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夏娃日记(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马克·吐温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亚当夏娃日记

亚当夏娃日记试读:

译者序

中国读者知道马克·吐温的多,了解《

亚当夏娃日记

》的少,所以先介绍一下成书的情况。马克·吐温晚年开始以《圣经》内容为题材,陆续撰写了一批短篇故事,大多数以亚当和夏娃为中心人物,行文亦庄亦谐,构成一个系列,后来出版的各种集子,收录篇目或有不同,但往往都称为《亚当夏娃日记》。

系列故事中,最早的一篇是《亚当日记节选》(Extracts from Adam's Diary)。1893年,水牛城为了迎接1901年的世博会,决定出版一本纪念册,由W·D·豪威尔斯、纳撒尼尔·沙勒等美国文化界名人撰写文章,汇编成集,配以插图十八幅,共收录文章十篇,涵盖尼亚加拉瀑布水利、旅游、动植物、历史、自然风光等各方面内容,计二百二十五页,名为《尼亚加拉书——尼亚加拉瀑布完全纪念册》。马克·吐温应邀撰写了一个短篇故事,题为“最早提及尼亚加拉瀑布的真实文献:亚当日记节选——由马克·吐温根据原初手稿译出”。故事从亚当的视角,讲述夏娃来到伊甸园后生活及情感上的变化,到偷食禁果被逐出伊甸园结束。1897年收入《汤姆·索亚破案记》,1904年配弗雷德里克·施特罗特曼插图作为单行本出版,1906年与其他几篇《圣经》题材作品一同收入《三万遗产及其他故事》。以上各个版本均有所不同,有心的读者可以去查阅比较,看看马克·吐温作品增删修改的过程,未尝不是一件趣事。

1900年前后,马克·吐温开始以夏娃为中心撰写伊甸园的故事。《夏娃开口》篇幅较短,以夏娃之口讲述被逐出伊甸园的不公,以及第一次接触死亡的悲伤,结尾则以撒旦之口,冷静地叙说“死亡已经进入世界”,似乎要与夏娃丧子的哀痛形成对照。《伊甸园里的那一天》应该是接着《夏娃开口》写下去的,用撒旦日记的方式,记叙夏娃吃禁果的过程,结果夏娃瞬间变得苍老,而“美少年”亚当则毫不犹豫跟着吃下苹果,两人佝偻着背一起离开伊甸园。

写作这两个短篇时,马克·吐温正逢晚景凄凉、处境艰难。1894年,他宣布破产,为了偿还债务,不得不拖着年迈多病的身体,做环球旅行演讲,在欧洲奔波多年。妻子和女儿吉恩(简)一直生病,大女儿奥莉维娅(苏茜)于1896年去世,年仅二十四岁。马克·吐温的心境,读者从1900年创作的两个短篇中,应该是能够读出来的。

几年后,马克·吐温应《哈珀杂志》之邀,开始撰写《夏娃日记》。故事主要讲述亚当夏娃如何从相知到相爱的过程,以及两人探索发现新世界的经历。故事中的夏娃知道自己和亚当都是“试验品”,但她对周围的世界仍充满着良好的愿望和无法遏制的好奇,对美有敏锐的感知和热诚的渴望。《夏娃日记》中,马克·吐温采用的是夏娃的女性视角,虽然不乏荒诞可笑的段落,总体基调是细腻甚至伤感的,与十多年前的《亚当日记》完全不同。故事最初发表于1905年《哈珀杂志》的圣诞特刊,1906年出版单行本,配以莱斯特·拉尔夫的五十五幅精美插图,亦收录在同年由豪威尔斯等主编的小说集《丈夫的妻子们》中。

创作《夏娃日记》时,马克·吐温珍爱的妻子奥莉维娅(莉维)已于1904年去世。奥莉维娅生于1845年,小马克·吐温十岁,父亲是美国东部的富商,而马克·吐温年轻时熟悉的是西部的生活,所以两人在价值观念、生活方式上有很大差异。两人于1867年相识,奥莉维娅受过良好教育,第一次约会,两人共读狄更斯的小说,相处甚欢。但奥莉维娅的父亲反对两人交往,马克·吐温一年之内写了近百封书信,求婚两次,两人才终成眷属。奥莉维娅与马克·吐温生有一子三女,夫妻感情甚笃,奥莉维娅还帮助编辑整理丈夫的作品,是他写作上的益友。爱妻去世,对晚年的马克·吐温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

马克·吐温晚年的作品大多悲观消沉,《夏娃日记》是少数充满天真与温情的作品,或与作者当时的心境有关。最后三节中,夏娃反思自己为什么会深爱着亚当,列举了种种理由,最后结论是“爱来了就来了……无法解释。也无需解释”;“四十年后”,夏娃更断言“我是人类的第一位妻子,而人类最后一位妻子,亦必如此”,读来令人动容。那么,亚当对夏娃的感情呢?故事结尾只有一句话:“伊人所在,无论何处,即为伊甸园。”中国的著名作家、编辑柏园先生读到此处,不禁问道:“作者——马克·吐温——为什么硬要把那么深情的话写在夏娃的坟头呢?太残酷了。”命运对于晚年的马克·吐温的确是很残酷的,他笔下那令人魂牵梦绕的爱,在现实中已不可复得。《夏娃日记》完稿之后,大约在1905至1906年间,马克·吐温创作了《夏娃自传》,以较长的篇幅描写了亚当夏娃在伊甸园中发现、探索的历程,两人都是“科学家”,以实证和实验的方法,对新世界的现象进行观察、分析;《夏娃自传》同时也细腻地展现了两人情感发展过程,尤其是两人对孩子的态度。故事中,夏娃一直小心翼翼地呵护、包容着亚当,对亚当的各种虚荣、倔强行为也都努力理解,既是爱人也是母亲,读者从字里行间也能感受到作者晚年的心境。

一篇以亚当为主人公的短篇——《

亚当独白

》——大约也创作于1905年前后,但生前未发表。《亚当独白》中,人类始祖穿越到现代纽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并质疑诺亚当初在将动物装入方舟时,遗漏了有益的动物,而装入了很多有害的动物;第二部分亚当坐在公园的椅子上,与现代纽约一位推着婴儿车的女性谈话。

亚当夏娃系列短篇中,各篇风格上有比较明显的差异,有的幽默欢快,有的寓庄于谐,一些段落激烈直白、近乎控诉,也有些段落绵柔哀婉,读来催人泪下。读者不妨慢慢体会。除了篇幅较长的《亚当日记节选》、《夏娃日记》之外,其他的都是作者去世后出版的,一部分首次收录在1923年的《欧洲等地》中(包括《夏娃开口》、《伊甸园里的那一天》、《亚当独白》),其余的则要迟到1962年才首次发表,收录在《地球来信》中。总体看来,死后出版的作品对宗教的抨击比较明显,讽刺更加直白。后来的各种版本中,《亚当日记节选》、《夏娃日记》多依据1906年的版本,其他篇目则依据1923年和1962年的版本,仍常采用拉尔夫绘制的精美插图。

马克·吐温在中国知之者众。《竞选州长》曾入选中学教材,一代中国人读着长大的,抨击的是内战后不久的美国政治生态。《百万英镑》熟悉的人也很多,对社会各阶层的拜金主义进行嬉笑怒骂,是极高妙的讽刺艺术作品。长篇小说中,中国人最熟悉的当属《汤姆·索亚历险记》和《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年轻读者尤其喜爱。中国知网上用“马克·吐温”进行摘要检索,有学术文章二千五百余篇,近十年来每年都在二百篇左右,可见学术界对其文学成就也非常重视。马克·吐温自己曾说:“声名如蒸汽,流行乃偶然,唯遗忘乃尘世唯一确信之事。”此话虽含至理,却似乎不能用在他自己身上。马克·吐温已逝世一百多年,但人们并没有忘记他。

知者众,误解亦深,马克·吐温在中国尤其如此。根据马祖毅先生的考证,马克·吐温是中国清末最早译介的美国作家之一,1905年即有《俄皇独语》与《山家奇遇》两个短篇刊于上海的《志学报》,其时作者尚在人世。《亚当夏娃日记》实际上是译介最早的马克·吐温作品之一,在时间上比《汤姆·索亚历险记》、《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要早二十多年。1931年,左联作家李兰就译出了《夏娃日记》,由上海湖风书局出版,署名唐丰瑜,前有鲁迅先生的序言,谓之“《夏娃日记》小引”。鲁迅先生认为这部作品形同美国姑娘,分明上了年纪却依然要做出天真的笑来,“幸而靠了作者的纯熟的手腕,令人一时难以看出,仍不失为活泼泼的作品”;鲁迅先生称赞译本中拉尔夫的插图柔软清晰,布局可比清季的任渭长,但远比任作健康;对李兰的译本也非常肯定。

然而,译介最早的作品未必流传最广。《亚当夏娃日记》由李兰首译之后,在中国沉寂了很多年,读者只知道社会批判家马克·吐温,不知其他。近年来中国学者杨金才、于雷对马克·吐温在中国的译介评论史做过详尽的梳理,有一些有趣的发现,用心的读者不妨去看一看。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对于马克·吐温有非常固化的刻板印象,概而言之,不外乎“幽默”、“批判”这两个关键词。“幽默”是艺术形式,并不是简单的文字游戏或说笑话。鲁迅先生说,马克·吐温是“含着哀怨而在嬉笑”,是“表里两样”的,不过鲁迅的评价并没有改变此后人们对马克·吐温的先入之见。“批判”呢,指的是作品的内容,由于特定社会环境的要求,我们过于凸显马克·吐温对资本主义社会的讽刺鞭挞,放大了其作品的社会性,忽略其他内容,尤其是其中关于人性的思考,像《亚当夏娃日记》这种剥离社会背景、直白表现爱情的作品,在某个时期显得不伦不类,难以归入宏大叙事,只好搁置不理。现在看来,用“幽默”涵盖他的诗学特性,用“批判”遮蔽他的思想内容,都是有失公允的。我们对马克·吐温的译介工作,新中国成立后虽然有很大成就,但用吴钧陶先生的话来说,给读者留下的是一个正确却不全面的印象。

近年来,我们对于马克·吐温的了解逐渐解缚,除了社会批判类作品之外,他的寓言、政论、杂文、小品甚至科幻、“穿越”故事,都得到了更多关注,其中《亚当夏娃日记》尤其应该受到重视。在晚年创作的这一系列故事中,马克·吐温表达了他对人类起源与归宿、人对世界的认知、宗教信仰、人类之爱、科学之理等问题的思考,也注入了他一生最刻骨铭心的眷恋与柔情。相信读者阅读这些故事之后,会看到一个与刻板印象完全不同的马克·吐温,对他的作品也会有更全面更深切的体会。周小进2016年5月第一部亚当日记节选礼拜一

这个新来的,长着长头发,经常挡手挡脚。它总在我周围晃悠,一直跟着我。这我可不喜欢;我不习惯有人跟着。真希望它老老实实,和其他动物待在一起……今天有云,东面有风;感觉我们该有雨啦……我们?这个词,我是从哪儿学来的?想起来了——是这新来的东西用的。礼拜二

仔细看了那个大瀑布。这个地方,最好的东西就是瀑布了,我这么想。新来的人称之为尼亚加拉瀑布——为什么呢,我肯定自己是不明白的。它说样子像尼亚加拉瀑布。这可算不上什么理由;完全是任性、愚蠢。我自己还没机会给东西取名字呢。新来的人遇到什么就取个名字,我连抗议都来不及。每次都是同一个理由——样子像某个东西。比如说渡渡鸟吧。它说,看到的时候,只要扫一眼就立即知道了,那“样子像是渡渡鸟”。不用说,这鸟儿的名字,以后就这么定下来了。为这事烦心,让我觉得累,反正又没什么用处。渡渡鸟!那东西像渡渡鸟?还不如我像呢。礼拜三

给自己造了个避雨的地方,却不能安安静静自己享用。新来的人闯了进来。我要把它赶出去,它用来看东西的那两个洞里,却流出水来,它用爪子的背部把水擦掉,发出了一些动物难过时发出的那种声音。真希望它不说话;它总是在说话。这样说,似乎是随便嘲笑这个可怜的东西,是诽谤它;但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以前我从来没有听过人的声音,这些梦一般孤寂的地方,有一种庄严的静谧,任何新来的奇怪声音闯进来,都会让我的耳朵感到不舒服,似乎不对劲。而且这新声音离我太近了;就在我肩头,在我耳边,先是这一侧,然后又到了那一侧,而我习惯的声音,多少都离我比较远。而且这新声音离我太近了;就在我肩头,在我耳边礼拜五

仍然在无所顾忌地取名字,虽然我能做的也都做了。这个地方,我原来有个很好的名字,又好听又漂亮,叫做“伊甸花园”。这个名字,我私下里还这么称呼,但已经不能公开使用了。这个新东西说,这地方全是树林啊、岩石啊、自然风光啊,所以呢,一点儿也不像花园。还说,这地方像公园,只像公园,别的什么也不像。结果,在没有与我商量的情况下,这地方就给取了个新名字,叫做“尼亚加拉瀑布公园”。在我看来,这已经是很我行我素的做法了。何况又竖起了一块标识牌,写着:

勿践踏草地!

我的日子没有以前那么幸福了。礼拜六

这个新东西水果吃得太多。我们要缺水果了,很有可能。又用了“我们”——这可是它用的;现在呢,也成了我的词汇,我听得太多了。今天上午雾挺大的。有雾的话,我自己是不出去的。这个新东西照样出去。无论什么天气,它都出去,脚上沾满泥巴也不管,就噔噔噔直接进来了。话又多。以前这儿多愉快、多安静啊。礼拜天

熬过去了。这一天越来越难熬了。去年十一月,这一天被挑出来,专门作为休息的日子。之前,我每个礼拜就已经有六个休息的日子了。今天上午,这个新东西想用土块把禁树上的苹果砸下来。礼拜一

这新东西说,它叫夏娃。这没什么问题,我并不反对。当时我说,那是冗余之举。“冗余”这个词,显然让它对我更加尊敬;这的确是个很好、很大的词语,也经得起多说几遍。它说,它不是“它”,而是“她”。这很可能有问题;但是,对我来说,都是同一个。如果她可以不来烦我,不要说话,那么她究竟是什么,对我就无关紧要了。礼拜二

这个地方,到处丢满了她那些令人憎恶的名字和令人生气的标识:

此路通向漩涡

此路通向山羊岛

风洞,由此向前

她说,这公园能成为一个不错的消暑胜地,如果有这种做法的话。消暑胜地——又是她发明的什么东西——不过是词语而已,没有什么意义。消暑胜地是什么?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去问她;她解释起来可没完没了。礼拜五

最近她老是求我不要到瀑布里去。那能有什么坏处呢?说她心里发颤。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一直都这么做——水冲下来,凉丝丝的,我一直喜欢。我想,那儿有个瀑布,也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吧。我看不出还有什么别的用处,而且造个瀑布放在那儿,总有个目的吧。她说,造瀑布是为了风景——像犀牛和乳齿象一样。

我坐在桶里去瀑布——她不满意。坐盆去——还是不满意。穿着无花果叶子编的衣服,到漩涡和水流中游泳。衣服破得厉害。结果呢,又没完没了地抱怨我浪费东西。我在这儿束手束脚。我需要换个地方了。礼拜六

上个礼拜二晚上,我逃了,走了两天,选了个偏僻的地方,给自己又造了个住处,还尽可能把足迹遮掩起来。但是,她还是找到了,因为她带了一头野兽,是她驯服的,叫它为狼。她又发出了那种可怜的声音,用来看东西的地方又流出水来。我只好跟她回去,但只要有机会,我马上就会离开,换个地方。她忙着做很多傻事——比如,她要搞清楚,叫做狮子和老虎的那些动物为什么会吃草和花,因为根据她的说法,这些动物的牙齿说明,它们该互相撕咬,吃掉对方。这当然是傻事,因为动物们如果那样做,就会杀死对方,那样一来,根据我的理解,就会带来所谓的“死亡”,而死亡呢,根据我听到的说法,还没到过公园里呢。这其实是个遗憾,一定程度上。礼拜天

熬过去了。礼拜一

我相信,我明白了每个礼拜是用来做什么的:就是为了缓解每个礼拜天的疲乏。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她又在爬那棵树。用土块把她砸下来了。她说没人看。好像觉得只要没人看,就有充足的理据,去尝试一下危险的事情。这话跟她说了。“理据”这个词,让她很佩服——也很妒忌吧,我想。这是个好词。礼拜二

她对我说,她是从我身上摘下一根肋骨然后造出来的。这话就算不是胡说八道,至少也令人生疑。我并没有少根肋骨……她很操心秃鹫的事情:说秃鹫不适合吃草,担心自己养不了;说秃鹫该吃腐烂的肉。秃鹫应该在现有的情况下尽可能过得更好。我们可不能为了秃鹫生活舒适,就把整个系统推翻。礼拜六

昨天,她掉进了池塘,她总喜欢到池塘边,看自己在水里的模样。她险些憋死,说那种感觉非常不舒服。于是她为生活在水里的那些东西感到难过,她把它们叫做“鱼”,她仍然在给各种东西取名字,可它们并不需要名字,喊名字的时候它们也不来,不过这对她无关紧要。反正,她就是这么傻……于是,她把很多鱼从水里弄出来,昨天晚上又把它们拿进屋,放到我的床上取暖。但是,我一整天都不时看一下,我看它们不见得比之前更加开心,只是更安静了。今天晚上,我要把它们都扔到外面去。我可不愿意再和它们睡觉了,因为我发现,如果身上什么都不穿,躺在它们中间,又黏又湿,很不舒服。礼拜天

熬过去了。礼拜二

现在她和一条蛇混熟了。其他动物很高兴,因为她总是拿它们做实验,打扰它们;我也很高兴,因为这条蛇会讲话,这样我就能清静一下了。礼拜五

她说,蛇建议她试试那棵树上的果子,说结果呢,将会是一次重要、美好而又高贵的教育。我对她说,还会有另一个结果——那会把死亡带到这个世界。我不该说。这话放在自己心里会更好;我一说,她就有了一个念头:她能拯救生病的秃鹫,也能为无精打采的狮子和老虎提供新鲜的肉。我建议她不要去碰那棵树。她说她不会碰的。我觉得麻烦要来了。打算离开。礼拜三

我经历了时光的变迁。昨晚我出逃了,骑着一匹马跑了一晚上,他能跑多快就跑多快,我希望离公园远远的,在麻烦开始之前,找个别的地方躲起来;然而,事与愿违。太阳起山后大约一小时,我骑马穿过一片鲜花盛开的平原,几千头动物各随其好,在平原上吃草、睡觉或相互嬉戏。突然,动物们发出一阵暴风骤雨般的、可怕的吵闹声,眨眼之间,整个平原陷入疯狂的混乱之中,每头野兽都在撕咬身边的同伴。我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夏娃吃了果子,死亡来到了世界上……几只老虎吃掉了我的马,我命令它们住手,可它们毫不理睬,甚至连我都要吃掉,如果我待在那儿不走的话……不过我没那么做,而是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我找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在公园外面,很舒服地过了几天,可她还是找了过来。找了过来,还把这儿命名为“托纳旺达”——说这儿看起来像“托纳旺达”。实际上,她来了,我没觉得不好,因为这儿能摘的东西很少,而她带来了一些苹果。我只好吃些苹果,我太饿了。这有违我的原则,可我发现,人要是不能填饱肚子,原则就成了虚弱无力的东西……我以前从没见过别人傻笑、脸红

她来的时候,身上挂着树枝和一把把的树叶,像帘子一样,我问她这样瞎闹是什么意思,又把那些东西拽下来,扔到地上,这时她傻傻地笑着,脸红了。我以前从没见过别人傻笑、脸红,我觉得那样子不合适,又愚蠢。她说,很快我自己就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话说得对。我还是饿,但苹果只吃了一半,我就放了下来——当然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苹果,毕竟这个季节就要过去了——把刚才扔掉的树枝挂在自己身上,然后有些严肃地跟她说话,命令她再去弄些树枝来,别这样出洋相。她按我说的做了,之后,我们爬到野兽打过仗的地方,捡了一些兽皮,我让她拼出了几件衣服,适合公开场合穿。衣服都不舒服,没错,但很时尚,衣服嘛,时尚才重要……我发现她是个好伴儿。我明白了,我已经失去了地产,如果没有她的话,我会感到孤单、心情低落。还有一件事,她说,已经给我们下了命令,从今往后,我们必须自己干活养活自己。她会帮忙。我会监管。她一脸恳切而诚实地说,那条蛇曾向她保证,禁果不是苹果,而是栗子十天后

她竟然指责说,是我导致了我们的灾难!她一脸恳切而诚实地说,那条蛇曾向她保证,禁果不是苹果,而是栗子。我

说,那时候我是清白的,因为我可没有吃过什么栗子。她说,蛇告诉她,“栗子”是个比喻的说法,指的是老掉牙的笑话。听到这话,我脸都白了,因为我讲过很多笑话以打发无聊的时光,其中一些可能就是她说的那种笑话,虽然我以前真的觉得,在我讲出来的时候,笑话还是新的。她问我,大灾难发生的时候,我是不是讲过笑话。我只好承认,我的确给自己讲了个笑话,但并没有大声说出来。情况是这样的:当时我在想着瀑布,我心里说,“看那儿那么多的水翻滚下来,多么奇妙啊!”接着,突然之间,我脑海里闪过一个聪明的念头,我兴致所至,就随口说道,“如果能看它翻滚上去,那要奇妙得多!”——这个想法都快让我笑死了,就在这时候,大自然一切都在战争和死亡中乱了套,我也只好逃命去了。“对啦,”她得意地说,“这就对啦。蛇提到的,正是这个笑话,说这是‘第一枚栗子’,万物初创之时就有了。”哎呀,真该怪我。真希望我没那么机灵;哎呀,真希望我从来没有过那个聪明的念头!次年

我们给它取名为该隐。是她抓到的,那时候我在内地,在伊利湖北岸设陷阱抓猎物;在那个树林里抓到的,离我们的地洞有几英里——也许是四英里吧,她不太确定。它有些地方和我们很像,可能是亲戚。她是这么想的,但根据我的判断,这是个错误。根据体型大小的差异,就可以断定,这是一种不一样的新动物——也许是种鱼吧,我把它放到水里,看看是不是,它却沉了下去,她跳进水里,把它抓了上来,实验因此中止,没法把这事弄清楚了。现在我仍然认为这是条鱼,但她并不关心它究竟是什么,又不许我拿它去试。这我搞不明白。这个动物一来,她整个人似乎都变了,对实验很不理智。她经常想着它,超过所有别的动物,但又解释不了为什么。她大脑混乱了——在所有事情上都能看出来。有时候,那条鱼不开心,要到水里去,她会把它抱在怀里,半个晚上都不放下来。这时候,她脸上用来看东西的那个地方就会流出水来,她拍着那条鱼的背,嘴巴里发出轻柔的声音安慰它,表现出无尽的忧伤和牵挂。我没见过她这样对待其他鱼,这让我非常担心。以前,在我们失去地产之前,她也曾这样抱着小老虎,与它们玩耍,但那只是玩儿。如果老虎不喜欢它们的晚餐,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情绪激动。礼拜天

礼拜天她不干活,就躺在那儿,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她喜欢让那条鱼在她身上打滚,发出傻傻的声音逗它开心,还假装要咬它的爪子,这会让它大笑起来。以前我从没见过会笑的鱼。这让我心生疑虑……我自己开始喜欢上了礼拜天。管理事情,整整一个星期下来,让身体累得够呛。礼拜天应该更多一些。以前的日子里,礼拜天很难熬,现在有礼拜天可真不错。礼拜三

这不是鱼。究竟是什么,我还不太能弄清楚。不满足的时候,它会发出奇怪的、魔鬼似的声音;满足的时候就说“咕咕”。它跟我们不是同类,因为它不走路;也不是鸟,因为它不会飞;也不是青蛙,因为它不会跳;也不是蛇,因为它不爬行。我觉得它应该不是鱼,尽管我没有机会查看它究竟会不会游泳。它只是躺着,大多时候脸朝上,脚抬起来。我从没见过其他动物这样做。我说,我相信这是个未知之谜;可她只是钦佩未知之谜这个词语,并不理解它真正的意思。根据我的判断,这要么是个未知之谜,要么就是一种虫子。如果它死了,我要把它打开,看看它的构造。从来没什么东西让我如此困惑。三个月后

困惑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我睡得很少。它已经不再躺在那儿了,而是开始用四条腿到处走动。可是,它和其他四条腿的动物又不一样,因为它的前腿特别短。结果,它身体的大部分都别扭地竖立在空中,这可一点儿也不好看。它的身体和我们差不多,但它走路的样子表明,它和我们不属于同类。短前肢和长后肢表明,它属于袋鼠科,但它是此物种的一种显著变种,因为真正的袋鼠会跳,这个却从来不跳。不过,它仍旧是一种奇特而有趣的变种,此前并无记载。既然是我发现的,我觉得有理由让它带上我的名字,以明确我首先发现的荣耀,因此我就称之为亚当袋鼠……它来的时候,应该是个幼崽,因为它后来一直在长。它现在肯定有刚来时五倍那么大,不满足时,它能发出更大的声音,是一开始的二十二到三十八倍。威吓无济于事,而且效果适得其反。因此,我中止了这一制度。她通过劝说能让它安静一些,或者给它东西,尽管她之前跟我说过,她不会把这些东西给它。前面已经交代过,当初它来的时候,我不在家,她对我说,是在树林里找到的。如果说它孑然一身、没有同类,似乎有些奇怪,但实际情况应该是这样,因为最近好几个礼拜,我给弄得疲惫不堪,我一直想再找一个,以扩充我的收藏,也给它找个玩伴——如果有个伴儿,它肯定要安静一点儿吧,我们要驯服它,也会更容易。但我一个都没找到,也没有发现它的同类留下的痕迹,而最奇怪的是,没有脚印。它必须生活在地上,这一点它没有办法吧;那么,它怎么能四处走动而不留下脚印呢?我设了十几个陷阱,但都没用。我抓到了所有小动物,除了它的同类;我想,那些动物走进陷阱完全是出于好奇,想看看奶放在那儿是干吗的。它们从不喝奶。三个月后

这只袋鼠还在长个不停,这真是很奇怪,很让人疑惑。我从没见过别的袋鼠长大竟然要这么久。现在它脑袋上有毛了;不像袋鼠的毛,倒和我们的头发一模一样,不过要细得多、软得多,不是黑色,而是红色的。这个动物学上的怪胎无法归类,它的生长发育过程变化莫测、令人烦躁,都要把我逼疯了。要是还能抓到一只就好了——但这毫无希望。这是一种新物种,而且仅此一只;这一点已经毫无疑问了。我抓了一只真正的袋鼠,带回家里,我想它很孤单,一个亲戚也没有,应该会愿意去找袋鼠做伴儿,甚至愿意去找任何动物,只要对方能让它感到亲近或者给予它同情,毕竟它现在处境凄凉,周围都是陌生人,不了解它的生活方式和习惯,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它感到友好。但是,我想错了——看到袋鼠,它就激动发狂起来,于是我相信它以前从来没见过袋鼠。这可怜的小动物叫嚷不休,我怜悯它,却没有办法让它开心。我要是能驯服它就好了……但这是不可能的;我越是努力,好像结果越糟糕。看着这小东西一阵阵的悲伤和激动,我心里非常难过。我想把它放掉,可她决不答应。这似乎是件残酷的事情,不像她平时的为人;可是,也许她是对的。如果放它走,它也许会更加孤独,既然我都不能给它找个伴儿,它自己怎么能找到呢?五个月后

它不是袋鼠。肯定不是,因为它拉着她的指头能够站稳,接着用后肢走几步,然后倒下来。很可能是某种熊,但它却没有尾巴——目前还没有,除了脑袋之外,也没有皮毛。它仍旧在长——这就有些奇怪了,因为熊的成长要早一些。熊很危险——自从大灾难降临到我们身上之后——所以,如果这头熊嘴上不戴罩子,在我们住的地方晃来晃去,我是不放心的。我跟她说,如果她愿意把这头熊放走,我就给她抓一只袋鼠来,但我的提议没有用处。我想,她是铁了心要拉着我们去进行愚蠢的冒险了。她脑子出了问题,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两个礼拜后

我查看了它的嘴巴。目前还没有危险:它只有一颗牙。尾巴也还没长出来。现在,它比以前更加吵闹了——大多是在夜里。我已经搬出去了。不过我还会过去,早上的时候,去吃早饭,也看看它有没有长出新牙。等它长出满嘴的牙齿,就该让它离开了,无论那时候它有没有尾巴,因为熊就算没有尾巴,也是很危险的。与此同时,她待在家里都没挪地方,却又抓了一个她称它为“亚伯”四个月后

我离开了一个月,到她称为“水牛”的地方打猎捕鱼;我不明白她为什么取这个名字,难道是因为那儿没有水牛?与此同时,这头熊已经学会了自己用后肢摇摇晃晃地走路,还会说“爸卟”和“妈姆”。这肯定是个新物种。虽然它发出的声音很像单词,但那纯粹是巧合,肯定地,也许根本就没有目的、没有意义。不过,尽管如此,这也是很不寻常的事情,因为别的熊都不会。它能模仿人说话,身上基本上没有皮毛,没有一丁点儿尾巴,这些加起来充分表明,这是一种新的熊。如果进一步研究,将会非常有趣。与此同时,我打算去远行,到北方的树林中去,彻底地搜索一番。肯定还有这样的熊在什么地方吧,如果有同类作伴,这头熊就不会那么危险。我马上就动身,但我要先把这头熊的嘴给套住。三个月后

这次搜索很累、很累,但没有收获。与此同时,她待在家里都没挪地方,却又抓了一个!我可从来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就算我在那些树林里搜上一百年,也不会撞上那么个东西。次日

我一直在比较新到的和原有的,毫无疑问,它们属于同一个种类。我本来打算将其中一个做成填充标本收藏起来,但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对这种做法有些偏见,于是我放弃了这个念头,尽管我认为这是个错误。万一它们逃走了,那对于科学而言,将会是无法弥补的损失。原来的那个比以前更温驯了,会大笑,还会像鹦鹉一样说话,毫无疑问,这是因为它和鹦鹉经常待在一起,而且它有高度发达的模仿能力。以后如果发现它实际上是一种新型的鹦鹉,我会感到震惊;但是,我不该感到震惊,因为最初那些日子里,它是一条鱼,从那以后,它能想到的东西,它几乎全都当过。新来的很丑,和第一个一开始的时候一样;同样的生肉一般的硫黄色皮肤,同样奇特的脑袋,上面没有毛发。她称它为“亚伯”。十年后

他们是男孩;很久以前我们就发现了。是他们到来时那又小又嫩的模样,让我们糊涂了;那时候我们不习惯。现在还有一些女孩。亚伯是个好孩子,但是,如果该隐一直是头熊,那应该会让他变得更好。经过这么多年,我明白了,一开始我对夏娃的看法是不对的;一个人住在伊甸园里,不如和她一起住在伊甸园外。起初我觉得她话太多;但是,现在如果那声音沉寂,从我生命中消失,我会感到难过。愿那枚栗子获得福佑,是它将我们连在一起,教我懂得她心地的良善、精神的甜美!我明白了,一开始我对夏娃的看法是不对的第二部夏娃日记(译自原稿)礼拜六

我的年龄,现在快一整天了。我是昨天到的。在我看来是这样。实际上也该是这样吧,如果昨天之前还有日子,那么日子来临时我也不在场,否则我应该记得。当然,也许真的有过那个日子,可当时我没有注意,这也是有可能的。那好吧,现在我就开始留意,如果还有什么昨日之前的日子来临,我就记下来。最好开个好头,别让这纪录乱了,因为某种本能告诉我,有一天这些细节会成为历史学家的重要材料。因为,我感觉像是个实验品,我感觉就是个实验品,不可能还有人感觉比我更像实验品了,所以我慢慢开始相信,这就是我——实验品;不过是个实验品,仅此而已。

如果我是个实验品,那么,实验中没有其他人了吗?没了,我想没了。我觉得其他的也是实验中的一部分。我是主要的部分,但我认为在这件事情当中,其他的也有其作用。我的位置很稳固吗?或许我该留意,想办法保住位置?可能是后者吧。某种本能告诉我,高人一等的代价是永远警惕。我觉得,对于一个这么年轻的人来说,这话说得很好。高贵、美丽的艺术品不应该仓促造就,而这恢弘的新世界正是一件最高贵、最美丽的作品

今天的一切,看起来都比昨天更好。昨天急着完工,结果山都参差不齐,一些平原上堆满了垃圾和残余的材料,看上去令人抑郁。高贵、美丽的艺术品不应该仓促造就,而这恢弘的新世界正是一件最高贵、最美丽的作品。虽然时间短暂,但肯定美轮美奂,近乎完美。有些地方星星太多了,有些地方又太少了点儿,但是毫无疑问,这很快就能纠正过来。昨天晚上月亮松动了,滑了下去,跌出了这伟大的宏图——真是个大损失。想起来,就让我伤心。若论华丽完美,所有点缀装饰之物中,没有超过月亮的。应该把它固定得更牢固一些。要是我们能把月亮弄回来该多好……

当然,月亮上哪儿去了,谁也不知道。而且,无论谁得到了它,都会藏起来。这我知道,因为我自己就会这样做。我相信,在其他事情上,我都能诚实可信,但我已经意识到,我的本性中,最关键、最核心的部分,是对美的爱慕,对美的激情;我也意识到,如果月亮是别人的,那个人又不知道月亮在我手上,那么把月亮交给我是不安全的。如果是白天找到了月亮,我能够忍住不据为己有,因为我会担心别人在找;但如果是在黑暗中找到的,我肯定会找出某个借口,一点儿消息也不透露。因为我真是爱月亮,那么漂亮,那么浪漫。我真希望我们有五个或者六个月亮。那我就永远不上床睡觉。我要一直躺在长着青苔的堤岸上,仰脸望着它们,永远不会感到疲倦。因为我真是爱月亮,那么漂亮,那么浪漫

星星也很好。我希望能抓一些下来,放到我头发上。不过,我想那是不可能抓得到的。它们其实很远,你一旦发现这一点,会非常惊讶,因为它们看起来很近。昨天晚上,星星刚亮起来,我就拿了根竿子,想打一些下来,但竿子根本够不着,让我吃了一惊;然后我又试着用土块砸,我累得筋疲力尽,也没能砸下一颗来。那是因为我习惯用左手,扔得不够准。我朝想要的那颗星星旁边瞄准,还是打不中,不过有一些还是比较接近的,因为有四五十次,我看到土块像个黑点一样,直接射入那金黄色的簇簇星团之中,就只差了一点点,要是我还坚持一会儿,说不定就能打下一颗来。

所以我哭了一会儿,我想我年龄这么小,这应该是很自然的事吧。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我拿起一只篮子,朝最边缘的某个地方走去,那儿的星星离地面很近,我用手就能摘到,那样反而更好,因为我可以轻轻地摘,不会让星星摔下来。但是,我没想到那地方居然那么远,最后我只好放弃了。我筋疲力尽,连半步都迈不动了,而且两只脚都疼得要命。

我没法回家。路太远,天气也渐渐冷了下来,不过我找到了一些老虎,就挤在老虎中间,蜷缩着,真是又暖和又舒服,老虎吃的是草莓,所以发出的气息甜美怡人。我虽然以前没见过老虎,但一看到斑纹我就认出来了。如果我能拥有一张那样的毛皮,就可以做一件可爱的袍子。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