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演讲术(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美)迈克·贝克特尔

出版社:武汉大学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超级演讲术

超级演讲术试读:

版权信息书名:超级演讲术作者:(美)迈克·贝克特尔排版:辛萌哒出版社: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01-01ISBN:9787307197374本书由武汉大学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图书分社授权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在任何场合,发表任何讲话,面对任何人,都适用的方法……无论你是谁,都需要的一本书/ 致谢 /Acknowledgments

本书的出版感谢大家的厚爱和支持。环球广播网络的托尼·斯威特(Tony Sweet)和安·沃克 (Ann Walker)慷慨地为我们提供了节目平台,节目中我们能够探索心理理论与日常生活的交集,在讨论公共演讲的首要恐惧时萌生了出书的想法。同时还要特别感谢我们的广播节目制作团队: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纳塔利娅·伦特里亚(Natalia Renteria)以及加布·哈德(Gabe Harder),是他们让我们梦想成真。还有大胆的玛丽莲·阿特拉斯(Marilyn Atlas)的经理,她从一开始就认准了这个项目,并把它交给代理商麦克·法里斯(Mike Farris),麦克之后找到Career Press联系本书的出版。

史蒂夫·罗尔(Steve Rohr)

要感谢他的高中演讲比赛导师米尔娜·沃森(Myrna Watson),米尔娜老师发现了他迷人的声线。因为动人的声音,史蒂夫连续两届赢得州赛冠军。他也永远感激读大学时的导师辛迪·拉尔森·卡斯尔顿(Cindy Larson-Casselton)博士和辛西娅·卡弗(Cynthia Carver)博士一直以来给予他的非凡指导。同时本书也是为了纪念已故的达里尔·柯尼希(Daryl Koenig),是他帮助史蒂夫成就了此生规模最大的演讲,同时也为他开启了演讲的大门。此外,作为助教,在克拉克·奥尔森(Clark Olson)博士的指导下,史蒂夫执教了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演讲团队,使他首次带领学生即能获得全国锦标赛冠军。另外,他还特别感谢克里斯·弗里曼(Chris Freeman)博士为他提出的良好建议,他们的友谊地久天长。最后,要感谢他的母亲洛伊丝·伯格多费(Lois Burgdorfer),她无私的爱和无限的鼓励总能化腐朽为神奇。

雪莉·因佩利泽里(Shirley Impellizzeri)博士

想感谢她早期的两位导师,卢旺达·卡茨曼·斯坦伯格(Lawanda Katzman-Staenberg)博士和保罗·艾布拉姆森(Paul Abramson)博士,是他们让她看到了自己身上的潜力。

她还永远感谢彼得·A.莱文(Peter A.Levine)博士和丹·西格尔(Dan Siegel)博士,是他们倾力教授了她关于大脑与身体连接的全部知识。

最后要特别感谢她的女儿小悉尼(Sydney),现在她比妈妈都要高,一直以来她的无畏和同情心都给妈妈带来惊喜;还有杰姬(Jackie),也一直给予妈妈鼓励和支持。/ 引 言 /Introduction

在美国,什么是最让人感到害怕的事情?演讲,公共演讲!人们对登上演讲台的恐惧甚至超过了死亡。

没错,很多人宁愿选择死亡,也不愿意登上演讲台。大多数美国人都会不惜一切代价逃避登上演讲台。在学校里,耍着小聪明,或者运气足够好,躲开了种种登上演讲台的“不幸”;在工作中,要么是躲在别人的身后,要么是逃到卫生间里,顺利地逃过一劫。

你很了解自己!为了克服紧张,你想尽办法,诸如上课、参加研讨会、读书或者视频培训。结果使尽浑身解数,一切又回到原点。告诉你,其实你并不孤单。让我们来看看真正的原因。

第一,你被骗了。“神经紧张会彻底消失”,说这话的人肯定不了解大脑的运作机密。这种说法不仅不科学,还假想神经紧张是一件坏事。与此相反,神经紧张不仅很好,我们还要告诉大家在公共演讲时如何调节神经。

第二,和大多数人一样,你听信了神话。关于演讲,时下有些俏皮的说法(例如,想象观众只穿内衣)。这么诡异的想法简直会阻碍你发挥天赋,这样一来世上又少了一位优秀的演说家。想想“内衣观众”传递的信息:“观众真可怕,得想办法逃走”“无论怎样,我们不会表露真心”。其实,观众不是敌人,除了激烈的政治辩论,所有观众都渴望演讲者成功。知道原因后,你还会把观众当成对手吗?如果不能与观众建立真心连接,演讲注定会失败。

第三,不管你读的是什么,作者并不一定擅长公共演讲;演讲专家专注编写大学课本而缺少实际经验,靠编写大学课本就能获得一个大学演讲的专业学位?别做梦了!我们承认,书籍作者都是各自领域的翘楚,但不是公共演讲专家。有些人,商业背景很强,或者靠演讲谋生,他们也不是公共演讲的权威。自己能够发表演讲不代表可以指导别人。如果你要拔牙,肯定要找手术经验丰富的医生,公共演讲难道不也是这样吗?

另外,为什么办法都不奏效?因为落下了一个关键因素,即大脑如何运作。公共演讲时,大部分人急于摆脱神经紧张,甚至都懒得想为什么会紧张,这样才有了“内衣观众”的奇想。一位真正、自信、优秀的演讲者最重要的是了解行为背后的原因。《超级演讲术》一书在探讨演讲与心理交集的同时,还要告诉大家大脑的运作机密,帮助大家成为演说家。

在讨论我们的一档广播节目“心理与现实”后我们便萌生了写书的想法。我们发现,公共演讲心理学以及如何演讲的资料都不少,但两者的结合寥寥无几。节目播出后,听众也建议我们写书。想了想,就这么办!我们热爱自己的专业(交际与心理),倾尽毕生所学,致力于实际应用。我们会告诉你演讲为什么可怕,同时希望书中的知识助你一臂之力。

自夸一下:一年级时,史蒂夫给幼儿园小朋友做了第一次演讲,尽管小观众精神分散,反应冷淡,但他居然迷上了演讲。高中时,史蒂夫不仅赢得了两次演讲比赛冠军,更是拿到了康考迪亚学院(墨尔海德,缅因州)的奖学金。大学时,他多次赢得演讲比赛冠军,被评为美国大学生十佳演讲人。毕业时,史蒂夫发表了毕业演说,当时台下的院系人员、家长以及学生有8000人之多。全场起立,掌声持久,要知道这在学校百年历史上也是首次。几年后,在新奥尔良Superdome(超级穹顶)体育场,他做主题演讲,再一次赢得全场三万八千名高中生起立鼓掌。史蒂夫拥有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传媒与交际学硕士学位。同时,他还任教于四家社区大学的演讲交际课程,指导出数位国家演讲冠军。因为演讲成功,许多人还获得美国最负盛名的大学的奖学金。史蒂夫还曾在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和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教授公共关系课程。另外,他还为奥斯卡颁奖典礼演出做公关策划,同时创立了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娱乐公关公司。

人类行为好神奇!高中的一堂心理课竟让雪莉博士开始琢磨人们行为的不同与相似性,由此她大学选择了心理学专业。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获得心理学学士后,她继续完成了心理学博士的学习。在众多的研究领域中,雪莉最感兴趣的当属神经科学领域和大脑如何运作的机密。经过多年研究,雪莉终于搞懂了人类行为的意义。2012年,在畅销的处女作中她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大脑如何工作?人们的行为方式为什么不同?如何改变对自己不奏效的行为方式?这些都是她在书中跟大家分享的内容。相信电视观众对雪莉博士并不陌生,她经常出现在诸如“医生”与“德鲁博士”等节目中并提出一系列心理学话题。

怎么样?紧张得说不出话?完全可以理解!是时候知道原因了!本书将彻底颠覆公共演讲的概念,深入浅出地揭开演讲的面纱。以全新方式来探究公共演讲,相信对你绝对奏效!准备好了吗?和我们一起迎接你生命中最精彩的演讲吧!史蒂夫·罗尔,文学硕士雪莉·因佩利泽里,哲学博士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第一章神经紧张Chapter 1 You’ve Got Some Nerve

据大众调查,人们对公共演讲的恐惧超过了死亡。对普通人来说,这意味着如果要参加葬礼,宁愿自己躺在棺材里也不愿意去致悼词。杰瑞· 宋飞(Jerry Seinfeld)本章重点

如何与恐惧交朋友(至少不是敌人)

大脑被设定恐惧程序//逃离演讲台(Stage Flight)//

公共演讲令大师回归凡人,好莱坞电影导演迈克尔·贝(Michael Bay)的故事便是很好的例子。贝拍摄的众多电影,包括变形金刚系列,全球票房累计收入近80亿美金。作为电影界的大腕,他的经历无人匹敌,即便如此,在2014年的拉斯维加斯电子展上,这位名导给台下的媒体做演示时却因为紧张逃离了演讲台。贝归咎于错误的讲词提示器,后来他在网站上写道:“当时简直太尴尬了。”分享这个故事不是要责备贝,但至少说明即使是大腕,也无法抵御公共演讲的压力。事实上,不管是谁,来自哪里,公共演讲都令人恐惧。当然,准备演讲或演讲发挥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比较容易,可并非人人生来能说会道,有效的公共演讲是一门学问。发挥演讲的潜能,会让生活更有趣。

职场专家说,强大的公共演讲技能会成为自己的职业优势。即便是信息技术人员或工程从业人员,有时也被要求做公共演示。如果主动提出来,对于少数能够在公众面前无畏讲话的人来说,晋升、奖金和领导岗位都会接踵而来。

显然,迈克尔·贝逃离演讲台的尴尬并不会影响他的导演生涯。但是,很可能,这会进一步加深他对公众演讲的恐惧,估计他今后都会远离演讲台。

话虽这么说,逃离演讲台的肯定不止贝一人。事实上,公共演讲是美国人最害怕的事情。我们整天谈论,但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们如此害怕演讲?

因为我们的大脑被设定了恐惧程序。//相对而言(Relatively Speaking)//

我们说三人成群,但对于祖先来说,面对一群饥饿的巨型袋鼠,他们要考虑的是如何逃脱成为袋鼠美味午餐的噩运。

没错,食肉袋鼠曾经会捕食早期的人类。人类还要抵御食肉的土狼、蟒蛇、狮子、老虎和熊。天啊!由此看来以结伴成群的出行方式的确能降低被攻击的可能性。原以为自己上班路上危险重重,跟祖先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嘛!

大约12000年前,我们的远亲们居无定所,还要花费大量时间觅食。为了生存,他们必须三五成群结队出行。这样一来,有人寻找食物,有人留意危险。一群人作为出行单位显得极其重要。对个人来说,群体成员是自己唯一认识的人,所以当务之急要遵守群体规则,保持好自己的群体成员地位。一旦被群体驱逐,就会变成袋鼠的午餐。为了避免被驱逐的命运,成员遵守群体规范(不冒头),尊重等级制度(不站出来),与人和善相处(不显眼),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模式。“脱颖而出”就要被排挤,之后就意味着被群体抛弃。

对了,一旦被抛弃,是绝对不可能换到别的群的。大脑进化告诉我们“陌生人很危险”。所以,群体以外的人都被视为威胁存在。如果你旅行,尤其是独自旅行时恰巧碰到另一群人,他们会高度怀疑你对他们来说是否危险。

问题来了,这跟你和演讲有什么关系呢?毕竟,结伴出行,艰难觅食,或是抵御野兽对你来说可能性都很小。然而,大脑的一部分却仍然认为你会遇到这样的情境。好吧,留待后面解释。在此之前,先来了解一下自己的小脑袋吧。//从“头”开始(Head Start)//

大脑很多方面令人称奇,但竟然还藏着一个3亿年以来都没有真正进化的地方,或许可以叫它“原始大脑”。究竟有多原始?准备好,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我们的神经,以及它们的交流方式,跟地球上最古老的多器官生物水母相当。水母已经在地球上存活了差不多7亿年,而第一只恐龙也仅仅出现在2亿多年前。

原始大脑有着非凡关键的意义。 坦率地说,它令我们存活。它是身体机能的控制中心:调节呼吸、心跳速率、体温、消化、代谢、再生和平衡。

原始大脑还是身体抵御外界入侵的“国防部”。意识到危险时,它帮助我们做好抵抗、逃离或者冻结(装死)的准备。//智囊团(Brain Trust)//

原始大脑检测到恐惧时会自动切换至抵抗、逃离或者冻结(装死)模式。高度警惕的同时,它还会与“思维”大脑断开连接。这其实是好事,尤其对于难以决断的人来说。想象一下,如果撞上一只老虎,大脑里的想法是不是会影响你继续前行?“嗯,老虎是在注视我还是我身后那只令‘虎’垂涎的羚羊?”“等等,这是一只友善的老虎,还是上周吃掉全村人的那只凶猛的老虎?”“哎呀,如果好好听听如何不被老虎吃掉的课程该多好。”

虽然遇上老虎时的恐慌极其罕见,但原始大脑对所有威胁(实际存在的或大脑假想的)一视同仁。换句话说,现代版的被老虎袭击只是披了不同的外衣罢了。例如,你是否曾经有过浪漫的暗恋对象?他(她)不知道你的存在,但你知道他(她)每周二下午三点在哪儿。对,就是这样的想象。如果在超市过道里意外碰见你的暗恋对象会如何?原始大脑告诉你急转身迅速逃离那里,但是思维大脑已奔向面包货架。至此,原始大脑开启了对你有利的模式,想想你连名字都忘了,怎么能对暗恋对象说一些很酷的话呢。这种场景下的威胁是什么——被抛弃——“如果我讲话很蠢,他/她会讨厌我一辈子!”

除了没有实现期待中的约会,这听起来也还不错,至少见到了暗恋对象,也成功逃离了可能的尴尬,可怎么想却始终觉得有一个缺憾。这就涉及原始大脑了,还记得它几亿年来都没有进化吗?大脑一直以来都没有产生什么新奇的想法,原始大脑的机制也一直运转良好,它也在保证人类生生不息。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可变化的呢?就让原始大脑一直这样懒下去好了。

这样讲听起来多少有些忘恩负义,毕竟原始大脑对人类的生存那么至关重要。这里请不要误会:对于生存,原始大脑确实贡献巨大。然而,对于不同程度的焦虑它却分辨不清:例如它无法区分被老虎追赶时的极度焦虑,以及诸如公共演讲、封闭的空间或者飞机上飞行时的轻微焦虑。

没错,原始大脑对“恐惧”实行一刀切。没有内部的“智囊团”帮它决定你是即将成为老虎的点心,还是即将在雪夜登上飞往匹兹堡、内心有些焦虑的旅行者。

飞行恐惧,是美国成年人最害怕的十件事情之一。数字显示,对比所有其他的出行方式,尽管商业航空旅行有着压倒性的安全优势,但由于恐惧,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进行航空旅行。有人可能认为害怕飞行的人会担心飞机坠毁,好像挺有逻辑,是吗?意外的是很多心生恐惧的飞行者说,尽管他们知道这些令人满意的安全记录,但仍然害怕。这简直太奇怪了。研究社会恐惧的学者提出这也许跟生存有关,但不全是你预想的那样。一位心理学家近来在对飞行恐惧者进行心理疏导时发现,有三分之二的客户其实更害怕恐惧本身以及与其他乘客疏远,而并不是所谓的坠机。换句话说,他们害怕被群体抛弃。

这样一来,恐惧极其复杂。原始大脑不仅要假设坠机的情景,还让神经紧张从而制造恐惧,由此而“鹤立鸡群”。老祖宗早就知道,“脱颖而出”一定会被群体抛弃。从某种意义上说,害怕被排斥,而不是可能发生的事故造成了恐惧者幻想中的死亡。//公共威胁(Public Threat)//

已经了解了原始大脑的功能,以及最糟糕的情况,现在来看看大脑如何应对公共演讲。

站在众人面前做公共演讲,首先意味着从群体中“脱颖而出”。如此一来,原始大脑会给现代的我们发送危险信号。它大喊着:“喂,傻帽,你干什么?你和这个愚蠢的演讲都会被群体抛弃。你找死吗?慢慢转过身去,赶紧跑!”

等等,远不止这些。我们还害怕陌生人。尽管某些方面防范陌生人或许对我们有利,可涉及公共演讲也许不然。环顾四周,我们被一张张陌生而严肃的脸包围着,原始大脑开始喊:“喂,你不认识这些人,他们可能很危险,不要相信他们。还有,他们觉得你的西服很廉价。快跑!”你脑子里已经燃起了恐惧的烟花。之后呢?原始大脑全面开启生存模式。全身的生物信号被关闭,你瞬间觉得口干无法吞咽,头昏脑胀,满脸通红,手脚冰凉,手心湿润。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思维”大脑却切断了联系。其实这些都是原始大脑引发的自然生理反应,我们称为“神经紧张”。不单单是你,我们在公共演讲时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当然,有些人管它叫紧张、心慌、忐忑、怯场或者焦虑,这些都说明,我们是普通人。

尽管恐惧生来就存在于原始大脑中,可公共演讲时,我们很少因为恐惧而把观众看成敌人,在后续的章节我们会进行解释。我们即将开启原始大脑,告诉你实际上它们多么希望你能成功。看招!原始大脑!//两者之间(In Be Twain)//

塞缪尔·克莱门斯(人们更熟知他的笔名马克·吐温)有句名言,“演讲者分两种:一种人会紧张,另一种人谎称自己不紧张。”换句话说,大家都会紧张。吐温本人职业生涯中一共做了1150多场公共演讲,他很清楚自己在讲什么。坦率说,如果有人说他可以“治愈”公共演讲者的神经紧张,那简直是痴人说梦。一家大型出版商2014年曾经发行过一本关于公共演讲的书,貌似说他们可以消除紧张。书名就叫“告别紧张”。这里请搞清楚,我们不可能消除所有的神经紧张。最令人诧异的是,这样的书名本身或许会降低读者的自信心。不信你看:假设作者有秘诀令人类20万年来的进化倒退,而且能使神经紧张永远消失,看完书后,读者还是不可避免地继续紧张。那谁是罪魁祸首?毕竟,这本书已经把告别紧张的秘诀和盘托出,如果不奏效的话,那肯定是读者的问题,这只能是唯一的结论。这种愚蠢的“销售”让读者挫败感十足。作者的确是想帮助大家,这值得我们拍手称赞,可假如一个厨师说你只要按照他的食谱做菜,就永远不会挨饿,可能吗?

为什么说这个呢?只是不想让大家误解,以为真的有治愈神经紧张的灵丹妙药或者认为紧张是件坏事。//善待神经紧张(Make Nice with Your Nerves)//

神经紧张保证我们存活在世。因为有它,我们不会在高速公路中间野炊,也不会深夜在黑暗的峡谷里徘徊。为什么要急于摆脱它呢?既然如此,不要与神经紧张对抗,何不试试与它好好相处呢?是时候善待天性了。

再返回来看神经紧张时身体发生的状况。通常都是同样的症状(手心出汗,双腿颤抖,或者心烦意乱),这些真让人分心,对吗?你试图控制紧张的症状,甚至想过吃药控制。然而每次紧张时,例如面临公共演讲,它们还是会出现。这里停一下,想想看,你明明知道紧张的症状,也知道每次紧张时都会出现症状,可为什么每次出现时还那么惊讶?是这样:你本就知道自己在公众面前讲话时,手心会出汗,可实际发生时还是会心烦意乱。突然间,你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湿润的手心。从现在起,你要开始期待“预料中的事情”可能随时发生。当真的紧张时,你预期并接受了这样的紧张,承认它们的原始作用,就能成功克服紧张。//迷茫 (White Out)//

有人说尽管他们知道公共演讲时,神经紧张很自然,他们还是止不住担心演讲过程中会卡壳(头脑空白)。我们称这种现象为“迷茫”,即突然间被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找不到前进的方向。下一章节,我们将谈到形象思维(想象)的力量以及积极的自我对话的重要性,这些都有助于避免“迷茫”的出现。一般来讲,还有一个解决办法就是靠大量的准备与练习,没什么比它们更管用了。公共演讲不能靠死记硬背,尤其是你希望演讲大放异彩就更不能死记了。如果你仍旧处在一片“迷茫”中,我们会点亮一盏灯指引你走出迷雾。

首先,不能让观众知道你处在迷茫中。演讲稿不是观众写的,他们当然不知道接下来要讲什么。这样一来,你会占据主动。

其次,站着别动。不要坐立不安,或者告诉观众你也不知道下面说什么。最重要的是,不要向观众道歉或者告诉他们你很紧张!观众并不知道你遇到了问题。虽然这些做起来很困难,但非常重要。

最后,想想接下来要说的话,不管说什么,都可以就此提问观众。如果情况允许,还可以给观众提出新的问题。提问题是吸引观众强有力的方法,同时还能给自己争取时间。为什么呢?面对问题时,观众都会进入“回答问题”的模式,他们开始思考问题,注意力会从演讲者身上挪开。这短暂的时间足够你喘口气,让观众慢慢思考问题,同时让你逐渐返回到正常的演讲状态。

例如:之前你正在讲一个故事,一位女士捡钱包上交后得到了意外的奖励。之后,你就断片了,此时可以问观众几个问题,比如:“大家问问自己:你会奖励这位女士吗?我们不是都希望做正确的事情吗?”“你是否捡到过有价值的东西并想过自己留下?”“你是否曾经丢过东西但没有被送回来?”“你觉得这位女士应该接受奖励吗?”“从这个故事中可以学到什么?”“这个故事反映了社会的哪些问题?”“你们中多少人有过类似的经历?”

知道了吗?很多问题都可以把自己从迷茫中解救出来。这不仅仅可以争取时间,还能吸引观众,让他们认为这是演讲的一部分。//身体训练(Physical Education)//

公共演讲是体力运动,身体对思维的影响远多于你的想象。它集身体、精神和心灵活动于一体。运动员如果只想着冲击终点线却站在原地不动,那不是白日做梦吗?运动员都知道身心连接的重要性,他们利用身体优势取得最佳的运动成绩,同时还要避免受伤。身心连接对演讲者同样适用。

我们知道,公共演讲会引起各种生理变化。面对演讲的焦虑,原始大脑帮助我们进入战斗、逃离或冻结(装死)状态的同时肌肉会收缩。由于进化不完善,你需要适应这些变化。想想看,在台上僵硬地站立,肌肉收缩,下巴紧闭,怎么还能轻松地演讲?更别说身体还不断给大脑发送威胁信号。其他物理压力反应还包括:肌肉震颤、抽搐、呼吸困难、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胸口疼痛、头痛、恶心、呕吐、视力下降、口渴、饥饿、头昏、多汗、畏寒、乏力、昏厥和疲劳。

真的紧张时有人却告诉你“放松,冷静下来!”管用吗?估计你只想给他一巴掌吧。好像你明明可以“放松”或“冷静”,你就是不做!难道人们真的认为,在紧张时,我们单单忘记了怎么放松吗?并没有那么简单!不能放松是因为大脑中存在焦虑,同时我们的身体已经进入战斗或逃跑状态,因此想“放松”才行不通。我们要帮助身体平复下来,之后它会告诉大脑,“我们没有危险了,可以放松一下。”伸展一下胳膊、腿,给神经更多空间,放松肌肉,让身体保持流畅、灵活。

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神经系统学:迷走神经是第十条从大脑出发连接全身的脑神经,成为身心交流的“高速公路”。所以即将进行公共演讲时我们会紧张,面对无数次分手总会心碎。有趣的是对于公共演讲而言,大脑与身体之间的连接是不对等的,20%的交流从大脑到身体,而80%的交流从身体到大脑。这也解释了让自己放松并不奏效的原因。迷走神经产生的反应还停留在神经本身,因为信息传递只有20%的强度。所以,即便告诉自己放轻松,可是心跳过快、呼吸变浅,身体却告诉你处在危险之中。这就好比把一个拨号上网的调制解调器接入了高速网络。

大脑科学研究告诉我们:改变身体姿势可以影响自我感觉。哈佛商学院的社会心理学家艾米·卡蒂(Amy Cuddy)研究发现:“非语言表达支配我们的思想和感觉,身体改变想法。”她提出“姿势的力量”的言论,提出了有力、自信且成功的身体姿势:抬头、挺胸、双臂像拳王洛奇·巴尔博亚一样高高举起或者双拳像神奇女侠一样放于腰间。卡蒂建议大家在诸如面试、大型演讲、参加体育比赛之前都应该有2分钟的站姿练习。这种有力的站姿练习能够帮助大家演讲前摆脱紧张害怕,充满自信与力量。

请让身体发号施令。虽然伸展身体不能消除紧张,但它可以缓解身体僵硬,从而平复情绪;采用有力的站姿会告诉你“我会没事的”。这两种技巧会给大脑发送信息“我很放松,很自信”,这两种方法都是演讲成功的必要手段。//愚蠢至极的公共演讲建议,简直令人疯狂(The Stupidest Public Speaking Advice and Why It Makes Us Crazy)//

如果有人说演讲时 “想象观众都不穿衣服”,这并不能证明提这个建议的人就是坏人,只是他的想法有些古怪。这个建议还有很多变种,有时是想象观众只穿内裤。不管怎样,估计没有什么比想象观众一丝不挂更令人分心了。先说到这里。

诚然,“衣着选择”的想法的确让你更自信。想象中只穿内衣或一丝不挂的观众,看起来真的没那么可怕。但这个建议会让你在情感上“疏远”听众。公共演讲是争取一群人的参与,而不是把观众推开,或者想象他们不穿衣服的样子——观众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参与。

另一个糟糕的建议是“看观众头顶”以此避免与任何人的目光接触。如果眼睛真是心灵的窗户,那提这个建议的人大概没有心灵。解释一下:人类互相注视,眼神接触能够建立连接和信任,眼睛通常可以传达很多信息。再简单不过了,如果你不看着观众,就失去了宝贵的交流工具。如果还想着避免与观众目光接触,先试试下面的小实验:

下次与朋友或家人见面时,不看他们的眼睛,往他们头顶上看。其他如往常一样,只是不要有直接的目光接触。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问:“喂,伙计,你怎么了?!”因为跟别人说话时,盯着他们头顶看简直太奇怪了。公共演讲也是这样,只不过此时有更多的人想知道你在他们头顶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我会活下去(I Will Survive)//

本章我们了解到公共演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大脑游戏。首先,由于进化,我们大脑被设定了恐惧程序。当受到威胁时,我们的原始大脑开始行动,帮助我们进入战斗、逃离或者冻结(装死)状态,这些会导致身体发生生理变化,经常被认为是神经紧张。所有这一切发生时,我们的“思维”大脑断开连接,因此我们不用浪费时间琢磨下一步要干什么,这种思考有时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紧张时大脑会一片空白。祖先还传承给我们另一件礼物——绝对不是胡扯。作为散居的原始人类,他们结伴出行并且逐渐被灌输了害怕被群体抛弃与害怕陌生人的思想。今天,在诸如害怕飞行与公共演讲的社交恐惧症中突显出来。从根本上说,都与生存相关。

了解害怕从何而来让我们清楚:(一)神经紧张是自然反应;(二)我们应该与神经合作而非对抗。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演讲之前先做热身运动。运动员做热身是为了做到最佳发挥的同时避免受伤。公共演讲也是体力活动,因此也要做热身。另外,认识到身体对大脑的影响比语言更大,演讲前对自己说“放轻松,你会没事的”并不会很奏效。相反,在演讲前,先做2分钟的站姿练习。最后,与大家分享了两个最糟糕的演讲窍门,建议演讲者不要再想着观众只穿内裤,这样太尴尬了;同时我们还建议演讲时看着观众眼睛而不是头顶。两个可怕的窍门破坏了公共演讲最基本的目的:与观众连接并分享重要的信息。//尝试并运用:期待意料中的事情Try and Apply Expect the Expected //

下次神经紧张时(一定会有),首先要承认它的存在,不要试图与原始大脑对抗,它并不智能,不能对诱惑、推理、争论或者眼泪做出反应。相反,告诉自己:“没错,我的手心出汗,紧张的时候总会这样,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看起来很简单,实话实说,也没什么秘密可言。一旦承认神经紧张是自然的生理反应,并由它们自己完成进化的工作,也就开启了与神经合作的模式。突然间,你会觉得紧张不是什么头等大事,事实上,“思维大脑”已经返回,因为你开始“思考”了。//伸展身体(Stretch Out)//

神经紧张时,身体会僵硬,它会给大脑传递危险信号。你已经知道身体的“国防部”会做出怎样的反应,无非是战斗、逃离或者冻结(装死)。伸展身体使得神经分散开来从而获得更多的空间,之后身体会相应放松。//尝试站姿训练(Adopt a Power Stance)//

演讲前做2分钟的站姿训练,像拳王洛奇·巴尔博亚或者像神奇女侠一样站立。这两种姿势会告诉大脑:我们很自信,一切尽在掌控中,我们会非常成功!章节重点(Key Notes)

1.期待意料中的事情:大脑把公共演讲设定为威胁,因此我们可以预期紧张的发生。这有助于降低恐惧,专注演讲。

2.空白:如果大脑一片空白,可以提出反问,这不仅能够吸引观众,还能帮你争取时间回到正常的演讲状态。

3.站姿训练:演讲前,做一个2分钟的英雄式站姿。身体会告诉大脑,没什么问题。第二章喂,你在跟我讲话吗?Chapter 2 Hey, Are You Talking to Me?

按照心中所想来说话,才是真正的会说话。约翰·福特(John Ford)本章重点

屈服于消极的自我对话

自我讲话与演讲//自我对话(Talk Me Through It)//

无论承认与否,你总会自言自语。研究发现大部分人每四天内都会进行自我对话,还有很多人每小时都在自言自语。研究人员补充说自言自语并不是疯癫。事实上,自我对话可以帮助大家改善记忆,至少是暂时提高。想想看,你是否有过出了家门却忘记车钥匙放哪儿了?你一边找寻经常放钥匙的地方,还会翻看你老婆的首饰盒这种不寻常的地方,可能一边还跟自己嘟囔。实际上,如果你叨叨着“钥匙,钥匙,钥匙”,可能会更快找到——大声说出物体的名字可以加深你的记忆。另一项近期的调查显示自我对话有助于学习新技能和达成目标。反复说实际上可以帮助自学,但请不要以此为契机一天不停地唠叨自己做的事情——这样很烦人。不过我们想说,自己大声讲话时,听到的内容和处理信息的方式跟别人讲给你是类似的。这对公共演讲非常重要,马上你就知道了。//巧妙利用心声(Use Your Inside Voice)//

有时你会听到脑子里另外一种声音,它会说:“你不够聪明”“你看起来很胖”“你会把演讲搞砸,大家都觉得你蠢死了”,类似的内心对话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事实上,我们时不时会有这种心声。它是我们内心的批评者,也叫自我批评。“担忧”是对压力和挑战的自然反应,然而自我批评夸张地扭曲了一切,令我们对现实失去判断,这不仅打击我们的自信心,有时还会造成情绪波动,甚至导致自我毁灭。顺便说一下,心声不是是非心,也不是道德指南。如何来区分?是非心指引我们做正确的事情;相反,自我批评却充满惩罚与破坏,对于克服困难和简化问题毫无益处。然而自我批评又很有说服力,让你相信自己真的很讨厌自己,它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你觉得糟糕透顶。可能演讲刚开始,它就开始喋喋不休。我们帮你赶走这个混蛋,不过首先,需要找到它从哪来以及为什么它有强大的破坏力。//欺负人的心声:从何而来?(The Bully Inside: Where Does It Come From)//

内心的批评家极度讨厌,它们从大脑内部而生,我们没办法堵上耳朵摒弃所有的侮辱和嘲笑,结果常常把事情搞得很糟糕。它从不说积极的事情,总让我们分心,让我们自我毁灭。为什么会有这种心声?等一下,还是与生存相关。回到原始大脑,它能够保护我们不被吃掉或者掉下悬崖。它的座右铭就是“宁愿安全,不愿冒险”。像所有欺负人的坏家伙一样,内心的批评家利用恐吓和迫害达到它的目的。它使尽浑身解数确保你不被长毛象咬伤。问题来了:长毛象4000年前就灭绝了。然而,内心的批评家还认为当你开始演讲时,一群长毛象假装成观众坐在前面等待进攻,于是便开启了它的自然应对反应。

从第一章我们已经知道,面对公共演讲,原始大脑会觉察到威胁,因此触发它进入战斗、逃离或者冻结(装死)状态,内心的批评家会敲响这个警钟。它大喊:“你会忘记所有的事情”“大家会觉得你很蠢”,最终阻止你在公众面前讲话,它会利用所有讨厌的伎俩阻止你。它认为一旦你在公众面前演讲,就可能被人们排挤和抛弃,最糟糕的是被人攻击。因此,当然要尽量避免这种不愉快事情的发生。

关于此现象,一位叫里克·汉森的心理学家有篇文章写道:“人一生可能会犯两类错误。有时他们臆想草丛里有一只老虎,其实没有;而草丛里真有一只准备扑食的老虎时,他们反而觉得没有。大自然让我们犯一千次第一种错误就是为了避免再犯第二种错误。”现在能理解内心的批评家为何如此坚决,以至于刻薄和讨厌了吧?它觉得是在拯救你的生命。

与内心批评家并行的还有一个外在批评家,就是自己。你是不是经常大声说自己“傻瓜”“愚蠢”或者“丑陋”?还记得自我对话对学习新技能和达成目标的重要性吗?当负面情况出现时,自我对话也有着同样的作用。所以,内心批评家打击我们的同时,我们也大声羞辱自己,说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失败者。由此也就不奇怪为什么很多人都害怕公共演讲。

当然,你可以选择倾听批评家的声音,或者选择盖过它的声音。//强化积极,消除消极(Accentuate the Positive, Eliminate the Negative)//

首先,积极地自我对话胜过消极地自言自语。你马上面临一个重要的演讲,时间紧迫,需要果断采取应对措施。此时,请清理大脑内留存的垃圾(负面)话语。我们谁都不想听,估计你也一样。这似乎很困难,但我们必须这样做。你之前总习惯说消极的话,从现在开始讲错了立马停下来,开始大声纠正自己。在这紧急的时刻,不停地跟自己说怎么避免成为一个失败者,如何成就一场成功的演讲,这样的策略,相信你和我都会果断抛弃。

那个讨厌的内心批评家呢?随着演讲时间临近,它的声音越来越大。没错,它已经进入全面恐慌模式。它认为一群长毛象正准备攻击你,真是这样的话,它是不是应该对你大喊、恳求、诱骗甚至冒犯呢?它是不是应该尽它所能阻止你上台演讲以避免可能发生的危险呢?有人会无视这些内心批评家的声音,会采取主动措施,喊话回击。虽然它的声音会越来越大以致难以忍受,但我们就尖叫直到把它们赶走。相信我们,它们一定会溜走,这些家伙其实都是胆小鬼。

再来看下神经科学:过去20年有很多对大脑研究的重要发现,其中一个发现挺有趣,且与我们的话题相关。研究发现“老狗学不会新把戏/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其实是不对的。老狗完全可以学习新把戏,学习新把戏实际上是在对大脑重新布局。神经科学发现注意力集中在新事物时,大脑开始建立新的连接。集中注意力对大脑的物理变化至关重要。越是有目的有意识地集中注意力,大脑越能建立不同的连接,开始重新布局自己。移除旧的连接,建立新的连接。

一个小忠告(建议):家里人听到你大声喊话可能以为你疯了,所以最好在只有你和内心批评家在场的时候再做练习。内心的批评家肯定还会回来,那就再把它喊走或者跟它做个交易。你可以说:“听着,或许哪天我可以采纳你的建议,但真的不是今天,不是这次演讲,所以请你赶紧回去吧。”这其实是个善意的谎言,我们当然希望它一去不复返。你还可以感谢它保护你的安全,但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多长毛象四处张望,告诉它你现在很好,谢谢,但真的不需要,谢谢它的帮忙。当然可以用任何多彩与夸张的语言。足够的练习加上集中注意力,这个老派的内心批评家也可以变成你的铁杆粉丝哦。

现在可以把语言付诸行动了。//说出它,制伏它(Name It to Tame It)//

生活中我们发现,如果过分关注焦虑,事情往往变得更糟。与此相反,脑科学家发现如果说出自己的感受,焦虑反而会消失。他们叫:说明制伏法。换句话说,感觉是流动的,来来去去;关键要停止与焦虑的斗争,正视自己内心的感受并说出来。例如,你说:“哇,我的心跳加快,胸口紧张,对于明天的演讲我真的非常紧张。”你可能反而能够放轻松。说出自己的感受,你会平静下来,哪怕仅仅是一点点。这种情况下,平静一点也很重要。身体平静了,它会给大脑释放信号告诉它你不再危险,让它停止释放激素,就不会再让身体进入战斗、逃离或者冻结(装死)的状态。

另外,还有一种方法能够帮助你为应付重要演讲做好准备。我们之后会讲到演讲练习,这种不可思议的练习可以帮你大获成功。//想象如同真实发生(Imagery Is Just Like the Real Thing)//

还记得我们说过原始大脑不够聪明吗?有一个办法可以利用这项“优势”。原始大脑无法区分真实与想象,我们可没有捏造,真的是这样。不信你试试。假设你要开始一场公共演讲,注意你是否已经开始紧张?现在,假想演讲已经结束,而且非常成功并获得全场起立鼓掌,是不是感到自己平静下来了?这个办法就是演讲之前让大脑错误地以为演讲很成功以此平复自己紧张的情绪。

此外,研究表明,想象做一件事情与实际去做相比,会激发几乎同样的神经通路,这样可以简单地通过想象把事情做得更好。换句话说,想象能够提高实际表现。这已经在运动员、音乐家和舞蹈家身上验证过,练习加想象的一组要比单纯练习的一组做得更好。

想象并非痴心妄想,而是具体的内心演练,与实际练习相结合,将会成为提高演讲水平的有力方法。

有人管它叫“想象法”,不管叫什么,关键是把自己期待发生的事情具体化。不用说,想象也需要正面积极的内容;如果内心批评家闯入,命令它离开,继续想象此生最精彩的演讲。有人会笼统地想“我要尽力做好”,但我们说的想象需要具体深入。想象的细节越多,场景越真实。我们推荐每天甚至真正演讲的前一刻都做这样的练习。//要说的话(Voices Carry)//

本章我们讨论了自我对话如何改善记忆、教给新技能以及协助我们达成目标。我们也想办法把内心批评家喊了出来,那个顽固的家伙还想着保护我们,否则我们必死无疑。理解这些有助于我们战胜演讲过程中的困难。

我们命令你停止讲述负面的垃圾话语,并且把内心的批评家赶走。集中注意力将帮助大脑建立新的连接,使内心的批评家安静下来,把敌人变成盟友。你还能使用“说明制伏法”。也就是说,大声说出内心的担忧,多少会让你情绪平复下来。最后,来想象一下演讲已经成功。事实证明,想象成功加上积极准备和身体练习能帮助你成为一位优秀的公共演讲者。

尝试和应用//与内心的批评家搏斗(Combat the Inner Critic)//

自我对话与自我批评有很大的区别。如何纠正自我批评这个不良习惯?从现在开始注意你如何与自己讲话。第一次听到负面的信息时,立即停下来并改换成积极的说法,即便你自己也不相信。这一天的其他时间,你可以随意地咒骂自己。当然,我们开玩笑呢。关键在于你第一次注意自己并且变换说法,就加固了自己的正面意识,之后再嘲笑自己就不合适了。要有意识有目的,记住,重点是集中注意力。你的注意点会改变大脑,改变你对自己的看法,改变与世界的互动。//集中注意制伏野兽(Noticing Tames the Beast)//

情绪犹如大海中的波涛,有时像海啸般凶猛,有时像涟漪般轻微。注意感觉、说出感觉有助于平复情绪。如果想到公共演讲就会心跳加速和内心紧张,很可能这是焦虑。承认紧张,但不做判断会帮助你恢复平静。如果没有平复下来,请带着好奇心留意自己的感觉,并且自问这种情绪是否正常。我们的身体里有一个断路器,很像家里的电子系统。情绪的强度会由强到弱直到慢慢恢复平静,神经紧张也是这样。来吧,挑战自己,耐心等待紧张情绪的离开,看看多久能回到原先平静的状态。//如何开始想象(Getting the Picture: How to Start Imagining)//

找一个安全的寂静的地方,坐在凳子上,把腿牢牢地放在地上。留意地面上的脚和椅子上的屁股。现在,开始注意呼吸,听听屋子里的声音,你听到了什么?闻到了什么?感觉到了什么?当觉得自己很平静时,开始假想从头到尾地做一次演讲。每隔一段时间,留意一下自己的感觉。感觉心跳是否加快了?如果是,再坐好,还是留意地面上的脚和椅子上的屁股。随着你恢复平静,再继续练习。练习过程中注意呼吸,尽量不要中途停止,即便需要调整坐好50次来完成这个从头到尾的演讲。

关键点

1.自我对话:大声说出来有助于学习新技能和帮助你记忆。

2.把内心的批评家变成自己的铁杆粉丝:有意识有目的地集中注意力,可以帮助你把负面的想法转换成正面的想法。

3.说出它,制伏它:不要害怕自己的情绪,调整情绪并大声说出自己的感觉,这些有助于平静下来。

4.想象:想象有助于提高实际表现,因此假想做出平生最精彩的演讲会帮助你最终实现目标。第三章意外:演讲与“你”无关Chapter 3 Accident: Speech Has Nothing to do With You

确保观众听完之后再结束自己的讲话。多萝西·萨尔诺夫本章重点

为什么演讲总是以观众为中心

观众不是敌人//我们——观众 (We the People)//

公共演讲不是关于“你”——演讲者的。听起来很震惊?但无疑是个大新闻。如果只与演讲者相关,那观众恐怕没有存在的必要。没有观众,也就无所谓“公共”演讲。换种方式来看看:演讲总要有原因的吧?大部分演讲应该不是告诉观众你有多么光彩夺目又聪明机灵,也许你同时具备这两种优点,但演讲是特定场合关于特定话题而非演讲者本身的讲话。这种角度转换立刻给你减压不少吧?所以摆脱头脑里消极的想法,不要心不在焉,眼下请把注意力放在观众的身上。

观众是鲜活的,不管是群体还是个人,他们都拥有梦想、情绪、烦恼、欲望、需求和期待。想想那两个糟糕的建议:“假想观众没穿衣服”或者“看着观众头顶”以避免目光接触。第一章中我们就说过,这其实是鼓励你和观众保持距离,事实上,你应该尽力把观众调动起来,参与你的演讲。与观众分离,只剩下演讲者自己会加重你的忧虑,与此同时观众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假想牧师布道时根本不看教堂里的人,而只关注后排亮红灯的“出口”标志,他看起来像很专注的样子或者要与人分享吗?你感觉如何?

既然需要与观众建立连接,从哪儿开始呢?首先要尽可能多地了解观众。//人口控制(Population Control)//

市场专家花大量时间研究人口统计学。基本来说,人口统计学是关于人口的量化特征,通常研究的人口统计变量包括:年龄、性别、家庭收入和种族。根据人口统计学,研究人员会计算出一组特定消费者对给定刺激所做出的反应,目标是确保任何产品、服务或者公司出售的创意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和期望。

出于同样的尊重,与观众连接的最好方式就是想办法达到或者超过他们的预期。也就是说,像研究人员一样思考,计算出观众的人口统计特征。听起来好像有点难度,事实上,你每天或多或少都会这样做。例如,你会跟一起钓鱼的哥们和跟你奶奶说一样的话吗?应该不会,为什么呢?因为你了解自己的听众,为满足他们各自的预期量身定制了你的讲话风格。

虽然即将面对的观众群体可能更大,基本思路不变。了解观众的人口统计特征有助于你的准备和发挥。你会更清楚使用什么语言和语调,讲什么样的笑话,说话语速和声音如何把控,可以参考什么样的流行文化,甚至穿什么样的衣服。//演讲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eches)//

大家都比较自我(这里没有冒犯任何人的意思)。自我利益植根于我们需要生存的基本需求。“适者生存”听起来熟悉吗?赫伯特·斯宾塞读完查尔斯·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一书后创造了这个词语。(个头)最大的和(品行)最坏的将在社会上生存下来。自我确实与生存有关!之前我们提到过了,记得吗?

自打青铜器时代起,我们对自我利益的追求就从来没有停止过。“相对”而言,我们祖先的平均寿命直到最近才能活过50岁。100年前的美国,很少有男人平均活到52岁,女人曾达到过顶峰的57岁。为了每天都活着,我们的祖先必须尽可能地以自我为中心,我们也继承了这个特质。自我为中心的一个问题便是为了和别人连接,我需要做什么?记得吗?被排挤就意味着被群体抛弃。观众,无论从群体还是个人来讲,也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不管你如何看待观众,他们就想知道“(演讲)对我有什么好处”。换句话说,你如何满足我的需求和预期?

美国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可以说是20世纪最伟大的演说家。对于如何满足观众的需求和期待,他给出了一些中肯的建议:要真诚、简明、坚定。罗斯福认为观众需要演讲者真实、热情、诚恳、坚定,同时他也了解观众的底线,他们不是为了满足演讲者个人需求而坐在台下的。

那观众的需求和期待是什么呢?//了解观众,说他们想听的话(Know Your Audience and Speak Their Language)//

观众有大小不同的需求和期待,把观众看成团体时,可以明确两个大的需求和期待,分别是:

适应场合:演讲是否与场合相符?演讲者是否尊重相应的传统、仪式以及观众?

准备与发挥:有时,观众需要演讲者以最有效的方式启发、娱乐、安慰或者劝导他们。观众也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他们是为自己而不是演讲者坐在台下的。

然而,观众是由个体组成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求和期待。我们可以叫它个体需求和期待。它可以是生理的,比如需要上厕所,或者想着回家可以大吃一顿烤牛肉。同时它也是情绪化的,比如希望你当着众人的面或者避免当众认可他对公司的贡献。

之后,我们会指导你如何富有创意地写演讲稿,如何练习与记忆;最后,成就一篇适应特定场合的会话式的演讲稿。//迎合大众需求(Play in the Majors)//

迎合个体而损害大部分人的需求和期待是演讲发挥过程中常犯的一个错误,我们称之为招募观众。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个概念,我们来看一下演讲者和观众连接的两种常见方法。

其中一类演讲者忽略了观众或者想象不靠谱的场景(例如观众都没穿衣服)。忽略观众会产生极其片面和尴尬的经历。这种情况下,演讲者通常非常古板僵化。假想你正在演讲,说到了机智幽默的地方,观众听后开怀大笑,结果你没有停下来,反而提高升调以盖过观众的笑声继续演讲,等到观众安静下来重新开始听演讲时,他们迷失了,不知道讲到了哪里,那你也没机会让观众欣赏到你的机智幽默。

另一方面,许多演讲者会注意观众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发声,他们试图满足个体的需求和期待。换句话说,通过猜测观众的反应所传达的信息,他们试图招募个别观众喜欢他们。听起来很诱人,但会使你偏离之前的准备。我们并非建议你忽略观众通常的反馈,例如鼓掌、欢笑、叹息、点头、强烈的眼神接触、哭泣等,这些都代表观众参与或者理解了你的演讲。套用一句古语,“你可以在一定时间取悦某些人,或者一定时间取悦所有的人,但不能随时取悦所有的人”。因此我们提醒你不要过分依赖某些观众的身体或声音反馈给你的信息。

假定你已经完成了观众的人口统计任务,也针对大众需求准备好了演讲稿。一旦登上演讲台,请暂时忘记你的演讲内容,试着想想个体观众的需求,并做出相应的反应。

场景可能是这样:你正在演讲,台下一对年轻小夫妻看起来很不开心,可能因为你的演讲内容或者演讲方式不对,也许两者都不对。男士看起来很沮丧,女士显然已经出离愤怒。很明显,你要么做错事了,要么说错话了。肯定搞砸了!怎么办?突然间你忘词了。可是无论如何你也不可能知道一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情:男士的前女友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息,导致两人目前正酝酿着一场大战。除非你是他前女友,否则他俩生气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可是你的反应好像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结果,很明显演讲搞砸了。我们之前说过,个体的需求和期待有时是生理性的,如果有人头天晚上通宵熬夜的话,现在看起来就会昏昏欲睡。你怎么会知道谁现在肚子饿,谁要去厕所,谁数学不及格,谁身体不舒服,谁刚被炒鱿鱼,谁怀孕了,或者其他问题都可能会给你传递错误信息,让你误会或者做出错误的解读。

当然有时观众也会给出惊喜的反馈。此时你可尽情享受,但不要影响演讲。如果坐在前排的某位女士看起来非常友好,却忽然起身离开,你会怎么做?本来还指望她友善的微笑给你安慰,支撑你做完整个演讲呢。现在,你确信她非常厌恶这个演讲所以才起身离开。可是你并不知道她有过敏症,担心自己打喷嚏会让你分心?现在她正站在大厅里,倾听并享受你的演讲。

很显然,完全忽视观众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聚焦个体观众的需求和期待,自动解读他们的行为简直就是自找麻烦。我们建议你留意正常观众的反应,以迎合大众为目标,尽量忘掉其他的个体需求。//与敌人讲话(Speaking With the Enemy)//

谈到公共演讲,观众会被自动设想成敌人,这是自然反应。毕竟,这个社会还要对各种事情进行评估与分级。事实上,我们也会评价他人。可公共演讲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评价接近于判死刑。没错,你假想观众是敌人,这种想法要归咎于原始大脑。此时它正努力说服你眼前这些陌生的脸孔很危险,如果你搞砸了,原本熟悉的人就会把你踢出群体。没有进化的原始大脑无法帮我们识别“现代”观众是站在演讲者一边的。没错,观众希望你表现出色。听起来简单而不真实,但事实如此,理由有三:

第一个原因是,我们都做过演讲,害怕搞砸的心情溢于言表。你是否曾经听过演讲,演讲者突然没了思路,不自在地在台上僵立着。房间里没人喘气,所有的观众都希望演讲者能够继续。老实说,如果不是政治演讲,没有人想看到演讲者失败。我们能感受到他的挣扎;当他返回正轨时,通常观众席中能听到如释重负的叹息声,贴心的鼓励声,紧张的笑声,有时甚至是掌声。为什么会有这些反应?因为观众可以想象演讲者在台上的尴尬与恐惧。

第二个原因再次与生存有关。你不想被观众避而远之或被观众讨厌,观众也一样。他们认为与演讲者连接,连接每一个原始大脑,能够增加他们生存的概率,他们相信聪慧的演讲者知道如何驱走逼近的老虎!他们觉得跟演讲者连接很安全,此时身为演讲者的你已被视为权威。

第三个原因又回到了对我有什么好处。观众来听演讲,是认为能够从中得到他们想要的某些东西,他们坐在台下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如果是被迫坐在台下,有些人认为必须从演讲中受益。因此,即便是被迫来听演讲的人也希望能够和演讲者建立连接。与其被动无聊地坐着不如听听这个演讲。在此前提下,如果观众想参与,你也能调动他们参与进来,那就实现了双赢。如果观众没能参与进来或者他们的需求和期待没能得到满足,他们只会躁动不安。想想你曾经经历过的最糟糕的演讲,讲的是什么呢?估计你已经不记得了,因为演讲者太无聊,你不得不用笔猛戳自己来保持清醒。

现在再想想你此生听过的最精彩的演讲,演讲者和他传递的信息都很棒。演讲结束后,你整个人精神振奋,时间也好像过得飞快。

如果再听一次,你选哪个?肯定选精彩的。没人想让一个乏味的演讲者哄自己睡觉;观众也不会想:“天啊,希望今天的演讲者无聊又无趣。”恰恰相反,观众与演讲者站在一边,他们支持你——只是因为他们不想一直拿笔戳自己的手。//连接=方向(Connection Equals Direction)//

观众希望你成功,了解这点有助于演讲者缓解压力和减少顾虑,使得你与他们的连接变得轻松易行,因为你知道他们想参与进来。演讲者只需找到与观众连接的方式——研究观众的人口统计特征就是一个正确的方向。如果演讲面向销售人员,他们要销售产品,他们性格比较外向,容易沟通。给他们打气的话,活泼互动风格的演讲会从一开始打开双赢的局面!如果颁奖或领奖,那漫漫长夜里幽默的演说词必不可少。如果展示新产品,大家都饶有兴致,那一定要充满热情。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