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的我也很可爱啊(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日)石川啄木 著 周作人 译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有限公司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从前的我也很可爱啊

从前的我也很可爱啊试读:

《石川啄木:从前的我也很可爱啊》中的话

他说:“我打你!”我说:“打吧!”就凑上前去,从前的我也很可爱啊。仰脸看着晴空,总想吹口哨,就吹着玩了。想要一个很大的水晶球,好对着它想心事。能够比谁都先听到秋声,有这种特性的人也是可悲吧。有时候觉得我的心像是刚烤好的面包一样。但愿我有愉快的工作,等做完再死吧。那天晚上我想写一封谁看见了都会怀念我的长信。

虽是闭了眼睛,心里却什么都不想。太寂寞了,还是睁开眼睛吧。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少年时代的心情轻飘飘的飞去了。说是悲哀也可以说吧,事物的味道,我尝得太早了。总序周作人的“日常”董炳月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导中国鲁迅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

周作人1967年5月6日离开人世,距今已经半个多世纪。他在八十岁那年的日记中表明心迹,说“人死声消迹灭最是理想”,但他这理想未能实现。他留下了大量著作与译作,留下了许多照片。他“活”在文学史上,“活”在当今的文化生活中。不言而喻,现在是“活”在这套丛书中。

周作人的神情,可谓超然、冷静。他中年之后的每一张照片,几乎都在展示那种出家人式的超然、冷静。周作人认为自己是和尚转世,在《五十自寿诗》中称“前世出家今在家”。光头,形象也接近出家人。相由心生,文如其人。周作人的超然、冷静,是可以用其作品来印证的。代表性的作品,就是那些说古道今、回忆往事的散文,谈茶、谈酒、谈点心、谈野菜、谈风雨的散文。也就是本丛书中《我这有限的一生》《都是可怜的人间》《日常生活颂歌》这三本散文集收录的作品。本质上,周作人的超然与冷静,与其散文的日常性密切相关。这种日常性,亦可称为“世俗性”或“庶民性”。在周作人这里,“日常”是一种价值,一种态度,也是一种书写方式。因此他追求“生活的艺术”,主张“平民文学”,获得了“自己的园地”。

年轻时代的周作人,也曾是忧国忧民、放眼世界的热血青年。五四时期,他投身新文化建设,倡导新村运动,参与发起了文学研究会。周作人获得超然、冷静的日常性,是在中年之后。确切地说是在1920年代中后期。他在1923年7月18日写给鲁迅的绝交信中说:“大家都是可怜的人间。我以前的蔷薇的梦原来都是虚幻,现在所见的或者才是真的人生。我想订正我的思想,重新入新的生活。”人生观开始改变。1925年元旦写短文《元旦试笔》,声称“我的思想到今年又回到民族主义上来了。”“五四时代我正梦想着世界主义,讲过许多迂远的话,去年春间收小范围,修改为亚洲主义。及清室废号迁宫以后,遗老遗少以及日英帝国的浪人兴风作浪,诡计阴谋至今未已,我于是又悟出自己之迂腐,觉得民国根基还未稳固,现在须得实事求是,从民族主义做起才好。”思想起伏颇大。1926年经历了“三一八惨案”的冲击,1928、1929年间写《闭户读书论》《哑吧礼赞》《麻醉礼赞》等文,于是进入“苦雨斋”,喝“苦茶”并且“苦住”,最终在世俗生活中建立起“日常”的价值观。不幸的是,1939年元旦遭枪击,在内外交困之中出任伪职。所幸,日本战败,晚年周作人在社会的边缘向日常性回归。《老虎桥杂诗》中的作品,就体现了这种回归。

上文所引“大家都是可怜的人间”一语中的“人间”是个日语汉字词,意思是“人”。鲁迅的《人之历史》一文,1907年12月在东京《河南》月刊上发表时,题目本是《人间之历史》。1926年鲁迅将其编入《坟》的时候,改文题中的“人间”为“人”。精通日语者,中文写作难免打上日语印记。不过,周作人这里使用的“人间”一词,大概也表达了一种超越个人的“人间情怀”。他1926年6月7日写的杂文《文人之娼妓观》,就引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中大学生拉斯科尔尼科夫的那句“我是跪在人类的一切苦难之前”,并说“这样伟大的精神总是值得佩服的”。词汇的微妙体现了思想的微妙。

在周作人这里,“日常”与“非日常”保持着或隐或显的对应关系。

周作人深受日本文化的影响,而日本文化的日常性、世俗性、庶民性正是他钟情的。他赞美日本人简单朴素的生活方式,喜爱日本浮世绘,翻译了日本名著《浮世澡堂》《浮世理发馆》。本丛书中清少纳言的《枕草子》与石川啄木的《从前的我也很可爱啊》,同样包含着这种日常性。

关于清少纳言与其《枕草子》,周作人在其中文译本的后记中做了说明。他将《枕草子》的内容分为三类——类聚、日记、感想,从其分类可见,“散文”之于《枕草子》,是体裁也是精神。早在1923年,周作人在《歌咏儿童的文学》一文中言及《枕草子》,即称赞其“叙述较详,又多记宫廷琐事,而且在机警之中仍留存着女性的优婉纤细的情趣,所以独具一种特色”。日常性,本是清少纳言观察生活的主要视角。她在《枕草子》中写道:“那些高贵的人的日常生活,是怎么样的呢?很是想知道,这岂不是莫名其妙的空想么?”(卷十二)推敲《枕草子》的书名,亦可推敲出散文式的自由与散漫。在日语中,“草子”本是“册子”(或“草纸”)的谐音词,“枕草子”中的“草子”即“册子”之意。但是,为何是写作“枕草子”而不是写作“枕册子”?在我看来,写作“枕草子”的结果,是书名与日语固有词“草枕”(くさまくら)发生了关联。“草枕”一词体现了日本传统游记文学的自由精神。束草为枕,乃旅寝、暂眠之意。夏目漱石亦有小说名作《草枕》(1906年)。

石川啄木(1886—1912)二十六岁病故,与其说是英年早逝不如说是夭折。五四后期他就受到周作人的关注。周作人编译的现代日本小说集《两条血痕》(开明书店1927年出版),收录了石川啄木的同题小说《两条血痕》。周作人在这篇小说后面的译者附记(写于1922年8月1日)中介绍石川啄木的生平与创作,说《两条血痕》“是一种幼时的回忆,混合‘诗与真实’而成,很有感人的力量。他的诗歌,尤为著名,曾译其诗五首登《新青年》九卷四号,又短歌二十一首,载在《努力》及《诗》第五号上”。至1959年翻译《可以吃的诗》,周作人翻译石川啄木作品的时间长达近四十年。他喜爱石川啄木的作品,不仅是因为石川作品混合了“诗与真实”,也不仅是因为他与石川同样悲观于生命的偶然与短暂,而且与石川作品的日常性、日本性有关——结合石川的诗歌来看尤其如此。《一握砂》《可悲的玩具》两本诗集中,多有描写日常生活的诗。“扔在故乡的/路边的石头啊,/今年也被野草埋了吧。”“茫然的/注视着书里的插画,/把烟草的烟喷上去看。”等等。有的诗吟咏的日常生活过于琐细,因此如果不反复阅读就无法品味其中近于禅味的诗意。这两本诗集收录的都是三行一首的短诗。这种“三行诗”的形式并非偶然形成,而是石川啄木受到其好友、歌人土岐善麿(1885—1980)罗马字诗集NAKIWARAI(可译为《泣笑》)的三行诗启发,刻意追求的。在周作人看来,短小的形式最适合表现日本诗歌的美的特质。他在《日本的诗歌》(约作于1919年)一文中说:“短诗形的兴盛,在日本文学上,是极有意义的事。日本语很是质朴和谐,做成诗歌,每每优美有余,刚健不足;篇幅长了,便不免有单调的地方,所以自然以短为贵。”

清少纳言与石川啄木,能够在日常生活中品出味道、发现美,是因为他们有一颗“日常”的心,并且身处日本的精细文化之中。在《枕草子》中,清少纳言描写日常生活情景之后,经常重复那句“这是有意思的”,可见其品味生活的自觉性。石川啄木,甚至能够把自己丰富的情感投射到海岛沙滩上的一把沙子(“一握砂”)中。这两位日本作家生活的时代相差近千年,而他们同样为周作人所喜爱。周作人翻译他们的作品,是发现、认同他们的同一性,也是发现自我。

这五本书中,三本是创作,两本是翻译,但保持着精神与美学的一致性。由此能够读懂周作人,读懂他与日本文化的共鸣,读懂现代中国文化史的重要侧面。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这种阅读,能够感受到丰富的日常性,深化对日常性的理解。对于我等往来于世俗生活之中的芸芸众生来说,“日常”是一种常态,是生命本身,因而是尊贵的。2018年12月31日序于寒蝉书房

他的诗歌是我顶喜欢的。

我们并不为别人的缘故而生活着,我们乃是为了自己的缘故而生活着的。

爱惜刹那刹那的生命之心。

爱惜那在忙碌的生活之中,浮到心头又复即消去的刹那刹那的感觉之心。一握砂

这个歌集的名字是根据集中第二首和第八首歌而来的。一九一〇年十一月一日由东云堂书店出版。根据岩波书店版《啄木全集》第一卷译出。

函馆的郁雨宫崎大四郎君

同乡友人文学士花明金田一京助君

此集呈献于两君。我仿佛已将一切开示于两君之前,故两君关于此处所作的歌,亦当一一多所了解,此我所深信者也。

又以此集一册,供于亡儿真一之前。将此集稿本,交给书店手里,是你生下来的早晨。此集的稿费作了你药饵之资,而我见到此集的清样则在你火葬的夜里了。著者

明治四十一年夏以后所作一千余首中间,选取五百五十一首,收入此集。集中五篇以感兴的由来相近而假为分卷,《秋风送爽》则明治四十一年秋的纪念也。著者爱自己的歌

一在东海的小岛之滨,

我泪流满面,

在白砂滩上与螃蟹玩耍着。

不能忘记那颊上流下来的

眼泪也不擦去,

将一握砂给我看的人。

对着大海独自一人,

预备哭上七八天,

这样走出了家门。

用手指掘那砂山的砂,

出来了一支

生满了锈的手枪。

一夜里暴风雨来了,

筑成的这个砂山,

是谁的坟墓啊。

在这一天,

我匍匐在砂山的砂上,

回忆着遥远的初恋的苦痛。

横在砂山脚下的,漂来的木头,

我环顾着四周,

试着对它说些话。

没有生命的砂,多么悲哀啊!

用手一握,

悉悉索索的从手指中间漏下。

湿漉漉的

吸收了眼泪的砂球,

眼泪可是有分量的呀。

一〇

在砂上写下

一百余个“大”字,

断了去死的念头,又回来了。

一一

醒了还不起来,儿子的这个脾气

是可悲的脾气呀,

母亲啊,请勿责备吧。

一二

一块泥土和上口水,

做出哭着的母亲的肖像,——

想起来是悲哀的事情。

一三

我在没有灯光的房里;

父亲和母亲

从隔壁拄着手杖出来。

一四

玩耍着背了母亲,

觉得太轻了,哭了起来,

没有走上三步。

一五

飘然的走出家,

飘然的回来的脾气啊,

朋友虽然见笑……

一六

像故乡的父亲咳嗽似的

那么咳嗽了,

生了病觉得人生无聊。

一七

少女们听了我的哭泣,

将要说是像那

病狗对着月亮号叫吧。

一八

在什么地方轻轻的有虫鸣着似的

百无聊赖的心情

今天又感到了。

一九

觉得心将被吸进

非常黑暗的洞穴里去似的,

困倦的就睡了。

二〇

但愿我有

愉快的工作,

等做完再死吧。

二一

在拥挤的电车的一角里,

缩着身子,

每晚每晚我的可怜相啊。

二二

浅草的热闹的夜市,

混了进去,

又混了出来的寂寞的心。

二三

想把爱犬的耳朵切了来看,

可哀呀,这也由于这颗心

对事物都倦了吧。

二四

哭够了的时候,

拿起镜子来,

尽可能的作出种种脸相。

二五

眼泪啊,眼泪啊,

真是不可思议啊,

用这洗过了之后,心里就想游戏了。

二六

听到母亲吃惊的说话,

这才注意了,——

用筷子正敲着饭碗呢。

二七

躺在草里边,

没有想着什么事,

鸟儿在空中游戏,在我的额上撒了粪。

二八

我的胡子有下垂的毛病,

使我觉得生气,

因为近来很像一个讨厌的人。

二九

森林里边听见枪声,

哎呀,哎呀,

自己寻死的声音多么愉快。

三〇

耳朵靠了大树的枝干,

有小半日的工夫,

剥着坚硬的树皮。

三一“为这点事就死去吗?”“为这点事就活着吗?”

住了,住了,不要再问答了!

三二

偶然得到的

这平静的心情,

连时钟的报时听起来也很好玩。

三三

忽然感觉深的恐怖,

一动也不动,

随后静静的摸弄肚脐。

三四

走到高山的顶上,

无缘无故的挥挥帽子,

又走下来了。

三五

什么地方像是有许多人

竞争着抽签的样子,

我也想要去抽。

三六

生气的时候,

必定打破一个缸子,

打破了九百九十九个,随后死吧。

三七

时常在电车里遇见的那矮个子的

含怒的眼睛,

这阵子使我感到不安了。

三八

来到镜子店的前面,

突然的吃惊了,

我走路的样子显得多么寒伧啊。

三九

不知怎的想坐火车了,

下了火车

却没有去处。

四〇

有时走进空屋里去吸烟,

哎呀,只因为想

一个人待着。

四一

无缘无故的觉得寂寞了

就出去走走,我成了这么个人,

至今已是三个月了。

四二

把发热的面颊

埋在柔软的积雪里一般,

想那么恋爱一下看看。

四三

可悲的是,

给那满足不了的利己的念头

缠得没有办法的男子。

四四

在房间里,

摊开手脚躺下,

随后静静的又起来了。

四五

像从百年的长眠里醒过来似的,

打个呵欠,

没有想着什么事。

四六

抱着两只手,

近来这么想:

让大敌在眼前跳出来吧。

四七

我会到了个男子,

两手又白又大,

人家说他是个非凡的人。

四八

想要愉快的

称赞别人一番;

寂寞啊,对于利己心感到厌倦了。

四九

天下了雨,

我家的人脸色都阴沉沉的,

雨还是晴了才好。

五〇

有没有

用从高处跳下似的心情,

了此一生的办法呢?

五一

这些日子里,

胸中有隐藏着的悔恨,——

不叫人家笑我。

五二

听见谄媚的话,

就生气的我的心情,

因为太了解自己而悲哀啊。

五三

把人家敲门叫醒了,

自己却逃了来,多好玩呀,

过去的事情真可怀恋呀。

五四

举止装作非凡的人,

这以后的寂寞,

什么可以相比呢。

五五

他那高大的身子

真是可憎呀,

到他面前说什么话的时候。

五六

把我看作不中用的

歌人的人,

我向他借了钱。

五七

远远的听见笛子的声音,

大概因为低着头的缘故吧,

我流下泪来了。

五八

说那样也好,这样也好的

那种人多快活,

我很想学到他的样子。

五九

把死当作

常吃的药一般,

在心痛的时候。

六〇

路旁的狗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我也学它的样,

因为羡慕的缘故。

六一

认真的拿竹子打狗的

小孩的脸,

我觉得是好的。

六二

发电机的

沉重的呻吟,多么痛快呀,

啊啊,我想那样的说话!

六三

好诙谐的友人死后

面上的青色的疲劳,

至今还在目前。

六四

给性情易变的人做事,

深深的觉得

这世间讨厌了。

六五

像龙似的在天空上跃出,

随即消灭了的烟,

看起了没有餍足。

六六

愉快的疲劳呀,

连气也不透,

干完工作后的疲劳。

六七

假装睡着,勉强打呵欠,

为什么这样做呢?

因为不愿让人家觉察自己的心事。

六八

停住了筷子,忽然的想到,

于今渐渐的

也看惯了世间的习气了。

六九

早晨读到了

已过了婚期的妹妹的

像是情书似的信。

七〇

我感到一种湿漉漉的

像是吸了水的海绵似的

沉重的心情。

七一

死吧死吧,自己生着气,

沉默着的

心底的黑暗的空虚。

七二

人家在说话,

只见他那野兽似的脸,

一张一闭的嘴。

七三

父母和儿子,

怀着不同的心思,静静的对着,

多么不愉快的事呀。

七四

没有死成的

是乘那只船,

参加那一趟航海的一个旅客。

七五

眼前的点心碟子什么的,

想要嘎嘎的咬碎它,

真是焦躁呀。

七六

很会笑的青年男子

要是死了的话,

这个世间总要寂寞点吧。

七七

无端地想要

在草原上面跑一跑,

直到喘不过气来。

七八

穿上新洋服什么的,

旅行去吧,

今年也这么想过。

七九

故意的灭了灯火,

睁着眼想着,

那是极平常的事情。

八〇

在浅草凌云阁的顶上,

抱着胳膊的那天,

写下了长长的日记。

八一

这是寻常的玩笑么,

拿着刀装出死的样子,

那个脸色,那个脸色。

八二

嘁嘁嚓嚓的说话声逐渐高起来,

手枪响了,

人生终局了。

八三

有时候

想要像小孩似的闹着玩,

不是恋爱着的人该做的事吧。

八四

一出了家门,

日光温暖的照着,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八五

疲倦的牛的口涎,

滴滴嗒嗒的

千万年也流不尽似的。

八六

在路旁铺石上边,

有个男子抱着胳膊;

仰脸看着天。

八七

我看着那群人,

不知怎的带着不安的目光

抡着铁镐。

八八

今天从我心里逃出去了,

像有病的野兽似的

不平的心情逃出去了。

八九

宽大的心情到来了,

走路的时候

似乎肚子里也长了力气。

九〇

只因为想要独自哭泣,

到这里来睡了,

旅馆的被褥多舒服呀。

九一

朋友啊,别讨厌,

乞食者的下贱,

饿的时候我也是这般。

九二

新墨水的气味,

打开塞子时,

沁到饥饿的肚子里去的悲哀。

九三

悲哀的是,

忍住了嗓子的干燥,

蜷缩在夜寒的被窝里的时候。

九四

哪怕只让我低过一次头的人,

都死了吧!

我曾这样的祈祷。

九五

跟我相像的两个朋友:

一个是死了,

一个出了监牢,至今还病着。

九六

有着丰富的才能,

却为妻子的缘故而烦恼的友人,

我为他而悲哀。

九七

吐露了心怀,

仿佛觉得吃了亏似的,

和朋友告别了。

九八

看着那阴沉沉的

灰暗的天空,

我似乎想要杀人了。

九九

只不过有着平凡的才能,

我的友人的深深的不平,

也着实可怜啊。

一〇〇

谁看去都是一无可取的男子来了,

他摆了一通架子又回去:

有像这样可悲的事么?

一〇一

不管怎样劳动,

不管怎样劳动,我的生活还是不能安乐:

我定睛看着自己的手。

一〇二

将来的事好像样样都看得见,

这个悲哀啊,

可是拂拭不掉。

一〇三

正如有一天。

急于想喝酒,

今天我也急于想要钱。

一〇四

喜欢玩弄水晶球,

我这颗心

究竟是什么心啊。

一〇五

没有什么事,

而且愉快的长胖着,

我这个时期多不满足啊。

一〇六

想要一个

很大的水晶球,

好对着它想心事。

一〇七

对自夸的友人

随口应答者,

心里好像给予一种施舍。

一〇八

一天早晨从悲哀的梦里醒来时,

鼻子里闻到了

煮酱汤的香气!

一〇九

空地里笃笃的琢石头的声音,

在耳朵里响,

直到走进家里。

一一〇

多么可悲呀,

仿佛头里边有个山崖,

每天有泥土在坍塌。

一一一

就像远方有电话铃响着一样,

今天也觉耳鸣,

悲哀的一天呀。

一一二

有泥垢的夹衣的领子啊,

悲哀的是

带着故乡的炒核桃的气味。

一一三

想死得不得了的时候,

在厕所里躲过人家的眼泪,

装了可怕的脸相。

一一四

目送着一队兵走过去,

我感到悲哀了,

看他们是多么没有忧虑啊。

一一五

这一天同胞的脸

显得卑鄙不堪,

就躲在家里吧。

一一六

下一次的休息日就睡一天看吧,

这样想着,打发走了

三年来的时光。

一一七

有时候觉得我的心

像是刚烤好的

面包一样。

一一八

滴答滴答的

落下的雨点,

在我疼痛的头里震着的悲哀呀。

一一九

有一天,

把屋里的纸门重新裱糊了一遍,

因此这一天就心平气和了。

一二〇

心想这样是不行的,

站了起来,

听见门外有马嘶声。

一二一

茫然的站在廊子里,

粗暴的推那门,

立刻就开了。

一二二

定睛看着

吸了黑的和红的墨水

变得干硬的海绵。

一二三

那天晚上我想写一封

谁看见了都会

怀念我的长信。

一二四

有没有那一种药?

淡绿色的,

喝了会使身体像水似的透明的药?

一二五

平常盯着洋灯觉得厌倦了,

三天的工夫

和蜡烛的火亲近。

—二六

有一天觉得

人类不用的语言,

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似的。

一二七

寻求新的心情,

今天又彷徨着来到

名字也不知道的街上。

一二八

友人似乎都显得比我伟大的一天,

我买了花来,

和妻子一同欣赏。

一二九

我在这里

干什么呢?

有时像这样吃了一惊,望着室内。

一三〇

有人在电车里吐唾沫;

连这个

也使我心痛。

一三一

想要找个游玩到天亮,混过时光的地方;

想到家里,

心里凉了。

一三二

可悲呀,人人都有家庭,

正如走进坟墓里似的,

回去睡觉。

一三三

想显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人家都在吃惊的时候,

自己就消逝掉。

一三四

人人的心里边,

都有一个囚徒

在呻吟着,多么悲哀呀。

一三五

挨了骂,

哇的一声就哭出来的儿童的心情;

我也想要有那种心情。

一三六

连偷窃这事我也不觉得是坏的。

心情很悲哀,

可以躲避的地方也没有。

一三七

怯弱的男子

有一天感觉到了

像解放的女人似的悲哀。

一三八

院子里的石头上,

当的把手表扔去,

从前的我发怒的样子很可怀念。

一三九

涨红了脸生了气,

到了第二天

又没什么了,使我觉得寂寞。

一四〇

焦急的心啊,你悲哀了,

来吧来吧,

且稍微打点呵欠什么的吧。

一四一

有个女人,

挖空心思不违背我的嘱咐,

看着时也是可悲啊!

一四二

我在秋天的雨夜曾经骂过

我们日本的没志气的

女人们。

一四三

生为男子?又同男子交际,

总是吃亏,

为这个缘故吧,秋天像是沁进了身体。

一四四

我所抱的一切思想

仿佛都是没有钱而引起的;

秋风吹起来了。

一四五

写了无聊的小说觉得高兴的

那个男子多可怜啊,

初秋的风。

一四六

秋风来了,

从今天起我不想再和那肥胖的人

开口说话了。

一四七

今天有了这样一种心情:

好像在笔直的

看不到头的街上走路。

一四八

不想忘记那

什么事也不惦念,

匆匆忙忙度过的一天。

一四九

笑着说什么事都是钱,钱,

过了一会儿

忽然又起了不平的念头。

一五〇

让什么人

用手枪来打我吧,

像伊藤一样的死给他看。

一五一

我做了个梦:

桂首相“呀”的一声握住了我的手,

醒来正是秋天夜里的两点钟。1. 宫崎大四郎是啄木在函馆认识的朋友,郁雨是他的号。2. 金田一京助是啄木在盛冈中学时的高年级同学,是啄木的好朋友,花明是他的号。啄木生活困难时,他们在经济上给了啄木一家人很大帮助。3. 一九〇八年。4. 这首歌作于一九〇八年六月二十四日,登在七月号的《昴星》上。5. 这首歌和第十四首、第十六首均作于一九〇八年六月二十五日。6. 这首歌作于一九〇八年七月十六日。7. 这首歌作于一九〇九年四月二日。8. 这首歌作于一九〇九年三月二十二日。“非凡的人”指东京朝日新闻社主笔池边三山。当时啄木是该社校对,池边很器重他,叫他帮助做《二叶亭四迷全集》的编辑工作。9. 这首歌发表于一九一〇年三月十九日,回忆一年前初入朝日新闻社时的事。“他”指朝日新闻社总编辑佐藤北江。10. 啄木的妹妹叫光子,后嫁给三浦清一。11. 凌云阁在浅草公园里,有十二层楼,俗称“十二阶”。一九二三年关东大地震时被破坏。12. 这首歌作于一九一〇年十月十三日,啄木在歌中对所谓“大逆事件”表示愤激之情。“大逆事件”又名“幸德秋水事件”。幸德秋水(一八七一至一九一一年)是日本杰出的革命家。一九一〇年,日本反动政府为了镇压社会主义运动,借口“谍刺”明治天皇的罪名,在全国范围内逮捕了数百名社会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对其中二十六人加以起诉,一九一一年一月把幸德秋水等十二人处以死刑。13. 这首歌作于一九一〇年七月二十六日。14. 这首歌和下一首均作于一九一〇年十月十三日。啄木的妻子堀合节子和婆婆不合,啄木因此很苦恼。啄木在一八九九年即和节子相识,一九〇五年结婚。15. 指新式的女人。16. 这首歌作于一九一〇年九月九日,第一四二至一四六各首也是同时作的。17. 这首歌骂日本女人没志气。参看《叫子和口哨》中的《书斋的午后》。一九〇八年六月二十二日社会主义者在神田锦辉馆开会,发生了高揭红旗事件,菅野清子等被捕,当时啄木作了一些歌,收在未发表的歌稿《闲暇的时候》里。其中谈到菅野的有两首歌:“你这女士啊,乞将红的叛旗亲手缝了赐给我吧。”“你若是男子,将已有两个大都市给烧掉了吧。”从这两首歌里,可以知道啄木对女人的期望。18. 这首歌和第一五一首均作于一九一〇年九月九日,伊藤即伊藤博文(一八四一至一九〇九年),日本驻朝鲜的统监,一九〇九年在哈尔滨为朝鲜爱国志士安重根所击毙。19. 桂首相即桂太郎(一八五〇至一九一六年),日本军人内阁的首相。烟一

一五二

生了病似的

思乡之情涌上来的一天,

看着蓝天上的烟也觉得可悲。

一五三

轻轻的叫了自己的名字,

落下泪来的

那十四岁的春天,没法再回去呀。

一五四

在蓝天里消逝的烟,

寂寞的消逝的烟呀,

与我有点儿相像吧。

一五五

那回旅行的火车里的服务员,

不料竟是

我在中学时的友人。

一五六

暂时怀着少年的心情,

看着水从唧筒里冲出来,

冲得多愉快啊。

一五七

师友都不知道而谴责了,

像谜似的

我的学业荒废的原因。

一五八

从教室的窗户里逃出去,

只是一个人,

到城址里去睡觉。

一五九

在不来方的城址的草上躺着,

给空中吸去了的

十五岁的心。

一六〇

说是悲哀也可以说吧,

事物的味道,

我尝得太早了。

一六一

仰脸看着晴空,

总想吹口哨,

就吹着玩了。

一六二

夜里睡着也吹口哨,

口哨乃是

十五岁的我的歌。

一六三

有个喜欢申斥人的老师,

因为胡须相像,外号叫“山羊”,

我曾学他说话的样子。

一六四

同我在一起,

对小鸟扔石子玩的

还有退伍的大尉的儿子。

一六五

在城址的

石头上坐着,

独自尝着树上的禁果。

一六六

后来舍弃了我的友人,

那时候也在一起读书,

一起玩耍。

一六七

学校图书馆后边的秋草,

开了黄花,

至今不知道它的名字。

一六八

花儿一谢,

就比人家先换上白衣服

出门去了的我呀。

一六九

现在已去世的姐姐的爱人的兄弟,

曾跟我很要好,

想起来觉得悲哀。

一七〇

也有个年轻的英语教师,

暑假完了,

就那么不回来了。

一七一

想起罢课的事情来,

现今已不那么兴奋了,

悄悄的觉得寂寞。

一七二

盛冈中学校的

露台的栏杆啊,

再让我去倚一回吧。

一七三

把主张说有神的朋友,

给说服了,

在那校旁的栗树底下。

一七四

内丸大街的樱树叶子

被西风刮散,

我悉悉索索的踏着玩。

一七五

那时候爱读的书啊,

如今大部分

并不流行了。

一七六

像一块石头,

顺着坡滚下来似的,

我到达了今天的日子。

一七七

含着忧愁的少年的眼睛,

羡慕小鸟的飞翔,

羡慕它且飞翔且唱歌。

一七八

解剖了的

蚯蚓的生命可悲伤呀,

在那校庭的木栅底下。

一七九

我眼睛里燃着对知识的无限欲求,

使姐姐担忧,

以为我是恋爱着什么人。

一八〇

把苏峰的书劝我看的友人,

早已退学了,

为了贫穷的关系。

一八一

我一个人老是笑

那博学的老师,

笑他那滑稽的手势。

一八二

一个老师告诉我,

曾有人恃着自己有才能,

耽误了前程。

一八三

当年学校里的头一号懒人,

现在认真的

在劳动着。

一八四

乡下老般的旅行装束,

在京城里暴露了三天,

随后回去了的友人啊。

一八五

在茨岛的栽着松树的街道上,

和我并走的少女啊,

恃着自己的才能。

一八六

生了眼病戴上黑眼镜的时候,

在那个时候

学会了独自哭泣。

一八七

我的心情,

今天也悄悄的要哭泣了,

友人都走着各自的道路。

一八八

比人先知道了恋爱的甜味,

知道了悲哀的我,

也比人先老了。

一八九

兴致来了,

友人垂泪挥着手,

像醉汉似的说着话。

一九〇

分开人群进来的

我的友人拿着

同从前一样的粗手杖。

一九一

写好看的贺年信来的人,

和他疏远,

已有三年的光景。

一九二

梦醒了忽然的感到悲哀,

我的睡眠

不再像从前那样安稳了。

一九三

从前以才华出名的

我的友人现在在牢里;

刮起了秋风。

一九四

有着近视眼,

做出诙谐的歌的

茂雄的恋爱也是可悲呀。

一九五

我妻的从前的愿望

原是在音乐上,

现在却不再歌唱。

一九六

友人有一天都散到四方去了,

已经过了八年,

没有成名的人。

一九七

我的恋爱

初次对友人公开了的那夜的事,

有一天回想起来。

一九八

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

少年时代的心情

轻飘飘的飞去了。二

一九九

故乡的口音可怀念啊,

到车站的人群中去,

为的是听那口音。

二〇〇

像有病的野兽似的,

我的心情啊,

听了故乡的事情就安静了。

二〇一

忽然想到了,

在故乡时每天听见的麻雀叫声,

有三年没听到了。

二〇二

去世的老师

从前给我的

地理书,取出来看着。

二〇三

从前的时候

我扔到小学校的板屋顶上的球,

怎样了呢?

二〇四

扔在故乡的

路旁的石头啊,

今年也被野草埋了吧。

二〇五

分离着觉得妹妹很可爱啊,

从前是个哭嚷着

想要红带子的木屐的孩子。

二〇六

两天前看见了高山的画,

到了今晨

忽然怀念起故乡的山来了。

二〇七

听着卖糖的唢呐,

似乎拾着了

早已失掉了的稚气的心。

二〇八

这一阵子

母亲也时时说起故乡的事,

已经入了秋天。

二〇九

没有什么目的,

说起乡里的什么事情,

秋夜烤年糕的香味。

二一〇

涩民村多么可怀恋啊,

回想里的山,

回想里的河。

二一一

卖光了田地来喝酒,

灭亡下去的故乡的人们,

有一天使我很关心。

二一二

哎呀,再过不久,

我所教过的孩子们,

也将舍弃故乡而出去吧。

二一三

和从故乡出来的

孩子们相会,

没有能胜过这种喜悦的悲哀。

二一四

像用石头追击着似的,

走出故乡的悲哀,

永远不会消失。

二一五

杨柳柔软的发绿了。

看见了北上川的岸边,

像是叫人哭似的。

二一六

故乡的村医的妻子的

用朴素的梳子卷着的头发

也是很可怀念。

二一七

那个来到村里的登记所的

男子生了肺病,

不久就死去了。

二一八

在小学校和我争第一名的

同学所经营的

小客店啊。

二一九

千代治他们也长大了,

恋爱了,生了孩子吧,

正如我在外乡所做的那样。

二二〇

我记起了那个女人:

有一年盂兰会的时候,

她说借给你衣服,来跳舞吧。

二二一

有着痴呆的哥哥

和残废的父亲的三太多悲哀啊,

夜里还读着书。

二二二

同我一起曾骑了

栗色的小马驹的,

那没有母亲的孩子的盗癖啊。

二二三

外褂的大花样的红花

现今犹如在眼前,

六岁时候的恋爱。

二二四

连名字都差不多要忘记了的时候,

飘然的忽而来到故乡。

老是咳嗽的男子。

二二五

木匠的左性子的儿子等人

也可悲啊,

出去打仗不曾活着回来。

二二六

那个恶霸地主的

生了肺病的长子,

娶媳妇的日子打了春雷。

二二七

萝卜花开得很白的晚上,

对着宗次郎,

阿兼又在哭着诉说了。

二二八

村公所的胆小的书记,

传说是发疯了,

故乡的秋天。

二二九

我的堂兄,

在山野打猎厌倦了之后,

喝上了酒,卖了家屋,得病死了。

二三〇

我走去执着他的手,

哭着就安静下去了,

那喝醉酒胡闹的从前的友人。

二三一

有个喝了酒

就拔了刀追赶老婆的教师,

被赶出村去了。

二三二

每年生肺病的人增加了,

村里迎来了

年轻的医生。

二三三

想去捕萤火虫,

我要往河边去,

却有人劝我往山路去。

二三四

因了京城里的雨,

想起雨来了,

那落在马铃薯的紫花上面的雨。

二三五

哎呀,我的乡愁,

像金子似的

清净无间的照在心上。

二三六

没有一同玩耍的朋友的,

警察的坏脾气的孩子们,

也是可悲啊。

二三七

布谷鸟叫的时候,

说是就发作的

友人的毛病不知怎么样了。

二三八

我所想的事情

大概是不错的了,

故乡的消息到来的早晨。

二三九

今天听说

那个运气不好的鳏夫

专心在搞不纯洁的恋爱。

二四〇

有人在唱赞美歌,

为的是让我

镇定烦恼的心灵。

二四一

哎呀,那个有男子气概的灵魂啊,

现今在哪里,

想着什么呀?

二四二

在朦胧的月夜,

把我院子里的白杜鹃花,

折了去的事情不可忘记啊。

二四三

头一次到我们村里,

传耶稣基督之道的

年轻的女人。

二四四

雾深的好摩原野的车站,

早晨的

虫声想必很凌乱吧。

二四五

列车的窗里,

远远见到北边故乡的山

不觉正襟相对。

二四六

踏着故乡的泥土,

我的脚不知怎的轻了,

我的心却沉重了。

二四七

进了故乡先自伤心了,

道路变宽了,

桥也新了。

二四八

不曾见过的女教师,

站在我们从前念过书的

学校的窗口。

二四九

就在那个人家的那个窗下,

春天的夜里,

我和秀子同听过蛙声。

二五〇

那时候神童的名称

好悲哀呀,

来到故乡哭泣,正是为了那事。

二五一

故乡的到车站去的路上,

在那河旁的

胡桃树下拾过小石子。

二五二

对着故乡的山,

没有什么话说,

故乡的山是可感谢的。1. 这首歌作于一九〇八年六月二十三日。啄木在一八九八年入盛冈中学,这是指第二年的事情。2. 啄木在中学一、二年级时成绩很好,到三年级时成绩就差了。这一方面是由于和堀合节子的恋爱问题的关系,一方面也是因为对学问发生了怀疑。他念到中学五年级时,突然以“家事上的关系”为理由,向学校请求退学。3. 指盛冈中学数学教员富田子一郎,他是啄木那班的级任老师。4. 指啄木的大姐定子。5. 指一九〇一年啄木上三年级的时候,领导同学进行的罢课。当时盛冈中学的老教员排斥新教员,使新教员没法待下去。三、四年级的学生共同商量学校革新的方法,由啄木起草质问校长,两班学生全体罢课,结果学生胜利,老教员大部分被撤职或转任别处。6. 即德富苏峰(一八六三至一九五七年),明治初期的文人,后来成为日本反动政府的御用记者。7. 指板垣玉代,啄木的爱人堀合节子的小学和中学时的同学。8. 指金田一京助。9. 指小林茂雄,啄木在盛冈中学时和同学们一起组成的文学小组“白羊会”的同人之一。10. 这首歌发表于一九一〇年十一月号的《昴星》上。堀合节子毕业于盛冈女学校,对音乐很有兴趣。也长于唱歌,但因家境关系,没能升音乐学校。11. 这首歌叙述离开家乡的悲哀。啄木的父亲原是涩民村宝德寺的僧侣。一九〇二年十月啄木念到中学五年级时退学,十一月到东京去,第二年二月在东京生病。他父亲为了凑钱接他回乡,就私自把宝德寺的树木卖掉,结果受到处分,被撤除僧侣的职务。啄木在一九〇五年结婚,一九〇六年四月在涩民小学教书。一九〇七年四月领导学生罢课,反对校长,被开除教职。那年三月,啄木的父亲出走,到青森县野边地去住,一方面是因为没希望回到宝德寺去,另一方面是因为家里贫困。五月里,啄木带妹妹光子到北海道去,打发妻子回娘家,把母亲托给朋友照看,至此全家离散。12. 这里的村医的妻子指当时在涩民村惟一的医生濑川彦太郎的妻子,名叫爱子。第二二〇首中提到的那个女人也是爱子。第二三二首中所说年轻的医生是濑川。13. 即工藤千代治,啄木在小学时的同学。第二一八首歌中所谈到的也是他。14. 宗次郎原名沼田总次郎,歌中把“总”改为“宗”。他住在啄木对门,常常喝醉酒,和妻子阿兼争吵。15. 指啄木在小学任教时的同僚堀田秀子。第二四九首歌中提到的秀子也是她。16. 指啄木在小学任教时的同僚上野佐米子。她是基督教徒,第二四三首歌中谈到的年轻的女人也是她。17. 啄木五岁时上涩民小学,成绩优异,有神童之称。秋风送爽

二五三

遥望故乡的天空,

独自升上高高的房屋,

又忧愁的下来了。

二五四

皎然与白玉比白的少年,

说是秋天到了,

就有所忧思了。

二五五

悲哀的要算秋风了吧,

以前偶然才涌出的眼泪,

现在却时常流下了。

二五六

绿色透明的

悲哀的玉当作枕头,

通夜的听松树的声响。

二五七

森严的七山的杉树,

像火似的染着落日,

多么安静啊。

二五八

读了就知道忧愁的书

给焚烧了的

古时的人真是痛快呀。

二五九

一切都虚无似的

把悲哀聚集在一起的

暗下来的天气。

二六〇

在水洼子里浮着,

暗下来的天空和红色的带子,

秋天的雨后。

二六一

秋天来了,

像用水洗过似的,

所想的事情都变清新了。

二六二

忧愁着走来,

爬上小山,

有不知名的鸟在啄荆棘的种子。

二六三

秋天的十字路口,

吹向四条路的那三条的风,

看不见它的踪迹。

二六四

能够比谁都先听到秋声,

有这种特性的人

也是可悲吧。

二六五

虽然是看惯的山,

秋天来了,

也恭敬的看,有神住在那里吧。

二六六

在世上我可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漫长的日子,

唉唉,为什么这样的忧思呢?

二六七

哗啦哗啦的雨落下来了,

看到庭院渐渐的湿了,

忘记了眼泪。

二六八

在故乡寺院的廊下,

梦见了

蝴蝶踏在小梳子上。

二六九

试想变成

孩提时代的我,

同人家说说话看。

二七〇

秋风吹起来的时候,

黍叶叭哒叭哒的响,

故乡的檐端很可怀念啊。

二七一

我们肩头相摩的时候,

所看见的那一点,

把它记在日记里了。

二七二

古今的风流男子,

夜里枕着春雪似的玉手,

但是老了吧。

二七三

想暂时忘记了也罢,

像铺地的石头

给春天的草埋没了一样。

二七四

从前睡在摇篮里,

梦见许多次的人,

最可怀念啊。

二七五

想起十月小阳春的

岩手山的初雪,

逼近眉睫的早晨的光景。

二七六

旱天的雨哗啦哗啦的下了,

庭前的胡枝子

稍微有点凌乱了。

二七七

秋日的天空寥廓,没有片影,

觉得太寂寞了,

有乌鸦什么的飞翔也好。

二七八

雨后的月亮,

湿透了的屋顶的瓦

处处有光,也显得悲哀啊。

二七九

我挨饿的一天,

摇着细尾巴,

饿着看我的狗的脸相。

二八〇

不知什么时候,

忘记了哭的我,

没有人能使得我哭么?

二八一

唉,酒的悲哀

涌到我身上,

站起来舞一会儿吧。

二八二

蟋蟀叫了,

蹲在旁边的石头上,

且哭且笑的独自说话。

二八三

自从生了病没有了力气,

稍微张着嘴睡,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