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太祖的皇后(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读书堂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元太祖的皇后

元太祖的皇后试读:

一、《孛儿帖》

内容提要

孛儿帖(1161年——?),姓孛思忽儿弘吉剌氏,成吉思汗正室,父亲德薛禅,母亲名叫速坛。成吉思汗有数十位妻妾,分居在四个斡儿朵,其中每个斡儿朵又有数个皇后与妃子,孛儿帖居于第一斡儿朵,并且排行第一,地位最高。

第一章 孛儿帖的生平

一、贤妻良母

根据《蒙古秘史》的记载,孛儿帖的年纪比成吉思汗长一岁。她为人贤明,帮助成吉思汗创立大业。她与成吉思汗刚结婚的时候,便被蔑儿乞人掳走,成吉思汗便请求克烈与札答剌两部落的援军进攻敌人,最后终于救回孛儿帖。原本成吉思汗与札答剌的部长札木合有结拜之谊,但孛儿帖深知札木合有要与成吉思汗兼并的意思,便劝成吉思汗与札木合分离。成吉思汗与札木合分离后,果然独霸一方。蒙力克的第四个儿子阔阔出,假巫术之名挑拨成吉思汗与其弟合撒儿的感情,又羞辱斡赤斤,于是孛儿帖进言,请成吉思汗杀阔阔出,从此安定了族人。

孛儿帖生有四个儿子与五个女儿,儿子分别是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其中窝阔台后来是元朝的太宗皇帝,拖雷死后被追封为睿宗皇帝;女儿分别是豁真别乞、扯扯亦坚、阿剌合别乞、秃满伦、阿儿答鲁黑。当初孛儿帖被蔑儿乞族掳走,等救回时已有身孕,于是传说这时生下的术赤可能是蔑儿乞人的孩子,而“术赤”二字是“客人”的意思。

二、福荫子孙

孛儿帖卒年不详,但可以确知的是当成吉思汗过世时,她尚在人间。到了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三年时,追谥她为光献皇后;到了元武宗至大二年时,加谥为光献翼圣皇后。终元朝之世,弘吉剌氏的女子做为正宫皇后者有十一人,被称为皇后与追尊为皇后者有九人,娶公主为妻者有六人,娶公主又被封王爵者十三人,这些福荫都是由孛儿帖所开始。“孛儿帖”的蒙古语意是“苍白色”。《元史》里将其名后加上“旭真”二字,其实并非名字,而是“夫人”的意思,就像满语中的“福晋”一样。

第二章 孛儿帖与铁木真的故事

两年后,铁木真十八岁了。桑沽儿河边已经有了几处蒙古包。蒙古包外边停着三五、八九不等的勒勒车。草原上有了许多放牧的牛群、羊群、马群和驼群。博儿术一家最早投奔铁木真,同他们一起放牧,也有慕名而来的乞颜部过去的部众。铁木真一家似乎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这一天,又有人来投奔铁木真了。诃额仑走出崭新的蒙古包,见一辆大车停在门口,车上装有鼓风车、大铁锤和砧子等物。百灵鸟上前见礼:“夫人,还认识我吗?”

诃额仑打量着来人,不敢相认。百灵鸟笑着说:“夫人同也速该首领结婚的时候,是我唱的喜歌。”“啊,百灵鸟!我想起来了!”诃额仑说。

百灵鸟指着车旁站着的两个年轻人说,“这是我的两个铁匠儿子,我把他们领来,给铁木真备鞍子、看门户。”

诃额仑说:“哟,他们怎么长得一个模样,我都分不出来了。”

笑嘻嘻的那个眨眨眼睛,诙谐地说:“我叫者勒蔑。”又指着身后的年轻人说,“这是我弟弟速不台。我们是双胞胎。”

同哥哥相比,速不台有点愣头愣脑:“夫人!我们弟兄是来为射雕英雄铁木真效力的!”

者勒蔑又指着速不台身边的一个青年说:“这位朋友是半路相识结伴而来的忽必来。听说铁木真要使蒙古部中兴,我们特地远道来归,请收我们做个门户奴隶吧!”

诃额仑亲切地说:“谢谢你们不忘旧情。铁木真兄弟去弘吉剌部迎亲去了,等他回来,你们就做他的那可儿吧!”

者勒蔑兴奋地说:“谢谢夫人赐我们给天之骄子做伴当的殊荣,我们一定为他拉马坠镫,忠心耿耿!”

诃额仑对百灵鸟说:“百灵鸟,你回来,我们营地里就有欢乐的歌声了!”

百灵鸟已经把马头琴摘下来,一曲求婚歌脱口而出:黄金杯里斟满了清凉的奶酒,捧在右手上敬献给您。遵照祖辈商定的婚事,您把宠爱的女儿许给了我。白银碗里盛满了圣洁的奶酒,捧在右手上敬献给您。遵照先世预订的婚约,您把美丽的姑娘许给了我。骑上雪白的骏马并肩驰骋,亲爱的姑娘哟,请体察我心中的隐情。践守前约,我俩同回故乡吧,愿我们同甘共苦永远相亲。骑上黄骆驼相依而行,亲爱的姑娘哟,请接受我炽烈的爱情。遵照前约哟,我俩同回家乡吧,愿我们白头到老永不离分。

铁木真的事业刚刚出现一点儿振兴的转机,他的敌人却以百倍的努力,正在酝酿一场对他的报复行动。

两个蔑儿乞人和已经蓄了胡子的赤列都的弟弟赤勒格儿前后簇拥着铁木真兀格的儿子札邻不合和他的随从走向蔑儿乞首领脱黑脱阿的金顶大帐。几个人在大帐门口停了下来,赤勒格儿先进了大帐。少顷,三姓蔑儿乞人的首领——脱黑脱阿和合阿台、答亦儿兀孙随赤勒格儿一同走了出来。“是尊贵的塔塔儿首领札邻不合屈尊驾到了吗?请进!”脱黑脱阿让道。

札邻不合一面进帐,一面嘲讽地说:“啊,原来蔑儿乞人还在,还这么兴旺,这么富有。”

合阿台眉头微微一扬,反问道:“年轻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有谁向你说过,我们蔑儿乞人从草原上消失了吗?”

札邻不合一笑说:“那倒也不是。只是,我从四岁那年,被蒙古人赶出了自己的营地,失去了我的父亲铁木真兀格之后,好像就再也听不到蔑儿乞人的消息了。是不是你们把也速该抢了赤列都的妻子那件深仇大恨,扔进牛粪炉子里,烧成灰烬了。”

合阿台眼睛一瞪:“我们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

札邻不合仍旧一脸嘲讽地说:“是吗?现在你们认为积蓄的力量是不是可以打败那个率领不到一百个男人的射雕英雄铁木真了呢?”

脱黑脱阿太不喜欢这个傲慢无理的塔塔儿人了:“札邻不合,你千里迢迢地来到这里,不是为了羞辱我们蔑儿乞人的吧?”“我是来送给你们一个报仇雪耻的机会。”札邻不合对脱黑脱阿说:“也速该的儿子铁木真,正迎娶他的新婚妻子走在路上。偏巧,这妻子同当年也速该抢走的赤勒格儿的嫂子诃额仑一样,也是弘吉剌部的美女。”

赤勒格儿一震,他想到了当年自己同哥哥在迎亲回来的路上遇见蒙面的“也速该”抢亲杀人的残酷的一幕,血都沸腾了,他要为赤列都报仇。

脱黑脱阿的眼睛里射出仇恨的光。

空旷的草原上出现了一列迎亲的队伍。铁木真、哈撒儿、别勒古台和德薛禅带领几名弘吉剌的勇士护卫着新娘的白驼车。车上的篷子里坐着美若天仙的孛儿帖和她的母亲德薛禅夫人。孛儿帖幸福地望着骑在马上的铁木真,她等待这一天已经九年了!多少次她听到铁木真一家不幸遭遇的消息,多少次她暗自为铁木真流泪,多少次她隔着贝尔湖替铁木真向长生天祈祷。是长生天的气力使铁木真转危为安,是长生天的气力使她能同祈盼已久的未婚夫有了成亲的结局。而她更感谢长生天的是,自己的铁木真长得又高又壮又英俊,她已经这样看了他十几天了,可怎么也看不够!

铁木真同孛儿帖一样沉浸在重逢的幸福里,全然不知道危险正在一步步地接近他们。

脱黑脱阿的儿子忽都跑上一个沙丘,报告说:“父亲,铁木真迎亲的车队来了!”

脱黑脱阿问:“有多少人?”“不到十个人。”忽都回答说。

有人提议:“动手吧!”

忽都说:“怕是不方便。车队里还有德薛禅和他的妻子搠擅夫人,还有几名弘吉剌勇士。”

脱黑脱阿沉默了,如果现在袭击迎亲车队,势必要和弘吉剌人冲突,而强大富庶的弘吉剌部是不便冒犯的。如果让他们到了蒙古人的营地,那他们抢的新娘就是蒙古人了,按草原上的规矩说,这同弘吉剌部的关系就不是很大了。想到这一层,他对合阿台说:“合阿台,你去跟踪车队,等铁木真到了他的新营地,弘吉剌人离开了,就回来报告我。”合阿台打马而去。

在一顶人字形帐篷里,铁木真和孛儿帖脸对脸地躺着。孛儿帖笑笑问:“你总看什么?”“你跟九年前不一样了。”“变丑了?”“更美了!我更喜欢了。”“呃,我将来会变老变丑的,你就不再喜欢了,是不是?”“瞎说,我苦苦地想了你九年,”铁木真取出胸前戴着的珠链说,“我会把你像这珠子一样,贴在胸前珍惜一辈子的。”

孛儿帖咯咯地笑了。铁木真支起身子:“你不信?”“我是笑半月前你来迎娶我的时候。”“我的样子可笑吗?”“不是,从你那年走后,我心里一直记着一个什么事都要问个究竟的小弟弟,不料想眼前来了个彪形大汉,说他就是我的铁木真!”孛儿帖用手抚摸丈夫的面颊,“九年了,你受了多少磨难啊!当时,你为什么不到呼仑贝尔来找我们呢?我们总是可以帮一些忙的嘛!”“一个男子汉活在世上,最重要的就是志气!假如我像一个乞丐那样去到处乞讨,只能惹来世人的嘲笑!”

孛儿帖感慨地说:“暴风吹不走雄鹰,恶狼吃不掉猎犬,长生天到底把你还给了我!来,贴紧我,我要紧紧把你抱住,不许任何人伤害你!”“呃,孛儿帖!”

天明了。德薛禅和弘吉剌的勇士们与铁木真等告别。德薛禅说:“过了河就没有什么难走的路了,我就不远送了。”

孛儿帖见父亲要走,落下了眼泪,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离开父亲。德薛禅笑道:“呃,不要哭嘛,你母亲还送你嘛!再说,往后你就是蒙古部的人了,我倒是担心你心里只装着个铁木真,把我这个叫德薛禅的父亲给忘到呼仑贝尔湖的东边了呢!”

孛儿帖破涕为笑。德薛禅哈哈笑着率领那几个勇士催马奔去了。

迎亲车队终于平安地到达了桑沽儿河边铁木真家的新营地。铁木真扶着孛儿帖下了驼车,走向营地边升起的一堆篝火,两个人虔诚地向火神下拜。百灵鸟拉起了马头琴,唱起《祭火神之歌》:

永存的敖包上,燃起了向上腾飞的火。

燃烧吧,永生的火,有火啊,就有生活!

疾病和灾难会焚成灰烬哟,火焰烧的是恶魔。

把心中的祈祷念出来吧,

但愿新婚的人儿过上火似的生活!

蒙古包里聚着铁木真一家人。诃额仑对孛儿帖说:“你我都是弘吉剌人,自古以来弘吉剌与蒙古乞颜部就结为姻亲,你到了这里也算亲上加亲了。按蒙古人的规矩,你是长嫂,如果弟弟妹妹们有什么不是,你要多加指教。”

孛儿帖点头不语。德薛禅夫人说:“孛儿帖是我们家唯一的女儿,在家娇惯了点儿,还望亲家多多指点。亲家儿女成群,个个英雄豪爽,黄金家族后继有人了!孛儿帖能成为一个英雄的妻子,也了却了我和德薛禅多年的心愿。”

诃额仑真诚地说:“亲家过奖了。自从也速该不幸早逝,我们家道中落。要复兴祖业会有千辛万苦,孛儿帖将要和我们共同承担这份艰难,我真有些过意不去呢。”

孛儿帖抬起头说:“婆母,我父亲告诉过我,勤劳是最可靠的朋友,安逸是最凶恶的仇敌。我愿意和铁木真一起吃苦,一起奋斗。”

小妹帖木仑突然冒出了一句:“嫂子真是个好嫂子!”一句话逗得众人开怀大笑。

这天清晨,孛儿帖和帖木仑在挤马奶。她忽然感到一阵恶心,帖木仑吃惊地问:“嫂子,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孛儿帖摆摆手。帖木仑拔腿就跑,孛儿帖想叫住她,又一阵恶心袭来,她弯腰想吐。帖木仑已经跑进了蒙古包。

不一会儿,德薛禅夫人急匆匆跑出来:“孛儿帖,孛儿帖!哎呀,你是不是累着了?”孛儿帖摇摇头。德薛禅夫人恍然大悟,对着女儿的耳朵悄悄问了句什么,女儿点了点头。德薛禅夫人笑了。

这时帖木仑拉着诃额仑赶来。诃额仑关切地问:“孛儿帖怎么了?”德薛禅夫人对她说了句什么,两人开怀大笑起来。帖木仑大瞪着眼睛,不知所以……

德薛禅夫人准备回去了。她打开包裹,取出一件黑貂皮战袍对诃额仑说:“这是我和德薛禅送给翁姑的礼物,请夫人收下吧!”诃额仑和她的儿女们惊讶地看着战袍。这是一件黑貂皮战袍,太贵重了。

德薛禅夫人解释说:“其实这战袍原本就是蒙古部落的瑰宝。当年俺巴孩可汗同塔塔儿人、女真人作战,常常穿这件战袍。他去世三周年的时候,你们乞颜部立了一块九尺高的石碑,请了我家的德薛禅用九天九夜刻下了九十九个契丹字的碑文。这件战袍是作为酬谢给了德薛禅的。今天,也算物归原主了。希望铁木真能继承俺巴孩汗的遗志,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来!”铁木真庄重地接过战袍。

德薛禅夫人上了车,车子动了。孛儿帖流着泪跟车送行,车子越走越快,孛儿帖恋恋不舍地跟着车子跑。德薛禅夫人在车上喊道:“孛儿帖,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啊!”孛儿帖终于站住了脚,车子越来越远了。孛儿帖捂着脸抽泣,铁木真用臂膀搂住了她。

远处的山坡上,合阿台看见德薛禅夫人离去后,便走到自己的马前,上马奔回去报信。

送走了德薛禅夫人,诃额仑把战袍放在铁木真面前,神情相当庄严:“铁木真,你终于长成一个男子汉了!哈撒儿成了一名神箭手,别勒古台也成了一名力士。又来了这么多的好朋友。你的羽毛已经丰满,该准备往天上飞了!”

铁木真弟兄挺直了身子,诃额仑继续道:“不过,我们现在毕竟势单力孤,要想振兴祖业离不开贵人的扶助,把这件战袍送给你父亲的安答、克烈部的脱斡邻汗吧。恢复祖业报仇雪耻的大计,就从这里开始!”

克烈部信奉的是景教——即基督教的一个派别。景教被罗马教皇视为异端邪说,但却在中国得到了传播。这个部落地处蒙古部的西南,漠北地区的中心地带——土兀剌河和斡儿寒河流域的回鹘汗国故地,可汗的大帐驻在黑林。论实力,克烈部可以说是草原上最强大的了。脱斡邻汗在年轻的时候同铁木真的父亲也速该曾经结为安答。自从也速该死后,因为距离遥远,双方就不怎么来往了。诃额仑考虑到脱斡邻同也速该生前的这一层关系,又暂时同蒙古人没有利害上的冲突,便让铁木真联合克烈部,作为自己的靠山。所以,铁木真婚后第一个拜访的就是克烈部。

脱斡邻汗穿上了那件黑貂皮战袍,笑得合不拢嘴。铁木真说:“脱斡邻汗,您是我父亲的安答,就如同我的生父一般。所以,我妻子上见翁姑的礼物,我第一个就想到了孝敬您老人家。”“铁木真!”脱斡邻汗喉咙发紧,激动地说,“我的好儿子,上帝可以作证,这些年我和你札合敢不叔叔一直把你们挂在心上。可是,你们行踪不定,你母亲又很要强,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有帮助你们,我愧对我那死去的好兄弟,你们的生身父亲。现在好了,我终于有机会为我那死去的安答尽点儿心意了,我要把你们当作我自己的儿女,不,要比对我亲生的儿子桑昆还要珍贵!你们叛离的百姓我要替你们收拾,你们散失了的部众,我要替你们完聚。我们父子兄弟一定帮你恢复祖业!”

铁木真跪倒说:“脱斡邻父亲,为了您的情重如山的承诺,我替我生父的在天之灵谢谢您了!”

这天晚上,脱斡邻汗设宴招待铁木真兄弟,他的儿子桑昆把铁木真兄弟让进自己的帐篷休息。这次出访的成功使铁木真对未来蒙古部的中兴充满了希望。可是他没有料到,当他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影响他一生命运的大事——他的新婚妻子孛儿帖被蔑儿乞人抢走了!

脱黑脱阿的千人马队乘黑夜的掩护开到不儿罕山中,再往前走一个时辰就可以到铁木真家的营地——古连勒古山了。脱黑脱阿对部众说:“不要让黑夜成为铁木真脱逃的帮手,先在这里升起篝火,烤熟羊肉,美美地吃上一顿,等明天早晨天一放亮,我们再去打扰铁木真和他新婚妻子的清梦吧!”

众人纷纷下马宿营。

天快亮了,这正是人们熟睡的时候。“上马!”脱黑脱阿一声令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