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隔壁是疯人院(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喻荣军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天堂隔壁是疯人院

天堂隔壁是疯人院试读:

作者介绍

喻荣军:剧作家。国家一级编剧。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副总裁。2000年至2014年已有近五十部话剧作品上演于国内外几十家剧院,并荣获国内外多项专业奖项。

创作作品:话剧《去年冬天》、《WWW.COM》、《天堂隔壁是疯人院》、《卡布其诺的咸味》、《谎言背后》、《香水》、《午夜的哈瓦那》、《人模狗样》、《活性炭》、《漂移》、《吁天》、《吁命》、《尴尬》、《暧昧》、《老大》等;改编作品《倾城之恋》、《1977》、《钢的琴》、《光荣日》、《推拿》和音乐剧《马路天使》;翻译改编作品《阴道独白》、《简·爱》、《洛丽塔》、音乐剧《I LOVE YOU》和芭蕾舞剧《简·爱》;戏曲作品《红楼镜像》、《情叹》。其中十五部作品已经被翻译成十多种语言在多国上演和出版,并有二十多部作品应邀参加国际性戏剧节演出。出版多部作品合集。

时间:现代。

地点:疯人院院长的办公室。

人物:吴所:男,三十岁左右。职业不确定。(演员A)

顾忌:男,三十岁左右。疯人院医生,咪咪男友。(演员B)

里白:男,三十岁左右。被称作现代诗人。(演员C)

咪咪:女,二十五岁左右。职业不确定,顾忌女友。(演员D)

杨仁:男,三十岁左右。疯人院律师。(演员B)

贾货:男,四十岁左右。处长。(演员C)

周文天:女,二十五岁左右。狂躁型精神病患者。(演员D)

医生:女,三十五岁左右。某医院医生。(演员D)

院长:性别不详,年龄不详。好像是疯人院现任院长,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患者。

强盗:男,中年。幻想型精神分裂症患者。

小强:男,少年。青春型精神分裂症患者。

博士:男,老年。焦虑型精神分裂症患者。

小丑:男,青年。恐惧型精神分裂症患者。

母猫:年龄不详。无职业。没有病症。

人物说明:由演员A、B、C、D扮演三类角色——游离在故事情节之外的演员本身、由演员扮演的各类角色(所谓的正常人、病人和猫)以及疯人院里的病人们。

第一场

【漆黑的舞台。一声声嘶力竭的猫叫,听不出任何情绪。【静场。【灯起。昏暗的舞台,远处,一只猫无声地蹲坐着,它性感而狡黠,等待着却很冷静。【舞台背景,一个连着一个的猫爪印无声地掠过……【突然,舞台空间里传来高跟鞋跑过空寂走廊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伴着女人的喘息声。【院长跑着上场,她有着夸张的发型,穿着火红的连衣裙,黑色的高跟鞋,浑身散发着成熟、性感而野性的味道。她立在舞台中央,有些慌张,四下里张望着,然后,从随身的红色皮包里掏出一串钥匙,她把钥匙高高举起,像是在诱惑什么,然后,一放手,钥匙落在舞台上,随即传来清脆的夸大的撞击声响。【院长看到猫,猫突然间变得很温顺,无精打采地趴着。【院长转过身,舞台的后方吊着一个巨大的相框。下面有一张梯子。【院长小心地、非常艰难地爬到相框里,坐下。【舞台中央,一串钥匙。【突然,有四个人疯狂地跑上场,他们几乎是扑向那串钥匙。他们是强盗、博士、小丑和小强。最终,强盗把钥匙抢在手里,他帅气地打了一记响指。

盗、博、丑、强:(大声地,合)演出开始了。【灯光乍起。【演员A、B、C、D默默地立在台上。他们都穿着黑色的长袍,伸展着双臂,支撑着硕大的一对翅膀,像是刚刚降落人间。他们慢慢地收拢起翅膀,合上。站定。

演员D:(无辜地、变声地唱)小燕子穿花衣,每年春天来这里,要问燕子她为啥来,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欢迎你年年来到这里……

演员B:(胆怯地、试探着唱)小小子,坐门墩儿,哭着叫着要媳妇儿,要媳妇儿干啥,点灯、说话,吹灯、做伴……

演员C:(几乎是打断地、开心地唱)小松树,快长大,绿树叶发新芽。阳光雨露哺育我们,快快长大,快快长大。【演员C开心地唱完,静场。【演员B、C、D都转头看着演员A,演员A突然觉得有些局促。

演员A:(小心地、逐渐自信地唱)小——松——树?小松树,快长大,绿树叶发新芽。阳光雨露哺育我们,快快长大,快快长大。

演员ABCD:(合,念白)小松树,快长大,绿树叶发新芽。阳光雨露哺育我们,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快快长大。【他们越说越开心,越说越自得其乐。【突然,相框里,院长站起来,大声喝道:“这里是疯人院!”【演员A、B、C、D停止念白,他们有些惊慌地相互看着。强盗、博士、小强与小丑上,立在演员身后,帮他们摘下翅膀,脱去长袍,演员们都穿着疯人院的病号服。

演员A:(试探地)我……

演员B:我是我!

演员C:我就是我!

演员D:我当然是我!

演员A:我……我知道一个人叫吴所。

强盗:就是没人理他。

演员B:我……我知道一个人叫顾忌。

小丑:他胆小如鼠。

演员C:我……我知道一个人叫里白。

小强:人们都叫他诗人。

演员D:我……我知道一个人叫咪咪。

博士:她性感十足。

演员A:那我——就是吴所。

强盗:为什么就没有人跟你说话呢?

演员A:孤独就像是一把生了锈的锁,锁住了我冠状动脉以下部分的心田。

演员B:那我就是顾忌。

小丑:你太胆小如鼠。

演员B:我为什么总是胆小如鼠呢?我总是怀疑那部分没有进化成人类的猴子,责任在我……

演员C:如果,我是里白。

小强:那他们就叫你诗人。

演员C:可他们为什么非得叫我诗人呢?我不想被世事侵袭,所以我只说道理,劝人为善。知道我肩负的重任吗?如果地球是由中子构成,那它只能算是我锁骨后三分之一所承担的分量。

演员D:他们叫我咪咪,生下来的时候我就在考虑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这么性感?

博士:他们叫你咪咪,因为你风情万种。

演员D:那天我走在街上,突然有两车相撞,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向红灯使了个媚眼,可东南西北的灯却全变绿了。【院长站起来。

院长:(大声地)我……他们……我就是院长……都十二点了!【院长坐下,她拿出毛衣织了起来。

演员A:院长……

演员B:(胆怯地)院长不在?

演员C:院长真的不在?

演员D:院长当然不在。

演员ABCD:院长就是不在。【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夸大的钟摆声由弱变强。

演员A:十二点了……

演员B:十二点了……

演员C:十二点了……

演员ABC:都十二点了……【音乐起。

演员D:都十二点了……接下来就应该是十三点了,那就从我开始吧,从那个叫咪咪的女人开始吧!【音乐起。【小丑、小强与强盗排着队,倒退着上场。边退边做着手势,像是在拉着什么。

小丑:黑鬒鬒鬓儿,细弯弯眉儿,光溜溜眼儿,香喷喷口儿。

小强:直隆隆鼻儿,红乳乳腮儿,粉莹莹脸儿,轻袅袅身儿。

强盗:玉纤纤手儿,一捻捻腰儿,软脓脓肚儿,肉奶奶胸儿。【他们立定,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博士上。

小丑:翘……

强盗:翘尖尖脚儿。

小丑:花……

小强:花簇簇鞋儿。

小丑:白……

强盗:白生生腿儿。

小丑:窄……

小强:窄?

强盗:窄。

博士:窄湫湫、饱绷绷、嫩鲜鲜、粘叽叽、湿润润、滑乎乎、爽歪歪……

盗、强、丑:(大声地)啥啊?【强烈、动感十足的音乐。【咪咪在博士、强盗与小强的引介中上场。【咪咪浓妆艳抹,与四个人的介绍相去甚远,她打扮得热烈、奔放而且俗气。她的头发是火红的、爆炸式的,扎着一条鲜黄的发带;粉白的脸庞上,一对安装了长而黑的假睫毛的眼睛和两片猩红而且厚实的嘴唇非常突出,要不是因为有两个小黑孔,我们会忽略她鼻子的存在;如果我们非得认定她是穿了衣服的话,那么她穿的是一件艳绿的紧身的连衣裙。现在,热烈奔放的她,就如同现代都市里所有的年轻女人一样,用厚重的脂粉支撑着青春,把那一丝丝生命的活力都毫无保留地给扼杀掉了。此时的咪咪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在她面前的一个纸盒上零散地摆着几盘DVD。她双臂环胸,一只手优雅地夹着香烟,在惨白的灯光下,她猛吸了一口烟,又连吐了几个烟圈,然后,她优雅地抬起脚,并来回地摆弄几下吊在脚尖上的黑色高跟鞋,心不在焉地看着,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时候,她似乎发现有人走过来,便慌忙而无用地用手指尖理了理头发,然后用手掌又轻轻地按了按。【博士、强盗、小强与小丑怔怔地看着咪咪。

博士:靠谱?

小强:靠谱。

博士:肯定靠谱?

小丑:靠……靠……靠……

小强:靠谱。

博士:怎么会是她啊?

强盗:靠谱?

院长:(大声地)靠谱。

盗、博、丑、强:(回身,看了看院长)好吧,就是她了。【里白晃悠着脑袋,摇着纸扇走过来。盗、博、丑、强四个人立刻屁滚尿流地下场。

咪咪:(自以为风情万种地)来,大诗人,过来。

里白:(抬起头,长叹一声,无比负责任地)贪官与污吏齐飞,奸佞与谄媚一色。自古有之,何以绝?

咪咪:(打着招呼)哟,大诗人,又开始发痴呐?

里白:(没有看咪咪)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咪咪:相公?(笑)哈,相公,能否赐些银两给小女子聊作生计呀?

里白:(似是毫不理会)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道不同,不相为谋。

咪咪:都什么时代了,还什么君子小人的,能当饭吃啊,你尽扯些没用的。【里白看着咪咪。咪咪越发地风骚起来,里白失望地摇着头,黯然地下场。

咪咪:哎,哎,大诗人,别急着走呀,买两盘DVD吧!足本的。【强盗小心地引领着吴所上场。【吴所突然看见咪咪,立刻停了下来。【强盗下场。

咪咪:(发现吴所,有些紧张)你……你干吗?

吴所:憋得慌,想找个人说说话……(拿起一盘碟)哟,新货?昨天你收了我二十块,今天我还可以给你二十,条件你是知道的,陪我说说话……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不愿意和我说话?(把头伸到咪咪面前)你看,你看,我是不是已经够慈祥的了?

咪咪:是,可他们……他们说你是杀人犯。

吴所:我妈她是自杀。

咪咪:他们说你是疯子。

吴所:因为他们找不出证据。

咪咪:他们说你毁灭了证据。

吴所:那他们才是疯子。

咪咪:所以……他们不和你说话。

吴所:那他们就是杀人犯!知道吗?我很有钱,我有一个南非的舅公,他是个富翁,他死后把他的全部遗产都给了我和他养的那只猫。(咪咪点点头)我说过了?噢,是吗?(稍停)那你知道吗?我舅公他有六个儿子和十七个孙子,可他就是把钱给了我!而且,而且他根本没见过我。(指着台下)就跟他们一样,他不认识我。你看,这街上的人,他们相互之间也不认识,但是你注意到了没有,他们都有共同的目标。(咪咪摇头)没注意?(有些意外,随着,有些着急)没注意?你竟然没注意!那是钱。你看,这街上,这迷迷茫茫的人群,在一种失落的洪流中涌动,每个人都涨红了脸,都在喘着粗气地叫嚷着!小巷里的几个女人打扮得跟猴似的,把供养了几十年的灵魂挑在手上廉价地兜售,不时晃动的肥臀就像一条条色彩斑斓的热带鱼在无精打采地游动……这个城市就是个大的养殖场,我们都是待价而沽的三黄鸡,要不是蛋鸡,要不就是肉鸡,只是价格不同而已!(若有所思地)但是,我不标价,因为我很有钱,所以我不卖……所以……我,是不是很俗?(咪咪摇了摇头)你是不知道,还是你认为我不俗?(指着自己的眼睛)呐,他们说的,看看这儿,看到了吗?俗,简直是俗不可耐。(咪咪摇了摇头)可怜我?(掏出钱)喏,这是二十块,算你今天陪我说话的钱。

咪咪:(很快地接过来)谢!

吴所:求你,多说一个字!

咪咪:谢……谢!

吴所:说实话,你认为我是不是有些疯?

咪咪:我……(摇头,接着有些下意识地点头)有点儿。

吴所:那你还和我说话?

咪咪:因为……我不疯。

吴所:(若有所悟地)钱?(又掏出钱)喏,再添你二十。

咪咪:(毫不迟疑地接过)谢谢——谢谢。【相框里,院长放下毛衣,她站起来,像是在寻找什么。【随着一声轻轻的猫叫,一只猫滑过舞台,并迅速地消失。【钟敲一点。【博士、强盗与小强吵着上场。小丑跟着。

强盗:怎么样?

博士:不怎么样。

博士:陪着说话要收费,二十块,有点贵啊。

强盗:性质不变,有点贵。性质变了,就相当便宜。

博士:性质?

强盗:关乎尊严,知道吗?

博士:演得不错?

强盗:不,是长得不错。

博士:是的,你作为疯人院的医生,你不应该只去关心一个女病人的外貌长相。

强盗:对不起,现在病人太多,我们只能以貌取人。

博士:你什么意思?

小强:我也觉得她不错啊。

博士:长得不错?

小强:不,是说得不错。

博士:说?她几乎没说话耶。

小强:话语就是大海上的浪花,稍纵即逝,而沉默却是大海深处的暗涌,绵延不绝。

博士:可她说话还要收费!【小丑一直紧张地走动着。盗、博、强看着他,小丑站住。众人示意他说话。

博士:(对小丑)你的意见呢?

强盗:说话呀!

小强:沉默是金。

小丑:我?我,我,我……我是一只鸡,充满了警觉,从不敢停留,虽然我一直想飞,却一直在跑。【盗、博、强三人怔怔地看着小丑。【院长突然笑起来。三人转头看着她,她止住笑,假装镇定下来。

院长:是的,我们说话都是要收费的。【灯光急暗。【场景不变,依旧是咪咪和吴所。只不过此时他们显得很熟了,咪咪像一只猫一样卧在桌子上,她甚至敢不时地用目光瞟着吴所,这显然令吴所多少有些得意和无所适从。

吴所:(想起了什么)钱?(掏出钱)喏,五十。

咪咪:(接过钱,鄙夷地看了看)就这点儿?

吴所:大诗人说了,钱乃身外之物,重要的是你我之间的友谊。

咪咪:友谊?算了吧!装得跟个处女似的,友谊,多少钱一钱?

吴所:再添一百,怎么样?

咪咪:一百?你也能说得出口。你敢说,昨晚上,在你那张肮脏潮湿的床上,你就没有想过我?

吴所:想——过。

咪咪:就是嘛!

吴所:不过,我的床……既不肮脏,也不潮湿。

咪咪:昨晚上,便宜尽让你给占了……

吴所:一百五?

咪咪:可是,可是我男朋友他……

吴所:那一百八,算你男朋友在内,不能再加了。(稍停)只是说话,又不是干……

咪咪:说话!那你怎么不和别人说去呀?说话,谁会理你,躲还来不及呢!(委屈地)我算是傻到底了,一个童贞处女,却经常让你这样不正经的男人开着玩笑……

吴所:算了,看看你的脸,就跟隔了夜的油条似的,还童贞处女呢!(见咪咪开始不理自己,有些急)怎么了?

咪咪:没什么,男人都这样。我愈了解男人,我就愈觉得狗可爱。

吴所:那就一了百了,两百,好吧!不能再加了,我舅公……要是我舅公他地下有知,不心疼死才怪呢。你知道,我舅公是怎么死的吗?

咪咪:笨死的?

盗、博、强:(一起)饿死的。

吴所:饿死的。他从来舍不得花钱买吃的。

咪咪:他不是富翁吗?

盗、博、强:他是要饭要成富翁的。

吴所:他是要饭要成富翁的。那年西伯利亚的风尽往澳大利亚吹,马来西亚就闹了饥荒,他就名正言顺地给饿死了。(突然想起什么)还有,那只猫,你想想看,它到现在都坚持吃别人剩下的饭菜,不买猫粮,一分钱都没舍得花,还得了一大笔利息。

咪咪:算了,想谈什么,你就说吧!要不是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今晚上我就把你那死猪般的欢叫提高到一百三十分贝。知道一百三十分贝的感觉吗?

吴所:不知道。

咪咪:就是等于喷气式飞机在离你不到五米的地方突然开动起来。

吴所:喷气式飞机?(猫的叫声突然出现,有些疯狂)

咪咪:(兴奋地)你会汗流浃背,全身抽搐,眼结膜充血,进入彻底的耳聋状态。【随着咪咪的话,吴所显得很兴奋。

咪咪:愿意试试吗?(吴所恳切地点点头,又无奈地摇摇头)准是个没用的废物。

盗、博、强:下身功能有问题。

吴所:你怎么知道?

咪咪:我肯定……(点头,猫的叫春)

吴所:这能怪我吗?香烟杀死精子,可乐使人不育,鹿茸弥足珍贵,虎鞭千金难求,连壮阳的麻雀都蔫了吧唧,这医学发展了几千年,现在倒落个自慰器畅销不衰,上帝,你就不能救救男人吗!【盗、博、强、丑跪下。

咪咪:喂,上帝也是个男的。现在想起上帝了,活该!

吴所:那今天晚上我做梦,你来吗?

咪咪:加钱。

吴所:算我没说。

咪咪:耍赖了不是?待会儿我男朋友来,我一定要告诉他——

吴所:他是干吗的?

咪咪:他是医生,他是疯人院里的医生。

吴所:那他——

咪咪:他每天都面对着疯子,他肯定不会介意和你说话。

吴所:(气急地)我不是疯子!

咪咪:我又没说你是疯子,你发什么邪火,要发火,另外加钱!

吴所:(极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好了,不发火。(转念)哎,你男朋友他收费吗?大诗人里白他跟我说话可是从来不收费的。

咪咪:(不屑地)嘁,大诗人,他从来都是引经据典,他的话又不是他自己的。我男朋友他是医生,当然得收费,至少,也得收门诊费。

吴所:门诊费?多少?

咪咪:五十,加上我,另加。

吴所:五十?

盗、博、强、丑:五十就五十。

吴所:(一咬牙)五十就五十,感觉像是泡了你。你说吧,惨不惨,我这么个大男人,在世上也混迹了这么许多年了,可……到头来,竟落个千夫指、万人嫌,没人乐意理睬我。他们躲着我,就是因为我才思敏捷,智慧超群,人品出众。

咪咪:喂,你干吗不去学哲学?

吴所:哲学?是呀,干吗不去?可……可我不行啊,我早就学会了燕声细语,学会了点头哈腰,我甚至学会了穿黑色皮鞋打碎花领带,拎着最新的笔记本电脑坐在咖啡馆里玩空中接龙。可我……可我只想有个朋友,真正意义上的……那天我掰着脚趾头数了数,加上我妈,我一共有四个朋友:你,你男朋友和大诗人。【盗、强、丑等着吴所说他们,结果都失望地一个接一个地下场。

咪咪:朋友?什么是朋友?【博士精神起来。

博士:问我吗?朋友,朋友就是同类相比,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同心相知,同德相结,同道相爱。

咪咪:朋友?朋友就是你口袋里的银行密码,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博士闷闷地下场。【小丑小心地上场,他的后面跟着顾忌,顾忌穿着件白大褂,东张西望地上场。【小丑下。

咪咪:(高兴地)亲爱的,你来了!(发嗲地)说好的,你要请我去吃臭豆腐的,他们说曼哈顿西区42街拐角的那一家打七五折,牙签另送,好不好吗?

吴所:(看着咪咪卖弄风骚,不快地)干吗要装成这样?

咪咪:(不屑地)生活!懂吗?

顾忌:(小心地)有没有警察?(看了一眼吴所)

咪咪:没有,亲爱的,上午他们过来冲过一回,没收了几盘正版碟,说是内容过时了,现在没关系了,全是盗版的。

顾忌:是吗?太好了耶。

吴所:(向顾忌伸出手)你好!我是吴所。

顾忌:(同样也伸出手,小心地握住)你好!吴……所?我是这里的医生。咪咪时常说起你。

吴所:(笑着接上)是流氓?还是疯子?

顾忌:(为难地)我……

咪咪:谁没事儿说你!美得你!

吴所:好了,算我没问。那从哪儿开始?

顾忌:什么?

吴所:说话啊!谈心啊!聊天啊!什么都可以!(抬头看天,长叹)要不,谈天气吧!你说,这天,啊,这天,对,就是这天,多少度?

咪咪:(抬腕看了看表,异常坚定地)四十五度。

吴所:四十五度?怎么这么热?难道太阳感冒了?搞一针达菲。

顾忌:嘘,轻点。

吴所:(提高嗓门)这有什么?地球还被糟蹋得阳痿了呢!

咪咪:你不要对他那么凶!

吴所:我对他凶?我还巴不得有人对我大喊大叫呢!

顾忌:(委屈地)不,我是怕……我是怕……今天,发生了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中午,中午……

吴所:中午?中午什么呀?

咪咪:(哄着)不着急,亲爱的,慢点儿说,啊!

顾忌:中午,我去食堂打饭,因为去得晚,排在最后,可不知是怎么的,后面有人一挤,我脚下一滑,一下子就滑到最前面了,等我好不容易站稳脚,那个眼疾手快的阿姨早就把我的饭菜打好了。你知道,她是从来不问我吃什么的,自从我第一天上班开始,她就给我吃土豆炖白菜,以后就再也没有改变过,她天天给我吃土豆炖白菜,一年四季,从不改花样。哪一天,我去晚了,菜不够了,她肯定会专门给我留着的。为了买白菜,她几乎每天早上都要翻十几里的山路,到法兰克福的一家银行里去买。

咪咪:怪不得,医生说你妈年纪轻轻得了老年痴呆症的主要原因,是她怎么也想不通你为什么再也不吃土豆和白菜了!敢情是这样!

吴所:那你不能让她给你换一种菜?

顾忌:你知道,她本是我们医院的一个病人,后来病治好了,才留院工作的。

吴所:她得的什么病?

顾忌:强迫症。

吴所:难怪。

顾忌:好在她也快退休了,如果我再熬上一年的话,坚持吃土豆炖白菜……

吴所:这没什么好怕的,几年不都熬过来了吗?你看,滑了一跤就排到第一,这一跤不是帮了你大忙了吗!

顾忌:可……可我一回头,发现排在最后面的一个人他正瞪着我,其他的人都笑了,可就他没笑,他瞪着我,没笑。

吴所:这有什么关系?那后来呢?

顾忌:后来?

吴所:是呀!

顾忌:没了。

吴所:没了?

顾忌:他瞪着我,他一直瞪着我。

吴所:要帮忙吗?什么时候你约他出来,我宰了他。

顾忌:(自我地搭了一下脉,摸了摸额头)咪咪,我血压升高,脉搏加快,内分泌紊乱,白细胞减少,精神分裂症前期。(咪咪上来哄着,让他安静下来)我调查过了,他叫杨仁,是我们院从美国聘来的律师,他的叔叔是我们主任二姨妈表侄的女儿!(绝望地)这下子我完了,你知道的,我虽然很不甘心,可是我依然完了。

吴所:(问咪咪)他是学什么的?这么胆小。

咪咪:你才胆小呢!他可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高材生,学的是外科,毕业后才分到精神病院神经内科做内科医生。

吴所:神经内科?(对顾忌)那他们主任他肯定是神经科专家了!

顾忌:不,他研究的是英国文学。

吴所:英国文学?

顾忌:是呀,他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来研究莎士比亚,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莎士比亚是他远房亲戚的一个表哥。他在我们院住了好多年,后来病好了,好说歹说,才被留下来做了医生。

吴所:怎么总是患者做医生?

顾忌:我们院长说了,久病成良医,这是公理。【院长突然站起来,她显得非常气愤。

院长:(异常平静地、大声地)靠谱。【院长坐下。

吴所:一群疯子。

顾忌:(突然维护主任的利益)你才是疯子呢!

吴所:(生气地)我不是疯子!

顾忌:对。

吴所:(惊异地)对?

顾忌:我是医生,我知道的,真正的疯子是从来不承认自己是疯子的。

吴所:(准备发火)我……

咪咪:(制止)吴所!

顾忌:他比我大十三岁,他会连续三十个小时演讲,他不会连续三次骂人,他还会用第三声来叫我们院长。

吴所:(惊奇地)第三声?冤、原、远、院,远长?【众人看着相框,院长一直在平静地打着毛衣,她突然意识到什么,站了起来。众人又不理她,她又悻悻地坐下。

顾忌:他会不搭理我,他会扣我的工资,他会停我的职……(崇敬地)上个月,有几个外国专家来我们科进行交流研讨活动,我差一点儿就闯了大祸,多亏我们主任帮忙。外国专家向我们提了一个问题,当时我一激动,竟然站起来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曾经研究过,我在上小学、中学、大学的时候,时常会在课堂上站起来回答老师提问的。

咪咪:那是课堂……

吴所:这是社会!

顾忌:当时在座的还有我们院长、院长先生和许多专家。【博、盗、强、丑四个人上场,像是专家。

顾忌:他们都坐在那儿,我怎么可以站起来回答问题呢?我站在那儿,很后悔,可又不敢回答。这时候,我们主任他勇敢地站了起来。他对外国专家说:“知道就说知道,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不要知道说不知道,不知道说知道,知道吗?”这时我才得以坐下,可我心里真的很感激他。

吴所:那,问题最后谁答了?

顾忌:我们院长。她当场吟了一首唐诗,抑扬顿挫,非常好听。

吴所:唐诗?【众人看着相框,院长放下毛衣站起来,她假装大声地吟诵着。

顾忌:(摇头晃脑地吟诵)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咪咪:结果呢?

顾忌:外国专家对院长的回答非常满意。他还对我们院长回答问题时所用的语调非常感兴趣,不但悦耳,而且非常有节奏。(陶醉地冲着相框)噢,院长真棒,现在想起来,还令人激动。【院长赶紧坐下。

顾忌:(猛然想起什么)我不该滑那一跤的,那个人他瞪着我!(蜷缩着身体蹲下来,双手抱着头,把脸埋在双膝中,很痛苦)

咪咪:(蹲下来,安慰顾忌)别怕,亲爱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吴所:如果我去把那个王八蛋给揍趴下了,他会站起来跟我评理吗?也就是说他是会和我说话的啊。

咪咪:(没好气地)不会的,他们是不会去和疯子评理的。

吴所:(委屈地)我不是疯子,我……我只是想找个地方说说话而已!【沉默。【强盗站起来。

强盗:(大喊着)时间到了,时间到了!【钟敲两点。【里白慢慢地上场。

吴所:昨天我去了教堂,我站在我妈的骨灰盒前,我想跟她说说话,因为她是愿意听我说话的,可是他们却把我轰了出来,他们说那里需要安静。

咪咪:找人说话,(似是想起了什么)你可以去医院!

吴所:医院?

咪咪:是呀,你可以去顾忌他们医院,那里有很多人愿意听你说话的。

吴所:我不愿和疯子说话。

咪咪:那你有病吗?

吴所:(有些尴尬地)我……

咪咪:难以启齿?下身的毛病?(吴所点点头)噢,那方面的病?不过也行。

吴所:不,是关节炎。七岁那年,我爸在修自行车,他让我去拿工具。我说:“你自己没长手啊。”结果,他就把我吊起来打,打成了关节炎,害得我一年多没有说话,至今没好。

咪咪:这不就行了,去医院看你的关节炎,痛说你的关节炎史,例如,你爸是怎么把你吊起来的,他的手举在什么角度?又落在你身上的哪个部位——是哪个部位?

吴所:头上。

咪咪:头上?你现在不是很有钱吗?

吴所:算是吧。

咪咪:这不就是了,你去医院啊,医生们肯定愿意听你说话的。一天去看三次病,换不同的医院,今天卡拉奇,明天休斯敦,后天安哥拉,我就不相信没人听你诉说。(向吴所伸出手)呐,五块。【吴所掏出钱给咪咪。

顾忌:(制止地)咪咪,你又收别人的钱了。【小强扫着地上,给里白点火。

里白:(直愣愣地看着咪咪手中的钱)杨柳散和风,青山澹吾虑!问世间,钱为何物!

咪咪:(对里白)你吧,别人一直都想跟你说话,可你就是不理别人。

里白:(不以为然)道不同,不相为谋。

咪咪:大诗人,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来,这是我男朋友顾忌,疯人院的医生,你什么时候去他那儿,我相信那里的人是绝对可以“相为谋”的。

里白:(对咪咪深施一礼)承蒙关爱,甚为感激。不急!

咪咪:(看了看吴所,又看了看里白,对吴所)你吧,你一直想找别人说话,可别人就是不理你。

吴所:如果再没人理我,我就去杀人,我没杀过我妈,但是我要杀人。

咪咪:难道你妈不是人?

吴所:如果杀了人的话,我就会上法庭,如果我上了法庭,所有的人都会听我说话的,不是吗?【灯光渐暗。【昏暗的灯光下,台上所有的人都在以各种行为动作穿场,好一派疯人院热闹忙碌的场面。

第二场

【黑暗中,只听见一声尖叫:“吴所!”灯光随着亮起来。【医院急诊室里,咪咪正扯掉假发,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她突然间成了女医生,端坐在桌前,“吴所!”女医生再次叫得有些神经质。

吴所:到,医生,来了,谢谢。(急急地奔上,坐在医生对面,急切地)医生,你不知道,有人这么大声地叫我,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一年,我七岁,我偶然捡到一封信,是我老师的情书……

医生:二号,二号?

吴所:到!

医生:吴所?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