会儿,然后“嗖”的一下飞进大竹的瞳孔。

接着蓝妖狐又捉住伊尔的目光,强迫它移向白色的负鬼火。

伊尔虽然不像大竹那样,她强大的定力没被削弱,但毕竟蓝妖狐久经修炼,伊尔的目光仍然一寸一寸地被缓缓牵动着……

蓝妖狐对旁观的派派笑道:“只要负鬼火进入这小兔子眼里,她就会跟熊猫成为敌人。他们会互相残杀,一直到两败俱伤。”

派派说:“这就是你说的游戏?好残忍哪。”

蓝妖狐说:“太无聊了,总要找些节目消遣消遣。你也可以当个观众,不花钱看好戏。”

他们正说着,伊尔的目光已被强迫着正对负鬼火。

虽然伊尔的定力拼命抗拒,但那朵白色的火焰还是一寸一寸地向她逼近,最后进入她的瞳孔。

现在,大竹的瞳孔变成蓝色的,伊尔的瞳孔变成白色的。

蓝妖狐便又作法将蓝色的目光和白色的目光往一起凑。

终于,“砰”的一声,两对目光在空中相遇,炸出火星。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伊尔从两侧腰间拔出雷电胡萝卜,向成了敌人的大竹打过去。

大竹也不怠慢,取下背着的擎天柱急忙招架。

他们两个你来我往,“叮叮当当”过起招来。

大竹向来比伊尔力大,但受伤后还没恢复,几个回合之后便落了下风,眼看渐渐不支,就要吃亏。

但伊尔忽然停住了。

因为她一边与大竹交手,一边在内部与鬼火搏斗。

这时她一使劲儿,将白色火焰逼出眼外一寸。

这情景使派派心里一动。他想到蓝妖狐说过的话:别让两种鬼火碰到一起。

他立即向伊尔做了个手势——右手拇指朝下,塞进左手的空拳。

然后他一把抓住被伊尔逼出眼外的那朵白色负鬼火。

派派做的手势是请求借力的意思。伊尔心领神会,立刻低下头来,用两只长耳朵向派派前胸轻轻一触。

刹那间伊尔完成了内力输出。派派的内力虽然还未恢复,但加上伊尔的支援就足够强大了。

派派对大竹喊道:“看着我!”

大竹一愣,转过头来。

刚刚四目相对,派派使力一吸,便将大竹眼中的蓝色鬼火吸到自己眼中。

好派派,他抛出手中的白色鬼火,再瞄准这朵火焰一瞪眼,刚吸进的蓝色鬼火脱眼而出——

正鬼火击中负鬼火!“轰”的一下,浓烟滚滚。

烟雾很快散尽,什么都没留下。

蓝妖狐目瞪口呆。

派派问她:“好玩吧?”

蓝妖狐嘟哝:“有点儿好玩……”“刺激吧?”“有点儿刺激……”“不无聊了吧?”“可是,”蓝妖狐沮丧地说,“我要再花一百年才能重新炼成正负鬼火……”

大竹和伊尔对派派齐声称赞道:“漂亮!”

派派又对伊尔做个手势——右手拇指朝上,塞进左手的空拳。这跟刚才相反,是准备还力的意思。

伊尔说:“急什么,你留着肯定还有用场。”

派派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伊尔便又低下头,用耳朵再触派派的胸前,收回了内力。

三小侠继续向上,来到四层。

在这一层他们没发现任何妖魔,只在楼梯口的墙上看到贴着一张门神像。

这是一个虎门神,穿戴着盔甲,手握钢鞭。

大竹觉得奇怪:“门神像都是贴一对的,我从没见过贴一个门神。”

眼尖的伊尔忽然发现:“这个门神的眼睛眨了一下!”

但当派派仔细观察时,他没觉得这个纸上的门神有什么动静。

大竹见没人阻挡,就想直闯五层。

但他被人拉了一把。

大竹叫:“谁拉我?”

派派没拉大竹,他也没看见伊尔伸手。

但他俩看见,本来贴在墙上的门神像现在贴到大竹后背上了。

大竹继续向上迈步,但他听见一声大吼:“门神在此,吃我一鞭!”

大竹急取擎天柱招架,可他接了个空,倒是双脚像被拴住,使他跌倒在楼梯上。

派派和伊尔看大竹脚上,缠住他的原来是门神像上的那根钢鞭——一根用纸画的钢鞭。这根纸画的钢鞭能弯能折,头和尾能贴在一起,所以成了大竹的脚镣。

派派和伊尔赶紧要帮大竹撕掉贴在他脚上的纸鞭。

但怎么撕也撕不坏。

大竹说:“别管我了,你们先上塔顶,下来时再救我。”

这样能行吗?

派派朝伊尔使个眼色,让她先试试。

伊尔刚想向楼上跨出一步,门神像又贴到她背上。她也听到了同样的吼声,她的双脚也被纸鞭缠住,没法挪动。

毫无疑问,如果派派也像两个伙伴一样向上硬闯,那他的遭遇不会更强。

派派看着贴在伊尔背上的门神像,思索了一会儿。

他自语着:“这个虎门神贴来贴去,全靠贴。有句话叫‘以毒攻毒’,我们能不能‘以贴攻贴’呢?”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