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医养生传世录(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毛书歌

出版社: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道医养生传世录

道医养生传世录试读:

前言

道家、医家同出一源。同源之谓者,阴阳五行也。而“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天地生人,“合人形以法四时五行而治,何如而从?何如而逆?得失之意”(《素问·脏气法时论》),何以知之?

如此者,必从五行而知之。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更贵更贱,以知死生,以决成败,而定五脏之气,间甚之时,死生之期也。阴阳五行揭示了天地万物运行的内在规律。人,生于天地之间,秉气含灵,居万物之首。人之为贵,贵为生命。生命以呼吸、代谢为特征。俗云:“人活一口气。”有气则生,无气则死。人之气与天之气,息息相通。是故,道祖老君,千言经书穷尽妙道;中医圣典《黄帝内经》阐释玄微。无论道之高妙,医之玄微,莫不贯彻天人合一、顺时而动之养生本源。笔者系中医临床工作者,素喜养生而随心所欲,既无恒心而缺失规律,加之工作繁忙,常处负弩前驱之态,年半百而病丛生,乃立志于医、道间,欲左右逢源于养生之门。研习道藏方书所载术式,并受隐士指点;实践中医典籍记述方略而辨证体验之。仅年余,便觉困顿之感消退,捷足轻身之态如常。现已近六旬而发黑齿坚更胜于数年前。无论临床查房、门诊坐诊、深夜编书,抑或登山涉水、舟车劳顿,殊少倦容。有感于斯,遂将日常得益之典章妙句实录成册,并冠以四时、昼夜、饮食、起居、情志、五运六气等类别,借出版传世于后人,弘善扬德于众生。但由于本人道浅德薄,对妙道玄微乃管窥蠡测而已,仅供同道参考,亦诚请行家指教。钟麓居士 毛书歌2015年4月第一章道医养生概述

养生是一种文化。中国养生文化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我国文明史的记载大都始于黄帝,《黄帝内经》就是以黄帝与岐伯、雷公等讨论养生(包括医学)为题的著作。其后老庄、孔孟、诸子百家都有自己的养生著述,逐渐形成医家、道家、佛家、儒家四大养生学说体系。

道家思想中,“清净无为”“返璞归真”“顺应自然”“贵柔”等主张,对中医养生保健有很大的影响和促进。道家学说是春秋战国时期以老子、庄子为代表的人们所提出的思想。他们的学术思想在养生学的形成过程中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如:①顺乎自然:道家养生的根本目的就是要摒绝一切外来因素对生命活动的干扰,求得身心的解脱。因此,崇尚自然成了道家养生的基本原则,道家的观点认为,以自然界的秩序变化为法,摒弃人的理性因素,在养生中采取顺乎自然的行动,就能维护健康,延年益寿。②清静虚无:老子主张少私寡欲、见素抱朴,排斥人的一切欲望,排斥外界事物给人带来的诱惑。且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通过柔弱无为、虚静自守来排斥干扰,以达到返璞归真的目的。③虚静自守:即庄子的养生方法,养神、守形忘我、无欲,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人们常说“医道同源”,这是因为中医学与道教、道医学有着共同的思想渊源,都以老子思想、阴阳理论、五行学说等道家思想为哲学基础,而且具有天人合一、整体观、顺应自然、和谐共生、阴阳平衡等共同的价值观。道医是以《道德经》中的“道”和《黄帝内经》中的“医”为理论基础的。道医的范畴更大,道医中除显传的中医外,还有很大部分是师徒相传,而且其方法不同于中医,有其独有的诊病、治病方法和途径。中医和道医在治疗上最大的一个共同点就是,都使用天然药材和针灸为最常用的治疗方式。此外,导引术也被道医和中医使用。而它们在治疗上的最大不同点则是道医学还注重运用内丹功、辟谷等道术修炼之类的养生康复方式,甚至还使用画符、占卜、咒语等具有神秘色彩的方式。这也是道医在治疗方式上最具特色也是最玄秘的地方。

道医养生,除包含一般的养生学内容外,亦包含道家学派的特色,可从以下几个方面体现。一、顺应四时以养生《素问·四气调神大论》里有句话说:“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逆其根,则伐其本,坏其真矣。”四季阴阳是万物的根本,也就是在春夏季节保养阳气,在秋冬季节保养阴气。因为身体与天地万物的运行规律一样,春夏秋冬分别对应阳气的生长收藏,如果违背了这个规律,就会戕害生命力,破坏人身真元之气,损害身体健康。如果我们能利用四时阴阳的变化,调整我们体质的阴阳,则会取得较好的效果。如,夏天是阳气最旺的时候,那么阳虚的人在夏天注重养阳气,当然就比冬天效果要好。反之,冬天是阴气最浓之时,阴虚的人冬天养阴必然作用会更大。所以应用四时阴阳的变化来养生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们要掌握四季养生这个法宝,首先就应该顺应四季阴阳变化的规律。如:春夏养阳,秋冬养阴。春季,有很多人经常半夜醒来或者睡不着觉,这是因为人的阳气白天行于外,晚上归于内,归于内就是归于肝。如果肝血非常充盈,阴阳调和就能安睡,如果肝血不足,阳气潜伏不畅,则易出现不寐、少寐的症状。

顺应四时气候以养生,不仅体现在体质的调理上,亦体现在饮食中。例如春天不宜过食酸味食物,酸味入肝,其性收敛,多吃不利于春天阳气的生发和肝气的疏泄,此时可以多吃一些性味甘平的食物,如牛奶、蜂蜜、新鲜蔬菜、苹果、梨、山药等。夏季炎热,阳气浮越于外,内阳不足,故夏天易出现胸闷、气短、多汗等症状。所以夏天要注意养阳,饮食要以清淡为主。

秋冬的时节气候转冷而渐寒,外界寒凉,也会影响人体,人感到寒冷时,一则人体的自身调节机制会利用自身功能大量调动阳气,以调高自身温度抵御严寒,从而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二则秋冬季节阳气入里收藏,中焦脾胃烦热,阴液易损。

所以说,春夏之时阳虚于内,秋冬之时阴虚于内。正如清代著名医家张志聪所说:“春夏之时,阳盛于外而虚于内,所以养阳;秋冬之时,阴盛于外而虚于内,所以养阴。”二、顺应昼夜以养生

顺应昼夜以养生包括多重概念。它属于因时摄生的概念,它以“四时五脏阴阳”为理论根据,指出人体自身与外界时间变化相一致,根据自然四时、昼夜阴阳消长规律与人体的生命活动节律来调摄身体活动使其相一致,从而调理身体功能,强健身体,增强身体正气,延年益寿。昼夜的阴阳节律是自然界最为重要的节律之一,正如《灵枢·顺气一日分为四时》篇所论,它也和四时节律的变化相一致。因此,人体阴阳二气的运动变化,昼夜节律的规律最为突出。《素问·金匮真言论》云:“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不仅如此,阴阳二气的运行也直接受着昼夜节律的影响,也同时影响着人的睡眠活动。如《灵枢·口问》云:“卫气昼日行于阳,夜半则行于阴,阴者主夜,夜者主卧……阳气尽,阴气盛则目瞑;阴气尽而阳气盛则寤矣。”可见《内经》认为,人体阴阳二气的运动变化,直接受到自然界昼夜节律的影响而和自然通应,同时又决定着人体的寤寐(觉醒)周期。

顺应昼夜以养生同时亦包含顺应子午流注的规律,合理生活作息。子午流注是把人体的十二条经脉在十二个时辰中的盛衰规律,有序地连接起来预测脏腑经络气血在某个时辰的盛衰,以此来达到养生的目的。如“子后则气升”“午后则气降”。前者就是说,一天之中,子时(23∶00至01∶00)是阴极,是气降到最低时,子时之后气就开始上升,这叫子后则气升。子时阴气最强,而阳气尚未始升,顺应阴气的特性,此时应保持睡眠。而丑时位于子后阳气开始生发,但升中有降,此时继续睡眠则可以使血入肝。此后阳气渐强机体开始调理肺经,使气血朝于百脉,逐渐加强活动,增加饮食,使其与人体逐渐增强的阳气相适应。“午后则气降”就是说,一天之中,午时是阳极,气已升到极点,午时之后气开始下降,到子时降到最低。在午时阳气最盛,心经最强,此时应提高工作效率,可以做一些脑力工作,而阳虚的人应休息以养阳气。下午小肠经最强可以适当休息以保证营养的吸收,保护心脑血管。晚上心包经当值,此时应禁止活动,准备睡眠。三、调理气血以养生

气者,人之根本也,人有此生,全赖此气。《素问·六微旨大论》曰:“升降出入,无器不有”,“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人体生生不息,皆因气之为用也!少气则无力。凡气虚之人,必感乏力。《灵枢·口问》:“故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倾,目为之眩。”即:清阳不升,脑失所养则头昏、脑鸣,甚则头空、隐隐作痛。《灵枢·口问》篇:“中气不足,溲便为之变。”脾胃气虚者,大小二便皆生异常:大便或稀薄或次数增多,小便或尿频或尿涩等。气虚病证可涉及全身各个方面,如气虚则卫外无力,肌表不固,而易汗出;气虚则四肢肌肉失养,周身倦怠乏力;气虚则清阳不升、清窍失养而精神委顿,头昏耳鸣;气虚则无力以帅血行,则脉象虚弱无力或微细;气虚则水液代谢失调,水液不化,输布障碍,可凝痰成饮,甚则水邪泛滥而成水肿;气虚还可导致脏腑功能减退,从而表现一系列脏腑虚弱征象。如心气虚、脾气虚、肾阳虚、气阴两虚、肾阴阳两虚等。对于气虚者的饮食宜忌,应兼顾到五脏之虚的宜忌原则。凡气虚之人,宜吃具有补气作用的食物,宜吃性平味甘或甘温之物,宜吃营养丰富、容易消化的平补食品。忌吃破气耗气之物,忌吃生冷性凉食品,忌吃油腻厚味、辛辣食物。应以甘平为主食,甘温的油菜、生姜、葱、茴香等,甘凉的白木耳、瓢瓜、绿豆等。尽量不要常食用冰冷寒凉或未熟食品,如西瓜、椰子、香蕉等,以免影响血液循环。当不可避免时,尽量在白天食用,因当外界阳气旺盛时,身体也较有抵抗寒气入侵的能力,同时可加用补气食材及适当功能锻炼。

人体脏腑百脉、经络、组织都有赖于血液的濡养,血盛则肌肤红润,身体强壮;血液亏虚,不能濡养头、面、目、舌、爪甲故见面色淡白无华或萎黄,唇色淡白,爪甲苍白,头晕目眩;血不养心,心神不宁,则心悸心慌,失眠多梦;血少不能濡养经脉、肌肤,则手足麻木,皮肤干涩;血海空虚,冲任失充,故女子月经量少,色淡,延期,甚或闭经;血虚不能上荣于面,父精母血,血虚则容易流产;血虚而脉道失充盈致脉细无力。故顺应气血宜补脾和胃使血自生,补肾益精以生血;“有形之血不能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久视伤血”,故此类人群还应注意眼睛的休息和保养,防止因为过度用眼而耗伤身体的气血。同理,对于有血瘀症状的病人亦应活血化瘀,调理体质。四、规律生活以养生

良好的身体离不开规律、健康的生活,规律的生活要求我们“起居有常、卫生合理”。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①适度锻炼:“生命在于运动”是伏尔泰的一句名言。古人也以“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来强调运动对生命的作用。保持身体协调最有效方法就是运动,保持生命活力的有效方法也是运动。进入中老年以后,行为取向上就是倾向安静,懒于活动。懒于活动丧失了健康,造成了肥胖、心血管病、糖尿病和骨质疏松。在日常的运动中要坚持持久、坚持适度,运动量因人而异,一般以运动之后,冬季里自觉全身暖和,夏季里微微出汗,不觉得心慌为宜。②规律的作息:当今社会发展速度快,生活节奏也明显加快,我们总是处在剧烈的竞争之中。生活在这种环境中,易产生疲劳。专家指出疲劳特别是脑力疲劳,是现在和未来一个世纪危害身体健康的一个主要因素。许多科技人员容易发生英年早逝的主要原因,就是科技人员工作起来不分上下班,不分白天黑夜。连续地、不间断地工作,打破了原来的生活规律,对身体健康带来了危害。所以,要自己给自己建立作息计划,不管是工作多忙,任务多重,都要给自己留出一定的“喘息”机会,使大脑和身体的各个部分,有一个适当的调整。培养自己的一个爱好也是休息,使自己在投入爱好的兴致中放松下来。如果是连续一周的紧张工作和学习,最好在周末拿出点时间娱乐一下,对紧张的状态进行调整。③合理膳食:在饮食方面的有规律主要是在饮食上要定时、定量。合理用餐是维持身体健康的重要条件,按照一定时间有规律进食,能使身体建立起时钟反射,保证消化和吸收功能有节律地进行。每当接近吃饭的时候,胃肠便开始大量分泌消化液,进行消化和吸收,并将营养输送到全身。如果不能按时进食,不分时间、没有规律的用餐,就会打乱了胃肠消化的正常规律。胃肠在长时间的工作中得不到相应的休息,消化功能就会减弱,导致食欲减退,形成消化系统疾病,影响健康。如果能够合理饮食,适时、适量,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消化功能就能保持旺盛状态,对身体健康是大有益处的。五、调神养性以养生

保养精气神是养生之根本,中国人养生最大的特点是“养心”,而养心的关键在于回归本心,确保精气神并重。孙光荣说:“健康生活方式的养成必须与精气神相结合,不管何种养生方法,保养精气神才是真正的养生之道。”正如《素问·上古天真论》所说,“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从安来”,精气神是人身三宝,是活力的源泉、健康的基础。养精是养生的基础,养气是养生的途径,养神是养生的关键。以“不妄作劳”的运动养生为例,古人锻炼身体时,不光是活动肢体,还要加入精神修炼,做每个动作时调整到最佳精神状态。而西方人养生是心神分离的,比如说在健身房一边跑步一边聊天,这无法达到心神合一。“运动中‘养神’是关键,可以从呼吸入手,静坐、吐纳、调神、调吸等,把杂念收住,是很好的养生方法。”“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没有非分之想,平和安宁,真气保存体内,形影不离,病不伤也。可见,除精气神外,情志因素、个人修养亦是影响养生的关键因素。《小有经》曰: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行此十二少,养生之都契也。多思则神殆,多念则志散,多欲则损志,多事则形疲,多语则气争,多笑则伤脏,多愁则心慑,多乐则意溢,多喜则忘错惽乱,多怒则百脉不定,多好则专迷不治,多恶则憔煎无欢,此十二多不除,丧生之本也。无多者,几乎真人大计。奢懒者寿,悭勤者夭,放散劬吝之异也。田夫寿,膏粱夭,嗜欲少多之验也。处士少疾,游子多患,事务凡简之殊也。故俗人竞利,道士罕营。胡昭曰:目不欲视不正之色,耳不欲听丑秽之言,鼻不欲向膻腥之气,口不欲尝毒刺之味,心不欲谋欺诈之事,此辱神损寿。又居:常而叹息,晨夜而吟啸,千正来邪也。夫常人不得无欲,又复不得无事,但当和心少念,静身损虑,先去乱神犯性,此则啬神之一术也。

仁者寿也:胸怀宽广而清静者,益寿;反之,胸怀狭隘躁动者,不益健康有害生命;德行不克,纵服玉液金丹,未能延寿;全备者不祈善而有福,不求寿而自延,此养生之大旨也。注重道德修养:“浩然正气”有利于身心健康,“悲哀愁忧则心动,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

道医养生既广且深,诸如肉身成圣、羽化飞升亦其源流也。上述五个方面是择其要者而陈之。天人合一、局部与整体统一是道医养生的核心。本书将从以上五方面为纲予以具体论述。第二章四时养生经典实录《养性延命录·陶隐居序》

夫禀气含灵,唯人为贵。人所贵者,盖贵为生。生者神之本,形者神之具。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毙。若能游心虚静,息虑无为,服元气于子后,时导引于闲室,摄养无亏,兼饵良药,则百年耆寿,是常分也。如恣意以耽声色,役智而图富贵,得丧恒切于怀,躁挠未能自遣,不拘礼度,饮食无节,如斯之流,宁免夭伤之患也。余因止观微暇,聊复披览《养生要集》。其集乃钱彦、张湛、道林之徒,翟平、黄山之辈,咸是好事英奇,志在宝育,或鸠仙经真人寿考之规,或得采彭铿老君长龄之术,上自农、黄以来,下及魏、晋之际,但有益于养生及招损于后患,诸本先皆记录,今略取要法,删弃繁芜,类聚篇题,分为上下两卷,卷有三篇,号为《养性延命录》,拟补助于有缘冀凭,缘以济物耳(或云此书孙思邈所集)。《养性延命录·教戒篇第一》

老君曰:人生大期,百年为限,节护之者,可至千岁。如膏之用,小炷与大耳。众人大言而我小语,众人多烦而我少记,众人悸暴而我不怒,不以人事累意,不修仕录之业,淡然无为,神气自满,以为不死之药,天下莫我知也。无谓幽冥,天知人情。无谓暗昧,神见人形。心言小语,鬼闻人声,犯禁满千,地收人形。人为阳善,吉人报之。人为阴善,鬼神报之。人为阳恶,贼人治之。人为阴恶,鬼神治之。故天不欺人依以影,地不欺人依以响。《素问》曰:黄帝问岐伯曰: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百岁而动作不衰(谓血气犹盛也);今时之人,年始半百动作皆衰者,时世异耶,将人之失耶?岐伯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则阴阳,和于术数(房中交接之法)。饮食有节,起居有度,不妄动作。故能与神俱,尽终其天命,寿过百岁。今时之人则不然,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好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游于阴阳,生活起居,无节无度,故半百而衰也。《素问·上古天真论》

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中古之时,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亦归于真人。其次有圣人者,处天地之和,从八风之理,适嗜欲于世俗之间,无恚嗔之心,行不欲离于世,被服章,举不欲观于俗,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形体不敝,精神不散,亦可以百数。其次有贤人者,法则天地,象似日月,辨列星辰,逆从阴阳,分别四时,将从上古合同于道,亦可使益寿而有极时。

译文:我听说上古时代有称为真人的人,掌握了天地阴阳变化的规律,能够调节呼吸,吸收精纯的清气,超然独处,令精神守持于内,锻炼身体,使筋骨肌肉与整个身体达到高度的协调,所以他的寿命同于天地而没有终了的时候,这是他修道养生的结果。中古的时候,有称为至人的人,具有淳厚的道德,能全面地掌握养生之道,和调于阴阳四时的变化,离开世俗社会生活的干扰,积蓄精气,集中精神,使其远驰于广阔的天地自然之中,让视觉和听觉的注意力守持于八方之外,这是他延长寿命和强健身体的方法,这种人也可以归属真人的行列。其次,有称为圣人的人,能够安处于天地自然的正常环境之中,顺从八风的活动规律,使自己的嗜欲同世俗社会相应,没有恼怒怨恨之情,行为不离开世俗的一般准则,穿着装饰普通文彩的衣服,举动也没有炫耀于世俗的地方。在外,他不使形体因为事物而劳累,在内,没有任何思想负担,以安静、愉快为目的,以悠然自得为满足,所以他的形体不易衰惫,精神不易耗散,寿命也可达到百岁左右。其次有称为贤人的人,能够依据天地的变化,日月的升降,星辰的位置,以顺从阴阳的消长和适应四时的变迁,追随上古真人,使生活符合养生之道,这样的人也能增益寿命,但有终结的时候。《素问·四气调神大论》

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逆之则伤肝,夏为寒变,奉长者少。

夏三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无怒,使华英成秀,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逆之则伤心,秋为痎疟,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秋三月,此谓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起,与鸡俱兴,使志安宁,以缓秋刑,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伤肺,冬为飧泄,奉藏者少。

冬三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无扰乎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亟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逆之则伤肾,春为痿厥,奉生者少。

天气,清净光明者也,藏德不止,故不下也。天明则日月不明,邪害空窍,阳气者闭塞,地气者冒明,云雾不精,则上应白露不下,交通不表,万物命故不施,不施则名木多死。恶气不发,风雨不节,白露不下,则菀槁不荣。贼风数至,暴雨数起,天地四时不相保,与道相失,则未央绝灭。唯圣人从之,故身无奇病,万物不失,生气不竭。

逆春气则少阳不生,肝气内变;逆夏气则太阳不长,心气内洞;逆秋气则太阴不收,肺气焦满;逆冬气则少阴不藏,肾气独沉。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逆其根,则伐其本,坏其真矣。故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谓得道。道者,圣人行之,愚者佩之。从阴阳则生,逆之则死;从之则治,逆之则乱。反顺为逆,是谓内格。

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如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译文:春季的三个月,谓之发陈,是推陈出新,生命萌发的时令。天地自然,都富有生气,万物显得欣欣向荣。此时,人们应该入夜即睡眠,早些起身,披散开头发,解开衣带,使形体舒缓,放宽步子,在庭院中漫步,使精神愉快,胸怀开畅,保持万物的生机。不要滥行杀伐,多施与,少敛夺,多奖励,少惩罚,这是适应春季的时令,保养生发之气的方法。如果违逆了春生之气,便会损伤肝脏,使提供给夏长之气的条件不足,到夏季就会发生寒性病变。

夏季的三个月,谓之蕃秀,是自然界万物繁茂秀美的时令。此时,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之气相交,植物开花结实,长势旺盛,人们易晚一些睡,早一些起身,不要厌恶长日,情志应保持愉快,切勿发怒,要使精神之英华适应夏气以成其秀美,使气机宣畅,通泄自如,精神外向,对外界事物有浓厚的兴趣。这是适应夏季的气候,保护长养之气的方法。如果违逆了夏长之气,就会损伤心脏,使提供给秋收之气的条件不足,到秋天容易发生疟疾,冬天再次发生疾病。

秋季的三个月,谓之容平,自然景象因万物成熟而平定收敛。此时,天高风急,地气清肃,人应早睡早起,和鸡的活动时间相仿,以保持神志的安宁,减缓秋季肃杀之气对人体的影响;收敛神气,以适应秋季容平的特征,不使神思外驰,以保持肺气的清肃功能,这就是适应秋令的特点而保养人体收敛之气的方法。若违逆了秋收之气,就会伤及肺脏,使提供给冬藏之气的条件不足,冬天就要发生飧泄病。

冬天的三个月,谓之闭藏,是生机潜伏,万物蛰藏的时令。当此时节,水寒成冰,大地开裂,人应该早睡晚起,待到日光照耀时起床才好,不要轻易地扰动阳气,妄事操劳,要使神志深藏于内,安静自若,好像有个人的隐秘,严守而不外泄,又像得到了渴望得到的东西,把它密藏起来一样;要躲避寒冷,求取温暖,不要使皮肤开泄而令阳气不断地损失,这是适应冬季的气候而保养人体闭藏功能的方法。违逆了冬令的闭藏之气,就要损伤肾脏,使提供给春生之气的条件不足,春天就会发生痿厥之疾。

天气,是清净光明的,蕴藏其德,运行不止,由于天不暴露自己的光明德泽,所以永远保持它内蕴的力量而不会下泄。如果天气阴霾晦暗,就会出现日月昏暗,阴霾邪气侵害山川,阳气闭塞不通,大地昏蒙不明,云雾弥漫,日色无光,相应的雨露不能下降。天地之气不交,万物的生命就不能绵延。生命不能绵延,自然界高大的树木也会死亡。恶劣的气候发作,风雨无时,雨露当降而不降,草木不得滋润,生机郁塞,茂盛的禾苗也会枯竭不荣。贼风频频而至,暴雨不时而作,天地四时的变化失去了秩序,违背了正常的规律,致使万物的生命未及一半就夭折了。只有圣人能适应自然变化,注重养生之道,所以身无大病,因不背离自然万物的发展规律,而生机不会竭绝。

违逆了春生之气,少阳就不生发,以致肝气内郁而发生病变;违逆了夏长之气,太阳就不能盛长,以致心气内虚。违逆了秋收之气,太阴就不能收敛,以致肺热叶焦而胀满;违逆了冬藏之气,少阴就不能潜藏,以致肾气不蓄,出现泻泄等疾病。

四时阴阳的变化,是万物生命的根本,所以圣人在春夏季节保养阳气以适应生长的需要,在秋冬季节保养阴气以适应收藏的需要,顺从了生命发展的根本规律,就能与万物一样,在生、长、收、藏的生命过程中运动发展。如果违逆了这个规律,就会戕伐生命力,破坏真元之气。因此,阴阳四时是万物的终结,是盛衰存亡的根本,违逆了它,就会产生灾害,顺从了它,就不会发生重病,这样便可谓懂得了养生之道。对于养生之道,圣人能够加以实行,愚人则时常有所违背。顺从阴阳的消长,就能生存,违逆了就会死亡。顺从了它,就会正常,违逆了它,就会乖乱。相反,如背道而行,就会使机体与自然环境相格拒。所以圣人不是等到病已经发生再去治疗,而是治疗在疾病发生之前,如同不等到乱事已经发生再去治理,而是治理在它发生之前。如果疾病已发生,然后再去治疗,乱子已经形成,然后再去治理,那就如同临渴而掘井,战乱发生了再去制造兵器,那不是太晚了吗?《混俗颐生录·春时消息》

人禀阴阳五行,四时肃杀之气差若毫发,瘵疠则生。是以手足象天地,血脉象江河,毛发象草木,嗔怒象雷电,两目状日月,嗜欲禀生植。气候小差,人多疾疫,既反其令,瘵疠则生。细而察之,万不失一。

凡春中,宜发汗、吐利、针灸,宜服续命汤、薯药丸甚妙。自冬至后,夜半一阳生,阳气吐,阴气纳。心膈宿热,阳气相冲,若两虎相逢狭道,必斗矣。春夏之交,遂使伤寒,虚热时行之患,良由冬月附火及食热物,心膈宿痰流入四肢之故也。其患者,不啻十有六七。二月以来,采取东引桃枝并叶各一握,水三升,煎取二升已来,早朝空心服之,亦不必全尽,但吐却心膈痰饮即不为害。能四时依此吐,殊胜泻,泻即令人下焦虚冷,吐即去心腑客热,除百病。小儿即与茵陈丸、犀角丸泻之,以小儿未经人事,即不畏泻,亦须审其冷热虚实,不得浪为。若是男子,事须下泻,除脚气冲心,膀胱冷,疼痛脓水,三焦不通,即须泻,常得通畅。不要苦泻,夏月尤忌泻,为泄阴气故也。丈夫四十以上不宜苦泻。

春深稍宜和平将息,棉衣稍宜晚脱,不可令背寒。寒即伤肺,令鼻塞咳嗽。似热即去之,稍冷即加之,甚妙。肺俞五脏之表,胃俞十二经脉之长,最不可失寒热之节。俗谚云:避风如避箭,避色如避乱,勤解逐时衣,少餐申后饭,其言可宝耳。觉虚热,食上常服红雪,时服柴胡汤、三黄丸。如玄参,甚去虚热,兼治劳明目。自春秋之际,万病发动之时,固宜将摄矣。《混俗颐生录·夏时消息》

立夏三伏内腹中常冷,特忌下利,泄阴气故也。夏中不宜针灸,唯宜发汗。夏至后,夜半一阴生,唯宜服热物,兼吃补肾汤药等。非唯性热之物,亦常宜温暖饭食。况夏一季心王肾衰,最宜补息。盛热时,不宜吃冷淘麻饮,粉粥蜜浆;饱食后吃,必起霍乱。又生菜、茄子,缘腹中常冷,食此凝滞难消之物,多为癥块,若患冷气风疾之人,更须忌之。夏月不问老小,常吃暖物,至秋必不患赤白痢、疟疾、霍乱。但腹中常暖,诸疾皆不能作,为阳气壮盛耳。

时人不能将摄,日高餐饭,空腹吃茶。缘肾纳咸,被盐引茶入肾,令人下焦虚冷,手足疼痹;饭食后吃三两碗不妨,似饥即不再吃。限丈夫有痃癖、五痔、风疳、冷气、劳瘦、虚损,女人有血气、头风,偏不宜茶。所以消食涤昏烦,空心啜之实僭滥。盛热时宜于隐处寝卧,辄不得于星月下露地偃坐,兼便睡着使人操扇风,特宜忌之。常见人养新生孩子畏热,睡着后多扇风,兼于风凉之处卧,此爱之甚,然犹善养马者,以筐盛粪,以蜃盛溺,设蚊蚋即使人扑之,以附之不时,则惊蹙、毁首、辟胸,此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可不慎欤!以此孩子多患脐风、手足挛掣、口撮,俗号猢狲噤,不知其由,又曰鬼魅,可谓谬哉。以此则之,万不失一。

夏月不宜晚起,令人四肢昏沉,精神懵昧。勿冷水浴,使人虚热眼暗,筋脉蹶逆、霍乱转筋。常以饥沐饱浴,以饥即不再浴,限浴了避风。小儿亦如之。冲热来勿以冷水洗手面及淋背,犯之必患阴黄,但漱口即可矣。勿当操扇、袒露多,令人患刺风、风疹。亦勿饮冷水,成癖气、结气及水谷重下等痢。生菜、茄子、瓜,甚不宜人,尤忌向夜食之,唯粗人辛苦之士消杀得瓜,虽理气尤暗人眼。如驴马食之,即日眼烂,不可不明矣。

食热物汗出即拭却,勿扇风殊佳。勿夜食,尤忌吃肉面、生冷、黏腻之物,为夏月夜短,有年之人腹中常冷,或不消化,多患腹胀、霍乱之疾。勿当风卧湿,缘常出汗,体虚风拍著人,多患风痹、手足不遂、言语謇涩、四肢瘫痪、偏风等。虽不尽害,亦有当时中者,有不便中者。逢年之盛,遇月之满,得时之和,即幸而获免;若遇年之弱,值月之空,失时之和,无不中者。昔有人代皆不寿,来告彭祖,祖遂周视其人寝卧之处,果有一穴,当其脑户。头是三百六十诸阳之总会,以贼风吹注,阳气散尽,日月深久则毙矣。祖使敛其穴,其人果寿矣。所谓怀仁抱义,未见其益,有时而用,此乃喻将摄之谓也;弃仁背信,未见其损,有时而亡,此乃喻不能调护之故。损益之道,其理彰然。

夏月不欲数沐,数沐则心复,令人健忘,兼甚引风。每晨梳头一二百下,仍不得梳头皮,兼于无风处梳之,自然去风明目矣。《混俗颐生录·秋时消息》

立秋后稍宜和平将摄,春秋之际故疾发动之时,切须安养,量其自性将理。秋中不宜吐及发汗,令人消铄,脏腑不安,唯宜针灸,下利进汤散以助阳气。止若患积劳、五痔、消渴等病,不宜吃干饭、炙煻、自死牛肉、生鲶、鸡、猪、浊酒、陈臭咸醋、黏滑难消之物及生菜、瓜果、毒鱼、鲙鲊、酱之类。若风气、冷病、痃癖之人,亦不宜上件之物。若自知夏月冷吃物稍多,至秋患赤白痢兼疟,即宜以童子小便二升并大腹槟榔五颗,和子细切,煎取八合,下生姜汁一合,腊雪三分或二分,早朝空心分为两服,泻三两行。夏月所食冷物及膀胱有宿水、冷脓,悉为此药行逐,即不为患耳。此药是乘气汤药,纵老年之人,亦宜服之,且不夺气力,兼不虚人,况秋利又当其时。此汤理脚气,兼理诸气,其方甚克效,故附之于此。丈夫泻后三两日,以薤白粥加羊肾,空心补之,殊胜服诸补药。

每晨睡觉瞑目叩齿三七下,咽津,以手掌相收,令热熨眼,唯遍数多为妙。此法去风明目,无以加之。《混俗颐生录·冬时消息》

冬则伏阳生,内有疾宜吐。心膈多热,特忌发汗,畏泄阳气故也。宜服浸酒补药,以迎阳气。寝卧之时消息稍宜虚歇,大约如此。若此宿疾,须自酌量,不得准此。棉衣稍宜晚著,仍渐渐加厚,不得顿温,此乃将息之妙矣。又不得令火气拥聚,但免寒即可以。若遇大寒不得频于火上烘炙,尤甚损人。手足皆应心,多炙手,遂引火气,使人心多燥热。所吃热物及附火热气,皆积在心头,心属火故也。

夫冷药不治热极,热药不治冷极,水流湿火就燥故也。凡服药先看诸脏其有不足处,置其所损则补之,皆有效验。人之服药多不相当,为受性皆不同耳。亦不用火炙衣服令著之,亦甚损人。春夏之交,阴气既入,不能调护阳气,流入四肢,遂致时行热疾之作也。甚者狂走妄语。若便服冷药十有二三纵活者,亦不免挛蹵、丧明、发落、疮疥等。凡阴阳二毒,伤寒是天行之别号,只有疗法即无可法。七日内可疗,七日外不可疗,其验若此,药之用岂宜差误。觉是此疾,不等便服冷药,若是阳毒万一得差;若正阴毒服以冷药,手下狼狈,深宜详审,不可参差。每日一浴,冀通血脉,腠理通和。每拟浴时尽饱食,夜间即浴,浴后即吃一两盏酒便卧,不得冲风,且一宵安眠,房事切忌,他时所利。每食后服好红雪或服三黄丸更妙。

饮食之间,四十已上稍宜温,四十以下稍宜寒。若先有宿疾,冷衾之中自审息,不得准此。凡冬月所盖热被、毡褥等,稍热即减之,凝寒即加之。谚云:服药不如勤脱著。诚哉斯言。但是诸疾切忌食热肉、酒、面、炙煿之物,多食令人血脉不行。、馄饨,平常之时亦不宜热吃。冬月若食热物,至春夏交,必为瘵疠矣。第三章气运养生实录《素问·生气通天论》

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九窍、五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其生五,其气三,数犯此者,则邪气伤人,此寿命之本也。

苍天之气,清静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神明。失之则内闭九窍,外壅肌肉,卫气解散,此谓自伤,气之削也。

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

因于寒,欲如运枢,起居如惊,神气乃浮。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体若燔炭,汗出而散。因于湿,首如裹,湿热不攘,大筋短,小筋弛长。 短为拘,弛长为痿。因于气,为肿,四维相代,阳气乃竭。

阳气者,烦劳则张,精绝,辟积于夏,使人煎厥;目盲不可以视,耳闭不可以听,溃溃乎若坏都,汩汩乎不可止。

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有伤于筋,纵,其若不容。汗出偏沮,使人偏枯。汗出见湿,乃生痤痱。高梁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劳汗当风,寒薄为皶,郁乃痤。

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开阖不得,寒气从之,乃生大偻。陷脉为瘘,留连肉腠,俞气化薄,传为善畏,及为惊骇。营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痈肿。魄汗未尽,形弱而气烁,穴俞以闭,发为风疟。故风者,百病之始也,清静则肉腠闭拒,虽有大风苛毒,弗之能害,此因时之序也。

故病久则传化,上下不并,良医弗为。故阳畜积病死,而阳气当隔。隔者当泻,不亟正治,粗乃败之。

故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是故暮而收拒,无扰筋骨,无见雾露,反此三时,形乃困薄。

岐伯曰:阴者,藏精而起亟也,阳者,卫外而为固也。阴不胜其阳,则脉流薄疾,并乃狂。阳不胜其阴,则五脏气争,九窍不通。是以圣人陈阴阳,筋脉和同,骨髓坚固,气血皆从。如是则内外调和,邪不能害,耳目聪明,气立如故。

风客淫气,精乃亡,邪伤肝也。因而饱食,筋脉横解,肠澼为痔。因而大饮,则气逆。因而强力,肾气乃伤,高骨乃坏。

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是谓圣度。故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

因于露风,乃生寒热。是以春伤于风,邪气留连,乃为洞泄。夏伤于暑,秋为痎疟。秋伤于湿,上逆而咳,发为痿厥。冬伤于寒,春必温病。四时之气,更伤五脏。

阴之所生,本在五味;阴之五宫,伤在五味。是故味过于酸,肝气以津,脾气乃绝。味过于咸,大骨气劳,短肌,心气抑。味过于甘,心气喘满,色黑,肾气不衡。味过于苦,脾气不濡,胃气乃厚。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央。是故谨和五味,骨正筋柔,气血以流,腠理以密,如是则骨气以精。谨道如法,长有天命。

译文:自古以来,都以通于天气为生命的根本,而这个根本不外天之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大如九州之域,小如人的九窍、五脏、十二节,都与天气相通。天气衍生五行,阴阳之气又依盛衰消长而各分为三。如果经常违背阴阳五行的变化规律,那么邪气就会伤害人体。因此,适应这个规律是寿命得以延续的根本。

苍天之气清净,人的精神就相应地调畅平和,顺应天气的变化,就会阳气充实,虽有贼风邪气,也不能加害于人,这是适应时序阴阳变化的结果。所以圣人能够专心致志,顺应天气,而通达阴阳变化之理。如果违逆了适应天气的原则,就会内使九窍不通,外使肌肉壅塞,卫气涣散不固,这是由于人们不能适应自然变化所致,称为自伤,阳气会因此而受到削弱。

人身的阳气,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重要,假若阳气失却了正常的位次而不能发挥其重要作用,人就会减损寿命或夭折,生命功能亦暗弱不足。所以天体的正常运行,是因太阳光的普照而显现出来,而人的阳气也应在上在外,并起到保护身体,抵御外邪的作用。

如果寒邪伤人,阳气应如门轴在门臼中运转一样活动于体内。若起居猝急,扰动阳气,则易使神气外越。如果暑邪伤人,则汗多烦躁,喝喝而喘,安静时多言多语。若身体发高热,则像炭火烧灼一样,一经出汗,热邪就能散去。如果湿邪伤人,头部像有物蒙裹一样沉重。若湿热相兼而不得排除,则伤害大小诸筋,而出现短缩或弛纵,短缩的造成拘挛,弛纵的造成痿弱。如果风邪伤人,可致浮肿。以上四种邪气维系缠绵不离,相互更代伤人,就会使阳气倾竭。

在人体烦劳过度时,阳气就会亢盛而外张,使阴精逐渐耗竭。如此多次重复,阳愈盛而阴愈亏,到夏季暑热之时,便易使人发生煎厥病,发作的时候眼睛昏蒙看不见东西,耳朵闭塞听不到声音,昏乱之势就像都城崩毁、急流奔泻一样不可收拾。

人的阳气,在大怒时就会上逆,血随气升而淤积于上,与身体其他部位阻隔不通,使人发生薄厥。若伤及诸筋,使筋弛纵不收,而不能随意运动。经常半身出汗,可以演变为半身不遂。出汗的时候,遇到湿邪阻遏就容易发生小的疮疖和痱子。经常吃肥肉精米美味,足以导致发生疔疮,患病很容易,就像以空的容器接受东西一样。在劳动汗出时遇到风寒之邪,迫聚于皮腠形成粉刺,郁积化热而成疮疖。

人的阳气,既能养神而使精神慧爽,又能养筋而使诸筋柔韧。汗孔的开闭调节失常,寒气就会随之侵入,损伤阳气,以致筋失所养,造成身体俯曲不伸。寒气深陷脉中,留连肉腠之间,气血不通而淤积,久而成为疮瘘。从腧穴侵入的寒气内传而迫及五脏,损伤神志,就会出现恐惧和惊骇的征象。由于寒气的稽留,营气不能顺利地运行,阻逆于肌肉之间,就会发生痈肿。汗出未止的时候,形体与阳气都受到一定的消弱,若风寒内侵,腧穴闭阻,就会发生风疟。风是引起各种疾病的起始原因,而只要人体保持精神的安定和劳逸适度等养生的原则,那么,肌肉腠理就会密闭而有抗拒外邪的能力,虽有大风苛毒的浸染,也不能伤害,这正是循着时序的变化规律保养生气的结果。

病久不愈,邪留体内,则会内传并进一步演变,到了上下不通、阴阳阻隔的时候,虽有良医,也无能为力了。所以阳气蓄积,淤阻不通时,也会致死。对于这种阳气蓄积,阻隔不通者,应采用通泻的方法治疗,如不迅速正确施治,而被粗疏的医生所误,就会导致死亡。

人身的阳气,白天主司体表:清晨的时候,阳气开始活跃,并趋向于外;中午时,阳气达到最旺盛的阶段;太阳偏西时,体表的阳气逐渐虚少,汗孔也开始闭合。所以到了晚上,阳气收敛,拒守于内,这时不要扰动筋骨,也不要接近雾露。如果违反了一天之内这三个时间的阳气活动规律,形体被邪气侵扰则困乏而衰薄。

岐伯说:阴是藏精于内不断地扶持阳气的,阳是卫护于外使体表固密的。如果阴不胜阳,阳气亢盛,就使血脉流动迫促,若再受热邪,阳气更盛就会发为狂症。如果阳不胜阴,阴气亢盛,就会使五脏之气不调,以致九窍不通。所以圣人使阴阳平衡,无所偏盛,从而达到筋脉调和,骨髓坚固,血气畅顺。这样,则会内外调和,邪气不能侵害,耳目聪明,气机正常运行。

风邪侵犯人体,伤及阳气,并逐步侵入内脏,阴精也就日渐消亡,这是由于邪气伤肝所致。若饮食过饱,阻碍升降之机,会发生筋脉弛纵、肠游及痔疮等病症。若饮酒过量,会造成气机上逆。若过度用力,会损伤肾气,腰部脊骨也会受到损伤。

大凡阴阳的关键,以阳气的致密最为重要。阳气致密,阴气就能固守于内。阴阳二者不协调,就像一年之中,只有春天而没有秋天,只有冬天而没有夏天一样。因此,阴阳的协调配合,相互作用,是维持正常生理状态的最高标准。所以阳气亢盛,不能固密,阴气就会竭绝。阴气和平,阳气固密,人的精神才会正常。如果阴阳分离决绝,人的精气就会随之而竭绝。

由于雾露风寒之邪的侵犯,就会发生寒热。春天伤于风邪,留而不去,会发生急骤的泄泻。夏天伤于暑邪,到秋天会发生疟疾病。秋天伤于湿邪,邪气上逆,会发生咳嗽,并且可能发展为痿厥病。冬天伤于寒气,到来年的春天,就要发生温病。四时的邪气,交替伤害人的五脏。

阴精的产生,来源于饮食五味。储藏阴精的五脏,也会因五味而受伤,过食酸味,会使肝气淫溢而亢盛,从而导致脾气的衰竭;过食咸味,会使骨骼损伤,肌肉短缩,心气抑郁;过食甜味,会使心气满闷,气逆作喘,颜面发黑,肾气失于平衡;过食苦味,会使脾气过燥而不濡润,从而使胃气壅滞;过食辛味,会使筋脉败坏,发生弛纵,精神受损。因此谨慎地调和五味,会使骨骼强健,筋脉柔和,气血通畅,腠理致密,这样,骨气就精强有力。所以重视养生之道,谨遵昼夜更替,四时交接,阴阳平衡,起居有常,饮食有节等大自然赋予我们的生活规律,就必然能寿养天年。《五运六气·释运气》

运气,即五运六气的简称。如《素问·六元正纪大论》云:“五运六气之应见。”这就是运气的具体名称。而研究运气的,亦以《素问》里的几篇大论最为完整,如天元纪大论、五运行大论、六微旨大论、气交变大论、五常政大论、六元正纪大论、至真要大论七篇是。但在六节藏象论篇里亦提出了关于运气的一些基本问题。宋·林亿说上述七篇大论,不是《素问》的本文,可能是张仲景在《伤寒论》集里所称的“阴阳大论”,经王冰编辑补入《素问》的。因此,对运气抱怀疑的人,便以为《素问》是本来不谈运气的。可是六节藏象论,谁也没有认为不是《素问》的本文,篇中一大半都是谈的运气问题,即《素问》不谈运气的说法,亦没有十分理由了。

运气有怎样的含义呢?据《素问·六元正纪大论》说:“太阳司天之政,气化运行先天……阳明司天之政,气化运行后天……”

古人认为宇宙间一切事物的变化之所以动而不已,就是由于气化的不断运行。而气化的内容,总不外乎五运六气,则五运六气,为古人研究气化运行的规律而已。

什么是五运呢?即木、火、土、金、水五行的运行。什么是六气呢?即太阳寒水、厥阴风木、少阴君火、少阳相火、太阴湿土、阳明燥金六气的变化。五行之所以能运,由于与十天干的阴阳干配合而发生;六气之所以能化,亦由于与十二地支的阴阳支配合而变化。所以五运行大论说:“土主甲己,金主乙庚,水主丙辛,木主丁壬,火主戊癸。子午之上,少阴主之;丑未之上,太阴主之;寅申之上,少阳主之;卯酉之上,阳明主上;辰戌之上,太阳主上;巳亥之上,厥阴主上。”

姑不论这段文字的意义究作如何解释(实际在后面是要分析的),但从这里可以看出一个问题是:不谈五运六气则罢,要谈,势非首先弄清楚甲乙丙丁……子丑寅卯……的道理不行。正如汪省之所说:运气者,以十干合,而为木火土金水之五运;以十二支对,而为风寒暑湿燥火之六气。——《运气易览·序》

然则,研究五行配十天干而为五运,三阴三阳配十二地支而为六气之理,实为研究运气的关键所在了。五运

五运,即木、火、土、金、水五行之气在天地阴阳中的运行和变化。《素问·天元纪大论》云:“五运阴阳者,天地之道也。”所谓道,也就是运行变化的规律。那么,五行如何化生为五运呢?主要是由十天干的变化而来,也就是所谓十干化运。兹述如次:(一)十干化运

五行的分配十天干是:甲乙为木,丙丁为火,戊己为土,庚辛为金,壬癸为水,已经解说在前面。在五运,便要把这五行十干的阴阳干,重新配合,而如《素问·五运行大论》所说:“土主甲己,金主乙庚,辛水主丙,木主丁壬,火主戊癸。”

甲为木行的阳干,己为土行的阴干,甲己相合,化为五运的土运。乙为木行的阴干,庚为金行的阳干,乙庚相合,化为五运的金运。丙为火行的阳干,辛为金行的阴干,丙辛相合,化为五运的水运。丁为火行阴干,壬为水行的阳干,丁壬相合,化为五运的木运。戊为土行的阳干,癸为水行的阴干,戊癸相合,化为五运的火运。从这甲己土运、乙庚金运、丙辛水运、丁壬木运、戊癸火运的次序看来,仍然是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五行相生的次序。为什么化运的十干要不同于五行十干的阴阳相配呢?五行十干的配合,是以五方、五季等关系而确定的,五行之气既化为运而运行于天,这便有关于天体上星宿的问题了。《素问·五运行大论》说:“览太始天元册文:丹天之气,经于牛女戊分;黅天之气,经于心尾己分;苍天之气,经于危室柳鬼;素天之气,经与亢氐昴毕;玄天之气,经与张翼娄胃。所谓戊己分者。奎壁角轸,则天地之门户也。夫候之始,道之所生,不可不通也。”

丹天之气,即五行火气化见于天的赤色。黅天之气,即五行土气化见于天的黄色。苍天之气,即五行木气化见于天的青色。素天之气,即五行金气化见于天的白色。玄天之气,即五行水气化见于天的黑色。牛、女、心、尾、危、室、柳、鬼、亢、氐、昴、毕、张、翼、娄、胃、奎、壁、角、轸等,是天体上二十八宿的宿命。它们布列在天体上的情况是这样的:

角、亢、氐、房、心、尾、箕,是东方苍龙七宿,凡七十五度。计角十二度、亢九度、氐十五度、房五度、心五度、尾十八度、箕十一度。

斗、牛、女、虚、危、室、壁,是北方玄武七宿,凡九十八度。记斗二十六度、牛八度、女十二度、虚十度、危十七度、室十六度、壁九度。

奎、娄、胃、昴、毕、觜、参,是西方白虎七宿,凡八十度。记奎十六度、娄十二度、胃十四度、昴十一度、毕十六度、觜二度、参九度。

井、鬼、柳、星、张、翼、轸,是南方朱雀七宿,凡一百十二度。记井三十三度、鬼四度、柳十五度、星七度、张十八度、翼十八度、轸十七度。

共周天三百六十五度。

为了便于了解这段文字所说的内容,尽先列图如下:

从上图可以清楚地看到二十八宿的方位,及其干支所属。四方的地支,代表着四季十二月,四方的天干,即为五行方位所属。那么,所谓“丹天之气,经于牛女戊分”者,即为五行火气在天体上经于牛、女、奎、壁四宿时,在十干则适当戊癸的方位,因而逢戊逢癸年,便是火气的运化主事,是为戊癸化火。所谓“黅天之气,经于心尾已分”者,即五行土气在天体上经于心、尾、角、轸四宿时,在十干则适当甲乙化土。因而逢甲逢乙年,便是土气的运化主事,是为甲乙化土。所谓“苍天之气,经于危、室、柳、鬼”者,即五行木气在天体上经于危、室、柳、鬼四宿时,在十干则适当丁壬的方位,因而逢丁逢壬年,便是木气的运化主事,是为丁壬化木。所谓“素天之气,经于亢、氐、昴、毕”者,即为五行金气在天体上经于亢、氐、昴、毕四宿时,在十干则适当乙庚的方位,因而逢乙逢庚年,便是金气的运化主事,是为乙庚化金。所谓“玄天之气,经于张、翼、娄、胃”者,即五行水气在天体上经于张、翼、娄、胃四宿时,在十干则适当丙辛的方位,因而逢丙逢辛年,便是水气的运化主事,是为丙辛化金。

于此尚须明确的问题有二:奎、毕、角、轸四宿何以分别称为戊分、己分?又何以叫作天门、地户呢?

十天干在图的方位中,甲乙木在东,丙丁火在南,庚辛金在西,壬癸水在北。戊己土应居住于中央,今不居中央,而戊土寄于乾方的戌位。己土寄于巽方的辰位也。戊己为什么要这样分别寄居乾巽两方呢?沈括解释说:“《素问》以奎、壁为戊分,轸、角为己分,奎、壁在戊亥之间(见前图),谓之戊分,则戊当在戊也。角、轸在辰巳之间,谓之己分,则己当在辰也。遁甲(即遁甲经,专讲六甲循还推数的,为术数之一种)以六戊(戊辰、戊寅、戊子、戊戌、戊申、戊午)为天门,天门在戌亥之间,则戊亦当在戌。六己(己巳、己卯、己丑、己亥、己酉、己未)为地户,地户在辰巳之间,则己亦当在辰。辰戊皆土位,故戊己寄焉(天干土位,寄于地支的土位)。二说正相合。按字书,戌从戊从一,则戊寄于戌,盖有从来。辰交从厂(音汉),从辰(音身),辰从乙(音隐),从己,则己寄于辰,与素问遁甲相符矣。五行:土常与水相随,戊,阳土也。一,水之生数,水乃金之子,水寄于西方金之末者,生水也,而旺土包之,此戊之理如是。己,阴土也,六(十干,己在第六位),水之成数也,水乃木之母,水寄于东方之末者,老水也,而衰土(即是辰木所制之土)相与隐于厂下者,水土之墓也。厂,山岩之可居者:乚,隐也。”……梦溪补笔谈:象数。

总之,辰戊是十二支的土位,戊己是十干的士,土寄居于土位,这是很自然的。

天门、地户的含义,据张景岳说:“周天七政躔度(即日月星辰在天体上所经行的度数),则春分二月中,日躔壁初,以次而南,三月入奎、娄,四月入胃、昴、毕,五月入觜、参,六月入井、鬼,七月入柳、星、张。秋分八月中,日躔翼末,以交于轸,循次而北,九月入角、亢,十月入氐、房、心,十一月入尾、箕,十二月入斗、牛,正月入女、虚、危,至二月复交于春分入奎、壁矣。是日之长也,时之暖也,万物之发生也,皆从奎、壁始。日之短也,时之寒也,万物之收藏也,皆从角、轸始。故日春分司启,秋分司闭,夫即司启闭,要非门户而何。自奎、壁而南,日就阳道,故曰天门;角、轸而北,日就阴道,故曰地户。”——《类经图翼·运气》,亦《素问·天元纪大论》所谓“天以阳生阴长,地以阳杀阴藏”,阴阳消长之所从出的意义而已。

后人解释十干化运的道理,是从各年第一个月月建的寅位上产生的,如刘温舒说:“丙者火之阳,建于甲己岁之首,正月建丙寅,丙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