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偶遇游戏(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法)马里沃

出版社: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爱情偶遇游戏

爱情偶遇游戏试读:

Préface

Peu de titres récents de théatre occidental ont été traduits en C hine continentale.Dans les années 80,le pays s’ouvre à la culture étrangère ce qui,dans le domaine du théatre,s’est traduit en 1983 p ar la mise en scène en chinois de la pièce d’Arthur Miller La mort d’un commis voyageur.Le théatre de l’absurde apparait alors en C hine où il fut longtemps associé au théatre de Pinter puis donna l ieu à la parution d’anthologies importantes regroupant des pièces de G enet,Pinter,Tennessee Williams,Brecht,Sartre,Ionesco...

Confronté à la diminution du public et à la pression de la télévision,les créateurs et metteurs en scène chinois affirment cepen-d ant de plus en plus le caractère expérimental de leur travail par rap-p ort au théatre commrcial.La saison de théatre francais dans le cadre d e l’année de la France en Chine a permis à l’évidence de relancer tout u n travail de traduction laissé en jachère depuis des années.

Dans ce contexte favorable,il a donc été décidé de lancer a vec la complicité de la Compagnie“la Mousson d’été”et la M aison européenne des Ecritures contemporaines et l’accord de l a Maison d’Edition de l’Université de la Communication de C hine une collection de théatre contemporain classique francais d ont les premières publications paraitront après le nouvel an chinois.

Cette collection sera composée de plusieurs titres déjà connus e t d’autres à venir sachant que la maison d’édition organisera avec les t raducteurs un programme de sortie de ces différentes pièces parfois l iées à des spectacles et ou à des lectures publiques.Il s’agitde:

· La nuit juste avant les forêts de Bernard-Marie Koltes,traductrice,Ning Chun

· Loin d’Hagondange de Jean-Paul Wenzel,traductrice Ning Chun

· Toujours l’orage de Enzo Cormann,traducteur Li Yumin

· Le jour se lève,Leopold de Serge Vallett

· L’opérette imaginaire de Valère Novariina

· 11 septembre 2001 de Michel Vinaver

Il est également prévu de publier des textes dont certains e xtraits ont déjà fait l'objet de traductions partielles dans le ca-d re des“classes de maitre”et notamment:

· Rue de Babylone de Jean-Marie Besset,traduction deNing Chun

· Tout contre un petit bois et Théatre sans animaux de Jean-Michel Ribes,traduction de Ning Chun

Cette collection de théatre contemporain sera complétée par u ne collection de théatre francais plus classique ayant fait l’objet n on seulement d’une traduction mais également d’un travail de m ise en scène telle Lejeu de l’amour et du hasard de Marivaux c réée en chinois par Jacques Lassalle à Pékin en avril 2005.La t raduction de Ning Chun sera augmentée de notes,commen-t aires et de réflexions de Jacques Lassalle sur la mise en scène d e ce projet présenté en Chine lors de l’année de la France en C hine.

L’ensemble de ces publications fait l’objet d’une aide dans l e cadre du Programme d’aide à la publication Fulei,mené par l e Pole régional de traduction de l’Ambassade de France en Chine.

Je souhaite enfin rendre un hommage marqué à toute l’équipe d e la Maison d’Edition de l’Université de la Communication pour a voir permis la réalisation de ce projet conjoint,à la Compagnie“La m ousson d’été”et en particulier à Michel Didym pour l’avoir s uggéré,au Théatre du Rond Point et à Jean-Michel Ribes pour a voir proposé d’autres auteurs et d’autres pièces et aux deux premi ers traducteurs,deux amis miens aux parcours différents mais défendant pareillement leur amour du théatre et leur désir de France à t ravers la traduction et la mise en scène,Ning Chun et Li Yumin.陈列在法兰西喜剧院大厅的马里沃雕像

译者的话

谈起法国古典戏剧,中国观众恐怕马上会想到高乃依、拉辛还有莫里哀,但对马里沃似乎并不知晓。这也难怪,因为国内能见到的法国古典戏剧的汉语翻译本既有高乃依的名著《熙德》,拉辛的代表剧《费德尔》和《安德玛克》,更有《莫里哀戏剧全集》,但却从没翻译出版过马里沃的剧本。

从年代及成就上来看,高乃依(1606~1684)最早,他奠定了古典戏剧“三一律”的基石,堪称法国悲剧之父。其次是莫里哀(1622~1673),其数目众多、题材广泛的喜剧,深刻地反映了法国的社会生活,是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及法国人民都引以为自豪的喜剧大师。紧接着,比莫里哀仅小17岁的拉辛(1639~1699)在莫里哀喜剧力量的影响下,接过了高乃依的悲剧大旗,并使之更加发扬光大,很快就登上了法国悲剧大师的宝座。这三位法国戏剧巨人都是属于17世纪的。马里沃虽然出生在1688年,他的创作却属于18世纪。这一时期法国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文学艺术都飞速发展,史称辉煌的光明时期。

可以说,法国古典戏剧通过17世纪的三位大师伟大的创作实践,已经达到了空前的水平;然而马里沃并不甘心于这三个巨人“绝后”,他在深入研究了前人的基础上,决定另辟蹊径。

出生于法国北部诺曼底一个富裕大家族的马里沃从小受着良好的教会教育,很早就对哲学、诗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8岁时就写下了他的第一部剧本《谨慎公正的父亲》。20多岁时,他的剧本就被搬上巴黎的意大利喜剧院和法兰西喜剧院的舞台,他的一系列喜剧《因爱而雅的阿尔乐甘》、《爱的惊喜》(上、下)、《双重背叛》、《反串王子》等等从此闻名天下。从此,马里沃以幽默、淡雅的爱情喜剧确立了自己在法国古典戏剧史上的独特位置。

马里沃一生写下了37部作品,大多为喜剧。他的剧作情节曲折,结构完整,语言精致典雅,人物心理复杂的活动常常通过细腻变换的对话语言体现,形成了独特的“优雅、精湛、细腻、考究”的语言特色,被后人称之为“马里沃式的风格”(Le marivaudage)。他的剧本题材大都与爱情有关,主要人物以女性为主,注重揭示年轻女子对爱情萌发的初期阶段一发不可收拾的情感煎熬过程;而当她们最终走完了自己的情感历程时,戏也就接近了尾声。《爱情偶遇游戏》是马里沃的代表作,完成于1730年。故事发生在巴黎一个普通的上层社会人家:美丽的西尔维娅小姐对婚姻充满了恐惧之感,而父亲奥尔贡老爷为她订下的婚约则迫在眼前。为了暗中观察即将来访的未婚夫德拉特,西尔维娅求得父亲的同意,决定和丫环丽塞特调换身份。然而她却不知道,奥尔贡先生已经收到了其好友即德拉特的父亲从外省寄来的信,原来德拉特也想出了同样的花招——他身着其男仆的装束已经上路了,随之而来的男仆阿尔乐甘也兴高彩烈地扮演着主人的角色……当小姐以为自己违背父命爱上男仆时,德拉特却勇敢地向他眼中的丫环丽塞特打开了心扉,一出偶遇的爱情游戏便在奥尔贡先生的密切注视下上演了……

这部戏自从问世后就久演不衰,已成为法兰西喜剧院经常推出的经典保留剧目。法国女演员们都以能扮演西尔维娅这个角色而自豪,人们常说一个优秀的悲剧女演员的戏路难关就是拉辛的代表作《费德尔》,而一个伟大的喜剧女演员才能自如地驾驭马里沃《爱情偶遇游戏》里的西尔维娅,她那精美典雅的戏剧语言,自然淡雅的舞台形象,使很多法国女演员倾注了毕生的精力。

实际上,马里沃的很多喜剧起初都是写给当时在法国深受欢迎的意大利喜剧演员的。他很多戏的女主演就是当时有名的意大利喜剧演员西尔维娅。意大利假面喜剧团(La Commedia della’arte)早在1577年就由法国国王亨利二世的意大利裔王后梅蒂西斯(Médicis)从佛罗伦萨引进法国,演出常常是具有一定表演程式的即兴喜剧表演,演员常常带着皮制的面具。人物行当划分清楚,表演动作幅度较大,有一定的夸张性。1697年意大利喜剧团因其演出《假正经的女人》(La Fausse Prude)时,剧本有影射路易十四的情妇的嫌疑而被驱逐出法国。1716年路易十四驾崩后的第二年,法国摄政王飞利浦·奥尔良又重新召回意大利喜剧演员。他们重返巴黎后开始更好地融入法国戏剧创作,并开始用法语演出。马里沃的许多剧本最初就是写给他们的,因而其语言的戏剧行动性很大,喜剧效果尽在不言之中。阿尔乐甘是意大利假面喜剧的一个典型的小丑人物,聪明可爱又蹩脚好笑,而马里沃笔下的阿尔乐甘已经多多少少法国化了。既没有那么夸张,通常也可不戴面具。

或许正因为受意大利假面剧的影响,马里沃的喜剧才带有一定的说教色彩。虽然这种爱情道德及伦理的教育痕迹已被马里沃非常巧妙地隐藏了。当然,法国古典的风俗剧(La comédie de moeurs)和性格剧(La comédie de caractères)在马里沃之前早已深入人心了,莫里哀的不少喜剧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典型的性格剧(如《愤世嫉俗者》、《悭吝人》),他的很多喜剧也都起到了风俗剧的功用。然而马里沃的喜剧却不像莫里哀的喜剧那样尖刻入骨,令人捧腹大笑,他所带给人们的是一种轻淡的微笑,精巧雅致,而不是哈哈大笑,甚至在微笑的背后还多少带有一丝哀伤。不是吗?在《爱情偶遇游戏》中,丫环丽塞特不是常能给人以这种感觉吗?

或许正是因为马里沃喜剧的精致、淡雅、细腻的风格,才招致人们长久以来对他的不公的评价——精巧、雅致达到了顶峰就会免不了矫揉造作。马里沃同时代的一些人甚至把他划归到“二流作家”之列,并轻视地比喻马里沃是“在蜘蛛网上放置苍蝇蛋的人”。然而就是在这种环境下,1742年马里沃在与对手伏尔泰的角逐中一举获胜,抢先荣登法兰西学院院士的宝座。伏尔泰在思想及哲学上的成就无疑超过了马里沃,是法国18世纪伟大的思想家、文学家;然而论起这一时期的伟大剧作家,马里沃则当之无愧地名列茅首,远远超过与他同时期的所有剧作家。18世纪法国繁多的剧目,经过时间的磨炼后,至今仍长演不衰的就只有马里沃和博马舍的剧作了。

尤其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马里沃的作品在当代法国戏剧导演史上的位置更是举足轻重,法国许多当代的导演大师都先后以其精彩的舞台导演创作为观众重新诠释了马里沃的戏剧精华。仅在此列举几位当代导演大师及其导演过的马里沃的剧作,这些演出都在法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帕特里斯·谢罗导演的《争吵》和《虚假丫环》;让·维拉导演的《爱的胜利》,以及丹尼尔·梅斯基氏导演的《反串王子》。

雅克·拉萨勒大师(Jacques Lassalle)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已经先后导演了马里沃的六部作品,在法国被认为是马里沃的专家之一。2005年4月应法国政府及法国文化年艺委会的邀请,在北京大学戏剧研究所及林兆华戏剧工作室的热情接待下,雅克·拉萨勒专程来北京执导了马里沃的《爱情偶遇游戏》。这是首次把马里沃的戏剧在中国引荐给大家,这个译本就是在拉萨勒的悉心指导下完成的。另外,译稿还得到了拉萨勒及译者本人的朋友、法国演员兼翻译李贝克(Rébecca)的精心校正,还有所有演员的核对,在此特别感谢大家的帮助。《导演阐释及排练日记》是拉萨勒先生的部分导演阐述,在侯娟、王艺的场记基础上整理而成;感谢她们两人的辛苦。另外,读者可以通过拉萨勒对本书的寄语,更加深入地了解大师的导演思想及其风格。

最后,特别感谢林兆华导演的支持,没有他对中国当代戏剧舞台演出的厚望及其远见和胆识,就不可能使马里沃戏剧首登中国舞台。也特别感谢法国驻华使馆文化专员满碧滟女士,还有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的领导及各位编辑,没有大家的帮助,就没有这本国内首版的马里沃戏剧译本。希望这本书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对书中的遗漏错误,还请各位专家学者和广大读者批评指正。宁春2005.11

《爱情偶遇游戏》剧本

三幕喜剧1730年1月23日在巴黎的意大利喜剧院首演剧情发生在巴黎

人物表奥尔贡先生马里欧西尔维娅德拉特丽塞特(西尔维娅的丫环)阿尔乐甘(德拉特的男仆)一个男仆第1场 西尔维娅,丽塞特西尔维娅 再问一遍,您多管什么闲事,为什么替我的情感而答复?丽塞特 因为我原以为吧,在这种情况下,您的情感应该与所有人的一样,您的父亲大人问我您是否愿意他为您完婚,您是否还满高兴的,我就回答了他——是的!这是明摆着的事儿,大概世上只有您这么一位小姐才会认为我这个“是的”不符事实;而答“不是”那才不是真情实况呢。西尔维娅 答“不是”不是真情实况?何等的天真愚蠢!那么结婚对您来说是不是件魅力无穷的事了?丽塞特 “是的”,还得这么回答。多好的例子!西尔维娅 别说了,给我到别的地方磨牙放肆去!要知道,不能用您的心来评判我的心。丽塞特 我的心长得跟大家的一样,怎么您的心哪一点儿就跟任何其他人的心长得不一样呢?[1]西尔维娅 我告诉您,如果她胆敢的话,她准会叫我是个疯子。丽塞特 如果我跟您的地位一样的话,那我们就瞧好了。西尔维娅 您这是存心气我,丽塞特。

丽塞特 这不是我的本意。但老实说,我对奥尔贡先生说,您愿意结婚,这究竟有什么错?西尔维娅 首先,你没说真情实况,我并没有感到做小姐的烦恼。丽塞特 这可还真是新鲜。西尔维娅 就是说没有必要让我父亲觉得我很乐意出嫁,因为这样会使他的操办信心十足,而这很可能就是徒劳。丽塞特 什么?您不嫁给老爷给您相中的人?

西尔维娅 我怎么知道,说不定他根本不合我的意。这还真让我担心。丽塞特 大家都说您那位是世上最诚恳的人之一,他天生一表人才,可爱之极,没有比他再明智的,没有比他更好的性格,您还想多要什么呢?谁还有比这更甜蜜的婚姻,比这更精美的匹配?西尔维娅 精美的?!你这简直是在说疯话。丽塞特 老实说吧,小姐,咱们应该庆幸像他这样的情种还愿意按规矩结婚。几乎没有一个女孩,在他的魅力诱惑下,不敢冒险跟他私奔的。温柔雅致,仪表堂堂,对于爱情来说这就足够了。善于交际,才思敏捷,对于社会来说他够有作为的。真是,一切都将称心如意,在这个男人身上,他的实际能力和可爱程度不差上下,堪称十全十美。西尔维娅 是的,你所描绘的这个形象正如众人所云,然而我自己的感觉,很可能就不是这个“众人所云”;众所周知,他是个美男子,而这几乎算他倒霉。丽塞特 倒霉!倒霉!这个见解真是与众不同!西尔维娅 这个见解有它很好的理论根据,通常一个美男子总是自命不凡,我早就注意到了。丽塞特 好啊,就算他不该自命不凡,但他总可以长得很帅吧?西尔维娅 我们承认他长得帅,行了吧?丽塞特 行了,这还差不多。西尔维娅 美貌的气质和堂堂的仪表我都不在乎,因为这些都是些表面现象。丽塞特 我发誓,如果我结婚的话,这些表面现象对我将必不可少。西尔维娅 你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婚事中,人们遇到的常常是通情达理的男人,而不是温存可爱的。一句话,我只要求他有个好性格,而这一点,真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容易找到。大家对他都非常赞赏,但谁又跟他生活过呢?男人们不是常常做些自相矛盾的事吗?尤其是那些精明的男人,我不是经常看到他们在朋友面前总表现出自己是世上最完美的人吗?那么温存理智甚至诙谐。他们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不令人觉得其形象举止优秀无比的,某某先生看上去是个潇洒的男人,非常有教养,人们天天这么称赞艾尔卡斯特,而他也确实如此。人们都承认,我自己也亲自验证了,他的形象丝毫不会让您失望。是的,您确信他的面容是如此温柔,如此殷勤,而一刻钟后却被一张阴暗粗暴凶恶的面孔所替代,这使整个家庭充满了恐怖。艾尔卡斯特结婚了,他的妻子孩子及佣人们还是只熟悉这张面孔,而这当儿他却到处走动散步。他这个我们所看到的可爱的形象只是一个面具而已,他在出家门时才戴上。丽塞特 多么怪异的两面人。西尔维娅 雷昂德尔总是让所有看见他的人都很高兴,可是在家里,这个男人不说不笑也不生气,简直就是个冰冷的幽灵,孤僻而难以接近;他的妻子不了解他,跟他没有交流,就像嫁给了一个鬼魂。他从书房出来走到饭桌前,就把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冷漠、厌倦、悲伤。这样的丈夫不是很有趣儿吗?丽塞特 听您的话,我冷得发颤。但是泰尔桑德呢,您觉得他怎么样?西尔维娅 是的,泰尔桑德!那天他正和他妻子发脾气。我到了,佣人通报后,我看见一个男人展开双臂向我走来。他的面容那么平静,安详,好像刚开过一个玩笑。诡计!这才是男人的真面孔。谁可以想像得出来,他的妻子跟他在一起有多么痛苦!我感到她受了挫折,满面灰色,泪眼未干。我觉得她似乎就是以后的我,这就是我未来的肖像,至少我可能成为她的复制品。她让我怜悯,丽塞特。如果有一天我也让你怜悯:这真可怕。想想啊,这意味着什么,一个丈夫?丽塞特 一个丈夫,就是一个丈夫。您不该把话停在这个词上,因为它让我把一切都忘了。第2场 奥尔贡先生,西尔维娅,丽塞特奥尔贡先生 哎,你好,我的女儿。我给你带来的消息会让你高兴吧?你的那位今天到,他父亲在这封信上告诉我。你丝毫不回话,那你难受啦?丽塞特那边也低垂着眼帘,这都表明了什么?说话呀你,这是怎么了?丽塞特 老爷,一个面孔让人发抖;另一个阴冷得要死;一个冰冷的幽灵,让人难以接近;还有一个受了委屈的女人的肖像,面色灰暗,泪眼未干。就这些老爷,这就是我们所有的情况。奥尔贡先生 这语无伦次的,想说什么呢?一个冰冷的幽灵,一个肖像——你倒是解释啊,我什么都不明白。西尔维娅 我刚才给丽塞特讲了一个被丈夫虐待了的女人的悲哀;我给她谈到泰尔桑德的妻子,那天我看到她受了很大的委屈,因为她的丈夫刚训斥过她,而我就此有所感想。丽塞特 是的,我们谈的是一个变换不定的面孔,我们说一个丈夫对世人戴着一副面具,而对他妻子却一副凶相。奥尔贡先生 由此看来,我的女儿,我明白结婚让你警觉,加上你并不认识德拉特。丽塞特 首先,他很帅,而这几乎算他倒霉。奥尔贡先生 倒霉!用你的倒霉做梦呢?!丽塞特 我在学人说话。这是小姐的学说,我受她的调教。奥尔贡先生 得了,得了,这都不是问题所在。来,我的孩子,你知道我多疼你。德拉特专程来娶你。在我上一次的外省之行中,我同他的父亲定下了这桩婚约,他父亲是我多年的挚友。我们约定了两个条件:你们俩相互满意,你们将完全自由地相互了解。我的孩子,我严禁你取悦于我,如果德拉特不适合你,你尽管说,他就走;如果你不适合他,他还是走。丽塞特 一个爱情二重唱将决定一切,就像歌剧里唱的:您要我吗,我要您,快点儿来一个公证人。或者呢,您喜欢我吗?不,我也不喜欢您,快点儿走。奥尔贡先生 对我来说,我还从没有见过德拉特,我去他父亲家时,他出门在外。但就我听到的人们对他的赞美之词,我敢肯定你们会相互满意。西尔维娅 我被您的仁慈感动了,我的父亲,您严禁我取悦您,那我就遵命。奥尔贡先生 我命令你。西尔维娅 但是如果我胆敢的话,我斗胆建议您,请恩准我一个请求,一个我刚有的主意,这样我就会平静地对待一切。奥尔贡先生 说吧,如果这事儿可行的话,我会准你的。西尔维娅 这事儿很可行。但我只怕滥用了您的仁慈。奥尔贡先生 好了,滥用吧。你知道在这世上,你想刚够仁慈就必须过于仁慈。西尔维娅 只有最完美的男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奥尔贡先生 你说说看,我的女儿。西尔维娅 德拉特今天到这儿,让我能见到他,审查他一番而却不让他认出我来。丽塞特真有主意,老爷,她可以暂时替换我的位置,而我可替她的。奥尔贡先生 (旁白)她的主意倒挺有趣。(高声)让我想象一下你刚对我说的事。(旁白)如果我由着她的性子,那准会引发些奇特的事来,连她自己都想不到……(高声)好吧,我的女儿,我允许你乔装打扮。丽塞特,你敢肯定能扮好你的角色吗?丽塞特 我,老爷。您知道我是谁,那就试试来追我吧,若他胆敢稍有不尊,就以这个新的外像,我这儿稍给他备一点颜色。您觉得怎么样?嗯,您还能找到丽塞特吗?奥尔贡先生 怎么回事,连我自己马上都混淆了。这么说没工夫可耽误了,去根据你的角色穿戴吧,德拉特说到就到,你们赶快吧,给我在全家上下通报了。西尔维娅 我几乎只需要一个围裙就行了。丽塞特 而我,得去好好地打扮一番。来帮我梳头,丽塞特,您得好好熟悉您的活儿,要用点儿心服侍,劳驾!西尔维娅 您会满意的,侯爵小姐。走吧!第3场 马里欧,奥尔贡先生,西尔维娅马里欧 我的妹妹,祝贺你,听说我们就要见到你的那位了。西尔维娅 是的,哥哥,但我没功夫停留,我有重要的事,父亲会告诉您的,我走了。第4场 奥尔贡先生,马里欧奥尔贡先生 别逗她了,马里欧,过来,您会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马里欧 老爷,有什么新鲜事吗?[2]奥尔贡先生 我先请您对我所要说的保密,至少。马里欧 我会听从您的。奥尔贡先生 我们今天就要见到德拉特了,但我们只能看到乔装打扮的他。(秘密地说)马里欧 乔装!难道他会戴着面具来?您为他安排了一个假面舞会吗?奥尔贡先生 您听听他父亲的信里这一段,嗯……“我真不知道您对我儿子的一个主意怎么看,他的这个主意很奇特,很合他自己的脾气,但其出发点是可以谅解的,甚至还非常难得:他请求我答应他,到您家时,先以他仆人的面孔出现,而仆人则装扮成主人的样子。马里欧 啊,啊!这可真有趣儿。奥尔贡先生 您听下边的……“我的儿子深知他眼下的婚约的严肃性。他希望,以他的话说,就是在短暂的乔装打扮下更好地观察认识我们那位没过门的。他将由此决定下一步的做法,因为我们已约定由他们自己相互了解。依我看,您给我讲的您女儿的可爱形象已经让我满意了。我答应了一切,但我还是想告诉您,尽管他要求我向您保密。至于对那位没过门的,随您便……”这就是他父亲写的信。这还没完,还有更新鲜的,您的妹妹那边也担心德拉特的情况,却又不知人家的秘密,她才请求我在这儿扮演同样一出戏,为的是观察德拉特,正如德拉特要观察他。您怎么说?您还知道有比这更奇妙的事吗?这会儿,小姐正同丫环乔装调换呢。您会劝我什么呢,马里欧,我是否对您的妹妹挑明呢?马里欧 说真的,老爷,既然事已至此,我才不愿意添乱呢。我尊重他们各自的主意,反正他们得以乔装的面孔时常交谈,那就看他们的心能否帮他们认清对方的真面目。说不定,德拉特偏偏喜欢我这个丫环打扮的妹妹,而这对她来说岂不光彩?奥尔贡先生 我们就看看她如何从戏情中抽身。马里欧 这可是一场难得的好戏,我得赶上开场,轮番打逗他们俩。第5场 西尔维娅,奥尔贡先生,马里欧西尔维娅 我好了,老爷,我这女仆的样子是否很糟糕呢。而您呢,我的哥哥,您看来已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那么您觉得我怎么样?马里欧 说真的,我的妹妹,您这样足以让男仆人倾倒了,而且您还可以把德拉特从您的小姐手里夺过来。西尔维娅 说实话,我不讨厌以我扮演的这个角色取得他的欢心,如果我这样能使他失去理智,我倒不会因此生气。这样他将暂时忘记他和我之间的距离,如果我的魅力达到了这一点,我会很高兴甚至为之骄傲。再说,这也会帮我更好地认识德拉特。至于他的男仆,我一点儿不怕他的追求,我相貌中有些东西只能让他敬而远之,而绝不敢起爱心,这个蠢货。马里欧 慢点儿来,我的妹妹,这个蠢货可也与您地位相当。奥尔贡先生 而且他决不会错过爱你的机会。西尔维娅 那么我有幸让仆人欢心,这对我倒是挺有用的。通常男仆们很直率,恋爱时总是唠唠叨叨的,而我正好可让他讲讲他主人的故事。男仆 老爷,一个佣人远道而来求见您。他后边还跟了个脚夫背着些个箱子。奥尔贡先生 让他进来,这肯定是德拉特的男仆,而主人可能因事耽误了。丽塞特哪儿去了?西尔维娅 丽塞特正在穿戴,而把镜前的丽塞特交给德拉特,恐怕很不合适吧,她一会儿就好。奥尔贡先生 慢点儿,有人来了。第6场 德拉特(仆人扮相),奥尔贡先生,西尔维娅,马里欧德拉特 我找奥尔贡先生,我有幸向他请安。您是否就是他本人?奥尔贡先生 是的,我的朋友,就是他本人。德拉特 先生,您一定得到我们的消息了,我是德拉特家的仆人,他随后就到。他一向都派我先到,替他行尊礼,然后再亲自给您致意。奥尔贡先生 你很好地完成了你的任务。丽塞特,你觉得这小伙子怎么样?西尔维娅 我?老爷,我说他这个头开得不错,而且还颇有希望。德拉特 您真是太善良了,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马里欧 说真的,他答得还不错,可得把你的心看住了,丽塞特。西尔维娅 我的心,不至于吧。德拉特 您别生气,小姐,先生所言实在过奖,我不敢当。西尔维娅 这种谦虚倒令我欣慰,继续保持!马里欧 太好了!但我觉得他给你的这个小姐的称呼未免太正规了。在你们这种人之间赞美的言辞就不必太认真了,免得你们总是小心翼翼。行了,来点儿更直截了当的吧,你的名字叫丽塞特。而你呢,小伙子,你叫什么?德拉特 布尔吉农,先生,为您效劳。西尔维娅 那么好,布尔吉农。行了吧!德拉特 那么好,丽塞特,我也少不得为您效劳。马里欧 为您效劳?这也还不是你们之间的用词儿,应该说为你效劳。奥尔贡先生 哈,哈,哈……!西尔维娅 (对马里欧低语)您存心逗我,哥哥。德拉特 至于以你相称,我在等丽塞特的旨意。西尔维娅 随你便吧,布尔吉农;这下可算解冻了,既然这样才能让两位大人从中取乐。德拉特 我这儿给你道谢了,丽塞特,我就这么回称了,既然你已恩准。奥尔贡先生 加油啊,孩子们。如果你们开始相爱了,那么你们就可以摆脱那些客套了。马里欧 哦,慢着,相爱可是另一回事儿。您不一定知道我,就是正在跟你们说话的这个我,想讨丽塞特的欢心;说真的,这对我来说很残酷,但我也不愿让布尔吉农占了我的上风。西尔维娅 是吗,您以这个口气说的话,而我,我要让布尔吉农爱我。德拉特 你说错了一个词“我要”,漂亮的丽塞特,你用不着下命令就会得到所需。马里欧 布尔吉农先生,您从哪儿抄来了这套风流言情词儿?德拉特 您说得有理,大人,我是从她的眼睛里抄来的。马里欧 闭嘴,越发地糟糕!我禁止你有这么敏锐的思维。西尔维娅 他并没有损害您的思维。况且如果他在我的眼睛里发现了什么,那他悉请受用。奥尔贡先生 我的儿子,您的争辩输了,我们走吧,德拉特就要到了,咱们去告诉我的女儿。而您呢,丽塞特,领这小伙子看看他主人的房间。告辞了,布尔吉农。德拉特 先生,您这就太抬举我了。第7场 西尔维娅,德拉特西尔维娅 (旁白)他们在取笑我,管他呢,得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这个小伙子倒不傻,我用不着替日后得到他的丫环发愁。他马上会对我表白情意,让他说吧,关键是让他透露出点儿秘密。德拉特 (旁白)这个姑娘令我惊奇:世上没有一个女人的相貌能有她这么高贵:跟她认识一下吧。(高声)既然我们现在已成了朋友,况且我们也当众解除了客套,告诉我,丽塞特,你的小姐比你怎样?她好大的胆,敢用像你这样的丫环。西尔维娅 布尔吉农,这个问题提示我,按惯例,你会来我这儿说些温柔的话儿,是不是?德拉特 老实说,我可不是带着这个意图来这儿的,我向你保证。别看我这么个仆人,可从来没跟丫环们有过密切的交往。我不喜欢佣人的作风,但至于你却例外。怎么回事?你降服了我,我近乎害羞,我的粗俗使我不敢接近你,我总想摘掉我头上的帽子,而当我以你相称时,我总觉得我在说粗话。总之,我老不知不觉地以你为尊为贵,不瞒你笑话。你是哪家的丫环,怎么会带着公主的气质?西尔维娅 嘿,你所说的对我的感觉,正是所有见过我的男仆们所说的。德拉特 老实说,即使所有男主人们都这样说,我也一点儿都不惊奇。西尔维娅 说得还挺好听。不过我再跟你重复一遍,我还没有准备好听像你这种穿着打扮的人的赞美。德拉特 就是说我这身装扮不讨你喜欢?西尔维娅 没错,布尔吉农。撇开爱情,让我们做好朋友吧。德拉特 仅仅如此?你说的这条约只有两点,但这都不可能。西尔维娅 (旁白)这样的男人是个仆人!(高声)那还是应该实现我的条约,人们推算说我只会嫁给一个有地位的人,而我便发誓从此不听任何其他人的赞美。德拉特 真是的!这可有趣,你对男人所发的誓,我也对女人发了。我呢,我曾发誓只会认认真真地爱一个有地位的女人。西尔维娅 那你就别离题太远了。德拉特 我说不定没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离题太远。你有一副高贵的气质,而通常有地位的女孩儿自己并不知道。西尔维娅 哈哈,我感谢你的赞美,如果你不毁坏我母亲的名誉的话。德拉特 那么好,你可以用我母亲的名誉来报仇,如果你还觉得我的气质不错的话。西尔维娅 (旁白)他倒真是值得。(高声)但这并不是问题所在。别打趣了,既然我命中注定嫁给一个有地位的男人,那我就一点儿也不打折扣。德拉特 真是的,如果我是这种人,那预言就会威胁我,我怕验证它。但是我根本不信什么占星算命术,而我更相信你的面容。西尔维娅 (旁白)他没完没了啦……(高声)你说够了吗?那么预言与你有何相干?反正它已把你排除在外了。德拉特 它并没有预示我不会爱你。西尔维娅 没有,但他预示你什么也不会得到,我特此向你确认。德拉特 你做得很好。丽塞特,这种傲气非常适合于你,哪怕它使我束手无策,我总是很乐意在你身上看到它;我初见你就希望你这样,你就需要这种魅力,而我情愿我所失去的,正是你所得到的。西尔维娅 (旁白)说真的,这小伙子确实令我惊喜,哪怕我已尽力躲避。(高声)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对我如此讲话?德拉特 老实人家的儿子,家境并不宽裕。西尔维娅 走吧,我诚心祝愿你的境况更好,而我希望能为此尽一点儿力;命运对你不够公平。德拉特 说真的,爱情比命运更不公平。我宁愿求得你的心,也不要世上的一切财富。西尔维娅 (旁白)我们这可是在天意指使下谈论正题了!(高声)布尔吉农,我不能对你所言而生气,但是劳驾,换个话题吧,谈谈你的主人。你能对我不谈爱情了,我想。德拉特 你真让我感觉不到爱情了,你!西尔维娅 啊,我真要生气了,你使我不耐烦了,再说一遍,放下你的爱情。[3]德拉特 那么摘下你的面容吧。西尔维娅 (旁白)到头来我觉得他倒令我开心……(高声)这么说,布尔吉农,那么你真的没完了,我是不是该离开你啦?(旁白)我早该离开了。德拉特 等等,丽塞特,我自己也愿对你说点儿别的事儿,但我想不起来是什么了。西尔维娅 我这儿也有点儿事要对你说,但你也让我昏花了头脑。我……德拉特 我想起来了,我问过你,你家小姐比你怎样?西尔维娅 你绕了一圈又回到了你的原路上。别了!德拉特 别,我对你说,丽塞特,这话与我家主人有关。西尔维娅 那么好吧!我也想和你谈谈他,希望你愿意对我私下讲讲他的为人,你对他的忠诚使我对他印象不错,他应该还值得你服侍吧?德拉特 你可能允许我好好谢谢你刚说的这话吧?西尔维娅 你是否能不在乎我刚才说话的疏忽?德拉特 这个回答就更让我欣喜了,随你便吧,我已无法抵抗。我是多么不幸,无法继续迷恋世上最值得爱的人。西尔维娅 而我呢,我真想知道我怎么就任凭仁慈之心听你说下去,因为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德拉特 你说得有理,我们的相遇是独一无二的。西尔维娅 (旁白)不管他对我说些什么,我还是没有走开。我不走,我还在这儿,还答话!说真的,这已经不是玩笑了。(高声)别了。德拉特 把我们要讲的话说完吧。西尔维娅 别了,我跟你说,不能再拖延了。当你家主人来时,我尽量亲自替我家小姐了解他,如果他值得的话。等他这工夫,你看到这间屋子了吧,这是给你们的。德拉特 来了,这就是我家主人。第8场 德拉特,西尔维娅,阿尔乐甘阿尔乐甘 嘿,你在这儿,布尔吉农。我的行李和你是不是在这儿受到了很好的待遇?德拉特 我们不可能遭到坏的待遇,先生。阿尔乐甘 那边一个佣人说从这儿进来,而人们已去通告我的岳父,他和我媳妇在一块儿。西尔维娅 您想说奥尔贡先生和他的女儿,一定是吧,先生?阿尔乐甘 噢,对,就像我岳父和我媳妇一样。我是来娶亲的,而他们也等着我完婚。这事已定,只等办婚礼了,而这是小事一桩。西尔维娅 这可是一桩值得慎重考虑的小事。阿尔乐甘 对,但大家已经想过了,就不用再想了。西尔维娅 (小声对德拉特)布尔吉农,你们家的重要人物好像价位并不高。阿尔乐甘 你对我的仆人说什么呢,美人?西尔维娅 没什么,我只说我要去请奥尔贡先生下来。阿尔乐甘 咳,为什么不像我一样说我的岳父?西尔维娅 就是他还不是呢。德拉特 她说得有理,先生,婚事还没办呢。阿尔乐甘 哎,我这不是来办了。德拉特 那么就等事儿办了吧。阿尔乐甘 真是,这么多讲究,昨天的岳父和明天的岳父有什么两样。西尔维娅 当然,结婚与没结婚之间有多大的差别?是啊,先生,我们错了,我这就跑去给您岳父大人通报您的到来。阿尔乐甘 还有我的媳妇,劳驾。在走之前,请您告诉我一件事,您这么漂亮该不是府上的丫环吧?西尔维娅 您说中了。阿尔乐甘 这太好了,我真高兴。您认为我在这儿挺好吧,您觉得我怎么样?西尔维娅 我觉得您……有趣儿!阿尔乐甘 好,太好了,保持这个感觉,它说不定会有用的。西尔维娅 您这么知足真是太谦虚了,但我得离开您了,大家该是忘了通告您的岳父了,否则他早该来了,我去吧。阿尔乐甘 告诉他我在这儿热切地等着他。西尔维娅 (旁白)多么奇怪的事,这俩男人没有一个对位的。第9场 德拉特,阿尔乐甘阿尔乐甘 好了吧,先生,我这头儿开得不错,我挺讨那个丫环喜欢的。德拉特 你这个蠢货!阿尔乐甘 为什么呢?我的亮相不是挺好的吗?德拉特 你不是向我多次保证过要改掉你那笨拙庸俗的说话方式吗?我曾好好调教过你,我只要求你严肃认真。算了,我明知我是多么糊涂,把自己交给了你。阿尔乐甘 我接下来还会做得更好。既然不够严肃认真,我就可以伤感点儿,我可以哭,如果需要的话。德拉特 我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这个经历让我头昏眼花。我该怎么办呢?阿尔乐甘 那个女孩不好玩儿?德拉特 住口!奥尔贡先生来了。第10场 奥尔贡先生,德拉特,阿尔乐甘奥尔贡先生 我亲爱的先生,让您久等了,我向您请求上千次的原谅,但我只是刚刚知道您到这儿了。阿尔乐甘 老爷,上千次的原谅,这太多了,当人们只犯了一个错时只用请求一次原谅就够了。再说,我很愿意为您效劳。奥尔贡先生 我将尽力免去这些请求。阿尔乐甘 您是主子,而我,您的仆人。奥尔贡先生 我是,我向您保证,很高兴见到您的,我已恭候您多时了。阿尔乐甘 我应该先同布尔吉农一起到这儿,但当人们远道而来,您知道我们是多么疲惫,而我是多么乐意以我更饱满的形象出现。奥尔贡先生 您做得非常好。我女儿在穿戴,她刚才有点儿不舒服,等她下来这会儿您是否愿意喝点儿什么?阿尔乐甘 啊!我还从没拒绝过同任何人碰杯呢。奥尔贡先生 布尔吉农,您也别委屈了自己,我的小伙子。阿尔乐甘 这小子挺会喝的,他只喝最好的。奥尔贡先生 那就让他尽兴吧。第1场 丽塞特,奥尔贡先生奥尔贡先生 那么好,你要我干什么,丽塞特?丽塞特 我想跟您谈会儿。奥尔贡先生 有关什么事?丽塞特 告诉您事情的现状,因为这很重要,您应该明白这一切,这样您就不会埋怨我了。奥尔贡先生 有这么严肃吗?丽塞特 有,非常严肃。您已经默认了西尔维娅小姐的乔装打扮,我自己开始也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是我弄错了。奥尔贡先生 那到底是什么问题?丽塞特 老爷,人们总是很难夸奖自己,但是不管多么谦虚谨慎,我还是应该告诉您,如果您不改变现状,您所相中的就不会倾心于您的女儿了。到了她该说话的时候了。事已急迫,因为再过一天,我就无法控制了。奥尔贡先生 噢!他为什么不想要我的女儿了?当对方了解了她时,你还怀疑小姐的魅力吗?丽塞特 不,但是您没有充分意识到,我的魅力正在逐渐上升,而我劝您不能任其发展。奥尔贡先生 我向你表示祝贺,丽塞特。(大笑)哈哈哈!丽塞特 我料到了,您开玩笑,老爷,您在嘲笑我,我真生气。您会得到惩罚的。奥尔贡先生 你别为难了,丽塞特。走你的路吧。丽塞特 我再重复一次,德拉特的心刹不住了。您瞧,现在我令他非常欢欣,今晚他就会爱我,明天他将迷恋上我。我不配他,他的品位不高,您愿意怎么说都行,反正事将如此。您看着,明天我保证自己被迷恋上。奥尔贡先生 那么好,您怕什么。如果他这么爱您,那他就娶了您[4]。丽塞特 什么?您不会阻拦他?奥尔贡先生 不会,君子一言!如果你真把他引到了那一步。丽塞特 老爷,小心点儿。至今为止我还没施展我的魅力呢,我只是顺其自然,任凭他胡思乱想。如果我动真的,准会使他神魂颠倒,那他便无可救药了。奥尔贡先生 颠倒他,摧残他,点燃他,最终嫁给他。我允许你这一切,如果你有能力的话。丽塞特 既然如此,我的命运就定了。奥尔贡先生 但是告诉我,我的女儿——她跟你讲过吗,她觉得她那位怎么样?丽塞特 我们还没真正找到时间好好谈谈呢,因为那位总缠着我。但大致看上去,我不认为小姐满意,我觉得她伤心,迷茫,而我正等她请我把那位赶走呢。奥尔贡先生 而我,我禁止你这么做。我回避跟她做解释,我自有道理延续你们的乔装打扮,我要让小姐更轻松地审查她那位未来的。但那个仆人布尔吉农,他是怎么表现的?他是否也喜欢我女儿?丽塞特 这是个疯子,我注意到他同小姐来正人君子那一套,因为他长得帅,就盯着小姐唉声叹气。奥尔贡先生 这使她生气了?丽塞特 反而……她脸红。奥尔贡先生 你弄错了吧,一个仆人的眼光不会让她尴尬到这个地步。丽塞特 老爷,她脸红。奥尔贡先生 这是愤怒的表现。丽塞特 但愿如此。奥尔贡先生 那么好,你跟小姐说上话时,告诉她你怀疑这仆人对小姐说他主人的坏话。如果她生气的话,你别担心,这是我的事儿。这不,德拉特好像找你来了。第2场 丽塞特,阿尔乐甘,奥尔贡先生阿尔乐甘 啊,我找到您了,绝美的小姐,我到处问您。您好,亲爱的岳父,提前叫您了。奥尔贡先生 您好。别了,我的孩子们,我不打搅你们了。你们应该相互爱恋一点儿,然后再结婚。阿尔乐甘 我把这两活儿一块儿干掉,我。奥尔贡先生 别不耐烦,别了。第3场 丽塞特,阿尔乐甘阿尔乐甘 他说得倒挺轻松,这个老好人。丽塞特 我真不敢相信您这么艰难地等着,先生,这是因为风流习惯您才做出不耐烦的样子,您这才刚刚到,您的爱情还无从强烈起来,这充其量只不过是爱情的萌发。阿尔乐甘 您弄错了。我今生的奇迹,由您而生发的爱情不可能长期待在摇篮里,您的一见就钟了我的情,二见使之充满了活力,而三见使之长大成人。尽快结婚吧,好好照顾他,因为您是他母亲。丽塞特 您觉得人家虐待了他,他真被抛弃了吗?阿尔乐甘 等着完婚这会儿,仅请把您纤细的白手递给他,让他摆弄一下。丽塞特 拿着吧,小讨厌,既然只有让您摆弄人家才能得以安静。阿尔乐甘 我的小亲亲,我的魂儿,我浑身乐滋滋的,就像喝了美酒,真可惜只有个小瓶底儿。丽塞特 行了,停下吧,您可太贪婪了。阿尔乐甘 我只要求在获得新生之前,苟延残喘。丽塞特 是不是该有点理智?阿尔乐甘 理智!哎呀!我已丢失了,就是您美丽的双眼把它从我这儿偷走了。丽塞特 但这可能吗,您这么爱我?我无法让自己相信。阿尔乐甘 我不管这是否可能,我。但我失魂落魄地爱着您,您可以从您的镜子里看得出这是真的。丽塞特 我的镜子只能把我照得更六神无主。阿尔乐甘 唉,可爱的小宝贝儿,您的谦虚只会是假装的。丽塞特 有人来了,是您的仆人。第4场 德拉特,丽塞特,阿尔乐甘德拉特 先生,我能同您谈一会儿吗?阿尔乐甘 不能。该死的仆人坯,就不知道让我们清静会儿。丽塞特 看看他到底要您干什么,先生。德拉特 我只有一句话要对您说。阿尔乐甘 小姐,如果他说两句,那第三句话就是他被解雇了,怎么着?德拉特 (小声对阿尔乐甘)过来,蠢货!阿尔乐甘 (小声对德拉特)这是骂人的词儿,而不是一句话。(对丽塞特)我的王后,对不起。丽塞特 去吧,去吧。德拉特 把这一切都给我停止了。别把你给露馅儿了。要表现得严肃而迷茫,甚至不高兴,你明白吗?阿尔乐甘 是的,我的朋友,您不用担心,下去吧。第5场 阿尔乐甘,丽塞特阿尔乐甘 啊,小姐,他来之前我要对您说很多美事儿。而我眼下只剩下些陈词滥调,除了我那不同寻常的爱情。但就说我这爱情吧,什么时候您的才能与它作伴呢?丽塞特 真希望顺其自然。阿尔乐甘 而您相信这会顺其自然吗?丽塞特 这个问题就过分了。您是否知道您让我难堪了?阿尔乐甘 您要怎么样?我这儿燃烧着,所以喊救火啊。丽塞特 如果我能马上就作出解释的话。阿尔乐甘 我觉得您能。[5]丽塞特 女子矜持的天性不允许我这样做。阿尔乐甘 那么,并不是眼下的矜持才能给你们女性带来更大的自由。丽塞特 但是,您到底要我怎么样?阿尔乐甘 对我说一丁点儿我爱您。瞧,我爱您,我,回应一下,重复啊,公主。丽塞特 多么贪得无厌啊。那么好,先生,我爱您。阿尔乐甘 那么好,小姐,我要死了,我幸福得发昏。我真怕自己变成疯子,您爱我,这太绝妙了!丽塞特 我这里倒是惊讶您的赞美如此迅速猛烈。说不定,当我们互相增进了解以后您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爱我了。阿尔乐甘 啊小姐,当我们到那一步时,我将会逊色得多,免不了要把价位降下来。丽塞特 您把我的优点估计得太高了。阿尔乐甘 而您小姐,您还不知道我的呢;我只配跪着跟您说话。丽塞特 别忘了,人们无法做自己命运的主人。阿尔乐甘 父母们只听凭他们自己的意志。丽塞特 对我来说,我的心会选择您,不管您地位如何。阿尔乐甘 这会儿您还可以尽兴地选择我。丽塞特 我是否可恭维自己说,您对我也有同感?[6]阿尔乐甘 哎呀,哪怕您只是贝荷特或玛戈的村姑,即便我看到您手捧烛台走下地窖时,您照样是我的公主。丽塞特 但愿这美好的情感得以持久。阿尔乐甘 为了加强相互的情感,让我们发誓彼此永远相爱,哪怕您对我的评价有所偏误。丽塞特 比起您来,我更需要这个誓言,因此我诚心发誓。阿尔乐甘 (跪下)您的仁慈照耀着我,所以我在她面前鞠躬尽瘁。丽塞特 您快别,我真不敢当,让您受这个姿式的苦,否则我简直太滑稽可笑了。又有人来了。第6场 丽塞特,阿尔乐甘丽塞特 您要干什么,丽塞特?西尔维娅 我有话对您说,小姐。阿尔乐甘 又怎么了,我的朋友,一刻钟后再来,走吧。在我的老家,女佣人不能随便进来,如果我们没叫她的话。西尔维娅 先生,我得跟小姐谈谈。阿尔乐甘 瞧这死脑筋的丫环!我生命的女王,把她赶走,回去吧,我的丫头。我们遵命在结婚之前彼此相爱,别打扰我们的工作。丽塞特 您不能稍迟一会儿再来吗,丽塞特?西尔维娅 但是,小姐……阿尔乐甘 但是,这个但是只能让我上火发烧。西尔维娅 (旁白)啊,粗俗的男人!(对丽塞特)小姐,我向您保证事情紧急。丽塞特 (冲阿尔乐甘)那么请允许我办理一下,先生。阿尔乐甘 既然魔鬼要这样,她也要这样,那就耐心点儿……我等她这会儿去散散步。唉,这些傻瓜仆人。第7场 丽塞特,西尔维娅西尔维娅 我觉得您太了不起了,竟然没把他一下子赶走,而且还让我受尽那畜牲的粗俗。丽塞特 真是的,小姐,我不能同时演两个角色,我应该装作或是小姐,或是丫环,不是遵命,就是下令。西尔维娅 很好,但是既然他已经不在这儿了,我是您的小姐,您给我听着:您看得很清楚,这个男人根本不适合我。丽塞特 您还没有时间好好审查他呢!西尔维娅 您疯了,还用审查?有必要见他第二次才能判断他一点儿不适合吗?一句话,我不要。看上去我父亲没有感到我对德拉特的反感,因为他躲着我,且一句话也不说,在这种情况下,就由您慢慢地把我脱出身来,您得恰当地向这个年轻人证实,您没有想嫁给他的意思。丽塞特 我不会的,小姐。西尔维娅 您不会?是什么阻止您呢?丽塞特 老爷禁止我这么做。西尔维娅 他禁止您这么做?而我真看不出我父亲能这么做。丽塞特 绝对禁止。西尔维娅 那么好,我请您转告他我的反感,并且向他保证其不可逆转。我真不敢想象,这之后我父亲还要走得更远。丽塞特 但是小姐,您那位未来的,他真的就那么不可爱吗?那么没趣儿吗?西尔维娅 他不招我喜欢。我告诉您,您的不尊也一样。丽塞特 您得花点时间观察他的为人,这就是我们所要求您做的全部。西尔维娅 我已相当恨他,就用不着去花时间更恨他了。丽塞特 他的那位正人君子式的仆人,有没有在您这儿说他主人的坏话?西尔维娅 哼!傻瓜,跟他的仆人有什么关系?丽塞特 我不信任他,因为他爱讲大道理。西尔维娅 停止您的描述吧,那无关紧要。我尽量少给这仆人跟我说话的机会,而在他对我少有的谈话中,他从来都只说些很有分寸的话。丽塞特 我觉得他是那种人,通过给您讲些不得体的故事,来显示他的敏锐思维。西尔维娅 我的乔装打扮真不配听到那些美丽的言词!你跟谁过不去?您对这小伙子的反感情绪从何而来?而这真冤枉了他。因此最终,您这是逼着我为他辩护。您没有必要挑拨他和他主人的关系,也没有必要说他是个骗子,从而说我,我,一个听他那些故事的呆子。丽塞特 哦,小姐,一旦您以这种腔调袒护他,而这甚至使您生气,我就没有什么话可说了。西尔维娅 一旦我以这种腔调袒护他!这是哪种腔调?您自己不是正用着这种腔调吗?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您这脑子里是怎么想的?丽塞特 我说,小姐,我还从没见过您这样,我也无法接受您的尖刻辛辣。那么好,如果这仆人什么也没说,那就太好了,您没必要发怒,甚至为他辩护。我相信您,这不结了,我并不反对您对他有好的评价,我。[7]西尔维娅 您瞧瞧您这坏主意,她如此曲解事情!我感到羞辱气愤甚至想哭……丽塞特 怎么会呢小姐?您从我的话中听出什么言外之意了?西尔维娅 我?我听出言外之意了?我,我因为他而跟您争吵!我对他有好的评价!您对我这么不尊!好的评价,老天啊!好的评价,我该怎么对答这些?这一切都想说什么?您跟谁说话呢?谁能躲过像我遇到的这事儿?我们这是到哪一步了?丽塞特 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我得花很长时间才能回过神儿来,您可太让我惊奇了。[8]西尔维娅 她的这些说话方式让我发疯;您走开吧,您让我真受不了,我得另想办法,不用您。第8场 西尔维娅西尔维娅 她刚才所言仍然令我浑身发颤。这些下人们,用多么厚颜无耻的思想来对待我们?这些人真是污辱了我们!我真无法平静下来;我不敢想象她用过的那些词语,它们会令我畏惧。就是为了一个仆人,啊,多么奇怪的事!抛开这个放肆的丫头给我带来的灰暗的思想。布尔吉农来了。就是为了这个人儿,我才动怒的,但这并不是他的错。可怜的小伙子,而我不该怪罪他。第9场 德拉特,西尔维娅德拉特 丽塞特,你像在躲着我,我不得不跟你说说,我觉得我可以怪罪你吧。[9]西尔维娅 布尔吉农,我们别再以“你”相称了,求求你。德拉特 随你便吧。西尔维娅 你怎么什么也没改。德拉特 你也一样,你对我说“求求你”。西尔维娅 就是这,我给忘了。德拉特 那么好,相信我,我们随便说吧。我们见面的时间不多了,没有必要那么谨慎。西尔维娅 你的主人要走了吗?这没什么大的损失。德拉特 我的走也一样,没什么大的损失。是真的吧?我把你的想法说出来了。西尔维娅 我自己会说出来的,如果我愿意的话:但是我想的不是你。德拉特 而我,我满脑子都是你。西尔维娅 瞧,布尔吉农,再说最后一次,你留下,走,还是回来,这一切对我应该都是无所谓的,对我也确实如此,我不管你的好坏,我既不恨你,也不爱你,也不会爱你,除非我疯了。这就是我的想法,我的理智不允许我有别的想法,而我都不该对你说这些。德拉特 我的悲哀是不可言喻的,你说不定从此夺走了我一生的宁静。西尔维娅 他的脑子里装进了什么奇特的想法!他让我难受。你清醒点儿,你对我说话,我给你回话,这已够了,甚至太过分了。你可以相信我,而如果你知情的话。说真的,你会对我满意,你会觉得我格外的仁慈,而如果是另一个人这么“仁慈”的话,我会埋怨他的。但同时我一点儿也不怪自己,我内心深处安慰我,因为我所做的是值得的,由于宽容心我才对你说这些。但这不能持续下去了,这些宽容心只能是暂时的,而我不敢对自己保证,这单纯的意图能够持续下去,否则最终会搞得很不像话。因此了结吧,布尔吉农,了结一切,我求你了。这都说明了什么?就是互相嘲笑,算了,别再说这些了。德拉特 啊,我亲爱的丽塞特,我多么痛苦!西尔维娅 来说说你想要告诉我的。你刚进来时说怪罪我,到底为什么?德拉特 没什么,小事一桩,我想见你,而我觉得我只能找个借口。西尔维娅 (旁白) 对这说什么呢?当我生气时,也无济于事。德拉特 你的小姐走时看起来好像指责我对你说了我主人的坏话。西尔维娅 那是她自己想象的,而如果她再这么说,你可以坚定地否认,剩下的我来管。德拉特 哎,我不考虑这些!西尔维娅 如果你只有这些话对我说,我们就没必要待在一起了。德拉特 你至少让我高兴地看到你。西尔维娅 他这儿给了我一个多美的动机,我倒成了布尔吉农迷恋的对象,我想起这一切都觉得好笑……德拉特 你嘲笑我,你有道理。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我问你要什么,别了。西尔维娅 别了,你这就对了……但是,就说你这别离吧,我还有一件事想弄清楚:你们要走了,你对我说过,这是真的吗?德拉特 对我来说,我应该走,否则我就会发疯。西尔维娅 我并没有挽留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说真的。德拉特 而我只犯了一个错误,当我一见到你时没能马上离开。西尔维娅 (旁白) 我每一分钟都要忘记我在听着他说话。德拉特 如果你知道,丽塞特,我现在的处境

……西尔维娅 啊,你不必如此好奇想知道我的处境,我向你保证。德拉特 你怎么能埋怨我呢?我不指望自己被你迷上。西尔维娅 (旁白) 不应该相信他。德拉特 既便我尽力让自己可爱点儿,又能祈求什么呢?唉,也罢!就算我可能拥有你的心……西尔维娅 老天保佑我!就算你拥有我的心,你不会知道的,而我将做得非常出色,连我自己都不会知道的。瞧,他那儿打的是什么主意?!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