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ely Planet孤独星球:伊斯坦布尔(txt+pdf+epub+mobi电子书下载)

作者:澳大利亚LonelyPlanet公司

出版社:中国地图出版社

格式: AZW3, DOCX, EPUB, MOBI, PDF, TXT

Lonely Planet孤独星球:伊斯坦布尔

Lonely Planet孤独星球:伊斯坦布尔试读:

伊斯坦布尔

作者:澳大利亚LonelyPlanet公司排版:HMM出版社: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时间:2019-01-03ISBN:9787503188176本书由中国地图出版社授权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伊斯坦布尔人口1400万最佳餐饮→Klemuri→Antiochia→Zübeyir Ocakbaşı→Meze by Lemon Tree→Develi Baklava最佳住宿→Hotel Ibrahim Pasha→Sirkeci Mansion→Hotel Empress Zoe→Marmara Guesthouse为何去

有些古城只是各种

历史

古迹堆砌起来的产物,但还有一些古城,譬如伊斯坦布尔,却将更丰富的内涵注入那种亘古不变之中。在这里,你的一天可以这样安排:早晨去游览

拜占庭

教堂或奥斯曼清真寺,下午在时尚的精品店中购物,然后整晚沉浸于酒吧和夜店之中。在只有咫尺之遥的空间内,你既能听到从老城的锥形宣礼塔传出的宣礼声,也能听到往来于欧亚大陆之间繁忙船只发出的洪亮汽笛声,甚至不绝于耳的售卖时令鲜货的街头小贩们的高高叫卖声。简而言之,这座神奇的大都市会让你经历别处不能给你的感官诱惑。

如果让当地人描述他们爱伊斯坦布尔的原因,他们会耸耸肩,笑一笑,仅仅告诉你: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像这里一样。在这座城市待上几天,你就会明白他们所说的话的真正含意。何时去

4月 阳光以及和煦的微风预示着多彩的伊斯坦布尔郁金香节的到来。6月和7月 遍布全城的场馆会举办备受瞩目的古典、爵士和当代音乐节。9月 酷热散去,当地人开始享用应季的竹荚鱼(lüfer),这是一种深受当地人喜爱的鱼类。伊斯坦布尔亮点1 在奢华的托普卡帕宫探秘苏丹后宫。1 探访令人惊叹的圣索菲亚大教堂。2 在奥斯曼时代的公共浴室中感受土耳其浴。3 前往贝伊奥卢,先在一家屋顶酒吧喝上一杯,再找家传统餐馆享用晚餐。4 在卡里耶博物馆(即科拉教堂)欣赏拜占庭时期的精美马赛克镶嵌画。5 坐渡轮沿着宏伟的博斯普鲁斯海峡游览。6 在大巴扎隐秘的商队驿站和迷宫般的小巷中彻底迷失自己。7 在一家当代艺术美术馆中思索先锋艺术。8 找一个传统的茶室与当地人一起休闲放松。历史拜占庭

根据传说,历史上这里第一个重要的定居点是由一位名叫拜占斯(Byzas)的殖民者建立起来的。拜占斯来自于阿提卡(Attica)的港口城市墨伽拉(Megara)。在离开希腊之前,他曾询问德尔斐神谕(Delphic oracle)应该在何处建立自己的新殖民地,结果得到了如下神秘的答案:“在盲者的对面”。公元前657年,当拜占斯和自己的同伴沿博斯普鲁斯海峡航行时,他们注意到亚洲海岸迦克墩[Chalcedon,即今天的卡德廓伊(Kadıköy)]处的一小块土地,而左侧的欧洲海岸竟有一处完美的天然良港:金角湾(Haliç)。拜占斯心想:“那些住在迦克墩的人肯定是瞎了眼,面对如此宝地,他们竟然无动于衷。”于是他们便定居在了迦克墩对面的海岸,并将这座新城命名为拜占庭(Byzantium)。

此后,拜占庭归顺罗马并为其征战了几个世纪,但最终,拜占庭却在罗马的一场内战中站错了队。公元196年,战争的胜利者塞普蒂米乌斯·塞维鲁(Septimius Severus)几乎将这座城市夷为平地,同时取缔了它所享有的种种特权。在怒火退却之后,塞维鲁重建了这座城市,并将其更名为奥古斯塔——安东尼娜(Augusta Antonina)。

君士坦丁堡

争夺罗马帝国控制权的另一场争斗决定了这座城市此后1000年的命运走向。当时,君士坦丁大帝(Emperor Constantine)为了追杀自己的宿敌李锡尼(Licinius)来到奥古斯塔——安东尼娜,随后又越过博斯普鲁斯海峡,来到克里索波利斯(Chrysopolis),即今天的于斯屈达尔(Üsküdar)。在公元324年击败李锡尼后,君士坦丁大帝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将奥古斯塔——安东尼娜更名为“新罗马”(New Rome)。他建造了一座巨大的新城作为帝国的首都,并于公元330年举行了隆重的庆祝典礼。

在新首都落成仅仅7年后,即公元337年,君士坦丁辞世,而这座城市在后续历代君王的统治之下继续兴旺发展。狄奥多西一世[Theodosius Ⅰ,即“大帝”(the Great),公元379~395年在位]在现今巴耶塞特广场(Beyazıt Meydanı)所在的位置建起了一座公共广场。而他的儿子狄奥多西二世在公元413年下令修建了巨大的城墙,以此来抵御匈奴王阿提拉(Attila the Hun)大军的劫掠威胁。虽然狄奥多西的城墙于公元447年被一场地震夷平,但随后它又在两个月内被仓促地重建起来,直至今日,狄奥多西城墙依然围绕着

伊斯坦布尔

的老城(Old City)。

狄奥多西二世死于公元450年,在他死后又有一系列的君王继位,其中就包括野心勃勃的查士丁尼(Justinian,公元527~565年在位)。在距离登基还有3年时间的时候,查士丁尼与狄奥多拉(Theodora)完婚——狄奥多拉曾是一位野心勃勃的花魁名妓。在二人的共同努力下,君士坦丁堡兴建起了众多伟大的建筑,其中包括修建于537年的著名建筑——圣索菲亚大教堂。不幸的是,查士丁尼的建筑工程以及经年累月的讨伐战争耗尽了帝国的财富和元气。在他之后,拜占庭帝国再也不复当年的规模、强盛和富裕。

包括教堂、宫殿、蓄水池和竞技场在内的很多君士坦丁堡时期的古老建筑群一直留存至今。事实上,还有更多的遗址等待着人们去发现。在这里,随便挖掘一下都可能会让深埋于现代城市中心下面的古老街道、马赛克镶嵌画、隧道、供水和污水系统、房屋和公共建筑重见天日。

1451年,穆罕默德二世(Mehmet Ⅱ)——即著名的法蒂赫(Fatih,意为“征服者”)——成为奥斯曼帝国的苏丹,随即他就离开了首都埃迪尔内(Edirne),踏上了旨在征服曾经显赫一时的拜占庭的旅程。

在短短的4个月里,穆罕默德监督完成了如梅利堡垒(Rumeli Hisarı,博斯普鲁斯海峡欧洲一侧的雄伟堡垒)的建造,并修缮了半个世纪前由其曾祖父巴耶塞特一世(Beyazıt Ⅰ)建造的阿纳多卢堡垒(Anadolu Hisarı)。这两座堡垒共同控制了海峡最狭窄处的节点。

拜占庭人用沉重的锁链封锁了金角湾的入口处,以阻止奥斯曼人的船只进入海湾攻击北边的城墙。为了突破封锁,穆罕默德率领船队在一处小海湾[现为多玛巴赫切宫(Dolmabahçe Palace)的所在地]集结,利用滚轴连夜将所有船只经由陆地运进山谷(现为希尔顿酒店的所在地),再从另一侧下山至卡瑟姆帕夏(Kasımpaşa)进入金角湾,出其不意地将拜占庭守军一举俘虏。很快,穆罕默德就控制了金角湾。

牢固的城墙是穆罕默德面临的最后一个巨大障碍。无论他的大炮如何猛轰,拜占庭人都会连夜修好城墙,等到第二天一早,这位冲动的年轻苏丹发现自己还是在原地踏步。最终,穆罕默德采纳了一位名叫乌尔班(Urban)的大炮建造者的建议。此人来自匈牙利,他原本的目的是帮助拜占庭国王捍卫基督教和对抗异教徒。但当他发现拜占庭国王囊中羞涩后便很快抛弃了自己的宗教信念,并向穆罕默德提出,只要报酬合适,自己可以帮助他建造前所未有的巨型大炮,穆罕默德欣然接受。最终这尊巨炮轰开了城墙,奥斯曼人杀入城内。1453年5月28日,最后的攻坚战打响,到5月29日傍晚,土耳其人完全控制了这座城市。拜占庭帝国的最后一位君王君士坦丁十一世战死在城墙上。伊斯坦布尔

将自己视为君士坦丁和查士丁尼等伟大君王后继者的穆罕默德立即着手重建城市,并迁入大量居民。他选择在赛拉基里奥角(Seraglio Point)这处令人瞩目的海岬修建自己豪华的托普卡帕宫,还重修和加固了狄奥多西二世修建的城墙。随着奥斯曼帝国不断发展壮大,伊斯坦布尔很快成为了这个国家的行政、商业和文化中心。

穆罕默德掀起的建筑热潮在继任者苏莱曼大帝(Süleyman the Magnificent)统治期间得到了进一步的延续。苏莱曼委任的建筑师米马尔·希南(Mimar Sinan)负责完成了大量建筑的修建工作。城市中到处都是由苏丹及其家人、皇室和大臣们委托建造的建筑,其中就包括伊斯坦布尔最宏大的清真寺——建造于1550年的苏莱曼尼耶清真寺(Süleymaniye)。此后的历任苏丹又修建了更多清真寺。到了19世纪,沿博斯普鲁斯海峡建起了众多宫殿,多玛巴赫切宫就是其中之一。

随着奥斯曼帝国逐渐将中东、北非以及东欧的一半纳入版图,伊斯坦布尔也成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民族大熔炉。在街上,人们说着各种语言:土耳其语、希腊语、亚美尼亚语、拉地诺语(Ladino)、俄语、阿拉伯语、保加利亚语、罗马尼亚语、阿尔巴尼亚语、意大利语、法语、德语、英语和马耳他语。

尽管如此,这座在苏莱曼统治时代地球上最文明的城市,最终却随着奥斯曼帝国的没落而逐渐衰败。到了19世纪,伊斯坦布尔那曾经显赫一时的荣耀几乎消失殆尽。不过它依然保留着“东方巴黎”的美誉,而令其实至名归的,便是于1883年通车的连接伊斯坦布尔与巴黎的全球第一列国际豪华特快列车,即著名的东方快车(Orient Express)。

在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之后,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克(Mustafa Kemal Atatürk)决意让伊斯坦布尔的帝国记忆成为过去,于是他在安卡拉(Ankara)建立了新政府,这是一座不会被海上武装威胁到的内陆城市。被剥夺了首都地位的伊斯坦布尔失去了大量的社会财富和文化氛围,城市的街道和社区开始衰败,各种基础设施既没得到维护也没得到改善,经济发展近乎陷入停滞。

直到20世纪90年代,一直保持原状的伊斯坦布尔才迎来了复兴。自此,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统得到了大规模的升级和改进,郊区开始再度兴旺起来,水路沿岸也出现了大块公园绿地。2010年,伊斯坦布尔赢得了欧洲文化之都(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的称号,其他雄心勃勃的建设项目也陆续展开,艰苦的修复工程更是令很多重要建筑获益。

伊斯坦布尔在文化方面的转型同样令人瞩目。贝伊奥卢区破败的低档夜店已经被风雅的咖啡馆、酒吧和精品店所取代,这使得该街区化身成为自由前卫的中心热点。包括伊斯坦布尔现代艺术博物馆(İstanbul Modern)、ARTER美术馆和萨特(SALT)艺术中心在内的众多艺术场馆相继落成,向全世界展示了土耳其的现代艺术成就。无处不在的现场表演也让伊斯坦布尔成为音乐的流行地,这些音乐不仅极富创意和激情,还以独具特色的手法将东西方元素糅合在了一起。新一代的工匠们也正在重新完善和调整传统手工艺行业,为游客带来兴奋且出乎意料的购物体验。

简而言之,作为一座成熟沧桑的国际化超级大都市,伊斯坦布尔已经重回世界最伟大的城市之列。

景点

位于黑海和马尔马拉海之间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将欧洲与亚洲、安纳托利亚(Anatolia)分隔开来。在海峡西岸,伊斯坦布尔的欧洲部分又被金角湾分成了南边的老城(即历史半岛,Historical Peninsula)和北边的新城。

苏丹艾哈迈德(Sultanahmet)位于历史半岛的尖端部位,它是伊斯坦布尔城内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遗产地称号的区域的中心。就是在这里,你可以找到这座城市大部分的著名遗址,包括蓝色清真寺(Sultan Ahmet Camii)、圣索菲亚大教堂和托普卡帕宫。这块拥有各种不同价位酒店的景点毗邻区域实际上叫作章库塔兰(Cankurtaran),不过,只要说“苏丹艾哈迈德”,大部分人都明白你指的是哪里。

从苏丹艾哈迈德出发,沿着著名的帝国议会路(Divan Yolu)向高处行进,你就能找到大巴扎(Kapalı Çarşı)。大巴扎的北边是苏莱曼尼耶清真寺,它占据了老城7座山丘中一座的山顶,再往前就到了西区(Western Districts)。从大巴扎顺坡而下就是金角湾,这里有繁忙的交通枢纽艾米诺努。

从艾米诺努跨过加拉塔大桥就到达了位于金角湾北边的贝伊奥卢。在这里,你能找到全城最好的餐厅、商店、酒吧和夜店。这里还是塔克西姆广场(Taksim Sq)的所在地,该广场堪称“现代”伊斯坦布尔的“心脏”。

这座城市充满魅力的区域包括尼尚塔舍(Nişantaşı)和泰什维克耶(Teşvikiye)、塔克西姆广场北边,以及博斯普鲁斯海峡沿岸,尤其是欧洲一侧。不过很多当地人却偏爱住在亚洲一侧。于斯屈达尔和卡德廓伊是位于亚洲一侧的两个中心区域,从艾米诺努或卡拉廓伊(Karaköy)乘短途渡轮,或者坐汽车穿过博斯普鲁斯大桥(Bosphorus Bridge)即可抵达。

苏丹艾哈迈德及周边(Sultanahmet & Around)

很多来到伊斯坦布尔的游客甚至从未踏出苏丹艾哈迈德区,这并不令人惊讶——毕竟,几乎没有哪个城市像伊斯坦布尔这样在轻松的步行范围内集中了如此多的景点、商店、酒店和餐厅。圣索菲亚大教堂博物馆(Hagia Sophia,Aya Sofya;212-522 1750;www.ayasofyamuzesi.gov.tr;Aya Sofya Meydanı1;成人/12岁以下儿童40里拉/免费;4月中旬至9月周二至周日9:00~18:00,10月至次年4月中旬9:00~16:00;Sultanahmet)伊斯坦布尔拥有很多重要的古迹,而圣索菲亚大教堂以其创造性的建筑形式、丰富的历史内涵、宗教价值以及非凡之美而超越了其他遗址。在伟大的拜占庭君主查士丁尼的监督下,圣索菲亚大教堂于537年完工;1453年,征服者穆罕默德将其改为清真寺;1935年,阿塔图克下令将其变成博物馆。底层(Ground Floor)

当你进入该建筑,走在内前廊,抬头就能看见位于第三扇门——也是最大一扇门(皇室之门,Imperial Door)——上方那幅光彩夺目的马赛克镶嵌画《万物的主宰耶稣》(Christ as Pantocrator)。穿过这扇门就是建筑的主空间,以穹顶、巨大中殿和金色的马赛克镶嵌画而著称。

这一层的重点是半圆形后殿,那里有一幅创作于9世纪的华丽镶嵌画《圣母和圣婴》(Virgin and Christ Child)。后殿上方的镶嵌画曾经描绘了大天使加百列和米迦勒,现如今只剩下一些残片。

历任拜占庭君主都是在这里加冕的,加冕时皇帝的宝座会被放置在正厅的登基方石位置,就是主层镶嵌着大理石的那块地板。

奥斯曼时期新增的设施包括一个讲经坛(mimber)和一个用来指示麦加方向的朝圣壁龛(mihrab),镌刻着镀金阿拉伯字母的19世纪的巨大圆匾,被称为苏丹包厢(hünkar mahfili)的奇特悬空亭,以及登基方石后面华丽的图书馆。

抬头向东北方向(如果你面对着后殿就是向左)看去,在穹顶下方北边墙上的半圆形楣拱内有3幅9世纪时的马赛克镶嵌画,分别是小圣依格那修(St Ignatius the Younger)、“金口若望”圣约翰·克里索斯托(St John Chrysostom)和安提俄克的圣依格那修·提奥多鲁斯(St Ignatius Theodorus of Antioch)的肖像。在其右边的一处穹隅上,有一幅刻画了六翼天使(守护上帝宝座的天使,长着6只翅膀)面容的马赛克镶嵌画,创作于14世纪。

皇室之门东北的侧廊上有一根哭泣柱(Weeping Column),柱上有张残破的铜制面孔,面孔上还被刺穿了一个洞。传说这根柱子受过神奇工匠圣乔治(St Gregory the Miracle Worker)的祝福,如果你将手指伸进洞里,再拿出来时变湿了,那么你身上的疾病就会痊愈。楼上画廊(Upstairs Galleries)

从内前廊北侧尽头走上一段旋转的石头路面坡道即可进入画廊。当到达坡道尽头时,你会发现一个由绿色大理石铺成的大圆圈,它标出了皇后宝座的位置。

画廊南侧(向前直走然后左转)保存了马赛克镶嵌画《最后的审判》(Deesis)的残余部分。在这幅创作于13世纪的华丽画作中,基督在中间,圣母玛利亚在其左,施洗者约翰在其右。

继续往前,来到画廊东侧尽头(后殿),一幅名为《女皇佐伊和君士坦丁九世与基督》(Christ Enthroned with Empress Zoe and Constantine IX Monomakhos)的11世纪马赛克镶嵌画映入眼帘。

该画像的右侧是一幅12世纪的马赛克镶嵌画,描绘了圣母玛利亚、约翰二世和皇后艾琳娜的肖像(The Virgin Mary,Emperor John Comnenus II and Empress Eirene)。被称之为“好人约翰”的约翰二世位于圣母的左边,以慈善行为而著称的皇后则站在圣母右边。艾琳娜旁边是他们的儿子阿历克塞(Alexius),不幸的是,他在画像完成后不久就去世了。

在画廊北侧,你还可以发现一幅描绘亚历山大国王(Emperor Alexandros)的马赛克镶嵌画。离开教堂

在离开教堂外前廊之前,千万别忘了回头看看门口内部半圆壁上的壁画。这幅名为《君士坦丁大帝、圣母玛利亚和查士丁尼一世》(Constantine the Great,the Virgin Mary and the Emperor Justinian)的马赛克镶嵌画创作于10世纪。画面中,君士坦丁大帝(右边)正在向手托着幼年耶稣的圣母玛利亚奉上伊斯坦布尔,而查士丁尼一世(左)则献上了圣索菲亚大教堂。

当你从美丽之门(Beautiful Gate)——可追溯至公元前2世纪的宏伟青铜大门——离开教堂后,会发现左边还有一个通往一座小庭院的门。在6世纪时,这座小庭院曾经是洗礼堂的一部分。到了17世纪,洗礼堂变成了易卜拉欣一世和穆斯塔法一世的陵墓。庭院中的石雕水池原本就是作为洗礼之用。

许蕾姆夫人浴室(Baths of Lady Hürrem)位于圣索菲亚广场(Aya Sofya Meydanı)的对面,修建于1556至1557年间。由希南设计,苏莱曼大帝下令建造,并以大帝的妻子哈塞基·许蕾姆苏丹——即历史上著名的罗克塞拉娜(Roxelana)——的名字命名。蓝色清真寺清真寺(Sultan Ahmet Camii,Blue Mosque;Hippodrome;每天5次的祈祷时间以及周五的布道时间禁止参观;Sultanahmet)蓝色清真寺可谓是伊斯坦布尔最适合拍照留念的建筑之一。它建成于苏丹艾哈迈德一世(1603~1617年在位)统治期间,艾哈迈德一世的陵墓就位于清真寺的北边,面朝苏丹艾哈迈德公园(Sultanahmet Park)。在优美的曲线形外观的衬托下,蓝色清真寺那层叠的圆顶和6座细长的尖塔显得极为惹眼。其内部使用了伊兹尼克蓝色瓷砖装饰,蓝色清真寺这一常用的非官方名称即由此而来。

清真寺的建筑师赛德夫哈尔·穆罕默德·阿加(Sedefhar Mehmet Ağa)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令这座建筑的外观在震撼效果上足以媲美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内部。它的曲线造型充满了极致诱惑,6座宣礼塔(比当时的其他清真寺都多)耸立其上,它的庭院面积在所有奥斯曼帝国时期修建的清真寺中是最大的。清真寺的内部设计同样规模宏大:装饰使用了数万块伊兹尼克瓷砖,光是窗户就有260扇,中央用于祷告的空间也极为宽敞。

为了更好地欣赏蓝色清真寺的设计,你可以选择从竞技场而不是艾哈迈德考古公园进入这里。一进入和清真寺内部面积相当的庭院,你立刻就会感受到这座建筑的完美布局。

蓝色清真寺是一处极为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为了保持寺内的神圣氛围,参观人数受到了限制。除此之外,只有前来做礼拜的教徒才可以走正门,游客只能从南门(有指引标示)进入。大皇宫镶嵌画博物馆博物馆(Great Palace Mosaic Museum;Torun Sokak;门票 8里拉;4月至10月周二至周日9:00~18:30,11月至次年3月9:00~16:30;Sultanahmet)20世纪30年代至50年代,来自安卡拉大学(University of Ankara)和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考古学家对蓝色清真寺后面的阿拉斯塔巴扎(Arasta Bazaar)周围进行了挖掘,结果发现了一条令人惊叹的马赛克镶嵌画路面,上面描绘了狩猎和神话的场景。从1983年至1997年,研究人员对这条可追溯至拜占庭早期的步行道进行了修复,并将其保存在大皇宫镶嵌画博物馆中。

有学者认为查士丁尼曾将这条步行道延伸至拜占庭大皇宫,其最初的面积在3500平方米至4000平方米之间。现如今保存在博物馆中的这一部分面积约为250平方米,它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残留部分——其余部分已经被毁掉或者依然埋在蓝色清真寺及其周边商店和旅馆的地底下。

这条步行道充满了田园般的意象,还拥有一圈华丽的、心形树叶铺就的带状边界。博物馆最西边的房间里保存了颜色最绚丽且最引人注目的画,描绘了两名打着绑腿的男子手握长矛与一只狂暴的老虎对峙的情景。

博物馆还设有信息板,记录了这条步行道路面的历史、拯救和修复过程。竞技场公园(Atmeydanı,Hippodrome;Sultanahmet)拜占庭时期的历代君王最酷爱的活动莫过于在下午举行战车比赛了,而这个矩形的竞技场就成了理想的比赛场地。在这项运动最火热的时期,竞技场上装饰着方尖塔和雕像,有些遗址直到今天还保持在原来的位置。在经过近期的重新美化后,它更是成为了伊斯坦布尔最受欢迎的聚会和散步场所之一。

竞技场最初由两层画廊、一片中心区域、起跑区和南边半圆形的终点区所组成,终点区被称之为Sphendone(Hippodrome;Sultanahmet),其部分遗址依然矗立在此。曾经位于这座岩石建筑顶端的画廊层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期间遭到了破坏,在奥斯曼帝国时期更是被完全拆除——很多石柱都被拿来修筑苏莱曼尼耶清真寺了。

在长达1000年的时间里,竞技场一直是拜占庭生活的中心,在之后的400年里又成为了奥斯曼生活的中心,而且还是无数政治戏码的舞台。在拜占庭时代,两支对立的双轮战车队伍“绿队”和“蓝队”都有各自不同的宗派联系。人们根据自己的政治派别支持相应队伍,而一支战队的胜利会对政策产生重要影响。绿队和蓝队偶尔会联合起来对付皇帝的势力,就像在公元532年发生的那件事一样,当时有一场战车比赛被反对查士丁尼高税收政策的抗议打断——事态升级演变成为“尼卡暴动”[后来的命名,因为抗议者们高呼“尼卡!”(Nika,胜利之意)],最终导致数万抗议者在竞技场被皇家军队屠杀。毫不意外地,战车比赛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被禁止了。

奥斯曼苏丹也密切注视着竞技场的活动。如果帝国将要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在这里聚集的板着脸的人群可能就是骚乱开始的信号,然后是暴动,继而是一场革命。1826年,改革者马哈茂德二世(Mahmut Ⅱ)苏丹下令在这里屠杀了腐败的近卫军部队(苏丹的个人保镖)。1909年,发生在这里的暴动导致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Abdülhamit Ⅱ)被废黜。

尽管始于竞技场的威胁总是颠覆皇位运动的序幕,历代帝王和苏丹们还是不遗余力地对其进行美化,包括从帝国的各处偏远角落里搜罗各式各样的雕像装饰竞技场的中心区域。但不幸的是,这些由古代大师们雕刻的无价雕像,很多都已经不见踪迹,窃取这些文物的罪魁祸首当属参加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士兵们,他们在1204年入侵了君士坦丁堡这座同属基督教文明的盟友城市。在洗劫了圣索菲亚大教堂之后,这些士兵又将位于竞技场南端的粗石方尖碑(Rough-Stone Obelisk)上的所有装饰牌都扯了下来,因为他们误以为这些装饰牌是由纯金制成的(事实上,它们只是镀金的铜制品)。十字军还偷走了著名的青铜铸造的四马二轮战车,其复制品如今放置在威尼斯圣马可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Marco)主入口的顶端(原件藏于这座教堂内部)。

在竞技场的最北边,那座带有精美石雕的小亭台称作德皇威廉喷泉(Kaiser Wilhelm’s Fountain)。1898年,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对土耳其进行国事访问,并在1901年将这座亭台作为礼物送给了当时的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AbdülHamit Ⅱ),以彰显两国友谊。亭子穹顶内部的浮雕是阿卜杜勒·哈米德姓名首字母构成的组合图案(tuğra)以及威廉二世名字的首字母,象征着他们在政治上的联盟。

位于竞技场中心保存完好的狄奥多西方尖碑(Obelisk of Theodosius)由粉红色的花岗岩所制,它是图特摩斯三世(Thutmose Ⅲ,公元前1549年至公元前1503年在位)统治期间在埃及雕刻完成的,并竖立在卡纳克(Karnak)的阿蒙神庙(AmonRe temple)中。公元390年,狄奥多西大帝(公元375~395年在位)将其从埃及带回君士坦丁堡。方尖碑下方的大理石石板镌刻着狄奥多西及其妻子、儿子以及国家官员和护卫们一起在皇家包厢(kathisma)里观看战车比赛的情景。

在狄奥多西方尖碑的南边,有一根从地面孔洞中伸出的奇特圆柱。这根被称为螺旋圆柱(Spiral Column)的柱子以前要高得多,顶上曾经盘踞着3个巨蛇的蛇头。铸造圆柱的最初目的是为了纪念希腊联军在普拉蒂亚(Plataea)之战中打败了波斯人,从公元前478年开始,它就一直矗立在德尔斐(Delphi)的阿波罗神庙前,直到公元330年君士坦丁大帝将其带回新首都。尽管在拜占庭时期,螺旋圆柱曾遭到严重破坏,但直到18世纪早期,柱顶上的蛇头依然存在。现如今,这些蛇头只剩下一块上颌,目前被保存在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中。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博物馆(Türk ve Islam Eserleri Müzesi,Museum of Turkish & Islamic Arts;www.tiem. gov.tr;Atmeydanı Caddesi 46;成人/12岁以下儿童25里拉/免费;见网站;Sultanahmet)这座奥斯曼宫殿式的博物馆位于竞技场的最西边,它是苏莱曼大帝为自己的童年好友、妹夫——宰相易卜拉欣帕夏(İbrahim Paşa)修建的,建成于1524年。在本书调研期间,博物馆正在进行大修。这座宫殿收藏了无数珍贵的手工艺术品,包括精美的书法藏品和一批世界上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古董地毯。

出生于希腊的易卜拉欣帕夏在孩提时代就被囚禁在奥斯曼帝国,后被当成奴隶卖给了伊斯坦布尔皇室。之后他便成为了托普卡帕宫中的一名男侍者,并逐渐与同龄的苏莱曼结下了友谊。在苏莱曼成为苏丹之后,易卜拉欣接连担任了首席驯鹰人、皇室主管和宰相等重要职位。苏莱曼还将一座宫殿赠送给易卜拉欣,一年之后,国王又将自己的妹妹哈蒂婕(Hadice)嫁给了他。但这段童话般的友谊并没有维系很久。易卜拉欣的财富、权势和对于君主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致引起了其他想左右苏丹的当权者的妒忌,尤其是苏莱曼权势倾天的妻子许蕾姆苏丹(罗克塞拉娜)。在易卜拉欣的对头控告其不忠后,罗克塞拉娜终于使自己的丈夫相信易卜拉欣会对自己产生威胁,于是苏莱曼在1536年下令勒死了易卜拉欣。

博物馆收藏的文物从公元8、9世纪一直到19世纪。其中包括带有苏丹首字母花押的圣谕手稿(müknames),来自萨非王朝(Safavid)时期(1501~1786年)的伊朗古书,以及霍尔拜因式(Holbein)、洛托式(Lotto)、科尼亚式(Konya)、乌沙克式(Uşhak)、伊朗式和高加索式的地毯。地下水宫蓄水池(Yerebatan Sarnıçı,Basilica Cistern;212-512 1570;www.yerebatan.com;Yerebatan Caddesi 13;门票 外国人20里拉;4月中旬至9月9:00~18:30,11月至次年4月中旬9:00~17:30;Sultanahmet)这处地下结构是查士丁尼在532年下令修建的。作为伊斯坦布尔现存最大的拜占庭时期蓄水池,地下水宫在修建过程中使用了336根圆柱,其中很多圆柱都来自于荒废的神庙,饰有精美的雕刻。水宫的对称性和极为宏伟的建筑相当令人震撼,洞穴一般的深度让这里成为了夏天避暑的绝佳场所。

和伊斯坦布尔的大多数遗址一样,水宫也拥有一段不同寻常的历史。它最初被称作地下水宫是因为它位于柱廊大殿(Stoa Basilica)的地下。柱廊大殿是当时伊斯坦布尔最大的广场之一,就位于第一山丘上。修建水宫的目的是为了给大皇宫和周边的建筑蓄水。水宫的蓄水量高达80,000立方米,水源通过20公里长的沟渠从黑海附近的一座水库中被引导至这里,但是在拜占庭皇室从大皇宫迁走之后,水宫就被关闭了。在穆罕默德征服伊斯坦布尔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城市管理者似乎已经将其彻底遗忘,直到1545年它才得以重见天日。当时一位名叫彼得鲁斯·吉利乌斯(Petrus Gyllius)的学者正在伊斯坦布尔研究拜占庭古迹时,当地居民告诉他,他们只要将水桶扔进地窖下面一处黑漆漆的洞里,就能奇迹般地打到水,有些人甚至还用这种方式抓到过鱼。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吉利乌斯对周边环境进行了勘测,最终从一处地窖进入了水宫。但是,即便在吉利乌斯发现了水宫之后,奥斯曼人(他们将水宫称为“Yerebatan Saray”)也没有对这处所谓的地下宫殿表现出应有的尊重——它成了人们倾倒垃圾甚至抛尸的场所。

1985年,伊斯坦布尔大都会市政局(İstanbul Metropolitan Municipality)对地下水宫进行了清理和重修,水宫在1987年对公众开放。现如今,它已经成为伊斯坦布尔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走在高高架起的木制平台上,你会感觉到水珠从拱形的天花板上滴落下来,看到成群的鲤鱼如鬼影般从水中闪过——水宫果然魅影重重。托普卡帕宫宫殿(Topkapı Sarayı,Topkapı Palace;212-512 0480;www.topkapisarayi.gov.tr;Babıhümayun Caddesi;王宫 成人/12岁以下儿童40里拉/免费,后宫 成人/6岁以下儿童25里拉/免费;4月中旬至10月周三至周一9:00~18:45,11月至次年4月中旬9:00~16:45;Sultanahmet)围绕着托普卡帕宫发生的各种传奇故事,可能比全世界所有博物馆加在一起的还要多。从15世纪到19世纪,托普卡帕宫一直是奥斯曼帝国君王们的宫廷,荒淫无度的苏丹、野心勃勃的侍臣、美艳无双的妃嫔以及诡计多端的宦官们曾经一起在这里生活和工作。透过那些豪华奢侈的楼阁、堆满首饰的宝库和错综复杂的后宫,游客们得以一瞥他们曾经的生活。

1453年,在征服伊斯坦布尔之后不久,穆罕默德二世就完成了托普卡帕宫第一阶段的修建,并在这里生活到1481年去世。接下来的历任苏丹也都居住在这种考究精致的环境中,直到19世纪,苏丹们才搬到他们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岸边修建的奢华欧式宫殿中。

在进入托普卡帕宫的皇室之门(Bab-ı Hümayun,Imperial Gate)前,别忘了欣赏门外鹅卵石广场周围的华丽建筑。这里有洛可可风格的苏丹艾哈迈德三世喷泉(Fountain of Sultan Ahmet Ⅲ),它是由酷爱郁金香的艾哈迈德三世在1728年修建的。

主售票亭位于第一庭院,就在通往第二庭院的门前。第一庭院(First Court)

穿过皇室之门即可进入第一庭院,它也被称为禁卫军之庭(Court of the Janissaries)或阅兵院(Parade Court)。左边是拜占庭时期的Hagia Eirene教堂,俗称神圣和平教堂(Aya İrini)。第二庭院(Second Court)

中门(Ortakapı或Bab-üs Selâm)通向皇宫用于处理国事的第二庭院。在奥斯曼时代,只有苏丹和皇太后(valide sultan,苏丹的母亲)可以骑马穿过中门,包括宰相在内的其他任何人在经过这里时都必须下马。

第二庭院被布置得如同花园一般。不像典型的欧洲宫殿那样通常有一座较大的主体建筑并在周围环绕花园,托普卡帕宫是在一块中心封闭区域周围构筑起一系列阁楼、御膳房、兵营、觐见室、凉亭和起居区等。

进入庭院时右手边(东侧)宏伟的宫廷厨房(Palace Kitchens)因为等候修缮已经向公众关闭多年。当它们再次开放的时候会保存托普卡帕宫收藏的一部分中国青花瓷,这些瓷器不仅美观大方,而且据说在碰到有毒食物时会变色,因此受到苏丹的珍爱。

第二庭院的左边(西侧)是装饰华丽的帝国议事厅(Dîvân-ı Hümâyûn),议会在这里开会商讨国家大事,而苏丹有时会通过墙上高高的黄金格子窗监听。议事厅右边的房间展示着来自宫廷收藏的钟表。

帝国议事厅的北边是外宫宝库(Outer Treasury),展示了来自奥斯曼帝国及欧洲的各种武器和盔甲藏品。后宫(Harem)

后宫的入口位于第二庭院西侧正义之塔(Tower of Justice)的下方。我们强烈推荐你去后宫游览,不过在游览之前你需要购买后宫的专用门票。

在大众的印象中,后宫是苏丹们随心所欲纵情酒色之所。但事实上,后宫属于皇室住地,在这里的每一个生活细节都会受到传统、义务和礼仪的约束。“harem”一词的字面含义即为“禁地”或“私人”之意。

苏丹在后宫可拥有多达300位妃嫔,不过实际人数通常要低于这一数字。一旦进入后宫,这些女孩就需要接受伊斯兰教、土耳其文化以及语言方面的专门教育,除此之外,还要学习装扮、仪态、音乐、阅读、写作、刺绣和舞蹈等各种技艺。之后她们便正式进入才艺精英团,起初是作为侍女来服侍苏丹的嫔妃和子女,然后服侍苏丹皇太后,如果姿色和才艺的确出众,那么她们最终会去服侍苏丹本人。

伊斯兰教法允许苏丹拥有4位合法妻子,她们会得到妻子(kadın)的名分。如果为苏丹生了一个儿子,她就会被尊称为“haseki sultan”,如果生的是女儿,则会被称为“haseki kadın”。

管理后宫的是苏丹皇太后,她常常拥有大片登记在自己名下的地产,并通过黑人宦官管理它们。因为能够向宰相直接下令,所以她常常能对苏丹本人、苏丹择选妻子和妃嫔的决定以及国家事务施加重大影响。

后宫中最早的300多间房屋是在穆拉德三世(1574~1595年在位)统治期间建造完成的,之前历任苏丹的后宫都安置在今天巴耶塞特广场附近的旧宫殿(Eski Saray,现已拆毁)。

后宫为6层建筑,但其中只有一层对游客开放。你可以通过马车之门(Carriage Gate)进入,门后是圆顶壁橱间(Dome with Cupboards),再往里是后宫宦官护卫们驻守的房间,房间里装饰着17世纪精美的屈塔希亚(Kütahya)瓷砖。

过了这个房是同样装饰着屈塔希亚瓷砖的狭窄的黑人宦官院(Courtyard of the Black Eunuchs)。左侧的大理石柱廊后面是黑人宦官的寝舍。早期后宫中当差的都是白人宦官,黑人宦官是被奥斯曼帝国后来控制的埃及地区的执政官当作礼物送入后宫的。曾经有多达200位宦官住在这里,他们负责守卫大门和服侍后宫中的女性。

宦官庭院的尽头则是通往后宫的主入口,以及一间带有两块巨大镀金玻璃的警卫室。左侧走廊通向妃嫔和苏丹妻子的庭院(Courtyard of the Concubines and Sultan’s Consorts),庭院被浴室、一座洗衣喷泉、一个洗衣房、数间寝舍和私人套房所环绕。

再往里是装饰有砖砌烟囱的苏丹艾哈迈德凉亭(Sultan Ahmet’s Kiosk),然后是苏丹皇太后寓所(Apartments of the Valide Sultan),这里相当于后宫的权力中心。在装饰华丽的房间中,苏丹皇太后可以俯瞰和执掌自己的整个大“家族”。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皇太后客厅(Salon of the Valide),里面有描绘伊斯坦布尔田园风光的19世纪精美壁画。

穿过邻近的皇太后庭院(Courtyard of the Valide Sultan)就来到了一间带有大壁炉的华丽接待室,接待室通往铺设有17世纪屈塔希亚瓷砖和伊兹尼克瓷砖的前厅。王子、苏丹皇太后和宠妃会在这里等待进入豪华的帝国大殿(Imperial Hall)觐见苏丹。大殿修建于穆拉德三世(Murat Ⅲ)在位时期,并在奥斯曼三世(1754~1757年在位)的命令下重新装修成了巴洛克风格。

大殿旁边是穆拉德三世私人宫殿(Privy Chamber of Murat Ⅲ),后宫中最奢华的房间之一。它建造于1578年,其内部装饰几乎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并且被认为出自希南之手。刚刚经过修复的3层大理石喷泉专门用来制造如同瀑布一般的水声,以保证苏丹的谈话内容不被他人窃听。带天篷的镀金休息区是在18世纪后期另外增加的。

继续前行来到艾哈迈德三世私人宫殿(Privy Cham-ber of Ahmed Ⅲ),瞅一瞅1705年修建的毗邻的餐厅。餐厅镶有木制墙板,上面装饰着漆绘的花朵和水果图案。

穆拉德三世私人宫殿的东北部(从位于右侧的大门进入)是后宫最漂亮的两个房间——双子宫(Twin Kiosk),它们是皇太子的寓所。这两个房间修建于1600年前后,留意第一个房间里的上色帆布圆顶和第二个房间壁炉之上的精美的伊兹尼克瓷砖墙板,彩绘玻璃也值得一看。

双子宫的东侧是宠妃庭院(Courtyard of the Favourites)。站在庭院的边缘(实际上是一处平台),你会看到一个巨大的水池。庭院一端是众多幽暗的小房间,它们是苏丹用来囚禁兄弟或儿子的“笼子”(kafes)。

从宠妃庭院走出去,经过一处走廊,再向东便会有一条被称为“黄金之路”(Golden Road)的通道,从这条通道即可进入托普卡帕宫的第三庭院。

需要注意的是,游览后宫的路线可能因为房间修缮暂时关闭而稍作调整,因此,上文所提到的某些区域在你拜访期间可能并不会开放。第三庭院(Third Court)

从吉兆之门(Gate of Felicity)可进入第三庭院。第三庭院属于苏丹的私人区域,白人宦官负责这里的日常和安保工作。庭院内部有建于16世纪的觐见室(Audience Chamber),18世纪时又进行了翻新。重要官员和外国大使都会被带到这处小凉亭中,与苏丹一起商讨国家大事。苏丹会坐在巨大的长椅上,外国使节带来的礼物和贡品则会被从左侧的门传进来供苏丹过目。

觐见室的后面就是漂亮的艾哈迈德三世图书馆(Library of Ahmet Ⅲ),建于1719年。

第三庭院的最东边是远征军寐宫(Dormitory of the Expeditionary Force),现在主要用于展出由金线银线制成的皇袍、长衫和制服等精美藏品。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一些珍贵的辟邪衬衣,传说这些衬衣会保护穿着者免遭敌人和各种霉运的侵害。

庭院另一侧是圣物保藏室(Sacred Safekeeping Rooms)。这些房间使用伊兹尼克瓷砖进行了豪华的装饰,其中存放着先知穆罕默德的大量遗物。只有当苏丹来此处居住时,这些房间才会一年打开一次,以便让皇室家族成员在斋月的第15天入内向先知表达敬意。

圣物保藏室旁边是皇家密室寝宫(Dormitory of the Privy Chamber),这里展示着36位苏丹的肖像。亮点是一幅描绘苏丹谢里姆三世登基典礼(1789年)的精美画作,出自康斯坦丁·卡皮达格里(Konstantin Kapidagli)之手。帝国宝库(Treasury)

位于第三庭院东端的帝国宝库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精美藏品,它们是使用金、银、红绿宝石、翡翠、珍珠及钻石制作或者用这些珍宝装饰的各种物件。这座建筑是穆罕默德二世在1460年修建的,起初用作接待室。

在参观第一所房间时,最需要关注的藏品莫过于镶满珠宝的苏莱曼大帝之剑和艾哈迈德一世王座(Throne of Ahmed Ⅰ,即Arife Throne),后者镶嵌有珍珠母,其设计者为蓝色清真寺的建筑师赛德夫哈尔·穆罕默德·阿加,艾哈迈德一世王座是这里展出的四大王座之一。宝库中最著名的展品托普卡帕之剑(Topkapı Dagger)位于第四个房间,它也是朱尔斯·达辛(Jules Dassin) 1963年执导的电影《托普卡帕》(Topkapi)中匪徒们抢夺的目标。托普卡帕之剑的剑柄上有3颗巨大的绿宝石,剑柄的圆头上还嵌入了一块表。除此之外,房间里还有一颗制勺者(Kasıkçı)钻石,这是一颗重达86克拉的泪滴形钻石,周围环绕着数十颗较小的钻石。1648年,参加登基典礼的穆罕默德四世第一次佩戴这颗钻石。它也是世界上第五大的钻石。第四庭院(Fourth Court)

用作休闲的亭台楼榭占据了托普卡帕宫的第四庭院,其中包括阿卜杜勒·麦吉德一世(Abdül Mecit,1839~1861年在位)按照19世纪的欧洲建筑风格建造的麦吉迪耶凉亭(Mecidiye Köşkü)。凉亭下方是Konyalı餐厅,餐厅露台上的风景很好,但食物品质令人失望。凉亭西面是首席太医阁(Head Physician’s Pavilion)。有趣的是,首席太医通常出自苏丹的犹太臣民之中。在首席太医阁的不远处,你还可以看到穆斯塔法帕夏之亭(Kiosk of Mustafa Pasha),它有时也被称作沙发阁(Sofa Köşkü)。在艾哈迈德三世在位期间,亭外的郁金香花园内种满了各式各样的郁金香。

从郁金香花园尽头的楼梯走上去是大理石露台(Marble Terrace),露台上有一个装饰用的水池、3座凉亭以及一处开斋棚(İftariye Kameriyesi)——这个风景如画的小巧结构是易卜拉欣一世(İbrahim Ⅰ,绰号“疯子”)于1640年为开斋之用而修建的。

从波斯人手中夺回了耶烈万城(Yerevan,现位于亚美尼亚境内)后,穆拉德四世在1636年修建了烈万亭(Revan Kiosk)以示纪念。1639年,为了庆祝自己攻克巴格达城,他又下令修建了巴格达亭(Baghdad Kiosk),它是宫廷建筑的经典典范之一,亭中精致的伊兹尼克瓷砖、壁画天花板和珍珠母及镶嵌的龟甲让人印象深刻。面积不大的割礼殿(Sünnet Odası)由易卜拉欣一世修建于1640年,专门用于举办穆斯林男孩的成年礼仪式,房间外墙上装饰着尤为精美的瓷砖。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博物馆(İstanbul Arkeoloji Müzeleri,İstanbul Archaeology Museums;212-520 7740;www.istanbularkeologi.gov.tr;Osman Hamdi Bey Yokuşu,Gülhane;成人/12岁以下儿童15里拉/免费;4月中旬至9月周二至周日9:00~18:00,10月至次年4月中旬9:00~16:00;Gülhane)这座一流的博物馆展出了来自托普卡帕宫收藏的各种考古文物和艺术珍宝。博物馆占据了3座建筑,展品包括古老的手工艺品、经典艺术雕像以及一个追溯伊斯坦布尔历史的展览。这里的亮点很多,而来自西顿皇家墓地(Royal Necropolis of Sidon)的石棺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

博物馆由3个主要部分构成:考古学博物馆(Arkeoloji Müzesi)、古代东方博物馆(Eski Şark Eserler Müzesi)和瓷砖亭(Çinili Köşk)。这些博物馆的宫廷藏品是由馆长、艺术家兼考古学家奥斯曼·哈姆迪·贝(Osman Hamdi Bey)在19世纪末收集整理的。从托普卡帕宫第一庭院的坡道直接走下来,或从古玉哈内公园(Gülhane Park)正门走上山坡,都可以轻松抵达博物馆。古代东方博物馆(Museum of the Ancient Orient)

一进入博物馆,左手边便是古代东方博物馆。这座修建于1883年的建筑主要展出从奥斯曼帝国辽阔国土上收集而来的各种前伊斯兰时期的文物。重点展品包括一系列大块的黄蓝相间的琉璃砖,它们曾经被铺设于古代巴比伦的仪仗队行进的街道和伊什塔尔门(Ishtar gate)上。这些琉璃砖描绘了狮子、龙和公牛等现实或神话中存在的动物。考古学博物馆(Archaeology Museum)

庭院对面就是这座高耸的新古典式建筑,馆中陈列着大量经典的雕塑和石棺,以及记录了伊斯坦布尔历史的各种展品。

重头戏是两间灯光昏暗的展厅,这里陈列着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来自西顿皇家墓地及其周边地区的石棺。这些石棺是1887年由奥斯曼·哈姆迪·贝在西顿(位于现在的黎巴嫩境内)发掘的。其中亚历山大石棺(Alexander Sarcophagus)和悲伤女子石棺(Mourning Women Sarcophagus)是真正杰出的艺术品。

隔壁展厅还展出了来自叙利亚、黎巴嫩、塞萨洛尼卡(Thessalonica)和以弗所(Ephesus)等地的古老石棺。再往前走是一间被称为安纳托利亚圆柱石棺(Columned Sarcophagi of Anatolia)的展室,室内收藏了大量来自于公元140年至270年之间、装饰细节丰富的石棺,很多展品看起来就像是小型的庙宇或宅邸。不要错过来自于科尼亚地区的西达马拉石棺(Sidamara Sarcophagus)。

再往前的展厅陈列着利西亚时代(Lycian)的遗址以及古老的安纳托利亚建筑的样板。

楼上有博物馆的两个专题展览:“安纳托利亚和特洛伊历史岁月”(Anatolia and Troy Through the Ages)以及“安纳托利亚、塞浦路斯、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邻近文化”(Neighbouring Cultures of Anatolia,Cyprus,Syria and Palestine)。同样位于楼上的还有虽然陈旧但令人着迷的另一个展览,名为“伊斯坦布尔历史岁月”(İstanbul Through the Ages),它通过不同时代各街区的变化追溯了这座城市的历史,包括原始时期、古希腊时代、罗马时代、拜占庭时期和奥斯曼时期。这些展览很有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得到大力重整。

博物馆久负盛名的雕塑艺术馆(Statuary Galleries)在本书付梓之时已经因为修缮而关闭多年,目前还无人能给出确切的完工日期。楼下展示拜占庭时期手工艺品的画廊也处于关闭状态。瓷砖亭(Tiled Pavilion)

整个博物馆建筑群的最后一个亮点便是这座漂亮的瓷砖亭,它是1472年在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的命令下修建的。带有14根大理石柱的柱廊建造于阿卜杜勒·哈米德苏丹在位期间(1774~1789年),先前的柱廊在1737年被烧毁。

目前这里正在展出的是塞尔柱帝国、安纳托利亚和奥斯曼时期的砖瓦和陶瓷,其历史可追溯到12世纪末至20世纪初。展品包括一些从14世纪中期至17世纪的伊兹尼克瓷砖。当时的伊兹尼克可以制造出全世界色彩最鲜艳的瓷砖。走进中心展厅,你一定不会错过来自卡拉曼(Karaman)的易卜拉欣·贝伊·伊玛莱特(İbrahim Bey İmaret)的漂亮壁龛(mihrab),它修建于1432年。地毯博物馆博物馆(Halı Müzesi,Carpet Museum;212-512 6993;www.halimuzesi.com;Soğukçeşme Sokak;周二至周日9:00~16:00;Sultanahmet或Gülhane)这座新开放的博物馆栖身在一座18世纪的施粥所(imaret)内,位于圣索菲亚大教堂建筑群的后面。游客要经过一座壮观的巴洛克式大门进入博物馆,馆内的展品生动地向游客展示了安纳托利亚地毯制作的历史。这些地毯来自土耳其全国各地的清真寺,其历史可追溯至14世纪至20世纪。

这里有3个展厅,每个展厅都有一个好像《神秘博士》里的时光机Tardis一样的控制湿度的入口。第一个展厅位于宴会厅(me’kel),展示的是安纳托利亚时代早期的地毯,上面有几何和抽象图案,为了纪念荷兰画家小汉斯·荷尔拜因(Hans Holbein the Younger),它们有时也会被称为“荷尔拜因地毯”,因为他经常在自己的绘画里描绘那些图案。这里还有最为人们熟知的那种土耳其地毯:16世纪和17世纪的乌沙克(Uşak)地毯。

第二个展厅位于厨房(aşhane),展示着带有安纳托利亚中部和东部图案的小地毯,这些图案包括星形勋章和钥匙孔,后者据说是受到了清真寺壁龛(mihrab)的启发。不要错过尤为精美的19世纪海雷凯(Hereke)小地毯,它们来自锡尔凯吉(Sirkeci)的穆斯塔法清真寺(Mustafa Mosque)。

位于面包房(fodlahane)的第三个展厅是最令人难忘的,里面有一张巨大的来自苏莱曼尼耶清真寺(Süleymaniye Mosque)的17世纪乌沙克地毯和另外一张来自蓝色清真寺的19世纪地毯。

该博物馆在本书调研期间免费,不过以后可能会收费。古玉哈内公园公园(Gülhane Parkı,Gülhane Park;Gülhane)古玉哈内公园曾经是托普卡帕宫的外花园,只有皇室成员才能进入。如今,本地居民会来这里在树荫下野餐,漫步穿过精心培育的苗圃,又或者前往公园东北端的Set Üstü Çay Bahçesi茶室尽享金角湾和马尔马拉海的美丽风光。

公园中的人行道和便利设施最近都进行了美化升级,还增添了一座新博物馆,伊斯坦布尔伊斯兰科技史博物馆(İstanbul İslam Bilim ve Teknoloji Tarihi Müzesi;212-528 8065;www.ibttm.org;Has Ahırlar Binaları,Gülhane Parkı;门票 10里拉;周三至周一 9:00~16:30;Gülhane)。

公园南门入口旁边是阅兵亭(Alay Köşkü),如今的它作为艾哈迈德·哈姆迪·唐帕纳尔文学博物馆(Ahmet Hamdi Tanpınar Edebiyat Müze Kütüphanesi;212-520 2081;Gülhane Parkı;周一至周六10:00~19:00;Gülhane)向公众开放。

在街道对面,公园正门西北方向100米处有一座曲线造型极其夸张的洛可可式大门,西方人称之为崇高之门(Sublime Porte;

试读结束[说明:试读内容隐藏了图片]

下载完整电子书

若在网站上没有找合适的书籍,可联系网站客服获取,各类电子版图书资料皆有。

客服微信:xzh432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